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买挖掘机推掉村民的房子,村民无家可归!!!

楼主:快乐王子20122020 时间:2022-08-06 09:37:20 广东 点击:8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

  湖北南漳:村官擅自毁人家园“逼得”村民回乡“讨公道” ​​ ——中国网

   

  中国焦点新闻网7月16日湖北南漳讯(记者陈翔付涛报道)住房,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去思考的问题,因为一个人活着连房屋都没有,是无法正常生活的!但是,生活中往往就有那么多你想不到的事偶尔发生——有房,一下子变成了无房,还让你在这个讨要房屋的过程中“煎熬”了10余年,这就是记者今天要向大家讲述的真实的故事。

  2010年,某村民因为生活所迫,带着妻子一起外出广州打工,为了多挣点钱,就连春节也坚持在外上班。几年后回家,发现房屋“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块空地,耕地、林地都被他人占用,有的已经荒芜……询问附近村民得知:房屋被村支书擅自作主,私刻印章,以该村民的名义,实施了农村土地增减挂钩项目政策复垦了,房屋拆迁的款项却不知去向……

  村民无家可归、无房可住,只得租房生活至今。10余年来,该村民上百次地向当地政府部门反映,并多次在网上发帖求助,好不容易追回了房屋复垦款12470元。但无房居住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近日,记者得知该村民从“有房户”被村干部擅自作主变成“无房户”的遭遇后,专程对此事进行了明察暗访。

  

   

  上图:2013年,蔡俊打工回家,看到自己的房屋“不翼而飞”,跪地痛哭

   

  村官非法将民房纳入“增减挂钩项目”拆除

   

  据公开信息显示,南漳县地处湖北省西北部,东与襄樊古隆中相接,南与大三峡贯通,西与神龙架毗邻,北与武当山相望,是荆楚文化发祥地、以及《三国故事》的源头,司马徽和徐庶共荐诸葛亮等广为传颂的历史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家住湖北省南漳县东巩镇口泉村二组的蔡俊,出生于1971年,2010年外出打工至今。

  蔡俊向记者介绍说:我的房子建于1992年,主房7.5间,另有2间简易房,主房占地面积130.4平方米,简易房48.8平方米,因为生活所迫,我一家人都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在家居住,只是偶尔回家打扫,收拾一下房间。

  2012年,在城乡建设增减挂钩项目实施过程中,村支书蔡维俊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指标,就将我老家的房屋,擅自作主实施了农村房屋复垦政策,既没有电话通知我,也没有征求我的同意。还非法私刻印章,在拆迁登记表上签字盖章,强制取得我房屋土地所有权。导致测量房屋面积也没公示告知,也没有人给我打电话,致使房屋拆迁后我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也没给我购买“保险”或其他房屋复垦方面的补偿安置,让我一下子变成一个“无房户”,却没有享受到“无房户”的待遇。

  2013年,村委会书记蔡维俊,趁我和家人都在外打工之机,亲自开他自己买的挖掘机(价值60万)将我的房屋推掉。将室内的家具以及生活用品,堆放在已经关停的聂湾煤矿的闲置房里,很多东西都已经霉变、腐烂。

  蔡俊气愤地说:当我得知房屋被拆除后,回到湖北南漳,多次向相关单位投诉,仍然得不到解决。直到2015年,东巩镇政府张明武主任对此事进行了调查,才发现在核对房屋面积补偿时,是村书记蔡维俊利用卑鄙手段,欺上瞒下,非法雕刻了我的私章,非法代我签了字,非法盖了我的印章的内幕!

  得知这一内幕,为了得到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家”,为了一家人有一个能够正常生活的“居所”。我从村里到镇里,再到县里、省里的相关单位逐级投诉,并在网络上发帖,要求将我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兑现给我,并要求给我落实宅基地建房,但仍然难以如愿。2017年,上级部门只是将蔡维俊撤去村委会书记职务,对我无房居住的问题,没有作出处理。

  

   

  上图:蔡俊的房屋原址

   

  村官私刻印章“擅自”代替村民履行协议

   

  2016年8月,南漳县国土资源局城乡建设增减挂钩办公室李传祥主任,开车等我把出租房退掉,帮我把家电家具以及生活用品,搬上车带回老家口泉村,亲自给我划了一块建房用地,但因建房用地占用了其他农户的菜地,被人干预而没有建成房屋,使我继续租房生活至今。

  2018年10月,东巩镇镇长都正贵,以及主任张明武,口泉村现任村书记代宗保,核实了我反映的情况属实后。迫于网上炒作的压力,于2018年10月,镇政府领导才解决了我原来房屋的实际面积,并核实补上,落实了每平方米80元的旧房补偿,共计12470元。还支付了占用农户菜地补偿,给我划了一块正式建房用地。

  2019年,我回家建好房屋地基的圈梁。但是,因为砖、水泥、钢筋、石头、砂子等等建筑材料,以及工人工资已经是2012年的成本价翻了几翻,政府给的房屋拆迁款12470元,就做好了房屋地基就所剩无几了,连就一层楼都无法建好,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停工,请求政府部门根据2012年物价与现在递增的物价,补足其中的差价,帮助我把房屋盖起来,摆脱无房居住的困境,但始终没能如愿。

  蔡俊还说:这几年,我查看了城乡建设增减挂钩项目的相关政策规定:必须按照群众自愿拆除原则,老旧房屋,无人居住的闲置旧房可纳入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拆除对象;已经在异地买房居住的农户,原有宅基地可纳入增减挂钩项目拆除对象等等规定。让我心里的怒气无法平静:一是村镇领导没有征求我的意见,而擅自替我作主,我不是自愿拆除房屋;二是我没有能力在城里买房,没有多余的房屋可住,不符合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拆除对象;三是村镇领导为了迎合上级、完成任务指标,擅自将我房屋拆除,才造成今天的结果。所以,理应为这一结果造成的损失“买单”!理应赔偿我这些年来的房屋租赁过渡费,以及建筑材料的涨幅差价,进行补偿!

