申请低保遭遇一系列雷人事件(之五)!

楼主:天命所归2020 时间:2021-01-16 07:04:22 点击:110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申请低保遭遇一系列雷人事件(之五)


  2021年1月9日19时27分,我打电话给我弟弟,请他明日去找吴来宽,请吴将低保申请材料交给刘立邦、汪冬妹看过后,还给赵飞所长,因为村委会和民政所互相扯皮、推诿。 次日,我弟弟未去,答应明日去,11日还是没去, 答应明日去 。
  2021年1月12日,我弟弟来电说:“我对赵飞所长说:我是黄剑平的弟弟,我来帮他办理,赵飞所长拿给我看了你提交的材料,你把身份证复印件给我,我来签字。”
  我说:“身份证复印件我已经提供了,那份材料中有。你签什么字?该签的字我都签了。”
  我弟说:“赵飞所长指示工作人员赶紧给你办,赵飞所长请村委会给你出一个困难证明,就简单写几个字。”我说:“这个可以,你赶紧去办吧,我的仇家多,说不定啥时又变卦了。”
  不久,我给我弟的手机发去了如下内容的证明:
  证 明
  兹有本村村民黄剑平,男,身份证号码360121196801010599,54岁,眼睛高度近视,有慢性肾炎等泌尿系统疾病,尿频尿急的情况很严重,离婚独居,长期失业,生活困难。
  特此证明
  公章
  年 月 日
  不久,我弟来电说已办好。我说:你明天交给赵飞所长。我弟答应。
  次日,我弟来电说把证明交给了赵飞所长隔壁的镇民政所308室的陈思,陈思从手机上将一套表格类材料发给了汪冬妹,我现在去催促汪冬妹办理。根据民政部《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的规定,这些工作本应由民政所去做,村委会无权做,也做不好。但我转念一想,让我弟弟先催催看,不管谁做,能做就行。
  2021年1月14日10时8分,我弟来电说:汪冬妹等人即将去你家拍照和核查,在家等候,别离开。但上午一直没来。12时57分,我弟来电又说:明天8点半村委会汪冬妹等人将去你家拍照和核查。
  2021年1月15日7时53分,我拨通了我弟弟的手机说:“你昨天说村里要来人拍照和核查,村里派车,请问这些情况都是谁跟你说的?” 我弟弟说:“赵飞(备注:镇民政所所长)说的,村里指派汪冬妹(备注:妇女主任),民政所指派陈思去。” 不久,我弟弟第二次来电:“村里的刘立邦(村长)开车,汪冬妹、陈思和我一起去。” 我说:“我的仇家多,而且豪横,我怕出意外,所以,不能增加人员,就你们四人。” 8时36分,我拨通了赵飞的手机:“您好,我是黄剑平,今日将派陈思、汪冬妹、刘立邦来我家拍照和核查,我弟弟说这一切是您的安排,对吗?”赵所长说:“是啊。吴来宽(村党支部书记)不给你办,你找吴来宽。”我说:“您上次(2020年12月18日)在电话里说您将我提交给您的低保申请书及附件交给了吴来宽,我当天和次日拨打他的手机,他不接、至今不回。”赵所长说:“他不接电话,你发信息给他。”我说:“您上次说您已经交代他了,请问:您是怎样交代他的?”赵所长说:“我在开车。”我说:“我很想厘清责任,您是怎样交代他的?”赵所长说:“今天会去了,不要再问了。”我说:“好吧。”
  约10时许,我弟带领汪冬妹、周招弟进入我家。刘立邦应该坐在车上,反正没进屋。陈思换成了周招弟。陈思正是我低保申请案的经办人,作为入户调查人正合适,而周招弟是窗口坐台人员,乃是一个接待人员,作为入户调查员很不合适,业务不熟。我请她们坐,她们不做,汪冬妹说:刘立邦还得赶回去开会,得快点,你重写一份低保申请书,并在这份表格的这里签名。
  我一听就火了:“你们说好来拍照和核查的,怎么又变卦了?你们已经玩了我十二次,又玩一次!去年10月10日我就向赵飞所长提交了《生活困难说明书及低保申请书(第十三稿)》及其附件,全文约4万字,34页,附件33份,你又让我重写一份?我制作了二份,看,这是备份。”
  汪冬妹说:“那一份不行,不符合规定。”
  我说:“你让民政所出具加盖其公章的补正材料告知书,不能你说不行就不行。(按你说的就写二百字,二百字我什么事情也表述不清。)”
  周招弟说:“必须手写。”
