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讲我给一个女明星纹了纹身后发生的诡异经历……

楼主:我看看我像什么 时间:2021-02-25 23:25:50 点击:782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姜铭,自幼跟着爷爷长大。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爷爷不简单。

  爷爷是一名纹身师,他有一家纹身店,开在衡门深巷的角落里,却时常有人不远千里慕名而来,花高昂的费用请他纹身一幅。那些人里,不乏大腹便便商贾、风度翩翩贵公子,甚至还有风姿绰约的妙女郎。

  小时候我并不能理解一个小小纹身,何以引得那么多人的青睐与追捧,直到我亲眼见识它的神奇与诡异……

  我清楚记得我十岁那年,有一位美女找到我爷爷。

  那位美女可以说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除了她漂亮的脸蛋、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有她的奔放的行经。

  幼时的我哪里见过那么好看、穿那么凉爽时髦的女孩子,所以当她和爷爷进了纹身店后,我并没有离开,而坐在窗户底下听里面的动静。

  美女的中文并不好,我只能勉强听懂她的话,她说她的名字叫沙纪子,是一位拍动作电影的明星,但因为咖位小,总是遭到前辈的压榨、同行的欺负,甚至被导演强行凌辱。

  说到悲伤处,美女开始啜泣,带着颤音求我爷爷帮她。

  我偷偷探出半颗脑袋,从半掩的窗户望进去,只见美女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裳,对我爷爷说了一句:姜大师,只要你能帮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美女侧身对着我,借着少许光线,我看到美女胸前一片嫩白,像冬日里的皑皑飞雪。

  这个画面对我的冲击实在太大,以至于我完全不记得后来爷爷和美女又聊些什么,做了什么,只记得美女从纹身店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个小童放风筝的纹身。

  后来没多久,我再次见到了那位美女,不过是在电视上,那时的她已经是一位很有名的电影明星。

  当年的我还不能理解各种原由,很多年之后才知道,爷爷给美女纹的纹身叫‘穿云’。

  《子虚赋》有云:交错纠纷,上干青云。

  风筝高入云端代表了仕途的平步青云、一帆风顺,爷爷用穿云改变了美女的命运,让她一个寂寂无名的小演员 ,一夜之间名声大噪,变成家喻户晓的巨星。

  一个小小纹身便可改变命运,神奇吗?诡异吗?

  奇异诡诞的不仅仅只有这一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爷爷的纹身屡屡打破我的认知,他用一个‘求子观音’的纹身帮一对结婚十多年、一直不曾受孕的夫妻成功怀孕,又用‘夜叉’纹将一个疯癫二十多年的女人完全治愈……

  事后,当中一些受过‘恩惠’的人会带着礼物再次拜访,看到他们跪在爷爷面前,虔诚地说着感谢,那一刻我觉得爷爷特了不起。

  待那些人离开之后,爷爷摸着我的脑袋,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想不想学我的本事?

  那一年我十二岁,看着爷爷重重地点了点头,掷地有声地说了声:想!

  如我所愿,之后爷爷将全身本事都教给了我,这期间我慢慢领悟,爷爷的纹身和普通纹身不一样……

  纹身古时称‘刺青’,始源于先秦时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初始将图文刻在人身是了美丽,彰显神秘,而后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分化,一部分依然维系古时的作为人体装饰的作用,而另一部分发展成了爷爷手中那一幅充满灵性与神秘的‘灵纹’。

  爷爷告诉我,灵纹虽源于刺青一派,实则属于阴阳秘术里的一种,很难习成,不仅因为它需要很很娴熟的纹身技巧,还因为它特殊的颜料。

  灵纹的颜料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尸油,另一种是魂灵,颜料不同,灵纹成效不同。

  简而言之:所有灵纹都是邪性的。

  我用了近十年的时间便学会灵纹,但是爷爷一直不曾让我真正动手为客人纹过,爷爷说灵纹邪性,如果技艺不娴熟,在纹身过程中出现任何的纰漏,不仅可能会害了客人,还有可能给纹身师带来反噬,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

  我一直谨记都爷爷的告诫,直到前几日,爷爷受邀去外地,临行前说他这次大概得离开半个月左右,这段时间里会有人找上门来纹身,我可以趁此机会练手。

  爷爷离开的第三天,果真如爷爷所言,有人找上门开,是一位美女。

  那女子一头棕色的波浪卷长发,戴着大大的太阳眼镜,露在外头的五官很精致,乍一眼看着有些眼熟。

  她径直走到我身边,用一口不流利的中文问了一句:请问姜齐荣大师在吗?

