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尊重黄道婆历史史实,切勿商业化包装!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5 18:25:21 点击:3626 回复:19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700多年前,宋末元初,有一位外地妇女沦落到了崖州,她在那里的水南村住了30多年,尔后返回家乡——今天的上海市乌泥泾,向当地妇女传授“崖州被”的织造技术,使得“被更乌泾名天下”。这位妇女就是被写入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我国著名的棉纺织专家———黄道婆。
  黄道婆是崖州人吗?
  记载黄道婆的最早文献是元代陶宗仪的《南村辍耕录》和王逢的《梧溪集》,两书中叙述黄道婆的文字不过500字左右,但由于对黄道婆的真实姓名、生卒年月和籍贯信息等只字未提或语焉不详,以致后世学者在黄道婆的籍贯等问题上争论不休。
  有人认为黄道婆原籍崖州,理由是陶宗仪文章中“有一妪名黄道婆者,自崖州来”的表述,虽然王逢文章中称“黄道婆,松之乌泾人”,但陶宗仪的资料写在王逢之前,资料应该更加可靠。黎兴汤说,“来”字在古汉语中更多时候用作“回来”,而不是“来自”之意,因此陶文和王文的记述是一致的,都是真实可靠的,跟孰前孰后没有关系;而如果一定要争个谁前谁后的话,他也考证出了是王文在前而陶文在后。
  此外,嘉庆、同治年间的《上海县志》、《松江府志》、《沪城备考》和《龙华志》等方志都说黄道婆是松江乌泥泾人,而《广东通志》、正德《琼台志》、《琼州府志》和《海南岛志》,甚至是《崖州志》中都没有称黄道婆为崖州人。
  1988年10月,黎兴汤专门到上海进行实地考查,发现当地建有“黄道婆墓”,1984年已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当地方志中记载的重修多次的“黄道婆祠”均已毁废,但纪念她的“黄母祠”遗迹尚存。黎兴汤认为,这些文献和古迹,足以帮助人们认定黄道婆原是乌泥泾人,并非籍贯在崖州。
  黄道婆为何到崖州?
  通过查考历史文献、地方志书、人物传记和民间传说,黎兴汤还发现黄道婆的称谓一共有11个,分别是黄道婆、黄道囝、黄道姑、黄小丫、黄小姑、黄巧姑、宋五嫂、黄婆婆、黄婆、黄母和黄四娘,但真实姓名是“黄四娘”,其余的都是别称。
  对此,王逢的《梧溪集》中就写到:“前闻黄四娘,后称宋五嫂;道婆异流辈,不肯崖州老。”黎兴汤说:“三亚崖城的老人流传,黄道婆来到崖州后,先是嫁给了宋五爹,后来因宋五爹病故,她誓不再嫁,便出家到城西二里的广度寺中当道姑。现在,广度寺内有座迎望塔,又称黄道婆塔,便是很好的凭证。”
  那么,黄道婆为何流落崖州呢?黎兴汤认为,其中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和社会条件,也有家庭因素。
  黄道婆大约于1259年来到崖州,其所处的宋、元朝代,已有大批的内地人迁徙到琼南,这些人中有流民,有商贾,有戍边士兵,有朝廷命官和被贬官员,黄道婆当属“流民”之列。在宋元交替时期,战乱和苛政使得民不聊生,此时道教盛行,道观满天下,却也为黄道婆沿途栖身提供了有利条件。
  黎兴汤研究发现,黄道婆沦落崖州还有特殊的家庭原因。据《中国纺织史话》和《中国古代科技名人传》介绍,由于家穷,黄道婆十二三岁时就被卖给一户赵姓人家当童养媳。她白天割草砍柴,夜里舂米纺纱,起早摸黑,忍饥挨饿,还要遭到公婆的恶骂和丈夫的毒打,于是设法逃离赵家,躲进一间道观,然后南下崖州,最后在水南村住下。(转载自《海南日报》2008年10月29日第9版)


  最近我们看到有关报道,某集团与三亚市政府合作开发南山美丽乡村项目,开发所谓南山黄道婆纪念馆,黄道婆与南山扯上了关系,让人感到惊讶!

  从有关的民间版本,黄道婆是在崖州区水南村生活了三十年,从黎族人那里学习了纺织技艺并带回上海松江地区。但黄道婆到底生活在哪里?在哪里学来的纺织技艺并没有相关的历史记载。所以很多史学家在无考古证据的情况下只能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分析和判断。

  如果黄道婆生活在南山村,南山村应该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在那个年代南山周边都是深山野林,未必适合居住。一个外地人言语不通,条件艰苦,她能够与黎族人同居?

