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关注】南京市拉萨路小学虐待儿童!批斗会,人格侮辱!(转载)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0:52:00 点击:70878 回复:39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下面是两篇校友的文章:
  ======================================================================
  我在拉萨路小学的两年
  章早立

  我几乎不愿承认我毕业于拉萨路小学,而且一直庆幸只在那里呆了两年。我还经常劝阻那些想送小孩进拉萨路小学的家长,可是从来没有人听。我从不掩饰对这所小学的厌恶,甚至于——恨。

  从1997年到1999年,我就读于南京市拉萨路小学。在那里,我应该算是好学生。被选拔进奥数班、考上了南外,当年写的作文在毕业十年后仍然被当做范文在课堂上朗读,校庆45周年的时候校方还找到当时在清华读大三的我,请我写一篇纪念母校的文章。当然,我拒绝了。

  能被母校邀请写校庆作文的当然是难得的荣誉,而且估计这辈子只会有这么一所学校会把我当“杰出校友”。可是我不愿意回忆,甚至都不愿意提起学校的名字。可是没办法,记忆力太好有时也是件痛苦的事。这么多年了。还是忘不了那种巨大的绝望和痛苦。以至于哪怕仅仅是提起一些旧事,眼泪就哗哗的流。

  今天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妈妈的一篇关于奥数的日志,其中提到我恨拉萨路小学。为了说明我恨拉小不是因为我当年奥数学的不好(虽然这是真的)或者讨厌奥数(当然这也是真的),我决定写一写在那两年里,都看到了、经历了什么。



  学业负担

  我五年级时转学到拉萨路小学。之前的四年,完全没有教辅书、课外班、提高班之类的概念。一到拉小,我突然惊恐地发现:在这里,每天的作业、每一张试卷都是要家长签字的;所有的考试都是要排名的;每一次排名是要打印出来贴在教室里的;排名前十的学生是要开小灶的——所谓小灶,就是每周三下午和每周六上午的“提高班”,也就是奥数——我被告知,要想上好中学,学奥数是必须的。

  由于基础不错,第一次考试就进了前十,兴高采烈地得到通知可以参加提高班了。一进提高班就呆住了:一道题也不会做,而周围的同学个个都能在卷子上写好多。每周都有考试,每一次都要排名。老师很惋惜的说:你起步太晚了,恐怕来不及。拉小的学生从三年级起就开始搞奥数了。

  于是我开始解一道漫长的“追及问题”。期间自信心受到的打击就不说了,只是从此一下子没有了任何课余时间。《让我们荡起双桨》里唱的“做完了一天的功课,让我们尽情欢乐”从此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到了六年级时,要为考南外冲刺。印象中,原本周六上午的提高班改成了周六全天。再后来,老师把“尖子生”每天早上七点就召集到学校:早自习。下午放学后继续学奥数:晚自习,直到晚上七点。我开始大量喝咖啡,确切的说,是灌,因为还没有适应咖啡的苦涩。我实在是太困了,每一天早晨起床都在挣扎。每一天晚上离开学校,也没有鸟儿出笼的快乐,因为我奥数总是考不好,经常别人都走了,我还被老师留下来听训话,要家长领才能走。



  撕作业本、罚抄作业、写检讨

  我的老师们对作业本有着一套独特的美学。比如我们班的数学老师,不喜欢本子上有错题。做错题了,要撕作业本,重写。语文老师,要求字的高度要统一,只准占格子的二分之一。我写字大,占满了格子,而且钢笔写错字后会有涂改。于是写好的作业无数次被撕掉。曾经眼泪汪汪的重新抄写到晚上11点。对了,眼泪汪汪是不行的,眼泪弄湿了本子,本子皱了,也是要被撕掉重写的。后来我们班有女生发明了一种新的写字方法:用尺子顶着格子的1/2。尺限制了笔尖的移动,字就不会写的不整齐了。我曾一度效仿,被妈妈及时制止。多亏了她的及时制止,致使今天我的字写得还算好看。

  罚抄作业。这往往是一项无厘头的惩罚措施。比如课堂上交头接耳了——罚抄本课生词100遍;某个词课堂默写错了——罚抄100遍;上课忘带课本了——罚抄50遍;课间操动作不标准给班级扣分了——罚抄50遍。我因为各种理由被罚抄,一度发明了手握两支笔在两行同时写字的方法以提高效率。最可怕的是,还有人因为罚抄字写得不整齐,罚抄的作业纸也被撕掉。

  写检讨书。写检讨书和罚抄作业在多数情况下是可以互换的惩罚措施。除了以上情况之外还有:考试没考到100分——写检讨书。我很少能考到100分,所以写过无数次各种形式的检讨。我喜欢写检讨甚于罚抄,因为检讨书字数比较少。而且每一篇都差不多,写起来不累。有时候甚至犯了什么错,被训斥了一顿后,听到最后的发落居然是“交一篇检查!”简直喜出望外。记忆中曾经因为做眼保健操的时候睁眼睛写过一篇检讨。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听到身边有脚步声,出于本能睁开了眼睛。结果被检查员逮到,给我们班扣分了。



  暴力体罚、批斗会

  每隔不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班就召开一次“批斗大会”。通常在某个考试之后,也可能是老师心情不好,需要“整顿班风”。当是时也,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会同时出现,脸色铁青,目露凶光。一进门,先把手里的试卷/课本/教案往讲台上重重一砸(坐在第一排讲台下的同学往往被吓得一哆嗦)。站定,神色凌厉,扫视全班。大家纷纷被吓得鸦雀无声,一个个头也不敢抬,就像一只只待宰的鸭子。刚转学到拉小的时候,我自认为没犯什么错误,在批斗开始前,神情自若,抬头看着老师。结果班主任就恶狠狠的盯着我,硬是把我吓得低下了头。

  然后,就是等哪个倒霉蛋被拎出来了。被批斗的名单和顺序是无法预测的,因为批斗会很少有统一的主题。比如首先批斗某男生放学后不回家去游戏机厅;接下来就批斗我——奥数考试上个礼拜错了两题这个礼拜居然错了三题真是无可救药的从不学习的下流胚子……

  批斗的过程通常是这样的。班主任厉声念出某个人的名字。听到名字,这个同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女生一般立刻就会哭出来。抖抖索索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站起来是不够的,还要自己走到讲台前面对大家站好。如果你不主动走,老师就会把你拖上去。

  拖上去之后,会被要求背贴黑板立正站好。如果站不好,前胸或后背就会挨一教鞭。教鞭在是批斗大会的主要武器。用教鞭在你耳朵边或者头顶上用力敲黑板,发出巨大的响声。站在边上的被批斗对象被吓得面目扭曲一哆嗦。我们班的教鞭总是不停的断,经常发生没有教鞭用的情况——没关系,我们还有椅子腿。现在想来我很好奇经常这么砸,黑板为什么还没有碎。除了发出响声,教鞭还可以打人、戳人。没有教鞭了,就用手。手还可以扇耳光。我最恨的事情是,老师批斗我的时候总喜欢用手指狠狠戳胸部。那时我刚刚开始青春期发育,因此每一次都痛得直掉眼泪,而且觉得特别羞耻。我一直特别羡慕四班,因为他们班有个男老师。男老师不打女生,而女老师男生女生都打。

  批斗会的另一法宝是抖书包。就是把你的书包打开,底朝天,在讲台上当众抖落开来。比如批评一个学生不好好学习,“看看他书包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于是书包里的东西被抖得满地都是。什么漫画书啊,一览无余。如果在地上发现了漫画书之类的“证据”,那么接下来一步大概是撕书,或者是用书扇耳光。我记得有个女生有次书包被抖,书包里掉出一整包卫生巾。她哇地一下就哭了。那时我们11、12岁,正是女孩子开始变得敏感的年龄。

  除了批斗会之外,老师还会根据自己的心情制定一些惩罚措施。比如某次考试考得好的学生上课可以趴在座位上,考得不好的学生上课要双手背在后面坐的直直的。这种临时性的规则实在太多了,我已经记不清。



  检举揭发

  在拉小所有的“治理”手段中,检举揭发是我最为憎恶的。事情通常是这样的:一门副科老师(比如自然课)向班主任告状,说我们班上课的时候太吵,学生不好好听课。然后班主任黑着脸在中午放学前走进教室,发动一场抓坏人的公审大会。让同学当众互相揭发:刚才那节课谁交头接耳了,谁传递小纸条了,谁偷看闲杂书籍了。如果你主动举报他人,你就可以收拾书包回家吃饭了。被揭发的那人只能站出来挨骂,然后要留下来抄书或者写检讨——有时候一个中午都没法吃饭,下午就只能饿着肚子。我当时极端痛恨这种手段。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从未举报过任何人。并且对于举报了其他人的,好几天都会不理不睬。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相信文革在中国有着深厚的土壤,并且从未真正远离。



