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一名创业者的辛酸和几十名测量人的无奈

楼主:测绘地理 时间:2021-01-26 01:37:56 点击:142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举报投诉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及相关领导人的不作为,拖欠小企业、农民工工程款,致使小企业倒闭并全面解散和转让、卖车卖所有设备也不够填补、致使几十个农民工负债累累,至今不做任何处理)
  我是一名创业者,家乡广西博白,曾经是一家公司(广西精度测绘服务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也是大股东之一,但这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2020年可以说是让我彻底明白什么叫现实社会,我经历了社会的严酷考核、人性的认知及体会了人心的险恶。。。。。。
  事情要从2020年4月份开始,位于广西,疫情刚刚全面好转,白交了前3个月和后3个月的办公室场地房租2套,员工住宿2套,近十万块钱,心想,总算挺过来了,终于可以开始承接项目了。果不其然,2020年4月1日,一位来自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领导人联系到了我,说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有个比较紧急的测量业务,一听对方讲是国企,还是个勘察设计院,顿时放下了戒备心,聊了下情况,挂了电话,我网上一查,省级勘察设计院、大国企,肯定很有实力,本来决定回去扫墓的清明节都顾不上回去了,出于疫情刚过的压力,急需项目的启动和资金的周转,于是我们双方就立马约了4月3日的时间在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同时还挂牌了另一家公司叫广西金阳土地规划设计有限公司,同一伙人)富川瑶族自治县办公地点见面详谈。在场人员(甲方:李洋、蒙锐、邹福、乙方:莫德智、黄李平)经过双方细聊之后,得之项目工期只有一个月左右,而且涉及2个项目,时间紧急,加之项目量有12个乡镇,但经过评估自身能力,我们承接了10个乡镇的增减挂和耕地提质(旱地改造成水田)测量,第一个项目是增减挂钩测量(测量内容:1、异地扶贫搬迁户;2、三清三拆要求的范围,包括旧房、危房、废弃猪牛栏及露天厕所、乱搭乱建的违章建筑;3、常年没人居住的空心村)同意拆除的话按平方补助费用,用于增减挂土地复垦,也就是将异地扶贫测量和国家当时刚刚出台的三清三拆项目合并为一个增减挂钩项目来测量。说到这里可能有很多人不理解,我简单说明一下其中用意,好比如说大城市建设房子需要外扩,占用了土地,这时就需要从农村建设用地的复垦指标中补回,如果占用的是国家农田,就需要购买农田指标,通过地方县城的旱地改水田补回,也就是我承接的第二个项目,耕地改造项目。在谈判过程中,我方提出公对公签合同必须公对公转帐,然后涉及到税务成本问题,我方要求的价格110元/亩(含税票),不懂怎么的,甲方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领导人提出,他们单位可以按劳务转账给我们,税务成本他们自己解决,就扣除了税务成本10块钱给到了100元/亩(不含税,当时也没有什么经验,就信了,还叫我在合同上留了我的私人账号),在这件事之前我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更是没有公司税务经验,那么大的国企大领导说可以这样,应该是可以吧,出于大意当时更是没有事先问一下我们公司的财务,就造成了按他们说的去整(埋下伏笔的开始)。就打印了合同双方都签了字,我盖了章之后,甲方突然告知没带公章,说需要寄回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盖章才能寄回来给我们,我信了,因为合同约定的是10个乡镇,而且每上交一个乡镇测量图结款该乡镇百分之60的测量款,心想如果前面交的图不结钱的话,后面的成果还在我们手上。办完合同的事后,就回了南宁准备所有的前期工作,后经评估如果需要一个月时间做出这么大的测量工程量,需增加一定的设备投入,于是我借了一些钱过来,在原有设备的基础上,新增购买了15台新电脑,和2台无人机来保障工作进度。

  
  
  
  
  
  
  