  所以理想的状况只能是黄道婆在崖州古大蛋港上岸后到当时港口附近的“城镇”水南村生活,当时的水南村以汉族为主,生活条件很好,也是崖州外来人口的聚集区,黄道婆在水南村的生活条件比其他地区要好很多,也有利于言语的沟通。

  这么说黄道婆是从汉族人那里学来的纺织技艺?这个判断没错,依据有关学者的说法,上海那边发现的崖州布与古崖州地区的崖州布工艺很相像,流传下来的织布机与古崖州地区的织布机也很像,而与黎族地区的织布机和工艺有很大的区别。上海流传的崖州布证实了黄道婆所带去的纺织技艺很大程度上是从崖州地区汉族人学习来的。那么崖州的汉族人是从哪里学来的技艺呢?当时崖城一带居民属于从内地福建、广西等地移民的地区,外来人口众多,带来先进的纺织工艺和技术,以汉族人为主。所以黄道婆更多的是在崖城汉族聚居区学习纺织技艺然后带去上海,当然黄道婆在水南村周边也有黎族人居住,黎族人生活居住不稳定也是经常流动,也不排除黄道婆在水南村向黎族同胞学习纺织技艺,但更多的技艺是通过与汉族人学习而来。所以黄道婆在崖州水南村生活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在偏僻的南山村生活的可能性。

  有关学者指出,黄道婆最初居住在水南村,后来到了崖城的城西一带居住。王逢的《梧溪集》中就写到:“前闻黄四娘,后称宋五嫂;道婆异流辈,不肯崖州老。”历史学者黎兴汤说:“三亚崖城的老人流传,黄道婆来到崖州后,先是嫁给了宋五爹,后来因宋五爹病故,她誓不再嫁,便出家到城西二里的广度寺中当道姑。现在,广度寺内有座迎望塔,又称黄道婆塔,便是很好的凭证。”所以黄道婆生活居住地是水南村和城西村两处,根本与南山村毫无关联。

  某某集团为了达到开发旅游目的,歪曲历史事实是违背弘扬中华文化精神的,也不可能被老百姓所接受!政府部门为了所谓的旅游开发目的,扇风点火,为那般!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海好南人2018 时间:2018-05-26 00:44:36
  楼主既然要尊重史实,就要把史实讲明白。不要前后矛盾,前言不搭后语。明知道是有争议,没有确切详细记载,何来史实?
  楼主竟然说黄道婆的纺织技术是向从内地南迁的移民学的,然后传回上海,而不是向黎族人学的!真是奇葩观点!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chaobill 时间:2018-05-26 08:55:09
  @海好南人2018 2018-05-26 00:44:36
  楼主既然要尊重史实,就要把史实讲明白。不要前后矛盾,前言不搭后语。明知道是有争议,没有确切详细记载,何来史实?
  楼主竟然说黄道婆的纺织技术是向从内地南迁的移民学的,然后传回上海,而不是向黎族人学的!真是奇葩观点!
  -----------------------------
  关键是黎族没有纺织技术。
  广幅布对应的是 龙被,这很清晰。
我要评论
作者:填孔 时间:2018-05-26 09:40:34
  应该是从阿拉伯人学习技术,阿拉伯人做生意乘船经过海南崖州,阿拉伯人纺织技术如何当时?有人考证不?.
  • ty_121278860: 举报  2018-05-26 12:46:07  评论

    哈哈。。。这个真的不好说,棉花是泊来的东西。他们带来的棉花又吃不了,只能织布,那织布机和技术也带来了。
  • ty_121278860: 举报  2018-05-26 12:48:22  评论

    棉花是泊来的东西。他们带来的棉花又吃不了,只能织布,那织布机和技术也带来了。所以黄道婆的技术是从黎族人学的,黎族人是从阿拉伯人学的,这话没毛病。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chaobill 时间:2018-05-26 09:49:17
  @填孔 2018-05-26 09:40:34
  应该是从阿拉伯人学习技术,阿拉伯人做生意乘船经过海南崖州,阿拉伯人纺织技术如何当时?有人考证不?.
  -----------------------------