  人格羞辱

  不要以为这仅仅是我们一个班的现象。整个学校从上到下都弥漫着这个氛围。我曾经被校长在一节校内的公开课上当众闪过耳光。她主讲作文写作。我作文写得比较好,就被拿出来当例子。本来是表扬,结果说着说着就讲到我曾经没有完成她的要求,按时上交一篇歌颂革命先烈的文章送到市里参加比赛,导致我们学校错失了一次得奖机会。她突然暴怒,给了我一耳光。当时全校高年级的语文老师就坐在下面。——多年后我立志绝不靠给人摇笔杆子吃饭时,脑海里还隐隐地想着这件事。那位校长姓董。后来我进了南外,发现新校长也姓董,我害怕了好久——那时的我心中,“董校长”三个字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形象。

  被要求隔离孤立某个同学。老师要求全班同学不理睬某个同学,不和他说话,不和他玩。我从没受过这样的待遇,但惭愧的说,我也参与过作恶。没办法,我胆小。我也怕被打骂。

  被怀疑作弊,是很多人都经历过的。考试成绩不好,要挨骂。考试成绩好了,会被怀疑作弊。 我曾经和几个被怀疑作弊的同学一起,被拎出来安排到专门的座位上参加考试。我们的座位都是面对窗户或者教室后墙,要不就远远的和其他同学隔开。

  我上大学前去过拉小一次,是为了找我以前在汉中路小学的一个喜欢的老师,汉小被撤并后,她到了拉小工作。在到二年级某班的门口,一个年轻的老师正在恶狠狠的骂一个小男生,原因是他一道乘法算错了。老师说这种题目都能算错你活该你回一年级好了。然后命令他同桌的女生帮他收拾书包。那个小女生就真的把男生的书包收拾好从窗口扔出来。老师叫小男生背好书包,用一只手拎着他的领子,要拽他下楼去一年级的教室。男生大哭,脸都哭红了,非常可怜。我当时心都凉了,6年过去了,一切都没有变,还是这样的当众羞辱,从语言到形式都一模一样……

  ……

  后记

  在本文的开头已经说明了:这篇文章,是一个在拉小只呆了两年的、成绩还不错的女生的所看到的和经历到的事。完全是个人记忆,可能细节不精确,但绝无任何夸张。我不知道男生是不是还遇到过别的什么体罚。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成绩没有我好的同学遭到的体罚更多——以我的经历看,到了六年级时,学校几乎明确宣判了一些考名校无望的学生,任他们放任自流。我到六年级时成绩有了很大提高,但受到的体罚和辱骂比五年级时更多。

  我没有埋怨过父母让我转学到拉小。因为我原来的小学实在太普通,他们又实在太希望我进名校。我在拉小的两年,他们也跟着挨了不少训。——拉小的老师喜欢“带家长”。不管父母有多忙,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一个电话把家长叫来,在家长面前训孩子也训家长。在拉小发生的很多事情,我都没敢和父母说。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再聪明活泼开朗的孩子,也会变得自卑、恐惧、胆小如鼠。

  在拉小的两年,是我这24年人生中所经历过的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即使是在清华的第一年,学业压力巨大,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杀。但是,六年级的时候,我曾经拿着一把生锈的小刀在手背上比划。我紧张又恐惧的盯着刀刃,最后觉得心有不甘——至少也该放一把火烧了学校才是。

  我相信在未来也不会有比这更黑暗的时候。一是因为我已经比当年强大无数倍了,二是,在离开拉小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如此不尊重人的自由和尊严的地方。或者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并且还将继续躲避各种形式的“拉小”,努力追寻有自由有尊严的生活。

  最恨别人说什么“没有拉小你就上不了南外,就上不了清华,你就没今天”这样的说法。历史无法假设,通向幸福有无数种岔道无数种可能,不是只有读名校这一条。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不读拉小,我会是一个更多快乐、更少焦虑、更加自信的人。



  章早立

  06/01/2012,于美国芝加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0:53:44
  ======================================================================

  拉萨路小学的前四年
  李萱

  今天一早起来看见了小学同学兼对门校友控诉拉萨路小学的文章(原文链接, 作者是和我一届从南外毕业, 后进入清华大学, U Michigan, 现在Northwestern University工作, 1997-1999两学年在拉萨路小学), 百感交集. 我突然发现, 原来因为毕业于南京市拉萨路小学而感到羞耻的不只是我一个——当做田野调查的时候许多家长问起我在哪里上的小学时, 我每次都需要支支吾吾, 百般搪塞. 而当我看见许多辛苦工作的父母就像我的爸爸妈妈当年一样绞尽脑汁地把孩子往这所号高升学率的"名校"里送的时候, 我每次都要苦苦劝阻. 作为一个喜爱回访母校的孩子, 我在小学毕业之后一次也不曾回到拉萨路小学监狱一般的校园, 因此我觉得实有必要以砖应玉. 总的来说, 我在拉萨路小学几年的经历中, 最高兴的, 就是我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

  在开始叙述之前, 必须指出的是: 同原文作者一样, 我在小学的时候还反骨未露, 整体算是比较乖、 坐得住的小孩, 并且基础不错, 一年级的班主任王老师又跟我家是邻居, 因此我在学校遭到的摧残远远没有许多男同学多. 后者光是我眼见的就能写出一部虐童史. 这是后话.

  拉萨路小学对于学生的摧残, 毫无疑问地要从课业负担上开始. 抄生字生词和课文固然枯燥可憎, 但比起日后的提高班制度又是真心弱爆了. 提高班的本质就是奥数班——或许是因为语文和英语提高起来比较慢, 这两门课程似乎被无限挤压了. 在我印象里奥数班每周三晚上补课, 周六全天, 加上补课后发下的无穷无尽的试卷, 基本吞噬了学生所有的休息时间. 作为一个看似成绩不错, 实则作业磨蹭、反应迟钝的儿童, 这些补课让我从8岁到10岁的两年成为了一个大黑洞, 以至于到了五六年级转学之后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个东西叫美少女战士, 有种游戏叫魂斗罗, 之前学到七级的电子琴(好吧我知道这个很弱= =)也被放弃了. 讽刺的是, 老师发的这些试卷自己也没有时间答疑讲解, 学生本次错下次继续错, 进步非常缓慢, 提高班莫如更名为停滞不前班.

  要是人民以为只有有升学潜力的学生遭此毒手, 那就错了. 至少在我上学的时候, 根据考试成绩, 提高班不仅有一班, 还有二班. 前者是考南外的主力, 后者则是民兵储备, 两者结合推高学校的升学率. 在定期或不定期的考试中, 这两个班级的人数加起来至少占所有学生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 两班之间有一定的流动. 这样的举措一方面给"主力"学生带来无穷的学习与心理压力, 更浪费了“储备军”学生的大量时间与精力去学习一些无用的知识. 是的, 我本人并不反对在兴趣主导下学习奥数, 并且完全支持对于较有天资与兴趣的学生加以特殊对待, 但现实情况是, 并没有太多的学生有天资在训练之后达到理想的升学效果. 运用举校体制搞人海战术从而提高升学率的方法, 在本质上是粗放、低效而残酷的. 而为了学校的利益把毫不知情的家长与没有反抗能力的孩子卷入, 则是极不道德的.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0:55:27
  有人大概会说, 这就是升学的代价呀, 学奥数准备考试就是需要花这么多的时间——然而这一点大错特错. 就我在多个老师处学习奥数的经验来看, 把一个学生教好, 更多需要的是清晰的讲解, 精选的练习, 个性化的辅导. 离开拉萨路小学之后我去投奔的是现在开办苏杰学校的张杰、苏平两位老师, 当时每周上课一次, 每周布置的作业只有五题, 但这五题足以考察所学的知识, 很好地锻炼思维能力, 并会在下一节课中得到反复讲解. 在一周五题就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 大搞题海战术的必要性简直不堪一击.

  可惜的是学业负担根本只是拉萨路小学这座魔窟中最不值一提的酷刑. 当众体罚是*许多*拉萨路小学的老师喜闻乐见的形式, 尤其是女老师. 直到今天, 有人跟我说男性比女性更为暴力(violent), 我都感到将信将疑. 当众体罚的变种从一年级就开始了——当时的数学老师, 是一个姓夏的老太太, 爱好是用教鞭抽打学生. 作为一个在上课纪律方面实在无可指摘的女生, 我都莫名地在背上挨过一教鞭, 男生们被用教鞭敲头的则更加不计其数. 大部分的家长要在自家孩子的屁股上打一巴掌都心疼得不行, 不知他们听说自己的孩子在学校有此遭遇作何感想. 我在拉萨路小学的整个过程中, 最受惊吓的体罚则来自原文中所说的董惠霖“董校长". 当时我是作为大队委员帮老师送个什么东西. 大约是因为送迟了或是拿错文件, 董校长在学校的走廊里拎着我的领子把我拎到空中大声辱骂——她骂了什么我都记不得了, 因为当时脖子已经被勒得喘不过气, 听也听不清楚. 这件事情在我日后于北大心理系的课堂上听到老师讲学校暴力的时候想起, 依然吓得浑身发抖.

  变相的暴力就不计其数了. 朝学生大吼大叫是家常便饭, 而需要吼叫的内容无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就我们这一级而言, 在一二年纪的时候我记得二班的班主任是一名面相凶恶的吕姓女老师, 每天下课或是午休的时候, 都能看到她在教室门口把学生骂得痛哭流涕. 当时教我们奥数的孙健老师, 兴趣爱好则是在考试让学生去死并撕毁学生的试卷——我至今不能理解她是想让学生怎么回去复习错题. 我们这一级的在四年级(不确定)时任一班班主任的吴姓老师, 则是跟学生的东西过不去——铅笔盒乃至整个书包被当众倒出来, 或是直接扔下三楼, 预测下一步就是直接把学生从楼上推下去. 听说到五六年级在提高班里还有更可怕的. 罚站这种事情, 在拉萨路大概根本就不算体罚了.

