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八,这些年我遇到的那些奇葩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4:53:47 点击:1730 回复:3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昨天看到本版请客吃饭翻脸的帖子,突然记起我曾遇到的那些奇葩,本想发回复在那楼的,发现故事还有点长,索性开个帖讲讲吧。

  一楼敬涯叔。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7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5:18:18
  先说个记忆深刻的、跟吃饭有关的。

  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朋友厂里有个司机,叫小王(不是不愿说全名,实在是我记不得他叫啥了,只记得这奇葩一家子姓王),安徽淮南凤台县人。

  小王热爱吹牛逼,拿着3000块一个月的薪水当着司机,总是说自己家里很多田,都租出去了,每年租金二三十万。

  小王还说自己叔叔是凤台县zheng府的领导,跟当地煤矿关系可铁了!竭力鼓动我朋友(他老板)去他们那里煤矿上做点“千儿八百万的小生意”。

  因为小王的信用额度实在太低,我朋友一直也没太当回事。

  这时候,大王出现了。

  大王是小王的堂叔,小王介绍过来给我朋友儿子当司机的。大王看起来话不多,比小王“老实”多了。

  老实人干的可未必都是老实事儿,正所谓:社会我王哥,人狠话不多。

  老实人大王干了一件让我惊呆了的事情,他私下跑去找我朋友,告诉我朋友:小王这倒霉孩子满嘴跑火车,咱“王氏家族”没人待见他,他说的叔叔,那可是我亲哥,他带过去没用,要说能成事儿,还得俺大王出马!
我要评论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5:36:07
  那天我刚好去他厂里玩儿,朋友被大王说的有点动心了。他问我最近有没有空,我说空啊。他就把事情给我说了,让我帮他去看一眼,看看到底是个啥情况。并让财务拿来一万块差旅费,当着大王的面交给我了。又让人去车站买了两张火车票送过来了。

  咳咳!划重点,要考的:大王看到了这一万块。

  那天到凤台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zheng府领导老王携夫人王嫂亲自迎接,让我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这么大个领导如此亲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于是乎,点了两瓶“高档红酒”,喝一瓶带一瓶,没毛病,反正……不有那一万块打底呢!

  我是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了,我不会喝酒是事实,但这是酒?也太侮辱我智商了吧?没这样埋汰人的~

  我看他们喝得津津有味,有立马回去的冲动,他这品位,让我无法欺骗自己相信他是啥领导。

  冲动归冲动,那么晚了,而且大老远的,来都来了,还是第二天去看一眼吧。于是就住下了。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5:47:18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老王和王嫂过来酒店,王嫂带来好大一只挎包。我去前台结账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实在是,太特么丢人了!

  前台开着对讲机让服务员查房,服务员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他们把所有的一次性用品都带走了,没开封的卷纸也带走了,对了对了,开封的卷纸也带走了……

  。。。。。。

  我不能回忆当时的心情了,我都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恍恍惚惚走出酒店的了,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丢人。

  我记得当时我脸色有点难看,特别想发火!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6:04:21
  老王说去煤矿吧,我说行,走吧。

  他说怎么走?我说你有车吗?他说没。我说那还废什么话?打个车走吧。他说有点远,我问他,有到北京那么远?他尴尬的笑笑说,那肯定没有。我说没事,打车我掏钱,你担心啥?

  他说那里偏,回头打不到车。我说没事儿,我让出租车那里等一会儿。他说不行,咱淮南人爱面子,出门谈生意都要私家车。

  我说你们淮南人可真够可以的,我在北京上海谈生意,也是出租车过去。那我不去了,这生意我不谈了。

  陷入了僵局,气氛很尴尬,但还好,我从来不怕尴尬,我就喜欢看别人尴尬。

  大王过来打圆场,让我给他个面子。我都被他气乐了,可拉倒吧!你谁啊?我需要给你面子?我就问他: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大王跑远了点给我朋友打电话,一会儿朋友电话过来了,跟我打招呼,说来都来了,还是去一下吧。

  大王跑过来继续打招呼,老王都已经把车喊过来了,包车一整天,600块。

  然后我们就出发了,老王,王嫂,大王,还有我。十几分钟就到了,神特么有点远!打车不会超过20。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6:17:50
  我在煤矿待了十分钟不到就出来了,狗屁的关系铁。

  回吧。

  这个时候呀,老王就尴尬了,因为这个时间点不对啊,还不到十点钟。吃饭的人还没来齐呢!

