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双眼睛看自己

楼主:有没有天荒地老 时间:2006-05-22 11:36:00 点击: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看得小说多了,仿佛身上又多生出了一只眼睛,看人时候在脑海中突然涌出一段话,象是某本小说里的,又象是我脑海中永远写不完的小说中的片段.比如说:看到两个拾垃圾的妇女,就会冒出"垃圾婆"这个词,你瞧,这不是比"拾垃圾的妇女"更加小说化了吗?
  那天,看了石康的小说《晃晃悠悠》,我想他说的是一种生存状态——忽东忽西、飘忽不定……生活、爱情、理想所处于的一种摇摆状态。使用“晃晃悠悠”很是贴切,符合现今时髦小说的修辞手法,比如这本书在二十年前可能会起一个《人生》之类大而盖全,喻意深刻的名字,可是现在的小说则是起的名越小越时髦,任何一句时兴话都可以当作名字,比如《什么都有代价》《我是谁的谁的谁》……这是我最近看的几本小说的名字,以前的大多忘了。我这个人说是记性不好,以前的事常常忘的干干净净,就象一块容量不大的硬盘,新的信息存储上了,旧的信息被覆盖了,覆盖得干净彻底干净,使用“查找”功能只能显示“您所查找的文件不存在,尤其是做的一些我认为不光彩的事,更是干净彻底,任别人说起来就象在讲别人的事情,这些事情包括我答应了别人的一些事,因此我在某些人眼里肯定属于不可信赖的那种人。在亲人眼里,我这个撂爪就忘的德性,就成了他们关心我的理由,出门前必先叮嘱几遍需带的东西,或者干脆放在我的背包了,或旁边,因为这个包我是忘不了的,没有它绝对不出门.
    说起包,想起某个人说的话:找女朋友先看她的随身小包,如果属于井井有条,各部分分工明确的,就可以考虑娶她做老婆,反之应逃之夭夭.
    我的包属于后者.首先,没有型:包的材料多是布料、麻料、软皮、帆布等没有硬度的那种,装多了也不鼓的“贼”包,拉链也很多,潜意识里想把一类东西归到一个拉链里,使它整洁一些,可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经常把所有的拉链都拉开才能找到要找的东西,有时是在超市的收款机前,后面一排人盯着我的包,仿佛我没带钱,却挑选了这么多东西,事实上这件事也是不可能发生的,我逛商场买东西前常常把自己兜里的钱数清,或者核对一下信用卡上的余额,决定购买时就可以量力而行了,买不起的东西就没有兴趣多看一眼,只对自己能力之内的物品感兴趣.
    再说说我包里的内容,最常驻的是钥匙、钱、信用卡、身份证、过了期的一些证件(比如说什么优惠卡、消费卡之类),卫生纸、卫生巾、一个化妆包(里面经常是空的,东西散落各处),另外就是和钱混在一起的购物小票,发票,随手记的某人的电话号码和一些不知何用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有时是我的有时是别人的字体,写的时间地点已经记不清了,在当时一定是有用的东西,否则就不会放在包里了,可它们又没什么用,因为我把它们遗忘了这么长时间,我的生活却丝毫没受什么影响,可见它们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意义就在于它们被记录并被放进我的包,仅此而已。
    另外还有临时塞进包里的东西,比如说帽子、杯子、一听饮料(别忘了我的包是“贼”包)这样我的包就显得内涵丰富,使我象个大忙人,整天背着个大包逛来逛去,最常听到别人说的是我象个记者,这90%的因素是因为我的包,除了记者谁需要这样的包!记者包里经常常装着一架带伸缩镜头的高质量的照相机,还有随时出门的日常用品(他们常常拔脚就走),所以需要一个大包,可我呢?上班骑车只用十分钟.于是我曾经试图精简我的包,可是当我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再把认为有用的东西装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剩下的只是一些购物小票和一些小纸片,它们没有一张是舒展的,我把它们一张张展开,看到上面写的我在某某超市买的某某物品,花了总计多少钱,那些东西早已用光了,在这个世界消失了,被我"消费"了,我还存着它们曾经在世的证据,我仔细看了看,发现最起码有一半东西是可买可不买的,比如说一些小零嘴,可偏偏这些东西又特别贵,我暗想:这倒不错,让我反醒一下,改掉花这种钱的毛病.再看看那些小纸片,有的是写的某些数字,可能是某期彩票的中奖号码,或是什么人的电话、手机、QQ号、网址邮箱之类,它们使我越看越糊涂,回忆不起来什么情况下,把它们放进来的,干脆扔掉,这样我的包就轻多了,其实在外人看起来它还是那样,可在我心里,它就轻多了,它变得透明了,清晰了,我知道钥匙放在最前面的兜里,以便我随时可取,钱放在最后的暗兜,以防小偷,化妆包放在第二个拉链里,卫生巾之类放在第三个拉链里,这样,用什么东东我就目标明确,胸有成竹.可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几天,不久我就又开始在收款员和排队顾客的注目礼下,展示我的包了.
    对一个包的管理水平,代表一个人对各种事的管理水平,这也许是以偏盖全,可是讨一个把包管理得井井有条的老婆的主意,肯定也不错,它代表了一个大智慧,就象算命摊的先生,看见你的包就会推断它的价格,然后推断你包里有多少钱.
    我的包有时井井有条,有时杂乱无章,就象我理家,有时一尘不染,有时就象打仗,进一步推断我这个人,有时积极向上,有时颓废沮丧,有时热情,有时冷漠,有时正义,有时邪恶……总之,我是个我自己都搞不懂的人,可有的人自认为很懂我,比如说我丈夫,他常常无可奈何地说“你就是这样的人。”“我是怎样的人呢?”我暗想。
    我常常想,我是个怎样的人,经常想得头疼了,也理不出个头绪来,于是就开始从别人对我的评价中推测“我”是个怎样的人。比如说上学的时候有人说我“心眼好”,只是因为我牺牲了一中午的时间去帮她选了个吉它;好多人说我"聪明伶俐",这好象是肯定的,从许多事情上表现出来,比如说学东西快,理解能力强,背书快(用于应付考试,考过就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