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献救助]监狱警察打死犯人不过就是受处分,或者调到别的地方继续当狱警

楼主:脑壳甩起 时间:2011-06-08 00:55:00 点击:269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西行的囚车在武装警察的押送下,沿途大批的武警荷枪实弹的在我们暂停的车站包围着,车上成立了临时调犯指挥部,发现情况可以大批的击毙,到了从乌鲁木齐郊外下车时,周围到处都是架起的机枪,武警持枪包围.我们被换上了汽车行进了将近8个小时.来到了大西北的监狱(新疆劳改队)它是建立在沙漠的南缘的戈壁滩上的,周围架起了铁丝网对角有高高的岗楼,岗楼上有架着的机枪,铁丝网里面是土坯砌的厚厚的土墙,很象鬼子的据点,那就是我们住的牢房,这里周围大概有10几处这样的简陋的监狱,我们这里是20人关一 间的牢房,我们中队有200人关在这里。大门前一排房是劳改干警的办公和住房,(外面还有一个排的武警看押我们),电击,拷打我们的地方就在这里的管教室,或者是他们的宿舍,惨叫声经常从这里发出来,有病干不了活的,折磨,电击拷打.然后暗示牢头狱霸殴打病犯.干不完繁重的活的(永远你都要拼命的干,才可以完成每天的拉土量)要用电警棍抽打电击,进行惩罚.看你不顺眼,.被怀疑做坏事的,被怀疑想逃跑的,都要深夜进行审讯,每一次电警棍的电击不少于5根直到没有电或者昏死多次看不行了才关进一 米见方的小号.严刑拷打.刑讯逼供,美其名曰;发现敌情,深挖犯罪,防患与未然,把重新犯罪消灭在萌芽状态.
  
   新疆农八师安集海(安二水库)大坝,是我们的青春.血泪,汗水和生命筑成的
  
   我们这些囚犯在拉土修大坝(新疆石河子安集海水库)的时候,每年夏天我们的背部都要被烈火一搬的太阳晒脱一层皮,冬天是备土无论天寒冷到什么地步,哪怕是零下30度你都要去拉土,一年四季都象牛马一 样每人拉一部铁车子,装的满满的土,拉向高高大坝,进行筑坝.有的人套了个驴帮拉车,驴打死都拉不动,可是我们这些吃不饱还要倍受折磨的囚犯,每天都要自挖自拉150米甚至更远的运距,还要爬高高的陡坡(之字型的陡坡)每一次拉上大坝我的心脏就好象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 样.大口的喘气,一滴汗水掉在地上可以砸个铜钱大的坑,因为汗是掉下来的时候分量太重了.每天收工的时候,汗水已经在身上变成了一层厚厚的盐,人有一种即将倒下的感觉,因为永远你都要拼命的干,才可以完成当天的拉土量,每天必须完成12方的拉土的任务.(心脏病也要去干活,有病干不了活的,电击拷打.折磨,然后暗示牢头狱霸殴殴打病犯,完不成任务,就要挨打挨电,挨斗,有的人累死了,有的被人打死了,打残了.有的人自杀了,有的人被武警练习瞄靶的时候开枪打死了.有病得不到认真的治疗,吃药就是止痛片等低劣的药品,病重也不批病假反而说是装病.有的积劳成疾就病死了.我出狱前已经累的心包积液,(当时不知道是病就感觉胸闷盗汗)但不给治疗,回家后一个月疾病大爆发住院抢救,要是提前一个月爆发,就死在新疆的劳改队了.是上苍可怜我让我出狱捡回了我的命,否则我就是那西北监狱的冤魂了. 新疆农八师安集海(安二水库)大坝里不光有我的青春.血泪,汗水,是用我们生命筑成的,如果我晚一个月出狱,那新疆农八师安集海(安二水库)大坝里的冤魂名单里一定会有我的名子了
  