  不过罚站属于拉萨路小学生活的另一个主要范畴, 叫做公众羞辱. 这点在原文中已经得到充分展开, 我就不多举例子了. 只说一点: 我家熟人的孩子、被我视为亲弟弟的一个小朋友, 当我在他上学之前和他一起玩的时候, 能感到他是多么聪明、活泼、开朗、善良的一个孩子, 在被拉萨路小学老师的高压恐怖政策折磨了几年之后, 已经变得垂头丧气, 木讷寡言, 毫无自信, 他的家长则因为送他去上了这所小学悔不当初.

  拉萨路小学最为恶劣的是它对儿童道德的摧毁. 我记不清有多少次, 老师在因为有人在升旗仪式时说话而大发雷霆之后, 自己在队伍后面高声聊天(因为我是大队委, 有时候会在这种时候被差去做事, 所以能看到), 要求学生相互打小报告和检举揭发. 老师自己犯错而不承认反省反而转头大骂学生也是惯例了. 我之所以会认为这些行为比暴力与羞辱更恶劣, 是因为这些行为直接扰乱孩子的道德发展, 让成长中的学生看不到一个公平、统一、有效的赏罚体系和健康的问题解决方式, 让孩子知道大人是不用遵守规矩的, 小朋友是可以利用和伤害的, 责任与错误是可以推卸的. 这种言行不一的道德教育轻则让孩子困惑, 重则可能成为反社会人格的启蒙课.

  假如以上更多的是我作为一个学生的私人化回忆的话, 那么这一段是我以一个学习儿童发展的研究者的身份说出的: 拉萨路小学的培养模式剥夺学生的未来潜力. 当然, 中国的基础教育多多少少都有这个通病, 然而从小学开始极端的压迫式、功利式、羞辱式的教育则恐怕是疾在骨髓, 病入膏肓. 以我所见, 它耗竭一个儿童活泼的精力, 让孩子每天在苟延残喘的状态下生活; 它摧残一个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 让孩子除了跟着老师踉踉跄跄地完成每日课业, 不要说休闲玩耍, 就连进一步反思所学内容的时间都没有, 亦没有机会训练自己安排时间、计划生活的能力. 这一点即便从功利主义的角度上来说也不可饶恕, 因为这种后遗症在进入中学之后就立即表现出来——至少在南外这个背景里,比起琅琊路小学、北京东路小学的毕业生,拉萨路小学的毕业生在日后的适应中更为艰难,在社交活动与综合素质方面的缺陷暴露无遗; 它毁坏一个发展中的人格, 因为长期激烈的信心打击、当众羞辱、社交攻击(social aggression), 拉萨路小学给学生带走的不是知识与求索的快乐, 而是一种可能会蔓延一生的强烈的不安全感, 使得儿童或是为了取悦他人而自我压迫, 或是在压抑之后爆发或放弃.

  如果说拉小的四年极度的黑暗与寒冷, 我在学校生活中能够存活四年半(后因家庭原因转学), 依赖着为数不多的几点微光. 在这个污浊的环境中, 我还是遇到了几位比较善良的老师. 他们是: 一年级班主任/语文老师王秀年(她也是我外婆的邻居, 对我非常和善); 三四年级班主任/语文老师张丽丽(虽然有时比较严, 但在我外公过世、精神非常脆弱的时候很照顾我); 二三年纪(记不清了)教数学的缪玲玲(虽然有时也急也凶,但不曾记得她羞辱过学生, 或许是当年刚开始工作的缘故). 当时并不觉得,但现在想起来, 能在拉萨路小学这个上梁不正的环境中做到他们能做的已经很不容易. 而在丑恶的学校制度不断激发儿童内心相互迫害的狼性时, 许许多多的同学还是保持着单纯和善良, 形成了同甘共苦的情谊.

  只是,这种被虐儿童互助会式的共情, 不知道到哪一代人才能被欢乐的集体记忆所取代呢.

  本文作者署实名. 欢迎转载.

  李萱

  01.06.2012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0:57:05
  有人大概会说, 这就是升学的代价呀, 学奥数准备考试就是需要花这么多的时间——然而这一点大错特错. 就我在多个老师处学习奥数的经验来看, 把一个学生教好, 更多需要的是清晰的讲解, 精选的练习, 个性化的辅导. 离开拉萨路小学之后我去投奔的是现在开办苏杰学校的张杰、苏平两位老师, 当时每周上课一次, 每周布置的作业只有五题, 但这五题足以考察所学的知识, 很好地锻炼思维能力, 并会在下一节课中得到反复讲解. 在一周五题就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 大搞题海战术的必要性简直不堪一击.

  可惜的是学业负担根本只是拉萨路小学这座魔窟中最不值一提的酷刑. 当众体罚是*许多*拉萨路小学的老师喜闻乐见的形式, 尤其是女老师. 直到今天, 有人跟我说男性比女性更为暴力(violent), 我都感到将信将疑. 当众体罚的变种从一年级就开始了——当时的数学老师, 是一个姓夏的老太太, 爱好是用教鞭抽打学生. 作为一个在上课纪律方面实在无可指摘的女生, 我都莫名地在背上挨过一教鞭, 男生们被用教鞭敲头的则更加不计其数. 大部分的家长要在自家孩子的屁股上打一巴掌都心疼得不行, 不知他们听说自己的孩子在学校有此遭遇作何感想. 我在拉萨路小学的整个过程中, 最受惊吓的体罚则来自原文中所说的董惠霖“董校长". 当时我是作为大队委员帮老师送个什么东西. 大约是因为送迟了或是拿错文件, 董校长在学校的走廊里拎着我的领子把我拎到空中大声辱骂——她骂了什么我都记不得了, 因为当时脖子已经被勒得喘不过气, 听也听不清楚. 这件事情在我日后于北大心理系的课堂上听到老师讲学校暴力的时候想起, 依然吓得浑身发抖.

  变相的暴力就不计其数了. 朝学生大吼大叫是家常便饭, 而需要吼叫的内容无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就我们这一级而言, 在一二年纪的时候我记得二班的班主任是一名面相凶恶的吕姓女老师, 每天下课或是午休的时候, 都能看到她在教室门口把学生骂得痛哭流涕. 当时教我们奥数的孙健老师, 兴趣爱好则是在考试让学生去死并撕毁学生的试卷——我至今不能理解她是想让学生怎么回去复习错题. 我们这一级的在四年级(不确定)时任一班班主任的吴姓老师, 则是跟学生的东西过不去——铅笔盒乃至整个书包被当众倒出来, 或是直接扔下三楼, 预测下一步就是直接把学生从楼上推下去. 听说到五六年级在提高班里还有更可怕的. 罚站这种事情, 在拉萨路大概根本就不算体罚了.

  不过罚站属于拉萨路小学生活的另一个主要范畴, 叫做公众羞辱. 这点在原文中已经得到充分展开, 我就不多举例子了. 只说一点: 我家熟人的孩子、被我视为亲弟弟的一个小朋友, 当我在他上学之前和他一起玩的时候, 能感到他是多么聪明、活泼、开朗、善良的一个孩子, 在被拉萨路小学老师的高压恐怖政策折磨了几年之后, 已经变得垂头丧气, 木讷寡言, 毫无自信, 他的家长则因为送他去上了这所小学悔不当初.

  拉萨路小学最为恶劣的是它对儿童道德的摧毁. 我记不清有多少次, 老师在因为有人在升旗仪式时说话而大发雷霆之后, 自己在队伍后面高声聊天(因为我是大队委, 有时候会在这种时候被差去做事, 所以能看到), 要求学生相互打小报告和检举揭发. 老师自己犯错而不承认反省反而转头大骂学生也是惯例了. 我之所以会认为这些行为比暴力与羞辱更恶劣, 是因为这些行为直接扰乱孩子的道德发展, 让成长中的学生看不到一个公平、统一、有效的赏罚体系和健康的问题解决方式, 让孩子知道大人是不用遵守规矩的, 小朋友是可以利用和伤害的, 责任与错误是可以推卸的. 这种言行不一的道德教育轻则让孩子困惑, 重则可能成为反社会人格的启蒙课.

  假如以上更多的是我作为一个学生的私人化回忆的话, 那么这一段是我以一个学习儿童发展的研究者的身份说出的: 拉萨路小学的培养模式剥夺学生的未来潜力. 当然, 中国的基础教育多多少少都有这个通病, 然而从小学开始极端的压迫式、功利式、羞辱式的教育则恐怕是疾在骨髓, 病入膏肓. 以我所见, 它耗竭一个儿童活泼的精力, 让孩子每天在苟延残喘的状态下生活; 它摧残一个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 让孩子除了跟着老师踉踉跄跄地完成每日课业, 不要说休闲玩耍, 就连进一步反思所学内容的时间都没有, 亦没有机会训练自己安排时间、计划生活的能力. 这一点即便从功利主义的角度上来说也不可饶恕, 因为这种后遗症在进入中学之后就立即表现出来——至少在南外这个背景里,比起琅琊路小学、北京东路小学的毕业生,拉萨路小学的毕业生在日后的适应中更为艰难,在社交活动与综合素质方面的缺陷暴露无遗; 它毁坏一个发展中的人格, 因为长期激烈的信心打击、当众羞辱、社交攻击(social aggression), 拉萨路小学给学生带走的不是知识与求索的快乐, 而是一种可能会蔓延一生的强烈的不安全感, 使得儿童或是为了取悦他人而自我压迫, 或是在压抑之后爆发或放弃.