  回哪儿去啊?

  我说吃饭还早,干脆司机送我去淮南市里吧,凤台是在找不到能住的酒店。

  老王说不能啊!万万使不得,作为主人,肯定要陪尊贵的客人吃饭呀!午餐都订好了!

  得!那就去吧,管他早不早。

  路上老王风风火火的电话通知,午餐时间提前了。十点才过一点点,我们到餐厅了。一看,好家伙!两桌人!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6:26:10
  除了个别还没到了,其他都来了。儿子,还有儿子的小女朋友,目测他们最多二十。还有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老王要给大家介绍,我说不必了,现在开饭吧。

  老王说还早,我说没事儿,早点吃完我早点到淮南的酒店睡觉。老王说人还没来齐,我说不等,你让我等,这顿我就不请了。

  老王无奈啊!只好通知上菜,一大盆一大盆的猪牛羊肉。我就调侃他:吃不完打包,我要多待几天,你们家过年都不用买肉了呀!

  老王和王嫂继续尴尬的笑,在淮南一切都是那么的闹心,我唯一的乐趣就是看他们不停的尴尬。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6:40:52
  桌上我就跟司机说,一天六百,我只用车半天,我给四百行不行?

  司机还没说话,老王急忙跳出来:使不得使不得,我们淮南人最重信用,说好的六百不能改。

  我说那行吧,送我去合肥。老王说,说好就在淮南境内。我说没事儿,第一次来,到处看看吧,每个县都去转一圈,我闲着也是闲着。

  场面又是一阵尴尬,哈哈哈!

  我自顾自的吃着饭,不说话。等我吃完了,我就说,逗你呢,送我去酒店就行了。到酒店我就把钱给你。

  老王还没怎么吃呢,死皮赖脸的要送我去酒店,我知道他的小心思:万一司机不把回扣给他,那可咋整啊?这不是在他胸口剜肉嘛!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8:48:02
  到了酒店,办好入住,老王把我送到房门口。等他一走,我立马到前台换了一个楼层的房间。并警告前台,如果有人问起,不能告诉他我住哪个房间。

  我就睡了个午觉,虽然换了房间,还是感觉有可能被堵门口。三点多我就出去了,泡个脚,然后打算去上岛咖啡吃个饭。四点半就接到大王电话,我说外面吃饭,不去吃了,并认真的告诉他,晚饭我不会买单的,厂里也不可能给他报销。他去不去吃,随意,我不管。老王接过大王的电话,告诉我三桌人都在等我呢。我说不去,外面吃,手机没电了,回去很晚。然后我就关机了。

  吃过饭我也没地儿待,还是回酒店。我估计原先的房门口一直有人守着呢,大厅应该不会有人守着。果然,我回房间看电视,也没人来打扰我。一直到晚上快十点钟,我才开机的,开机还没一分钟,电话就打过来了。真是急了,呵呵。三桌菜,想坑冤大头的,估计不便宜吧。

  问我在哪儿,我说在房间,老王说一直在我房门口等了几个小时了,怎么没见我人。我说酒店免费给我升级了一个房间。他说来见我,我说太晚了,我要休息了,不要过来。

  我以为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还给我整一出仙人跳。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8 19:16:09
  夜里十点半,王嫂来敲门。

  估计是前台换班了,还是把我的房间号告诉他们了。

  王嫂据说是一名人民教师,有四十多了。敲门,我说睡了,有事明天说。她继续敲门,说跟我就说几句。

  得,看来是别想轻易打发这种脸皮厚的人了。我先打个电话喊一个服务员来给我泡茶,穿戴整齐后开门,放王嫂进房间。进门她就关门,还想坐我床边,我立马打开房门,并警告她,让她坐椅子上,我睡的床,别人不能碰。

  她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接着服务员就过来了。我给她五十小费,让她在房间给我们泡茶,不要离开。王嫂坐立不安,应该是有点懵,忘记给老王说一句“计划有变”。才几分钟,老王怒气冲天的进来,然后,他就不知道怎么演了!是来捉奸的呀!可这怎么捉呢?房门是开着的,房间里还有服务员,可真愁人,这怎么捉呢?

  我都替他着急,呵呵。

  我说你们走吧,别打扰我休息。想玩儿我是吧?你们不够格。你敢放肆一下试试,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滚!

