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素问--那些曾属于我们的流动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03 13:22:37 点击:667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不知道,十年能带给每个人的将会是怎样的山海往事与不同蜕变,都会有些怎样的悲喜成败。好多你的岁月浅浅或许是照进别人的一世心尖,或美好或风霜……那些时光的赠与在点滴间依旧只会与岁月共沉淀,如“猫鼠游戏”里的那一句:两只小老鼠掉进一个奶油桶,第一只老鼠很快放弃了,淹死了。而第二只老鼠没有。他努力直到把奶油搅拌成了黄油,然后爬了出来----我们在时光的消磨里都努力安身立命地要成为那个爬出来的第二只老鼠。好多被燥郁堆积难抑的咆哮、不堪、崩溃、委屈也在一瞬间让一直努力伪装的坚强轰然坍塌,却也总只能在午夜的徘徊里一个人默默消化。年少时的那些欢喜与梦想、怎么也难回的梦里乡间……或许都成了情怀,也或许,我们将用后十年去追……
  十年后,我也细数我的那些过往,曾经的欢喜、燥抑、咆哮、不堪……他的浅浅我的山峦、我的平淡你的骇浪,或留恋,或淡忘,它们却都曾惊醒过我们每个蜕变的瞬间……忽然间,我说:我在天涯载出来可好?或欢喜、或静默,或曾经你也那么地内心流动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03 13:58:39
  周末的静谧 2007-6-14 18:18

  早上还没睡醒,就在隐隐约约的胃痛中醒来了,真难受。一直疼到十点,才稍稍好点。什么也不想吃,只想静静地靠着、躺着,让自己最大限度地轻松舒服到极致……
  也许久许久没有记些什么东西了,常会感觉到自己脑子和思想的锈钝,真怕再过30年会提前迈入老年痴呆的行列。在工作中也常会有力不从心的倦怠,就像一个铆足劲哐当的马达,奔腾不息几年后终有没油的时候,也是时候该修修了。今年公司的动荡似乎来得特别猛,人心、政治、角色……等等,连我这么不闻窗外事的小白花都嗅到了。而基层员工看到的只是公司政令的变幻莫测及自我的被动服从、打听消息、乱聊八卦、滋生谣言,公司不动我不动,班照上钱照领;中阶主管也会因不同的个人认知、领悟做出不同的解读与行动,或许鹦鹉学舌,人说亦云,时不时的抱怨,再执行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至于中高层……他们所思所想怕是前两种角色都无法感同深受,毕竟职位拉开的不仅仅只是职位。而执棋的人永远在幕后,对错?是非?或许也通通都没有,但夹杂了私欲的东西最终都会呈现在公司的长远利益上。于是,下面的人看到的只是文字,中间的人只是听到了表面,而真相的里层,就是那不见血影的无剑厮杀。而我,终究还只是太年轻,Too young too smiple……



  七月之庸庸 2007-7-15 23:08

  七月了,每年的黑色七月。当然,这个黑色是针对那些个象牙塔的学子们而言--那些可以定生死的分数、那些七尺校园里情侣们将要离别的拥泣、还有那些莫名的惆怅与悲伤……
  这个七月我却也份外的想家,想下个月请一周的假回家看看,每天就这样高链条地哐当了半年,想让自己歇歇了。一晃2年,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实属不易,好的平台、好的师傅、好的机会,还有资质尚可的自己,都那么刚刚好地拥有,不可谓不幸运。可接下来,我也开始慢慢地弄丢了我的激情,当工作开始如死水般后,我不得不开始问自己:何以为继?自助者天助,于是也只有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在每次想要逃离的火苗串起时,我的那些阳光、美好、向上的信念总会适时地如千军万马出现,铿锵有力地将“逃离”小人扼杀。有时也会问自己究竟在等待些什么?或许是潜意思里对职业的热爱,知道自己资历尚浅,还需历练,或许是对公司的感情,还有现在身边的人……
  一份知识、一份专业技能,究竟要磨砺多久才会深得要领并逐步到出神入化的境界?金庸小说里的那些神功,凡集大成者都必是内力深厚、根基甚牢之人,这与职场的根基也同理吧。而当初我的领导从集团借调至公司后施展出来的功力或许仅仅只是他的半成而已,可就这半成功力却已让我受用无穷。在这样的前辈面前,我除了像海绵吸水般虚心求教,我还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纵情放肆的资本呢?从他走后,当我开始要学会独挡一面时,换个角度看问题,纵观全局,由点到线到面到系统,原来自己以往的坐井观天果然狭隘,位置不同、角度不同、格局不同、思维也不同,而我的路还差距甚是远,唯有不断潜心努力修行。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05 14:17:20
  烟雾里 2007-8-13 19:45
  利用工作较闲的时节回了趟家,惦念的远方终于得以成行,那是血脉深处最深情的呼唤与流动。呼吸着家乡的空气,那是从呱呱落地时就开始有了的熟悉,连八月炙烤的太阳都会想要流连,还有田土间丝丝甘甜的水……和知心好友们一席而坐,就着凉凉的风,就那样一马平川地说长道短,全是散漫的话题,天马行空,却都是满满的快乐欢愉。这些年同学、朋友变化都很大,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一个个重复着人生都无法逃脱的轨迹和现实。回首往事,皆已云烟,就如蜻蜒点水掠过的湖面,漪涟过后平如镜,什么也没带走,什么也没留下,空留增长的年岁和那段蜻蜒掠过的光影。
  和父母相久的日子却也只是顾着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与他们的交流少之又少。无法忍受父母心力交悴的身心折射在身为人子的自我心中的蜇痛,更无法面对父母永远也看不到尽头的期盼。在家的时日,非常清楚地知道父母不知道有多少话在嘴边又给活生生地吞了回去,而我也只会一味地用顾左右而言其它来回避。可就算在自我的扪问中又能给自己什么答案?父母所期盼的儿女一世安稳、成家立业,怎么到我这儿就有些难?那些从求学起就注定的漂泊迄今竟然已是十六年,飘泊得是有些久了……想想人生总是会有太多的伤感、无奈相伴,有些人选择在家乡平淡终老一生,可有些人却要在浮名逐世间飘泊无根,而我,或许就是那个后者。但如若,如若岁月可以重来,我还选择漂泊否?或许命运使然、教育资源使然、工作机会使然,依旧还是注定要飘泊……
  一恍而逝的岁月啊,而今也只能在烟雾的迷蒙里追忆那无法重复的年少往事……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05 14:28:38
  忆外婆 2007-9-24 19:39