  如果说拉小的四年极度的黑暗与寒冷, 我在学校生活中能够存活四年半(后因家庭原因转学), 依赖着为数不多的几点微光. 在这个污浊的环境中, 我还是遇到了几位比较善良的老师. 他们是: 一年级班主任/语文老师王秀年(她也是我外婆的邻居, 对我非常和善); 三四年级班主任/语文老师张丽丽(虽然有时比较严, 但在我外公过世、精神非常脆弱的时候很照顾我); 二三年纪(记不清了)教数学的缪玲玲(虽然有时也急也凶,但不曾记得她羞辱过学生, 或许是当年刚开始工作的缘故). 当时并不觉得,但现在想起来, 能在拉萨路小学这个上梁不正的环境中做到他们能做的已经很不容易. 而在丑恶的学校制度不断激发儿童内心相互迫害的狼性时, 许许多多的同学还是保持着单纯和善良, 形成了同甘共苦的情谊.

  只是,这种被虐儿童互助会式的共情, 不知道到哪一代人才能被欢乐的集体记忆所取代呢.

  本文作者署实名. 欢迎转载.

  李萱

  01.06.2012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1:03:33
  文章转自人人网章早立和李萱两位校友的两篇日记,没想到在毕业十几年后想起母校还是会有满腔的积怨。其实,作为一个拉小毕业的少年,我们应该感到自豪,因为我们【超坚强】,抗压能力【一级棒】,肆意的侮辱和责骂甚至体罚完全【大丈夫】。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2:12:21
  我们是流水线上的商品,被统一输送到一个叫南外的地方,从踏进拉小校门的那一刻起,我们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可以考上南外的好苗子】,另一类是可以放任自流的【垃圾】。
作者:因为有你我快乐 时间:2012-06-02 13:08:53
  可怕,看了后还是觉得我小时候幸福呀,虽然没有考好的学校,但是开心快乐!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4:36:27
  作者信息:
  《我在拉萨路小学的两年》: 章早立, 1997-1998两学年在拉萨路小学学习, 后进入南京外国语学校, 清华大学, U Michigan, 现在Northwestern University工作.
  《拉萨路小学的前四年》: 李萱, 1993-1998四年半在拉萨路小学学习, 后进入南京外国语学校, 北京大学, 现在University of Cambridge做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PhD.
作者:qwenzhou 时间:2012-06-02 14:41:47
  小学时我爷爷说什么也要把我送去拉小,我打死也不从。现在想起来我的小学时光还是很快乐的。。。。。。。。。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15:56:40
  作为我个人,先被视为【垃圾】,然后成为了【好苗子】,被投以【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怜悯目光。【成绩】是衡量个人价值的一切,【排名】是森严等级制度的标杆,在每年苍白的【南外录取率】背后,葬送了多少孩子对【童年】和【教师】的美好幻想。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2 22:31:55
  小孩子最要命的是即使受了委屈也死都不会说。即使家长天天问你在学校怎么了也不会说,所以才有这种愈演愈烈的暴力。是不是越小的孩子遭受暴力的机会越大,初中高中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已经有反抗意识了。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3 10:11:19
  [道听途说]【求关注】
作者:阿布到此 时间:2012-06-03 10:35:01
  小学正处在敏感期,我们小学数学老师抓着不听话的孩子的头往墙上磕,拿教学用的木尺子抽的同学背上鼓起一道一道,扇耳光直到第二天孩子脸上都肿着下不去,但是他是不管你家庭如何成绩如何都一视同仁不听话就打。
  复读那年班主任整个就是个势利眼,因为刚转校不习惯第一次考试考的巨差,这货每天找我的事,一件小事能羞辱我半小时,极尽所能表达我是她施了多大恩惠才招进来的,根本不想要我。开家长会把我和同桌的妈妈一起叫过去,但是一句有关于我的话也不说,连看都不看我妈妈一眼,一直在夸我同桌,我妈就在那一直站到最后,现在想起来我都恨得牙痒痒,之前羞辱我我忍了,家长会后我对我妈说等我考上以后要把成绩单摔她脸上。第二次考试我进了前十,有次去办公室,她居然一脸谄媚的说,早就看着我学习踏实,就指望我考名牌呢。最后报名的时候居然忘记给我报名了(因为我是转校生)!!要不是我爸爸给我早做了准备,我这一年就毁在她手里了!!我真恨不得……还好当时除了她其他的所有老师都很好,尤其是数学老师,我数学最差,但是数学老师对我最好。只有她现在我都快毕业了想起来还是恶心。
  可能体罚学罚我不会记很久,也可能是没受到过那么严厉的,但是最恨最恨势利眼的老师!!!要说对我有什么好处的话,就是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做那样的人,因为我知道被人那么对待的感觉。
作者:suheng4012 时间:2012-06-03 21:57:29
  说实话,严厉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最后如此恨学校,个中原由,值得思考。
作者:椰汁_西米露 时间:2012-06-03 22:07:58
  那啥,我表弟是拉小毕业的。当时找了多少路子才进去的哦!结果本身他还不算笨,最多是反应迟钝罢了,现在越来越笨了!老师严厉的要死啊!家长完全招架不住!不过还好,他还没有被老师打击和折磨到自卑,人品还是不错的也很开朗,奇迹啊!
  [发自iPad客户端-贝客悦读]
作者:妃花_xueyue 时间:2012-06-04 09:41:25
  幸好我没上过名校 以后我孩子也没机会上名校
作者:蓝色的梦雪 时间:2012-06-04 10:05:28
  典型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现在社会人渣那么多,就是因为学校被你们这些垃圾家长搞怕了,小孩子不敢打不敢碰。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4 10:25:44
  @蓝色的梦雪 2012-06-04 10:05:28
  典型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现在社会人渣那么多,就是因为学校被你们这些垃圾家长搞怕了,小孩子不敢打不敢碰。
  -----------------------------
  这不是家长啊
作者:用个马甲说心事 时间:2012-06-04 10:44:15
  真假的啊。。幸好看了一下。。我弟弟就准备到南京上小学了,要注意一下。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4 10:48:32
  @用个马甲说心事 2012-06-04 10:44:15
  真假的啊。。幸好看了一下。。我弟弟就准备到南京上小学了,要注意一下。
  -----------------------------
  俩人愿意署真名,真实性应该不会低
作者:风满楼333 时间:2012-06-04 11:07:16

  留记
  回头想想该如何对应当前教育现状
作者:isiser 时间:2012-06-04 11:07:25
  南京所谓的名校,当年都差不多。我的邻居在北小,南京人都知道的四大名校之一。差点就搞出精神病来了。特么这得有多不容易啊,小学生扛不住精神压力心理出问题了。他跟我一届,95年小学毕业,那届很多小朋友都扛不住过。
  其实不是名校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小时候遭的罪也不少。要不是还遇上几个好老师,估计毕业以后就是那种觉得是老师都该死的人。感谢我高一的班主任吧,挽救了一个倒霉的灵魂。
作者:小胖熊的窝 时间:2012-06-04 12:33:54
  还好还好,女儿的老师们都很人性~~~~~
作者:看热闹专用2012 时间:2012-06-04 14:08:12

  六六在心术里有句话,人生不是百米赛,而是一场马拉松。这2位同学目前也只是上了清华而已,路漫漫,等老了以后再回头看。在此也不打算假设之前的,也不揣测未来的。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打井人,这种传统美德在这2位清华精英身上真的没有看到,确实教育的很悲剧
作者:魚小懒 时间:2012-06-04 14:16:47
  @看热闹专用2012 2012-06-04 14:08:12
  六六在心术里有句话,人生不是百米赛,而是一场马拉松。这2位同学目前也只是上了清华而已,路漫漫,等老了以后再回头看。在此也不打算假设之前的,也不揣测未来的。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打井人,这种传统美德在这2位清华精英身上真的没有看到,确实教育的很悲剧
  -----------------------------
  让您的孩子被精神摧残了以后再去记得一下挖井人吧~~~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白莲花2B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4 15:04:46
  @看热闹专用2012 2012-06-04 14:08:12
  六六在心术里有句话,人生不是百米赛,而是一场马拉松。这2位同学目前也只是上了清华而已,路漫漫,等老了以后再回头看。在此也不打算假设之前的,也不揣测未来的。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打井人,这种传统美德在这2位清华精英身上真的没有看到,确实教育的很悲剧
  -----------------------------
  一、两人不是都在清华,一个清华一个北大;
  二、两人早已本科毕业离开清华北大、
  三、吃的毒水也要记住打井人吗?
作者:酒生生 时间:2012-06-04 22:52:05
  ……好恐怖的学校,对,恐怖。现在想想,我会为了升上好学校放弃我快乐的童年吗?也许会,因为我从不曾受过这种苦。
  
楼主lasaluxiaoxue 时间:2012-06-05 10:43:57
  精神摧残
作者:长安异闻录 时间:2012-06-05 11:08:25
  回复第16楼(作者:@蓝色的梦雪 于 2012-06-04 10:05)   典型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现在社会人渣那么多,就是因为学校被你们这些垃圾家长搞怕了,小孩子不…… ==========
  妈呀~这逻辑
  
作者:手腳發麻 时间:2012-06-05 11:10:11
  帖子裡出現了兩個傻逼白蓮花了……這比帖子本身更讓人心寒!
  