  大哥我求求你不要乱认天龙人做爹。

  后汉书提到:武帝末,珠崖太守会稽孙幸调广幅布献之
  我上面提到了,海南还有龙被这样的残留呢。
作者:三亚市居民 时间:2018-05-26 12:00:58
  (从内地福建、广西等地移民的地区,外来人口众多,带来先进的纺织工艺和技术,然后在海南学习纺织技艺带去上海。) 为何福建广西的先进技术进不了上海?福建广西和上海有隔阂吗?
我要评论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26 12:50:37
  临高蛋大炮就别自做多情了。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5-26 13:56:04
  应该还原历史真相避免以讹传讹
作者:老禾Q 时间:2018-05-26 13:59:42
  各地为了开发旅游,抢各种名人故居,出生地还少吗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5-26 14:32:46
  我去过多地参加三月三,看到龙被都北当作黎锦推荐,说是给天子的贡品,龙被到底是黎锦还是汉锦?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5-26 14:34:58
  黄道婆作为中国历史上的纺织女神,开发旅游无可厚非,但她到底是学黎锦还是学汉锦,应该组织专家论证最后确定才上教科书,否则教育部门都成了以讹传讹的机器了。
作者:海好南人2018 时间:2018-05-26 14:51:52
  你好好看百度,明白写着是跟黎族人学的技术。历史教科书也是如此。你就不要扯淡了!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15:14:18
  @海好南人2018 2018-05-26 14:51:52
  你好好看百度,明白写着是跟黎族人学的技术。历史教科书也是如此。你就不要扯淡了!
  -----------------------------
  不排除她与黎族人学习,但带回上海的技艺确是崖州被,包括工具的改良也是汉族人的工具,与黎族人有很大的差异。历史书是这么写,但还有人说她是崖州人呢!因为现在无法考证!
  • 月落雪云飞: 举报  2018-05-26 15:16:31  评论

    她是崖州人甚至是黎族?都无法考证了。上海人说她是松江人,三亚人说她是崖州人,各执一词。
我要评论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5-26 15:17:41
  在古崖州建个纪念世界纺织女神黄道婆的庙宇倒是不错的。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15:24:54
  她既和黎族人学习,又和汉族人学习,也只能在黎汉杂居的镇虚才有可能,当时崖州的真虚就是水南村,靠近大蛋港,所以历史上就认为她是生活在水南村。崖城人很多人都说她住在远望塔(观音阁寺庙),那是出家后的住所,所以她不大可能住在黎族村落。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15:27:55
  迎望塔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15:31:47
  @月落雪云飞 2018-05-26 15:17:41
  在古崖州建个纪念世界纺织女神黄道婆的庙宇倒是不错的。
  -----------------------------
  这个是可以肯定,但三亚市崖州当局不在原址搞纪念馆,为了开发所谓的南山美丽乡村,黄道婆纪念馆建在一个南山村,误导广大国内游客把南山村当作黄道婆的居住地。
我要评论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5-26 15:43:42
  黄道婆也算是来海南的一个世界名人,她带回去的纺织技术帮助把上海和江南提升为世界纺织中心,为后来的大上海发展打下基础,江南人都要感谢她。
作者:填孔 时间:2018-05-26 19:18:39
  上海黄道婆故居我去过,在上海一条马路旁,故居房子很矮小。三亚崖州,是有名的渔港,古代国际来往船只的补给理想之地,崖州有山有水,内河很宽。冼夫人平定海南叛,设崖州,崖州自古是贬臣流放.之地,崖州水南村有名,进士人文浓郁。
作者:填孔 时间:2018-05-26 19:23:53
  黄道婆这个案例,历史的蛛丝马迹不是黄道婆怎么来崖州,而是,是什么原因让居住崖州30多年,60多岁的黄道婆也要回上海。有史料说是想念家乡上海,我认为是黄道婆有强烈的使命!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19:25:27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梁敏认为,棉纺织家黄道婆是向临高人而非黎族人学习纺织技艺。经过多次实地考察,梁敏发现,其一,黎族人的“织机”非常简陋,几乎只有一些绦带和木片片、竹棍之类的东西,很难称为“纺织机”。这与黄道婆学技后回到松江乌泥泾镇( 海市龙华镇),为当地妇女传授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纺织技术的故事很难吻合。其二,早在汉武帝时临高人的先民就织出了贡品广幅布,深受汉皇赏识。从汉至宋元,临高人纺织技术理应更高一筹。其三,地方史志上发生过把临高人(熟黎)当成真正黎族的错误,误以为海南岛除了汉人,就是黎人,没有区分黎汉之外还有临高人的存在。
  此外,认为黄道婆是向闽南人学习纺织技术的说法缺乏证据支持。闽南人带来了商业文明,而非纺织技术。宋末元初,泉州一度取代广州成为中国海上贸易中心,海洋商业的扩张迫使闽南人来海南寻找出路。至于纺织技术,并非其长项。直至明清两朝,闽南仍主要从松江输入棉布。
  临高语族群用棉花线织造的汉代广幅布和唐代斑布,与宋代被赞称“尤工巧”的“古所谓白叠布”、赠给苏东坡的“吉贝布”等,一脉相承。纺织技艺之高超,既同骆越族先进的织染技术有关,也同棉花最早传入海南岛,临高语族群在先得益有关。棉花出现于四五千年前的印度河流域,传入中国主要有三种途径:从印度入海南岛,再传福建、广东、四川,时在秦汉;经缅甸入云南,也在秦汉,似比入海南一途稍迟;经西亚入新疆、河西走廊,时在南北朝。传入海南时,最先得益的正是临高语族群。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19:28:07
  梁敏教授的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崖城港门村还有一个“临高村”,但总之黄道婆并非从黎族人那里学来的织布技艺。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填孔 时间:2018-05-26 19:53:04
  黄道婆是当时社会的经历者,对上海绵纺水平应深有体会,也是当时崖州经历者,一旦外界技术传入,会很快的是这种纺织技术的亲历者。但这个快是花30年时间掌握的,于是,会意识到,如果这种东西在上海出现,马上赚大钱!市场巨大的赚钱机会让黄道婆有了强烈的回上海发展念头,这个使命就是市场,大赚钱的市场!文昌人去南洋,阿拉伯人来中国,都是这个赚钱使命。用现代的话就是这样描述。哈哈哈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26 20:23:16
  @海好南人2018: 举报 2018-05-26 14:48:41 评论
  评论 chaobill:黎族没有纺织技术?难道自古以来孤岛上的黎人是光屁股的?



