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818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稀世国宝们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7 18:24:12 点击:85356 回复:54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作为一个北京人,小时候无论是父母带着还是学校的春游、秋游,国博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可自从长大之后反而有快二十年没遛过。这几年来,我对青铜器和金文越来越感兴趣,借着出差的机会也把陕西历史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都去了一个遍,去年10月份的时候没事干,带着孩子去了一趟,因为即要带孩子还要看展品,而且还人山人海的,即没看够也没看爽。这回借着疫情缓解、国博刚刚开始公共开放,特意从网上预约一张票,自己一个人,好好的看看。

  这次预约的是5月7号的开门票,全天才限入5000人,而且早票准入才500人,又赶上平日,我这个不上班的可以独自慢慢欣赏。拿上我的小数码相机,也给大家拍一拍国博的珍宝。

  因为对中国古代历史感兴趣,而且最主要是对先秦的金石比较痴迷,所以这次介绍的国宝主要集中在唐宋之前,重点是先秦的青铜器。

  可惜的是这次国博应该是换展品了,著名的“利簋”和“天亡簋”没找到,反复询问现场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西,所以问了也白问。后来出古代馆出来询问服务处的工作人员,回答就是:如果没展出,那就是换展品了,让展品休息一下。


  先来张出门之后在正门拍的大门照:


  

打赏

9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06次 发图:43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psvic 时间:2020-05-07 20:55:27
  都有何宝贝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7 21:51:49
  我定的是早上9点一开门就进去的票,所以赶早不赶晚,我8点40就到了国博的北门。先得扫码确定14天之内咱没有出过北京市,之后排队扫身份证进门。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08:30:10
  今天天气挺阴的,所以国博里边光线也不是太好。但毕竟是国家级的博物馆,又是天安门边上的脸面,所以气势和“登次”一定是顶呱呱的


  


  地下一层就是这次我主要去参观的展馆-古代中国基本陈列馆

  这里从中国旧石器时代一直到清朝晚期,将中国各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文物一一展出。因为是国家级的博物馆,所以国博也是中国顶级文物收藏最为集中、数量最多的博物馆(应该不用加上“之一”吧?)。而古代中国基本陈列馆中更是重中之重。




  
  



  说到国博古代馆就不得不提及2002年1月18日,国家文物局印发的《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规定64件(组)珍贵文物为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之后又在2012年6月26日,中国国家文物局发布《第二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书画类)》(第二批次的文物主要是书画类,所以故宫最为集中,国博基本上没有)。随后,2013年8月19号国家文物局发布《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共有94件(组)一级文物列入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含青铜器、陶瓷、玉器、杂项等四类。

  国博在其中第一批、第三批中拥有24件文件被列为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这24件文件应该可以说是国博的“镇馆之宝”,来国博如果没看这几件“大咖”那就算白来了。这24件文物如果按时间顺序划分(其实也是按展馆顺序划分了,这样也方便在参观的时候一个展馆一个展馆的寻找)

  它们是:
  ------------------------
  01、新石器时代-陶鹰鼎
  02、新石器时代-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
  03、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彩陶人面鱼纹盆
  04、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网纹彩陶船形壶
  05、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彩陶舞蹈纹盆
  06、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彩陶贴塑人纹双系壶
  07、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龙
  08、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象牙梳
  ------------------------
  09、商-后母戊鼎
  10、商-子龙鼎
  11、商-四羊方尊
  ------------------------
  12、西周-利簋
  13、西周-大盂鼎
  14、西周-虢季子白盘
  15、西周-天亡簋
  ------------------------
  16、战国-鎏金嵌玉镶琉璃银带钩
  ------------------------
  17、西汉-诅盟场面铜贮贝器
  18、西汉-“滇王之印”金印
  ------------------------
  19、三国吴-“赤乌十四年”款青釉虎子
  ------------------------
  20、北齐-青釉仰覆莲花尊
  ------------------------
  21、隋-绿玻璃盖罐
  22、隋-绿玻璃小瓶
  ------------------------
  23、唐-陶骆驼载乐舞三彩俑
  ------------------------
  24、明-凤冠
  ------------------------

  不过,前边我也说了,这次来国博在商周展馆中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利簋”和“天亡簋”,而到隋唐馆因为时间比较紧,匆匆而过,第21、22两项中的“绿玻璃盖罐”和“绿玻璃小瓶”我也没有找到。所以也有些遗憾,这次只看全了其它20个最重的展品。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08:50:29
  古代中国馆是按照时间发展顺序进行的展馆陈列。从最远古的旧石器时代一直到清朝晚期,每个时代都选取一些最具代表性的文件进行展出,而这些文物则又是根据那个时代具有不同文化领域、同时代不同地域文化或社会、人文等领域再进行不同集中区域的展示。

  进馆之后首先就是远古时期展馆,这个展馆的文物时间基本上在200万年前至公元前2000年左右(也就是在中国的夏朝左右)。远古展馆又根据时代划分为,分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



  

  在每一个不同的展馆之中,文物摆放的原则基本上是以大件的或重要的、立体的展品在中间单独展示,小件的、片状的、需要详细图文解释的文物在两侧的展柜或壁龛内。


  


  远古展厅主要是以各类远古的原始人及粗制打造的石器、骨器,以及他们生活过程中的一些工具、所食肉食动物遗骸等进行展示。其中应该有一件最重要的文物--“北京人头盖骨”,可惜的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直至现代也没能再次找到原物。

  经过旧石器时代小展厅之后就进入新石器时代展厅。

  记得当年上学时,课本里画的什么鱼纹陶盆、舞蹈陶盆,一个个看上去都是个小学生绘画水平;而考试还要记什么仰韶文化、龙山文化之类的,当时头大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为了方便大家了解,也为了让大家对新石器时代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不再像我当年那样只知其然而不其所以然,我特别画了一个时间表,在这个时间表里我将新石器时代中各个阶段、各个文化时代时间进行了标注,这样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09:48:17
  进入新石器时代展厅,一进门口的中心位置就是一个约为3X3米的独立大展柜。

  仰韶文化-蚌塑“龙虎”墓
  这是1987年在河南濮阳西水坡出土的一座古墓。
  此墓中部为一壮年男性,头向南方,东西两侧分别用天然蚌壳堆塑出似龙、虎的动物形象。类似的蚌塑图形在遗址内共发现三组,对于探讨仰韶文化时期的社会性质、神话史和原始蚌塑艺术等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关于东方龙、西边虎与北斗组成的天象,早在《公羊传?昭公十七年》中就有记载:“大辰者何?大火也。大火为大辰,伐为大辰,北辰亦为大辰。”文献中涉及三个星宿名称:大火、伐、北辰。其实,稍有些许天文知识的人都知道,大火是指东方苍龙星座中的心宿。心宿有三颗星组成,天文上称之为心宿一、心宿二和心宿三,大火星即是心宿二,即龙星座中最明亮的一颗,古人称为“龙心大火”。古人曾把中国的农历称为龙历,也叫做火历,就渊源于此,著名学者庞朴曾著《火历初探》、《火历钩沉》等,也是基于此因。伐,是西方白虎星座中的参伐,即参宿一、参宿二、参宿三横排着的三颗星之下纵列的三颗星,名叫参伐。北辰即是指中央天区的北极星和围绕北极旋转的北斗星座。



  



  看西水坡45号墓,墓主人乘北斗帝车居于正中,东方有龙,西方有虎,北斗的斗柄直指龙头,斗魁引提虎首。早在6000多年前,仰韶时期先民已对天体星座有了清晰的认识。《史记》中所述,是说春分日之夜,从黄昏到黎明通宵观测天体,星空正好绕天半周,星辰的东西位置对调。“用昏建者杓”,黄昏时斗柄指向东方,牵引苍龙出海升空,开始巡天。“夜半建者衡”,半夜时分斗柄南指,斗柄也称衡;而此时与北斗斗柄相平行的南斗六星也从东方升起,这就是“衡殷南斗”之意。到了黎明,斗魁提携白虎出于东方,斗柄指向西方,斗魁正指东方。这就是“平旦建者魁”,“杓自华以西南”,“魁海岱以东北也”。



  



  在春分那天半夜,斗柄和斗魁之间的“玉衡”星,正值“中州河济之间”。陆思贤和李迪特别注意司马迁说的“夜半建者衡,衡殷中州河济之间”这句话,说:“翻开历史地图,濮阳西水坡正在古时河济之间,这就 知道,《史记?天官书》所记载的是从远古以来一直流传下来的天象知识,而濮阳西水坡在距今6000多年前的仰韶时代,是一个重要的农业天文观测基地。”无独有偶,有的学者就曾提出45号墓主是6000多年前登台观测天象的大智者,蚌图就是在当时没有文字的情况下,用蚌塑的形式对观测天象的实况记录,其数据非常准确,形象非常逼真,并推测,西水坡遗址在6000多年前应当有一座高高的观星台,只是由于几千年来的黄河冲刷淤积而湮没了。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止月牛寸土 时间:2020-05-08 10:54:38
  楼主八的好专业,继续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2:34:41
  接下来要扒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陶鹰鼎了

  仰韶文化-鹰形陶鼎

  这个家伙之前被央视的《如果国宝会说话》扒过,结果萌萌的样子被网友推成了神。这个新石器时代陶鹰鼎还有人称它为陶鹗尊、陶鹰尊。动物是原始艺术创作的重要题材,在已发现的许多陶器上绘有各种动物纹饰,已属屡见不鲜,但以鸟类塑造陶器的形状,却不多见。


  

  此鼎由泥质黑陶制成,造型生动逼真。从鼎的正面欣赏,恰似一只活灵话现的猫头鹰,位于头部正前方的两眼圆睁,炯炯有神。嘴部弯曲成锐利的钩状,其神态似在等待时机捕捉食物。鹰体呈圆形,肌肉丰满,健壮有力。它收起双翼站立着,双足与尾部着地,造型简洁有力,充满了浑厚的体积感,整个鹰的身体有一种向外扩张的内在力量,无论从哪个角度观赏,都能感到慑人的威猛气势。

  鹰鼎最大腹径为32厘米,容积较大,具有明显的实用价值。鹰的两腿足近似袋状。另有一近似长方形的支撑点,以表示鹰的尾部,两足和一尾巧妙的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使器体稳定。因此,这种陶鹰鼎不仅是一种珍贵的艺术品,而且是一件实用器物,可谓独具匠心。

  新石器时代陶鹰鼎出土于一座成年女性墓葬,与其共出的物品还有十多件骨匕、数件石圭、石斧及一批生活器皿等。石圭、骨匕等物品通常作为礼器来使用。陶鹰鼎与它们放置于同一墓内,形式与众不同,可能与当时的祭祀活动有关。动物形象的创作与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关,陶鹰鼎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原始人的图腾崇拜观念。


  

  陶鹰鼎的发现

  1957年的一天,太平庄农民殷思义在村东犁地,猛然一震,犁铧碰上硬物,他以为是地里的石头,就准备将石头挖出来,谁知挖开犁松的虚土,却是一件鸟一样形状的陶器,这就是后来闻名于世的陶鹰鼎。但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挖到一件国宝,随手带回家,做了鸡食盆。

  1958年秋,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师生组成的考古队在华县发现了著名的泉护村仰韶文化遗址。考古队在泉护村遗址进行发掘的同时,还在附近作调查工作。太平庄是泉护村的西邻,两个村庄村连村,地连畔,殷思义见到考古队热火朝天的工作,就主动向来村里调查宣传的考古队员讲了自己曾挖出一件陶器,并将陶鹰鼎送交给考古队,这才使这件珍贵文物见于世人,最终被国家博物馆收藏。


  

  华县农民殷思义发现的这件国宝,有很高的考古价值和艺术价值。国家博物馆的刘钧评价说:“在已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陶器中,以鸟类造型的陶器,目前仅见此一件,是原始制陶工艺的杰作。其设计巧妙,比例相宜,造型优美,形态逼真,制作精致,注重造型与实用的完美结合,至今仍是国内少见的珍品,是五千年前我们祖先聪明智慧的结晶。同时,以陶鹰鼎为首的动物造型陶塑开启了商代鸟兽形青铜器造型之先河。”

  陶鹰鼎作为首批禁止出国参展的64件国宝之一,最后一次出国,是在1993年瑞士洛桑,为了帮助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而举办的一次展览,回国之后,一直再没有出过国。目前,中国共有国家一级文物五万余件,陶鹰鼎可谓是国宝中的国宝。


  


  开启商代鸟兽形青铜器造型之先河

  它是六千年前,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陶塑。仰韶文化以彩陶为最重要特色,器物多是生活用品,陶鹰鼎是唯一一件以鸟类为造型的。

  它当初是做什么用的?——是盛水?储粮?还是祭祀?又为什么要把它做成是鸟的样子?正因为它的唯一性,缺乏参考,所以这些问题还在吸引着研究者去探究。但可以肯定的是,陶鹰鼎显示着六千年前,中国人的生活器具中,实用性与造型性已经可以达到非常美妙的融合。

  鼎作为一种炊器,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大量出现,尤其是到了进入青铜时代,礼制的出现使得人们赋予了鼎更多的意义,比如,我们非常熟悉的周天子祭天时应该为九鼎八簋制,诸侯王一般为七鼎六簋制,此时的鼎已经由实用器演化成为了一种礼器,到了秦汉时代,我们从“问鼎中原、三足鼎立”这样的成语里面我们也知道了鼎象征着国家至高无上的最高权力,在东汉之后,鼎的形象渐渐推出了历史的舞台。我们听说过,也亲眼见到过司母戊鼎,也见过妇好墓中出土的司母辛鼎等等,青铜时代鼎的形制大多规则固定。而今天我们看到的陶鹰鼎却不一样,是用一只前扑的鹰的形象来构造的。


  

  陶鹰鼎又称陶鹰尊,是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时期(约公元前4300~前3600年)的陶塑艺术精品,高35.8厘米,整体造型为一只敛翼伫立的苍鹰,鹰的形状与器物造型浑然一体,鼎腹塑为鹰强壮敦实的躯干,器口开在鹰的背部,器身上部前段加塑鹰首,其尖喙、勾啄和炯炯有神的一双巨目增添了威猛之感,双翅后收构成鼎之中后部,充满浑厚的体积感。尤为奇特的是,鹰尾下垂落地,与粗大的双腿做成陶鼎的三个支足,构成“三足鼎立”之势,不仅增加了器物的容量,还进一步加强了整体器形的稳定性,看上去显得威武而雄壮,其造型构思之奇巧,令人赞叹。陶鹰鼎整体造型简洁,古拙质朴,周身素面未加纹饰,虽体量不大,却仿佛蕴含着一种充盈的内在力量,令人感到桀骜猛厉的气势,显示出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艺术气质。

  陶鹰鼎的主要优点并不在于通常所谓的"写实"和"逼真",而在于经过作者艺术加工后获得的夸张和变形,既保持并强化了它们各自所固有的形神特征,又与陶器的工艺造型取得了和谐的统一,从而成为原始时代雕刻艺术不可多得的珍品,为其后盛行于商周时期的青铜鸟兽形器奠定了很高的起点。


  

  仰韶文化以精美彩陶而著称,陶鹰鼎的问世表明那个时候的人们不但擅长彩绘图案的创作,在造型艺术方面也有很强的实力。陶鹰鼎出土于一座成年女性墓葬,与其共出的物品还有十多件骨匕、数件石圭、石斧及一批生活器皿等。石圭、骨匕等物品通常作为礼器来使用。鹰鼎与它们放置于同一墓内,形式与众不同,可能与当时的祭祀活动有关。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

  鹰形陶鼎是原始艺术与实用功能完美结合的典范,是远古时期不可多得的雕塑艺术珍品。"在已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陶器中,以鸟类造型的陶器,当前仅见此一件,是原始制陶工艺的杰作。其设计巧妙,比例相宜,造型优美,形态逼真,制作精致,注重造型与实用的完美结合,至今仍是国内少见的珍品,是五千年前我们祖先聪明智慧的结晶。同时,以陶鹰鼎为首的动物造型陶塑也开启了商代鸟兽形青铜器造型之先河。"

剩余 3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3:25:10
  既然说到了“鼎”,那就再看一件时间晚于陶鹰鼎的另一件陶鼎

  良渚文化-扁足陶鼎

  良渚文化代表遗址为良渚遗址,距今5300-4300年。良渚文化分布的中心地区在钱塘江流域和太湖流域,而遗址分布最密集的地区则在钱塘江流域的东北部、东部。该文化遗址最大特色是所出土的玉器。挖掘自墓葬中的玉器包含有璧、琮、冠形器、玉镯、柱形玉器等诸多器型。此外,良渚陶器也相当细致。


  


  良渚文化发展分为石器时期、玉器时期、陶器时期。玉器是良渚先民所创造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精髓。良渚文化玉器,达到了中国史前文化之高峰,其数量之众多、品种之丰富、雕琢之精湛,在同时期中国乃至环太平洋拥有玉传统的部族中,独占鳌头。而其深涵的历史文化底蕴,更给世人带来了无限的遐想。文字是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在良渚文化的一些陶器、玉器上已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单个或成组具有表意功能的刻划符号,学者们称之为“原始文字”。


  


  这件夹砂灰陶鼎有三个鱼鳍形扁足,足表面还刻有象征鳍骨的线纹。这种鱼鳍形足造型的陶鼎是良渚文化特有的器型之一。


  