作者:棉花花花 时间:2012-06-05 12:50:38
  吃的毒水也要感恩打井人吗?
作者:水瓶相逢 时间:2012-06-05 13:56:30
  @lasaluxiaoxue 2012-06-04 10:48:32
  @用个马甲说心事 2012-06-04 10:44:15
  真假的啊。。幸好看了一下。。我弟弟就准备到南京上小学了,要注意一下。
  -----------------------------
  俩人愿意署真名,真实性应该不会低
  -----------------------------
  拉小本来就是出了名的“严厉”啊,公司不少同事的孩子都在拉小上学,还都是托人才进的去呢!据说力小跟琅小相对好些,不像拉小那么严!
  不过,反正我小孩肯定哪个名校都进不去的,现在学区房,80年代的破房子都是3w多一平啊,上不起!
作者:月光倾泻c 时间:2012-06-05 14:07:30
  我的小学没有这类的事。初中的时候有吧
作者:malnal 时间:2012-06-05 14:17:00
  个人感觉南北还是有差别,重庆虽然直辖是我们初中后的事了,但是即便是重点还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凭重庆人的火爆脾气,谁这样动孩子估计会动架的,校长被捶也说不定,说到底还是人品差的缘故,要尊严的过,自己首先要硬,没有敢讲理的父母,孩子只有度过黑色的童年。
作者:媽媽桑 时间:2012-06-05 16:29:19
  学区房很贵唉。
作者:豆蔻香草拿铁 时间:2012-06-05 16:38:25
  真假啊。
  我两个哥哥家的小孩都是上的拉小,为了上那个学校特意买的学区房,据说那个学校很好啊,两个小孩现在上初中了,在南外。
  能考上南外,证明那学校还是不错的吧,倒没听她们说过学校怎样。
作者:哀家听墙角 时间:2012-06-05 16:52:50
  好吧,虽然我认为老师严厉是应该的
  但是这种严厉完全是神经病似的的洗脑的严厉啊
  让你害怕到什么都不想就学学学
  没见过班干部都这么么的尊严的。。。。。。。。!!!!!
  教鞭打人,太可怕了!
  我小时候的学校没这么变态啊
  幸好没上拉萨路小学- -
  现在貌似好点了,当年可能比较极品。
  抛弃其它人专门攻几个尖子,上了这个学校的普通学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上不了南外就不管你,反正小升初直升= =
  真可怕。。。。。。。。。。
作者:本来只是潜水的 时间:2012-06-05 16:59:30
  南京三所名校(小学):拉力琅
  拉萨路小学
  力 学小学
  琅琊路小学
作者:江苑遥 时间:2012-06-05 17:30:43
  某些情操高尚的看客可曾遭受過這樣的遭遇?可曾知道被人用蔑視的目光一壓到底的感覺;知道自己本身毫無過錯卻每一天都過的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活;知道巴掌和穢語落在身上的感受。

  我不是拉小的,但我有同樣的小學生涯。我自小就偏科,自然孫不得那些優等生,我所經歷的不公正待遇我在此不想贅述。

  严師根本就不等於可以隨意的踐踏學生的人格、不等於可以將自己的學生分成她們自己所認為的三六九等、更不等於她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借用教育的堂皇之名來做一些讓學生們痛苦的事情。

  小學的孩子們在精神和情感上比較被動也很懵懂,根本就不知道自我調節或者是情緒放鬆。對於他們來說,遭受的委屈只可放在心里也牢記在心裡。那些負面的暴戾的不公正的心理暗示和遭遇真的不會從某種角度上摧毀孩子嗎?
  特別是那些內向不善表達的孩子。

  雖然已經很多年,但我可以很坦白我無法釋懷。
  甚至有一度我對這個職業充滿了懷疑和怨懟。
  幸而在初三和高中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好老師才改變我的看法。

  然而小學的老師和那些記憶所留下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
  最直接的就是導致了
  我自尊心很強、甚至有些被迫害妄想。
  要是有人流露出對我很輕視的態度我就會不自控對那個人產生強烈的恨意,然後病態的要將自己做的更好。
  而且我的性格偏執焦躁、極其敏感。
  我的性格說實話傷過不少人,但我卻無法控制。

  我不知道文中那些批鬥自己的學生,并讓自己班級的孩子孤立同學的老師腦子想的是甚麼。
  她們的心裡還有愛嗎?
  她們為甚麼不會害怕?
  畢竟那些只是孩子,不是劣跡斑斑窮凶極惡的罪犯。
  但願這樣的所謂“園丁”可以越來越少,孩子成績不好毀不了,要是心裡有了陰影才是葬送一生。

作者:TIGGER不大 时间:2012-06-05 17:37:00
  做个记号~
作者:鱼香肉丝饭好咸 时间:2012-06-05 18:00:27
  ………………一直在刷,居然二十分钟没人回帖了
作者:you_829 时间:2012-06-05 18:01:51
  那么多年以前啊。。。。。。。
  
作者:囧萌囧萌 时间:2012-06-05 18:05:10
  拉萨路小学 印象里不是很好的学校么??
  
作者:来自远方啊 时间:2012-06-05 18:34:59
  完全理解两位作者的心情啊。
  我虽然不是什么名校。不过一二年级的班主任,也是个喜欢辱骂学生的老师。
  我算是好学生了,也没被怎么打过骂过。
  但是,我们班级有个女生在那两年就被老师长期打骂。每次的早操前或后都会把她拉到讲台上打骂。
  导致一些女学生也跟风欺负那个女生。
  我因此非常害怕那位班主任。很怕被她打或骂,因此拼命读书,怕考不好。
  后来,那个女生的爸妈知道了她的情况,就给她转学了。
  我们三年级也换了一个班主任。当时全班欢天喜地。
作者:MiaRinail 时间:2012-06-05 19:34:39
  太惊悚了!!!!!
作者:zhixianqd 时间:2012-06-05 19:41:43
  说的太对了,成绩我从小,收到无数虐待,呵呵好像不止小学,初中也有,老师认为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这没有错,但是单纯以成绩论英雄,抹杀了多少童年,你会说,在亚洲有很多国家都是以考试论英雄 ,呵呵但是别忘了,没有那个国家有中国的人口基数,学生基数,在国外可能只是小问题,但是在国内,被指数性的放大了,学生学的不单纯的是知识,呵呵没有健全的人格,越聪明可能危害越大,呵呵
作者:白丁猫 时间:2012-06-05 20:04:28
  只能说庆幸 小学非重点但是校风学风很好,课业负担也不重,老师很不错,中学是重点确实全区最轻松的一个学校……北京的基础教育确实很不错了……
作者:彩虹芯的棉花糖 时间:2012-06-05 20:19:47
  我孩子在武汉市最好的初中,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她在学校里遭遇了什么,只要一提起那所学校,她就咬牙切齿,她就忍不住哭泣!但她什么也不肯说。
作者:CINDYSHEEP 时间:2012-06-05 20:22:35
  小学第一个班主任是会打孩子头和拧孩子脸的老师。。我成绩很好,年级数一数二,但是就是不喜欢背书和练字,因为这个没少被打,成绩不好的更不说了。。还有他妈的连坐制度,就是你朋友犯规闯祸了,如果你在没有制止,也要一起被打。。有时候被打的理由莫名其妙的。。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的一个朋友,因为上课的时候2次想要上厕所,就被打了。。小孩子憋不住尿不是很正常的吗。。

  不过校风还算开明,我被打后回家告状,家长会上家长们一联系,吵到教务处,就立马换了个老师
作者:燃烧的小小小宇宙 时间:2012-06-05 20:23:23
  初中的老师……幸好只是老师极品不是整个学校都一个风气
  我一直都认为那位老师是对学生进行人格侮辱,我到今天想起那位老师都觉得恶心。
  小学虽然课业很重,也是动不动就罚抄,但是我遇到了我极其喜欢的朋友们,五六年级那两年真是很珍贵的回忆(不过还是觉得那是很惨,作业经常做到1点)。
作者:蓝玉暖生烟 时间:2012-06-05 20:26:54
  我的小学和初中都很黑暗= =老是每天拖课拖到六点以后。。。。而且中午食堂菜不好~大家都吃得少~到了晚上都饥肠辘辘~
  而且那时候我数学很差~最怕的就是报数学成绩。。我们老师很BT 每次当众按名次报的。。小学还被老师打过手心。。后来我妈妈知道了冲到学校和老师吵了一架= =后来就再也没被欺负过
  现在想想如果我以后有了小孩。。一定会教育ta如果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不管对方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要反击~绝不懦弱
作者:荼荼不是茶茶 时间:2012-06-05 20:39:05
  小学也遇到爱用刻薄话训学生的任课老师,在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上苛求的变态,没穿校服也要罚站一节课,这和你教的有神马关系哇,你以为你是替天行道的侠客啊。真正教的内容倒是没见她上心,那科完全靠自学╮(╯﹏╰)╭

