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关注ll这桩冤案,到底该由谁纠错?

楼主:仓中青ABC 时间:2021-09-15 07:11:25 点击:401741 回复:7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求关注ll这桩冤案,到底该由谁来纠错?

  2012年12月11日,时任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徐安对江苏亭湖经济开发区原拆迁安置与规划建设管理中心主任仓中青遭遇莫名的长达三年九个月的羁押侦查作岀如下批示:“此案反反复复,源头在于自侦案件办理中存在不规范、不严格的问题,根源是以审代侦、逼取口供等老毛病。现在需要切实转变侦查方式,把初查工作全面加强起来,望全省自侦部门进一步加快转变步伐,跟上时代的脚步。 ”
  这份批示,明确定论了盐城市亭湖区检察院与亭湖法院炮制的一起冤案程序不合法。然而,批示出笼已近九年,在中国的司法公信力发生巨大提升的大环境下;在中共中央,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岀台多项重大举措,以雷霆万钧之势力推司法公正的大背景下,江苏检察院这纸本可代表公平正义而改变蒙冤人仓中青命运的批示,至今却如废纸一张,没有对受害人的雪冤产生丝毫效力!仓中青先后向盐城市中级法院、盐城市检察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申诉,家家都说程诉不错。原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委会委员、控审处处长杨昌顺于2019年还专门跑到仓中青冤案的始作俑之所亭湖检察院,动员仓中青放弃申诉,说事发年代办案就不规范,劝导仓中青就当命中有此一劫,并说江苏省检察院的内部批示不作纠错证据。荒唐言论,既是对中央有错必纠法治精神的对抗,也是江苏省检察院的人自打江苏省检察院的脸!可见审判监督机关的职能官员对蒙冤百姓的人权何等轻慢?
  值此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六督导组莅临江苏之际,仓中青在按正常渠道表达诉求的同时,也热切求助社会关切,让公众的火眼金睛从典型案例中看公正司法的阳光刺破乌云到底有多难?!
  仓中青长期从事基层工作,历任乡镇政府办事员、村党支部书记、镇多种经营服务公司经理、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亭湖报编辑、记者,省级亭湖开发区社会事业局书记、拆迁安置局局长、拆迁安置与规划建设管理中心主任等职,如同消防队员一样任凭组织指派到矛盾较为集中的工作岗位,无不成绩与口碑俱佳,时光和民意足可见证。在担任江苏亭湖经济开发区房屋拆迁安置与规划建设管理中心主任近四年间,坚持阳光公正对待每一个拆迁户,以拆迁为契机化解长期累结的干群矛盾,营造当地良好的发展环境。经办拆迁3000多户无矛盾激化,无一项目未及时落户,十多次遭遇暴力威胁而不割舍国家利益,上百次抵制特权人物谋求非份利益不怕恼人栽刺,谦卑关切普通百姓的正当利益,有据可证拒收礼贿上百万元。廉洁高效的工作作风,刚直坦荡的为政风格,至今深得当地百姓赞誉。在一个贪腐风气较盛的年代,仓中青甘作清流不合污!然而,仓中青由于拒绝为权势人物谋取非份利益,没有逃过恶意报复。在未经纪委调查,未经检察院初查,无任何违法证据的情况下,亭湖检察院听信谗言,以“有权必贪”为推断,于2008年12月22日,以协助开展工作为由,将仓中青骗到距家约3公里的同城中天宾馆,对仓中青突然采取监视居住措施。随后,在雪灾高寒的气候下,采取冻、饿、侮辱威胁、连续6天6夜不间断疲劳审讯、虚构口供、欺骗认供等非法手段,强加贪污受贿罪名,执意将冤案进行到底。