  老王还是走了,王嫂出了房门,立马又转回了,跟我说,他喝多了乱想,还以为我来找你是准备那啥,也不看看我多大年纪了……

  我打断了她,接过话:是啊,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就算玩儿这一套,也该让你儿媳妇出马,那还是有成功的可能。要不……换她来试试?

  王嫂不知道说啥好,但依然赖着不走,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误会了,过来只是希望我回去跟Z总介绍情况的时候帮他们说说好话。

  我说你们这点套路我又不是不懂,希望我回去说,这里确实有生意,你们确实有关系,然后时不时的骗点开发市场的费用。但你们知道我不会,整一出仙人跳,最好还让我写个保证书悔过书啥的。然后必须回去说谎话。但你们有两点没考虑到,1是我虽然年轻,但江湖经验可以。2是,你自己照过镜子没?

  我立马打个电话给大王:你哥嫂在玩儿仙人跳,可惜玩儿砸了,你领走吧。

  第二天,我没管大王,自己买票走了。

  奇葩第一部《老王这一大家子》结束。
  • 逍遥兔2020: 举报  2020-07-19 08:52:40  评论

    我怎么感觉你在编故事,这种小地方的人有那么多心眼?而且,拿自己和老婆的声誉去玩仙人跳?有点不太明白这脑回路哎,不过最近确实没啥好看的,欢迎大音同学继续,哈哈
  • 大音希声0000: 举报  2020-07-19 08:57:15  评论

    评论 逍遥兔2020:这不是心眼儿多,是人不要脸百事可为。
我要评论
作者:淺畵丷眉梢 时间:2020-07-09 13:45:44
  还有么
我要评论
作者:ty_香芋639 时间:2020-07-09 15:44:49
  等更,楼主厉害
我要评论
作者:马可马甲 时间:2020-07-09 16:17:00
  M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9 18:06:03
  接着说吧,就说小王他老板,我的“老”朋友,Z总一家子。其实有点不切题,这一家子并非奇葩,只是狗血。狗血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上过当地电视栏目,拍了四集纪录片《豪门恩怨》。

  这是电视台无耻的用标题吸引关注,狗屁的豪门,只是小企业主。真正做企业也没赚多少钱,生意不好。关键是土地最便宜的时候买了五六十亩地,盖了不少厂房,那个倒是赚了不少。

  “老”朋友确实有点老,他两个儿子都比我大十岁八岁的。我的合同有时在他们厂里制作,非常好的一个老人家。做事认真,从来不偷奸耍滑。两个儿子容貌像他,性格……完全不像。
我要评论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9 19:41:50
  有必要先简单介绍这一家子。

  老Z老俩口有俩儿子,大儿子(大Z)老婆是老师,生的女儿,很聪明。

  小儿子(小Z)生的是个儿子,比较笨。

  但是,老Z虽然无比鄙视自己小儿子,却总是想把家业留给孙子(小小Z)的,哪怕孙子挺笨。老太偏爱孙女,但大事毕竟是老Z当家做主。

  所以,大儿子自己另立门户了,小儿子跟着老Z干,小儿子老婆在厂里当会计。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9 21:08:32
  小Z挺可怜,厂里有老爸压着,什么主都做不了;家里被老婆压着,口袋里一般不超过三百块,大家都称他为Z三百。每天晚上回家,口袋里都被老婆掏空了,银行卡也没收,每天早晨,老婆给他三百块,他用来买烟零花。只有出差的时候,他才可以带一张卡,需要用钱先跟老Z协商,老Z同意后,老婆往他卡里打钱。

  小Z是个怎样的人呢?是个吃喝嫖赌抽齐全的人,有时还动手打架。经常只能偷偷摸摸搞点外快,存在他姨父那里,外快不多,经常借姨父钱,姨父算是赌一把,赌他以后总有当家做主的时候。前前后后,姨父借给他几十万。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09 21:40:49
  小Z对我印象不好,他觉得我这人不够意思,而且还有点瞧不起他。他这牛逼吹的跟真的似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有人瞧得起他一样,我咋没发现有这样的人呢?