  唯一幸运的是班主任是个很有责任感的老太太,会委婉的回护学生,也懂得教育的方式。

  ls说的好,幸好只是个别jp,不是学校风气。像lz文中提到的,真是。。。
作者:甲马10086 时间:2012-06-05 20:43:38
  感觉不大可信
作者:长京 时间:2012-06-05 21:02:23
  我不是名校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很喜欢拿教鞭打手心,我那时就因为有次忘了带作业被打得手都肿了,过了几天才好,不过好在二年级的时候那个老师就退休了。

  小五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特别调皮,然后有一次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就把一个女老师惹火了,然后那个老师骂了很多难听的,最后直接就把那个男生的桌子整个扔了出去,人也赶了出去。结果那个男生当天下午就给教育局打了一个投诉电话,教育局就找到了学校。学校第二天就在全校广播里说有些同学啊什么什么的,记不清了,反正不是什么好话,但说的不算难听。最后可能是闹大了,也就把那个老师换了。

  其实大部分老师都很好,我在小学也过得很开心,真遇到的这种变态老师也就这么两个。
作者:墨竹猫 时间:2012-06-05 21:08:21
  因为曾经当过班长的原因,至今都不想再当什么了,会刻意的躲避。
  我永远都会记得,她说的那句话【还说什么自尊呢,自己都没有。】
  日记写了自尊相关的,然后貌似是早读时候大家比较吵我没有管,然后她让我们排队去二年级参观,回来时候我是后面进来的,然后她这么说。
  我当时满眼泪水硬是憋了回去。从此再无好感。
  有一次明明不是我的错然后就被骂了,然后我就意识到,当你是某个出彩的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当她找不到能说的时候,你就是她发火的对象。然后我到现在都非常讨厌跟权利联系到一起的东西。
作者:第十三位聖徒 时间:2012-06-05 21:13:09
  擦,好BT的学校啊。。。
  果然我的学生生涯其实很幸福
  ╮(╯_╰)╭
  当然,也木有这两位的成就。。。
  虽然这两位的成就与这所学校这种BT制度的关系应该也不大吧
作者:竹湮 时间:2012-06-05 21:27:45
  还好自己没考进什么名校。。
  成绩不好可更不想受这样的罪。。。
作者:使我沦亡 时间:2012-06-05 21:38:23
  真心恶心
作者:不明真相的包子君 时间:2012-06-05 21:49:26
  我们小学老师也是这样,我到现在记得有一个老师叫梁玉香,心情不好的时候非打即骂,经常对着全班的小孩子骂:“你们都是造粪机吧?!”还打人、给小孩子取难听绰号、辱骂小孩子父母并且逼着我们班一个姓李的女生上去说她妈是野女人什么的……
  真是噩梦。
作者:weiweipretty 时间:2012-06-05 22:09:48
  @不明真相的包子君 2012-06-05 21:49:26
  我们小学老师也是这样,我到现在记得有一个老师叫梁玉香,心情不好的时候非打即骂,经常对着全班的小孩子骂:“你们都是造粪机吧?!”还打人、给小孩子取难听绰号、辱骂小孩子父母并且逼着我们班一个姓李的女生上去说她妈是野女人什么的……
  真是噩梦。
  -----------------------------
  妈呀还有这么过分变态的老师啊,不敢想象
作者:Dreamgirlbelt 时间:2012-06-05 22:14:41
  @魚小懒 2012-06-04 14:16:47
  @看热闹专用2012 2012-06-04 14:08:12
  六六在心术里有句话,人生不是百米赛,而是一场马拉松。这2位同学目前也只是上了清华而已,路漫漫,等老了以后再回头看。在此也不打算假设之前的,也不揣测未来的。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打井人,这种传统美德在这2位清华精英身上真的没有看到,确实教育的很悲剧
  -----------------------------
  让您的孩.....
  -----------------------------

  不能更同意+1!祝你孫子孫女都去拉小讀小學!
作者:jewel165 时间:2012-06-05 22:14:58
  我记得小学有个数学老师,她或许教育的初衷是好的吧,但她嘴毒的哟,我好朋友是我的隔壁班,那个数学老师总是骂她们班的女生,“疯女人想嫁人想疯了”“你们班的男生以后不要娶你们班的疯女人”。。。太可怕了
作者:jewel165 时间:2012-06-05 22:16:34
  @长京 2012-06-05 21:02:23
  我不是名校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很喜欢拿教鞭打手心,我那时就因为有次忘了带作业被打得手都肿了,过了几天才好,不过好在二年级的时候那个老师就退休了。
  小五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特别调皮,然后有一次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就把一个女老师惹火了,然后那个老师骂了很多难听的,最后直接就把那个男生的桌子整个扔了出去,人也赶了出去。结果那个男生当天下午就给教育局打了一个投诉电话,教育局就找到了学校。学校第二.....
  -----------------------------
  那男生也太彪悍了吧,是家长打的还是本人?
  当时的教育局会不会太给力了些!!!!
作者:Dreamgirlbelt 时间:2012-06-05 22:17:06
  @蓝色的梦雪 2012-06-04 10:05:28
  典型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现在社会人渣那么多,就是因为学校被你们这些垃圾家长搞怕了,小孩子不敢打不敢碰。
  -----------------------------
  人家生小孩出來是爲了上名校,不是爲了給你打給你罵!你他奶奶的有啥權利對人孩子實施精神和身體上的虐待!

  你說誰人渣,人作者兩位現在清華北大畢業已經出國工作了,不是你嫉妒就是你是施虐者吧,變態!
作者:长京 时间:2012-06-05 23:09:12
  @jewel165 2012-06-05 22:16:34
  @长京 2012-06-05 21:02:23
  我不是名校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很喜欢拿教鞭打手心,我那时就因为有次忘了带作业被打得手都肿了,过了几天才好,不过好在二年级的时候那个老师就退休了。
  小五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特别调皮,然后有一次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就把一个女老师惹火了,然后那个老师骂了很多难听的,最后直接就把那个男生的桌子整个扔了出去,人也赶了出去。结果那个男生当天下午就给...........
  -----------------------------
  是那个男生打的,其实五年级的时候已经知道要保护自己了,告家长没用那就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一直觉得教育局找学校是跟学校说你不要给我们惹麻烦。。。
作者:xianxian0048 时间:2012-06-05 23:30:29
  这篇文章看得我想哭,我小学上的也是本地的名校,我不是2位作者那样的好学生,属于比较顽皮的,各种虐待凌辱都经历过。5年的小学造就了我今后十多年的心理阴影,到现在想起小学的只有恨和恐惧。
作者:jewel165 时间:2012-06-05 23:34:25
  @长京 2012-06-05 23:09:12
  @jewel165 2012-06-05 22:16:34
  @长京 2012-06-05 21:02:23
  我不是名校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很喜欢拿教鞭打手心,我那时就因为有次忘了带作业被打得手都肿了,过了几天才好,不过好在二年级的时候那个老师就退休了。
  小五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特别调皮,然后有一次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就把一个女老师惹火了,然后那个老师骂了很多难听的,最后直接就把那...........
  -----------------------------
  哈哈
作者:lovetearus 时间:2012-06-05 23:52:09
  。。。。。。。。。。。。。。。。。。
作者:骨生_终南 时间:2012-06-06 00:19:19
  本来只是在天涯逛逛的,看到这个帖子就忍不住想注册来说两句。
  ……
  想来我真的很幸福没有碰到过这样的老师。要是小学碰到估计我要崩溃的吧。
  要是我的女儿碰到这样的老师,我肯定是要上去甩老师两个耳光的。管你什么尊师重教,这样的人渣不值得尊重。
  ╮( ̄▽ ̄")╭
  这样会不会把孩子带坏啊……
  不过我应该不会把小孩往名校里送吧……
  记得小时候作业做不完妈妈还帮着我做,吾以后也会这样……
作者:曾经loli如今正太 时间:2012-06-06 00:19:42
  农村地方普通小学,随便一讲吧。

  我二年级被数学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刮过耳光,之后见到数学就厌恶至极。
  小学我就很叛逆了,直接就逃课不肯去了,半夜哭着跟妈妈说老师打我。

  六年级进尖子班,数学还是不好,语文英语优势。班里每次考试都有排名老师会念会贴出来,有次数学八十多分,别的同学都九十多,念出来之后全班一起大声笑我,数学老师没吭声。
  我找数学老师说别念我名字,数学老师也真的答应了。