  姜齐荣,找我爷爷的!

  我冲美女摇了摇头,回了声不在,然后反问她找我爷爷有什么事?

  美女先是一脸失望,又问了一句:姜大师是你爷爷,那你也会灵纹吗?

  知道我爷爷的名字,还知道灵纹,要么是熟人,要么经人介绍而来。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下一刻拿着书的手被美女一把抓住,激动地开口:求求你帮帮我!

  我头皮一阵发麻,一来她说话的语气很哀怨,二来……长这么大,手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这样握住,她的手很软,像一团棉花,吓得我立马将手缩了回来。

  美女被我的反应吓到,用更加哀怨的声音重复方才说的话,同时摘下自己的墨镜,同时说了一句:“沙纪子是我的表姐,是她让我来找你的。”

  难怪她的中文听起来怪怪的,难怪我看她眼熟,原来她当年求我爷爷帮忙纹身的动作女星的妹妹。

  当年纹身店里女星一把扯掉自己衣裳的画面立马在脑海中苏醒,再看这位女子,浑身不舒服……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南瓜番茄焖大肠 时间:2021-02-26 00:41:04
  写小说?
楼主我看看我像什么 时间:2021-02-27 16:24:37
  美女是沙纪子的妹妹,也是一名明星,近年来一直在我国发展,我记得她叫什么‘馨儿’。

  馨儿比电视上看起来更漂亮,前凸后翘,皮肤很白,但神色很颓靡,眼周围有明显的黑眼圈,即便是涂了厚厚的粉底也遮不住。

  我往后移了移,和馨儿稍微拉开一点距离,问她找我什么事?

  女星不啰嗦,直言说她最近遇到了一点麻烦,想请我帮忙纹一幅灵纹。

  我并不直接应承,又问她遇到了什么事?

  灵纹不是普通文身,它有灵性,不能随便乱纹,纹身之前先要了解事情原由,方便‘对症下针’。

  馨儿脸上立马笼罩上一层阴影,说她最近一段时间一直被噩梦缠绕,每晚只要闭上眼就感觉有人压在她身上,在她耳边低声喘息、嗤笑,但打开灯又什么都没有。

  梦魇?鬼压床!

  馨儿并未否认,她说近一个月的时间,她想了很多办法,去庙里上香、请大师做法,甚至去泰国请佛牌,最终都无济于事,噩梦不仅没得到根治,反而变本加厉,每天晚上在她身边的笑声越来越大。

  无论她在哪,身边跟着多少人,噩梦如影随形,以至于她现在恐惧夜晚,恐惧黑暗。

  虽然是白天,但纹身店较小,掩上门之后房间里很暗,灯光下她的脸更白了,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刚才触碰过我的手指也很冰凉,就像……

  就像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我隐约感觉她的问题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简单,于是问她:“在你噩梦之前,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一个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做连续噩梦,而且你说了,每次噩梦时都感觉身边躺着一个人,那个人……是谁?”

  “你听说过银仙吗?”馨儿反问我。

  银仙,用于卜测以前、现在,以及未来等等的游戏,规则和笔仙、碟仙类似,是一种在日本盛行招灵游戏。

  但是银仙在日本一直被当做危险游戏,据说在玩的过程中如果不小心得罪银仙,可能会惹银仙上身,所导致的后果不可想象,日本甚至有不少关于银仙引起的恶性事件的报道。

  “明星还玩银仙这么刺激的游戏?”我不忍好奇地问。

  “当时我们在拍一部灵异电影,在片场无聊的时候和几个朋友随便玩玩,哪知道……”馨儿语气懊恼。

  “哪知道后来就被缠上了?”