  你这个问题问得好,你可以去五指山市博物馆看一看,那里面还有黎族人穿的树皮衣,你要特别看清楚是这些树皮衣是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26 20:25:32
  @海好南人2018: 举报 2018-05-26 14:44:35 评论
  评论 敢问2011 :你好好看百度,明白写着是跟黎族人学的技术。历史教科书也是如此。你就不要扯淡了!



  难道百度就是伟光正,什么时候都没有错误的吗?难道历史书写的都是正确的史实吗?看你以这两点来做论证依据,就知道你已经输了
  • 海好南人2018: 举报  2018-05-27 09:54:35  评论

    评论 小闲驴2018:百度上是错的,历史书上也是错的,只有你是对的,你就是伟光正,你就是宇宙真理!哈哈哈
  • 小闲驴2018: 举报  2018-05-27 12:09:43  评论

    评论 海好南人2018:百度是错是对,历史书是错是对,这和我说的是错是对并没什么必然关系,况且对百度和历史书的质疑到处比比皆是,你只是太单纯天真
我要评论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26 20:28:40
  @海好南人2018: 举报 2018-05-26 14:44:35 评论
  评论 敢问2011 :你好好看百度,明白写着是跟黎族人学的技术。历史教科书也是如此。你就不要扯淡了!



  历史书并非永远正确盖棺定论,不断找新的证据、新的考证,就会不断有新的结论
我要评论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6 22:16:20
  三亚市政府还主张黄道婆是崖州人,你们又怎么说?无从考证!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26 22:26:13
  哈哈哈。。。临高蛋大炮又要添加一位名人,普天同庆啊
  • 疯疯闹闹一辈子: 举报  2018-05-26 23:07:51  评论

    评论 ty_121278860:高潮吧!文昌仔,可惜这个楼主不是临高人,梁敏也不是临高人,是你们硬要说这人跟我们有关,可惜这贴还没临高人来争黄道婆,倒是你们文昌人在论证黄道婆是跟汉人学习的,你这种不看内容只为喷而生的二楞就自己高潮吧
  • ty_121278860: 举报  2018-05-27 12:16:27  评论

    梁敏拿临高人的好处,手短没办法。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007cat 时间:2018-05-27 10:25:24
  尊重历史是基本的商业道德
作者:gimedai 时间:2018-05-27 10:36:29