  仓中青案件疑点重重,早为公众关注。仓中青及其家人在网络平台多次曝光事实,从未被删帖,可见制造冤狱的相关部门理屈词穷。江苏检察院在指派专人调查后作出的定论,更加权威地印证了当事人一直强烈反映的程序错误。可是,公平正义的阳光却迟迟不能驱散仓中青头上的阴云,令人费解!
  辨法析理,公道不可扭曲。请公众再次注目仓中青冤案的重重疑云,静观背后的黑幕到底能不能被撕开!
  一是案发由头被掩藏。
  亭湖检察院声称仓中青被正在羁押侦查犯罪行为的亭湖开发区工作人员赵某举报案发。最终事实表明所谓举报事项无一属实。试问亭湖检察院即使真有人举报为何不初查,不分辨举报是否存在陷害的动因?凭什么贸然作出有罪推断?一个正直的官员,为维护国家利益而置身矛盾的风口浪尖,无凭无据就被转换身份推入冤狱,这种任意岀入人罪的鲁莾行为谁在操纵或纵容?这样的政治生态,谁敢秉公办事不持后顾之忧?
  二是羁押侦、审时间超长。
  从2008年12月22日至2012年8月23日,仓中青被羁押未决的时间长达三年九个月!一个职务层次较低、涉案事项简单的案件,凭什么反复以中止审理的名义被搁置?有什么法律依据可容办案机关如此任性地践踏程序正义?
  三是程序反反复复。
  在对仓中青漫长的侦、审过程中,盐城市亭湖区法院先后两次对仓中青作出有罪判决,两次均被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盐城市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法律典章有哪一条可容二审法院如此踢皮球,不守防?当所有的事实更加清晰指向仓中青无罪时,亭湖法院执意将错就错,将当地公安、法院收取的工作经费强加为仓中青贪污,将其纠正下属工作人员失误、避免了国家利益受损的正当职责行为认定为掩盖犯罪事实,安排并不全面了解办案现场情况的亭湖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梁克洲一人到庭发表证言,声称取证手段合法,第三次作出有罪判决。盐城中院在接到仓中青的第三次上诉后居然自相矛盾,突然背弃了以前一直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结论,称“具函向侦查机关调取不到原始侦查全程同步录音和录像”,罔顾已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供述不符,拒不排除合理存疑,未开庭审理,认为“依照庭前供述可作有罪判决”,荒唐维持了一审有罪判决。
  四是重要证据被故意弃之不用。
  亭湖检察院对仓中青侦查期间,有原始录音录像,为什么连盐城市中级法院“具函”都不能调取?既然有录音录像,为什么要派一名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称取证合法,而不直接播放音像资料?多名侦讯人员形成的对仓中青的讯问笔录,为何计算错误一致,错别字一致,假如不是复制口供材料,又有什么合理解释? 仓中青在被侦查期间,于2008年12月25日晚间向侦查人员袁亮要求调取放置在办公室抽屉的隐性支出记录,印证费用为公所用,袁亮表示请示领导后决定。在轮换到下一个讯问班次时,袁亮回复仓中青“领导不同意调取”,这是为什么?多次开庭中,仓中青一直提请调取侦查录像加以质证,且每次讯问笔录都写明有同步录音录像,为什么侦查机关却刻意隐匿原始侦查同步录音录像?!
  五是仓中青到底有没有贪污公款?
  亭湖法院不但支持亭湖检察院把仓中青多年前纠正下属工作人员失误避免了国家利益受损的正当职责行为认定为其掩盖犯罪事实,且在国家始终没有分文资金出库的情况下,坚称仓中青与他人合伙贪污15.5万元,仓中青分得16万元。而且将仓中青指派工作人员承办的为公支出事实清楚而无票据费用中自己经手支付的11.5万元定为贪污。奇怪的是,亭湖法院承认已经审理查明仓中青经办的款项,系相关部门向亭湖开发区索取的赞助费用,只是未给付凭证或无规范票据;相关部门提供的证据也经过了亭湖检察院的当庭质证并认可,赫然写在了亭湖法院制作的判决书上,却仍认定了被仓中青贪污。以下是仓中青经办支岀的具体款项:

  1、亭湖公安局东城派出所协助亭湖开发区处置违法建设赞助费6万元。

  2、亭湖法院新河法庭购置电子显示屏赞助2万元。

  3、江苏法制报盐城记者站建站5周年庆典赞助费6000元。

  4、在亭湖开发区管委会附近光荣小区租用严文龙房屋给拆迁工作人员作临时宿舍两年支付租金1万元。

  5、规划监察执法人员刘志祥在工作过程中财物损坏补偿及抚慰金1万元。

  6、亭湖开发区办公楼地理勘察费用2000元。

  7、亭湖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因工作关系与公安人员郭书勤发生纠纷致衣物损坏、牙齿受损协调赔偿3000元。

  8、按亭湖开发区规定标准支付服务拆迁安置工作的车辆油耗、维修费用37429.10元。

  9、支付领导批准的拆迁工作电话费10500元。

  上项累加,仓中青不但分文未贪,还倒贴了43929.10元,贪污罪名从何而来?

  全国知名法学专家、苏州大学李晓明博导阅完仓中青案卷,在写下的代理申诉材料中称:“这是我从事法学研究35年和兼职律师20多年代理第一个申诉案件,我深知申诉成功一个案件艰难万分,因此我从不触摸申诉案件,甚至拒绝过无数个要我代理的申诉案件。但这个案件完全不一样,我看完仓中青的原始材料,我震撼了,甚至深夜慢慢的流下了眼泪,我更为现在的司法机制汗颜。”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刘科研究仓中青案件后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事实清楚、定性错误案件。
  “有罪推定”,“以审代侦”,“逼取口供”以及公权人物“好恶大于法,借执法名义排斥异己”,是酿成这起冤案的成因。仓中青曾以为秉公为民、两袖清风是安全的,领导的好厌和有权必贪的推断使他跌入冤狱;司法程序正义形同虚设;审判监督机关没有为他守护最后一道安全防线。特别令人悲叹的是,在江苏省检察院对该案早有程序错误定论的情况下,在这些年国家的司法公正长足进步的大背景下,仓中青之冤仍被久置暗室,无人理会,于法于理都实在令人费解!相信这次中央督导组的来临,制造冤狱者没有实力伸手遮天,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对仓中青案件程序错误的定论应该有个具有公信力的后续。毕竟国家信用不容践踏!民心不可践踏!公民清白不容践踏!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仓中青ABC 时间:2021-09-15 07:18:22
  请求关注,请求评议!
楼主仓中青ABC 时间:2021-09-15 09:39:54
  没有程序正义,何谈公平正义?
楼主仓中青ABC 时间:2021-09-15 09:54:16
  中央重视了,下面有梗阻
楼主仓中青ABC 时间:2021-09-15 10:07:55
  江苏省检察院定论的程序错误案件,为什么拒不纠正?

