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刀郎~~2002年的第一场雪之后,刀郎去哪儿了?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00:03:05 点击:156114 回复:28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作者:兵团风 时间:2019-11-05 05:14:06
  销量即质量
作者:望风的莺匚 时间:2019-11-05 05:22:26
  真正的音乐真正的音乐人。怀念你刀郎
作者:青山遮不住那里 时间:2019-11-05 07:03:43
  喜欢刀郎!!!
作者:郊乱枷着 时间:2019-11-05 08:04:59
  刀郎的歌有质感年代感,喜欢
作者:遇见最好的你V 时间:2019-11-05 08:52:28
  有的歌词太恶心了,反正我不喜欢他。当然那英更让人讨厌
作者:小山村里平原老牛 时间:2019-11-05 09:00:47
  一般 普通人 略有低俗
作者:cp淘 时间:2019-11-05 10:00:18
  没有拜师谷建芬前那英也只能靠着翻唱盗版台湾歌手的歌跑场子

  主流音乐圈也没人承认她

  刀郎的遭遇就和郭德纲一样。

  靠着自己实力砸啦“主流门”饭碗。抹了“主流们”的面子。要不老郭为什么下了那么功

  夫也要拜个老师呢

  刀郎在这些人眼里就是野路子。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4:49
  哥哥去世之后,“家”成了刀郎的伤心之地,他变得很安静,不再像从前一般惹是生非,只是花更多的时间和电子琴较劲。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5:13
  对于那时的刀郎来说,音乐是救赎。

  上世纪80年代初,港台音乐流入内地市场。在一片所谓的靡靡之音中,刀郎找到了出口。那是一种表达,一种他之前从未想到过的,最直白与痛快的表达。

  这之后一年,16岁的刀郎选择离家出走。临行前,他将一张字条留在书桌之上,作为自己对这个家最后的告别:

  “我走了,去追寻我的音乐梦想了,你们都别找我了。”

  那是刀郎的第一次“失踪”,白纸黑字之下有少年的憧憬、冲动,以及始终不曾放下的悔恨。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5:44
  离开家后,刀郎来到了内江的一家歌舞厅里做起了服务员。在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认可”之前,这里是他距离心中音乐梦想最近的地方。

  在舞厅打工的期间,刀郎认识了许多音乐人士,跟着他们,少年终于学到了正经的音乐知识。

  当了一阵子的服务生,刀郎忽然有了组乐队的想法。他把和自己交好的几位乐手叫来,几个人蹲在墙角商量了一宿,最终决定将乐队起名为“手术刀”。

  刀郎想,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想罗大佑一样用音乐解剖社会。

  然而现实总是与理想背道而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把“手术刀”不仅没能拯救社会,反而把刀郎自己的生活剌得支离破碎。

  乐队建成之初,成员每日的工作便是在酒吧驻唱,一晚挣20块,这是他们彼时最理想的收入。

  唱了一年多的时间,“手术刀”的集体收入仍停留在每月不到一千元的特困水平。成员们为了生活,有的盘算着去工地打工,有的干脆直接跨界做起了谐星。

  看着兄弟们的日渐疲惫的状态,刀郎轻叹了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

  “做音乐没前途,咱们还是散了吧。”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6:12
  乐队解散的第二天,刀郎辞去了自己在歌厅的工作,背起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这一次他选择了南下去海南。

  为了凑齐路费,刀郎在此期间也曾前前后后找了不少工作。每次当别人问起他为什么要来工作时,他都只有一个回答:

  “我得赚钱养活音乐。”

  “有病”。这两个字儿对于当时的刀郎来说,已经听腻了。

  正式启程前往海南的前一夜,刀郎去见了自己从前的乐队成员。彼时对方已经彻底转行成了喜剧演员。

  舞台之上,从前朋克的乐队主唱穿起了西装,时下最流行的段子接二连三从他嘴中冒出,台下的观众被他逗得合不拢嘴,刀郎却始终笑不出来。

  演出只进行到一半,刀郎便起身离开了礼堂。推开门的瞬间,哄堂的笑声再次在他的身后响起,现场气氛被推到了最高潮,可刀郎的心中却依旧平静。

  对于那时的他来说,如果欢呼与掌声与音乐无关,那便都没有意义。

  那是1991年,刀郎离家的第4年,身无分文,却依旧高喊着“音乐万岁”。

  那时他还不知道,10年之后,他亦有站在舞台与鲜花中央的一天。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6:44
  作为一名“流浪歌手”,刀郎曾踏足过祖国的许多地方。

