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四百天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7 21:18:00 点击:918123 回复:88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89 下页  到页 
我在看守所四百天--------生命不能存受之重

  题外话
  
  笔者在这里将把看守所非常真实的一面呈现在大家眼前,从日常起居到作息制度,从人性的泯灭到良知的苏复,从威严的法律到犯人地下次序。。。。。。
  在这里我们将看到人性的反覆。
  在这里我们将看到法律的威严,无情。
  在这里我们将看到种种的生离死别。
  在这里也请国人谨记,法律一直在我们身边。
  
  {1}
  
  到达看守所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了,陈队叫了很久的门才有个值班干部开了铁门,从外面内望进去感到很阴森,很安静,时不时传来一阵铁镣拖在地上的声音,这些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了,就象一些看守所干部骂我们说的那里就是我们这样的人的家,我不感到害怕但情绪上的起落还是让我很落寞,沉思间我听到看守所的值班干部在问我话:“你的名字,住址,籍贯,犯的什么法。。。。。”
  我机械的回答了他的一系列的问题。
  送我来的陈队他们要等看守所干部签完接收单才可以走,我听到他和另一个送我的干部在议论看守所前几日枪毙人的事,陈队在说不知道抢银行的刘XX不怎么还没有枪毙。
  刘没有被抓的时候是我朋友,我一听他们知道了他还关在这里,我插进去说:“陈队,你帮忙给看守所干部说一下,把我送到刘的号子去好不好”?
  陈笑咪咪的看着我回答说:“怎么了?到哪个号子不都是一样吗?怕打啊?你这么嚣张还怕打吗?不好意思,这里的事我们做不了主,你自己给看守所的干部说吧”。
  看得出他在讽刺我,我也笑了:“你说的也是,到哪个号子都是坐牢,随便吧”。
  看守所给我登记的值班干部停下笔来问我说:“你认识刘?和他是朋友?你要进过渡监你不能进刘的号子”。
  我说:“不是朋友,只是听说过,进哪个号子无所谓,我服从安排”
  看守所干部:“你不是第一次进来吧,看来很懂套路嘛”。
  我笑了:“应该说是最后一次进来吧,嘿嘿”
  看守所干部没有理会我的玩笑:“你身体状况如何?有没有什么病”?
  陈队插了进来说:“他好得很呢,身体健康”。
  看守所干部指着我说:“你自己回答”。
  以前的经验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回答说:“有病,全身都是病,最严重是哮喘,经常发做,你看,要不我怎么这么瘦”。
  陈队急了:“不错,不愧是老江湖了,你他妈老子明天带你去看病,要没有病你知道后果的”。
  我笑了,解气。
  看守所干部很严肃的对陈队说:“按他说的你们应该先带他去看过病并拿着医院的证明来我们才可以接收”。
  (看守所是不收严重的病号的)
  陈急忙把看守所干部拉到一旁小声说了很久看守所干部才点头答应。
  接着陈队在我的收押单背面特别注明了次日就带我去看病,在没有医院证明我健康的证明之前我在看守所因病出了事由陈队以及他所在单位负责。
  陈队走的时候还骂了我一句:“你他 妈我们明天就带你去,看你是不是有什么死病”。
  看守所干部叫来了一个应该平时负责打杂的犯人,把我的衣服上的有铁的东西全用钳子钳了,又把我的鞋子皮带给收到了保管室。
  完问一些程序问题后把我送到了过度监门口,里面的人除了两个值班的人外其他人都睡了,开门的声音把大部分的人都吵醒了过来,我刚想跨过连着铁门的连链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骂了:“你他妈的瞎了眼吗?铁链是你能跨的吗,给老子爬进来”。
  我当然知道只有里面的老大进出的时候才可以跨铁链,其他人都要弯下腰在铁链下爬进爬出。
  我没有理会骂声跨了进去,我准备了进去就被他们轰炸,镭射。
  里面很挤,走道上都睡满了人,看到我进去,睡在走道上靠门口的人起来腾出了一小块地方给我站,问我话的是一个很胖的中年人,他坐了起来说:“你他妈不做好事,早些进来不好吗,非要吵醒我,站好,别这样歪歪斜斜的”。
  里面很多人在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知道只要牢头点一下头他们就会全冲上来给我一顿爆打。
  我不得不小心些,我直了直腰没有说话。
  胖子可能还想睡觉,骂了几句后对我说:“现在算了,明天天明再说,你先值班,坐到桂花桶旁边去”。
  说完胖子叫了个人教我怎么做并嘱咐不要大声吵着他睡觉了就睡了。
  教我的人要我坐到了号子后面角上的尿桶旁边坐下,他说值班就是不准睡觉看着别的人以防意外发生,要是给发现了睡了觉是要挨打的,两个人一班,一班两小时。
  看得出教我的人也进来不久,年纪不大,对我很热情,告诉一些什么什么规矩,他说问我话的胖子是里面的老大,睡在他旁边的是老二,当然,这些不用他教我也知道,他又说明天老大他们还要问我话,我还没有过完关,他嘱咐我过关的时候小 心一点,很多人都挨了打的。
  新进去的都要过关,就是牢头问新进去的话,回答得好比如撤出几个熟人的话还好说,回答得不好就挨打,基本各地的看守所都有这一规矩,说穿了就是打新进去的一顿压一压新号子的气焰以防以后在里面调皮。
  我一直听他说着没有出声,我想也许明天碰到一个熟人吧。我 进去的时候只起来了一小部分,睡着了的那些我看不清楚他们的脸。
  不叫我值班我也睡不着,回想着昨天晚上还在喊打喊杀花天酒地今天却进到了是人都不想来的看守所,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也抱着一丝的侥幸。我认为双已经知道我被抓了应该在外面救我,不会在里面呆很久的。
  第天开风门时里面的人除了牢头和几个混得好的全部都起来了,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的老头走到我面前说:“喂,新号子,按规矩轮到你刷桂花了,你过来我教你怎么做”。
  混得最不好的才服侍里面那只共用的尿桶,一般在外面混的都不会想做的,我更加不能做了,打死也不能做的,要是传出去了还能在外面混?
  我很干脆的回答了他:“我不做”。
  老头一听我敢不服从,气势汹汹走到我面前说:“老大规定的,新进来的都必须做,轮着来,你是不是想找事”?
  我还是那一句:“我不做”。
  我感觉很多人在盯着我但没有动手,当时在放风间的都是下面一些混得不好的,我敢肯定他们想打我这个新进来的但没有擅自做主的胆量动手。
  老头进去叫出了一个小平头来对他说:“青哥,新进来的不听话,不刷桂花”。
  看得出青哥是里面的打手。
  叫青哥的揉了一下眼睛指着我说:“你他妈你那里的你算什么东西,你想造反是不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7 21:39:26
  解释一下:可能第一次看的朋友对里面有些内容不太理解,这是接着我发舞文的“我在黑社会的日子”的第二部分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
作者:小虎怕怕 时间:2007-02-07 22:47:03
  酷酷
  你的帖到哪里顶到哪里
作者:大汉皇叔 时间:2007-02-07 22:52:06
  还有吗?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7 23:25:11
  明天继续
  以后每天下午更新
  无意外的话
  
  也欢迎朋友们指教
作者:kamo 时间:2007-02-08 04:36:48
  ddddd
作者:XiaoBiu 时间:2007-02-08 07:06:21
  期待~~
作者:什么狗东西 时间:2007-02-08 07:58:36
  留个名,这贴要火!
作者:音乐手9 时间:2007-02-08 08:18:02
  400天才写了这么一点
  我想知道楼主在里面有没有被非礼过?有鸡奸这样的事吗?
作者:水译三年的马甲 时间:2007-02-08 09:19:28
  作者:什么狗东西 回复日期:2007-2-8 7:58:36 
    留个名,这贴要火!
  
  
  不同意,这个题材的看了很多,现实里也听过很多,但是楼主这篇太假太苍白!!!
  
  建议看一下阳光下的角落,狼性,还有监狱,我的大学
作者:tfht0 时间:2007-02-08 11:33:54
  支持楼主。
作者:来杂谈闲逛 时间:2007-02-08 12:11:32
  直播?
作者:Herons 时间:2007-02-08 13:14:01
  直播,占个位子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8 16:14:16
  假者:水译三年的马甲 回复日期:2007-2-8 9:19:28 
    作者:什么狗东西 回复日期:2007-2-8 7:58:36 
      留个名,这贴要火!
    
    
    不同意,这个题材的看了很多,现实里也听过很多,但是楼主这篇太假太苍白!!!
    