我要评论
作者:凉风徐徐的夏日 时间:2020-05-08 15:04:40
  留印子再慢慢看,lz加油
作者:走路去旅行啦 时间:2020-05-08 15:19:22
  支持楼主,最喜欢看国宝的帖子了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5:45:22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顺着良渚文化

  良渚文化-玉琮

  在良渚文化玉器中,玉琮的地位最为突出。玉琮作四方柱形,中间有圆孔,外周有饰纹。《周礼》中记载玉琮是祭地之器。中国古代有“天圆地方”之说。故玉琮被列入中国传统的玉礼器“六器”之一。

  良渚文化玉琮出现最晚,但数量最多,器型最大,形式多样,几乎每件都有纹饰,制作极为精美,为迄今所知新石器时代玉琮中形式最全、工艺最精湛的作品。此外玉串饰组合也很丰富,造型新颖别致。一般由玉管串成,玉璜为坠,上饰神徽图案,显然是高等级的装饰品,其主人应是氏族的首领或贵族,还有一种奇特的玉冠状器,形似神人纹头上的羽冠,下端有榫和穿孔,有的饰神人纹,也应属于图腾或宗教意义的礼器。


  

  玉琮本青绿色,玉料斑驳,后沁为黑褐色和暗红色。以12节简化的人面纹为饰,每节均以棱为中心,刻饰简化的神人纹,冠、嘴均简化,大多眼纹已模糊不清。玉琮两端对钻孔,呈明显的喇叭口状,管钻穿孔。在大端射口中间部分雕琢一符号。

  玉琮是良渚文化的典型玉器,后世有“苍璧礼天,黄琮礼地”之说,认为璧和琮象征着天圆地方,为十分重要的祭祀礼仪用器。

  刻有符号的良渚文化玉器,主要为玉璧与玉琮,但数量不多。有人认为这些符号可能与原始文字有关,也有人认为与原始宗教有某种联系。故宫博物院藏品。

  关于良渚文化玉琮的功能,学术界也是众说不一,至今尚无定论。有学者认为琮是烟囱崇拜的礼器,是家族祭祀的对象;有的学者认为琮象征地母的女阴,是生殖崇拜的对象;有人认为玉琮是男根之函;有人认为琮是织布机上的部件;有学者认为,琮是沟通天地之间的媒介,琮外方象征地,内圆象征天,中孔穿的柱子为天地柱,象征天地之间的贯穿,琮上的兽面纹就是巫师的蹻,巫师乘兽蹻以此通天人之际;还有人认为良渚玉琮是良渚寺墩遗址的设计底本;琮是玉主,是宗庙中祭祀时所请神明祖先降临凭依之物;琮是兽面神神柱,属于图腾柱;琮是燎祭用具;琮是系于腰问的佩饰;更有人认为,琮是献给鬼神的猪、猪头、猪下颌的高贵替代物,是神的食物;琮是井乃至黄泉的象征,是神龙浮出的通道。


  

  古代以玉作瑞信之物,用于朝聘,计六种,故名"六瑞"。《周礼·春官》载:周制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六瑞形制大小各异,以示爵位等级之差别。《周礼--春官--大宗伯》中记载: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

  很多人其实对于玉琮、玉璧、玉圭、玉璋、玉璜、玉琥这些被《周礼》设定的“六器”都不太清楚,一方面对于它们的功能不知道,另一方面,对于他们的形状也不清楚。于是对于它们的叫法也就千奇百怪,或是张嘴就来,也不管是不是真的知道。

  下边我就把这些除玉琮外的其它五种玉器图片列出来,也算是让不知道的人涨涨见识。

  以苍璧礼天--玉壁:


  

  不过,对于圆的,中间有孔的玉,在中国古代有很多种,包括:玉璧、玉瑗、玉环、玉玦。而如何分辨它们往往让很多人头痛。

  古代辞书《尔雅 释器》记载:“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谓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宋朝《尔雅疏》“肉,边也,好,孔也,边大倍于孔者名璧。”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圆玉的边为孔径的两倍是璧,孔径为边的两倍是瑗,边与孔径相等是环。(玉器的实体部分叫作“肉”)

  据此,圆玉的分类依据:

  1.玉璧:中心孔径小于边宽的圆玉;

  2.玉瑗:中心孔径大于边宽的圆玉;

  3.玉环:中心孔径等于边宽的圆玉;

  4.玉玦:周边有一个缺口的圆玉。

  不过这只能作为参考。因为根据出土的文物,圆玉的孔径并没有文献记载的这样准确,不过从孔径与边的比例,可以大致分辨出玉璧、玉瑗和玉环。玉玦是最好辨认的,玉玦虽然同为圆玉,但是玦有缺口,从造型上便可一眼认出。

  《荀子·大略》记载:“聘人以珪,问士以壁,召人以瑗,绝人以玦,反绝以环。”意思是:招聘雇人用珪,请教高士用壁,召唤使人前来用瑗,拒绝推辞别人用玦,和好恢复关系用环。


  

  青圭礼东方--玉圭:


  


  赤璋礼南方--玉璋


  


  白琥礼西方--玉琥


  


  玄璜礼北方--玉璜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6:05:11
  好的,我们再回过头来再来看仰韶文化遗存的其它著名文物。在接下来讲的三组著名仰韶文化的彩陶之前,我把上边关于中国新石器时代划分的图再贴一次。


  


  从图里我们可以看到,仰韶文化的时间非常非常的悠久,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铜石并用时代的早期有近2000年的时间跨度,而在这一个时间段内也正是社会由母系氏族衰落到父系氏族兴起、繁盛的过程。

  同时,仰韶文化的集中地区基本上以黄河中下游流域为主,这个地区不仅仅是中国的地理中心,同时也是华夏文明--炎黄文明的中心,之后中国上古那些三皇五帝基本上都是在这个地区成长起来的,所以说我们现代文明主要继承仰韶文化的核心是不为过的。

  仰韶文化-人面鱼纹彩陶盆

  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彩陶盆于1955年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半坡。为新石器时代前期陶器,多作为儿童瓮棺的棺盖来使用,是一种特制的葬具。高16.5厘米,口径39.8厘米,由细泥红陶制成,敞口卷唇,口沿处绘间断黑彩带,内壁以黑彩绘出两组对称人面鱼纹。

  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彩陶盆是仰韶彩陶工艺的代表作之一,于1995年5月25日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2013年1月列入《第三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人面鱼纹”还是“人面鱼身”
  ———半坡彩陶盆图案纹样母题探讨

  西安半坡出土的彩陶盆,绘有被称为“人面鱼纹”图案母题纹样,有的学者认为“含义尚不明了”,毕竟我们今天对古人的图案纹样的思想活动了解有限,这是比较稳妥的说法,当然也等于没有说。也有的学者认为它反映的是远古人类与捕鱼相关的图案母题纹样,这是从图案纹样所表现的人与鱼二者的关系以及出土有渔具得出的结论,这种结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李泽厚在《美的历程•美学三书》有过这样的描述:“特别是各种形态的鱼,人面含鱼的形象,它们虽明显具有巫术礼仪的图腾性质,其具体含义已不可知,但从这些形象本身所直接传达出来的艺术风貌和审美意识,却可以清晰地使人感到:这里还没有沉重、恐怖、神秘和紧张,而是生动、活泼、纯朴和天真,是一派生气勃勃、健康成长的童年气派。”李泽厚认为半坡人面鱼纹图案纹样具有“图腾”性质的特点,并传达了审美意识。另外也有学者认为:“如果彩陶花纹确是族的图腾标志,或者是具有特殊意义的符号,那么我们可以说,马家窑文化早期即马家窑类型阶段的人们共同体,是仰韶文化中同一图腾部落的一个地方分支,只是崇拜的鸟类品种不同而已。”“仰韶文化的半坡类型与庙底沟类型分别属于以鱼或鸟为图腾的不同部落氏族,马家窑文化属于分别以鸟和蛙为图腾的两个氏族部落。”④考古学家的“图腾说”对半坡彩陶盆“人面鱼纹”的图案母题纹样含义推进了一步。但对其含义所显示的图案母题形式构成没有在含义层面做出解读,为此我们试图在“人面鱼纹”还是“人面鱼身”的母题方面以及它的含义做进一步的探讨与推进。


  

  一、 半坡的人面鱼纹图案

  属于仰韶文化系统的西安半坡、临潼姜寨、宝鸡百首岭出土的彩陶盆上“人面鱼纹”图案纹样(图1、图2),几乎被所有的中国美术史著作,包括美学著作收进,并从图案或审美的角度做了“客观”的描述,更有很多考古学家和文化学者,对被称为“人面鱼纹”的图案做了充分而详尽的各种阐释,产生了不同的学术观点。

  值得注意的是,从目前出土的情形看,类似“人面鱼纹”的图案,有几种不同器物上的“人面鱼纹”图案的不同组合形式。通常美术史家把注意力放在图1 的彩陶盆上的“人面鱼纹”。该图案纹样用图案学理论阐释,颇像今天的“适合纹样”所采用的方法。该图案采用两个“人面鱼纹”图案和两个鱼形图案,图案的位置在彩陶盆内壁上。其构成是两个“人面鱼纹”图案之间穿插一条鱼的图案,穿插的鱼形图案方向相反,呈首尾相对。这种关系正好构成一组旋转的“人面鱼纹”图案。“人面鱼纹”图案母题纹样最值得注意的是,人面嘴旁分别描画有两个简单的鱼形图案,正好鱼头与人嘴的轮廓为重叠图案,故此一般都认为是人嘴含着两条鱼。同时,在“人面”两耳的位置对应有两条鱼纹图案,形成奇异的人与鱼的图案纹样。在“人面”的上方有三角形的“纹饰”,三角形外有类似鱼鳍纹饰。到底是“人面”的帽形还是人身体部分?我们当如何理解它究竟描绘的是什么?都有不同的解读,且有很大的难度。有学者认为这个“三角形”的图案纹样是人面的“尖顶帽形饰物”。美术史家阎丽川是这样描述的:“西安半坡出土的人面鱼纹彩陶盆内部画一个滚圆的头面,戴尖顶帽形饰物,眯合着双眼,鼻头如倒丁,嘴巴像对顶三角形,腮边横出刺须。双耳边连着两条小鱼,有点像没身水中游泳的人,在水面上露出了头,小鱼来凑热闹。有人推想可能与捕捞鱼类的生产活动或者丰收愿望有关,旁边的网纹图形应是捕捞工具。”①阎丽川这里有文学性的描述意味。的确半坡出土的有“旁边的网纹图形应是捕捞工具”的图案,而且还有完全是渔网的彩陶盆图案。如编号为“T58F17:1”(图3)的彩陶盆,表明了半坡氏族人类与渔业有关。还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解读为“人面鱼纹”,实际上“人面”与“鱼纹”是分开的,即“人面”、嘴含的“鱼纹”和耳边的“鱼纹”,因为头部“三角形”纹样被解读为“戴尖顶帽形饰物”,有的解读为“(族徽)面具”。

  我们说彩陶盆上的这组“人鱼”图案纹样是对应的关系,而不是对称的关系,即相对的“人面”与两旁的“鱼”是左右相对的关系。图案纹样中类似“人面”的前额部分,左右分别不同的纹样告诉我们这种对应的关系,同时穿插于“人面鱼纹”两旁的“鱼”告知我们的是首尾相随的关系。这样一组对应的图式关系,与后来的“鱼形”太极图的对应关系,在此方面似乎有什么关联。即如果暂时遮蔽“人面”的话,图案纹样的两条鱼,呈首尾相随的状态,产生了我们说的旋转状态,这种旋转的状态颇像太极图两条鱼形首尾相随的旋转的状态。当然,这仅仅是从图案纹样呈现的视觉上的认知反映,至少我们看到了远古人类的图案思维方式是连贯性的,并且隐含了高级的思维能力。


  
  

  类似于半坡文化彩陶的“人面鱼纹”,还有陕西临潼县姜寨出土的彩陶罐形的图案纹样,学者们称之为“神(人)像与双鱼图”①(图4)。我们也把它作为分析“人面鱼纹”图案母题纹样的一组图像,因为姜寨同样出土有彩陶盆上的“人面鱼纹”组合图案。这组罐形图案纹样的组合方式有一点接近彩陶盆的“人面鱼纹”组合。但由于器型不同,图案组合方式有较大的区别。该“神(人)像与双鱼图”的图案纹样绘于葫芦形陶瓶上器物,“神(人)像”的图案纹样与彩陶盆上的“人面鱼纹”的“人面”有几处区别值得我们注意。就是“神(人)像”面上的三角形,彩陶盆上的这个“三角形”被认为是帽形饰物,这里也同样出现,但又并不像“帽形”饰物,差别很大,看上去更像“鱼身”。“神(人)像”的面部也有所不同,神(人)形象,看上去怒目瞪圆,嘴微张,有上下两排牙,还有两颗向上的獠牙,鼻孔突出,两耳旁有类似三角形饰物。葫芦形陶瓶的“神(人)双鱼”图案结构也许因为器型的原因,有两条鱼分别在“神(人)像”的两边且为同一方向,即左右各有一条鱼,鱼的朝向一致,都是向下。这种结构的图案可能与陶瓶的器型有关,比较适合于长形的陶瓶。李凇在描述这组图案纹样用了“人(神)像”这个概念:“图像以粗黑线条勾画,中间为人(神)像,两边各一鱼。人像双目圆瞪,呲牙咧嘴,獠牙上翘,鼻孔张大。”②到底是“人”面像还是“神”面像,或许是在“人像”的基础上向“神像”方面的转化,再或者是戴的面具,都很难使我们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神(人)像”的头上形似三角形的“身躯”将是我们下面关注的焦点。

  两组“人鱼”图案,同样显示了远古半坡聚落人与鱼的必然关系。除了上述彩陶盆和彩陶罐的图案纹样有鱼的图像以外,半坡还出土有单独的鱼图像(编号“T276M159:2”)以及鱼蛙组合(编号“T16M63:1”)的彩陶盆图案,都应该能说明半坡氏族人类与鱼的关系。另一类单独的“鱼”图案则在其他彩陶钵上,如编号为“ZHT85:2”。这种单独出现的鱼图像,作为图案纹样看,已经做了“概括”性的处理,或者说做了“抽象”性的处理,向图案化方向演变。独立图案化的鱼形纹样,基本上没有细节的表现,而是简洁的线条与涂黑的几何形面所构成。《中国文明的形成》一书中这样描述了它们与远古人类的关系:“在彩绘图案中,流行鱼、鹿、蛙、鸟、嘴衔鱼的人面及网这类纹饰,以及使用骨镞、骨鱼叉和鱼骨作为死者的随葬品,都反映了渔猎经济是他们生活来源的重要支柱。”③这组图案纹饰解释为与渔猎有关,应该是说得通。同时,彩陶图案纹样除了与生活反映说的观点,学界普遍认为:“彩陶纹饰是一定的人们共同体的标志,它在绝大多数场合下是作为氏族图腾或其他崇拜的标志而存在的。”④那么对“人面鱼纹”的阐释,学界主要有哪些呢?