  没有来由地想起了我的外婆,那个在八十三岁那一年有着苍苍白发、带着她那古铜色的肤色永远地离开了我的外婆。对外婆的依恋怕是亦不能仅仅用骨血亲情就能很好的描述和表达的,时至今日,我依旧想不到一个确切的词来形容外婆对我的感情--对,是外婆对我的感情,那份爱,绵远流长,就这么一直温情地依偎在我的心间。
  外婆离开已经四年了,而我也遗憾地未能见她最后一面,没能给她烧上一柱香、一沓纸、磕几个头,甚至连外婆离开的消息都是最后一个知道。那个傍晚,踏进昏黄的家门之后,房东婆婆说:“你家里你电话来了,好像是说你家什么人过世了”无数的紧张在心头盘踞,隐约有感那个离开的人是外婆。打电话到舅舅家,却是格外的寂静--原来外婆早已下葬,甚至妈妈连守孝的三天都已经结束了,而我却直到那天才知道。两行泪崩然滑落,在那个深夜,只剩下一遍遍嘤嘤地哭泣,哭到自己累得睡了……尔后的这些年,也只能在每年春节时回到外婆的坟前为她点上一柱香、又手合十,磕上三个头,愿她在那边安好无虞,少些劳心的记挂……
  外婆的家在山里,童养媳的身份便已注定了她即将大半生的坎坷。听外婆说七八岁的时候就到了外公家,从开始记事起就要搭个小板凳站在椅子上煮外公一大家子的饭菜,还要帮婆婆带小孩子(外公的弟弟)。她的脚是被裹过一段时间后才给放了的,更不幸的是外婆因为早年眼睫毛内长导致眼角膜的损坏,虽然后来动过手术,可是眼睛却从此一直处于半失明状态,行动极不方便。种种的这些,造成了外婆做一件事情总要付出比别人三到五倍的努力。外婆就这么勤勉、茹苦了一生。更苦的是后来中年丧夫,一个人半失明的女人就那样拖着那么多的孩子,将他们养大成人。那些苦痛,怕也不是我们这辈所能承受和体会的。
  外婆在众多的孙子孙女中最疼我了。最记得是7月的炎阳天,外婆杵着拐棍、背着沉沉的背篓,走几个小时的山路到我们家,为的只是内心的那丝挂念。背篓里装的全是她自己辛苦栽种的玉米、晒的咸菜……纵使生活艰难,她依旧将她所有的爱与温柔,毫无保留地倾注在了我们身上。风雨几十年过去,儿女都已成家,可外婆依旧劳作不息,担柴种地,驼了的是背,可她扛过人生所有风雨的脊梁依旧坚挺……后来外婆有一天在山上砍柴时摔了一跤,摔坏了脚,从此,就只能卧床静养,也从此,身子骨不再硬朗如故。那些时候,每次和妈妈一起去看外婆,我都会把外婆从床上背到外面晒晒太阳。卧床久了,外婆也变得越来越轻,瘦小的她那样伏在我的背上,像一块小小的羊毛毯,在背上轻轻的、柔柔的却暖暖地……
  后来也总盼她能入我的梦,看她那双要小不大的脚伴着她的拐棍崴颤颤地笑着向我走来的模样,古铜色的脸、深刻的皱纹,却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皱纹。还有她那满背篓的丰盛,全是她的深情。那个时候,每回放学回家只要发现外婆已经回去了,我都要失落好久好久好久……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11 14:15:30
  扎记五:爱之殇 2007-9-25 11:48