  4月6日,我们正式进场开始测绘,前后投入外业测量加内业绘图共计近50人左右,在甲方的带领和县领导、乡政府、村委的协调下开展了全面工作。期间,因为甲方的前期协调工作原因落实不到位,当时各乡镇出现太多说协调好了,我们到了现场却发现很多村委为了向镇里领导和县里领导交差,谎报已经可以开始全面工作,且原因过多。因此甲方和乙方协商后,同时进驻10个乡镇进行测量,以实现这个村委不能测量就给时间他们准备然后先测下一个,以防大量人员积压在同一个乡镇做不了事情影响工作进度,同时甲方相关负责人(蒙锐、邹福)明确,因为项目太急,一但进场测量的村屯一次过,如果现场村民户主说不做,就不返回了,如果后面提前做完的话,有时间再另外协调,因为会影响工作进度,到时候完成不了工作,但是如若进行所有乡镇的进驻测量,需增加测量人员(内外共计五十多人)和车辆(共投入12辆车)及测量设备(RTK30套,小型无人机6架,中途损坏2架)的投入,也就增加了经费支出,每个乡镇人员都要单独设立经费支出,乙方就合同签订条款明确指出,甲方按每入场一个乡镇的测量按1万元经费拨款10个乡镇共是10万元,(甲方领导人在没进场前,更是承诺的是每个乡镇可以给到1.5万元的经费),外加旱改水测量项目也需要1万元经费,共计11万元,但乙方只拨款了4万元(第一次违约),违反了合同条款,并且期间因为工期如此之赶,如此落实根本不可能按时完成上交,乙方期间多次向甲方反汇无果后,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着。

  
  
  
  
  
  

  工作期间,每天都要提前联系各乡镇的副镇长,及第二天需要进场测量的村干部,好确定哪些村委是可以进行测量的,好提前安排测量人员,甲方单位还要求了所有户主房屋相片及现场工作相片要用元道经伟相机软件拍摄。以下为村干部及村民带队及我方人员测量的场景,以及到达的部分村委现场,用的是甲方单位要求下载的元道经伟相机软件,现场拍出来的图片自动识别经度、纬度、地址、时间日期、海拔,这些可造不了假,除了备注的测量项目名称:

  
  
  
  
  
  
  
  

  4月16日,我方接受了富川瑶族自治县富川新闻煤体的采访,在石家乡石视村,乡长唐先文及甲方单位相关负责人和我方测量人员在乡干部和村干部的带领下,对现场危旧房屋的实地测量进行采访,当时已完成全县实地勘测总任务的40%,预计在月底半全部完成全面勘测任务,并于4月17日在富川瑶族自治县新闻网站进行了报导。

  
  
  

  一直到4月18日,我方上交了第一个乡镇(新华乡)的测量成果,也就是测量外业的地形图及户主房屋相片,按合同条款,每测量完成上交一个乡镇,需要支付该乡镇的测量项目款60%的费用,甲方领导人故意同意了支付,然后又叫了一位叫胡明林的人过来说还不能支付,打听到这位领导又是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相关领导人,又是广西金阳土地规划设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同行的人还有广西金阳土地规划设计有限公司的法人蒙锐、项目总工邹福一起过来(向江西院领导人张文证实过,说都是他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人,然后又在广西开办了一家独立的规划设计公司),说还要做宗地图(不在当时测量技术要求和合同条款内),临时提成出来,找了个理由说要完成宗地图才能给我们支付(第二次违约)。。。。。。听到此消息,我当天立马火气一上来,经费不按约定落实就算了,交了成果又找其它理由,为了经费支撑,他们一出门,我就带了几个外业人员返回南宁做宗地图上交,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又出来了,突然反汇给我们说技术要求现在还没有定下来,要等设计负责人(隆杰)过来才能决定。。。。。。这不是耍我们吗,可以说是从签合同开始到4月18日感觉自己就一直被甲方单位忽悠欺骗。

  

  4月19日,甲方领导人突然告知,县里面给了新任务,增加了四千多亩的旱改水测量,要求要在4月25日之前要上交政府立项报备;甲方领导人为了让我们把这个加急的工作先做了上交,叫我们把之前的旱改水项目(共计9700亩)上交,愿意给2万块钱我们,为了2万块钱的经费支撑,我们答应了,但是答应的同时,我再次明确提出,因为甲方单位经费没有按一开始谈好的落实,导致人员设备车辆落实不够,经费不足等原因,加上现在又派如此紧急的任务给我们,月底前肯定不能如期做完,到时候不能安时上交不关我们的事,甲方说尽力整。