  二、 关于“人面鱼纹”的各种阐释

  西安半坡遗址距今6000 年以上,属于典型的黄河流域母系社会氏族聚落的原始遗存,史学界把它划分为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它位于今西安市东郊灞桥区浐河东岸,共发现房屋遗迹46处、窖穴200 多处以及各类墓葬250 处。⑤这一现象颇像《墨子•辞过》记载:“古之民,未知为宫室时,就陵阜而居,穴而处下,润湿伤民,故圣王作为宫室。”⑥从出土的彩陶图案母题纹饰看,有人面、鱼、鹿、植物和抽象几何形等图案母题纹样,现在我们只能推测性地判定当时半坡原始母系社会部落生活的情况,应该是狩猎、渔猎以及采集果子等多种形式的生产与生活方式。远古半坡人们在彩陶盆、彩陶罐或其他器物上绘出的“人面鱼纹”或“人(神)与双鱼”图案母题纹样,不仅仅是为了丰富彩陶盆、彩陶罐或器物的纹饰,一定还有我们难以想象的其他含义。

  关于“人面鱼纹”母题的种种阐释与说法,研究者大抵都认为它可能是某一原始氏族聚落的族徽或图腾。除了我们上列举石兴邦、李泽厚、李凇等学者的观点,还有一些其他观点。冯利在《半坡陶彩人面纹的巫师属性》中赞同张光直的观点,认为“人面鱼纹”是巫师的形象。①持相同观点的还有王宜涛《半坡仰韶人面鱼纹含义新识》:“这个图案实际上属于半人半鱼、人面鱼首的图腾,这种图腾就是半坡仰韶原始民族的祖先神形象。而扮演沟通天地神人的使者,即原始宗教中的巫师,也就常常被打扮成这种半人半动物的怪样。这种半人半动物的巫师,实际上被人们看成是半人半神、半人半仙或半人半鬼式的人物。”②由巫师说逐渐转移到图腾崇拜说,如李智在《人面鱼纹———神灵化的图腾祖先崇拜》中认为:“这些鱼纹和人面鱼纹明显地具有图腾崇拜的性质,整个图案上充满着神秘莫测的气氛,它已不是图腾崇拜的初级阶段,而是进入了图腾人格化的高级阶段。”③还有研究者认为半坡彩陶的“人面鱼纹”可能在宗教崇拜基础与天象历法有关。如钱志强在《半坡人面鱼纹新探》中认为:“从半坡遗址看,人面鱼纹盆多数是小儿瓮棺葬葬具,因此,作为科学知识的天文历法,在当时很有可能是与巫术、宗教相表里的。”④陆思贤也有近似观点,但他认为人面鱼纹与月历图有关。他在《半坡“人面鱼纹”为月相图说》一文中,明确地提出“人面鱼纹”为远古时期的“人面鱼纹是最古的月历图画”。⑤延伸月历的观点,有研究者认为“人面鱼纹”是“月族”的观点。刘夫德在《仰韶文化“鱼纹”和“人面鱼纹”含义的再探讨》中,提出“半坡类型的彩陶上的鱼纹是月的象征,因此也是月族的图腾。而其‘人面’纹和‘人面鱼纹’也就是《山海经》中所说的‘人面’和‘人面鱼身’的月形象。……含有‘鱼纹’和‘人面鱼纹’的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其族属是我国历史上的月族,也就是华族。”⑥“月族”这一观点论者不多。

  由于半坡这些彩陶盆出土时,发现它们基本上是瓮棺,里面有小孩遗骨,由此有学者认为“人面鱼纹”的图案或图像可能与远古人类生死观相联系。杨玥在《“人面鱼纹”新探》中论证了“人面鱼纹”应该是代表着一种“生死轮回观念”,是神的形象,运用了《山海经》资料提到的“人面鱼身”,并认为“很有可能就是《竹书纪年》中的‘长人’,而‘长人’说自己是河精”⑦。而李荆林则在《半坡姜寨遗址“ 人面鱼纹”新考》一文中认为“人面鱼纹”应该是“我国最早的原始婴儿出生图”⑧。张朋川在《彩陶艺术三题》中注意到了“人面鱼纹”图像的变化:“临潼出土的另一件彩陶葫芦瓶,其主题纹样是头朝下的人面鱼身纹,人面作龇牙咧嘴状,神态威猛,人面两侧各有一长鳍,鱼身和人面紧密地联成一体,鱼身上有波状鳞甲。另一件半坡类型彩陶盆内,绘有两两相对的头朝下的鱼身纹,额头和嘴部染黑,兼有人面和鱼面的特征。面部两侧绘着带芒的鳍,三角形的鱼身周缘也长着芒刺。这一样式的人面鱼纹应是人面与鱼的复合纹样的雏形,又发展为人面下部两侧增画一对鱼,也有将人面鱼身纹的前鳍改为延伸而出的一对鱼纹,应是有以人面鱼纹为主体而聚集繁衍鱼裔的含意,与临潼出土的彩陶葫芦瓶上的头朝下的人面鱼纹和两侧的鱼纹并列在一起是同样的意思。于是我们可以排出头朝下方的人面鱼身纹的演变系列,可以看出这类人面鱼身纹中的鱼身部分逐渐变小和简略,人面相对显得较大,成为主体,形成鱼身简化、人面突出、小鱼潜聚的人面鱼身纹。”⑨张朋川所说的是上面我们说的图3 的“神(人)像与双鱼图”图案纹样,但基本上是对图案母题纹样的客观描述。李智的《人面鱼纹———神灵化的图腾祖先崇拜》也认为:“《淮南子•地形篇》内就有周族的图腾是鱼的传说:‘后稷垅在建木西,其人死复多,其半鱼在其间。’后稷是周族的祖先,也被尊崇为神农氏,死后即复生,身体一半化成鱼,这也就是返本复原,被视为祖先的鱼的形态。”①当然,最后他的结论是“人面鱼纹”为图腾祖先崇拜,放弃了对“人面鱼纹”还是“人面鱼身”的追问。同时,“人面鱼纹”在田春的《中国古代人鱼图像的谱系》一文中,被认为半坡“人面鱼纹”应该是后来“人面鱼身”的雏形。②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观点。

  以上探讨的“人面鱼纹”问题归纳起来,大致包含了如李凇说的两个思路:一个是就图像论事,认为是远古人与渔猎生活相关;一个是对图像后面隐匿的含义进行的各种推测,企图弄清楚“人面鱼纹”的深层文化含义。两种思路中产生了这样几个基本观点:一、“人面鱼纹”反映的是渔猎;二、“人面鱼纹”是图腾或族徽崇拜;三、“人面鱼纹”是月神;四、“人面鱼纹”反映了天文历法;五、“人面鱼纹”是原始婴儿出生图;六、“人面鱼纹”是“人面鱼身”的雏形。这些观点都用了各种文献和材料做了推论,应该说都有一定的道理,也将“人面鱼纹”的研究推向了深入。在这些探讨“人面鱼纹”的观点中,很多研究者都注意到了《山海经》文献,同时也注意到了一些辅助性的文献,如《淮南子》《国语》《水经注》等。其中《山海经》提到的“人面鱼身”这个氐人(互人)氏族以及相关的神话,这是非常关键性的文献,为此,我们也从《山海经》等相关文献中探讨“人面鱼纹”还是“人面鱼身”这个问题。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寒天烈日孤钓翁 时间:2020-05-08 16:12:19
  马克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6:23:44
  三、《山海经》里的“人面鱼身”

  《山海经》中至少有两处记载“人面鱼身”。《山海经•海内南经》云:“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③《山海经•海内北经》云:“陵鱼人面,手足,鱼身,在海中。”④另《山海经•大荒西经》云:“有互人之国。炎帝之孙,名曰灵恝,灵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⑤郭璞(276—324)注:“人面鱼身。”⑥郝懿行(1757—1825)云:“互人国即《海内南经》氐人国,氐、互二字,盖以形近讹,以俗氐正作互字用。”⑦这里讲到了炎帝之孙灵恝,灵恝所生后代为互人(氐人),这是炎帝的后代。《山海经》描述他们是“人面鱼身”的互人国之神。

  有关“建木”这棵神树,《山海经》中多次提到。《山海经•海内南经》:“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栾,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⑧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⑨《山海经•海内经》:“西南海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⑩“有九丘,以水绕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上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嗥爰过,黄帝所为。”輥輯訛注意提到“都广”这个地名。《吕氏春秋•有始》亦云:“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輥輰訛另《淮南子•坠形训》同样提到:“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輥輱訛《山海经》和《淮南子》均提到“建木在都广”。“都广”为地名,在“西南海黑水之间”,表明“都广”在黑水。杨慎(1488—1559)《山海经补注》云:“黑水都广,今之成都也。”輥輲訛近人史学家蒙文通说:“若水即今雅砻江,雅砻江上源之东、黄河之南的大山———昆仑,当然就是非岷山莫属。因此我们认为《海内径》四篇所说的‘天下之中’是指今四川西部地区。……都广即是广度,今四川双流县,在四川西部。都广即是‘天下之中’。”輥輳訛杨说与蒙说大体相近,“都广”在今日成都地区。“建木”作为一棵神树在“都广”,“氐人国在建木西”,表明了氐人国在成都以西的地域。秦汉之前,无南北之分,只有东西之分。傅斯年说:“现在以考察古地理为研究古史的一个道路,似足以证明三代及近于三代之前期,大体上有东西不同的两个系统。这两个系统,因对峙而生争斗,因争斗而起混合,因混合而文化进展。夷与商属于东系,夏与周属于西系。”①又说:“西高地系是几条大山夹着几条河流造成的一套高地系。在这些高地系里头关中高原最大,兼括渭泾洛三水下流冲积地,在经济及政治的意义上也最要。”②《国语•卷一•周语上》记载:“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③即公元前780 年,西周泾、渭、洛三水皆发生地震。傅斯年说的“渭泾洛三水”即《国语》中说的“三川”,涵盖今日的陕西。由此可见“建木西”的概念指的是三代前的东西相对的西部地域的概念。“氐人国在建木西”说明氐人国在陕西一带,即宝鸡、临潼一带地域的西部地区。

  《国语•卷十•晋语四》记述:“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④又郦道元《水经注•卷十八•渭水》说:“岐水又东,经姜氏城南,为姜水。按《世本》:炎帝姜姓。《帝王世纪》曰:炎帝神农氏,姜姓。母女登游华阳,感神而生炎帝于姜水,是其地也。”⑤说明炎帝姓姜且与姜水有关。关于炎帝所在的地域有不同的说法,其中之一说炎帝部落在黄河中下游的陕西宝鸡姜水一带活动。姜水之地有两种说法,一说为今宝鸡市渭滨区的清姜河,另一说为今宝鸡市岐山县的岐水。石兴邦认为:“《水经注•渭水》中提到‘岐水又东,经姜氏城南,为姜水’,也就是说岐水从姜氏城南向东流的这一段河道叫姜水。”⑥他还引用徐旭生的观点证实这一说法:“徐旭生早年在陕西西部地区考古时做了实地勘查,认为岐水是渭水的一条支流。姜水是岐水的一段,其流经范围就在宝鸡地区,今天在渭河南,宝鸡南有个姜城堡,旁边就有一条小河,它本身是一个仰韶遗址,今天称为炎帝陵的地方下面的一个小平谷地,称炎帝谷,相传是炎帝出生的地方。”⑦赵世超也用《水经注》文献论证了相同说法———“郦道元说‘:岐水又东,经姜氏城南,为姜水。按《世本》:炎帝姜姓。《帝王世纪》曰:炎帝神农氏,姜姓。母女登游华阳,感神而生炎帝于姜水,是其地也。’据此,则岐水流过姜氏城后的一段便叫姜水。岐水在岐山的南面,当今陕西岐山县之东,就是地图上西出岐山,东过武功,折南流入渭水的小水。若谓今陕西境内渭水上游一带便是炎帝氏族的发祥地,想必不至有错。在该地区内,多有关于姜族的传说及遗迹,近年,扶风刘家等处又发现了以洞室墓为其主要特征的所谓姜戎墓葬,这自然又为我们的推测提供了佐证。”⑧根据文献和考古学家的考证,炎帝及他的子孙在姜水一带是可信的。

  炎帝及其子孙部落所活动的范围正涵盖在半坡这个区域中,《山海经》描述“炎帝之孙,名曰灵恝,灵恝生互人”,而具有神话性质的《山海经》恰恰把氐人或互人国描述为“人面而鱼身”的形象,炎帝与子孙灵恝及其后代活动的时期正是新石器时代,这里自然就联想到新时期时代属于仰韶文化系统的半坡、姜寨、白首领等地出土的彩陶盆上的人面与鱼的图案,它们应该是氐人或互人国的形象———“人面而鱼身”。如果这个解释说得通,那么西安半坡、姜寨、白首领等地出土的彩陶盆上的“人面鱼身”图案母题纹样,就不再是简单的反映渔猎活动,更不是用来“审美”的艺术活动,而是氐人或互人国的氏族的族群身份。半坡人把“鱼”“人”组合成“人面鱼身”描绘在彩陶盆上,作为氐人或互人国氏族的族徽。因此,被描述为“戴尖顶帽形饰物”的应该是“人面鱼身”的“鱼身”部分,只是彩陶盆上的图案母题纹样有的明显,有的不太明显。葫芦形彩陶罐上的“人面鱼身”图案纹样就比较明显,而有的彩陶盆上的“人面”与“鱼身”似乎不明显,往往容易把“人面”上的“尖形”图案纹样看作是“帽形”的纹饰。所以,有时对于远古人类这些“图案”行为,我们更愿意使用“纹样”一词,而慎用“装饰”一词,其原因正在于此。对于以往“人面鱼纹”的说法,我们以为还是称为“人面鱼身”比较合适,也与相关文献记载的“人面而鱼身”相吻合,并且与《山海经》中还有大量描述“(神)人面蛇身”“(神)人面鸟身”等说法一致。如《山海经•大荒北经》:“赤水之北,有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是谓烛龙。”①《山海经•海外东经》:“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②《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翕兹。”③《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名曰禺。”④“有神,人面、犬耳、兽身,珥两青蛇,名曰奢比尸。”⑤《山海经》描述的都是“人面”与某种动物之“身躯”结合的“神”,这体现的是一个完整的神话系统。实际上“人面鱼身”这个路径到后来的一些出土文物中依然还有“人首鱼身”的形象或图案纹样。如图5 为汉画像石石门拦上的“人面鱼身”图案纹饰,图6 为南唐二陵的“人首鱼身”立体图案,而两件“人首鱼身”居然这么惊人地相似,可以说“人面鱼身”是一个完整的神话路径。

  需要注意的是,《山海经》和《淮南子》的另一种描述。《山海经•大荒西经》载:“有鱼偏枯,名曰渔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渔妇。颛顼死即复苏。”⑥又《淮南子》:“后稷垅在建木西,其人死后苏,其半,鱼在其间。”⑦高诱注云:“人死后生,或化为鱼,在都广建木间。”⑧这说明在“都广建木”这个区域还有“人死后生,或化为鱼”的这样一个氏族部落。《淮南子》似乎说是后稷死后复苏,而《山海经》明确说到是颛顼死后复苏。二者一个相同点是后稷或颛顼死而复苏后为“渔”。还需注意的是,颛顼为黄帝之孙,“五帝”之一;后稷是黄帝玄孙,帝喾嫡长子,母亲姜嫄,属于姜姓。就是说颛顼和后稷都是黄帝的后裔,但后稷又是与炎帝有关的黄帝后裔的一支氏族,他们都与“鱼”有关。这可能就要考虑到,整个半坡型出土的彩陶彩盆中的图像的微妙的区别这个问题。西安半坡出土的彩陶盆图案“人面鱼纹”纹饰与姜寨出土的彩陶盆“人面鱼纹”有不一样的地方,同时临潼县出土的史家型葫芦彩瓶上的“人面鱼纹”和“双鱼”图像,以及宝鸡百首岭出土的彩陶图案纹样“人面鱼纹”都有微妙的区别。如“人面鱼身”中“人面”的前额部分,有的是全部涂黑,有的中间部分有“倒三角形”空白,有的空白在边上为半圆钩形。这些彩陶盆或彩瓶上的“人面鱼身”的细微区别,似乎告诉我们他们是来自不同氏族的后裔,但却又有一定血缘交叉或通婚的关系,这可能就是一些学者认为半坡、姜寨和白首岭等地域的聚落不是一个氏族部落的原因。

  结语

  西安半坡型文化遗址出土的彩陶“人面鱼纹”,应该称为“人面鱼身”(“人首鱼身”)可能更为合适。这里可能涉及远古人类绘制图案母题纹样的早期技巧问题。我们分析和研究远古人类的绘制水平,需要排除我们今天的绘画技法水平潜在的影响或干扰。远古人类掌握的绘制技巧还不足以表达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尤其是要描绘物象正面的形象时,他们往往会受到器型本身形态的影响。如彩陶盆图案纹样和葫芦形彩陶罐图案纹样,在图绘“人面鱼身”时,后者明显“自由度”大于前者,长形器物的彩陶罐上面积,其长度面积远胜过彩陶盆上扁窄的面积,容易表达“人面鱼身”正面的全貌形态,而对于较扁形的彩陶盆,绘制面积的“空间”不充裕,正面的全貌形象相对比较难以表达。因此,半坡人类在对“人面鱼身”图案母题纹样的处理时,长形彩陶罐“鱼身”的特征更为明显。众多学者对半坡彩陶盆“人面鱼纹”(“人面鱼身”)做了种种分析与研究,多数学者认为“人面鱼纹”(“人面鱼身”)有族徽或图腾的意义,但对其含义的诠释有多种观点。也许其中不同的观点与含义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得出更为有效的说服力结论,也需要更多的材料或新的考古发现资料作为证据。但作为半坡彩陶图案的“人面鱼身”,与文献记载基本符合。同时,汉画像石“人面鱼身”的图案和南唐二陵“人面鱼身”的立体图案,应该延续了半坡“人面鱼身”氏族神话与图案表达方式,但都不属于“图腾”的性质,或者只是印证了远古时期的神话性质历史中的原始氏族聚落的某种活动。

  


  其实,我为了更好的了解这些文物,我还特意从知网上去查阅了很多相关文物的资料,为些还花了200块“大洋”,每一载一篇文章就会扣款若干银子。

  其中一些我购买的文章我一一的从PDF文件中重新编辑到WORD里,进行再次排版,并将这些排版文章发到这里来。还有一些,因为PDF的排版问题或是我本人懒的原因,我就直接转成JPG图发上来了。


  
  


  再传一篇


  
  
  
  
我要评论
作者:在路上9982 时间:2020-05-08 17:02:07
  好专业,楼主大才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7:25:44
  仰韶文化-鹳鱼石斧图彩绘陶缸

  这跟上一件的人面鱼纹彩陶盆在功能上是一样的,都是:葬具。而那个陶盆是作为翁棺的棺盖,这个陶缸则是棺材本身。

  这件鹳鱼石斧图彩陶缸,1978年出土于河南省临汝县(今汝州市)阎村,新石器时代前期的葬具。为红陶砂质,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底径19.5厘米。器腹外壁的一侧就是著名的鹳鱼石斧图。图高37厘米,宽44厘米,约占缸体表面积的一半,画面真实生动、色彩和谐、古朴优美,极富意境,是迄今中国发现最早、面积最大的一幅陶画。2003年被国务院确定为64件不可出国展出的珍贵文物之首。

  整幅图内容分为两组:右边画的是一把竖立的装有木柄的石斧。石斧上的孔眼、符号和紧缠的绳子,都被真实、细致地用黑线条勾勒出来。左边画的是一只圆眸、长喙、两腿直撑地面的水鸟。它昂着头,身躯稍微向后倾,显得非常健美,嘴上衔着一条大鱼,面对竖立的石斧。