    建议看一下阳光下的角落,狼性,还有监狱,我的大学
  ----------------------------------
  呵呵,写得不太好是真的,说到假,我可以保证我的比任何人的都不假,谢谢您的意见。
作者:今天不喝酒 时间:2007-02-08 16:16:27
  占个位置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8 16:24:21
  我在04年的时候写了“我在黑社会的日子”发在天涯,然后两年没有上天涯,中间的日子我就是在看守所。
作者:狂人哥哥 时间:2007-02-08 16:58:22
  出来就好,下次别把自己惹进去了~~~友情关注....
作者:呆儿颠脑 时间:2007-02-08 17:12:02
  我也在里头呆过,的确不是一个正常人可以呆的地方。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8 17:13:02
  
  看得出青哥是里面的打手。
  叫青哥的揉了一下眼睛指着我说:“你他妈你那里的你算什么东西,你想造反是不是”?
  我深深知道里面的套路,如果我坚持到底也许我不用干,如果我怕了那我的日子会很不好过,很简单,没有风雨不会有彩虹。
  我一字一句的说:“兄弟,不好意思,我坐牢不会坐到死,我出去以后还得混,这事我做不了”。
  可想而知,青哥的拳头已经到了我的脸上,那些开始想打我不敢动手的人也跟着涌了上来,我知道反抗没有用,我也没有力气反抗,我抱着头被他们打到了地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用脚在我身上踩,我死死顶着没有出声,我知道我叫出声就代表我输了。
  一阵拳脚之后有人在叫算了,我慢慢抬起头一看,是个长得不错的年轻人阻止了他们,看上好象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他叫什么。
  打我的人叫年青人疗总,看来他是里面的当权派,他看了我一阵说:“我好象哪里见过你是吧!你叫什么?哪的,你先站起来”。
  我慢慢的爬了起来,青哥嫌我慢了又踢了我一脚。他还想继续打被疗总阻止了,疗总看着我说:“你回答问题”。
  我很想和他撤上一点关系但我实在想不起了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如果我乱ce 的话我怕他们会看不起我说我为了怕挨打攀亲戚,里面很看不起攀亲戚的人,我如实的说道:“我是X区的,我想我们是见过但我想不起来在什么时候见的了”。
  疗总说:“你在X区和什么人一起混的?我是S区的,对X区不太熟,看你的样子是抽大烟的吧”?
  我回答他说:“我是抽大烟,我和双一起的”。
  看得出疗可能认识双最少也听说过,他说:“我们这里关了一个双的小弟,我看看他认不认识你?
  接着疗要人去叫了一个人出来。
  一个瘦瘦的人揉着睡眼到了我面前,我一看,妈的,有救了,我认识他,不过疗说错了,他不是双的小弟,是阿冰的小弟,叫鱼蛋。他也出我来了:“飞哥,是你呀,怎么搞的,他们打你是不是?妈的谁打的?他是我哥,谁他妈叫你们打他”?
  疗笑着说:“谁要你不起来早点,不是我叫你出来你哥可能还要挨打,他好拽”。
  鱼蛋急忙叫人帮我把脸上的血洗了,要我和他进了监房里面。
  早上牢头没有起来的时候除了板子上的人其他人是不可以进监房都得呆在放风场。我们那里看守所里面称和牢头一起吃饭也就是混的好的叫上了板子,板子的意思是铺板,一般不超出四个人。
  鱼蛋到前面的床洞里面拿出一包烟丢给了我说:“哥,你怎么不叫醒我呀,要是冰哥知道你在我的号子里被打了我会被他骂死的”。
  “我很晚才进来的,我没有注意你在里面,你睡了我认不出来,没事,进来挨打很难免的”。
  鱼蛋有些不愤:“妈的,你等下指给我看哪些动了手,打死他们”。
  我觉得没有必要,我对他说:“算了,很正常的,刚进来挨打又不丢脸”。
  鱼蛋说:“那倒是,我进来也被轰炸,不过你很冤枉,我要是早醒了哪会让你挨打呢”。
  这时牢头醒了,就是那个胖子,他见鱼蛋和我正聊着,问鱼蛋说:“鱼鱼,你认识他呀?昨天很晚进来的,把我吵死了”。
  他对鱼蛋很客气。
  鱼担好象没有把他当牢头,说:“你个老不死的,吵得死你吗,他是我哥,我要照顾他一下你没有意见吧”。
  胖子叫花总,很傻的姓。
  花总说:“你看你看,我们谁跟谁,你怎么说怎么好了”。
  说完花总出去洗漱去了。
  鱼蛋往着花总的背影说:“这老东西很阴,表面对我很好,背里巴不得我死,今天是下监日,他肯定会把我弄走的”。
  我吃惊的说:“怎么?你今天调号吗”
  鱼回答说:“是的,每星期一下一次监”。接着鱼给我介绍了里面的规矩,我们呆的号子是过度监号,除了有特别关系的每个人进去的时候都要在哪里呆一个星期,满一星期就下到另外的号子里去,花总因为和管过度号子的干部以前是战友一直留在过度号管号,里面的人说是说满一星期下到其他号子去实际是胖子认为谁在那里他不爽谁就走,道理很简单,他只留下一些有钱的人在号子里,然后剥削他们的钱去孝敬干部,干部当然什么都听他的,鱼蛋说他在那里留了两个月了,一是花总需要他压住别人,一是他叔叔也是看守所的干部,不过他叔叔已经给他说了要他到其他号子去,管过度号的干部很不喜欢他,因为他在里面老给花总出乱子有一次还打了花总几拳,他又说看守所其他号子里基本都有我们的兄弟,而且都混得不错,他说不如早些下到其他号子更加好。
  听他说我才记起阿冰是被当地做为黑恶集团头头抓进来的,抓他的时候在本市来说史无前列,出动了两百多武警和警察围住了他和别人和伙的夜总会,抓了四十多人,加上后来陆续被抓的他有八十几个同案。我进去的时候他的案子还没有结在上诉期间,本市三个看守所全部都关了他的同案,他自己被异地关押到了外地。
  鱼蛋介绍完了去把疗总叫了进来给我介绍说:“他叫疗别,是我在号子里的兄弟,我今天肯定会走,他还会留在这里,有问题的话以后他会看着你的,不过我知道没有我们你也不会怕的,冰哥的兄弟没有一 个是歪的,嘿嘿”。
  疗别笑着对我说:“不好意思,我开始不知道你是鱼蛋的哥,以后是兄弟了,只要我帮得到的你只管叫”。
  一切正常,鱼蛋叫我吃早饭我没有吃,里面政府餐是一块说是三两米的饭加四个人一盘子汤,基本上每个号子的上面几个人不会吃政府餐的那些菜的,过度号里那天早上吃的是馒头。在市场经济的现在,什么都讲钱,坐牢更能够体现这一点,没有钱你就得没日没夜的干活做事,吃政府的没有一点油的菜。我在90年代进去的时候里面兴拳头,拳头厉害可以做老大,现在拳头已经没有那么吃香了,你很能打吗?这这里你打赢了就调到另外一个号子去,你继续打就继续调,如果你在本地黑道很牛,在哪个号子都没有人敢动你那就请你去外地看守所,连名字都给你改了,在那里你谁都不认识,有钱也不给你用,你还打吗?等着别人把你打死吧!有钱才是真的,你在号子里拼了命打一架还不如送干部一条芙蓉王,没有钱你最能打也没有用,充其量做个打手帮牢头管号,你要不服气乱打得到的结果是抗拒改造,那才是苦日子的开始了。
  吃完早饭不一会,管号的干部到了号在门前,看上去很象一个乡下的老头,他看看里面大声说:“下面被叫到名字的人清理好自己的物品准备转号,林XX,周XX,疗XX。。。。。
  里面有疗别和鱼蛋的名字,鱼蛋知道自己会下倒没有什么,疗听到有他的名字很激动,冲着花总大叫了起来:“怎么搞的,不是说我不走的吗?你搞什么呀”?
  花总装着很无辜的说:“我和干部说了要你留下的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自己问问干部吧”。
  干部说话了:“谁下谁不下你们自己安排吗?别罗嗦,叫到名字的人出来,快点”。
  疗别只好做罢了,很不爽的清理着他的东西,鱼蛋边收东西边对我说:“哥,没事的,谁他妈要是在这里不客气了只要他下到其他号子,随便哪个都有咱们兄弟,打个招呼他们就过不了人的日子”。
  接着鱼蛋对着里面的人大声说:“你们听好了,谁要是对我哥不客气了我保证他在三看死得很难看”。
  里面的人面面相觑都不说话,我知道鱼蛋的话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里面的人都不傻,知道他要走了管不了他们了,至于下监会不会碰到他那似乎很遥远。
  干部看到鱼蛋的嚣张很不爽,说:“鱼伢子,看守所是你开的吗?你少他妈在这里囔囔,要不是看你叔叔的面子,老子要给你戴脚镣带到你出去那天”。
  鱼蛋翻了一下眼睛说:“知道你厉害,你是干部,我给我哥打下招呼没有什么了不起吧”。
  干部不耐烦的把他推走了。
  不出所料,鱼蛋他们走以后花总变了脸,他对我说要我自己懂规矩一点,别在里面找麻烦,要不他很难做,他接着安排了另外几个人补上了鱼蛋他们的缺上了板子,一个是东北的,一个是长沙的,都是很有钱的那一类。其实看得出花总已经失控了才把他两个左右手调走的,他不是很聪明,他把鱼担和辽调走以后以为只用外地人他就可以一人独断了,他忘了那样他也就没有了有力的助手。一个号子的正常次序是,第一个掌大局,第二个一般是牢头在社会上的朋友或者很有钱的经济犯,三四个是打手,一个压一个,谁都别想跳皮。
  我想我反正在那里只能呆几天就由他们去没有说什么,不一会那个东北的把我叫到里面去说要给我登记花名册,我看到他牛鬼蛇神的样子很反感,但我还是进到了里面,他象刚进来时干部那样问了我那些问题并都登记了,登记完他说:“兄弟,你老号子了你知道进来的规矩,你得做点事,鱼蛋打过招呼我们就不安排你刷桂花了,你就抹地吧”!
  我看到一个外地人竟然来指挥我干活气不打一处出了:“你谁?你知道你那鸟语不是我们这的话吗?这里有你做主的吗?干活是吧,要干你干”。
  花总听到我不服从安排一脸铁青走到我前面说:“你想干什么?你来坐我的位子要不要?这是规矩,什么人都要做,你不做你报告干部,干部同意你就可以不做”。
  我特别反感花总变得那么快,我说:“我还真不希奇你的位子,十年前我就在一看从进去坐到了出去,你也别拿干部来吓我,如果你们要我做事,那只有一个字回答你---呸!”。
  花很生气,用眼睛看了里面一周,我知道他想暗示别人动手打我,但里面可以帮他的都走了,只有青哥冲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他妈要是再说你句老子打死你”。
  我很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要有本事你就打得我生活不能自理,没本事你就叫我爸好了”。
  他刚想动手周干部来了,周干部看到里面不对就问花总说:“花老头,怎么搞的”。
  花总指着我说:“新进来的这个不但不做事还想打人,您看看怎么搞”
  周干部在铁门冷冷看了我一眼说:“我现在叫你做,你做不做”。
  我想反正闹大了最坏的打算就是挨打,被犯人打和被干部打区别不大,我回答说:“我身体有病,我干不了”。
  干部咆哮了:“你来这里就是犯了法来的你还不服从管教是吗,我就不信你有多厉害,你出来,到我办公室去”。干部把门开了把我拉了出去。
  到他的办公室我还没有完全进门就挨了他一巴掌,打得我两眼冒了金星。
  我大叫了起来:“干部打人呀。。。。。”。
  周干部见我大声叫又给了脸上几拳把我打到了地上问我说:“我再问你一次,你做不做”。
  我的大叫引来了其他干部和余刑犯人观望,但没有一个别的干部过来说什么,都只看着,有的还在笑。
  我没有时间想其他,回答说:“我身体有病,我做不了”。
  周干部见我还是说不做好象很伤他的面子,大声叫了起来:“来几个余刑犯,给这个东西戴上脚镣手铐,关到禁闭室去”。
  在他招呼下,进来了几个余刑犯人,把我按的按手按的按脚戴上了脚镣手铐,时不时还给我几记冷拳”。
  我又大叫了起来:“我抄你们的妈。。。。。。打死人了。。。。。”。
  余刑犯听到我骂他们对着我用脚一阵猛踩,周干部只是冷冷的看着并没有阻止的意思,直到门被一个肩上两杠两星的人给打开了几个打我的人才住手,规规的靠墙站好了,我听他们叫进来的人刘所长,刘所长后面跟着一个我认识的犯人,我在外面的兄弟小东。
  刘所长看了看我说:“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
  小东向我使了个眼色,我看他的意思是要我说出来,我回答说:“他们打我我才叫的”。
  刘所长对打我的几个人说:“我等一会找你们,小东,你先把新来的带到我的办公室去”。
  