  中央第六政法督导组领导:
  您们好!
  我叫仓中青,盐城市亭湖区人,居民身份证号码32091119640606753X,电话13905109159,住盐城市亭湖区东亭湖街道东方绿苑小区4号楼101室。
  2004年至2008年,我担任江苏亭湖经济开发区拆迁安置管理中心主任期间,在贪腐风行的大气候下,守持共产党员的初心贞志,顶住暴力威胁、金钱诱惑、权力干预等重重压力,秉公处置每一宗拆迁事务。拆迁3000多户,无一例矛盾恶化;安置项目120多个,无一延误;经手资金数十亿,经时间验证,未占有分文;拒收礼贿数百万元,大到万元美金,小到农副产品,无一收受。当地百姓公认我“黑白不怕,软硬不吃”,对我爱护有加。我曾以为堂堂正正做事得民心最安全,却未料因拒绝为亭湖区委书记王荣和亭湖检察院反贪局长梁克洲苟合谋私,而落得牢狱之灾。2008年12月,我未经纪委调查和检察院初查,被以有权必贪的有罪推断直接抓捕羁押。经长达三年九个月超长关押查证无任何犯罪事实,仍被刻意强加罪名。江苏省检察院早于2012年12月11日定论程序错误,而至今我十多年不辍持续申诉,一直未获应得公正。2019年8月,经最高人民法院驻南京第三巡回法庭审查,确认我的申诉符合受理条件,两年多过去也是一直音讯全无。
  我在日夜期盼迟到的公正中煎熬,幸闻您们来宁督导,特呈文请求关切,及早使公平正义的阳光照耀我的头颅。
  我的冤狱特点十分显著,除亭湖法院一审开过庭,历次二审及我多年上诉,从未开过庭质过证,我无法理解明知我遭人陷害蒙冤却始终被视如草芥任意践踏。我的冤案主要特点如下:
  一是程序违法。
  时任亭湖区委书记王荣(现任盐城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托时任亭湖区委副书记徐龙波(现任盐城市人大党组成员)要求我照顾王荣女朋友朱金红拆迁事项。而朱金红在亭湖开发区无房屋、无户籍,却要求在城中村安置宅基地。因不符合政策规定条件,被我拒绝办理,她两次向我行贿不成,斥责我目光短浅,并向王荣打小报告说我不把领导放在眼里。时任亭湖反贪局长的梁克洲,托我关照他亲友,我说只能在政策允许空间内利益最大化,他说我说官话,太傲慢,不给他面子。当我因坚持原则遭人恶意构陷时,梁克洲借机立即向王荣进言,认为我主管拆迁工作四五年,肯定能查出500万元以上经济问题。得到王荣的侦查授意,由梁克洲把持的亭湖检察院反贪局对我未经初查,以有权必贪作有罪推断对我贸然采取强制措施。他们以配合调查他人为借口,将我骗到盐城市区中天宾馆关押,在无任何涉罪证据的情况下将我由证人转换为犯罪嫌疑人,在高寒天气下采取连续6天6夜不间断疲劳审讯,采取冻、饿、举纸牌侮辱等手段逼供,谎称按他们要求做个笔录就可以回家而欺骗认供。对我羁押未决长达三年九个月,数次白条延期羁押。二审法院两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后,在无新增涉罪证据、利我事实更加清楚的情况下,侦查机关隐匿原始侦讯录音录像,法院以调取不到检方原始侦讯音像为由,听由对我怀恨的梁克洲一人到庭作证称取证手段合法,强加了罪名。二审法院不顾自相矛盾,自伤公信,突然转变前二次发回重审的慎审态度,将错就错,放任了冤案延续。
  梁克洲公报私仇,王荣赠官酬报。共同铸成我的冤狱后,即将退休且声名狼藉的梁克洲被提拔为亭湖检察院副检察长。其后王荣升任盐城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对我的雪冤也重重设障。
  二是我分文没有占有国家和职务关联人员利益的事实。
  我除了遭遇程序不公,事实也早已认定我分文没有占有分文公私利益。
  一、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检方指控涉罪事项有着根本差别,且我经办的隐性支出,是在拆迁矛盾错综复杂、领导限期拆房让地、而又不能及时拨付工作经费的情况下,全额为推进工作所需而支付,其中绝大部分是当地公安、法院索取的赞助费用未给收费凭据,我分文没有占用。侦查期间,我请求调取我的支付记录验证,被无端否决,反映出有人故意制造冤狱。当法院审理既已查明,且载于判决文书,足见我无贪污、受贿的故意与事实,罪名不能成立,仍不给我应有的公正,足见法院已突破起码人权底线。
  我蒙冤在押期间,母亲精神分裂含恨而死;儿子无力承受巨大精神压力从江苏电视台辞职,现已36岁未婚配。
  三是既有权威定论一直被遮掩。
  2012年12月11日,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在我家人的反复上访下,派员调查确认我被侦查羁押时间超长,程序不规范。时任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徐安批示“此案反反复复,源头在于自侦案件办理中存在不规范、不严格的问题,根源是以审代侦、逼取口供等老毛病。现在需要切实转变侦查方式,把初查工作全面加强起来,望全省自侦部门进一步加快转变步伐,跟上时代的脚步”。这一权威批示出笼多年,如同废纸,毫无公信力。我多次去江苏省检察院上访,可江苏省检察院控审处敷衍搪塞,控审处长扬昌顺还跑到亭湖检察院对我说省检的批示是机密,不能作为对我平反的证据,并说经了解群众对我很认可,就当受牢狱是命中一劫。显然把百姓清白当儿戏,无视中央一再强调的有错必纠精神。
  我长期对组织忠诚如犬马,承担急难险重任务无数,无怨无悔。唯因遭权贵借公器设私刑悲愤难平。盐城市亭湖区法院曾在省检察院侦查该院系列腐败案件期间主动联系我启动复查,事后证明不过是缓兵之计,省里工作组刚撤出,他们立即撕下面纱,称对我案件复查程序正当。我多年悲鸣,发布于多家网络平台的投诉,公权部门无可辩驳,却不予关切。我无意于任何利益,绝不甘于清白被泼污,毁及子孙,必抗争到底,殒命不惜。目前正是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纵深阶段,推进司法公平正义给了百姓申冤的希望。故我请求领导关切我因秉公办事而遭遇的冤狱,及早对我的冤狱启动重审,还我清白,并追究挟私践踏公平正义的办案人员,彰显神圣的国家信用和法律权威。
  特此呈请,祈予鉴核!


  呈文人:
  仓中青敬上
  二O二一年九月十五日
我要评论
作者:黑就是一种品质 时间:2021-09-15 17:40:33
  你老实吗
作者:老别来无恙 时间:2021-09-15 21:21:08
  帮顶
作者:TY南瓜哥 时间:2021-09-16 10:17:37
  扫黑除恶,任重道远。什么时候才能是老百性出头的日子!!!
作者:cdab 时间:2021-09-16 12:48:10

  没有程序公正,何谈公平正义?

  一个早有批示的案件竟然能够反反复复,无休无止的运行,可见涉案司法人员的能力让人大开眼界!!!
作者:圆圆110813 时间:2021-09-16 13:42:46
  政法系统一直是。。。。。。。。。。。。。
楼主仓中青ABC 时间:2021-09-16 21:10:21
  谢谢各位朋友的支持!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