  20岁之前,他的行走单纯只是为了梦想;20岁之后,他依旧选择在路上追梦,只是多了一些生存的意思。

  改变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刀郎做父亲了。

  与第一任妻子杨娜相识时,刀郎还在内江的歌舞厅里当着乐队键盘手。二人在舞厅相识,因为太过投缘,只聊了几天便确立了情侣关系。

  天雷勾地火,二人很快便尝到了冲动带来的后果。得知女友怀孕的那一天,刀郎得到的惊吓要比惊喜更多。

  短暂愣神之后,他攥着杨娜的手一路小跑到了民政局门口,在父母的一片叫骂声中,和女友扯了一张结婚证。

  “是男人,就得负责任。”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7:15
  在感情这件事上,刀郎显得格外坦荡。但遗憾的是,这段婚姻里的另一个人,却丝毫没有相同的觉悟。

  女儿出生仅40天之后,作为母亲的杨娜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张字条——“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一段感情走到尽头,前妻甚至连“再见”都不愿与刀郎多说。

  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

  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

  我也不会相信第一次看见你

  就爱你爱得那么干脆

  可是我相信我心中的感觉

  它来得那么快来的那么直接

  看着襁褓中还在熟睡的女儿,刀郎只剩苦笑,很多年后当再次谈及这段旧情时,他想了想,然后说道:

  “人还是不能爱得太狠,容易受伤。”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7:50
  收拾好心情之后,刀郎带着女儿再次开始了自己的南下之旅。那些年他去过成都、到过重庆,最远还在海南组过乐队。

  一路漂泊一路歌,刀郎始终居无定所。

  1993年前后,刀郎选择于海南定居,而也就是在那里,他认识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朱梅。

  和朱梅认识时,刀郎刚刚经历了第二次乐队解散的窘境。女友看着他整日里郁郁寡欢心有不忍,于是便提出了要带他去自己老家新疆看看的想法。

  左右在海南也闯不出什么名堂了,刀郎只好带着女儿和媳妇一起跑到了乌鲁木齐。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8:17
  作为中国异域风情最明显的城市之一,这里成了刀郎的灵感迸发的源泉。当地刀郎部族人的人质朴、神秘让他心生向往,于是四川的罗林便从此变成了新疆的“刀郎”。

  受当地民族歌曲的影响,刀郎此后创作的每一首歌,都带着浓浓的西域风格。

  他用最简单的音符写曲、用最露骨的文字作词,他将自己的过往于歌中全盘托出。粗狂之下,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的无奈与悲楚。

  靠着制作广告音乐,刀郎在当地某音像公司做起了音乐总监,后期还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

  那段时间,除了和音乐伙伴练琴,刀郎近乎哪里都不去,他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窝在屋子里和电子琴较劲的时光。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8:40
  因为始终不肯放弃自己心中“纯粹音乐人”的梦想,刀郎拒绝了不少商业订单。那时他想,音乐是神圣的,是永远不能用钱来“玷污”的。

  这样想法在刀郎的脑海中盘踞了很久,直到那天他发现两个女儿和妻子、父母只是挤在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睡觉时,才有些许的动摇。

  后来刀郎也曾回想过那天的场景,从某种意义上说来,那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夜晚,他只是在离家前多看了一眼卧室,冥冥中,有个声音仿佛在和他说:

  在家庭与现实面前,梦想总是一文不值。

  “神圣的音乐”不能当饭吃,至少,不能当妻女与父母的饭吃。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29:19
  放弃了内心的执拗,刀郎开始尝试与“世俗”勾肩搭背。他开始接受广告订单,开始创作商业音乐,工作室终于有了收入,那一年刀郎已经31岁了。

  某天,刀郎刚刚走出办公大楼,便遇上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望去,他看见了停在当时乌鲁木齐最高楼“八楼”旁边的2路汽车。

  有些孤单,同时也透着一缕苍凉的美丽。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0:23
  为了不辜负这一场雪,刀郎回家便将其写进了歌里,并将其取名为《2002年的第一场雪》。

  对于刀郎来讲,这或许只是一场下在2002年的雪,可对于整个华语乐坛来说,这却是一场时至今日仍在不断呼啸的狂风暴雪。

  据不完全统计,这张专辑在无宣传、无打榜的情况之下 ,只在2004年一年便卖出了“正版销量270万张”的天文数字,如果算上盗版,这个数字将被刷新至1000万。

  而彼时周杰伦专辑《七里香》的年度销量是350万张。

  “大雪”过后,刀郎风光无两。他接近嘶吼的歌声开始出现在各大商业街道与店铺之中,提神还洗脑。

  作为一代神曲,“通俗”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最闪亮的标签,而这显然不符合殿堂之内音乐人的审美。