  

  

  4月23日,负责增减挂、旱改水的项目设计负责人(隆杰)来了,提成了多个技术要求,从一开始谈的地形图测量成果上交和相片户主上交(合同注明有),增加到了(测量地形图成果、三清三拆宗地图、易地扶贫宗地图、户主界址点坐标表格、户主房屋含名字相片及按乡镇编缉户主序号、并要求要和地形图、宗地图的户主名字对应上,也就是说一个乡镇相当于要编一千到几千的编号顺序出来,错一个就要从新对,相当于工作量比外业测量还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突然之间增加了这么多项目要求进来,不仅加大了多种工作量,还注定了这点工期不可能完成得了出来,简直感觉上当了,完全不合理;当时已微信和甲方单位领导人说明了这个情况。并且如此大的测量工作量,和前期协商好的经费承诺,还有签订的合同条款,都没有落实到位。

  
  

  7到4月26日接近收尾测量外业(叫我们测量到月底得多少是多少),当时已经上交了9700多亩的旱改水测量成果,包括新华乡的最终成果,外加同时投入10个乡镇的增减挂及旱改水测量需求的经费,可以每一个环节需要支付的款项都没有履行,(多次违约)。。。。。。于4月30日,月底已到,全体返回南宁全面在公司办公室加班加点出项目成果图,期间甲方单位还专门派人过来公司拍了些工作相片,说要发给县领导看看,我们在加班加点的赶进度了。。。。。。

  

  中间打断一下,甲方单位又谋划了另一问题,合同欺骗的问题,前面提过一次,2020年4月3日签订好合同之后,甲方以未带公章,未能盖章,需邮寄回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盖章为由,将合同收回;期间我方一直催促,甲方一直以在走流程为由拖住,眼看项目就要完工了,我提出拿不到合同我方不敢上交成果,因为前期已多次违约。直到2020年4月30日甲方单位将合同返回并由她人转交我方手上,经过审核合同发现,期间甲方未经过乙方同意,私自更改了合同条款(原文:测量期间乙方可向甲方申请借支生活费,每入场一个乡镇,可增加借款金额为一万元,待结算时进行扣除;改为了:测量期间乙方可向甲方申请借支生活费,借款总额为肆万元,待结算时进行扣除;我说前期甲方为什么硬是只愿意给4万元经费,原来是有后手的。。。。。。(又一次违约并有欺诈行为,而且盖的还只是一个分院的公章),并替换了原合同,还将已签字的合同和我方精度公司盖了章的合同替换成了未盖公章和双方未签字的合同,如此一来,甲方前期未按时支付的经费倒好像变成他们有理了。。。。。。事发之后,我联系了甲方单位领导人及相关负责人,甲方领导人说下次有时间会回来签上,并且会按时结款,我们只需关心交成果的事情,叫我方放心好了,会按时结钱,真是让我方从2020年放心到了2021年,甚至至今没有给我们做出处理。。。。。。

  
  
  
  

  于2020年12月27日,我来到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找到了行政部的办公室,行政部帮我约见了分管领导一位姓曾的曾院长,还有重庆分院的张院长,就这个问题提出了他们违规并带欺诈手段,曾院长说,那你当时看到有问题为什么还要盖章,我想说,交了成果,你们的人找都找不到了,一转眼全部变成了大爷,比谁都忙,什么五花八门的理由都有,该核算不核算,该确认也不确认,该结款也不结,我盖章还能站在这里跟你们谈,如果不盖章,估计我连你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门口都进不来,会被保安拦在外面,而且总个项目估计一分钱都拿不到都有可能(说这话真搞笑)。。。。。。
  另外9月25日打了总院行政办公电话0791-88195035(在这之前已电话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网站电话核实过过程):原来谈的合作合同签订盖章是与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但总院以该项目未招投标,未与当地业主政府及自然资源局签订合同为由,后以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重庆分院来盖章,如此一来为后期推托责任真是做了足够的准备(身为国有企业,竟是如此的不作为)。到了2021年1月21日的今天,回想真的是让我足够吃惊,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身为国企,我从事测绘行业10年,倒是第一次遇到,之前在我们广西的国企测绘单位都是元旦前就结清了,都不用主动去追款,只要做好了项目,保证质量,负责请款就得了;眼前这个单位,真是测绘行业百年一遇,交了成果人找不到,不仅做了项目连核算都没有核算,找他们单位要项目成果确认单也不给,更不用谈结款,按公对公的话,相当于一百多万的项目,至今一分钱未付,而且经律师将合同审过,此合同连甲方单位的违约责任一条都没有,这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给自己留的后路可真是够足的(相当于给我们造成的损失,拿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合同被更改,而且不管甲方如何违约,竟然没有任何的违约责任,怪不得甲方单位领导人甚至是相关负责人都能动不动和我方讲,不服的话可以去起诉他们)。。。。。。
  看了该单位,年年得守合同重信用荣誉证书,前几天还在江西省网上新闻报导,真不知道是不是花钱办的。。。。。。