   每年夏天我们的身上都要烈火般的太阳晒脱一层皮,满背都是燎泡,,没有防暑降温的措施,就连最基本的开水供应都供应不够,我们每天都在焦渴的脱水的状态下,超繁重的干活.(伙食:早上一碗玉米糊糊,一 个馒头,咸菜。中午一份老了的青菜连汤带水根本就飘一星的油花,馒头一个,晚上基本和中午是一 样的。这些还是我们靠拉土挣满工分才可以吃上的,我们整天的在饥饿的状态下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就是吃肉也要靠家里给寄的一 点钱才可以吃。有一次改善生活包饺子200多的人剁了5斤肉.)肉都叫狱警吃了,他们有的把肉带回家,记得有一次吃油条每人一 根,江苏的一 个犯人在帮伙房,他悄悄的拿了几根给老乡,结果被发现,被铐了起来.被电了个半死,然后把油条挂满脖子游斗.后面跟这一 个那电警棍的狱警,还要他喊"我偷油条了,不要向我学"喊完就大腿劈开腰弯的不能在弯的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国家配给的囚粮他们都要克扣,克扣囚粮自古都是犯罪的,他们是真正的罪犯。
  
   有一年夏天,在出工的路上,我们走到了我们中队自己种的瓜地,我悄悄的在地边摘了个拳头大的小瓜,被一 个眼睛是黄绿色的姓王的队长(劳改干警)看见,他拿了个铁锹.劈头盖脸的就向我拍来,又抡起来对去我的腿猛砍,我连逃带跳的躲过了好几下,但是还是被他用铁锹打到腿上和脚裸的,我倒在了地上,而他还是用铁锹拍了我身上好多下,把我打在地上好久没有起来,原来是我摘了他承包的瓜地的瓜,所以他就这样的要命的打我,收工以后他感觉没有事情干,就伙同了别的劳改干警先是叫我弯腰批腿,然后用电警棍电击我开心,折磨了一 个多小时,直到我汗流如雨,虚脱倒地.为了吃一个小瓜我遭到了这样的折磨,他妈的新疆的劳改干警有很多的都不是人,是他妈妈的畜生没有人性的变态法西斯分子,甚至比法西斯还凶残.
  
   经常叫我们反戴手铐和脚镣跪下,5-6个劳改干警围着进行电击抽打,并派狱医在傍边,昏迷了抢救,活过来再折磨电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求饶没有用,除了他们累了刺激够了才把手,重伤了关禁闭,伤好了再放出来,这都是真实新疆的劳改干警的暴行,打伤了还要干活,否则是抗拒改造,继续拷打.冬天零下20多度用电警棍逼我们赤脚在冰上法站(我亲身经历),新疆的劳改干警是真正的践踏人权的罪犯.
  
   (全身扒光,趴在泼了水的地上.板凳压头,椅子做上人卡压在被上刑人的背上.镣铐加身,把脚心向上踩上人.手摇电话电击.10几根电警棍的抽打,电击肛门.生殖器.脚心.腋窝,肋部,脖子,小的电警棍插进喉咙.很多的人当时就被电的大小便失禁,洋镐把夯击臀部,还叫被打的囚犯自己查数,查错了从头在来,有的人坐骨神经被打坏了,有的人被打瘫痪了.残疾了.电击折磨完了把人在40多度的太阳下,铐在电线杆上暴晒........)
  
   更有甚者有一位年纪大一点的狱警(我们来以前是个农工),看守值班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年轻犯人提水路过,被他叫了过去,问这个犯人是不是牢头狱霸,得到回答不是以后就对这个年轻的犯人拳打脚踢,这个年轻的犯人责问了一 句,就被他带到了外面的菜地,用手枪对准年轻的犯人的脑袋,开枪前他对年轻的犯人说他代表党和人民判你死刑,就这样一 个年轻的生命被无故的开枪打死了,事情发生后上级来调查开枪无故打死人的事件的时.说这个老狱警有精神病,他认为这个年轻的犯人应该被枪毙,否则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后来这个狱警以有精神病为由,逍遥法外,他们这样的践踏人权草营人命,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
  
   (大改小1米见方的禁闭室,吊铐的人脚尖沾地,一 天一个的包谷面的窝头一口凉水.打死人伪造上吊自杀现场)......打死人不过就是受处分,或者调到别的地方继续当狱警.他们的犯下的暴行,罄竹难书,枪毙20回都有余,他们是真正的罪犯.)---------
  