作者:猫小泡 时间:2007-02-08 17:23:34
  没了没了?!!
作者:明月的光芒 时间:2007-02-08 17:29:37
  实在太假,写小说也得有点真东西里吧,既没精辟小巧的故事情节,人物对话还严重偏离现实,真实看守所哪这样.
  
  楼主不要瞎变,也不要强迫自己胡写一通,这个类型的文章我通常一看就被吸引住了,可惜你这个...........假的太离谱,没可看性
作者:暮蔼晨钟 时间:2007-02-08 17:32:33
  看守所这么黑啊。不如到监狱去。监狱我看很不错的
作者:今天不喝酒 时间:2007-02-08 17:44:03
  作者:明月的光芒 回复日期:2007-2-8 17:29:37 
    实在太假,写小说也得有点真东西里吧,既没精辟小巧的故事情节,人物对话还严重偏离现实,真实看守所哪这样.
    
    楼主不要瞎变,也不要强迫自己胡写一通,这个类型的文章我通常一看就被吸引住了,可惜你这个...........假的太离谱,没可看性
  ------------------------------------------------------------
  这位朋友,这文章不是小说,所以没有精辟小巧的故事情节,但人物对话偏离现实?还严重?
作者:来杂谈闲逛 时间:2007-02-08 17:45:45
  看过《四面墙》,觉得很震撼。LZ继续啊。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大汉皇叔 时间:2007-02-08 18:00:56
  只是不知何罪才能进看守所?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8 18:11:00
  朋友们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欢迎提问,讨论。
  
  谢谢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8 18:21:00
  如果要我写一些我不知道的故事我写不出来,真的。
  我只能够按自己的经历去写。
  想想哪有那么多的越狱呢,哪有那么多坐牢还有艳遇呢
  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些在中国来说极少有的
  后面我会写一些这方面的事的。
  
  总之我可以说我是按自己的真实经历写的。
  
作者:feetshen 时间:2007-02-08 19:37:37
  留个爪.....
作者:牛家的三妞子 时间:2007-02-08 19:42:58
  什么叫刷桂花?
  
   另外,不是监狱里不许打人吗?怎么会有打人?
  
   如果别人打你,可以告诉警察的。警察会治理他们的。
我要评论
作者:牛家的三妞子 时间:2007-02-08 19:46:02
  对了,看了后面的,那个周干部是警察吗?警察怎么可以打人?这是违反纪律的!
  
   而且,警察怎么可能打人?!那不是香港电影里才有的吗?
作者:北漂走族 时间:2007-02-08 20:24:53
  不错
作者:来杂谈闲逛1 时间:2007-02-08 22:21:38
  对看守所,监狱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看看已出版的笔名“哥们儿”的《四面墙》,解答了LS所有的问题。我在书店看到的,居然介绍是天涯连载,而后出书的。不过我没在天涯搜索。不知原帖。
  
  监狱是判刑后犯人呆的地方,法院判刑前都呆在看守所里(羁押)。判刑后之前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00:56:27
  者:牛家的三妞子 回复日期:2007-2-8 19:42:58 
     什么叫刷桂花?
    
     另外,不是监狱里不许打人吗?怎么会有打人?
    
     如果别人打你,可以告诉警察的。警察会治理他们的。
  -----------------------------------------------------
  哎呀!我没有交代清楚,刷桂花是每天洗尿桶,是看守所混得最差的人做的。
  至于监狱不准打人那是肯定的,法律规定了的,但法律也规定了不准受贿不照样有人受。
  至于说告诉不告诉警察很复杂,涉及到了混混的一些不成文的地下次序,可以这么说吧,关在里面很多东西不受警察保护,要不也不叫坐牢了。
  当然可以告诉,不过我认为靠打小报告百分百的改变不了什么,得到的结果不见得要比没有告诉好。
  看情况而定吧。
我要评论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00:59:18
  作者:牛家的三妞子 回复日期:2007-2-8 19:46:02 
     对了,看了后面的,那个周干部是警察吗?警察怎么可以打人?这是违反纪律的!
    
     而且,警察怎么可能打人?!那不是香港电影里才有的吗?
  
  
  -------------------------------------------------------
  警察叔叔说他们只不打好人,他们打的都是坏人,我只能这么解释了。
  香港的警察叔叔和咱们公安叔叔比打人他们连小手指头都比不上。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01:00:29
  作者:来杂谈闲逛1 回复日期:2007-2-8 22:21:38 
    对看守所,监狱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看看已出版的笔名“哥们儿”的《四面墙》,解答了LS所有的问题。我在书店看到的,居然介绍是天涯连载,而后出书的。不过我没在天涯搜索。不知原帖。
    
    监狱是判刑后犯人呆的地方,法院判刑前都呆在看守所里(羁押)。判刑后之前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
  
  说的很对。
作者:kamo 时间:2007-02-09 03:39:20
  顶小酷
作者:homeinonit 时间:2007-02-09 03:51:18
  楼主肯定是个造谣的特务。为了破坏和谐监狱。
  警察怎么可能打人,监狱是离法律最近的地方,怎么可能这么黑暗。
  请警察同志们出来反驳一下。
  
作者:明明一世 时间:2007-02-09 10:48:33
  不要太幼稚——警察不能打人?警察还能杀人你信不信?
  我觉得小酷无须解释太多,把精力用在帖子更新上好了。不懂的朋友可以参看小酷的《我在黑社会的日子》
作者:jysavior 时间:2007-02-09 10:51:16
  hehe
作者:明明一世 时间:2007-02-09 10:55:02
  我很痛恨像小酷这样的社会渣滓,虽然我知道每个人讨生活的方式不一样,但至少有一点,你可以霸市,但不要欺行,你可以投机倒把,但不要欺压良善——精力过剩有种去砍贪官。
作者:红心柚 时间:2007-02-09 13:03:49
  看来对于这个社会我还是了解得太少
  期待更新
作者:真的好男 时间:2007-02-09 14:15:15
  希望快点....
作者:西域悍将 时间:2007-02-09 14:35:38
  顶一下
作者:nihao991 时间:2007-02-09 14:58:22
  靠想像?悲剧```
  没实践别乱说``兄弟`
作者:smallmobile 时间:2007-02-09 15:00:48
  留爪,这帖子一定要看。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15:43:42
  马上贴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15:47:28
  作者:明明一世 回复日期:2007-2-9 10:55:02 
    我很痛恨像小酷这样的社会渣滓,虽然我知道每个人讨生活的方式不一样,但至少有一点,你可以霸市,但不要欺行,你可以投机倒把,但不要欺压良善——精力过剩有种去砍贪官
  -------------------------------------
  出来混从来没有原则,做事的方式从来都随着对手的变化在而变化。
  杀贫及富永远都只是传说。
  如果有的选,我也愿意做武松或者李逵。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15:54:18
  我也请朋友永远不要去想象警察打死人或者贪官进去了会被其他犯人折磨,事实是他们到哪里都是老大,他们累积的社会资源足以让他们那样做,。
  也不要想象大学生或者高级知识分子会在里面多么的文明,一方面他们的头脑比别人可以想出多多的折磨人的方法,一方面也由不得他们,在里面不会勾心斗角别想生存。
  大家继续看吧,我下面说到这些人的。
作者:白天是人晚上是狼 时间:2007-02-09 15:57:09
  你真蠢,不过走上这条路也就回不了头了.
  