  距离梅艳芳离开将近4年了。在最好的年华里陨落,留给人间满地芳华,她来过、她走了、她依旧还在。总喜欢在很累的时候去翻个剧,给自己一些放空,于是整个周末都沉浸在了《梅艳芳菲》里,讲述了梅艳芳从默默无闻,因为对音乐的喜爱打拼至高光时刻的艰难又绚丽的故事,如果说它有励志功效或许也不为过,美好的剧可以送给那些眼里有光、心里有梦的人。
  剧情该是在她生平基础上有很多的改编、虚构,真假难溯,但不妨碍她带给人们的坚强、坚持、不放弃的正能量。也很喜欢每个温情的乔段,尤其是妍梅早期被公司派去日本求学时的那段恋情。那是一个叫高桥的日本当红歌星,虽无法得知这段插曲的真假,但在戏里的高桥却是很容易让人动心的。那是一个阳光、成熟又稳健的男人,温文尔雅,眼神里总是透着恰到好处的温柔和多情,从嘴角、眼角浮出的笑就那么柔柔地,像冬日里一抹暖阳,可以温暖到你的全世界,更多的是对妍梅无微不至的关心、帮助,竭尽所能地为妍梅考虑一切。也许妍梅就是那样迷失的……可结局?是伤感的,从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要结束的爱情,终究是命夙太短,难敌风雨。而直至多年以后,妍梅才了解到当年他们为什么会分开的真相……
  很想为他们写点什么,爱之殇,为他们的求而不得,曾那么真心地相待过彼此……
  就用高桥送给妍梅的“请别为我哭泣”为名吧----

  只想唤声亲爱的
  请别为我哭泣
  对不起,要离别却让你满身伤
  走吧,亲爱的
  放下那些流言的灼伤
  和 许诺你一世相守的爱戒
  不要再回头 就这样将我抛弃
  只是 请别为我哭泣

  东京音乐节的璀璨
  是你万众瞩目的光芒
  我的爱,请别为我哭泣
  我们的爱也终将在流言里谢幕
  别后难有再逢,就这样
  请别为我哭泣
  爱你,才是今生最大的满足

  走吧,亲爱的
  你的璀璨与光芒将遥寄我相思
  没有人知道 曾经 是那么地
  我真心地爱过你
  只是 亲爱的 
  请别为我哭泣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11 14:43:29
  扎记六:妈妈的话 2007-10-15 22:17

  一年365天,能在家陪伴亲人的日子究竟会有多少?若一生用60年算,妈妈也该80多了,这是一个高寿又吉祥的年龄,或许正是因为高寿又吉祥,才总会有难圆之憾。所以常常亲人会在那个即将圆满的边缘带着无限眷恋和期待离开我们……这样算来,人一生能陪在父母身边最圆满也不过是五十多年。可这年岁究竟还要减掉多少个365,才能换算得出可以陪在父母身边的净值?
  岁月短浅,人生不易,相伴更难,少时离家老大难回!总是还没来得及好好陪伴父母,我们自己也便成了父母,从此又开启一代人的生命接续与岁月蹉跎……就这样,光景里他们逐渐老去,步履蹒跚,而我们依旧什么都没能来得及,空凭流年隔空了与他们的一年一年又一年……
  前两天妈妈在电话里说:“昨天我梦见你了,还是你小时候两三岁的样子,我们在以前的那座老房子里,我要带着你去扯布给你缝新衣服”听得我只是阵阵心酸,从没听妈妈给我提起过这样动情的话,多少年她都一直扮演着那个严母的角色,她于我总是正襟安坐。喉间像有块火烫的砖块堵着,心涩难忍,可妈妈接下来的话更伤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梦见你都是你小时候两三岁的样子,因为只有你小的时候我陪你的时间多些,你大了后,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从来,我不曾知道原来妈妈会常常梦见我……好多的情绪在心头萦绕,百味交杂,潮雾渐起……正如龙应台的那段: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而我的不必追从15岁那年求学起便早早开启,后来从邻居的口中得知妈妈的形容:“我和她爸还在担心,难分难舍之际,她走进校门也不回……”
  妈妈的话……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16 10:45:20
  今天天阴沉沉的,早上的春雨该是又一次唤醒了万物,借此给大家安利一本好书,修身养性非常值得
  
楼主我的小团圆 时间:2021-03-16 10:48:42
  春暖花开日,一切自是甚好,愿屏幕前的您万水千山皆是好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