   *每个中队都有这样的暴行发生,甚至夜里我们都可以听到一公里外别的中队被残害折磨人的惨叫声,我们中队指挥操纵无数次的这种法西斯暴行的人,是我们劳改队的干部,职务是指导员叫杨荣耀,他是60年代末进疆的上海支边青年,在农八师132团.80年代大批的所谓的内地囚犯押送到了这里以后,他就靠关系当了劳改干警,在我们中队当指导员.戴个眼镜长的有点象电影<渡江侦察记>里的情报处长,一 看就是个法西斯分子.他宣称这里天高皇帝远,他就是皇帝,可以一手拿两根电警棍同时电人,我亲身感受到他电人的时候的法西斯情景,边电人他边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简直是个变态的野兽,如果有的干警流露同情心,打人的时候不卖力不狠,就要受到他的打击,排挤,扣奖金,要上刑都要参加,打死人后伪造现场订立攻守同盟.他还被隔壁中队请去,拿犯人示范他是怎么用残酷的手段折磨犯人的.
  
   我亲眼看见他毫无人性的用脚,踢着一 个已经倒在地上,上吊的北京犯人的头.喊着这个犯人的名字骂到:他妈的还装死.当时这个犯人是刚被他折磨后抬回监舍的,因为这个犯人几个月前挖渠的时候,被塌下来的很大的冻土块砸断了腿,骨头没有完全长好就逼他干活,当时下午我没有出工在搞监舍修缮,整个的监舍几乎就我和值班的两个犯人,听到这个值班的犯人喊有人上吊了,我就跑了过去,看到监舍里上吊的人身子靠在窗户上,站在地上腿是弯曲的,是一根布条绳把他挂在很矮窗户拉手上的,值班的犯人用剪刀剪断布条,上吊的犯人倒地的声音摔的很响,我也帮着进行抢救,人工呼吸,但早已经没有气息了.值班的犯人是杨荣耀安排的.我当时就怀疑是不是杨荣耀安排的上吊的假象,旨意安排伪造的现场.人死了以后挂上去的.后来中队开全体大会的时候,杨荣耀宣布这个犯人是畏罪自杀,大家都很怀疑这件自杀的真实性,因为自杀的犯人的老婆和儿子才从北京来看望了他,5岁的儿子很可爱.老婆很贤惠漂亮,满怀希望的他,怎么可能会自杀,而且他还有3年多就可以回家了.,是不可能会自杀的,一 定是这个犯人因为骨折没有好,抗拒了干活被电警棍惩罚上电刑的时候,被电死了,而后在所有犯人都出工的时候,被人授意伪造了这个犯人上吊的现场,死了人也没有拍照现场,上面调查也是调查干警听他们汇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拖走火化了拉倒,家属看到的就是骨灰了.有的骨灰也见不到的.就说逃跑了.后来我们中队传说上吊死的犯人在监房周围闹鬼,杨荣耀就晚上拿手枪对传言闹鬼的地方射击,可见他的内心多么的恐惧.变态.后来我们中队解散,犯人都分到了另外的支队,很多的犯人自身难保谁又敢说什么,现在我自由了,没有人可以随时再残酷的对我实施残酷法西斯暴行了.我要把真实的事情经过简单写出来,(还有很多的罄竹难书的,千真万确的事实存在的法西斯暴行没有来的及写)前几年有人说法西斯野兽杨荣耀因为受贿,被停职,具听说倒流回到上海了.(这个法西斯野兽还喜欢听强奸犯讲流氓故事.希望上海的朋友网友通缉这个法西斯分子.把他绳之依法送进监狱)
  
   那些狱警当时都是放羊的娃子,是建设兵团的子弟,有的是国民党俘虏改编解放军后进疆的后代,有的是国民党俘虏被劳改送新疆的后代.有的是土匪解放后被押到新疆的改造的土匪后代,还有全国的盲流到新疆的后代.5-60年他们的父辈在新疆根本没有女人,后来全国各地押送新疆来了很多的被改造的妓女,都被军人和这些人给分了,以后又有了支边青年,所以有了兵团的延续,他们后代当中就有残害我们的狱警.当时为了他们根本就没有经过法制教育和警校学习.就简单的集训一 下,就开始了他们狱警工作,进而发展成为法西斯暴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142708955 时间:2020-11-14 19:30:14
  农八师人间地狱!
作者:生如麻瓜 时间:2020-11-18 11:48:15
  你如果 有实证 可以利用媒体的力量 至于法律不用想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