  我说:“哪一条法律规定必须手写?”两人都不语。
  我说:“那份表格(指《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我已经填过了,2020年10月30日就填过了,而且已经签过了名。”备注:这份表格本应由民政所的一位调查人员询问,另一位调查人员记录,完毕,二人在对应的栏目中的对应位置签名,我审阅后,在下面对应的栏目中的对应位置签名。
  周招弟说:“陈思说你没签名。”我说:“签了。”至此,我算明白了为什么陈思不来。在二个调查员没签名的情况下,我抢先签名并将填写完毕的表格亲手交给了陈思。我当时想过要她们先签名,但一念之差,又没说,如今后悔不已。我说“你们又让我签,而且是在空白的表格上签。”
  汪冬妹说:“空白表示你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机,没有洗衣机等等,不需要填。”她倒挺能说,应该是事先有人教她说的。
  我说:“我签名后你们在上面乱填呢?要不这样,你们现在当面填写二份,你们二人和我都签名,双方各执一份。”
  周招弟说:“我不签。”我说:“这上面写要二个人。”周招弟说:“二个人,都让村委会的人签,这是她们的工作。”我心想:你是来扯皮的,不是来入户调查的。根据民政部《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第18条: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自受理低保申请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在村(居)民委员会协助下,组织驻村干部、社区低保专干等工作人员对申请人家庭经济状况和实际生活情况逐一进行调查核实。每组调查人员不得少于2人。
  我说:“你必须签名。”
  周招弟手拿我制作、已完成打印填空的《南昌县城乡低保入户核查表》说:“我不签。我哪知道你反腐败的事?我哪知道你四处乞讨?”我心想:
  这个女人很矫情很阴险,居然断章取义!“申请原因”一栏中的原话为“黄剑平至今认为:他很难判断区拆迁办的初衷,但区拆迁办冒用黄剑平的名义四处乞讨,致使黄剑平声名狼藉,人人嫌弃,人人憎恨,工作、家庭、生活全面陷入了危机。”
  我说:“你看下面。”
  周招弟说:“我不可能守在这里,看你一个月吃多少大米,用多少煤气!”
  这个女人业务不熟并喜欢抬杠:这些数据只是一个估算值,不需要那么精确,你可参考,可重新评估,有一个基本情况和印象就足够了。
  汪冬妹说:“我来填写你女儿的信息。”我说:“我家就我一个人,你填写我女儿的信息干吗?”
  汪冬妹说:“非共同生活”我打断她的话说:“非共同生活的成年子女不需要填写。”
  汪冬妹说:“我来给你照一张相。”她用手机拍了一下或几下。汪冬妹说:“怎么没看到睡觉的床啊?”我弟弟说:“在这边”。带领她们去了卧室,我没跟过去,汪冬妹可能拍了照。
  汪冬妹说:“赶紧签名,我们已经同意给你办。”我说:“你们已经骗了我十三次,我不敢相信你们。要不,你们先办,我给你补签都可以。”(备注:只要能顺利办下来,申请书撤下重新简写并手写,也未尝不可。)
  我弟弟吼叫:“你到底签不签,不签我打电话给小姑。”
  我说:“拍一张室外的照吧!”
  我弟弟吼叫:“不拍,我说的,走,我们回去。”
  我猜想她们来时应该已经拍过了。
  我提交给了汪冬妹以下我制作、已完成了打字填空的文书:《南昌县城乡低保入户核查表》、=《公示》、《南昌县城乡低保民主评议记录表》。《南昌县申请城乡低保对象自我情况介绍记录》因受我弟弟吼叫的影响遗漏了提交。这些材料,本是我考虑到汪冬妹只有小学文化,要制作有困难,特提供其参考或采纳。按照民政部《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这些文书本应由民政所填制,但事实应该一贯由村委会填制,我只能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法太较真,他们别再作妖,我就烧高香了。