  彩绘陶缸属于仰韶文化瓮棺葬具,因在河南伊川附近出土较多,故又被称为“伊川缸”。它主要作为成人葬具来使用。普通伊川缸大多造型简单,素朴无彩。鹳鱼石斧图彩绘陶缸不但施彩,而且构图复杂,在题材选择与画面构思上都强调了图案自身的独立性。一般认为此陶缸应该是氏族首领的葬具。白鹳应是首领本人所属氏族的图腾,鱼则是敌对氏族的图腾。石斧是权力的标志,是首领所用实物的写真。首领生前曾经率领白鹳氏族同鱼氏族进行了殊死的战斗,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人们将这些事迹寓于图画当中,记录在首领本人的瓮棺上,通过图腾形象与御用武器的顶级组合来表现重大历史事件,以纪念首领的英雄业绩。

  不过对于鹳鱼石斧图上表现的鹳、鱼、斧形象的释读,多年来也颇有争论。有人认为鸟形是鹭不是鹳,也有人认为斧是表现权力的石钺;有人认为全图是当时农耕渔猎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有人结合考古学文化、古代神话传说以及商周青铜铭文进行考察,认为该图表现了当时仰韶文化中以鸟为图腾的部落和以鱼为图腾的部落的生死战争,进一步认为这就是传说中黄帝与炎帝之战的史实,而石斧则是黄帝部落联盟中所有部落共有的族徽和统一的标志。


  


  1979年春节初八的早晨,李建安在集市买菜时,偶尔从纸坊乡纸北村一位60多岁的老汉那里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该村苹果地发现了不少红陶片。吃过早饭后,他便准备好工具,迅速赶往知情人描述的现场——纸北大队阎村东距黄涧河西岸60多米处一竹园附近。到达现场后,他从一个没挖好的苹果树坑中捡出一部分红陶片,经过20多分钟的拼凑,一个很不完整的尖底陶缸显现出来。这时,在中山寨考古大墓群时所学的一些知识得到应用,他初步把此物确定为二次瓮棺葬红陶尖底瓶。后来,发掘成果进一步扩大,他一个人在原苹果树坑的东西向拓展挖开了一个长560cm、宽80cm、深85cm的土坑。经过一天半时间的精心挖掘,共挖出红、青两种颜色大小直径、高低不等的陶缸和尖底瓶13个,其中只有第12个陶缸上有鹳鱼石斧的图案,其余的均无任何图案。因为这个陶缸上有图案,李建安特意看了一眼,发现陶缸边沿有一个高约13公分分长呈三角形的口子。当挖出第13个陶缸时他实在太累了,不得不停工回家休息。就这样他分3次把这13个陶器,运到自家的院落里,这便成了13个陶器出土后的第一个落脚点。

  休息几天后,他开始对这13个陶器进行清理。在清理中,他发现陶缸和尖底瓶里装的是土和人骨头。家人知道后,以放在家中晦气为由,极力反对他把这些陶器放在家中,要求他马上送走。无奈之下他用架子车把这13个陶器运到纸坊公社东院他的办公室,这是13个陶器的第二个落脚点。

  由于当年谭国强也在纸坊公社上班,与李建安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谭国强闻讯后看到其中一个陶缸上有鸟、鱼、石斧图案时,当时他问:“你弄这些玩艺这么下功夫干啥哩,能值几个钱?”他激动地告诉谭国强:“这里的东西可是国家的宝贝,不是值几钱的问题!”当时人们普遍没有文物保护意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批陶缸的珍贵性。后因人事调整,他和13个陶器也随之搬往公社大院的另一间办公室内,这是13个陶器的第三个落脚点。

  在此期间,李建安曾多次与原临汝县文化馆联系,请求早日把这些文物妥善安置。由于当时临汝县考古工作比较滞后,工作人员对陶器的有关知识了解甚少,再加上重视程度不够,此事拖了又拖。时隔二年多后,即1980年春节前的一天,李建安的请求终于有了结果,他兴高采烈地用自己的自行车拖着架子车,沿着洛界公路,经过一个半小时行程到达原临汝县文化馆。时任文化馆馆长的张久益接待了他,并对他所做的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同时赠送其5双线手套以资鼓励,这是13个陶器的第四个落脚点。

  1980年10月28日,河南省专项调查组进驻临汝县,调查组的成员有省博物馆的汤文兴、县文化馆的张久益、县文化馆办公室主任晋明德等人。调查结束后,由汤文兴同志执笔,撰写了一份署名“临汝县文化馆”的《临汝阎村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报告》。报告指出:“阎村遗址面积约25000平方米,文化层厚约1-3米。1964年以来不断出土瓮棺葬、白衣彩陶、石斧、石铲、骨针和大量的砂红陶片。1978年11月间,当地社员挖出了十一座瓮棺葬,还有一些瓮棺葬出土后已被砸毁。加之调查时又发现的几件,共采集到完整陶器19件,其中的10件陶缸中有彩陶缸3件……一件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底径19.5厘米。敞口、圆唇、深腹、平底、红砂陶质,沿下有四个对称的鼻钮,腹部一侧画有一幅高37、宽44厘米的彩陶画,画面约占缸体面积的二分之一,是迄今发现最大的一幅原始社会时期的彩陶画……它不仅为研究我国原始社会以及石斧的使用与安装提供了极为可贵的实物资料,而且在我国绘画史上也是一件罕见的珍品。”这两篇文章均刊登在《中原文物》1981年第一期上,正是这两篇文章奠定了“鹳鱼石斧图”的研究基础,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鹳鱼石斧图彩陶缸”被紧急上解至河南省博物馆,这是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出土后的第五个保管点,继而收藏入中国历史博物馆。这是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出土后的第六个保管点,至此也成为了最终存放点。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7:31:54
  谈彩陶鹳鱼石斧图的巫画性质
  张红樱

  1978 年,河南临汝县( 今汝州市) 阎村出土一件仰韶文化彩陶缸,其腹部绘画鹳鱼石斧图。关于这幅彩陶绘画的性质,多年来学术界屡有研究,并形成较为一致的结论,认为这是一幅古代图腾画。然而笔者研究认为,这幅彩陶画与传统意义上的图腾画在性质上有较大区别,经比较研究同时期其他地区出土彩陶绘画可以发现,这幅史前鹳鱼石斧图,应该归入巫画的范畴。


  


  彩陶缸系夹砂红陶,器形高大,敞口圆唇,深腹平底,底部穿孔,近口处有四个对称的鹰嘴形泥突,用以系绳。腹部一侧有一幅纵37 厘米、横44 厘米的彩绘图。图的内容可分为两组: 右边画的是一把竖立的装有木柄的石斧; 左边画鹳鸟衔鱼。( 图一) 石斧用墨线勾勒轮廓,再填以白彩。石斧作长椭圆形,圆弧刃。石斧似垂直纳入木柄中,两者相交处画着横线和圆点,表示两者是固定在一起的。斧柄端部作方形凸起以防使用者手部滑脱,作用类似于后世的剑首。柄首内侧握手部位画密集的交错斜线,用以表现防滑的柄套。柄中部绘黑色交叉符号,意义未明。鹳鸟用白彩直接涂绘,通体洁白,唯眼睛用墨线和圆点画出,显得格外醒目。鹳鸟身体肥硕,细颈长喙,短尾高足,昂首挺胸,嘴上衔着一条大鱼。鱼的描绘也是以墨线勾勒轮廓,并加填白彩,复以墨色点睛,以黑线绘出鱼腮、尾鳍和背腹鳍。作者为了表示鱼的重量,有意使白鹳的体姿略微后倾,头颈高扬,以保持身体的平衡,表现了动态平衡的绘画效果,足见其对事物观察的细心和敏锐。因此,单就艺术而言,无论是形象的捕捉塑造,还是绘画的形式变化,它都可算作中国绘画中难得的珍品了。


  

  20 世纪50 年代末和60 年代初,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发掘队和北京大学考古实习队,曾两次对豫西伊川县土门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和试掘,发现了较多类似的陶缸。学术界习惯上把这种器物称为伊川缸。迄今为止,发现伊川缸的遗址已多达十余处,其中有偃师苗湾、巩县赵城、禹县谷水河、鲁山邱公城、南召二郎岗、密县马鞍河和汝州洪山庙等,学术界将其归入仰韶文化庙底沟期的阎村类型。

  阎村出土的多件陶缸,底部都有一个直径0. 8 ~ 0. 9 厘米的圆孔,说明是专门烧制的瓮棺葬具。其他遗址的伊川缸,凡属比较完整的,也都是做葬具用的,并且一般是用于埋葬成人,只有个别的埋葬小孩。尽管伊川缸的形体较大,毕竟无法容纳一个成年人的身躯,只能拣拾主要骨骼装人。这种用陶缸作为葬具的成人二次葬,是伊洛———郑州地区的仰韶文化的一个特色。

  著名考古学家严文明先生对鹳鱼石斧图进行了深入的解读,他认为假定阎村类型所反映的人们共同体是一个部落联盟,阎村遗址就很有可能是这个联盟的中心部落的居址,而那个画鹳鱼石斧图的陶缸就应当是该部落的酋长———多半是对建立联盟有功的第一任酋长的瓮棺了。既然那竖立着的石斧是画在一位有名望的酋长的瓮棺上,位置那么突出,又加标记,又缠布片,绑斧的皮条也很讲究,那么它就决不是一般人使用的普通劳动工具,而是同酋长身份相适应的、既可实用、又可作为权力标志的东西,是酋长生前所用实物的写真。在酋长的瓮棺上画一只白鹳衔一尾鱼,决不单是为了好看,也不是为着给酋长在天国玩赏。这两种动物应该都是氏族的图腾,白鹳是死者本人所属氏族的图腾,也是所属部落联盟中许多有相同名号的兄弟氏族的图腾,鲢鱼则是敌对联盟中支配氏族的图腾。这位酋长生前必定是英武善战的,他曾高举那作为权力标志的大石斧,率领白鹳氏族和本联盟的人民,同鲢鱼氏族进行殊死的战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他去世之后,为了纪念他的功勋,专门给他烧制了一个最大最好的陶缸,并且打破不在瓮棺上作画的惯例,用画笔把他的业绩记录在上面。当时的画师极尽渲染之能事,把画幅设计得尽可能地大,选用了最强的对比颜色。他把白鹳画得雄壮有力,气势高昂,用来歌颂本族人民的胜利; 他把鲢鱼画得奄奄一息,俯首就擒,用来形容敌方的惨败。为了强调这场战斗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作用,他加意描绘了最能代表其身份和权威的大石斧,从而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幅具有历史意义的图画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郑杰祥、范毓周、马世之等。邱东联先生更在严说的基础上,进一步考释认为: 鹤鱼石斧图揭示的是公元前4000 年- 3500 年间,黄河中游的黄帝部落联盟中以鸟为图腾的仰韶文化庙底沟期泉护类型文化部落同以鱼为图腾的仰韶文化半坡类型文化部落之间的生死斗争,这场斗争最终是以鸟为图腾的部落取得了胜利,此图反映了远古时期中原大地上那场黄帝与炎帝之战的史实; 而石斧则表示为黄帝部落联盟中所有部落所共有的族徽和统一的标志。郑杰祥先生结合文献记载提出: “阎村地区曾经生活着一个以鹳鸟为图腾的古老民族,也称之为鹳氏族,这个氏族可能就是我国文献中所记载的驩兜族( 或驩头族) ”,“驩兜族与其他部族逐渐发生了冲突,导致了该族南迁,所以,南方的‘驩头国民’应起源于中原地区,与居住于嵩山地区的夏部族同源,临汝仰韶墓地可能就是古代驩头族留下来的遗迹。”

  同样是持图腾画观点,牛济普先生的观点有所不同,他认为: “彩绘中的鹭鱼面对的是一个形象完整的石斧,这个石斧在画面上很重要,刻划也较为细致认真。我认为这是生活在临汝这个地方的原始社会氏族所崇拜的图腾徽号”, “在更为原始的时代,石斧无论作为生产工具或作为战斗使用的武器,对于原始人来说都是与其生存有极为密切关系的东西。人的生存离不开它,所以这种东西就容易被原始人奉为神物,赋予它灵性。仰韶文化处于新石器时代,这种迷信被继承发展下来,陶缸彩绘中那个白鹭衔鱼的吉利形象面向着石斧,是在向它奉献祭品,原始人以此来讨好他们所崇拜的石斧神灵,祈求得到吉祥、丰收、安宁”。马执斌先生也赞同此说,认为石斧是新石器时代人们普遍使用的生产工具。人们用石斧砍倒荆棘,开辟田地。人们用石斧防御猛兽袭击,保护自身安全。石斧在原始人征服、改造大自然的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自然,原始人对石斧产生了崇拜的心理。画面上的石斧是经过作者精心艺术加工处理的,它不是简单的静物写生。真实情况下石斧只能随意平放,不会自然竖立。作者让石斧巍然屹立在画面右边,斧刃朝向外边,形象严肃,一丝不苟,显示出巨大的威力,石斧被赋予灵性,人格化了。它已经成为氏族图腾,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了。画面上的水鸟,是能给原始氏族带来欢乐、吉祥的益鸟。鹳衔着大鱼,虔诚地面对石斧,意味着向石斧奉献供品,祈求石斧保佑氏族平安、吉祥、欢乐、丰收。这幅彩陶画极有可能是原始氏族图腾崇拜礼仪场面的一个特写镜头

  鹳鱼石斧图究竟是不是一幅图腾画? 还得从图腾的本质和特征说起。“图腾”一词来源于印第安语“totem”,意为“它的亲属”和“它的标记”。图腾崇拜是一种最原始的宗教形式,在原始人的信仰中,认为本氏族人都源于某种特定的物种,并与之具有亲缘关系。在许多图腾神话中,认为自己的祖先就来源于某种动物或植物,或是与某种动物或植物发生过亲缘关系。例如《史记•殷本记》: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玄鸟便成为商族的图腾。“图腾”的第二个意思是“标记”、“标志”。图腾标志在原始社会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它是最早的社会组织标志和象征,具有团结群体、密切血缘关系、维系社会组织和互相区别的职能。同时通过图腾标志,得到图腾的认同,受到图腾的保护。

  因此,图腾的本质其实是祖先崇拜,其特征是起标志作用。以这两个标准来看鹳鱼石斧图,似乎还难以将它与图腾画相联系。

  首先,如果将图中的白鹳视为本氏族的图腾,将鱼视作敌对氏族的图腾,就必须证明白鹳和鱼分别与本氏族和敌对氏族的亲缘关系,而仅凭这一幅图画,还无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这种亲缘关系的证据。而且,由于在阎村遗址中仅发现一例白鹳形象,也无法体现白鹳作为本氏族图腾的标志性作用,因为图腾标志需要更多的实例来反复标识方可证实。

  其次,如果将图中的石斧看作氏族图腾,似乎石斧能够体现某种程度的象征意义。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图中的石斧制作考究,可能是酋长生前所用之物,因此可作为权力的标志。但笔者认为,即便将石斧视作酋长的权力象征,也未必即是本氏族的图腾标志物,更何况,我们很难想像石斧与该氏族的亲缘关系,在一般情况下,原始氏族不会将石斧看作自己的祖先。

  由此看来,将鹳鱼石斧图理解为原始氏族的一幅图腾画显然是不太恰当的。鹳鱼石斧图发现之初,由于资料的局限,可资比较的材料不多,所以大多数专家学者引入西方图腾的概念来解读此画,本无可厚非。然而,随着考古资料的增加,尤其是汝州洪山庙大型瓮棺葬墓的发现,为我们阐释鹳鱼石斧图内涵,提供了新的资料。


  

  洪山庙遗址与阎村遗址同属汝州市,位于阎村遗址西北约20 公里,1989 年发掘发现一座仰韶文化时期大型瓮棺合葬墓( M1),该墓为长方形大坑,墓内出土136 具瓮棺,加上先前施工中已被破坏的部分,总数可达200 具。这些瓮棺排列有序,被分成13 排,每排16 具左右,以成人二次葬为主。与阎村遗址一样,用作瓮棺的葬具也以伊川缸为主。更为重要的是,洪山庙出土的瓮棺中,复原较好的近50 件,其中40 件有彩绘图案,多用黑、白、棕、红4 种颜色绘制。图案种类繁多,内容广泛,包含人物、动物、植物、生产工具、生活用具、天文图象和几何纹等。其中人物图形有的作奔跑状,有的呈裸体形,有的仅绘一手,有的为成组人面,更有令今人羞于启齿的男根形象。( 图二) 动物图形则有鸟、龟、鱼、蛙、鹿、蜥蜴、贝壳等( 图三) ,植物有树枝、树叶、植物根系等,生产工具有木耜( 图四) 、木耒等。

  洪山庙遗址与阎村遗址距离相近,时代和文化面貌相同,有学者将两者一并归入仰韶文化庙底沟期阎村类型。而在洪山庙遗址如此众多的彩绘形象中,我们似乎很难指出其中的哪一幅图像为图腾画,这是因为洪山庙彩绘图像所绘物象丰富,难以确定其中的某个物象可以与该氏族的祖先相联系而成为图腾形象,更由于这众多的人物、动植物或生产工具形象中,除男根图像外基本没有重复者,所以,作为图腾形象的标志性作用也难以体现出来。由此看来,套用西方学者的图腾观念,尚难以解释洪山庙遗址彩绘图案,更进一步证明阎村遗址的鹳鱼石斧图也并非图腾画。