  
  黄道婆是我国纺织史上著名的纺织技术革新家,史志、辞书有不少关于她生平的记载。她是宋末元初松江乌泥泾( 海华泾镇)人,年轻时曾流落海南岛崖州(后为崖县,今三亚市),在当地居住数十年,向黎族人民学习纺织技术。公元1295年左右回到故乡,向当妇女传授从黎族妇女那里学来的纺织技术,如错纱、配色、综线、絮花等,并改进了搅车、弹弓、纺车等纺织机具,制造出当时最先进的、能同时纺三根纱的三缳脚踏纺车,推动了江南地区纺织业的发展。“死后,邑人感泣而共葬之。又立祠,曰先棉祠,岁时享祭”。
  中国论文网 /1/view-6661918.htm
  黄道婆对我国棉纺织技术发展贡献值得后人称颂。但黄道婆在海南果真是从黎族妇女处学艺吗?我认为,黄道婆在海南学艺并非师从黎族人,而是临高先民。
  黎族人民的纺织技术与水平
  黎族妇女织出的黎幕(又称黎单或黎被)、头帕及筒裙、绦带等非常精巧美丽,史志记载甚多。作者50年代到黎族地区调查时也曾亲眼见过不少精美的头帕、筒裙,它们简直可与壮锦媲美。在考察、参观黎锦时如果不是亲见目睹,我真不敢相信那些斑斓悦目的织物居然是用简陋、粗糙的纺织机织出来的。
  保亭、琼中一带的织机几乎只有一些绦带和木片、竹棍之类的东西,人们甚至很难把它称为“织布机”。织布的妇女把这些绦带的一端系在一株树的根部,另一端拴在自己的腰上,人离树三、四尺左右,伸直双脚席地而坐,利用身躯一俯一仰的活动使绦带和经线一驰一张,同时熟练地用刷竹棍挑起部份经线,然后把卷有纬线的“梭子”穿过去,再用木片把纬线压紧,这样周而复始地进行。织一小段后用交叉的竹棍把布幅撑开,使之保持一定的幅宽,继续再织。由于织机的简陋,她们只能织出幅宽一尺长左右的头巾、筒裙或一两寸宽的绦带,速度非常慢,一条又窄又短的筒裙就得织上一、两个月。她们没有纺车,用硬木制成的纺锤来纺制粗粗的纬线,经线和部分纬线都是用从百贷商店买来的红布、蓝布等一丝一丝地拆出来使用的。我真为她们高超的技艺所折服,但也为这种过分简陋的机器叹息。
  她们为什么不直接买棉纱来织布呢?随行的黎族同胞回答是百货商店没有棉纱供应,而拆色布的线也可以免去染纱的繁琐手续。我当时以为岐黎地区生产比较落后,所以没有纺车和像样的织机,其他地区的情况可能跟保亭、琼中不一样。后来,看到德国民族学H・史图博的《海南岛民族》和历代有关著作之后,才知道各地黎族的纺织机普遍都是相当原始的。史图博是这样描述的:
  “线和棉布是从汉人处买来的,但黎族妇女自己也能纺织,作纺织原料用的纤维植物有木棉、各地都有种植的苎麻,以及从梧桐科的灌木胡麻树的韧皮加工出来的野生大麻,还有罕见的剑麻等。木棉树在海南岛几乎随处可见。海南岛汉族把它叫做‘木棉’。纺锤(黎语叫Woi)是长约22厘米的簿木棒,在一头有两、三个开孔铜钱和涂有少许蜡来作坠子,要把纺线绕起来时,是用豪猪的粗毛(黎语叫Min-dai)来绕的。”
  “白沙峒黎的织物与其他所有黎族的情况一样,是专门由妇女来织造的。织物从技术来看虽是原始的,从艺术上来看却是极其高超的。制作妇女的宽衣和男子的腰布的这种简单的棉布是从汉人处买入的,制作妇女的裙这种艺术的、漂亮的织物是黎族妇女自己织造的。此外,织有美丽花纹的狭窄布带,如猎囊的背带,腰带等也是自己织造的。织机(blum ―lin)是极其简单的,但有漂亮的雕刻。织布的妇女是伸直脚,坐在铺在地上的棕榈叶或席子上织的。”
  “使用野生麻(黎语叫dan)作纺纱原料,这在海南岛各处都能看到。同时岐和�也使用很多木棉。纺锤(黎语叫wei)是简单的木棍,在棍的两端各吊一个开孔线和一根小铁钩”,“岐的织物比白沙峒黎粗糙得多,织机(黎语叫fug)也以相同的原理做成,但没有做得那么精巧。”
  “黎族为自己生产着美丽的编织品。婺族妇女是极其擅长于纺织和刺绣的。但黎族的织机却是令人惊奇的那么原始。”
  1982年版的《广东少数民族》一书介绍:“黎族妇女用简单的工具,纺织出日常穿用的头巾、筒裙、被单、花带等织品。”这里说是“简单的工具”,而没有使用“纺纱机”、“织布机”等词,大概也认为它们简单到还够不上“机”的水平吧!
  黎族人民织布的原料是从汉族人民那里买来现成色布再拆成纱线来织并非始自今日。宋代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志器》说:“黎幕出海南黎峒,人得中国锦彩,拆取色丝,间木棉挑织而成,每以四幅联成一幕。”这里用“挑织”一词,可见当时制作的方法大概也像我所见的那样用竹橇挑起部分经纱而织制的。
  清代陆次云《峒�纤志》:“黎人取中国彩帛,拆取色丝,和吉贝(即棉花)织之,成锦。”
  清乾隆时期《广州府志》:“黎锦,出琼州,以吴绫越锦,拆取色丝,间以鹅毛丝线,织成人物、花鸟、诗字,浓丽灿烂,可为衾褥幛幕,以有金丝间错者为上。”
  从上面摘引的历史资料和我考察见到的情况来看,黎族人民的纺织机具是相当简单原始的。在黄道婆生活的宋末元初,黎族人民的纺织机也决不会比今天更高明,染色技术也不见得很出色,否则无需“以吴绫越锦,拆取色丝”了。
  临高人拥有结构精良的纺织机