  《申请低保遭遇一系列雷人事件(之四)》又名《至少十一次作妖,如此缺德,天理何在? 》,前不久已获得媒体发表,其全文如下:
  至少十一次作妖,如此缺德,天理何在? 

           信访复查申请书
  南昌县民政局:
        1、针对信访号36002020110408114491191的省长信箱转送件,向塘镇政府于2021/1/8 向江西信访网上服务中心系统上传了《处理意见书》的原件照片三页,其第二页的文字无法辨认,原文应是日文或韩文,不像方块字。如此作妖,公德何在?县、市、省三级信访机构没根据《江西省网上受理信访工作规定》第5条履职、把关,在办理结果一栏填入“已办结”。
         2、《处理意见书》中写:“镇民政部门已通知您来签江西省社会救助申请核对书,录入了民政系统,并安排了剑霞村委会收集您的低保申请材料,但您一直未提供有效低保申请材料给剑霞村委会,请您尽快将您的低保申请材料交给剑霞村委会工作人员。”
         我的反驳之一:2020年10月10日,镇民政所308室陈思请我在一份《江西省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授权书》上完成了填写。12月22日,陈思向我提供了一份《江西省社会救助申请及核对书》的样稿,经研读其内容发现,文不对题,其题目应该换回原题目(《江西省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授权书》),陈思,一个年约27岁的女孩,与我无冤无仇,如此伪造文书玩弄我,让我感到非常地震惊和戒备:她的背后,一定有人操控!这个人,应该是二个省一建或其一,它们的造假为害事件我领受过多次。但凡这二货沾手的事情,无不充满了构陷、下作、龌龊、肮脏、玩赖的勾当。这二货心思缜密地从每一个细微之处布局,极其阴险、狡诈、无耻,多个调解案被其搅黄了,我吃过大亏,双方的博弈和斗争达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我已经找出了它们的死穴,要打垮它们,就差最后一击,详见《国企改制不能违反<公司法>》,该文已公开发表。
      10月30日下午,在其办公室,陈思请我在一份《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上完成了填写。12月22日,陈思应我的请求给了我一份未填的 《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的样稿 ,其中有“其他情况栏目”,该栏目的底端有“调查员签名(两人以上)”,由此可见,这份表格应该由一个调查员当面询问,第二个调查员当面填写,完毕,二人共同手写签名。
      其下面有一个栏目:“以上入户调查填写情况是否属实:”,该栏目底端有“被调查家庭成员代表签字:”由此可见,这个栏目实际就起到了核对书的作用。我太幼稚、太厚道、太善良、太纯洁了,在以上二个调查员没签名的情况下,我抢先签名并将填写完毕的表格亲手交给了陈思。我当时想过要她们先签名,但一念之差,又没说,如今后悔不已。
      反驳之二:2020年10月10日上午,我向镇民政所赵飞所长提交了《生活困难说明书及低保申请书(第十三稿)》(又名《悲惨:我因反腐受尽了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第十三稿)》(全文约4万字、34页,书证32份)。我向赵所长和汪冬妹(不久赶到的村妇女主任)索要接收回执,二人均情绪激动地高声反对,只好作罢。
  2020年12月18日,我拨通了向塘镇民政所赵飞所长的手机,我说:“我10月10日向您提交了低保申请材料,向塘镇在一封省长信箱的回复函中写我未提交低保申请材料”,赵所长插话说:“我交给吴来宽了。”我说:“什么时候?”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我已经交代了。”我说:“12月7日我向您和吴来宽发送了7条手机短信,您收阅了吗?”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 当日二次、次日四次,我拨通了吴来宽(村书记)的手机,均无人接听、至今无回拨。咋的,跟我打哑谜吗?烦请明确、完整表达您的想法,好不好?会不会是赵所长要求您整一份我有精神病的材料报呈,您颇觉棘手,以拖延、沉默应付,对吗?我旗帜鲜明地告诉您:以这样的方案获批,我反对,我的仇家一旦利用这些材料攻击我,我有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的隐患。我的仇家们用尽其资源和心思想把我弄进精神病院。
   经三思,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赵所长没将《生活困难说明书及低保申请书(第十三稿)》及其附件交给经办人(调查员之一)过目,她们不知道我已经提交了《生活困难说明书及低保申请书(第十三稿)》及其附件,以致她们“并安排了剑霞村委会收集您的低保申请材料,但您一直未提供有效低保申请材料给剑霞村委会,请您尽快将您的低保申请材料交给剑霞村委会工作人员。”由此,二人对我的情况和诉求不太了解,不敢在入户调查一栏和经办人一栏中签名。
      其实,根据以下罗列的《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第九条和《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第28条的条文,接收低保书面申请及其相关材料的单位是镇政府的民政所,在无我的信任和委托的情况下,村民委员会无权接收。
  《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
    第九条 申请低保应当以家庭为单位,由户主或者其代理人以户主的名义向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提出书面申请。
  受申请人委托,村(居)民委员会可以代其向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提交低保书面申请及其相关材料。
  《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第28条: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查,材料齐全的,应当当场受理;材料不齐全的,应当一次性告知申请人需要补正的材料。
    经研读《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全文,并结合《江西省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表》中无村党组、村委会参与审核审批的栏目,《南昌县城乡低保入户核查表》中设置的“(村)居委会核查意见”一栏必须删除。村党组、村委会除参与由镇民政所主持的民主评议外,张贴由镇民政所制作的公示文书外,无权染指其他事情。故:我请求赵飞所长索回材料完全正确,否则,事情会陷在这里。
   
   结合以前的信访件,村、镇二级组织至少十一次玩弄花招,怙恶不悛,它们的背后,潜伏着我的仇家联盟,这些花招,应该出自它们的策划。
   
    综上,1、请求县民政局责令赵飞所长索回《生活困难说明书及低保申请书(第十三稿)》及其附件交给经办人和另一位调查员过目。2、请求县民政局责令民政所完成《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上的签名并出示给我查验。3、请求县民政局责令民政所完成《江西省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表》中的相关栏目的审核审批工作。4、请求县民政局责令民政所完成其他相关工作呈报县民政局审核审批。
                                                   黄剑平、
                            19168266894、hao13027241181@163.com、
                                                2021年1月10日。
   