  那 么,究竟应该如何解读阎村遗址和洪山庙遗址众多的彩绘物像呢? 有学者认为是反映当时人们生活情景的记事性图画,恐怕也未必尽然。从洪山庙遗址发现的男根图像来看,经检测是绘于成年女性的瓮棺上。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原始生殖崇拜,目的是祈求繁衍子孙,可以归入原始巫术的范畴。此外,洪山庙遗址发现的一组人面图像,很可能是巫觋作法时佩戴的面具,表明了当时巫术的流行。由此,我们再来重新认识阎村鹳鱼石斧图,其实也是一幅巫术画。由白鹳衔鱼的图像推测,原始人看到白鹳既能自由翱翔于天空,又能利用长喙在水中捕鱼,显得迅捷而轻松,人们心生崇敬之情,希望能通过巫术,获得白鹳一样的神力,从而能有更多的渔获。图画中的石斧,与洪山庙发现的耒耜一样,作为当时人们主要的生产工具,将这些农具形象入画,是为了借助巫术的力量,祈求辛苦劳作的农业有个好的收成。

  1958 年在陕西宝鸡北首岭也曾发现一幅水鸟衔鱼彩陶画。该图画在一个大头细颈瓶的上腹部,和阎村彩陶画有不少相似之处。画面上一只长颈长喙、头顶生翎的水鸟向右侧立,正啄一条大鱼。那鱼的头部和身子翘起,作拼命挣扎状。( 图五) 这幅水鸟衔鱼图属仰韶文化早期的半坡类型,比鹳鱼石斧图年代略早。此外,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人面鱼纹彩陶图案,青海大通上孙家寨出土的马家窑文化舞蹈纹彩陶图案等,也都可以归入巫画的范畴。

  总之,阎村出土的鹳鱼石斧图彩陶画,其幅面之大、技法之精、内容之丰富和深刻,都是同时代的其他绘画所不可比拟的。它既是史前先民借助巫术表达内心的祈求,也体现了中国史前绘画艺术把现实主义与原始宗教相结合的创作思想。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9:38:33
  今天还在扒新石器时代,估计最快明天下午就能开始商周时代了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8 19:57:59
  马家窑文化时代已经处于铜石并用时代,这个时代已经开始成功的由母系氏族社会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男性已经开始成为领导阶级,无论是在社会中的地位,还是在族群中的领导形式都已经成为主导。在展厅之中的一件彩陶盆正是从图案中给我们说出了那个时代的变迁。(别问我怎么知道是男性图案的,那几个人下半身东西那么明显,如果你非说是佩带的装饰物我也没办法)

  马家窑文化-舞蹈纹彩陶盆

  新石器时代舞蹈纹彩陶盆于1973年出土于青海省大通县上孙家寨墓地,为新石器时代后期陶器,为水器。新石器时代舞蹈纹彩陶盆高14.1厘米,口径28厘米,底径10厘米,呈橙红色。上腹部弧形,下腹内收成小平底。口沿及外壁以简单的黑线条作为装饰,内壁饰三组舞蹈图。

  新石器时代舞蹈纹彩陶盆是新石器时代后期马家窑文化的代表,属国家一级文物,2013年8月列入《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


  

  相同的舞蹈场面。每组有五人, 手牵手作跳舞状, 动作优美人物面向左侧头上羽饰自然甩向右侧,两腿弯曲似是在随着乐点踏歌不体有疑似尾饰物甩向左侧相邻两组之间装饰有下垂的弧线以柳枝浮动。这件陶器距今约余年, 是马家窑型器物为已知最古老的原始舞蹈图像。出土后我们在惊艳于彩陶内壁纹饰的美学效果后对其中的人物图案所蕴含的社会意义也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和猜测。

  马家窑文化时期约以川余年前的社会形态属于父系氏族社会的早期阶段它刚刚经历了从母系氏族社会的繁盛期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化的过程, 因此先民们的观念在这个过渡期内也经历着发展演变并在马家窑彩陶艺术中留下了特有的印记。我们欣喜的发现正是这些印记符号使我们从中追溯到了那个时代的信息。

  大约距今年前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日益发展和社会分工的不断扩大男子由原先从事的渔猎经济转入农业生产领域,成为社会生产的主要力量妇女已不能胜任繁重的劳动而不得不退居次要地位。男性作用的更大发挥使得男性的社会地位也随之提高。几万年的漫长等待之后男性开始渴望拥有权力,成为部族的新统治者这些微妙的心理变化在艺术领域得到了表现成说是一种宣泄, 种呼吁, 种联合, 种小荷才露尖尖角这只是一个过渡中的等待他们知道男权时代即将到来,是一种大势无人能挡。

  由此可以去大胆的猜测彩陶舞蹈纹盆内壁上的人物图案应该是男性。男性手拉手作舞蹈状是一场庆祝丰收,祭神祈祥的大聚会或是祭祀活动。早期祭祀文化艺术, 以驱鬼逐疫、敬天求福为目的,以巫术和祭祀仪式及其诸多习俗、艺术活动为中心内容是世界上所有古老民族共生的一种人类原始文化现象。据现有文字可考祭祀活动起源于原始社会后期的父系社会。种类大致分为祭天地、社、祖、灶几种。据考证关于舞蹈的起源, 种可信的说法是“ 舞” 来源于“ 巫' , `巫” 又与祭祀活动结合在一起,祭祀活动中的“ 巫” 常作为通灵者与祭祀对象交流所采用的形式就是手“ 舞” 足蹈。还有一点颇值得注意在酒没有出现之前祭祀主要用水称之为玄酒这恰恰与彩陶舞蹈纹盆内壁舞者脚下面的四条似水纹线相吻合这更说明在一个与祭祀活动颇有联系的仪式中雄心勃勃的男性是一定要登上这个舞台的。他的形象在这一刻也注定要以一种艺术的形式留在历史中。这种推测也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 巫” 通常为男性,而不是女性。祭祀活动起源于原始社会后期的父系社会,而“ 巫” 作为部落中唯一能与上天通灵的“ 中间人” 上通天,下达民是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拥有说话的权力也就意味着可以挟“ 天” 以令“ 诸侯” 了。可见, `巫' 夕角色的扮演是由当时的社会环境所决定的。在生产领域失去主导地位的女性是不可能也不会被允许登上祭祀的舞台男性绝不会容忍女性以“ 上天” 的名义对他们发号施令指手画脚。再进一步推测在两腿上部、下腹体右侧臀部斜向伸出一明显饰物应为尾饰是舞蹈的男性所披,山东青岛着的猛兽毛皮自然垂落的尾部部分。因为我们知道, 马家窑文化时期正处于父系氏族社会早期男权得到膨胀作为刚刚成为部族统治者的男性表现的欲望自然强盛这些新统治者们急于向世界宣称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主宰女权时代结束了。如此重要的群体聚会上刚猛有力的男性捕获了猛兽录」皮制衣,也只有他们有资格披着用战利品制成的皮衣在舞台上炫耀庆丰收祈福着更大的收获那随着舞姿摇曳的尾巴不正是一种炫耀的表现和权力的象征吗原始人类善于向大自然学习, 学习适者生存强者为王的自然法则,只有胜利者才会翘起高傲的尾巴。由此可见, 这个小小的尾巴, 炫耀功能远远大于装饰美功能。


  

  由此看来彩陶舞蹈纹盆绝不仅仅是一件原始社会的生活器皿它上面还装饰了那个时代的信息符号正是这些信息符号反映着它所处时代的发展状况和走势, 先民感受着他所处时代的独有气息再将这些感受化作特有的理念并以艺术的形式记录在生活中的锅碗瓢盆上这些器皿有幸走到今天汉会将过往的历史信息再一一的释放出来。可见当感性形态已整合成史它们也就体现出一系列理性指向。

  以彩陶舞蹈纹盆为例我们得知, 定时间和空间的艺术倾向和社会政治混合在一起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影响着各文化层和文化总体。我们判断彩陶内壁上的人物图案为男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考虑到了艺术与政治的结合会对社会各层产生深刻的影响, 马家窑文化时期肚会结构正在转型,男性想登上政治的舞台就必须通过各种手段在所能涉及的领域实施控制并逐步掌握。陶器作为原始居民使用最为普遍的器皿广泛的应用在日常生活领域, 自然而然会被“ 原始的政治家” 看中将其作为一种思想文化传播的工具这件器皿的制作时间可能正处于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转变的过渡期内所以在内壁的装饰上并没有非常突出和明显的男性标志后期的器物装饰多有男性标志但是现代科技的应用, 已经使我们可以较为准确的推断出它的制作年代再结合目前考古研究获得的发现就可以使我们获得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如此而来从大方向回到小起点再从一个小小的尾饰入手就会以小见大。

  显然彩陶舞蹈纹盆上的装饰就被“ 男性” 这个崛起的群体作为了政治传声筒但是, 只对这个时期的艺术而言, 因为他刚刚出于萌发时期政治的作用显然是推动了艺术的发展。它赐给了制作者一个崭新的题材并与制作者一道迎接着这个艺术题材成为社会现实。
我要评论
作者:叶培文 时间:2020-05-08 21:13:52
  有屁用
作者:ggappggapp 时间:2020-05-08 22:29:01
  受教了
作者:打死我都不喝1 时间:2020-05-08 23:13:11
  太羡慕你在这样的环境逛国博了
我要评论
作者:shuaizebing 时间:2020-05-08 23:13:56
  古老的文明,学习了
  • 峪饼膨洽踊: 举报  2020-05-16 15:32:13  评论

    这个肯定要学习的, 寝室陈钰琪小姐姐,有各种自己一起的15私8访泻眞,每天85都83在鹏友权里。谢谢06天40涯好友的支持,打扰了抱歉哈。谓就在前面的
我要评论
作者:cantik新家 时间:2020-05-08 23:25:10
  “利簋”和“天亡簋”在四层青铜器馆,位置不是很显眼的地方。
  • 18611695124: 举报  2020-05-09 07:24:29  评论

    现在已经没有青铜器馆了。去年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把青铜器融到古代中国,所以去年看到利簋了
  • pengning20090126: 举报  2020-05-09 15:48:38  评论

    展位展品随时在变,我上次去军博也看不到国庆阅兵车和手枪了,问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有的也没有来多久,老人也不会常在公共场合)。
我要评论
作者:ty_我從遠方來 时间:2020-05-08 23:29:17
  漲知識了
我要评论
作者:耳东123456 时间:2020-05-08 23:44:11
  好帖,感谢楼主分享
作者:新的起点20160817 时间:2020-05-09 00:42:19
  d
作者:清风202005 时间:2020-05-09 01:12:19
  @18611695124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tianlejob 时间:2020-05-09 04:40:43
  @18611695124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ty_电饭锅和 时间:2020-05-09 06:32:48
  古古怪怪哈哈哈
作者:tupolev 时间:2020-05-09 07:24:23
  我多次说那里当中大厅太大,展出内容太少与其名字不符。
作者:雪单非胡 时间:2020-05-09 08:19:08
  长知识了,感谢楼主
作者:605917 时间:2020-05-09 08:38:14
  我国的文化源远流长,好东西多。
作者:15290431143 时间:2020-05-09 08:48:06
  可能是楼主上传的照片像素比较高,半天愣是没加载出来
作者:寞缓 时间:2020-05-09 08:51:24
  看到这是,就是历史流过的痕迹
作者:深圳直营 时间:2020-05-09 08:58:14
  里面有我祖父捐献的国宝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13:54
  @15290431143 2020-05-09 08:48:06
  可能是楼主上传的照片像素比较高,半天愣是没加载出来
  -----------------------------
  应该不大啊,我还怕图太大了不好加载,所以都转成宽1024的,每个图片文件也就是200-300k左右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20:41
  再加一篇知网上关于马家窑舞蹈纹的解释文章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20:41
  再加一篇知网上关于马家窑舞蹈纹的解释文章


  
  
  
  
  
作者:lzy20182018 时间:2020-05-09 09:21:15
  @18611695124 2020-05-08 09:48:17
  进入新石器时代展厅,一进门口的中心位置就是一个约为3X3米的独立大展柜。
  仰韶文化-蚌塑“龙虎”墓
  这是1987年在河南濮阳西水坡出土的一座古墓。
  此墓中部为一壮年男性,头向南方,东西两侧分别用天然蚌壳堆塑出似龙、虎的动物形象。类似的蚌塑图形在遗址内共发现三组,对于探讨仰韶文化时期的社会性质、神话史和原始蚌塑艺术等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
  -----------------------------
  楼主好有文化!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22:44
  马家窑文化-裸体浮雕彩陶壶

  裸体双性浮雕彩陶壶,1974年出土于青海省乐都县柳湾,为新石器时代后期的酒器,此彩陶壶呈小口鼓腹造型,腹部两侧有对称的双环形耳。上腹部装饰黑彩图案纹饰,特征和同时期常见的马家窑文化彩陶壶装饰差别不大。与众不同的是它的颈部略高,口沿外侈,在壶身彩绘之间还捏塑出一个裸体人像。人像站立,头位于壶的颈部,五官俱备,身躯和四肢位于壶的腹部。双手置腹前,乳头用黑彩加以点绘,在人像下腹处夸张地塑造出生殖器的形象。此外,在壶的颈部背面绘有长发,长发下绘出一只大蛙,在人像两腿的外侧也绘着蛙纹。


  

  裸体浮雕彩陶壶融浮雕和绘画的艺术手法于一身,在数以万计的彩陶器皿中脱颖而出,被誉为稀世艺术珍品。特殊的图案装饰表明它不是生活用具,而是礼器或专门制作的葬具。一般认为这是一个集男、女为一体的两性人,是一种男女同体的崇拜物,与远古时期的萨满有关。在萨满教信仰中,两性人往往是天和地、神与人的中介,具备沟通天地、人神的能力,可以将人的祈求、愿望转达给神,也可以将神的意志传达给人。此外,关于人像也有单一女性或男性的不同说法,分别寓意女性崇拜、生殖崇拜或父权制度下男性崇拜的象征


  

  在现场的光线下来看这个浮雕人物,怎么看怎么感觉像是一个被封固的人正要挣脱出来的样子,再加上灯光的阴影形成的“眼珠”、深邃的“大嘴”,还有好似要扒开肚皮的双手,反正我怎么看怎么感觉恐怖,对,就是恐怖、阴冷的感觉……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26:32
  这又是两件曾经在教科书上出现过的彩陶。

  应该说仰韶文化最显著的特点,或是一看到某物就想起仰韶文化的物品,以彩陶为最佳。偏红色的陶体上以近黑的颜色画出各种各样的图案,或是自然界中的动物、植物,或是思想中代表各类审美的几何图案。这些图案描绘在日常生活的用品上,即与生活息息相关同时又能够看到那时人们的一点点灵动的小心思。

  仰韶文化-鱼纹彩陶盆,1955年陕西西安半坡出土


  


  我们只能这样设想:早期人类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生存繁衍面临巨大的压力,期望像鱼一样产子、繁衍,是当时人们的朴素愿望,因此,这一时期的鱼的形象,具有了半坡族群的崇拜图腾。而陶盆具有实用功能,将实用器皿与崇拜图腾相结合,半坡人相信这样就可以得到鱼神的庇佑,是自己的族群得以壮大。而鱼造型、色彩的装饰性,揭示了半坡人审美心理和制作技巧的概括、简练。郭沫若认为这些刻划符号“无疑是具有文字性质的符号”,“是中国文字的起源。”干省吾对某些符号文字还作了解释,如‘工作X,七作十,十作口,二十作Ⅱ,矛作↑,阜作口,……。”这些刻划符号都有一定的含义,在其它一些仰韶文化遗址中也有发现,它们的风格与作法也很相似。有人认为这些刻划符号是当时的象形文字,与其后的甲骨文、金文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仰韶文化-刻画符号陶片,1955年陕西西安半坡出土


  

  

  仰韶文化-船形彩陶壶,1958年陕西宝鸡北首岭出土


  
  
我要评论
作者:乡人1 时间:2020-05-09 09:32:25
  找不到怎么收藏,回复一下留痕
我要评论
作者:amamnn 时间:2020-05-09 09:39:52
  楼主文化知识,思维逻辑,语言功底都是令人崇拜。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54:33
  作为最古老的东西方交流渠道,陆上文明的发展和传播往往会形成不同的文化特点。根据一些专家的推论,中国与西方在新石器时代进行陆上交流主要有三条大陆线:

  1、沿俄罗斯大草原,经蒙古高原线,这条路线在中国的终点是红山文化。红山文化的部分特点与产物随着南下迁徙的人们到达了中国东部,形成了东夷的前身,具说“商”就是红山文化的继承人。马匹的应用据推论就是在这条线上形成的,通过欧亚大草原的驯化、传播,之后由“商”这支东夷人后裔发扬光大。

  2、经中亚、中国西部,从河西走廊进入中国黄土高原的交流线。这只路线上最终与仰韶文化发生碰撞,最早的青铜器就是在甘肃马家窑遗址中发现的。

  3、经南亚、中国云南、贵州进入中国西南的交流线。具体的遗址和成就我不记得了,就一笔带过吧。

  这三条交流线不是谁将文化传给谁,也不是谁高谁低的问题,而是一种物质与精神的交流、沟通。

  到了铜石并用时代,北从内蒙古的红山文化,南到浙江余杭的良渚文化,东起泰山南麓的大汶口文化,西至甘肃临洮的马家窑文化,中心还有崛起在黄河中、下游的龙山文化,形成了一个1000余年的大发展时代。