  
作者:曾经loli如今正太 时间:2012-06-06 00:22:33
  两间学校不同,我五年级转学了。

  小地方会见到从前老师,教师节还回旧小学送礼物,但是我见到以前二年级那数学老师我却当她透明走过去。
  说真的,太恨了,记着到现在。
  
作者:静心一叙 时间:2012-06-06 06:26:13
  mark
作者:游子离 时间:2012-06-06 08:33:44
  作为曾经小学教师说一句,虽多数教师工作方法或许有问题,但有责任心才如此,否则放鸭子她更逍遥。你以为那几个补贴顶得过老师的消耗么?而且许多老老师,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告诉我,督促严厉,只有差生才记得你,好生一般都忘却,甚至痛恨。但是还要管。我觉得那位恨自己老师母校的,可以好好想想这番话
作者:古禾1 时间:2012-06-06 08:53:14
  @游子离 2012-06-06 08:33:44
  作为曾经小学教师说一句,虽多数教师工作方法或许有问题,但有责任心才如此,否则放鸭子她更逍遥。你以为那几个补贴顶得过老师的消耗么?而且许多老老师,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告诉我,督促严厉,只有差生才记得你,好生一般都忘却,甚至痛恨。但是还要管。我觉得那位恨自己老师母校的,可以好好想想这番话
  -----------------------------
  不能赞同,在这样的小学里会对孩子的一生都会产生影响,想住楼里贴的那样简直太恐怖了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08:59:19
  @游子离 6-6 08:33:44
  ----------------
  我觉得督促和羞辱不一样吧?
  楼主提到的已经是对人格的伤害了
  前者回想起来会让人觉得那段时光很幸福 后者只会懊悔自己没有反抗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09:27:01
  我想起来我的小学 算不上什么名校 但是托某几个老师的福 我一直会觉得自卑
  我不是本地人 交了一大笔费用进的学校 我一直记得班主任在六年级时 当着全班的面说的一句话:“都是你们外地人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当时很气愤 却因为年纪小 什么都不懂 受气也只能忍气吞声
  还有一位语文老师 我小学时字不好看 作文写的也不好 她就把我喊到办公室里 当着全办公室老师的面教训我 骂我 每进来一个老师就把我的作业给一个老师看 之后回教室 又在全班面前骂我 现在回想起来 想问一句:“难道痛骂学生 学生就会写了吗?这是什么新型教育方法啊?”
  还有一位主任吧 后来叫我们班语文 我记得有次她突然在班里发表见解说:“我觉得买东西去熟人店里也不好 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以熟人名义骗你呢?”原来是她去班长亲戚家买东西 班长亲戚没给她便宜 于是她就这样当众讽刺。她还会托我妈妈去帮她买东西,我妈妈当时卖玩具什么的,经常出去进货,于是每次布置教室用的彩带都是我妈妈去买 ,但是几次后我妈妈就不肯帮忙了,她说:“他们要什么款式说好了我再去买,不然我买错了,还要我贴钱!”当时我很不理解我妈妈,因为长期的“教育”,我觉得为老师做事贴钱是很光荣的。
  体罚倒是很少 ,估计是不敢的,我小学的时候抓得很严,父母也不是会容忍这种事的人,他们也经常跟我说被老师体罚了要说。
  不过我想说的是,现在体罚少了,心灵摧残多了,但很多孩子受到了侮辱,只是觉得很难过,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被欺侮的,甚至分不清错在谁,被老师骂不光彩因此也不敢告诉父母。
  补充一下,我表妹上的小学,老师曾说过一句非常奇葩的话:“名字里带龙的都不是好孩子!”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09:28:02
  我想起来我的小学 算不上什么名校 但是托某几个老师的福 我一直会觉得自卑
  我不是本地人 交了一大笔费用进的学校 我一直记得班主任在六年级时 当着全班的面说的一句话:“都是你们外地人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当时很气愤 却因为年纪小 什么都不懂 受气也只能忍气吞声
  还有一位语文老师 我小学时字不好看 作文写的也不好 她就把我喊到办公室里 当着全办公室老师的面教训我 骂我 每进来一个老师就把我的作业给一个老师看 之后回教室 又在全班面前骂我 现在回想起来 想问一句:“难道痛骂学生 学生就会写了吗?这是什么新型教育方法啊?”
  还有一位主任吧 后来叫我们班语文 我记得有次她突然在班里发表见解说:“我觉得买东西去熟人店里也不好 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以熟人名义骗你呢?”原来是她去班长亲戚家买东西 班长亲戚没给她便宜 于是她就这样当众讽刺。她还会托我妈妈去帮她买东西,我妈妈当时卖玩具什么的,经常出去进货,于是每次布置教室用的彩带都是我妈妈去买 ,但是几次后我妈妈就不肯帮忙了,她说:“他们要什么款式说好了我再去买,不然我买错了,还要我贴钱!”当时我很不理解我妈妈,因为长期的“教育”,我觉得为老师做事贴钱是很光荣的。
  体罚倒是很少 ,估计是不敢的,我小学的时候抓得很严,父母也不是会容忍这种事的人,他们也经常跟我说被老师体罚了要说。
  不过我想说的是,现在体罚少了,心灵摧残多了,但很多孩子受到了侮辱,只是觉得很难过,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被欺侮的,甚至分不清错在谁,被老师骂不光彩因此也不敢告诉父母。
  补充一下,我表妹上的小学,老师曾说过一句非常奇葩的话:“名字里带龙的都不是好孩子!”
作者:爱上吉永史 时间:2012-06-06 09:39:16
  小学的事情已经不太记得清楚了,幸好不是楼主写的这么可怕的学校。
  现在还没有小孩,但以后我家小孩绝不上这种“名校”。
  比起学习成绩,人格和人品更重要。童年阴影可是会伴随人的一生。
作者:自由港999 时间:2012-06-06 09:47:04
  我儿子一年级,前天被老师撕了作业,因为写的不够认真。20年来,小学的教育一点都没有变。还好我儿子还懵懵懂懂,虽然觉得有点丢脸,但是并没有抗拒上学。
作者:游子离 时间:2012-06-06 09:49:10
  @宇佐见C君 2012-06-06 08:59:19
  @游子离 6-6 08:33:44
  ----------------
  我觉得督促和羞辱不一样吧?
  楼主提到的已经是对人格的伤害了
  前者回想起来会让人觉得那段时光很幸福 后者只会懊悔自己没有反抗
  -----------------------------
  别的地方我不知.在中部城市,这样的情况很罕见.因为上有教育局管着,下有家长投诉,外有未成年保护法.就算学生再调皮,也不敢如何.我在市二类教了几年,我们许多老师见到某些学生,已经到了老鼠见猫的地步.许多故事我当笑话给老婆讲.使人不由想起叔本华在书中说的:马戏团的猴子一旦知道自己不可侵犯,立刻就显示出顽皮不可一世的神情,小孩子也类似.最后还是请老师反聘,请男老师,整了一次,才收敛了许多.

  教育学流派也认为,适当体罚有助于孩子的成长.不过中国国情特殊,国家如此规定,我们也可以理解.谁家没有孩子呢.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我只是奇怪,在国家的法律,教育局的规定下,为何学校失语,为何大多数同学失语,为何家长不投诉.为何教育局不管.这孩子阴影不小,而且属于特别能隐忍的.那种爆发起来就更强烈,更不理智.有时候,在持久的压力下,回忆,叙述夸张,甚至失真,是常常的事.更有时候,某些尖子生比较高傲,家长宠爱过度,睚眦必报,唯我独尊,甚至无中生有,反咬一口,有才无德,我也不是没见过.

  个人觉得,大家只听她一面之辞,就下结论,是不是太仓促了.

  PS:我跟这所学校没有任何关系,拉萨也就旅游去了一次.只是很奇怪为何听到小孩子的话,舆论就一边倒.好象老师就罪该万死.

  希望有公信力的人出来,采访一下,核实一下.这位所言是不是真的.有,责令改正,让这所名校更家符合实际,符合国家规定,不是更好的.

  另外关于拔高和培训,我记得我生物老师说了一句话,世界上有两个国家,考试压力是肯定免不了的.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中国.因为都是人口多,资源少,只有通过考试选拔.

  你愿意上好的学校,争取到比别人更多的教育,行!那么你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这世界上毕竟还是有交换和代价的.毕竟红二代,官二代是少数.国家优秀的教育资源就那么,起码得保证个基本公平,把教育资源优先分配给那些考试最优秀的人吧.

  如果你要有个欢乐的童年,放弃这样的渠道,那老师也会把精力投入到其他愿意学的人身上.但是他有说过么?他要是早说,把名额让给别人多好.求仁得仁.我们耳根子也清净不少.

  现在倒好,既要上了清华,一路尖子生,又觉得老师督促太严,伤害自尊和成长,想要个欢乐宽松的童年,已经升学了,过关了.就开始骂老师的督促.就开始准备拆桥.

  因人之力而弊之,不仁.我敢跟诸位打个赌,甚至敢赌五毛钱.这位以后学成出了国,还要骂国家是如何不像样子,所以才出国的.

  另外你累,就累你一个,重点班的老师得对付几十个这样的你.我觉得将心比心,你可以想想你的老师.反正重点班的老师和学生,你以为有几个健康的?都是在磨命.你还年轻,他们可真是蜡烛.烧一点就少一点.