  我认为黄道婆在崖州是师从临高人(临高语族群)学习纺织技术。由于受到海南岛“非汉即黎”观念的误解,史书常常将临高人误认为黎族人,又为了与五指山区的黎族区分,于是称之为“熟黎”(意为汉化的黎族人),故而以讹传讹,黄道婆师从黎人学习纺织技术的记载就是这样流传下来的。
  临高人是“百越”一支,从大陆迁到海南岛的时间在黎族之后。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设立儋耳、珠崖郡时,当地聚居人数必然不少(否则无需设立郡县),而且“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苎麻,女子桑蚕织绩。亡马与虎。民有五畜,山多麋鹿,兵则矛、盾、刀、木弓弩、竹矢,或骨为镟”,生产已达相当高的水平。
  过去,学者们大都认为这是黎族人民当时的情况。但我认为当时珠崖郡治在今琼山县遵�东�村,儋耳郡治在今儋县三都乡南滩村(旧名南滩铺),这一带地方素来是“临高人”的住地。   而且,“贯头服”并不是黎族人民的“专利”。“项髯徒跣,以布贯头而著之(《后汉书》)”,古代两广的骆越人(当然也包括临高先民)都穿过贯头服。更为关键的是,在当时的海南,“女子桑蚕织绩”的情景,描述的只能是临高人的生活,因为直到新中国建立时,黎族地区尚未发现有种桑养蚕的情况。更何况,如果黎族人民自古就种桑养蚕,又何必“取中国彩帛,拆取色丝”呢?
  桑蚕业是临高人重要的生产行业。临高丝绸曾闻名遐迩,《临高县志》记载“妇女业蚕桑,司纺织。……田畴错壤,桑麻蓊蔚,皆可耕可织。一夫立耕,岁可得米百斜,一妇纺织,年终得缣三匹。所谓临高丝者,其贷可居也。”
  临高人纺织技术也比较先进。临高先民从大陆迁来时就带来西瓯骆越较先进的织染技术,临高话织布机叫dak8,卷纱筒叫lut,线叫mOi,蓝靛草叫tsam,跟壮语是同源词。汉武帝时,临高先民织出的广幅布受到皇帝赏识,珠崖太守孙幸横征暴敛广幅布上贡,激起民变。要织出广幅布,就得有结构精良的纺织机具。到宋末元初,临高人的纺织机具及技术发展更高一筹了,黄道婆在崖州学纺织技术,当然是拥有结构精良纺织机的临高人,而不可能是纺织机比较原始落后的黎族人民。
  黄道婆向临高人学艺
  人们可能会有疑问:现在临高人主要分布在临高、琼山及澄迈、儋县和海口市的部分地区。崖县(即崖州)主要的居民是黎族和汉族,黄道婆向临高人学艺的可能性有多大呢?这个问题涉及古今民族分布格局与民族成分的演变。在海南岛,黎族是最早迁移到海南的民族,据说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了。在“黎族之后、闽人之前”,临高先民(主要在秦、汉时期)就已经大规模移居海南了。在梁、隋时期,部分随着冯冼家族(冼夫人后裔)迁居海南的俚人与临高先民融合,广泛分布、居住在当时珠崖郡的�都县、玳瑁县(均今琼山县)、苟中县(今澄迈县)、紫贝县(今文昌县)和临振县(今崖县)以及儋耳郡属的儋耳县(今儋县)等地。可见,从民族聚居地域分布来看,黄道婆向临高人学艺的可能性也相当高。
  据历史记载,隋高祖曾赐给冼夫人临振县汤沐邑有一千五百户。这些民户到底是什么人呢?
  当时流传下来的资料较少,我们只能从后世的历史记载中去推测。《明府志・海黎志》记载,“崖州黎分三种,曰生黎,曰熟黎,曰生熟各半黎。生黎者,即乾脚岐之类也……环居五指山下,与人民隔绝,不为人害。熟黎者归化既久之黎也,饮食衣服,与人民同,憔束发于顶,其俗未改,日往来城市中,有无相易,言语相通,问有读书识字者,其户口编入图甲,有司得而治之,故亦不为人害。生熟各半者谓可生可熟之黎也,治则为熟黎,乱则为生黎。……崖州黎人如此者十居其七,且与民杂处,黎峒中有民人,民村中亦有黎人,不能分其畛域。约计三种黎人其众多於民人一倍。”
  汉人(闽人)是唐、宋后才大量迁居海南的。直到明朝时,汉人也只占崖县的三分之一。可想而知,在隋朝时,移居海南的闽人就更少了。
  那么,“熟黎”(意为汉化的黎族人)是否是真正的黎族人呢?《明府志》和清乾隆时期的《琼州府志》记载:“熟黎, 旧传其先本南、恩、腾、梧、高、化诸县人。多王、符二姓,其先世因从征至此,利其山水田地,创为村峒,以先入者为峒首,同人共为者为头目,父死子继,夫亡妇主,亦多闽广亡命杂居其中。有纳粮当差之峒,有纳粮不当差之峒。”可见,“熟黎”也并不是真正的黎族人,除少部分为从征至此的两广人和亡命的闽广人外,可能大多数都是另一支越人后裔――临高先民。
  在明朝的历史记载中,“生黎”(黎族人)还只占十分之一、二。而所谓的“生熟各半黎”占十分之七。可想而知,隋高祖赐给冼夫人的一千五百户,更不可能是不入籍也不供赋役、“迁徒不常,村落聚散糜定”的黎族人民,只能是已被纳入编户的临高先民(与俚人融合)。
  至少在秦汉至唐宋这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掌握着比较先进的农耕、纺织技术的临高先民创造了海南岛的主流文化。综合地域分布、人口数量、技术水平等各个方面来看,黄道婆在海南学习纺织技术,师从临高先民应当是更符合历史的事实。
  • 疯疯闹闹一辈子: 举报  2018-05-27 11:02:09  评论