   
  您的举报信已提交成功,请妥善保存查询码(1GB01D663BAC3V29W849),以便查询举报信息。(提交时间:2021-1-9 4:29:30)
  被举报人:三位局长、镇长、赵飞、吴来宽、周招弟、陈思、汪冬妹等
  单位:省信访局、市信访局、县信访局、镇政府、民政所、村党组、村委会
  问题类别:违反工作纪律行为
  问题细类:工作中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申办低保遭遇无厘头(省民政厅加密、镇民政所埋雷)
  江西省监察委员会:
    1、针对信访号36002020110408114491191的省长信箱转送件,南昌县向塘镇政府于2021/1/8 向江西信访网上服务中心系统上传了《处理意见书》的原件照片三页,其第二页的文字无法辨认,原文应是日文或韩文,不像方块字。如此作妖,公德何在?县、市、省三级信访机构没根据《江西省网上受理信访工作规定》第5条履职、把关,在办理结果一栏填入“已办结”。
    2、《处理意见书》中写:“镇民政部门已通知您来签江西省社会救助申请核对书(备注:指2020年10月10日,镇民政所308室陈思请我在一份《江西省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授权书》上完成了填写),录入了民政系统,并安排了剑霞村委会收集您的低保申请材料,但您一直未提供有效低保申请材料给剑霞村委会,请您尽快将您的低保申请材料交给剑霞村委会工作人员。”
     根据《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第九条和《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第28条,接收低保书面申请及其相关材料的单位是镇民政所,在无我的信任和委托的情况下,村民委员会无权接收。何况:2020年12月18日,我拨通赵飞所长的手机:“我10月10日向您提交了低保申请材料,向塘镇在一封省长信箱的回复函中写我未提交低保申请材料”,赵所长插话说:“我交给吴来宽了。”我说:“什么时候?”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我已经交代了。” 当日二次、次日四次,我拨通了吴来宽(村书记)的手机,均无人接听、至今无回拨。
     3、经研读《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全文,并结合《江西省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表》中无村党组、村委会参与审核审批的栏目,《南昌县城乡低保入户核查表》中设置的“(村)居委会核查意见”一栏必须删除。村党组、村委会除参与由镇民政所主持的民主评议外,张贴由镇民政所制作的公示文书外,无权染指其他事情。故:我请求赵飞所长索回材料完全正确,否则,事情会陷在这里。
    4、结合以前的三篇举报信,村、镇二级组织至少十次玩弄花招,怙恶不悛。县、市、省三级信访机构敷衍塞责。请求监委查处、回复。
    黄剑平、19168266894、hao13027241181@163.com、2021年1月9日。
   
   
   
  《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
  第九条 申请低保应当以家庭为单位,由户主或者其代理人以户主的名义向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提出书面申请。
  受申请人委托,村(居)民委员会可以代其向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提交低保书面申请及其相关材料。
  《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第28条: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查,材料齐全的,应当当场受理;材料不齐全的,应当一次性告知申请人需要补正的材料。
   
  您的举报信已提交成功,请妥善保存查询码(16BACCHJBIJ2J9X3U47S),以便查询举报信息。   提交时间2021-1-10 5:49:43
  被举报人:赵飞、吴来宽、陈思
  单位:向塘镇民政所、剑霞村党支部
  标题:至少十一次作妖,如此缺德,天理何在?  
  问题类别:违反群众纪律行为
  问题细类:侵害群众利益
   
  上一篇举报信补充以下内容:
   2020年10月10日,镇民政所308室陈思请我在一份《江西省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授权书》上完成了填写。12月22日,陈思向我提供了一份《江西省社会救助申请及核对书》的样稿,经研读其内容发现,文不对题,其题目应该换回原题目(《江西省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授权书》),陈思,一个年约27岁的女孩,与我无冤无仇,如此伪造文书玩弄我,让我感到非常地震惊和戒备:她的背后,一定有人操控!
  10月30日下午,在其办公室,陈思请我在一份《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上完成了填写。12月22日,陈思应我的请求给了我一份未填的 《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的样稿 ,其中有“其他情况栏目”,该栏目的底端有“调查员签名(两人以上)”,由此可见,这份表格应该由一个调查员当面询问,第二个调查员当面填写,完毕,二人共同手写签名。
   其下面有一个栏目:“以上入户调查填写情况是否属实:”,该栏目底端有“被调查家庭成员代表签字:”由此可见,这个栏目实际就起到了核对书的作用。我太幼稚、太厚道、太善良、太纯洁了,在以上二个调查员没签名的情况下,我抢先签名并将填写完毕的表格亲手交给了陈思。我当时想过要她们先签名,但一念之差,又没说,如今后悔不已。
  2020年12月18日,我拨通了向塘镇民政所赵飞所长的手机,我说:“我10月10日向您提交了低保申请材料,向塘镇在一封省长信箱的回复函中写我未提交低保申请材料”,赵所长插话说:“我交给吴来宽了。”我说:“什么时候?”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我已经交代了。”我说:“12月7日我向您和吴来宽发送了7条手机短信,您收阅了吗?”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 当日二次、次日四次,我拨通了吴来宽(村书记)的手机,均无人接听、至今无回拨。咋的,跟我打哑谜吗?烦请明确、完整表达您的想法,好不好?赵所长要求您整一份我有精神病的材料报呈,您颇觉棘手,以拖延、沉默应付,对吗?我旗帜鲜明地告诉您:以这样的方案获批,我反对,我的仇家一旦利用这些材料攻击我,我有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的隐患。我的仇家们用尽其资源和心思想把我弄进精神病院。
   综上,1、请求县监察委责令赵飞所长索回我的申办材料。2、请求县监察委责令民政所完成《江西省困难家庭入户调查信息采集表》上的签名并出示给我查验。3、请求县监察委责令民政所完成相关审核审批工作并呈报县民政局审核审批。
   
   
                申办低保遭遇无厘头(省民政厅加密、镇民政所埋雷)
                         (复查申请书)
  南昌县民政局:

  一、我哥劝我送礼
  2021年1月6日16时49分,我哥来电询问我申办低保一事办的怎么样了,我说还在办理之中,我哥说他们故意拖延,我应该送礼。我说那不等于授人以柄。我哥说他们可能不会接受。我说那就更不能送:自取其辱!
  我判断:这个电话是有人授意我哥拨打的,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所以,我故意调侃地说:申请低保只是我的一步棋,我想让它起到倒逼的作用。
  二、埋雷
      信访号为36002020122408123940807、36002020122607120322050、36002020122707121750234的省长信箱转送件,向塘镇镇政府均处以36002020120906122412325正在办理中,不予重复受理。(备注:其实,还有36002020110408114491191,镇政府于2020/11/18 9:29:49上传了受理告知书的原件照片,可视为逾期而未回复)。我不服,特此根据《信访条例》第34条向县民政局申请复查,理由如下:
  1、正因在办理过程中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及时跟进有利于及时解决新问题。反之,新问题将成为阻碍。
  2、新问题之一:2020年12月22日,镇民政所陈思说:你的相关信息早已发送省里核对,核对结果出来了,但我们看不到。事后我分析这句话,觉得很有问题:省民政厅反馈了,但做了加密处理,为什么要在民政系统的局域网中加密?根据《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第19条第1、2款,民政所应“并根据信息核对情况,对申请人家庭经济状况声明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提出意见。”民政所都看不到,还怎么提出意见?民政所“入户调查结束后,调查人员应当填写家庭经济状况核查表,并由调查人员和申请人(被调查人)分别签字。”信息核对结论加密了,以上这一条也没法执行。
  镇民政所不呈请解决这一问题,也不以详情相告,让我来推动事情的解决,到底什么意思?(请完整、明确地表述出来:是想倒逼省厅亲办吗?)
  3、新问题之二: 针对信访号36002020101304105298700的省长信箱信访件,2020/12/7,镇政府向系统上传了二页处理意见书的原件照片,其中写:经调查:您到镇民政部门申请办理低保求助,当时经办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您,并请您提供相关申请低保材料。但您当时没有提供材料,请您尽快向镇民政部门提供申请低保材料。 2020年12月22日,经当面核实,以上这段话是民政所窗口坐台工作人员周招弟胡诌的。2020年12月18日,我拨通了向塘镇民政所赵飞所长的手机,我说:“我10月10日向您提交了低保申请材料,向塘镇在一封省长信箱的回复函中写我未提交低保申请材料”,赵所长插话说:“我交给吴来宽了。”我说:“什么时候?”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我已经交代了。”我说:“12月7日我向您和吴来宽发送了7条手机短信,您收阅了吗?”赵所长说:“你找吴来宽。” 当日二次、次日四次,我拨通了吴来宽(村书记)的手机,均无人接听、回拨。咋的,跟我打哑谜吗?烦请明确、完整表达您的想法,好不好?
  4、新问题之三:经认真研读《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试行)》(民发〔2012〕220号)、《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的全文,并结合《江西省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表》中无村党组、村委会参与审核审批的栏目,《南昌县城乡低保入户核查表》中设置的“(村)居委会核查意见”一栏必须删除。我确定:职权法定,村党组、村委会除参与由镇民政所主持的民主评议外,张贴由镇民政所制作的公示文书外,无权染指其他事情。所以,把材料交给村党组或村委会是错误的,我请求赵飞所长索回材料完全正确,镇政府不受理会导致事情陷在这里。
  5、老问题之一:《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办法》第四条:户籍状况、家庭收入和家庭财产是认定低保对象的三个基本要件。持有当地常住户口的居民,凡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当地低保标准,且家庭财产状况符合当地人民政府规定条件的,可以申请低保。请求南昌县民政系统不要擅自抬高门槛、设置障碍。符合三个要件就行。
  事情其实很简单:正方本可以不必罗列那么多受虐(含受迫害)事件,符合以上三个要件就行。反方也不必挖坑、埋雷、隐瞒、玩阴谋,正方(申请人)符合三个要件,你说破大天也没有用。
  6、新问题之四:落款时间为2019年07月24日、落款公章为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的《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关于黄剑平信访事宜的回复函》中写:“老建工集团及下属企业已按赣国资发〔2013〕6号、赣国资产权字〔2013〕318号文件精神由省国资委全权委托省国控公司管理,履行相应的财务管理、人事管理、行政管理等职责。” 老建工集团指江西省建工集团公司,下属企业中包含“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即:省一建公司由此失去了民事主体资格沦为被监护人,省国控公司为其监护人。 备注二:落款时间为2018年1月5日、落款公章为江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信访办公室的《关于对<江西境内惊现两对名称相似的公司>投诉书的回复》中写:“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和“江西建工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给法院的均是《营业执照》,不具备法人主体。
  以上二个省一建公司从形式看好像是二个独立的公司,其实,二公司共用一个单位社保编号6010386,其实质是一个公司。 该公司在未经审计查明巨亏的真正原因的前提下,以股东零出资、债务不负担、名称相似、公然违反《公司法》、涉嫌占用职工改制安置资金等手段另行申报注册空壳公司获批,空壳公司无偿占用老公司资质和房地产,国企改制演变成了假股东们窃取权力、分红并世袭的通途!空壳公司与老企业唱双簧,以疯狂而变态的手段打压、报复职工的维权。所以:以上二个省一建公司出具的证明、文书和其他材料一律无效,有关文书必须由其监护人出具,不要上当了。
   