  那段时间,“批判刀郎”是音乐圈内的艺术正确,更有甚者直接表态:

  “刀郎如果上春晚,那我就直接砸电视!“

  后来在某次发布会上,记者也曾就非议发起过提问,对此刀郎只是摆摆手,然后反问道:

  “这话是你亲耳听别人说的吗?如果不是,那还是别问了。”

  当事人一句不咸不淡的回应,让这场主流音乐人发起的战争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骂战。众人仍在喋喋不休,可刀郎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迎合之意。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0:44
  在局面最混乱的时候,刀郎第二次“失踪”了,整整两个月,这个此前一直处于舆论中心的男人彻底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他将手机扔掉,自己开着车回到了新疆。在路过甘肃最偏远地区时,他在某报亭里看到了印有自己照片的杂志,为了不被人认出,那一天他落荒而逃。

  “我真的崩溃了,我觉得自己被彻底扒光了。”

  回到车里,隔着墨绿色的车窗,刀郎再次回头看了眼窗外。海报上自己的脸与玻璃上的影子重叠,亦真亦假的场景像极了他如今的处境,这时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从前的话:

  “我的目标就是做名二、三线歌手,红了真的是个意外。”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1:18
  一枕黄粱成现实,于别人而言或许是美梦,可对于刀郎来讲却是一场实打实的梦魇。

  为了给自己留下最后一条底裤,刀郎回到新疆,再次做起了自由音乐人。

  自2006年至今,刀郎先后推出过《披着羊皮的狼》、《永远的兄弟》等一系列歌曲。

  无论是否真的具备那英口中的“音乐性”,这些歌始终存在于KTV“热歌排行榜”的前十名、存在于七大姑八大姨的手机铃声里、存在于你想忘也忘不掉的“中二”岁月里。

  刀郎的歌从来都不代表主流,它代表从前,那些如今想起来有些羞耻,但却异常怀念的从前。
  • 方燕龙: 举报  2019-11-07 09:46:06  评论

    这让我想起了郭德纲,什么主流不主流,大家爱看,爱听就是主流。你拿着国家的工资就可以随意调侃别人了?自己的作品没销路就会嫉妒别人。。。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2:39
  2007年,刀郎正式选择了隐退,他不再出席商演,也鲜少在公众场合露面。

  故事好像又回到了开头,他依旧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神秘刀郎”,只是外界再也不会从他的身上讨论“流量”与“主流”的矛盾。

  因为如今这两个词,显然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仔细算来,刀郎今年也有48岁了。

  少年时莽撞,中年时沉浮,他平庸过、红火过、消沉过,如今起起落落几十年,他在翻过了自己大半生岁月的同时,也演遍了普通人的一生。

  他和所有人一样,在风雨之后回归沉寂,回归生活。

  所以他无法主流,因为他太过主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移动信号塔 时间:2019-11-05 10:35:38
  难怪听刀郎的个歌曲有一种无奈和沧桑感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5:46
剩余 2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6:07
剩余 2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6:30
剩余 2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6:49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37:10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移动信号塔 时间:2019-11-05 10:47:38
  谢谢楼主的钻哈,讲究!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48:53
  网上最近一次传出刀郎的消息是在今年年初。他出席在朋友的婚礼上,再次拿起麦克风唱了一首《爱是你我》。

  爱是你我 用心交织的生活

  爱是你和我 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

  爱是你的手 把我的伤痛抚摸

  爱是用我的心 倾听你的忧伤欢乐

  这世界我来了 任凭风暴旋涡

  歌声响起时,宾客席中掌声与欢呼不断,时间仿佛又回到了2004年,刀郎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时候,场面热烈且放肆。

  一曲终了,刀郎鞠躬致谢然后走下舞台,未曾留下只言片语。

  2002年的第一场雪似乎还在下,只是这一次,刀郎却决定不再去看了。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49:50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kimmie 时间:2019-11-05 10:56:42
  那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好像以前挺多人喜欢的,总爱在嘴里哼哼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57:14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58:11
剩余 2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0:58:48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00:36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01:32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01:51
剩余 2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04:00
剩余 2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04:59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09:15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sandyrainy 时间:2019-11-05 11:11:13
  顶一下!刀郎的歌真的可以说是雅俗共赏,主不主流有什么关系呢
楼主圈圈2001 时间:2019-11-05 11:34:51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