  
  同情你.
作者:明明一世 时间:2007-02-09 16:06:47
  作者:▉小酷▉ 回复日期:2007-2-9 15:47:28 
    作者:明明一世 回复日期:2007-2-9 10:55:02 
      我很痛恨像小酷这样的社会渣滓,虽然我知道每个人讨生活的方式不一样,但至少有一点,你可以霸市,但不要欺行,你可以投机倒把,但不要欺压良善——精力过剩有种去砍贪官
    -------------------------------------
    出来混从来没有原则,做事的方式从来都随着对手的变化在而变化。
    杀贫及富永远都只是传说。
    如果有的选,我也愿意做武松或者李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也是事实。
  所以我也可怜你和自己。
  ——我为什么要生在这个社会?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09 16:13:42
  周干部一直没有说话,看得出他有些怕刘所。
  小东带着我进了了刘所的办公室,戴着脚镣很不习惯,走起路来很费劲,铁链在地上拖得很响,小东在后面一边扶着我走一边说:“你怎么进来了?你真倒霉,刚才打你的干部是条疯狗,我看他是不想干了,前一阵打人的事上面还在找他麻烦他又打,我开始看见你被他叫来他办公室我就知道他会打你,我马上跑去叫刘所,正好赶过来救你,等会我和刘所说说请他把你的诫具给解了”。
  他告诉我刘所是他在看守所的关系户。
  正在我们等刘所的时候,一个余刑犯人进来指着我问小东说:“这是谁呀,刚才吃了亏吧,他是不是叫XX飞啊,现在有提审,赶紧去吧”。
  叫我的是专门负责通知提审的余刑犯。
  小东只好又把我送到了提审室,我看见陈队和一个年青干部在等我,陈队看见我戴着脚镣手铐又笑了:“哎呀!不错不错,进来才一天就全副武装了,嘿嘿”。
  我也笑了,说:“我喜欢刺激”。
  陈:“那好了你会有很多机会刺激的,好了,说正题吧”。
  我:。。。。。。
  陈:“这样吧,你朋友现在在看守所外面,我让你们通个话,但你记着别谈案情”。
  接着他把电话接通递给了我,我一听是平平的弟弟,他在电话说要我别急,可以说的说没做的不要认,外面现在在帮我弄,他说办我的案的陈队和他们很熟,如果只有目前这些事应该可以出去的,还有就是他们找了看守所的姓朱的干部要他关照我。我回答他说我没有问题要他们别担心,我还没有说完就被陈打断了,他说已经够了,他怕我们撤到案情上去。
  接着陈说:“现在相信我和平平是朋友了吧,不过你的事越来越大了,你和阿冰也有牵连,你自己说说清楚吧”。
  我:“刘胡兰和大小姐”。
  陈:“什么刘胡兰,你别捣乱,说和你案子有关的东西”。
  我:“是你要我说和案子无关的东西的,我和阿冰没有关系”。
  陈:“那你说双的事吧,你不错嘛,和两大集团都关系这么深,你告诉我双去了哪里,带我们抓到他的话我保证你会没事”。
  我:“他犯了什么法,抓他做什么”。
  陈:“你别问这么多,反正他不是好东西,很多事都是他在幕后主使的,你要是带我们抓到他了给你立功”
  我:“陈队,你知道我不会说的,加上他也没有东西让我说,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我交代清楚,别人的事就不要找我了”。
  陈:“我可是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
  我:。。。。。。。
  陈:“那你进去想想清楚,有问题要说就找干部通知我们”。
  我笑着说:“你们不来找我绝不会找你们的,嘿嘿”。
  出提审室的时候还是那个开始叫我的余刑犯人和小东在外面等我,小东说:“怎么样,问题不会很大吧?你先回过渡监吧,刘所刚才出去有事了,你放心,明天我一定想办法把你调走”。
  我回答他说:“我没事,他们也不敢把我打死的”。
  我还是进了过渡监,花总见我的模样笑了,说:“你不听招呼,现在好了,何必呢”。
  我没有说话,我想应该明天会调出去的。
  我进去没有几分钟一个干部出现在了号子门口:“XX飞,清理好你的物品,调号”。
  是刘所安排的吗?我想不管怎么样能够离开过渡监就是好。
  我出号子的时候花总要我和握手被我拒绝了,我给他说了一句也许我们会再见面的。
  调我的干部四五十岁的样子,看上去一脸的笑,他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叫我坐下了,说:“你叫XX飞是吧?我姓朱,你现在把你的简历说一下我要登记”。
  一听他姓朱我马上想到他应该是平平的弟弟帮我在看守所找的关系了。
  我按他问的回答完了。
  他对我笑了笑说:“怎么样?刚进来是不是不习惯呀?别想太多,来了就安下心来,我现在调你到我的号子去,你可要听话,别让我难做,有什么要求的话你直接找我,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我都会帮你的”。
  我说:“好的,我很听话。我一向都服从安排的”。
  朱干部又问我说:“开始大叫好象是你吧”?
  我说:“是我,进来一天还不到被K了两顿”。
  朱干部笑了:“你不要调皮嘛,放心,在我的号子里没有人会打你的”。
  我说:“一定要打我也没有办法,坐牢这些难免的”。
  朱干部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你可别捣乱,现在不是以前了,政策变了,打不出名堂来的,你安心在里面想想清楚,如果有什么要交代的你也可以直接找我”。
  进过看守所的都知道,看守所干部挖出一宗案子就可以拿到分,越大的案分拿得越多。朱干部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些机会的。
  