  说我不够意思,是因为关键时刻,我不帮他,还拖他后腿。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小Z外面欠下赌债,他想赖账,结果惹毛了人家,人家带了几十个人操着家伙去堵他。那场面是相当壮观,我是听他们说啊,我没去凑热闹。

  小Z喊来厂里十几个工人,人数不敌,还是业余对专业,根本搞不定。他打电话给我一小兄弟,让他找100个混混过去撑场面。口气大的很,带100个,估计是说给对方听的。

  我小兄弟连忙打电话给我,问我这活儿能不能接。我说肯定不能啊!Z三百啊!别说100个,就算50个过去,啥事儿也没有,每人两百要付吧?五桌人吃饭喝酒要吧?两万就没了。要出点啥事儿,这医药费什么的,还有去公安局捞人的费用可厉害了。你直接打电话给老Z,问问他啥情况,欠人多少钱,要不要你带人过去。如果老Z说让你带人,你把价格说一下,他同意你就带人去。

  老Z一听急忙制止,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小Z才欠人家一万多,想耍赖皮,惹火了对方才这样的。这点钱根本犯不着这么大场面,欠债还钱,没说的。不能惹祸。

  小Z就觉得那次丢人了,没面子,觉得我不够意思。好吧,不够意思就不够意思吧,我能咋办呢?我也是为他好。
作者:臭蘑菇 时间:2020-07-10 16:01:57
  老江湖。
  先顶为敬。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10 23:25:53
  老Z对小Z确实不好,每天骂每天骂,小Z其实有点忍辱负重的感觉,天天盼着老Z中风。我真没冤枉他,因为这是有次一起吃饭,小Z几两酒下肚自己说的。他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以后老头子突然不能动了,我接手了,我就载着他经常来厂里看看,让他看到这个厂在我手里比在他手里强太多了!

  可惜啊,老Z身子骨比他还硬朗。

  我一年也跟小Z吃不到一顿饭,因为老Z吩咐过我,他说小Z喝酒必发疯,让我珍爱生命,远离小Z,这话我听进去了。其实也没那么夸张,至少仅有的几次一起喝酒,我也没见他怎么发疯,无非是言语失当——其实他不喝酒的时候偶尔也会言语失当。

  老Z把小Z脑子不好归罪为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我对此表示怀疑,可能老Z是想告诉我,他的基因没毛病,小Z只是因为病才这样的。但是,小小Z也笨,那又作何解释?放屁不能赖椅子~

  大Z跟我也不好,他偶尔才会来老Z厂里一趟,每次走路都是眼睛长额头上的样子,有点目中无人。一开始我还跟他主动打招呼,后来就懒得跟他打招呼了。凭啥呀?不相干的两个人,相互无视就好了。

  他这人特别势利,有事有人,没事没人。他的厂子更小,偶尔客户考察的时候会把客户带来老Z厂里考察。有次我特别意外,他突然对我热情的不得了,那张高傲的脸突然像绽开的花儿一样,把我吓一跳。原来啊,他下午要带客户来考察,希望我一起开会,做个工厂介绍和产品介绍,以及回答一下客户的提问。

  那天接待还是可以的,主要是我发挥可以。后来见面,他又恢复到以前那副嘴脸了。再后来有一次,他又请我帮忙做一份标书。我拒绝了,说没空。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的家伙,懒得跟他打交道。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11 13:14:58
  直接说狗血剧吧。

  事情起于老Z把自己股份赠给他孙子,老Z名下有两个公司,他想让孙子接班,就把其中一个公司的股份赠给孙子了。儿媳是公司会计啊,她就“顺便”把另一个公司的股份也一起转了,伪造签名,造成事实。

  老Z一开始知道的时候也生气,但是想想吧,早晚也是要转的,那就算了吧。

  可是,小Z夫妻俩心态发生了变化:以前我是董事长儿子,做不了主;现在翻身啦!直接变成董事长爸爸了。我不能再这样了,我得把老家伙赶走。

  于是小Z进行了一个很风骚的操作:他把老Z的专车卖了!

  老Z那叫一个气啊!每天打车去厂里,这是他的一辈子辛苦的成果,就算礼拜天,他都要去的。老Z还是想做点事情,他才有成就感和存在感吧。

  那时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跟他联系了。有一天我接到老Z的电话,他约我去隔壁城市一个专门吃羊肉的地方去吃羊肉。我说太远了,我请你就在家附近吃个饭吧,好久没去看他了。

  老爷子挺逗,车都没了,他还是带着以前的司机——假装还是有车的样子。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他嘴巴可紧了。不愧是老共产党员!