  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独特的文明特点,在表现中往往会以独具特色及大量拥有之物为代表。


  
作者:鱼儿摆摆尾 时间:2020-05-09 09:55:34
  谢谢带我们网上游。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09:57:17
  龙山文化-薄胎黑陶高柄杯

  薄胎黑陶高柄杯是1975年山东省胶县三里河出土的新石器时代文物,高柄杯是薄胎黑陶中仅有的一种器形,因此也最具代表性。陶杯经轮制而成,杯壁厚度均匀,薄如蛋壳。最薄处仅为0.2~0.3毫米,所以又被称为“蛋壳陶”。山东胶县三里河出土的高柄杯由杯身和杯柄两部分套接而成。上半部为直壁凹底的筒状杯身,顶部有宽平的盘状杯口。下半部为粗短的杯柄,直径比杯身略粗,呈筒状,末端与喇叭状的圈足相接,杯柄表面饰镂孔与斜线纹等。

  1928年,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吴金鼎来到山东章丘附近的龙山镇进行考察,在镇子以东的武原河畔台地上,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碎片样的东西,很薄很轻,但是却仿佛瓷器一般坚硬,待清理完毕,竟立刻绽放出了黑色的光泽,面对这前所未见的发现,一位在场的考古学家激动地记录下了它们的特点:“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硬如瓷”。经过严密测量,这些碎片的厚度不超过0.2毫米,于是“蛋壳陶”的名字应运而生。

  在这之后,蛋壳陶的碎片在考古发掘中屡有发现,但却始终没有完整的蛋壳陶器皿现身,直到1974年。这一年的一天,原山东考古所所长张学海在其主持发掘的城子崖遗址中发现了一座新石器时代的墓葬,在将墓葬全部揭露后,竟然发现了一堆蛋壳黑陶碎片,这堆碎片会是属于一个完整的蛋壳陶器皿么?同时参加发掘的郑笑梅主动请缨,要独自对这堆碎片进行分析和比对,经过半个多月的不懈努力,郑笑梅终于将一件完整的“蛋壳陶”放到了张学海面前,上秤一称,才10克左右的重量。


  

  实验考古研究表明,制作薄胎高柄杯应是用刃口极锋利的刮刀类的工具,边旋转边刮修坯泥。当器壁达到极薄时,再进行磨光,并在杯身上加刻镂孔和纤细的划划纹作为装饰。薄胎陶之所以光亮无比,是因为用磨光石对胎体表面做长时间打磨,导致胎体中的石英、云母、绢云母等反光物质的颗粒顺着一个方向排列,对光线由漫反射变为平行反射,使得器表熠熠发光。这种成型技艺费工耗时,且要耐心细致,稍有疏忽,将前功尽弃,因此即使在技术非常发达的今天进行仿制也不是件易事。成品陶杯虽然胎质极薄,但其质地却极为细腻坚硬。有人称赞它们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声如磬,被世界各国考古界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薄胎黑陶是龙山文化时期人们生活习俗和审美观念的反映,代表着黑陶技术的最高成就。薄胎黑陶高柄杯仅出土于少数大、中型墓葬之中,是一种高贵用品,应是当时显示身份的重要礼器。

  仔细看看这个“蛋壳陶”有多薄


  

  黑陶的原料一般都经过精细的淘洗和充分的陈腐,在用陶轮制作时将胎壁做的很薄,有的竟薄如蛋壳。其制法是将陶坯晾到半干程度,用鹅卵石在器壁表面进行打磨,打磨过的陶坯光滑平整,然后放入窑内用1000℃左右的高温焙烧。在烧窑快结束时再加入一点水,窑内产生大量浓烟对陶器进行熏翳,浓烟中的炭粒附着于器表,充满坯体的孔隙,呈现漆黑的颜色。由于陶坯往往经过打磨,故陶器表面漆黑光亮,十分美观。

  可惜好景不长,蛋壳陶在历史长河中成了昙花一现,到了龙山文化晚期,高柄陶杯的器壁逐渐增厚,制作日益粗糙,造型也不及早、中期轻盈灵巧,制作整体水平呈下降趋势,到龙山文化之后的岳石文化时期,蛋壳陶杯便突然消失了。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0:00:13
  龙山文化-玉钺,1958年山东日照出土

  作为一种和斧头很像的兵器自古以来钺就是作为权力象征,执钺着掌握杀伐大权。比如夏执玄戉。——《说文》引《司马法》。而早期的王字呢?《说文》云:“王,天下所归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贯三为王’。这种解释是错误的,因为最早的王字像一个横置的大斧。相对与斧头来说,钺很薄,刃部宽大所以早期的王字更类似横置的钺。作为生产工具来讲钺并不合适,所以在史前遗址考古发现中钺往往作为权力的象征出现。


  

  由于玉钺具有宽大、厚重的特征,所以成为商周时期最重要的礼器之一,象征着权力和威严。

  据《说文》载:“钺,王斧也。”《尚书》载:“王左杖黄钺。”这说明玉钺象征着王权,象征着生杀大权,象征着刑罚。“在中国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中,‘王’字就画成‘戉’形。”高西省说,最早的“王”字就是由“戉”演变而来的,表明在文明时代前夕的军事民主制时期,军事领袖和政治首脑合为一体,“而这些人手持之钺,即成为权力的象征物”。

  下面的一组图片就是从甲骨文至今文,“王”字如果从钺演变成我们现在认识的文字的。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0:01:56
  中国人被称为“龙的传人”,这种称谓即是一种千年图腾的延伸,也是我们从皮肤到内心的一种精神传承。无论“龙”是如果起源的,是否真有这种动物,还是如同传说般形成于战争中的图腾合并,至少在3000-4000年前,这种被图腾化的形象已经成为一种共同的认知,而且这种认知也成为了一种神话和力量的集中载体。

  红山文化-玉龙

  红山玉龙呈勾曲形,口闭吻长,鼻端前突,上翘起棱,端面截平,有并排两个鼻孔,颈上有长毛,尾部尖收而上卷,形体酷似甲骨文中的“龙”字。玉龙墨绿色,体卷曲,平面形状如一“C”字,龙体横截面为椭圆形,直径2.3~2.9厘米。龙首较短小,吻前伸,略上噘,嘴紧闭,鼻端截平,端面近椭圆形,以对称的两个圆洞作为鼻孔。龙眼突起呈棱形,前面圆而起棱,眼尾细长上翘。颈背有一长鬣,弯曲上卷,长21厘米,占龙体三分之一以上。鬣扁薄,并磨出不显著的浅凹槽,边缘打磨锐利。龙身大部光素无纹,只在额及鄂底刻以细密的方格网状纹,网格突起作规整的小菱形。

  红山玉龙的具体用途尚有待进一步探讨,可能是祭祀用的礼器。龙体背正中有一小穿孔,经试验,若穿绳悬起,龙骨尾恰在同一水平线上,显然,孔的位置是经过精密计算的。考虑到玉龙形体硕大,且造型特殊,因而它不只是一般的饰件,而很可能是同我国原始宗教崇拜密切相关的礼制用具。


  

  在红山文化重大考古发现以前,人们所知的只有夏商周以来近四千年的中华文明史。一直以来,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故乡、中华民族摇篮的观念,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红山文化重大考古发现,开始促使人们重新审视中国史前的历史,寻找中华文明的源头。专家们发现:两千年来,中国的历史学家们上了秦始皇的一个大当,是秦始皇修建的长城遮住了他们的视野。他们要打破以长城自封的中国文化观,到长城以北去寻找中国古代史的资料,那里有中华民族更老的老家。

  1971年8月的一天下午,内蒙古自治区翁牛特旗三星他拉村农民张凤祥在村子后面的果林里修梯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好像是人工砌成的石洞。在石洞的底部,他摸出一块像钩子一样的东西,质地坚硬,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张凤祥以为是一块废铁,收工时顺便把它拿回了家。他的弟弟张凤良当时才六七岁,看到哥哥扔在地下的像“铁钩子”一样的东西,就找了一根绳子把它绑紧,开始拖着“铁钩子”和小伙伴们在村子里玩耍起来,过了七八天,竟然拖出光泽来了,太阳再一晒,就能看出这是玉。当张凤祥发现这是一件玉器以后,就带着它来到翁牛特旗文化馆。文化馆里一位叫王志富的干部用30元钱征集了这件文物,但他并没有在意,办完入库登记手续之后,把它当成一件普通的文物锁到了箱子里。

  1984年,红山文化的发现有了重大突破。在辽宁省凌源市和建平县交界处的牛河梁,考古队员挖开了一座5000年以前的、陪葬有玉器的古墓,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古墓主人的胸部,摆放着两个精美的玉器。考古人员经过仔细辨认和研究后,认为它们是属于红山文化时期的玉猪龙。牛河梁发现5000年前的玉猪龙的消息传到翁牛特旗,文化馆负责人贾鸿恩突然想起1971年征集的赛沁塔拉出土的那件玉器。他意识到,那件被他们锁在箱子里的玉器,极有可能是与牛河梁玉猪龙一样珍贵的文物。他立即把那件玉器装进挎包,坐火车赶到北京,请苏秉琦先生鉴定。苏秉琦是中国著名考古学家、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对红山的考古发现曾经给予特别关注。根据贾鸿恩回忆,当时苏秉琦先生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件玉器,他一面仔细鉴定,一面向他了解这件玉器的出土地点和征集的过程。苏秉琦告诉贾鸿恩:这也是一件珍贵的玉龙,是一件重要的红山文化遗物。1971年在赛沁塔拉发现的玉龙,终于在被忽视了十多年以后得到正式确认:这是一件可以上溯到5000年以前,由当时的红山人精心制作的、是国内首次发现的“中华第一玉雕龙”。


  
  • ybx58: 举报  2020-05-09 13:43:25  评论

    看这个孔多像现在的钢钻打出来的。不知古人用什么方法能打出这样的孔?请教了。
  • 18611695124: 举报  2020-05-09 14:32:04  评论

    评论 ybx58:看这一个关于良渚制玉的视频,好像当年的人们采用的方式是在一个等孔圆径的圆木棍顶端沾上“解玉砂”(好像是这个名称,指的是极细且高硬度的砂类,像石英屑、钻石屑之类的),然后反复直钻,有点像钻木取火那样,直到钻透为止。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0:02:46
  河南为什么简称‘豫’?其中一个传说就是在远古时代,中原地区气候温暖、湿润,在黄河中下游地区还长期生存着大量的热带、亚热带动植物,其中大象就是其中一种。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就叫作《黄河象》。虽然黄河象的年代更为久远,但从中原地区发掘的文物中却拥有大量的象牙制品,也从一个方面印证,至少在4000年前左右,在中原地区依然有着大量象群活动。

  大汶口文化-镂雕旋纹象牙梳

  1959年山东省泰安市大汶口出土文物。主体部分镂雕出由3行条孔组成的旋纹图案,并内填“T”形花纹。下端共有17个细密的梳齿。象牙梳造型美观,工艺精致,是迄今为止远古时期保存最为完好的梳子。此象牙梳是用象牙制成,背厚齿薄,共有16个细密的梳齿,梳身采用镂雕技术,雕出由3行条孔组成的“8”字形图案,是迄今为止原始社会保存最为完好的梳子。还发现了象牙筒,可能是装梳子的用具。在许多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过骨簪、玉簪、玉发箍等固定发式或美发的用品,可见当时的人们十分重视梳理头发,并流行梳髻。

  大汶口文化后期,社会财富日益丰富,出现了财产及社会阶层的分化,这种分化在大汶口墓葬中得到了突出的反映。在大汶口100余座墓葬中,有些墓空无所有,多数墓葬只有几件简单的陶器或石器,而少数大墓的随葬品却多达100多件。这些大墓不仅拥有大量制作规整、器类繁多的陶器、石器、骨器等生活用品和工具,更有贵重的象牙器、玉器、镶嵌松绿石的骨雕工艺品。这件镂雕旋纹象牙梳即出自一座大墓,墓主人生前应该是一位社会地位显赫的人物。


  
作者:五十学易 时间:2020-05-09 10:13:33
  非常好。收藏了,慢慢看。感谢楼主。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0:25:59
  国博的第一个展厅终于扒完了,接下该商周青铜器了

  商周青铜器也是我的最爱,尤其是铭文,头一眼看上去跟看天书没什么区别,等你再仔细看,而且是跟着译文一起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我们现在认识的很多汉字在5000年前就已经有了,不仅有了,而且还TM的是一样一样的,5000年了,咱们现在写的跟5000年前写的没区别。要么怎么说:中国文化是活着的、传承有续的、一直在延用的文明

  中国现在有几个博物馆的商周青铜器最为集中,也最为牛X

  1、中国国家博物馆
  这个不用说了,中国最牛的博物馆。光禁止出国展览的青铜器就有7件,而且全都是大家伙,称之为“国之重器”。像司(后)母戊鼎、利簋等就不多说了,一会再详扒。

  2、陕西历史博物馆
  可以说是青铜器的老家之一。现今出土青铜器最多的地区。但说实话,重器有,但不是很多,但它带铭文的中小件青铜器却不少,所以喜欢铭文的可以去看看。

  3、宝鸡青铜博物馆
  这个是专门以青铜器为主展品的博物馆。在这么一个地级市的博物馆能有好几件顶级国宝那是不容易了,像现有最早“中国”字样的“何尊”、记录西周王重要历史的“墙盘”、现存最大的青铜簋--“胡簋”等等

  4、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的青铜器馆主要都是以收集、捐赠、调拨的为主,但人家有一位青铜器领域的大家馆长:马承源先生厉害啊,现在馆中最著名的“晋侯苏编钟”就是他发现的。另外,连上边宝鸡青铜博物馆中“何尊”内的“中国”二字都是马馆长最先发现的。

  5、河南省博物馆(看过资料,但没去过,所以闭嘴不谈)

  以上5个博物馆是我认为在商周青铜器馆存最为丰富、最从集中、也是最为精美的几个博物馆。当然了,像湖北省博物馆、山西省博物馆等等,他们最主要的青铜器精品多为春秋、战国时期的
  • 小馬甲2014: 举报  2020-06-12 07:34:09  评论

    国博的青铜器超级牛,好多器型超大的展品,看一眼就被震呆那种
  • 今天又是风又是雨: 举报  2020-06-12 16:47:49  评论

    国博的展物牛,因为到处薅羊毛哈哈哈哈,每次去各个地方博物馆看展,都会听到一句,我们这出土的XXX在国家博物馆,哈哈哈。记得上面那个半坡人面鱼纹盆,就一个在国博,一个在半坡博物馆。
我要评论
作者:麵了個條 时间:2020-05-09 10:29:10
  引经据典,跟着楼主长知识了。
作者:陈啊嘟 时间:2020-05-09 11:18:32
  非常好。收藏了,慢慢看。感谢楼主。
作者:wds19860 时间:2020-05-09 11:24:36
  期待着
作者:海中孤舟 时间:2020-05-09 11:31:55
  太厉害了太专业了
作者:侠情 时间:2020-05-09 11:53:20
  留个记号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2:27:37
  一进入第二展厅就是一面立墙 ,立体字写着“夏商西周时期”。

  这三个时期是中国最早的大一统时代,也可以说是中华文明自新石器时代后期的源起之后,形成具有中华自有地域特色文化的核心期。在这个时期形成的很多物质上的、精神上的成果一直成为今天我们仍然在使用、交流、回顾,甚至在自我思想中保留的一部分。

  这面主题墙的左侧是远古夏时代的部分出土遗物,包括从二里头文化遗址出土的青铜爵、青铜鼎等物品。

  我去年10月份去的时候,当时利簋就是在这面墙的左边,这次去的时候找了半天没找到

  


  这是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主题墙右侧,可以看到远处就是商代的青铜重器--司(后)母戊鼎


  
  • 坐榭听香: 举报  2020-05-11 01:45:51  评论

    后母戊鼎搬到地下一层了?呵呵,俺本来就人为是应该如此,之前在三楼,真心的认为不太合适啊
我要评论
作者:情感马甲abc111 时间:2020-05-09 12:35:10
  好帖子,支持楼主多贴点。
作者:单身女孩2020 时间:2020-05-09 12:37:28
  不错
作者:世纪末的消遣2014 时间:2020-05-09 12:39:06
  mark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3:04:08
  说到中国的青铜器,从中小学的历史课本上就开始讲这个最伟大的青铜--司(后)母戊鼎。

  当年我上学的时候,在课本上还是叫“司母戊鼎”,但后来专家们又解释说应该叫“后母戊鼎”,反正谁都的好像都有道理,对于咱们这种小白来讲也插不上嘴,所以我在这篇文章里介绍这个鼎的时候索性就叫“司(后)母戊鼎”吧

  商中晚期-司(后)母戊鼎

  商后母戊鼎,又称司母戊鼎、司母戊大方鼎,是商后期(约前十四世纪至前十一世纪)铸品,于1939年出土于河南省安阳市武官村。商后母戊鼎高133厘米、口长110厘米、口宽79厘米,重832.84千克;铸造此鼎,所需金属原料超过1000千克。2002年1月18日,被国家文物局作为国家一级文物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是已知中国古代最重的青铜器。


  

  因为是照片,所以对于鼎的大小很不容易理解,所以我在侧面刚好有另两位参观者的时候拍了一下,这样有一个对比也好理解。

  其实有的时候不见到真家伙的时候,这种认知偏差往往会让自己吓一跳。我记得去宝鸡青铜博物馆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虢季子白盘”复制品,我靠,原来这么大!以前看图片的时候以为一个盘子,礼祭的时候也就是盛盛肉、放放饭,能有多大,等看到这个复制品的时候一下懵了,比我们家给孩子洗澡的大澡盆还大,说是一个浴缸都不为过。


  

  鼎身四周铸有精巧的盘龙纹和饕餮纹,增加了文物本身的威武凝重之感。饕餮是传说中喜欢吃各种食物的神兽,把它铸在青铜器上,表示吉祥、丰年足食。


  

  这种正中的盘龙纹应该如何去看呢、去识别呢?