  想到朱干部是平平的熟人我提出了一个要求,我想也许他可以帮到我的,我说:“朱干部,这里是不是关着一个叫刘XX的人,可不可以把我关到他一起去”?
  朱干部看了我一眼说:“你认识他呀?你要进他的号子啊”?
  我没有说假话:“是的,我和他是朋友”。
  朱干部犹豫了一下说:也好,你进去帮他减一减压吧,你先在这里坐着别动,我把他提出来你们谈谈”。
  我很高兴他答应了我的要求,看守所的干部并不能随便的调动犯人的,一个干部管三到四个号子,除了自己管辖号子的人可以自由调动外其他干部管的号子一定要和其他干部商量后才可以调,进出都一样,从我的经验来看刘应该是关在朱干部管的号子里。
  不一会,朱干部带着也是脚镣手铐的刘进来了,刘一见我的样子大笑了起来:“怎么搞的,听说你进来不到一天就被轰炸了两道,到我的号子去吧,享福去”。
  我笑着问他说:“现在情况怎么样,还好吧”?
  “什么怎么样,还不是等死,走完程序我就走了,现在在上诉期间”
  刘已经判了死刑,那时在等裁决,但我感觉不到他很怕或者说情绪低落,他一直在笑。
  朱干部拍了刘的肩膀说:“给你送了个朋友来陪陪你,你心理压力别那么大,还没有结果呢,我看改判的机会很大,耐心点吧!”
  接着朱干部又对我说:“你进去熟悉了情况后要帮刘管好号子里的事,不过你们别打人,打出问题了要负责的,你们可别给我添麻烦”。
  我们在朱干部的办公室聊了一会后他把我们送进了号子-----六监。
  里面的人见我们到了门口马上一个人递上了拖鞋给我们,外面穿过的鞋在里面是不可以穿到里面去,里面的地面每天都要抹,很干净。
  进到里面我感觉气氛很不一般,犯人在静坐,一个个象泥菩萨一样面无表情,就是拿拖鞋的那个问刘的话也特别小声,有些发抖,那些都表明这个号子很规矩,就是说很黑。
  刘进去就大叫了起来:“小白脸,你还在后面做什么呀,你看看谁来看我们了,快去两个人把小白脸抱进来”。
  小白脸也是阿冰的小弟,长得帅所以叫小白脸,我问刘说:“小白脸也在这里吗”?
  刘说:“干部特意调他我陪我的,现在好了,三个兄弟了,哈哈,妈的,搞死这些X市人”。
  我不明白刘的意思,X市就是当地,我不懂为什么那样说,那不是在说一号子人吗。
  两个人把小白脸抱进来了,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要人抱,我在外面的时候没有听说他被砍过或者不能走路了。
  小白脸见到我笑了起来,好象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妈的,我现在残废了,不能走路了,喂!你怎么进来了,和我们的事有关系吗”。
  我说:“进来前你不是好好的吗?现在怎么就不能走路了呢”?
  刘插了进来说:“哎!关成这样的,他本来有风湿病,关在这里活动不了更加了厉害了,拖成这样的”。
  我说:“报告看守所嘛,要他们送到医院去看一看呀”。
  刘和小白脸都笑了起来,小白脸做了个钱的手势。
  看病要钱,没有钱看守所是不理会的,除非你就要翘了才有可能送到医院去看看。
  过了一会开饭了,号子里的人很规矩,排队打饭,一人专门在门口报餐,就是打饭的时候由他报告打饭的人说本监今天多少人应该打多少饭和多少份汤,然后他接到外面打进来的饭和菜递给后面的人,一人一份饭,四人共一份菜,其他人在报餐的身后接过饭菜后马上转身到放风间去了,监房里只可以留下我们三人和一个专门服侍我们的人。
  说到菜的话那也许不该叫菜,一些白菜或者空心菜用水煮的没有半点油,更加气人的是有时候煮都不煮熟,象极小时候我外婆家喂猪的东西,气味都象。如果有钱的话可以加菜,也不是想吃什么都有,看守所每天早上给出一份当天的菜单,有钱的可以按菜单上的菜点好了再把单交上去。有钱的人点了菜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吃,混得好到了板子上当然可以吃到,混不好的话那要看牢头的心情了,高兴了给你吃一点不高兴看你都别想看。象六号我没有去的时候就只有刘和小白脸可以吃,加上刘为人特别毒,在他的号子里不要说吃东西,每一分钟都要小心爆头,他打人不是一般的打,用他的手铐或者脚镣打,这些我下面会说到的,我本来以为进刘的号子我会很舒服,结果却恰前相反。
  吃完饭后刘要其他人进来都坐好了,说:“现在给大家说一件事,大家也都看到了我进来了一个朋友,以后他的的话就是我的话,谁不听的话可以试试,还有就是这几天又有些不对了,我发现有几个人不打报告说了话,现在说了话的自己站出来”。
  我很惊讶刘的号子里讲话都要打报告,难怪我进来一直没有听见谁开过口了。
  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出声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刘见没有动静又说:“那好,老规矩,除了睡在第五,六位的一个接一个来,每人一下”。
  一般来说一个号子有牢头外还应该有打手,小白脸走路都不行是不可以做打手的,我以为刘说的睡在五六位的是打手,但我从坐的位子数去发现五六位的是老头了,看穿着象是犯了经济罪的,他们也做不了打手。
  里面的人看到刘说都要挨打都象大祸临头了,我有些奇怪,不就打一下嘛,用得着那么怕吗,可我错了,我看到刘并不需要打手,除了五六位其他人都自己走到刘的面前跪了下来把头伸了过去,而刘早把他自己的手铐解开了,死刑犯的手铐上连着一跟铁链和脚镣相连接,所以手铐在刘的手里象个流星锤,别人把头伸到他面前他就死劲摔了下去,结果大家都应该想得到的,头上一个洞。
  还好刘并没有全部人都打,只找出了那两个他认为说了话的打了,两个都满头是血。
  我刚进号子,里面的是我不好插嘴的,我看刘是玩疯了,肯定是他想到自己没有希望活了不如多弄死几个。
  找完麻烦刘就自顾自己睡下了,其他人都坐得整整齐齐的看电视。
  我和小白脸聊了起来,我看见他的腿已经萎缩得很小了,他只能象观音一样那样盘坐着,睡也那样伸不直脚了,大小便都要别人背他才可以完成,号子里安排了两个人专门背他,他说他想保外但家里的人不帮他,老婆说是说在办但办了几个月就是没有动静,他在阿冰的案子里排在第七,一审判了八年,他说如果保不了外他肯定会死在里面的。说到刘,刘是外地人,他是因为躲他们当地的追捕才躲到我们那里的,一直跟阿冰,阿冰出事他也被抓,本来没有大问题最多判个一两年的,是进来后一个朋友出卖了他,导致当地公安立了大功,查出了他抢了三次银行,杀了四个人,说到号子里的事小白脸压底声音说刘恨死了我们那里的人,他说不是我们那里的人出卖他就不会判死刑,一审后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上诉只 是在走程序,在号子里他变态似的折磨人,干部拿他没有一点办法,越管他闹得越凶,他对看守所干部说杀一是杀杀两也是杀反正要死,看不惯了就杀 ,一个干部不信邪,叫武警进来把他弄出去打了一顿再关进了禁闭室,按规定关禁闭不能一个人关所以叫了两个人进去陪他(怕他自杀),结果有一个被他打得进医院急救,所长和他谈话他对所长说你不配叫你们局长来,局长抽了两天宝贵的时间在看守所给他做工作他才答应不闹,局长为了安慰他自己还掏钱给他卖了两条好烟,他也没有亏待局长,说出了一个案子,又是枪银行的大案,局长走的时候交代了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之后他在号子里大闹没有了小闹不断,所谓小闹就是爆别人的头只是不要命了,应该说刘是个犯罪方面的人材,看守所给他戴的诫具没有一样锁得住他,一般那种用内六角螺蛳被我们称为土拷子的的不用我说都是知道谁都可以解开,不管用扳手紧成什么样子敲一敲就松了,再用牙刷烧一下做成扳手就可以解开了,被发现可以弄开后又给他换了十字锁的也难不倒他,再后来就用电焊把他的脚镣给点死了,他又闹,看守所没有办法,在他保证不自行解开后又换成了十字锁的,这些东西不但锁不了他反成了他伤人的工具,小白脸说刘很傲气,在号子里除了小白脸他从不和其他人说话,刘说那些人不配和他说话,他要求号子里每人每月要家里人送两千元来供他用,达不到要求的经常挨打,头上这里没有结疤那里又打开了,最后小白脸要我在里面什么事都要小心,情况并不是我看到的那样简单,因为在哪里有压迫就有反抗,那些经常被打的人准备造反了。
  听完小白脸的话我很后悔进这个号子了,我并不是怕刘会对我怎么样,我相信他不会,我在外面和他住在一起住过差不多一年,关系很不错,我是怕他会连累我,他打死别人了他反正要死,我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说都说不清楚的,比如说别人要是和他打架我帮了他,而对方被他打死了我就完了。
  十点的时候刘还在睡,小白脸要里面的人都睡下了,小白脸说除了他谁要是给刘发现睡下后没有闭眼睛的又得挨打。
  睡到下半夜我被刘叫醒了,他手里拿着一包香烟和一杯牛奶,他说他想和我聊天。
  我坐了起来说:“好啊,我陪你”。
  刘脸色不象白天那样好了,看上去心事从从,他说:“兄弟,我时间不多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我们有缘”。
  
作者:北漂走族 时间:2007-02-09 16:51:03
  快点帖吧,我帮你顶。
作者:酸丁 时间:2007-02-09 18:12:00
  先顶再看。
作者:小虎怕怕 时间:2007-02-09 18:39:01
  搂主辛苦了。
作者:聚辉煌 时间:2007-02-09 18:44:00
  呵呵,看的和真的差不多,我也有8个月的看守所经历。
  
  握手
作者:江湖vs人 时间:2007-02-09 21:34:44
  这也是我的ID
  谢谢支持
作者:kamo 时间:2007-02-10 01:47:56
  今天迟到了
  
  酷哥继续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03:10:32
  后面的内容我会写出很多看守所的内幕,也许有人认为我是在发泄,不是那样的,看完后也许会有人认同我的想法的。
  别认为我写的东西很假,说到监狱,天涯没有几个人比我更加熟悉,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看守所和监狱比起90年代来正规了很多很多,以前那才叫黑暗,说到黑暗,非劳教所莫属。
  有人说到劳改场很黑暗,不是的,知道在牢里什么人最坏吗?是那些进了几次改造场所的大烟鬼,举个简单的列子,他们在同监狱犯人的脖子上牵一条绳子叫他在地上爬着走,这叫遛狗,吐到地上的痰扮狗的马上要添了,吃剩的骨头马上要接着咬干净。。。。。。这就叫黑暗了,东方红,金利来这些名词都来自劳教所,看守所那些整人的到了劳教所是小儿科。少管也黑得看不见天。
  劳教所的经典名言------人杀人不是流血事件。
  为什么会这么黑暗呢,大家接着往下看会明白一些的,但我先说明白,我写的那些并不是导致黑按的全部,除了大部分外在的原因外,黑暗还来自人的劣根性。
  我在这里不想说政府的坏话,相反的是政府的高层的想法很美丽,发下来的文件也很人道,但到了下面就是没有人执行(除了那些政策性的东西),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正在随时间的推移在改变,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吧!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03:16:18
  除了警察到底打不打人这个问题以为其他有看不明白的地方欢迎朋友们提问。
  