  
  

  回到4月30日之后,马上变脸,开始牛耕田式的追成果,5月3日,我们交了第二个乡镇福利镇的成果,按合同约定交一个镇结一个镇的60%的项目款(还是违约,不批,说等交多点先),5月5日到5月7日我们又交了三个乡镇(麦岭镇、朝东镇、城北乡),话说到了这里,是不是得先停一下先了,先清一下前面5个乡镇的测量项目款,从约定的开始到现在,一路违约,一路不按谈好的落实,底下开始没那么积极了,说好交一个结一个,个个都怕结不到钱,但甲方领导人继续以各种理由继续要求我们尽快上交其余的乡镇,上交完后再坐下来一起双方核算一下,该结多少钱结多少钱,我说十来二十万你们都付得累成这样,到时候几十上百万,你们付不起了怎么办,结果甲方领导人说(信不过他的话,可以叫两个人过来跟踪他几天,说他们是大企业,国企,百把万只是小钱,叫我们放心干就是了),听这么一说,行,那我们就再等等(到了2021年1月21日的今天,反过来想,这国企真的是太大了)。。。。。。

  
  
  

  5月9日,我又提出了先把之前的测量款按合同约定结了先,不然哪里敢交后成的成果,甲方领导人又说大型国有企业不会有这种问题,说还想跟我们合作,准备有300座矿山测量,又信了(结果又被骗了)。

  

  5月10日晚上,我们上交完了所有乡镇。5月12日我把总个项目的工程量核算,总项目是140万元(不含税),按60%结款是84万元,然后甲方开始想方设法找理由推托了,说我们的成果还要完善,我说没有问题,成果整改很正常,毕竟是要按设计的要求去做成果,但是我不管怎么去整改都是细节问题,钱还是得结是不是,先结部分也可以啊,好对大家伙有个交代先,就是不给,一路失信违约。。。。。

  
  

  5月16日,又转口,说我们的图有问题,结果那两个问题是:1、他们一期测量过的增减挂,和我们现在测的有重合,想要我们去掉,不算钱,而且是我们已经测量好了,已经做出成果的图,这可能吗,这个重合关我们什么事,已经测量过的应该是从项目刚进场的时候提出,然后扣除以防我们测重合,而不是后面做出成果之后来找我们说(第一个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2、说我们漏测,再次强调,一开始测量的时候,甲方项目负责人就与我强调,工期紧,尽量一次过,测到月底测得多少就要多少,朝东镇还有一半的村子都没有得进去测量,富阳镇更是大半没有测到,只要你们说还可以去测,测了还能算钱,分分钟派人过去继续测量(第二个问题也是多余的,并不是我们的责任)。。。。。。这些问题都被我打回去之后,甲方领导人及相关负责人无话可说了。

  

  5月18之后,除之前抵押车辆付设备的钱,这次我又把仅有的还没有付清钱的两三辆测量车拿去抵押了(因为还只是创业阶段,没房也没有什么好车),换来了不到十万块钱,再次交了办公室和住宿房租,余下的钱仅够每人发点生活费;本以为应该也会快给钱了,毕竟是大国企,结果每一次,一问甲方单位领导人,不是说开会就是说在忙住和或追住。。。。。。我开始觉得不能相信他们了,每隔几天就问;5月25日,甲方领导人又说,正在和业主协商,一急起来就开始各种理由,说我们要钱快,工作效率差,我只能说,人在做天在看,不想给钱有的是理由,好比说只有一种人叫不醒,就是装睡和装傻的人。。。。。。