    评论 gimedai:你又不是临高人干嘛要说这样的话呢?你这样文昌人又要大骂临高人了,我认为还是论证黄道婆向汉族学习比较符合天涯网友胃口。
  • gimedai: 举报  2018-05-27 11:09:54  评论

    评论 疯疯闹闹一辈子: 我只想不带民族感情立场的还原历史真相,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度阴山草狗贼 时间:2018-05-27 13:37:01
  10年前,我不开窍的时候,我认为临高人是南迁汉人和俚人的融合。开窍后,我发现这个顺序是不对的,应该是俚人和汉人的融合。也就是说,海南岛最靠近大陆的北部平原,不可能是一直空着没人住。只要从大陆横渡到海南的第一站,肯定是海南岛的北部平原一带。也就是说,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这一带有人居住了吧!但人数不是很多。到了南北朝时期,有了不少的俚人南下,人数应该不会太少,要不然这一带的语言不可能接近壮语。接着,隋唐宋元明清,又有人移民迁入海南北部平原一带,就是临高语地区,让临高语已经变化很大,差不多变成了一门独立于四方的语言。所以说,临高语这个族群混了好几遍,老百姓活力四射,充满力量。
  • 疯疯闹闹一辈子: 举报  2018-05-27 13:46:28  评论

    评论 度阴山草狗贼:讲的乱七八糟,临高跟俚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语言更不是混合物,你们这些吵架专家就是牛逼,并且这个贴讲的是黄道婆
  • 度阴山草狗贼: 举报  2018-05-27 13:59:25  评论

    评论 疯疯闹闹一辈子 :整个海南岛北部跟俚人都有直接的关系。但俚人在南下之前,已经跟中原中央达成和解,接受汉化。统治者也把俚人当成自己的人了,不再是岭南顽固势力。要敢于面对事实,才能认清自己。临高人不接受这些,是因为本身不少人内心也对少数民族有歧视,不了解自己的身影。
剩余 4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专业跟帖组副组长 时间:2018-05-27 21:13:34
  去搜“临高语族群文化:临高语 弱势中的“强大”