  谢谢朋友们支持
作者:侠盗tommy 时间:2007-02-10 03:30:51
  你们那里的看守所不用干活吗?比如叠纸袋子?
作者:jy3321 时间:2007-02-10 13:08:14
  说实话,对这个蛮感兴趣的,楼主继续,我顶~
作者:恋恋林依晨 时间:2007-02-10 14:14:59
  顶起来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17:35:12
  等会接着贴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17:52:50
  作者:侠盗tommy 回复日期:2007-2-10 03:30:51 
    你们那里的看守所不用干活吗?比如叠纸袋子?
  ----------------------------
  你说对了,做事,正因为做事牢头有了很多整人的借口,死刑犯号子3不做。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17:59:49
  我坐了起来说:“好啊,我陪你”。
  刘脸色不象白天那样好了,看上去心事从从,他说:“兄弟,我时间不多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我们有缘”。
  “你别想得太多了,不是在上诉吗,有机会改判了”我安慰他说。
  “你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我要是能活那今年全中国都没有人会判死刑了,不过我没有后悔过,没有后悔只有遗憾”。
  “刘,你是条汉子,说得没错,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后悔只有遗憾”。
  “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要是可以出去,我要杀个痛快,杀那些不义道的,杀那些折磨我的公安”。
  刘说这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看得出他从心里仇恨他说的那些人。
  接着他又说:“象你就好了,大不了几年,出去后可以从头再来,有命比什么都好”。
  说到以后,我感觉到刘的眼睛里充满了期望和眷恋。
  “兄弟,别这样说,你也还有机会的,我听说现在最高法院把死刑复核权收回去了目的就是要大面积的减少死刑,你还有机会的”。我只能安慰他。
  “是兄弟的话就别说这些好听的话安慰我了,谈其他吧,死我不怕,我只遗憾会在这里翻了船,不应该的”。
  “我听说是谁出卖了你对吧”。
  “说不上出卖,谁都不知道我的事,说出去的人也只是怀疑,我可能无心的透露给他听了什么,但这么大的案子公安在要有一点线索就会死不放手的,你知道他们怎么折磨我吗?十五天不给睡,半个月啊,每天脚镣手铐再给我带个头盔怕我撞墙自杀,六月天把热空调打开让我呆在里面,热得差不多了又把我丢进冷空调房里冻,要不就坐在老虎凳上用千斤顶顶我的腿。。。。他们用了不下十种折磨我的方式,我实在顶不住了,说了,不说我也会被他们弄死的,他们十五天给我换了十五个地方怕我的律师找到,四个地方刑警队的负责人轮流来问我话,每来一批就换一种花样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
  “当然,他们要升官发财”。除了这句我不知道说什么了,现在的公安一般是不打人了,但碰到大案还是会刑讯的。
  刘给了我一支烟后说:“你要是需要什么东西只要里面有的你自己拿就是了,想吃什么告诉我一声我明天开单,你来了我真的很高兴,有人说说话了,这个小白脸不知道怎么搞的,以前在外面的时候看他好象很狠,到了这里他就手软了,我和他越来越没有话说了”。
  他可能没有想到是他自己变了而不是小白脸变了,我不好说什么只有笑。
  “飞,我问你个事,你在外面看见我女朋友了吗?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打电话给他要她来看我也不见她来,我真想看看她,妈的,我做那么多事都是为了她”。刘问我说。
  我当然看见过他女朋友,他出了那么大的事早已全城知晓了,他女朋友也成了新闻人物,因为刘上电视的时候记者问他有什么话要他们传达他没有说他爹妈也没有说他姐弟只说了他很想她女朋友,他祝她幸福他小辈子还会找她做老婆,我不知道他女朋友听到他的话的时候有没有哭,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男人,她想跟我打招呼我没有理会,我对我旁边的朋友说你们看,那就是前几天刘在电视里说他很想念的女朋友,朋友回答说他们没有看见人,只看见了一对狗男女。我不知道刘的女朋友有没有听见我们说的话,只看见她拖着那个男人飞快的走了。
  女人不是全部都不好,有一部分真的很不乖。
  我当然不会告诉刘我看到的事了,我说:“见到了,她看见你在电视里说的话了,她说如果你有机会出去,她愿意等你一辈子”。
  刘相信了我的话,很感动,他说:“我知道我没有看错她,我98年到你们这里来就是因为认识她,我们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感情比结了婚还好,这些你应该了解的,你和我们住在一起住过”。
  刘长得很清秀,他不出事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个汪洋大盗,他对她女朋友确实不错,我们住一起的时候我女朋友经常拿刘打比,说他如何如何的对他女朋友好。
  “我知道你对她好,我也觉得她也对你好”我只能这样和他说。
  “飞,你肯定判不了多久的,我有些东西你帮我交给她好不好”。
  “好的,只要我可以做到的你只管说”。
  “恩,我在这里只有你这个朋友”。
  “你别失望,你有机会出去的”。
  “对,我要争取一切的机会”。
  他最后一句话我当时没有在意,后来才知道他听了我的假话后差点引起了一起恶性的逃狱事件。
  我发现我们聊天的时候经常有干部来观察我们,时不时和刘打个招呼,可能是刘的原因,他们并没有要求我们睡觉,笑笑看了一下就走了。
  刘不用说是看守所的重点监控对象。
  第二天早上刘没有起来吃早饭,因为他没有起来里面的人都象老鼠一样掂起脚来走路怕弄出声音吵醒了他。
  在刘的号子里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翼翼,我看到里面的人因为被他剥夺了说话的权利只好用眼神来交流,有时候很好笑,因为很多人都弄不清楚对方的眼神是表达什么意思,为了要表达清楚把嘴巴鼻子眼睛全用上了,样子很好笑,当然,如果是正经事他表达不清楚了就报告小白脸说有事要说话,经批准才可以说。
  朱干部早饭后到了号子门口叫醒了刘并问我在里面怎么样,我回答说很好。
  朱干部把刘提出去了,小白脸说每天朱干部都会叫刘出去透透气晒晒太阳,也算是一种照顾吧,要知道在看守所如果没有提审就只能呆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很闷的,所以里面的人都希望管号的干部能够把自己叫出去透透气,和干部关系很好还可以给家里或者朋友打个电话,这也是看守所干部主要的敛财的手段之一,他给你打电话你总不能白打吧,最少也得给一包好烟,干部会把烟又买给看守所的小卖店。这些我后面会详细的说到的。
  刘出去以后里面的人好象松了一口气,好象没有了刘的空气也是美丽的,小白脸好象很习惯,并没有制止那些人说话和活动。
  这时候有人和小白脸说话了:“小哥,怎么办?这样下去不行的,我们迟早死在他的手里,你想想办法帮帮我们吧”。
  小白脸笑了笑说:“你自己没有眼睛看吗?我自身难保,我越来越摸不准他心里怎么想的了”。
  那个问小白脸的人叫小马。
  小马接着对我说:“飞哥,你记不记得我?平平的老弟”。
  我看着他有些脸熟,不过我不确定见过他。
  小马又说:“小马是在这里别人取的,我在外面叫红伢子,平平的堂弟”。
  他说红伢几我想起来了,我见他的时候他还小,难怪想不起了。
  我说:“记得了记得了,你怎么进来的呀,平平来看过你吗?昨天他来看我了”。
  小马说:“平哥以前来过的,他还托人给刘要他照顾我呢,没屁用,刘说平哥和冰哥一路的不是好东西”。
  我不相信的看了小白脸一眼,他点了下头。
  我说:“刘怎么会这样呀,在外面他可也跟过平的,有机会我劝劝他吧”。
  我觉得他那样对平的亲戚真的不对,怎么说在外面都是兄弟。
  小马接着又说:“飞哥,我们过不下去了,我们想好了我们死不如他死,你不要管我们的事”。
  小白脸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话吃惊,看上去他早知道了或者说是同谋。
  我制止了小马的话:“小马,你们别这样,他时间不多了,让一让他吧,我和小白脸会好好劝劝他的,他是我兄弟,我不可能不帮他,你们要搞他就是等于搞我”。
  小马脸色变了,不出声了,里面的人都注视着,这时小白脸说话了:“要劝你劝我劝不了,每次说他一下都会吵架,他这个人不认人的,他来火了连我都会搞的”。
  小白脸在变相的鼓动那些人造反。
  在我说要帮刘以后我发现里面的人都仇视的看着我,那种压抑以久的仇视,我感觉里面要不不出事出就是大事。
  我把小白脸叫到了放风场说:“你怎么搞的,刘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兄弟呀,你怎么帮别人来造反呢”
  小白脸一脸冤枉的说:“你刚来你不知道,刘这个人不算人了,更别说朋友了,他一不高兴谁都不认,你知不知阿冰为什么判这么久,就是刘指证冰说他作案的枪是冰卖给他的,他恨冰,恨这里所有的人,你来久了你就会知道的”。
  我说:“那我们找他好好的谈谈好不好”。
  “他只相信他自己,其他人的话他都不听,不信他回来了你试试看”。
  “那也不能让别人搞他,他活不了几天了”。
  “他活不了几天也要别人也跟着死吗?他太黑了,真的,一个号子二十几人没有除了我没有人没有被他打过,坐在第四的在外面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被他打得叫爷爷,坐第五的进来的时候是镇长也被他逼着在地上添鼻涕,他们两人每月家里都送好几千来,其他没有钱的就更加不用说了,你也不想想,我们和他搞在一起,要是追究起来怎么办,那是要加刑的,典型的牢头狱霸,我倒没有什么,因为我脚不方便干部再傻也知道我帮不了他什么,你呢,你自己想想,万一死了人呢,你陪他去一起打靶吧”。
  我沉默了,我虽然只进去了一天但我知道事情象他说的一样很严重,说到劝刘我也不知道怎么劝,我也发现那个人已经疯了,有时候说话都前句不搭后句,我觉得我进了一个陷阱,我自己要求进了一个陷阱。
  小白脸又说:“现在下面的人用牙刷磨了很多利器,都准备和他拼命,你要我怎么样,就算我想我也帮不了他,报告干部我又不想叫别人笑我,你告诉我怎么办吧”。
  我吃了一惊,看来不阻止真的会有事发生。我不能看着他把别人弄死也不能让他把别人弄死,出现这些后果我都脱不了干系,他弄死了人我肯定跑不了,别人要是弄死了他我也别想好过,说不定连我一起弄死。
  我说:“这样下去不行,要阻止他们干起来,你听我的,我们表面要站在刘一边压着一方再说”。
  接着我把小马叫了出来说:“你知道不知道我和平平什么关系”?
  小马不解我问这话的意思,奇怪的说:“你们当然是兄弟了”。
  “你是平的弟弟对吧?你认为我会不会害兄弟的弟弟呢”?
  小马想了一会说:“不会”。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会帮我呢”?
  “你是我哥哥的兄弟我不帮你帮谁”?
  “好,那你告诉我你们要造反是谁带头,谁有武器”。
  小马犹豫了,有些不想说,我看到他犹豫了接着说:“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我也不会害你们的人,我是为了大家好”。
  小马动摇了:“你是要我们把东西交出来是吧?这样不好吧,再说刘要是知道了就完了”。
  我说:“相信我,没有问题,你只管跟着我干,看我的眼色,你现在告诉我,里面除了你还有谁在带动造反”?
  小马可能觉得我没有骗他,说:“还有老杜”。
  我说“恩,我知道了,你和你最好的朋友说好,要他们别对着我干”。
  小马不解的说:“你要怎么样”?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你看我的眼色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我们听见铁门开的声音了,刘回来了。
  接着我听到朱干部在叫我说要我穿上号衣准备去他的办公室。
  号子里每人一件号衣就是我们在电视经常看到的黄色的那种,每一件都号码不同,不过并不固定谁谁穿多少号。
  刘进去我出去,我跟朱干部到了他的办公室,朱干部要我坐下了说:“看来刘因为你进了他的号子陪他心情好多了,今天有说有笑和我谈了半天,很难得,应该是碰到了朋友开心吧”。
  “说真的,我还后悔进了他的号子呢,我看我还是调走吧!”。
  朱干部笑咪咪的回答说:“你怎么能调走呢!很难找到你这样一个可以安慰他的人,这也是我要和你说的,我可以告诉你,我昨天调你到我的号子是有人找了我才调的,不过进刘的号子可是你自己要求进的,我看刘也很欢迎你,我要交个任务给你,你帮我看好他”。
  我急了:“我怎么看得好他呀,我会被他害死的,我还是调走吧”。
  “怎么害死你了,说说”。
  我又不好把里面的情况都告诉他,我们出来混的人很不宵打小报告的人。
  