  

  6月2日,又追问,结果我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领导人回了几个字“县领导还没表态,在等兄弟”,请问下我是和你们甲方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做事和合作,不是直接和县里合作,你们就是我们的业主、老大,县里给你们的一手价钱,你们愿意按一手价钱给我们吗,这不是一回事啊,当初做不到,就不要吹好吗,还国有大国企说的这么响亮。。。。。。

  

  6月8日,我老婆住院小孩子出生,需要花费一大笔费用,当时实在困难,我再次找到甲方单位领导人,甲方单位领导人还是说,在等县领导答复,为此事“他已上报自治区相关部门”,已经不知道哪句话信得过了,当然因为钱的事情,交不起医药费,还和老婆天天吵架,几乎闹到要离婚,哎。。。。。。

  

  时间又到了7月9日,我又催起了甲方领导人,甲方领导人叫我和当时的他们总工(邹福)把工作量对好,但叫邹福来不是核算工程量,是当说客(并没有配合核算),然后说“现在县里对他们单位还没有说法,说已经在做工作,另外又说县里领导班子原主管常务副县长调往了桂平市”(关我们做事的农民工什么事。。。。。。),为此,我也表示理解,那好再等等。

  

  到了7月底,大伙都决定不坚持了,也就是不想在公司做了,(原因是:做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这个项目,加之刚经历了过年期间几个月的疫情,大伙都没钱了,我也没钱了,做了这么大个项目、这么大的投入,大伙没有能拿到工钱,就都不愿意做事了。。。。。。)公司也撤底交不起办公房租2套及租给员工的宿舍房2套,前些时间卖车顶房租的钱都已尽数花完,加上公司社保、资质费用、税务费用及员工工资,我撤底坑不住了,借钱也借不到了。。。。。。
  公司于8月1日正式解散,公司转让给了其他人接手,员工也全面解散,身为曾经的老板,深知对不住大家,将公司还仅有价值的,30多套电脑、办公设备(原办公室用品)、测量工作的仪器设备(全站仪10套、RTK40套、无人机4套)等尽数抵押给了所有员工,才得以稳住当时的场面,让大家伙还有做事的设备,并推荐他们去找其它公司要点事情做并养住自己的家(大部分都是我从家乡带出来培养做测量的人和以前带的一批徒弟,包括一些同行兄弟同学加一些外招人员也是经手我们培养过等等,可以说都是和我一起创业并经历了风风雨雨,才得以体谅我的难处,否则我早已经被法院传话了)。。。。。。

  

  于8月7日,从工商变更了法人、章程、及股权,属于我的创业时代,历行三年、自创公司、白手起家、彻底成为了过去。。。。。。
  但公司虽然转让了,欠员工的钱,我全部都认,我承诺他们,等我往后赚了钱,一定会还给他们,而我现在只能先把我还力所能及的东西给你们了,实在是对不住大家(怪我以前太年轻气盛了,只想到好的,没有顾及到坏的一面发生)。。。。。。
  到了9月底,甲方单位领导人及当时的相关项目负责人,约见了我,找我谈判,说愿意给一半的钱,由于刚好需要启动项目,急需启动资金,认为如果甲方单位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能一次性结完或者结大部分资金,我是可以跟原精度公司高层和所有参与测量的人员及广西精度测绘有限公司现法人协商通过的,但就后续甲方提成的多个要求(1、要求精度公司书面解除双方签订的三份合同,并要求现法人现场签字;2、要求广西精度测绘服务有限公司附上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并且签字确认;3、要求双方律师在场,并且要到精度注册地址,外加现场拍摄视频作证;4、还加了一条,签订协议后,如双方未能履行,可向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相当于他们如果不给钱的话,我们还要去江西省人民法院或者去重庆市人民法院起诉;这一条条套路真够深的),“后经我与广西精度测绘服务有限公司现法人及原公司高层还有参与测量的人员协商后决定,不同意通过此次谈判的意见”。明显就是在套路我们,解约了合同,才愿意拨款,我想说,我们做了项目,该结多少钱结多少钱,解约了合同这个项目还存在吗,解约了万一你们不给,我们去找谁要这次,底下协议又注明了一条,如果双方未能履行,可向甲方当地人民法院起诉(不知道是你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智商比较高还是说把我们当成智障了,要起诉,我不去起诉一百多万,我来起诉你们这个解约合同之后的一半工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些言语了,我感觉我遇到的不是一般的高手(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套路我们,这就是所谓的大国有企业,专坑小企业的大国企还差不多)。。。。。。