作者:rossi 时间:2012-06-06 10:03:41
  ...
作者:rossi 时间:2012-06-06 10:05:30
  @游子离 2012-06-06 09:49:10
  别的地方我不知.在中部城市,这样的情况很罕见.因为上有教育局管着,下有家长投诉,外有未成年保护法.就算学生再调皮,也不敢如何.我在市二类教了几年,我们许多老师见到某些学生,已经到了老鼠见猫的地步.许多故事我当笑话给老婆讲.使人不由想起叔本华在书中说的:马戏团的猴子一旦知道自己不可侵犯,立刻就显示出顽皮不可一世的神情,小孩子也类似.最后还是请老师反聘,请男老师,整了一次,才收敛了许多.
  教育学流派也...........
  -----------------------------
  你这个人 连主帖的故事发生在哪里都搞不清楚(写得很明白) 还能洋洋洒洒一大通
  服了
作者:楼台如水镜如尘 时间:2012-06-06 10:50:29
  作者:@游子离 回复日期:2012-06-06 08:33:44 

  回复
  作为曾经小学教师说一句,虽多数教师工作方法或许有问题,但有责任心才如此,否则放鸭子她更逍遥。你以为那几个补贴顶得过老师的消耗么?而且许多老老师,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告诉我,督促严厉,只有差生才记得你,好生一般都忘却,甚至痛恨。但是还要管。我觉得那位恨自己老师母校的,可以好好想想这番话
  ——————————————————
  受不了被这位炸出来了。

  1,作为老师,您应该有能力分辨“严格督促”和“侮辱批斗”的区别。

  2,作为一个平时还要改孩子作业的老师,您起码应该看看这是“南京市拉萨 路 小学”而不是“拉萨小学”……

  说实在的,把孩子送给你这样一个连原味都不愿看清楚,单看有人说了老师不好,就跳出来洋洋洒洒喊冤,并隔空开炮指责别人不感恩的“老师”手上,也够悲催的。

  最后,我小学时代有很多严格督促学生的老师,但我没有感觉到恐惧,被侮辱。不要以为小孩子们都是和你一样,分不清“严格督促”和“精神折磨”的!也请你不要把主楼那些老师的肮脏行为扣到那些真正值得尊敬的“严师”身上,这是对那些好老师的诋毁!
作者:楼台如水镜如尘 时间:2012-06-06 10:57:19
  @看热闹专用2012 2012-06-04 14:08:12
  六六在心术里有句话,人生不是百米赛,而是一场马拉松。这2位同学目前也只是上了清华而已,路漫漫,等老了以后再回头看。在此也不打算假设之前的,也不揣测未来的。
  中国有句古话,吃水不忘打井人,这种传统美德在这2位清华精英身上真的没有看到,确实教育的很悲剧
  ——————————————————————-
  您不悲剧,您传统美德。

  祝您子子孙孙每一个人,童年时代天天被老师抖书包,撕作业,批斗,孤立,谩骂嘲讽……

  然后您一定要上天涯来表示对那些老师的感恩戴德,让我们瞻仰一下“吃水不忘挖井人”的高贵美德。
作者:yanzizhy_2012 时间:2012-06-06 11:06:17
  @宇佐见C君 2012-06-06 08:59:19
  @游子离 6-6 08:33:44
  ----------------
  我觉得督促和羞辱不一样吧?
  楼主提到的已经是对人格的伤害了
  前者回想起来会让人觉得那段时光很幸福 后者只会懊悔自己没有反抗
  -----------------------------
  @游子离 2012-06-06 09:49:10
  别的地方我不知.在中部城市,这样的情况很罕见.因为上有教育局管着,下有家长投诉,外有未成年保护法.就算学生再调皮,也不敢如何.我在市二类教了几年,我们许多老师见到某些学生,已经到了老鼠见猫的地步.许多故事我当笑话给老婆讲.使人不由想起叔本华在书中说的:马戏团的猴子一旦知道自己不可侵犯,立刻就显示出顽皮不可一世的神情,小孩子也类似.最后还是请老师反聘,请男老师,整了一次,才收敛了许多.
  教育学流派也...........
  -----------------------------

  呃。。。说的是在南京的拉萨小学,不是在拉萨的某小学
  南京的拉萨小学是重点小学,名校,升上名中学的升学率很高的
作者:closer1840 时间:2012-06-06 11:08:16
  我也是南京人,小学没读名校,但是中学悲剧的上了省重点。。上面位作者诉经历我在中学都曾经经历过。。

  体罚、当众侮辱人格、罚抄定义上千遍、平均每天最后一堂课拖堂两小时以上,最后大楼都锁了,还要爬门请校工开门。。

  本来今天心情很好,看到此帖又让我想起阴霾的过去。。我得去冷静下。。
作者:yanzizhy_2012 时间:2012-06-06 11:09:04
  @游子离

  Sorry,错了,是在南京的拉萨路小学,不是拉萨小学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11:11:05
  @游子离 6-6 09:49:10
  ----------------
  呵呵呵 老师 先认真看帖可以吗?
  承受学习压力和承受人身攻击压力是不同的好吗?你怎么一直在偷欢概念呀?
作者:Mirror泷 时间:2012-06-06 11:23:52
  @游子离 2012-06-06 09:49:10
  @宇佐见C君 2012-06-06 08:59:19
  @游子离 6-6 08:33:44
  ----------------
  我觉得督促和羞辱不一样吧?
  楼主提到的已经是对人格的伤害了......

  希望有公信力的人出来,采访一下,核实一下.这位所言是不是真的.有,责令改正,让这所名校更家符合实际,符合国家规定,不是更好的.

  -----------------------------
  这位一直在说中国国情如此之类的话,看来是挺懂中国国情的,那您居然不知道中国现在的公信力有多差?什么采访一下,核实一下,到时候电视台的来了,教育部的来了,人家面子工程也做好了
  还有说“学校失语,为何大多数同学失语,为何家长不投诉.为何教育局不管”
  1.学校失语——这不是废话么,升学率呀
  2.家长不投诉——怎么可能所有的家长都不投诉?楼上的也有提到说投诉然后换了老师,但也只是少部分,大多数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严师出高徒”这不又是“中国国情”么
  3.大多数同学失语——试问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做到什么?他们全部的世界是学校和家庭,在学校受老师打压,回家只能跟父母说,然后就回到了2的问题
  4.教育局不管——“面子工程”和“升学率”,还有像您这样认为“中国国情”应该如此的领导大概也在教育局
作者:puru 时间:2012-06-06 11:26:59
  小学老师的文化水平有限,素质就更有限,记得我小学时候因为没带数学练习册还被当众打手心,现在回想小时候真TM弱爆了。
  
作者:桑陌尘 时间:2012-06-06 11:29:30


  作者:宇佐见C君 回复日期:2012-06-06 11:11:05 
  回复
  @游子离 6-6 09:49:10
  ----------------
  呵呵呵 老师 先认真看帖可以吗?
  承受学习压力和承受人身攻击压力是不同的好吗?你怎么一直在偷欢概念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简单,因为他是老师,所以他但凡看到有人说老师怎样怎样,就觉得自己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那一方,而不去仔细看帖,也不会正面回应“严格要求”与“人身攻击”有嘛区别。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11:41:07
  @桑陌尘 6-6 11:29:30
  ----------------
  又没说所有老师都不好咯
  再说这贴应该是让大家重视现在的教育问题 怎么就被她说成学生不能面对学习压力啥啥了呢 佩服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11:41:39
  @桑陌尘 6-6 11:29:30
  ----------------
  又没说所有老师都不好咯
  再说这贴应该是让大家重视现在的教育问题 怎么就被她说成学生不能面对学习压力啥啥了呢 佩服
作者:宇佐见C君 时间:2012-06-06 11:42:49
  @桑陌尘 6-6 11:29:30
  ----------------
  又没说所有老师都不好咯
  再说这贴应该是让大家重视现在的教育问题 怎么就被她说成学生不能面对学习压力啥啥了呢 佩服
作者:深水天使 时间:2012-06-06 11:53:26
  我上小学那会 数学老师被我们班联名写信给校长要求换老师 那会是80年代初 我们上三年级 能把我们一群小朋友逼着写联名信的 可想而知那老师有多恶劣了 什么脱衣服 用脚踹 用粉笔头扔 用黑板擦打(那时的黑板擦可都是金属皮的)动不动就把书包从三楼扔泥水坑里 我们全班恨死她了 数学成绩没一个好的。还有一个音乐老师 其实我们都挺喜欢她的 长的漂亮还会讲故事 有一次她在讲课 我的同桌不停的讲话 我让他别说话 老师在讲课 结果这老师一下来就给我一大耳刮子 打得我耳朵嗡嗡响的 我一下就蒙了 从此以后上课再不听讲
作者:keikei331 时间:2012-06-06 11:59:58
  @蓝色的梦雪 2012-06-04 10:05:28
  典型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现在社会人渣那么多,就是因为学校被你们这些垃圾家长搞怕了,小孩子不敢打不敢碰。
  -----------------------------

  真不是这样。没在这种环境呆过不了解。

  我学校教育环境类似,初中高中都这样。现在上大学了,回忆起来还是恨得牙痒痒,在这种教育环境下,成绩也许真的不错,但是会错过许多本来就该享受的东西。

  到大学一看,自己除了成绩不差,其余的综合能力什么都没有,兴趣爱好被磨灭,性格被培育成体制内的奴性

  真心很后悔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