作者:牛家的三妞子 时间:2007-02-10 21:39:53
  我看了这些,怎么这是在中国吗?怎么象是电影里的啊?而且还是象香港什么的。
  
  中国不是不允许打人吗?
  
  怎么看了这些感觉这么黑暗和这么乱呢?!
  
  哪有这么坏的人啊。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22:04:52
  温酒斩关羽 :谢谢支持
  牛家的三妞子 :你的话我真的感觉到了小女孩的可爱:)
作者:倾听者3186 时间:2007-02-10 22:36:26
  切,郁闷,没有了吗?在里面也有点那么回事?过去这样的事多了,好久没有去了,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样了,哈
作者:中华魂系 时间:2007-02-10 22:58:48
  写的好 !!真实!
  
  文笔很朴实!!
  期待继续!!
  
  最后问楼主几个问题---------杀人犯之类的重刑犯,是不是一进看守所就要被带上脚镣???看电视采访很多重刑犯在号子里都带脚镣和手铐!!呵呵.看来这些杀人犯之类的重刑犯在看守所里面是没有办法洗澡和换衣服了.
  现在的嫌疑犯刚进看守所都要挨打吗???听进去过的说好象都要被打一顿.
作者:恋恋林依晨 时间:2007-02-10 23:19:44
  楼主平安出来了就好,一切都过去了,能忘记就忘记它,不能忘记的就当是一种体验吧。
我要评论
作者:侠盗tommy 时间:2007-02-10 23:27:01
  作者:中华魂系 回复日期:2007-2-10 22:58:48 
  
  
  第一个问题是.
  
  第二个问题不是.农村犯事的进去100%挨上,号头大部分都是本地的黑道,多半已经判了或肯定是很长的刑期,一般不愿意和本地的成年人(20~40岁的)发生冲突,野蛮犯案的(抢劫,黑社会,伤害)出去可能会报复,经济犯罪型可以敲诈钱财,先给点甜头.
作者:龙女之声 时间:2007-02-10 23:43:57
  即使是现在,在看守所里面也是这样子的吗,再或者只是某个看守所是这样子?我平时也要去看守所审讯一些犯罪嫌疑人,但我审讯他们的时候我实在不能和小酷你描写的看守所里面的生活联系起来。小酷,能回答我吗?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23:45:48
  作者:中华魂系 回复日期:2007-2-10 22:58:48 
    写的好 !!真实!
    
    文笔很朴实!!
    期待继续!!
    
    最后问楼主几个问题---------杀人犯之类的重刑犯,是不是一进看守所就要被带上脚镣???看电视采访很多重刑犯在号子里都带脚镣和手铐!!呵呵.看来这些杀人犯之类的重刑犯在看守所里面是没有办法洗澡和换衣服了.
    现在的嫌疑犯刚进看守所都要挨打吗???听进去过的说好象都要被打一顿.
  
  --------------------------------------
  1,按规定是要一审下达后判了死刑才带诫具并是杀了人的进去就戴,你在电视里看到的情况是一是因为怕拍电视的时候出问题,一是为了显示法律的威慑力。
  2,看进什么号子,看守所每个号子都有一些不同,基本的情况是如果在里面没有熟人而且要可以做一些主的熟人是要挨打的,看守所叫过关。当然也有不打人的,这和什么人做牢头关系很大。
  
作者:呆儿颠脑 时间:2007-02-10 23:48:03
  楼主的文章还是比较真实的,看守所的确是比较黑暗的地方,每天早上上朝(上朝就是干部到每个房间查房)完了之后,各个监室马上会传出煽耳光的声音(里面叫吃鳊鱼,背不出监规就要挨打,虽然有摄像头对着)
作者:呆儿颠脑 时间:2007-02-10 23:50:32
  在线等楼主更新,速度!~~~~因为某些原因,也在里头呆过28天,颇有同感啊!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0 23:59:58
  作者:侠盗tommy 回复日期:2007-2-10 23:27:01 
    作者:中华魂系 回复日期:2007-2-10 22:58:48 
    
    
    第一个问题是.
    
    第二个问题不是.农村犯事的进去100%挨上,号头大部分都是本地的黑道,多半已经判了或肯定是很长的刑期,一般不愿意和本地的成年人(20~40岁的)发生冲突,野蛮犯案的(抢劫,黑社会,伤害)出去可能会报复,经济犯罪型可以敲诈钱财,先给点甜头.
  ----------------------------------------------
  不能这么说的,歧视农民是不对滴,事实也是这样的,因为很多老大来自农村,只可以这么说,农村的更招打,为什么呢,他们更没钱。
  牢头和你说的一样,基本是本地的黑道,但和判没判也和刑期没多大的关系。
  说道出去报复那似乎很遥远,当然,在外面是黑社会的一般没人去打了,因为他们在看守所的人面很广,进去碰到熟人的机会很大,在当地道上名气大就更加不用说了,这么说吧,黑社会大半不会挨打,情况也有特别,挨打的也不少,人家牢头要是不认识你的话管你哪路神仙照打,你说你黑社会你就黑社会呀,对不。
  每一号子都是一个独立王国。
  经济罪嘛,有钱不打还可以做老大,没钱的话就XX,一个字,钱。
作者:呆儿颠脑 时间:2007-02-11 00:05:03
  赶紧更新呀,大家都等着呢。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1 00:09:10
  作者:龙女之声 回复日期:2007-2-10 23:43:57 
    即使是现在,在看守所里面也是这样子的吗,再或者只是某个看守所是这样子?我平时也要去看守所审讯一些犯罪嫌疑人,但我审讯他们的时候我实在不能和小酷你描写的看守所里面的生活联系起来。小酷,能回答我吗?
  -------------------------------
  妈呀,来了女干部,不会找麻烦吧!
  我可以这么回答你,基本上情况都这样,有的地方好一些,有的地方比我写的更黑暗。
  你接着看会知道,我在的看守所后来专们调了个所长来整顿,效果很不错,但要彻底改变,我看就只能等象你一样年轻的这一代干部了吧!事实告诉我,越年轻的干部越有素质越懂法。
  还有就是你提审的时候你经常问他们看守所的情况吗,最多不过问问在里面怎么样也就顺便带一句吧,就算你们办案的知道了你们还不是反映给看守所干部,那=没有说,你总不会为了个犯人直接就去市局主管局长或者监管支队去投诉吧,对不对?
  小声说一句:女干部不会找麻烦吧:)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1 00:11:18
  作者:呆儿颠脑 回复日期:2007-2-11 00:05:03 
    赶紧更新呀,大家都等着呢。
  -----------
  谢谢支持明天继续
作者:呆儿颠脑 时间:2007-02-11 00:14:25
  晕!!!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1 00:17:39
  朋友们的每一次顶贴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谢谢大家
作者:kamo 时间:2007-02-11 02:12:25
  小酷
  我来了
  
  顶
作者:动一行 时间:2007-02-11 02:13:48
  heh 呵呵,你写啊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1 03:11:36
  作者:动一行 回复日期:2007-2-11 02:13:48 
    heh 呵呵,你写啊
  
  =====================
  哎呀!兄弟来了呀,握手的干活。
作者:南宫浩 时间:2007-02-11 11:28:47
  我也来顶一个。
  写的不错。
作者:龙女之声 时间:2007-02-11 12:37:51
  呵呵,小酷,看你讲的,我只是一普通司法工作人员而已。谢谢你的回答,另外再谢谢你“越年轻的干部越有素质越懂法”,这句话,我笑纳了,呵呵。
  