  

  又到了12月底了,2020年都即将要过去,出于所有协商都无果,于2020年12月25日无奈坐飞机亲自跑到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总院南昌市办公地点紫阳大道169号找领导协调,问总院员工了解到分管领导在4楼,到达行政部领导办公室,找到了行政部的领导,并约见了分管领导曾院长和重庆分院的张院长,谈判了半个小时后,两位院长问我要公司的受权委托书,因为于8月7日我已经转让了公司所有权力,否则说我无权谈判,并且说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可以不接待。。。谈判中止。

  

  于2020年12月29日,我拿到公司授权委托书后,再次来到总院行政办公室,分管的曾院长和张院长都没空理我们,行政部的领导也不奈烦,于是当我面用办公室(4楼行政部)电话打给了负责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李洋,叫李洋对接处理,李洋要求我过重庆分院办公室处理项目结款和核算项目工程量,说会帮我们办好,我信了,甲方单位领导人(李洋)说发重庆分院的办公地址给我(事后没有发)。。。。。。

  http://img3.laibafile.cn/p/m/320354980.jpg

  于当晚九点多从南昌又坐了飞机前往重庆,到了重庆之后,2020年12月30日李洋告知我说他不在重庆(再次欺骗),重庆分院的办公地址也不发;于是叫了重庆分院龚家莉说自己是重庆分院的负责人,重庆分院她说了算,我说好,你发地址过来我去单位谈,重庆分院龚家莉说她们办公室装修目前大家都在居家办公,堂堂一个国企分院(我方还真是好骗)。。。后找了个麻将馆的小房间和我谈,其它没说什么,就问给我一半要不要,不要的话没办法,我想说我做了项目,我过来是要求你们核算面积,出成果确认单,然后结钱,至于我要不要一半这个事后再说,先帮我们确认一下工程量和出项目成果确认单给我们。结果就是不肯核算面积,也不结钱,而且看龚家莉应该是外行,估计是临时找来的,就只懂得谈一个问题,就是问我方给这么点钱要不要,而工程量核算的事情一点没有讲得出来(就这么从被从南昌总院骗到了重庆,当着总院行政部领导的面说着的,过到重庆立马安排核算确认和结算)。。。。。。2021年1月2日出于本人经费问题,过重庆单飞机票打车费花了上千块元,加上住宿、吃喝,再让我返南昌,无法支撑了(借钱来处理事情的经费就这么被磨没了),只能无奈回了的广西南宁(只能说,老实人就是这么被高智商人物玩弄的)。。。。。。

  http://img3.laibafile.cn/p/m/320354983.jpg
  http://img3.laibafile.cn/p/m/320354984.jpg
  http://img3.laibafile.cn/p/m/320354986.jpg

  2020年过去了,2021年1月11日,我再次来了南昌,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把总个经过流程,和能准备的材料,全部做了一个整理,以防再次被他们当猴耍!决定2021年1月18日开始,正式以另一种心态去和他们谈。。。。。。

  http://img3.laibafile.cn/p/m/320354988.jpg

  然而刚刚过来就看到江西省新闻网站报导,我们伟大的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刚刚登报了“2020年12月,江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审核一批“江西省2019年度守合同重信用企业”,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得到了上榜公示名单,江西省“守合同重信用企业”是市场监管部门对企业合同信用最高级别的评价,每一年评选一次,要求极为严格,标准极高。”我院上榜(江西省守合同重信用企业)公示名单!。。。。。。