  7、新问题之五:2020年12月22日,民政所窗口坐台工作人员周招弟说:“你是否办理过内退?他们为什么停发你的内退工资?”我说:“是的,我们由此产生了劳动争议,但省一建公司多次伪造法院的裁判文书(合议庭组成人员均未手写签名,公章斑驳、线条发胀、谱字是繁体字,符合萝卜公章的特征)。”2019年9月至12月,我以《审判员歪曲和篡改的后记篇(简写)》、《南昌:关于呈请对以下审判员进行处分的举报(简写)》、《法院可别又犯迷糊的后记篇之一!(简写篇)》、《江西法院无法无天之后续篇之一(简写篇)》、《<江西省国资委视工作、职责、承诺如儿戏!>之二》为题,分别向各级纪监委举报,分别产生了查询码,近日我分别输入查询码查询得知:您反映问题的电子邮件本网站已收到。在各级纪监委长期不反馈的情况下,我与省一建的劳动争议至今没定论。















  (以下有省略)
   
  5)、第五封举报信的全文及后续情况
  我通过省长信箱信访的形式请求省国资委、省国控公司确认以上裁判文书无效,责令江西建工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或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补发我2009年1月至2007年4月的内退工资、2007年5月至今及以后的待岗生活费,省国控公司党办主任黎振龙伪造答复函及印章,以下是举报信全文:
  《江西省国资委视工作、职责、承诺如儿戏!》之二
  江西省纪委、江西省监察委:
  1、凯迪社区(以案说法)、今日头条、泉州南安新闻网等媒体已发表《江西省国资委视工作、职责、承诺如儿戏!》。
   2、2019年8月8日和9日,省国资委综合处饶副处长在其办公室向我送达了《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关于黄剑平信访事宜的回复函》(以下简称第二封回复函)和“关于《省信访局网上信访转办函》的回复”(以下简称第一封回复函)。8日下午,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党办主任黎振龙已在其办公室当我面承认“第二封回复函上的公章是我多事弄上去的。”这是他的原话,“多事”,表示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弄上去的”,表示是通过某种造假的方法制作的。第一封回复函上的公章是谁伪造的暂时不详。以上情况证明,二封回复函的真实性、正确性、客观性已经荡然无存,相反,假话、诡话连篇,否则,就没有必要造假了。二封回复函中不敢将最高法的二个规定、我的主张及其反驳意见亮出来,证明其心虚、自知理亏!
  备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十五条“对制作的裁判文书,合议庭成员应当共同审核,确认无误后签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3号}第6条“审判组织的法官依次签署完毕后,裁判文书即可印发。”第一封回复函中罗列的裁判文书上全部没有合议庭组成人员的签名,这些裁判文书形同废纸。
  3、在强权的强奸、架空之下,法院的审判功能名存实亡,这种事情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容存在的。
  4、食言:省国资委受理题为《二请江西省国资委主任阅处突出问题的简写篇》的省长信箱转办件后,通过“江西信访信息系统”上传了写给我的受理告知书,2019年8月15日,省国资委综合处饶副处长(女)已在“答复意见”一栏填写了一段无署名、无公章、无日期的个人答复意见。
  她不敢将最高法的二个规定、我的主张及其反驳意见写出来,证明其心虚、自知理亏!很明确,她的个人意见未经其处、其委审批和认可。
  6、诉请两委督促省国资委履行承诺,认真办理省长信箱的转办件,将正规的书面答复函送达我。诉请两委严肃查处上文举报的人和事,坚决打掉他们有恃无恐的嚣张气焰!
  黄剑平、13207098682、hao13027241181@163.com、2019年9月9日。
  举报时间为2019-9-9,查询码(BF67JI13B3F3AQ6I532P),今日查询结果:您反映问题的电子邮件本网站已收到。(备注:16个月没反馈查处结果,请问:省监委这都什么工作效率?!)
   
  中央政法委的要求:
  对那些遭受犯罪侵害或民事侵权,无法通过诉讼获得有效赔偿,造成生活困难的当事人,中央政法委要求,符合国家司法救助条件的,按规定及时给予救助,帮助当事人摆脱生活困境。对纳入不到司法救助范围又确实有实际困难,或是救助以后困难仍没有得到明显缓解的,引导当事人按规定申请社会救助,依靠当地党委、政府解决好实际困难。
   
  8、新问题之六:根据《南昌市低保对象认定操作规程(试行)》(洪民规【2019】1号),办理期限为15天,2020年10月10日提交申请书及其附件,至今(2021年1月7日)90天没办结,严重超越办理期限。
  9、2020年8月18日,天涯社区(法治论坛)等媒体发表了《悲惨:我因反腐受尽了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第七稿)》。
   针对《悲惨:我因反腐受尽了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第十稿)》,2020年9月8日,中共江西省委民声通道工作室的处理结果:您好,您反映的有关情况已经收到,我们将综合进行反映。 
  由此可见,省委民声通道工作室经认真研读,认可了该文的真实性。
  《悲惨:我因反腐受尽了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第十稿)》中列举了很多我的不幸遭遇,我把这些不幸归咎于腐官阵营的直接报复或间接操控。
   