  馨儿点了点头。

  “其他人呢?”我问她,“当时跟你一起玩银仙的几个人,他们遇到了跟你一样的问题吗?”

  馨儿怔了一怔,“当时我们一起玩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剧组的朋友,另一个是我的助理。就在第二天晚上,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在拍摄现场大吼大叫,然后……从楼顶摔了出去,七楼,当场死亡。至于我的助理,半个月前遇到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医生都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至于我……”

  馨儿掀起自己的衣袖,“姜大师请看……”

  只见手臂有多处淤青,不像是磕绊造成,而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挤压之后淤血不散导致的淤紫,乍一眼看上去,又像是一块一块的尸斑。

  “一开始这些淤青很少,现在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会增加一点。可能……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像我的那个朋友和助理一样,突然死掉。”

  馨儿再次抓着我的手,病急乱投医似的开口:“我姐说姜齐荣大师很厉害,他的灵纹很灵验,你是他的孙子,肯定也很有本事,求求你帮帮我,你想……想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然后,她没有半分迟疑地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服,解开领子上的纽扣。

  我预感情况不妙,她是要复制十多年前沙纪子对爷爷做过的事情啊。

  来不及惊讶一个女明星为了求我帮忙不惜以身相许,手已经先脑子一步做出了拒绝。

  我拦着馨儿,告诉她我可以帮她,无需做到献身这一步,只需要付酬劳就行。

  馨儿欲言又止了一会,最终将解下的纽扣重新扣好。

  我已经大致明白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看似诡谲,实际上并非什么难以解决的难题,和当年改变沙纪子命运相比较,简直小巫见大巫,只需在她的胸口纹上一个‘伯奇鸟’的灵纹。

  伯奇鸟是傩文化里的十二神兽之一,原型是驱除疫鬼的神人伯奇,死后化身为鸟,长相凶恶,以梦为食。

  以此纹身,当下便能解决馨儿的困扰。

  我将我的想法告知馨儿,同时想先绘制出一张伯奇鸟的草图,不曾想刚下笔,便遭到馨儿的拒绝。

  她说伯奇鸟听起来太过凶猛且丑陋,她是明星,身上不能背着如此凶恶的纹身,尤其还是在胸口位置。

  馨儿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放到我面前,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帮我纹这个吗?”

  纸摊开,上边画着一口棺材……

  不,确切来说不是一口棺材,是两口,合并在一起,看起来像一口。

  我不解的地看一眼馨儿,她连忙解释她近来辗转各地,请不少大师看过,用了很多办法,均没有得到改善,甚至梦魇越来越严重。

  她说:“我很清楚,我每晚的那些梦魇不是普通的鬼压床,是……是被银仙缠上了,如果按照压制梦魇的方法处理,肯定是不行的。”

  馨儿把纸往我面前推了推,“这是在泰国一位很有名的中国籍大师给我的,他说只要找一个会灵纹的师傅帮忙纹上,就能解决我的问题。”

  银仙听起来像是‘仙’,实则为邪灵,邪灵入梦,以‘伯奇鸟’灵纹压制完全可行,且不会给馨儿带来任何的伤害或者反噬。

  但,灵纹讲究一个‘镇’字,不仅需要纹身镇住人身上的晦气,也需要人镇得住灵纹的邪气,否则背不动,必将横死。

  ‘棺材’灵纹确实可遏制馨儿身上的邪灵,但棺材本身主阴、邪性,她遭受了近一个月的梦魇荼毒,身体已然虚乏羸弱,棺材纹上身,很有可能还没解决问题,人已经一命呜呼。

  我将避讳和最严重的后果告知馨儿,希望她考虑的我建议,却不想被她拒绝了。

  她坚持纹‘棺材’纹,因为那位泰国大师还告诉她,棺材可引申为‘官’和‘财’,纹身后不仅可解决她银仙的问题,还能助她财运亨通、事业更上一层楼。

  馨儿有自己的想法,在我苦劝之下,她忽然将一个黑色背包放到我面前,然后打开。

  只看了一眼,我已经目瞪口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