  我从纹路的正中拍摄,这样你可以看到,其实你可以看到中间那个“出脊”就是龙的嘴,也就是头的起点,往两侧是龙头,上边两个弯弯的是两个龙角,龙角下边则为立体的龙眼、龙嘴,再往两侧去,就是龙身。

  所以青铜器上的很多纹路如果从侧面看,那么就是雕刻动物的侧身像,如果找到它的头,你再从头的正中看,它其实就是立体的。就像这条龙,从头的正中看,你就能看到它正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你。


  

  耳廓纹饰俗称虎咬人头纹,这种纹饰是在耳的左右作虎形,虎头绕到耳的上部张口相向,虎的中间有一人头,好像被虎所吞噬。耳的上面还有两尾鱼形。

  这两个鼎耳,当年出土之后,挖掘的人想倒卖,所以连夜好几个人要把它砸碎分批运走,但这么大的东西厚的很,先不说一锤子下去能不能打烂,至少以它的体积和形状来讲那就是一口大钟,敲起来肯定十里八村的人都能听到动静。所以这几个就用锯来搞,可一晚上累死累活也仅仅把一只鼎耳锯下来。当时正是1939年,出土这么个大家伙的消息很快被日军获悉,村民没办法肢解它,又担心被日军发现,所以就重新埋入地下,直到1946年6月,商后母戊鼎被重新挖出,运送南京并拨交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保存。

  但是,那个已经被锯下来的鼎耳却在后来遗失了。等195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建成,商后母戊鼎从南京调往北京,存于国家博物馆之后,当时的专家为了保持鼎的完整性,同时为了美观的考虑,最后经过反复试验,依据另一边保存完好的鼎耳,进行了原样复制。所以现在看到的这两个鼎耳为一真一假,但当年专家们做的太好了,咱们在展柜外边只用眼睛来看,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还真认不出来。

  我在现场拍摄的时候,特意将鼎耳放大拍摄,中间那个人头在灯光的照射下,阴影闪现,看得我诡异无比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3:21:21
  司母戊鼎之所以得名,是腹部有“司母戊”三字铭文。“母”是母亲,“戊”为母亲的庙号排序。“司”字有两种解释。按传统说法,“司”即“祭祀”,故“司母戊”可释为“祭祀母亲戊”。但严格地说,“司”字的正确释读应为“后”。故“司母戊”应为“后母戊”。“司母戊鼎”当然也该称为“后母戊鼎”。只是由于约定俗成,“司母戊鼎”的叫法保留至今。古代“后”字的本义相当于今天的“崇高”“伟大”。“后母戊”可直译为“伟大崇高的母亲戊”。考古学家推定,司母戊鼎(或后母戊鼎)的铸造年代,相当于商王朝第23位国王武丁在位时期。武丁乃商王朝后期的中兴之主,据甲骨文记录,武丁有三名“法定配偶”,其中一名即“戊”。故“司母戊”鼎应是商王武丁的儿子为纪念生母而铸造。“母戊”去世后,该鼎随其葬于地下,没想到3000余年后重见天日。

  这个拓片是在标签上拍出来的。可以看一下“司(后)母戊”这几个字在商代是如何写就的


  

  鼎腹内壁铸有“后母戊”三字,字体笔势雄健,形体丰腴,笔划的起止多显峰露芒,间用肥笔。

  现场时候因为鼎的下边还有底座,再加上鼎身比较高大,所以鼎内的铭文根本看不到,后来没办法,只能尽量站在展柜前把相机举得高高的往里拍,还好拍到,不过因为现场灯光比较暗,所拍出来的照片也有点虚。


  
  • 虾米KYO: 举报  2020-05-16 14:02:50  评论

    评论 18611695124:请教一下楼主,文中"后"字释义具体出处是?看到有其他理解是一种最高统治者的称呼
  • 18611695124: 举报  2020-05-17 15:51:32  评论

    评论 虾米KYO:我有的资料是从“知网”上查询到的,你可以在知网上查一下《“后”、“司”二字略考》,满丹,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辽宁大连116081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3:50:27
  我们看过了“后(司)母戊”鼎,而同时代还有另一个更为知名的女性:妇好。这是历史中记载的商王妻,同时也商朝的一位女性大将军,它的日名我前边已经讲过她叫“后母辛”。

  其实在历史上,“后母戊”与“后母辛”是同时代的人物,她们都是商王武丁的妻子。

  看惯了电视中的古装剧,只要演古代宫廷则必有宫斗大戏,那么在武丁这一朝也不例外,他先后的三位正妻就是幕狗血剧的主角。

  武丁在位59 年, 时间很长,根据乙、辛周祭卜辞, 武丁有三个法定配偶, 即妣辛、妣戊、妣癸。妣辛就是大名鼎鼎的“ 妇好” ,依据甲骨文的记载,武丁三个法定配偶的死亡次第是妣辛、妣癸、妣戊。妣辛即“ 妇好” , 她最先去世。而作为商王的正妻只能有一位,只有在正妻去世之后才可以“续弦”再娶、再立妻,所以“妇好”可以说是武丁的“元配”夫人。


  

  无论是卜辞记载, 还是妇好墓随葬品之丰富, 都说明“ 妇好” 地位显赫。在中国古代,“ 妻以夫贵, 母以子荣” 。“ 妇好” 地位如此显赫, 除了她是一员战将, 为武丁立下过赫赫战功之外, 最主要的应该是: 她是武丁的法定配偶。按照一般惯例, 凡法定配偶所生之子中,定有王位继承之人。“ 妇好” 既然是法定配偶,她所生之子中定有王位继承者。此人是谁?

  庚甲卜辞中, 有一位名“ 兄己” 者被祭祀:
  己丑卜, 行贞: 王宝兄己岁漱, 亡尤?
  己丑卜, 行贞: 王畜兄己舍, 亡尤?
  庚辰卜, 行贞: 王畜兄己舍, 亡尤?

  此“ 兄己” 在庚甲卜辞中被祭祀, 当是祖庚、祖甲之兄, 自然是先于他们去世。又康丁卜辞中, 有“ 小王父己” 之称:
  口小王父己。
  该版卜辞将武丁卜辞中的“ 小王” 与庚甲卜辞中的“ 兄己” 联系起来了, 它证明“ 小王” 就是庚甲卜辞中的“ 兄己” 和康丁卜辞中的“ 小王父己” 。由此可以断定, “ 小王” 死后之庙号为“ 己” . 而文献记载中, 有武丁之太子名“ 孝己”。“ 小王” 为王储, 其庙号是“ 己” ; 而“ 孝己” 为武丁之太子, 庙号亦为“ 己” 。

  “ 妇好” 与“ 孝己” 都死于武丁时代。关于“ 孝己” 的死因, 文献记载非常明确:
  “ 其母早死, 高宗惑后妻之言, 放之而死。”( 《太平御览》八十三引《帝王世纪》)

  (以上摘自曹定云《“ 妇好” 、“ 孝己” 关系考证》)

  “孝己”深得武丁的宠爱。但是由于“ 其母早死”继母不喜欢他,在武丁面前说了他许多坏话,结果被流放到外地。孝己经受这一打击之后,不久就忧愤而终。“ 孝己” 是“ 妇好” 所生, 并且在“ 妇好” 生前已被立为“ 太子” 。妇好去世之时,“ 孝己” 自然要祭奠其母。他作为太子, 在同辈兄弟中, 是法定的第一位祭奠者, 其祭奠的规格高于他的同辈兄弟。因此, 妇好墓中五件铭“ 后(司)母辛” 之器, 应是“ 孝己” 为其母“ 妇好”所作的祭器。

  孝己为自己的生母-妇好所铸造的:后母辛鼎


  

  孝己、祖庚、祖甲均为武丁之子。长子孝己未及继王位便已死去,后来祖庚被立为太子。祖庚据传是武丁的第二个妻子:妣戊所生,中国现存最大、最重的青铜鼎-“后(司)母戊”鼎就是他在母亲去世之后为母所铸并埋入母亲的墓中。

  祖庚、祖甲都为武丁所喜爱,但祖甲是武丁最后一任正妻妣癸所生。据说祖庚的这位后母当然要为自己的亲儿子争利益,在武丁面前提立祖甲为储君。但祖甲认为这是违礼之举,若强行废立,怕重演“九世之乱”的局面,故仿效当年武丁,离开帝都,到平民中生活。《尚书》记载:“其在祖甲,不义惟王,旧为小人。”意思是说,到了祖甲,认为代替兄长为王是一种不义的行为,就逃到民间当了小民。武丁驾崩后,帝位由祖庚继承。祖庚即位十年左右病死,祖甲方才回帝都继承君位。

  祖庚为自己的生母-“后母戊”所铸造的:后母戊鼎


  
作者:政务服务投诉 时间:2020-05-09 14:14:28
  中国国家博物馆里允许拍照吗?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4:15:49
  逻辑推测司母戊鼎似乎并非中国最大的青铜器?

  我们不妨看看司母戊鼎的出土背景。司母戊鼎出自殷墟侯家庄西北冈王陵区的一座“甲”字形大墓中,其编号为84M260。学术界普遍的看法是,墓葬形制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墓主人的社会身份与地位。殷墟西北冈王陵区的墓葬有多种形制,包括带4条墓道的“亚”字形墓、带2条墓道的“中”字形墓和带1条墓道的“甲”字形墓。

  学者们认为,“亚”字形墓可能系商代王陵、“中”字形墓和“甲”字形墓有可能只是商王配偶的墓葬(图二)。而从规模上比较,即使无视墓道的数量,“亚”字形墓的墓室也远大于“中”字形墓,更大于“甲”字形墓。传出司母戊鼎的“甲”字形墓84M260的墓室体积约365立方米,而所有带四条墓道的大墓的墓室体积都在2200立方米以上。84M260在商代墓葬中显然不能算是特大型墓葬,其体积只有商代王陵的七分之一左右(表一)。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测,体积远比84M260更大的商王陵大墓,完全可能使用比司母戊鼎体积更大、重量更重的青铜器随葬。只是由于殷墟所有的王陵大墓在历史上都曾经被盗掘,而随葬的青铜器或许早已被人从地下掘出,遗失或重新熔化,铸造为其他青铜器了。


  

  日本的根津美术馆现今陈列有3件传出殷墟西北冈M1001号大墓中的青铜,每件铜高度都在70厘米以上,其造型的精美,远好于司母戊鼎等其他铜器。这3件青铜仅仅是M1001的劫余物品。从另一个方面证明殷墟西北冈王陵大墓很可能使用比司母戊鼎更大更好的铜器随葬。

  如果说上述仅仅比较还属于逻辑推测,若干考古标本的发现就是实证了。

  195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在商王朝后期都邑,著名的安阳殷墟遗址的苗圃北地铜器铸造作坊中,清理了一处大青铜方鼎的内外范。鼎范发现于一处工棚内,出土时倒扣在地下,虽然仅残存了鼎口的一半,但鼎口的长度完整保存下来,宽度也可据作出合理推测。据观察,该鼎范系使用过后的残迹。现场测量表明,其成品铜鼎的口部长度为117厘米,宽度不会小于80厘米。这一尺寸显然略大于司母戊鼎的实测数。因此苗圃北地铸铜作坊曾经铸造过比司母戊鼎更大的青铜器。

  2003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孝民屯考古队在殷墟孝民屯另一处商王朝铜器铸造作坊中获得另一个有趣的发现:1件商代的铜鼎陶模(图三)。这件陶模系用精选的泥土制成。经实测,其足底直径约16厘米。

  由此可见,孝民屯所出鼎足模的尺寸与司母戊鼎四足的实测数据非常相近。有理由相信,孝民屯铸铜作坊也铸造过尺寸相当于司母戊鼎的大型铜器。

  2003年,同样在孝民屯铸铜作坊,考古队员还发现另1件青铜器的圆形陶内范(图四)。这很可能是1件铜盆或铜圆鼎的内范。测量表明,该内范直径可达1.52米。无论如何,这是目前所见商代青铜器中直径最大的圆形青铜器。


  

  因此仅仅从尺寸上说,商代致少曾经铸造过3件体量大于司母戊鼎或与司母戊鼎相当的铜器。至于这些铜器在重量上是否会“重”于司母戊鼎,则要看铜器的高度和器壁的厚度。但既然这3件铜器的体量大于司母戊鼎,其重量大于司母戊鼎也是完全可能的。

  由此,司母戊鼎并非商代最大的青铜器已成定论。既然它不是商代最大的青铜器,当然它就不可能是中国青铜时代最大的青铜器,至多是“存世的中国青铜时代体量最大、重量最重的青铜器”。

  由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司母戊鼎并非商代最大的青铜器。当然这无损于司母戊鼎的文物价值。今天,站在它面前,游人们仍然会忍住屏息,为其雄伟的气势,精湛的工艺,及其神秘的纹饰所震慑。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4:20:56
  不过,国博的专家们也曾经对“后(司)母戊鼎”进行了探伤试验,从探测和现场外观的结果来看,其实这个“后(司)母戊鼎”应该算是“残次品”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从材料上分析及外观上来看,这个“后(司)母戊鼎”曾经进行过“二次修复”。在鼎的一侧正面有道非常明显的修复痕迹,也就是用人为的方式修复的一道“伤疤”。这个“伤疤”应该是当时铸鼎的时候因为体积太大了、所熔的青铜原料在热胀冷缩的原理下导致陶范出了问题,将一侧正面涨裂。


  

  但可能因为当时时间紧、任务重,或是源材料无法短时收集完整、重做陶范来不及等等原因,无法进行第二次熔铸。而这个质量问题却实实在在,为了弥补这个过错,当时的人们对这个位置进行了修复。所以能够看到后期工人进行修补的痕迹,部分花纹只能勉强修复。

  这是近距离拍摄的修复位置图


  

  同样,在一些边缘及细微之处,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鼎的鼎足部位也存在着明显的伤疤与修复痕迹。


  

  最后,再来一张“抄底照”,看一下鼎的下腹部。这里可以明显看到当年铸造大鼎的时候有四个陶范进行合范铸造的痕迹。

  四条呈“十”字样式的合范边正好让鼎腹成为一个“田”字


  
作者:ty_141808351 时间:2020-05-09 14:34:47
  厉害
作者:可谈南北 时间:2020-05-09 14:43:59
  好贴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20-05-09 14:57:46
  专业大作!
作者:ligen0110 时间:2020-05-09 15:05:35
  不错 请速速更新
作者:刘学明 时间:2020-05-09 15:14:47
  学习中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5:23:46
  上一篇帖子里说到妇好,既然是一个名人,而且在历史上还非常特殊,那么接下就顺着上一篇再来看看其它妇好墓中出土的文物。

  在国博的夏商西周馆里,尤其是商代部分的展品里妇好墓出土的文物占有很多。它们不像其它“国之重器”一样显得庄严、肃穆,反而更加小巧、精致,不仅仅有生活化的物品,还有一些铸造得乖巧、萌宠甚至优美的器物。使得这个大厅观看的人不用老是板着个脸,也会偶尔露出一丝丝的微笑。

  妇好墓的发现说是一个巧合或是一个偶然也都可以。在央视的《国家宝藏》里有过一期详解,在这里就不过多描述发现过程了,只是简单的介绍一下。在整个安阳殷墟,对应着的高等级的国王及大贵族墓葬有着专属位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专用墓地,可惜的是几千年来挖的挖、盗的盗,现在只留下一些车马坑、随葬坑和空空的“亚字形”、“中字形”大墓,所以在建国后还没有真正发掘过一座完整的王室墓坑。

  

  1976年,考古人员在安阳市殷墟宫殿宗庙区进行发掘,先是探测、挖掘到一座建筑遗址,大家都认为这应该是宫殿中的某一个房子,没必要在这个东西再费力气,但为了弄清房基下边夯土的范围和性质就要把清除房基。按正常来讲,房基下边应该就是生土了,最多在承重墙或柱的位置会夯实,但结果是房基清理完之后,下边出的是一个长方形且全是夯土的“地基”。既然是商朝的夯土,那么根据考古要就要继续向下打孔探测,直到确定生土层之后才可以。可是这个打孔探测打了5米多深还不见生土,关键是如果超过6米深就接近地下水了。

  就这样探了好几天,孔越深越难打,地下水层以上是打着费劲,地下水层以下是提土难办,弄得大家都没什么好心情。直到探到7米以下的时候突然探杆像是打到一个空洞里,一下自己下坠了,等慢慢向上拔铲,探铲提上来了,满铲都是鲜红的漆皮,是墓葬!铲内还有件东西,洗净过后原来是一件玉坠,这就更坐实了墓葬的可能。关键是谁能想到会有一座墓被埋在同时代的建筑物下边,这不是让人翻不了身嘛;而且墓还在宫殿区,谁会把人葬在自家院子里?能在这里挖出墓来,那不真是见了鬼嘛!