  (以下有省略)
   
  七、我代拟的公示文稿
                       公       示
  兹有贵村黄剑平,男,54岁,身份证号360121196801010599。联系电话:19168266894 。 家庭人口数:1 。就业情况:失业。家庭用电编号:0102515860。户籍所在: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向塘镇剑霞村。实际居住: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1栋1楼107号113号。 家庭困难原因:1、因病(高度近视和尿频尿急的状况很严重)2、因失业(根据《悲惨:我因反腐受尽了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第十三稿)》(全文约4万字、书证32份)中的记载,腐官深入到他的周围布局,对每一个细小矛盾进行挑拨、撕裂。腐官或被告挟裹法院向他送达未经宣判、合议庭成员均未手写签名、肉眼就能识别的加盖假印章的裁判文书,人为制造每一个劳动争议案败诉的结局。)3、因祸。(《悲惨:我因反腐受尽了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第十三稿)》中罗列了很多他遭受祸害的事件,记述得很详细,证据确凿。)4、因其他(遭受刑事侵权和民事侵权而无法诉讼获赔。)
  黄剑平在农村(贵村)无房产无耕地。在南昌市的居所地有二间住房,属国有企业的福利房,原本需要从工资中划扣房租,但由于企业特困,一直拖欠他的待岗生活费和部分社保费,所以实际形成两不找,加上公摊面积,二间住房的建筑面积66.05平方米。
  黄剑平在城乡无工资性收入。无财产性收入。无转移性收入。无政府救助。
   
  2003年,南昌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为了非法转让净土地并骗取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的建设资金,与南昌市青云谱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下属单位(区拆迁办)密谋策划了所谓的征收(拆迁),该征收涉及黄剑平的城市私有房屋(未办理任何手续的自搭房)。
  备注:黄剑平在网上看到了《等了7年,安置房还在“纸”上》(20201120 05:32:28 来源: 江西日报),其中写:上饶铁通办公楼建于20世纪七十年代,由于历史原因,一直没有办理土地、房产等证件,因此无法签拆迁补偿协议。 为了尽快推动11号地块的建设工作,今年5月,上饶市相关部门多次召开调度会,推动解决上饶铁通办公楼拆迁补偿问题。开始,相关部门对上饶铁通办公楼的评估价为2000余万元,但上饶铁通不同意。经过多次协商,最终双方达成按拆迁面积一比一还房的协议。  
  以上征收案例中适用的道理和规则可借鉴。
   
  区拆迁办打报告给“八湖二河”指挥部,获曾总指挥与戴付总指挥批示,之后请示舒董事长同意从改制费用中支出。 刘顺泉 2006、9、8
  注:以上这段文字是南通公司党委书记刘顺泉手写的,“八湖二河”指挥部指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曾总指挥指曾帆晓,戴付总指挥指戴天明,舒董事长指南昌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舒新政。
  “经上级审批同意补偿给罗建平的违章自搭房材料款计玖仟玖佰元,由我办代从南通机械厂领出后支付给罗建平本人。””以上文字是区拆迁办主任熊晓凌亲笔书写的,并加盖了区拆迁办公章。
  玖仟玖佰元实际来源是:有人胁迫黄剑平的妻子钟华金向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和南昌市东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各借款壹万元,日利息百分之五,利滚利,且谎称是高利贷发生在赌场,2005年7月8日傍晚,陈美华、王培莉纠集一伙流氓以其妻在赌场借其两万元为由暴力索债,冲进他家将黄剑平的头打破。
  故:南通公司须出具会计凭证和电子账簿证明该资金来自其改制费用。区住建局和南通公司须书面说明:该资金为什么不从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的征房款或征地款中开支?黄剑平家被征收房与南通公司的改制有何关联?南通公司的保证书的经手人是谁?他自己确认吗?能否说出一些细节?是否有第三人在场?保证书交接的地点、时间在哪?
  2016年10月1日,区拆迁办陆武斌书记(手机139700062xx)说:该办为黄剑平争取到水电费减免、每年过年过节一笔可观慰问金。但黄剑平至今一再声明:这二项福利他从未享受过。黄剑平至今认为:他很难判断区拆迁的初衷,但区拆迁冒用黄剑平的名义四处乞讨,致使黄剑平声名狼藉,人人嫌弃,人人憎恨,工作、家庭、生活全面陷入了危机。
  黄剑平声称长期遭到仇家的联合报复、碰瓷、污名化羞辱、被打等,三代以内的亲人全部遭到牵连,三位亲人被人弄进医院并因医疗伤害而死亡。籍此,黄剑平深感内疚而不能自拔,持续向中共江西省委民声通道、省长信箱、国家监察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联合国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委员会、各国驻华大使馆、全球华人华裔及全球媒体投诉,很多巨擘擎天的媒体发表了黄剑平写作的很多文章。人民网是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人民网的强国社区的百姓监督栏目发表过黄剑平的二百零二篇文章。  
  多年来,黄剑平有腐官、房屋征收单位、医疗机构、用人单位等多路仇家,双方至今仍在进行激烈地博弈和以命相搏地争斗。黄剑平发表了很多文章公开举报他们。黄剑平通过监察委网站实名举报了他们,产生了查询码,但各级监委长久不反馈处理决定,因为黄剑平输入查询码页面弹出:您反映问题的电子邮件本网站已收到。
   