  http://img3.laibafile.cn/p/m/320354989.jpg

  这一段话高高的挂在他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官网的头条板上,看到这些话,我苦笑了一下,这就是农民和领导的区别。。。。。。
  我们农民做的再好,没人看的到,领导做的再不好,在现实世界都是最好的。。。。。。
  就目前而言,临近过年,已经是被逼的没有退路了,为了大家伙兄弟们能安心过个年,我决定为我们几十个人讨回公道,拿回我们的血汉钱,所以静下心来写了这编文章,希望我们的命运能因此得到转变吧。。。。。。
  同时这也是我给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最高领导人曾马荪院长的 ,希望你能带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及高层领导人及其他分院领导人看一下(别让你们单位再伤害下一批人),看一下2020年有一家年轻人创立的测绘公司和几十个测量人,因为你们单位的行为造成一批经历多年艰辛打拼的创业小伙全军覆没(我20岁开始,至今培养出来的测绘人员不下于几十个,我不仅把他们大部分测量人员培养成了测绘行业的得力干将,还把他们大部分人转换成了公司合伙人,23岁因为看到大伙的激情,我创立了第一家测绘公司并带领所有人一起创业,我们这帮人没有关系、没有后台,没有钱、也没有人指导,但是我们肯干,不怕吃点苦,靠的是所有兄弟们同心协力,通过办信用卡、借网贷、包括借身边亲戚朋友的钱来创的业,然后通过踏踏实实的测量及打拼,赢得了业主们的认可,和朋友的推荐,才有一些项目来勉强维持,我们一群人的梦想,就这么被你们单位磨灭了。。。。。。),因失去了公司,及没有启动资金,造成了今年基本上没有怎么做事,目前大部分人已是负债累累,不仅沦为了街边小吏,更是从曾经的小区居住搬回了成本低的城中村,从曾经高大尚的办公室喝茶,变成了只能喝家里的白开水。。。。。。
  2021年1月18日,我不知道要找谁才能解决问题了,于是想拉横幅,我独自带着横幅到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门卫保安室,交了一张与测量项目相关的情况表给了保安,我和保安说,我可以先不拉,给你时间 ,麻烦帮找下上面这位曾院长出面解决,不然我就拉了,上面明确写着,“麻烦曾马荪院长出面处理此事”后经保安通知院里,曾院长没来,倒是来了三位院里3楼的林队长、陈部长、还有一位姓梁的领导接待了解了大概情况,并问我方“出具了公司授权委托书”。当天谈判,总院领导说会帮处理,叫我回来等结果,说给点时间他们了解情况和协调,好,我信了。