作者:龙女之声 时间:2007-02-11 12:45:12
  说句实在话,其实我都很迷茫,虽然我的理想还在,只是,在现实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有时候还显得有些可笑.我不能够从善如流,也就只好先独善其身了!
作者:妙不敢言 时间:2007-02-11 13:58:03
  等待更新
作者:苍蝇拍qhj 时间:2007-02-11 14:35:26
  小酷说的基本属实,的确,劳教所和少管所更比这些黑暗,相反,劳改队还好一些,,我运气好,我进的号子,牢头是我在外面带的人,不过都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我可是个本本份份的的好人呀,嘿嘿....顶一个,等你更新了,继续看..............................................................................................................................................................................................................................................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1 18:07:38
  作者:龙女之声 回复日期:2007-2-11 12:37:51 
    呵呵,小酷,看你讲的,我只是一普通司法工作人员而已。谢谢你的回答,另外再谢谢你“越年轻的干部越有素质越懂法”,这句话,我笑纳了,呵呵。
    
  ------------------------------------
  那你应该是检察院的或者法院的了,应该是检察的,法院的经常进看守所送判决或者起诉等等,法院的两个女孩被看守所的叫仙女姐姐。
楼主▉小酷▉ 时间:2007-02-11 18:31:29
  我又不好把里面的情况都告诉他,我们出来混的人很不宵打小报告的人。
  朱干部看我不说话又接着说:“你就当给我帮忙嘛好不好,在这里我也可以帮你的,你想想”。
  朱干部看我的眼婶意味深长。
  我只有答应他了。
  进到号子里我看到里面很紧张,刘在问小白脸是什么人动了号子里的香烟小白脸说不知道,香烟是刘出去的时候小白脸拿给大家抽掉的。
  我急忙说是我抽掉的,刘见我说就没有问了,看得出他很怀疑,也是,我一个人怎么一下抽得了两包呢。
  我把刘叫到放风间对他说:“兄弟,我看里面有些人不纯洁,想造反”
  刘有些吃惊:“谁,你怎么知道的”?
  全部人都知道只有他不知道。
  我把小马叫了出来说:“小马,你告诉刘哥,谁要造反,你帮了刘哥刘哥不会不知道的,说吧”。
  小马紧张得把手捏得紧紧的,看了我一眼,意思好象怪我出卖他。他没有说。
  我说:“小马,你应该清楚,平平和我还有刘都是兄弟,肯定是你自己不会做人,要不是刘这么讲义气的人能不照顾你吗,你现在回头来得及,说”。
  我是把话说给刘听的,也是个他下个台阶。
  我对小马使了个眼色,小马可能想起了我和他说的话,说:“是老杜,他们磨了东西想杀掉刘哥”,
  刘听了很生气,冷冷的说:“那要看谁先死了,小马,叫老杜出来”。
  老杜被叫出来了,他后面跟着几个人,看样子是知道出了事准备鱼死网破了,平时没有叫到的人是不敢跟着出来的。
  我小声对小马说:“把你的人阻止,叫他们进去”。
  其实小马才是他们的头,在小马的招呼下,其他人都进去了,刘也看得出要出事了,准备把脚镣取下来,我有些急,我阻止他说:“兄弟,不用你动手,有我在这里一天我就不会要你亲自动手的”。
  接着我指着老杜说:“小马,上,打”。
  小马不想动我动了,抓着老杜的头发左右开弓的打起了耳光,老杜叫了起来:“妈的,老子今天就死在这里算了”。
  小马见他还手急忙抱住了他,说:“老杜,你要对着我哥干,别怪我不客气”。
  我蹬了小马一眼说:“别他给我和平丢脸,放倒他”。
  小马动手了,老杜拿着一把牙磨成的利器反抗了起来,我对着监房里叫了起来:“里面出来几个人帮小马,老杜要行凶”。
  里面的 人也许感到他们造反没有了希望也许是想帮小马也许是人性就是欺软怕硬,冲出很多人来几下就把老杜的牙刷抢了打到了地上,我也跳上睬了几脚,我是做给刘看的,取不到他的信任,那我做的一切都是假的。
  刘很反常,笑着叫大家都算了,我当然巴不得算了,听见他叫马上阻止了动手的人。
  我对老杜说:“你还不谢谢刘哥,要不是他你会打死去,你也不想想,就你这个鸟样也能造反吗”?
  老杜怕了,不停的说谢谢刘哥救命,刘好象很受用,看他的样子还真象是我们打老杜他救了老杜。虽然他自己是魔鬼但他喜欢救世主的脚色。我们打老杜的时候他阻止了是满足了他认为他自己是号子里最大的感觉,也满足了他做了一次任何人都想做的好人。
  人都有弱点,他也一样,象他那样的人平时心狠手辣自以为是,如果不让他心理上平衡他会更狂,他的遭遇使他恨我们那里的人,他认为我们那里的人都是敌人,站在他对立面又不能一下打倒他的话只能被他弄死,判了死刑他更加有筹码了,和他打交道只能和他站一面再去想办法影响他改变他的想法,告诉他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
  不出所料,刘并没有因为有人造反不高兴,反而破天荒的和小马说笑了起来,他笑小马打架不行,说他那么大个连老杜都放不倒换成他保证只一下就搞定,接着给了小马一包烟。
  从那一点我肯定了刘不是里面的说的是冷血动物或者发了疯,知道小马帮他了他对小马笑了还给了他一包香烟说明他不是不明白事理,他只是认为我们那里的人出卖了他,我们那里的公安折磨了他,他需要发泄但他找不到对象所以他老找号子里的人的麻烦拿里面的人出气,他把一号子的人踩在脚下是为了证明他比我们那里的人强,从他故意不和其他人说话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而那些被他压迫的人不是一味的忍让就是在某些地方表现出和他对抗,从来没有人试着和他拉近距离包括小白脸小马更是典型,他们只想到怎么样去打跨他又没有那个本事,这样就更加剧了他们之间的对立,也让刘越来越狂,那样下去肯定会弄死人,从我看到的情况来看,那种继续下去死的肯定不是刘,我敢说里面没有谁是刘的对手也包括我自己,从刘可以踩住一号子本地人可以说明他有这个本事,不是说他可以打得过一号子人,是他的疯狂的气势可以吓倒一号子人,而号子里那些说要杀他的人都是在安慰自己,他们的利器准备好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他们为什么不动手呢,凭他们一号子人会怕杀不了刘吗?不是,是因为他们怕,他们还在继续忍受,他们还在一次一次告诉自己如果还有下次他们一定出手,就是那样一次一次的重复着,他们也都想别人动手自己坐得鱼翁之利结果谁也得不到,总的一句话,他们不够胆,他们都知道杀人要偿命,他们谁都不想承担那样的后果,而刘就不同了,他放得开,他可以杀人象杀鸡一样,我敢说他要弄死谁旁边保证没有人敢动手去帮助被他弄的人,这和日本鬼子一个人可以杀一村的人有相同的地方。有的人也许会不认同这些,但号子里的情况恰是如此,刘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毒,他进来前杀的 人里有一个是他朋友,他们一起做了案他没有给他那个朋友钱,他朋友老找他要他烦了就给了他朋友的脑袋一枪,也就是说他没有什么做不出来,但他总归是人,他有七情六欲,你对他好的话我不相信他也会下毒手,当然对他好不包括那些被强迫来的好。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认为在号子里真的没有必要和他比个高底,没有本钱和他比,他在用他本来快没有了的命做筹码和别人赌生死,一去一个输。
  
作者:凌霄烟 时间:2007-02-11 19:24:42
  我相信看守所是这样黑暗和复杂的,但我觉得最可恶的是那些看守所干部,我们单位(纪委)就办过这样一个案子,看守所长为经济犯通风报信,收了家属的钱,让那个人有机会串供,后来我们把那个看守所长双规了,揪出好几个所里的头头,都判刑了。可是现在,我们又收到现任看守所所长的好多举报信了。。。
我要评论
作者:来杂谈闲逛 时间:2007-02-11 19:32:38
  作者:牛家的三妞子 回复日期:2007-2-10 21:39:53 
    我看了这些,怎么这是在中国吗?怎么象是电影里的啊?而且还是象香港什么的。
    中国不是不允许打人吗?
    怎么看了这些感觉这么黑暗和这么乱呢?!
    哪有这么坏的人啊。
  
  
  
  
  
  这位几岁阿?说的话怎么和小学生一样。。天涯连小朋友都知道都来逛吗?
作者:来杂谈闲逛1 时间:2007-02-11 19:45:42
  天涯从前有个ID为 走过地狱之门 的写过她在女监的服刑生活。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0&Key=0&idArticle=335689&strItem=free
作者:来杂谈闲逛 时间:2007-02-11 19:52:58
  作者:凌霄烟 回复日期:2007-2-11 19:24:42 
    我相信看守所是这样黑暗和复杂的,但我觉得最可恶的是那些看守所干部,我们单位(纪委)就办过这样一个案子,看守所长为经济犯通风报信,收了家属的钱,让那个人有机会串供,后来我们把那个看守所长双规了,揪出好几个所里的头头,都判刑了。可是现在,我们又收到现任看守所所长的好多举报信了。。。
  
  
  
  
  是人就有欲望。从前的教育是提高思想觉悟。为此毛不惜发动文革。随着毛的走下神坛,最终的事实表明,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制度,并维护它,修正它,遵守它才是解决办法的出路。
  邓说过(大意),一个好的制度能把坏人变好人,一个坏的制度能把好人变坏人。
作者:生命壹直在燃烧 时间:2007-02-11 20:20:52
  小酷,又见小酷:)
  
  好几年过去,我以为你懒了,不会再写下去。
  
  我被天涯的版主封了ID,没法用老ID和你打招呼。呵呵,换个新面孔来问候你一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8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