  

   

  上图:蔡俊原来的房屋在这棵大树的后面

   

  村官“乱作为”后镇领导“变脸”拒“买单”

   

  蔡俊说:早在2018年,镇领导都正贵及口泉村代宗保解决我建房用地的同时,我就提出2012年至今,我一直在外租房,按照相关政策规定,应该给我补偿住房过渡费。镇领导说:之前是村领导做的不对,现已撤职,导致你没房住,没地建房,这个租房补偿费,村里是应该给你的,但村里目前困难,叫我体谅村里的困难,划了地让我先建房,有困难再说。

  当我修房时遇到物价上涨的实际困难,提出合理的请求后,村镇领导却采取敷衍、推脱、忽悠……

  2019年,我多次向镇政府反映建筑材料成倍上涨,建不起高价房。请求给予租房补偿及物价补偿,让我把房屋建起来,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不再租房住。

  2021年4月——9月,东巩镇专班领导代宗保多次电话联系我,在电话上与我协商沟通租房过渡费和物价上涨倍增补偿,解决住房问题。他问我需要补偿多少合适?我说:我租的房一个月480元,十年了,三万多元,物价上涨费三万,共计6万元。

  2022年3月2日,东巩镇专班领导再次电话联系我说,给予过渡安置及物价倍增补偿,期间我也联系过专班领导,还是说给予解决补偿,给予解决住房,他还说:政府领导发话了的,你放心,会给你解决,但至今没解决,没落实。随后又在电话上协商多次,本着领导电话意图,终于才和政府达成补偿一致,材料已申报县里,但仍然至今未果。

  蔡俊说:我的房屋本来就不符合“增减挂钩项目”拆除对象,是村镇领导私自作主拆除的,村镇领导自然就应该解决我的安置补偿问题。2014年4月,村委会一个一个电话通知所有房屋拆迁户带上印章,“一本通”,到村委会确认拆除房屋的面积,并签字盖章领取补偿款,为什么却故意不通知我?还代替我签字盖章?并且东巩镇的“增减挂钩项目”没有按正常流程实施,政府也没有联系房屋户主进行核实,应该先安置补偿,后拆房,就不会造成以上问题,以及“官民”纠纷,这完全就是村镇领导“乱作为”而引起的不“和谐”因素,政府部门理应为此“买单”!解决因此带来的遗留问题。

  综上所述,我的房屋于2013年,被口泉村委会书记蔡维俊,私自用挖掘机毁于一旦。我想问问,是谁授权给他的权力?是否有镇政府相关人员在背后给他撑腰?是否与镇政府某些领导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勾当”?否则,一个村委会书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拆我的房子?这完全就是犯罪行为!而当时他拆我房子的时候,镇政府工作人员是否核实过房屋拆迁登记表上的签字盖章的真实性?或者是否有人打电话让我写了《委托书》?但政府部门都没有履行以上职责,完全就是镇政府领导的工作严重失职!理应补偿因此而给我造成的房屋过渡费,以及物价倍增上涨的差价。

  

   

  上图:2018年,镇政府给蔡俊安排的地基盖房,因物价上涨“搁浅”

   

  专家强调“增减挂钩项目”必须尊重农民意愿

   

  针对此事,记者电话采访了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战略与改革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吴初国,吴主任说:实施增减挂钩工作必须以农民同意为前提,以农民满意为目的!因此,项目实施需要尊重当地农民意愿,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对农村村民住宅,应当按照先补偿后搬迁、居住条件有改善的原则,尊重农村村民意愿,采取重新安排宅基地建房、提供安置房或者货币补偿等方式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并对因征收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等费用予以补偿,保障农村村民居住的权利和合法的住房财产权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将被征地农民纳入相应的养老等社会保障体系。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主要用于符合条件的被征地农民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险缴费补贴。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费用的筹集、管理和使用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

  北京博轩律师事务所主任徐勇,针对蔡俊所遇到的问题,提出了他的看法:在增减挂钩过程中,会出现少数地方片面追求增加城镇建设用地指标、擅自扩大试点范围、违背农民意愿强拆强建等一些亟需规范的问题,侵害了农民权益,而征用的土地却大片大片荒废,违背了“增减挂钩项目”的初衷!关于蔡俊一事的赔偿,可进一步沟通,补偿标准全国各地规定不同,要结合你当地发布的具体补偿政策综合确定。如果政策规定的标准过低,不合理,你有权拒绝,并及时提出异议,依法维权!对于村镇领导非法拆除房屋,所产生的租房过渡费,以及物价上涨费用,理应由当地政府“买单”尽快作出合理的补偿,还受害人一个温馨、舒适的“家”,这才是当地政府部门应该思考的问题,不能让事态扩大化,更不能让此事在网络上发酵,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关于蔡俊房屋被“增减挂钩项目”非法拆除所带来的遗留问题,南漳县政府、东巩镇政府是否尽快作出处理?还蔡俊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家”?记者将继续关注,作后续跟踪报道!



  

  2012年村书记蔡维俊买挖掘机推掉村民房子的现场



  

  2012年村书记推掉村民的房子,留下的痕迹



  

  2018年镇政府才给村民划一块正式建房用地



  

  2019年1o月村民回家建好的屋地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ig_85 时间:2022-08-06 09:46:27 江苏
  请律师啊~
楼主快乐王子20122020 时间:2022-08-06 21:19:40 广东
  谢谢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