  第二天,2021年1月19日下午三点,我再次来到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3楼,约见了院里的林队长和陈部长,就昨天上交的资料询问情况,林队长当我面打了电话给负责这个项目的李洋,李洋在电话中说到,不和我谈,就算我有公司授权委托书也不鸟我,要与现在广西精度测绘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谈,而且之前已经找精度公司的法人谈好过了,并且在电话那头说已经和精度公司的法人约好2021年1月20日后过广西精度公司的办公室谈,说话也不打草槁,后总院林队长向李洋要了精度公司现任法人的电话,并与我给出的核对确认无误后,打了电话过去访问,精度公司法人提出了两点,上次重庆分院过去找他谈的时候,他明确指出关于此项目的问题,该核算核算,结算结算,没有其它可谈,并且此事全权交由我这边来处理,然后就刚刚说的约了20号之后谈判的事,精度公司法人明确指出,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当着总院几个领导的面前说假话,真是打脸。。。。。。
  然后总院看到重庆分院这样,也开始耍锅,说这是我们和重庆分院的事,不关总院的事,让我去找重庆分院处理,就给出这样的处理方式。真的是当我们农民工好骗,前面什么都不懂,一路受骗,一路被套路,被骗多了,白痴也得有点涨进了吧。。。。。。“依照我国(测绘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国家对从事测绘活动的单位实行测绘资质管理制度,从事测绘活动的单位应当具备下列条件,并依法取得相应等级的测绘资质证书后,方可从事测绘活动;第二十四条规定:测绘单位不得超越其资质等级许可的额范围从事测绘活动或者以其他单位的名义从事测绘活动,并不得允许其他单位以本单位的名义从事测绘活动;第四十二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未取得测绘资质证书,擅自从事测绘活动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反得和测绘成果,并处测绘约定报酬1倍以上2倍以下的罚款。。。。。。请问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重庆分院你们具备哪个条件?有测绘资质吗?重庆分院敢说不关总院的事吗?同时总院敢说没有审批过此项目吗?再者,身为国有企业,没有经过总院的审批通过,他重庆分院能承接此项目吗?所以,所有的项目起源,都是经过总院的审批及许可,而且分院的收入,也属于总院的收入,难不成国有企业的收入还能是属于个人收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不得了了。。。。。。按照测绘法规定,相当于不管总院有多少个分院,所有测绘行业的项目承接,都是以有测绘资质的总院名义承接,只是由分院来作为分管领导处理。
  所以不管从哪个层次来说,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总院为第一责任人,重庆分院不作为,我们农民工不找总院还能找谁。并且,第一,在此之前这个项目是原精度公司我和所有的老员工承接,所有的生产、投入、车辆及所有工作设备,都是原精度公司人员所为,而且我们这帮人是因为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及重庆分院的行为造成了公司解散并转让,所以现在能做到的也只有协公司授权委托书过来要钱;第二,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个人资金问题,我想今天来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人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涉及这个项目生产的近50号测量人,别忘记了,上次我也是借钱过来,但是被你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及重庆分院一下子说我没有公司授权委托书,磨了几天,拿到了委托书之后,总院又不出面了,后又被骗到了重庆,到了重庆又不处理,花光了我所有借过来处理问题的钱,我才不得已回了南宁;第三,这次我也是借钱过来的,但是就眼前他们江西总院和重庆分院的态度大家上面也看到了。。。。。。
  然而,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及重庆分院说,叫我们起诉他们单位,由法院判决,该结多少钱结多少钱,然后我多次向律师了解,前期费用几万块钱是要的,打完这场官司下来最少也要十几万以上,我说可以啊,你们先拨20万过来,我有钱的话,马上起诉你们单位包括涉及项目的相关领导人和负责人,然后又说不可能,反过来还说他们江西院可以起诉我;另外总院领导威胁我说,敢拉横幅的话,就叫人把我们关起来,哎。。。官就是官,农民还是农民。。。。。。问题是,我过来总院两次,都是借钱过来,每次都说会帮处理,最后呢?而且我们能拿得出这些钱的话,公司还至于解散转让吗?所有的设备车辆,包括我自己身为曾经一家公司的老大,车肯定是有的吧,我连我自己的坐驾都因为你们单位的行为不得已变卖抵工钱了,造成去哪里都要打公交车,天天被几十个电话追债,甚至现在已经家也准备没有了,前面被家族群踢出来了,有个叔叫我回家种田,有个叔说如果我还能做起来,祖上就冒青烟了,老婆天天吵我,叫我尽快回去把婚离了。。。。。。包括造成的其他测量人员的后果,可想而知。。。。。。
  因甲方单位在合同上做过手脚,并且合同上下没有一条关于甲方的违约责任,加上甲方单位的不作为,造成现在公司已经不是我们的了,包括现在我们几十个测量人都是负债累累,维持都已经成了大问题,每天都是银行和催债公司的电话,更是无力起诉;我们找过富川瑶族自治县当地国土资源局,也找过劳动局,还有信访局,也打过广西的市长热线,江西省的市长热线,都叫我们走法律程式,可是我们有钱才得啊,所有的一切都因这家单位的行为变成了一无所有,现在只希望通过这编文章,国家能体谅我们创业人员和农民工的不容易,同时希望相关涉及的地区省市机关单位能出面调查处理(并且今后凡是他们单位从事的工程活动,要做到严查监管,以防再次不作为,害了下一批人),希望广大群众能帮指点方法,各机关领导人员能够给予帮助,让他们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还我们几十个农民工用脚用汗水换来的血汉钱,并追责他们单位相关领导人就此事处理行为的责任。。。。。。



  投 诉 人:莫德智及富川瑶族自治县2020年4月份,增减挂二期测量的50名测量人
  日 期:2021年1月21日
  联系电话:17736698388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5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143562299 时间:2021-01-26 01:38:05
作者:顶天立地壮壮哥 时间:2021-02-24 19:06:19
  这世道太多人违法不需要受到惩罚,在自己的领域内欺行霸市,楼主被坑惨了
作者:广东午狮 时间:2021-02-24 22:07:25
  真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