  
我要评论
作者:ty_轻晴 时间:2020-05-09 15:36:55
  谢谢分享,这么有实力的大作。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5:58:32
  在国博展出的众多妇好墓发掘出的文物中,有一只鸮尊非常特别,不仅仅造型很美,而且看上去还萌萌的,像是一只随时可以带出遛遛的小狗,坐在门前等着主人换好鞋就可以出门了。

  妇好青铜鸮(xiao,音同枭)尊,出土原器为一对两只,一件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另一件收藏于河南博物院。 妇好鸮尊,器身铭文“妇好”,造型生动传神,整体作站立鸮形,两足与下垂尾部构成三个稳定支撑点,构思奇巧。头后为器口,盖面铸站立状的鸟,造型雄奇,花纹绚丽,是中国商代青铜器中的精品、禁止出境展览文物之一。


  

  我们还是拿妇好墓作为坐标参考图,看看这只鸮尊是位于墓中的哪个位置


  

  鸮,就是猫头鹰。在商代,鸮是商人喜爱和崇拜的一种神圣的鸟。有些专家认为商人把“鸮”推崇为“战神鸟”,是克敌制胜的象征;也有些专家认为商人把“鸮”作为地位和权力的象征。


  
  
  

  通高45.9厘米、口径16.4厘米、重16.7千克。整体作鸮形,头部微昂,圆眼宽喙,小耳高冠,胸略外突,双翅并拢,两足粗壮有力,四爪据地,宽尾下垂,作站立状,形态生动。其周身纹饰精美,背后靠颈处有鋬,鋬端装饰兽头,面中部分及胸前中部各有扉棱一道,冠外侧有羽纹,内侧饰倒夔纹,上有钝角。喙表饰蝉纹,胸中部饰一大蝉,形象奇特。颈两侧各饰一身两首的怪夔一条,张口怒目。两翅前端各有三角形头的长蛇一条,蛇身紧盘,上饰菱形纹。颈后部连同鋬内壁面饰一大饕餮纹。尾部又饰鸱鸮,圆眼尖喙,双足内屈,两翼展开作飞翔状。


  

  它造型新颖,各部位纹饰和谐,头部羽纹动感尤烈,予观者以扶摇直上八万里的艺术感染力,无愧于战神之美誉,呈现出商文化刻意创新、追求完美的精神。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唐白虎米点秋香 时间:2020-05-09 16:00:19
  专业,详尽。点赞!
作者:cindy_gz 时间:2020-05-09 16:01:02
  @18611695124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6:10:02
  “妇好”青铜三联甗(汉语拼音:yǎn)

  甗(汉语拼音:yǎn,粤音“演”)是中国先秦时期的蒸食用具,可分为两部分,下半部是鬲[ lì ](古代炊具,样子像鼎,足部中空。),用于煮水,上半部是甑[ zèng ](就是笼屉,甑底部本身就是网眼),用来放置食物,可通蒸汽。原为烹饪用的厨具,后作为礼器流行于商至汉代。

  我们先来看看这件三联甗在妇好墓中的出土位置

  

  妇好的这个三联甗特别之处在于,别人用的甗都是小单间,她的却是联排别墅

  这个是妇好同志的:

  

  这是别人的小单间:

  

  该甗由并列的三个大圆甑和一长方形承甑器组成。甑为圆形敞口,敛腹,腹两侧有牛首半圆形耳。腹底内凹,有三扇形孔。口沿下以雷纹为地,饰由二夔纹相对组成的纹带,以扉棱相间隔,夔身上下饰以涡纹。

  

  承甑器上有三个高起的喇叭形圈口,腹内中空,平底,下有六条扁矮足。圈口周壁饰三角纹和云纹带。器面绕圈口饰蟠龙纹三组,四角分饰牛头纹。四壁饰夔纹间以圆形涡纹,下饰大三角纹,均以云雷纹为地。

  

  承甑器中央圈口内壁、各甑内壁和两耳下外壁均铸铭文“妇好”两字。此器形制特殊,为商代青铜器中仅见。

  
作者:紫色清风叫丫丫 时间:2020-05-09 16:10:43
  就喜欢这些考古知识,收藏啦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20-05-09 16:18:50
  请继续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6:26:18
  “妇好”青铜偶方彝

  这个“彝”可能很多人单看它都不敢读,这可是“彝族”的“彝”啊。

  方彝是中国古代盛酒器。盛行于商晚期至西周中期。彝本是青铜礼器的通称,宋人始称这类器物为方彝。方彝的造型特征是长方形器身,带盖,直口,直腹,圈足。器盖上小底大,做成斜坡式屋顶形,圈足上往往每边都有一个缺口。也有少数方彝下腹外鼓成曲腹状。

  同样,这件青铜偶方彝也是妇好墓中的“重器”之一

  

  我之前说看了妇好很多的随葬品会让感到微笑也在于这个原因,刚刚上边那个帖子说的三联甗,到了这个青铜方彝结果还是一个联排别墅。妇好就是这样的“汉子”,用的东西跟别人都不一样。

  这个依然是妇好同志的“联排别墅”

  

  这只是别人的小单间

  

  该方彝器身横长两倍于纵长,犹如两个方彝之组合,故郭沫若先生称之为偶方彝,是商代酒器中绝无仅有的罕见器形。 器身两长边口沿各有七个缺口,是专为放置酒斗设计的。器盖呈四面斜坡状,斜脊线及坡面中线上均铸出扉棱,极似商代宫殿之“四阿”式屋顶,有正脊与垂脊。器口前后各有七个方形和尖形槽,颇像房子的屋椽出梁头七枚,反映出当时的屋檐多探出梁头硬挑,前沿所出梁头为大半圆形,后檐所出者为尖形,类似后世斗拱的雏形。盖脊有二钮,便于启合彝盖。

  

  偶方彝装饰豪华大方,通体以云雷纹做衬地,以浮雕枝法表现了兽面、鸱鹗、夔龙、大象等动物形象。

  看看这个侧面的大象可不可爱?

  

  看看商人多爱猫头鹰啊!正面上盖正中心的立体鸮面,在鸮的两侧还各有一只凤鸟。不要看嘴吧就当成鹦鹉,要看屁股后边的长羽毛,这种长尾羽的在商周时期都被称为“凤鸟”,当然了,你非要说是两只鹦鹉那敢只能由你,可再怎么说,在一个王后的随葬品中展现代表女性使用品的器物来讲,“凤鸟”也应该比“鹦鹉”更确切吧?

  
作者:seagull83 时间:2020-05-09 16:58:56
  留爪慢慢跟这楼主学知识
作者:老电工2049 时间:2020-05-09 17:02:53
  楼主了不起
作者:magisa02 时间:2020-05-09 17:36:35
  楼主了不起
作者:单身公害谁怕谁 时间:2020-05-09 17:37:12
  这么好的帖子,真是涨知识了,楼主懂好多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7:46:22
  中国古代特别是商周青铜器的铭文,基本上是铸出来的阴文,即所谓“铸铭”,一般出现在内壁、器底、足部、鋬上、盖内等不显眼的地方,后来还有器体成型后再做字的“刻铭”。阴文是怎么铸到青铜器上的?学术界有多种推测,一般认为是先制成阴文字模,然后将字模印到内范上呈阳文,再铸出便是阴文。而青铜器铭文多用阴文,则是缘于阴文是凹进去的,不容易磨损,好保留下来,又是放在不显眼的地方,还不会影响纹饰的美观。

  而这些青铜器的名称大多有些“古怪”,用字也颇生僻。以青铜器的“饪食器”来说,就有簋、鬲、卣、簠、甗、觥、觯、盉、盨、斝、匜⋯⋯这些名称除了器物本身有名称和结合典籍可以确定名称的外,有不少叫法都是后人定的。

  如果上边那些器物名称不标注读音,我估计大多数的人,如非好古或专古人士,那么99%的人不认识。即使认识也只是个别而已,比如:“簋”字我最先认识是因为北京的“簋街”,老早前下夜班之后老去那里吃“麻小”;“觥”则是“麻小”吃多了必须得用大杯喝凉啤酒,所以说文明点叫“觥筹交错”。

  所以在看到商周青铜器的时候,如果不先把名字认识了,等以后跟别人吹牛或带着美女去博物馆的时候,面对这一个一个黑不啦叽青铜器,那岂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因此,在接着向下讲国博青铜器的时候,咱们先来认认这些青铜器的器形名称,以及它们正确的读法、功能,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展品,那时才会有滋有味。


  簋[guǐ],音同“鬼”

  对了,这就是北京著名的骗人风味小吃街‘簋街’的那个字。为什么说是骗人,以后再讲。簋,指古代青铜或陶制盛食物的容器,也是重要的礼器,在祭祀和宴飨时,它和鼎配合使用,主要用于放置煮熟的饭食。而鼎则是煮肉用的。

  它们是这个模样:

  



  鬲 [lì],音同“立”

  鬲作为一种中国古代煮饭用的炊器,新石器时代晚期已出现陶鬲,商周时期陶鬲与青铜鬲并存。其形状一般为侈口(口沿外倾),有三个中空的足,便于炊煮加热。

  这家伙长得比较有特点,就是穿了个三条腿的连裆裤,我记得90年代初,我上初中那会最时髦的裤子就这样,一条裤腿能装下三个人那种。

  


  卣[yǒu],音同“有”

  卣,是一种器皿,属于中国古代酒器。具体出现时间是未知,盛行使用时期为商代跟西周时期。当时用来装酒用。所以外观上大部分是圆形,椭圆形,底部有脚,周围雕刻精美的工艺图案。

  这东西上边有一道“梁”,也就是提手,圆圆的、长长的,模样跟个保温饭盒似的。

  
  



  簠[fǔ],音同“府”

  簠是中国古代祭祀和宴飨时盛放黍、稷、粱、稻等饭食的器具,《周礼·舍人》:"凡祭祀共簠簋。" 簠的基本形制为长方形器,盖和器身形状相同,大小一样,上下对称,合则一体,分则为两个器皿。

  也就是说,这玩意儿就是最早的对扣碗或对扣锅,你说哪个是盖、哪个是底都行,反正不分上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7:49:45
  甗[yǎn],音同“演”

  甗,是中国先秦时期的蒸食用具,可分为两部分,下半部是鬲[ lì ](古代炊具,样子像鼎,足部中空。), 用于煮水,上半部是甑[ zèng ](就是笼屉,甑底部本身就是网眼),用来放置食物,可通蒸汽。

  这就是中国最早的“蒸锅”

  
  


  觥[gōng],音同“功”

  觥是中国古代盛酒器。流行于商晚期至西周早期。带盖,盖做成有角的兽头或长鼻上卷的象头状。有的觥全器做成动物状,头、背为盖,身为腹,四腿做足。且觥的装饰纹样同牺尊、鸟兽形卣相似,因此有人将其误以为兽形尊。然觥与兽形尊不同,觥盖做成兽首连接兽背脊的形状,觥的流部为兽形的颈部,可用作倾酒。

  这东西也是在商朝最流行,到了西周基本就衰落了。可关键是这东西太萌了,可爱的不得了,一个个做的跟动漫似的,圆圆胖胖的、憨憨的。

  
  



  觯[zhì],音同“至”

  觯是汉族古代饮酒用的器皿。青铜制。形似尊而小,或有盖。是中国古代传统礼器中的一种,做盛酒用。流行于商朝晚期和西周早期。

  这就是一个集“矮、粗、胖”为一体的大酒杯

  



  觚[gū],音同“孤”

  觚,是中国古代一种用于饮酒的容器,也用作礼器。圈足,敞口,长身,口部和底部都呈现为喇叭状。觚初现于二里头文化,到西周中期已十分罕见。盛行于商代和西周早期。

  与上边的觯比起来,那么这就是一个集“高、瘦、美”为一体的大酒杯

  



  盉[hé],音同“禾”

  盉是中国古代盛酒器,是古人调和酒、水的器具,用水来调和酒味的浓淡。

  其实它就是一个过去咱们常在煤球炉子上坐水用的“大水壶”

  
  



  盨[xǔ],音同“许”

  盨是中国在古代盛食物的铜器,椭圆口,有盖,两耳,圈足或四足。盨是用来盛黍稷的礼器,从簋变化而来,西周中期偏晚的时候开始流行。

  如果把它称之为远古时代的“饭盒”应该没有异议,几千年了,它的功能都还一样一样的。

  


  斝[jiǎ],音同“甲”

  斝是古代中国先民用于温酒的酒器,也被用作礼器,通常用青铜铸造,三足,一鋬(耳),两柱,圆口呈喇叭形。

  斝这个东西往往会让很多人跟“爵”搞混,其实它们还是有些不同的。斝是温酒器,而且更粗大一些,而且没有前后角于饮酒用的“流”;而“爵”虽然有时作温酒之用,但它更多是饮酒器(古装电视剧里表现的太多了),所以有前撅后翘“流”。另外,还有一种饮酒器被称为“角”,“角”与它们二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头上没有两个犄角

  
  



  匜[yí],音同“仪”

  匜,是中国先秦时代礼器之一,用于沃盥之礼,为客人洗手所用。周朝沃盥之礼所用水器由盘、盉组合变为盘、匜组合。

  
  
我要评论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8:03:05
  当重新认识了这些青铜器的名字之后,我们再回来看妇好的家伙事儿

  妇好青铜盉

  这个盉是一个正常器,没有什么太大的特点,只是说说看来的一个小故事。

  说有一年一个专家在安阳,有一天,一个农民说他从地里挖出一个“高射炮”,这时候专家知道他们家挖出青铜器了,因为当地人都管这种嘴朝天的“盉”叫“高射炮”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8:03:43
  忘了插图了

  
作者:地铁之光 时间:2020-05-09 18:06:11
  赞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8:19:19
  之前已经帖过一件妇好鸮尊,很可爱的一个小鸟。

  现在再来帖一个同样可爱的小动物

  “后母辛”青铜觥

  1976年出土于河南省安阳市殷墟妇好墓,为商后期的盛酒器。此器由器盖与器身两部分组成,器身内底中部与器盖内均铸铭文“后母辛”,“后母辛”是妇好的庙号。整器为扁长体,前窄后宽,为一站立状四足兽。

  


  这东西为啥不叫马觥或牛觥,非得叫“四足兽”?是因为这家伙看着像马介不是马,说牛不是牛。它头上有一对卷角,这个当然不是耳朵,它的耳朵在“角”下边,可个很可爱的小耳朵。它的前两个蹄倒是跟马一样,是奇蹄,可却比后两蹄可高,关键的是后两蹄却像鸟爪,有四趾,所以只能叫它“兽”。估计是在塑一种“神兽”的形态吧。

  


  器纹饰精美,通体以云雷纹为地,器盖饰一龙,身尾较长。前胸两侧与腹前端两侧各饰一夔龙,夔首向下,身尾上竖。前足外侧饰夔龙纹。

  


  腹后端饰有并拢的双翅与下垂的短尾,后足饰羽翎纹,两者应为一整体,所以这个家伙带了个翅膀应该算是禽属了。尾部作兽首鋬。不过以我对商王朝喜爱“鸮鸟”的极度狂热来看,这个兽尾应该也是一只猫头鹰。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8:29:59
  妇好“亚启”青铜钺

  妇好墓器物铭文中,有带“亚”字的铭文,引人注目。它们分别是“亚其”“亚弜”“亚启(啓)”。“亚”是一种武职官名,地位颇高,相当于外地“军区”将领。因为有很多“军区”,所以卜辞中有“多亚”。

  “亚启(啓)”也是“氏族徽号”:“启”是其名,“亚”是武职官名。这位“亚启”不是别人,而是武丁之子。武丁有三个“法定配偶”,“司母辛”(妇好)只是其中之一。“亚启”是哪一位配偶的儿子?不好说,但是武丁之子是可以肯定的,因为武丁卜辞中有“子启”。古代的氏族中,有声望的男子可以单独成立新的氏族。亚启的地位很高:他送给妇好的礼物有铜钺。铜钺是军中仪仗之器,是地位颇高的证据。此钺原本为亚启所有,后来赠送给妇好。妇好是亚启的母辈,地位自然在亚启之上,亚启将这样的重器赠送给妇好,自然在情理之中。随同一起赠送的还有一件方彝,足见亚启也是一位“非凡之辈”。这个“启(啓)”字的构成也很有意思:左边是扇“门”,右边是“手”,用“手”去开门,这就是“启”字,这种辞意一直保留到今天。这是汉字的传承,也是汉字文化的魅力。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8:56:28
  对于这个“亚启”两个字,我将铜钺的图片旋转一下,并将文字做了截图。

  图上方那个像粗壮、空心“十”字就是商王朝时“亚”字的铭文写法,而下方的“启”则是铭文写法左边一个“间”+右边一个“手”。

  

  我将“亚启”两个字在图中改为繁体写法,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的认出现代汉字“亚启”两字是如何从5000年前传承至今了。

  繁体“亚”基本上保持了商王朝时期铭文样式,中间的结构都完全一样。而繁体“启”则是在引意的形态下进行改变,将“门”引伸为“户”+“口”,将“手”引伸为“夂”。将繁体字简化为简体字,但这种传承和认知明显被割裂了。就像在考古中经常会说:高等级“亚字形”大墓,但如果你不知道繁体字你会很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是“亚字形”,从形状上来看不是“十”字形吗?

  所以大家还要多看看、多学学、多认认,这样我们会有一种自豪感,我们是活着的历史。

  
楼主18611695124 时间:2020-05-09 18:58:40
  今天把妇好这个系列帖完,明天休息一天,要陪老婆、孩子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