  他说现在厂里没啥生意,问我有没有生意介绍给他。我说有倒是有,就是利润不高,可以给他们一同行(国企)做外协。他说可以,没问题。做外协也比没活儿干要好的多。

  我说先拿一个单子做做看吧,第一单我帮你拿,后面一般来说我就不管了。你该处理的费用自己去处理,我跟他们关系挺好但也微妙,不方便帮你干那些事。而且,利润本来就不会多高,不用考虑还给我居间费啥的,我不会拿这钱。说白了,帮忙牵个线,后面我不付出劳动,也不拿费用。纯粹是义务帮忙,但你一定要保质按时完成,别让我难做。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11 13:36:43
  这事儿后来我就没怎么过问,过问多了不好,容易给老Z错觉,太关心了,是不是有利益诉求?类似于: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直到有一天,他的司机打电话给我,说这活儿干不下去了。我以为是那国企里面有人故意刁难,结果不是。是老Z被儿媳妇推到,骨头断了。

  这事儿闹的!

  司机跟我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我尽量描述简单点吧,故事如下:

  小Z不让老Z再来厂里了,自己打车过来也不行,跟老Z翻脸了。老Z咨询了律师,让老Z夫人出面起诉老Z没有得到她的同意,私自把夫妻共同财产赠予了孙子,请求法院判决赠予无效。(参考郎咸平和空姐案)

  老Z又起诉儿媳冒充他的签名,通过违法的手段让小小Z获得股份。

  老Z要求把他被卖的车赎回来,遭到儿媳的讽刺和嘲笑,他一怒之下,用大铁榔头把儿媳的车砸个稀巴烂。儿媳报警……

  反正就是乱成一锅粥。小Z一怒之下,用电焊焊死了厂门:谁都别想好过,你们起诉,我就把厂折腾没了拉倒。欢迎大家都来索赔违约金和其他赔偿。

  所以……交货无望,面临巨额索赔。因为虽然产品钱不多,但影响到一个工程的最后工期了,没有它就无法竣工。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11 20:51:04
  打这种经济官司很费钱的,他们一家子为了打官司花掉三百多万。反复打官司。这是后话了,我不关心他们家的糊涂官司,我只关心那批货能不能按时完成。这个合同是我帮他拿回来的,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很难交代。老Z厂里会被起诉索赔,那家国企没法按时给甲方供货,最后都会怨我。我算是倒了大霉了。

  没辙,我只能急吼吼的租个厂房去收拾烂摊子。本来老Z干这活儿,还是能赚钱的,但我这样临时去搞,额外费用增加太多了,还亏了一些钱。

  大Z是真狠。在我着手租厂房的时候,接到大Z的电话,他警告我不要插手他们家的事情。呵呵,当时我都没想明白他为啥要这样,后来才理顺这里面的逻辑。他是想用这件事情刺激老Z坚定不移的去跟小Z家打官司,如果这个麻烦我解决了,老Z可能会看在孙子的面上撤诉。

  我跟大Z说,这件事情是你老子请我帮忙的,而且我一开始就说了,这是义务帮忙,我不拿一分钱的。现在搞出这么大的麻烦,你跟我说话这是什么态度?有什么想法你跟你老子说去,你跟我说不着。我原本是没想过插手你们的家事,但我现在也许改主意了,你想干啥,试试。

  如果我不是那么的讨厌小Z,憎恨他给我带来麻烦和损失,也许我真的会去帮他们父子说和一下,就冲着大Z来给我这警告,我也想恶心恶心他。但还是没有,毕竟我讨厌小Z还远超大Z。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12 19:29:47
  移出娱乐八卦版,意思是帖子不在娱乐八卦版了?那在哪里?

  
作者:开到荼靡6V 时间:2020-07-15 02:28:20
  看的正精彩呢,还有吗
作者:a大王叫我来巡山 时间:2020-07-15 05:34:40
  楼主请继续~
楼主大音希声0000 时间:2020-07-18 08:07:00
  简单说下他们家的大结局吧。

  大Z赢了,小Z黯然退场。小Z不服气,拿榔头砸坏了大Z还没来得及交付给客户的产品,被大Z报警并索赔几百万。

  空余厂房开始几年空着,没能租出去,因为他们家这纠纷,别人不愿意惹麻烦。

  小Z夫妇后来非法集资几千万去放高利贷,被人把钱卷走国外。他们无力偿还债务,当了老赖。

  老Z年纪太大了,经历了太多波折,脑子不好了,有点老年痴呆,亲戚朋友都不记得认不出了。后来老Z夫人打电话给我,说厂里现金紧张,想请我去帮她们要一笔账,那家欠他们款的单位跟我很熟。大Z的厂,现在是大Z的厂,呵呵!除非我脑袋坏了才会去帮他这个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