  对那些遭受犯罪侵害或民事侵权,无法通过诉讼获得有效赔偿,造成生活困难的当事人,中央政法委要求,符合国家司法救助条件的,按规定及时给予救助,帮助当事人摆脱生活困境。对纳入不到司法救助范围又确实有实际困难,或是救助以后困难仍没有得到明显缓解的,引导当事人按规定申请社会救助,依靠当地党委、政府解决好实际困难。
  根据黄剑平的《就业失业登记证》中的记载,他从2011年7月至今累计失业114个月(9年多),2015年11月13日被南昌县就业局认定为就业困难人员。2012年11月至2014年10月,黄剑平领取了二年的失业保险救济金。黄剑平有268个月以上的社保缴费记录(含视同缴费年限)。黄剑平在省一建长期从事特殊工种工作,55岁可退休,黄剑平今年54岁,剩余二年是最难熬的。 
  根据黄剑平的《就业失业登记证》上第5页、第6页的记载:
  1、1989年10月至2009年4月就职于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其中,2004年5月至2007年4月为内退工资218.7元每月,2007年5月内退工资改为待岗生活费,数额依旧为218.7元每月,发放部门由省一建公司的退休职工管理办公室改为省一建公司的劳务分公司,待岗生活费发放至2008年12月结束。
  2、2008年10月20日至2009年1月就职于南昌市东湖区市容督察队。
  3、2009年6月至2011年5月就职于江铃车厢内饰件厂的子公司(江西江铃专用车辆厂)。
  4、2011年6月至2015年10月失业53个月。
  5、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就职于江西体能饮品有限公司)。
  6、2016年5月至2016年8月失业3个月。
  7、2016年9月、10月就职于江西锦灏实业有限公司。
  8、2016年11月至2017年11月失业13个月。
  9、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就职于爱玛客服务产业(中国)有限公司)。
  10、2018年3月至2020年8月(至今)失业30个月。
  根据以上所列,自2011年7月至2020年12月(至今)失业114个月(9年多)。
   
  黄剑平声称自己的文章一直秉承客观、写实的风格。黄剑平在网络上以“国士黄剑平”、“观察家黄剑平”等昵称自居。
  黄剑平声称:
  为了节省,我常常一天只吃二餐,餐餐吃稀饭,饿得二眼发绿光。但我常常勉励自己(注意:也可以算作调侃):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不是我好逸恶劳,不是我好吃懒做,以上天灾人祸具有不可抗拒的特征,我是一只弱爆了的弱鸡,声泪俱下地呼救都没人伸出援助之手,伸出的是脚,它踩我一下,我惊叫一声,它又踩我一下,我持续惊叫,它就持续踩我。天呐,这都什么世道?!
  《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第1项: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著、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综上:1、饱受假裁判文书的伤害且历经艰苦、漫长、繁琐的申诉无法得到体制内的纠正;2、为反腐而贡献了青春,至今饱受报复、构陷之苦,心寒;3、反腐本应得到褒奖,但反腐机构工作迟缓,效率奇低,导致我的境遇得不到缓解,反腐奖金得不到落实;4、身体欠佳,年龄老矣。5、没有活路,没有生计,没有工作,受尽了仇家的碾压、污名化羞辱,被打、围困、尊严扫地。为苟活,特申请低保,盼批准。
  综上,本所认为,黄剑平的行为可歌可泣,他终将彪炳史册,流芳百世,我们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我们决定批准黄剑平的低保(常补)申请,村民们如有异议,请以书面实名的方式向本所反映,但不得诬告、陷害和诽谤,本所将逐一核实。
                              南昌县向塘镇民政所
                          加盖“南昌县向塘镇民政所”的印章
                               2021年某月某日
  八、光明的中国
  中国号称是负责任的、开放的、法治的、光明磊落的、不藏污纳垢的、不袒护部门利益的、高调反腐的、愿意融入世界一体化的、愿意接受全球一盘棋并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意接受联合国领导并带头维护其权威的大国。我诉请并盼望中国践行自己的诺言和理念,以正义、高尚和光明去影响世界,绝不能纵容公权机关和公职人员玩腐败、玩赖、玩阴谋、玩人民。
  黄剑平、
  19168266894、hao13027241181@163.com、
  2021年1月16日。
  注:我授权媒体可删选性发表我的所有文章。黄剑平写于2021年1月16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秋水无忌 时间:2021-01-16 10:30:57
  楼上有广告
作者:舍放勿执 时间:2021-01-16 11:57:46
  之(五)?……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也没你的故事长!
  你自己非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陈芝麻烂谷子烂泥加水一通乱和,惹得谁都不愿意待见你,你也不反省反省。
作者:兰鱼网 时间:2021-01-16 12:53:08
  看了一半,真晕。

  不是假晕,

  ^_^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