  捅破海南客蛋牛皮
  • 狩猎神: 举报  2018-07-11 17:42:40  评论

    临高叛变了五十六民族,叛变了海南人民。你就是临高叛变污名的罪人,还语族群。你这临高的千古罪人
我要评论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27 21:20:11
  美蛋的牛B吹破了。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27 21:24:09
  这么说黎族人是跟临高人学纺织技术后才懂的做龙被了和吉贝服了。吉贝在临高美蛋的话是什么意思尼?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7 21:53:20
  临高人现存有龙被么?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27 21:58:55
  临高人吹牛逼,说苏东坡在儋州无跟黎族人打交道,只跟临高人打交道,送吉贝衣给苏东坡的是临高人。这牛逼吹上天了。苏东坡《和陶与殷晋安别送昌化军使张中罢官赴阙》:“久安儋耳陋,日与雕题亲”。临高人有纹身吗?知道以前的儋耳和雕题两国的人是怎么样的吗?
我要评论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27 22:44:24
  雕题国古时在海南的北部,和儋耳国相邻,既现在的临高,澄迈,琼山,文昌等地。到苏东坡时期,雕题人都对苏东坡的影响甚大。临高先人却领先海南岛于宋朝以前的1000年???
作者:度阴山草狗贼 时间:2018-05-28 00:57:33
  临高语族群文化:临高语 弱势中的“强大”
  海南日报有刊载这篇文章,可以搜来看看,我刚看完。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8 19:01:43
  黄道婆向黎族人学习是建立在解放以后支持民族团结之风后的学说,依据只有黎锦,梁教授只是依据黎族字眼断章取义说是临高人,没有科学性,因为崖州被是崖州汉人的纺织技艺,不差于临高纺织水平。
  • 水流花: 举报  2018-05-28 19:21:08  评论

    但是黎锦跟江南丝绸差别很远吧。
  • gimelll: 举报  2018-05-28 23:53:21  评论

    你这个观点我也是认同,总之不可能是跟黎族人学习的,国家当时也是为了强调民族团结 每个民族都对祖国大家庭有贡献所以才不顾事实给黎族的一个名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凉风从海上来 时间:2018-05-28 23:34:05
  楼主把南山定位为“荒山野岭”说明作者对崖州的情况,至少对南山片区的情况缺乏了解或者不熟悉。在南山的周边,至少有八个黎族村庄。崖州人传统意义上的南山,是指高山村(古称高山所)以南到南山岭都称为南山。距水南村、高山村最近的村庄——水岭仔二村相距仅三里许,黎汉群众来往很频繁的,又怎么能叫“荒山野岭”呢…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29 01:56:54
  @度阴山草狗贼 2018-05-28 00:57:33
  临高语族群文化:临高语 弱势中的“强大”
  海南日报有刊载这篇文章,可以搜来看看,我刚看完。
  -----------------------------



  不大同意刘教授的观点,觉得例子还是有点牵强,例如宋明之后的福建、客家、中原人,来海南之后定居在东线一带的,到现在不都是讲客蛋话了嘛?江西、安徽、河南的到了福建、广东,现在不也都满口白话、闽南语了嘛?移民外国、东南亚的,三代之后不也都是满嘴当地话了嘛?看看文昌、琼海、万宁那些在东南亚的第三代,还有几个会讲海南话?

  可能这就叫入乡随俗了,为了适应栖身的环境,都会渐渐有所改变的。

  另外两个因素可能就是,决定于时代的不同,可能会有例外,例如定居三亚的东北人,三代之后会讲海南话?还是会把三亚本地人带沟里去讲东北话?或许将来东北人、三亚人都得讲普通话?到时那都不一定了。其中关键还是人口的比例与生活流通环节或者还有政治因素,决定了语言土壤吧?
  • 度阴山草狗贼: 举报  2018-05-29 18:40:13  评论

    评论 小闲驴2018:环境对语言的决定性还是比较大,明显的例子是我有个同学,他父母是广西的,他出生在临高,他父母只听懂一些临高话,却不会说。他初中跟我们同班的时候,说的临高话就跟我们一样,你听不出是外来人。
  • 仓天已: 举报  2018-07-09 17:40:23  评论

    评论 小闲驴2018:闽南人迁徙到海南岛,据说是在文昌登陆的。文昌土壤比较贫瘠,又多台风,所以有许多人纷纷逃难逃荒到全岛各地,还有的人不顾生命危险逃难到东南亚谋生。
我要评论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29 10:30:17
  @度阴山草狗贼 2018-05-28 00:57:33
  临高语族群文化:临高语 弱势中的“强大”
  海南日报有刊载这篇文章,可以搜来看看,我刚看完。
  -----------------------------

  而且刘教授居然还漏举了很能说明临高话很有生命力的例子,就是琼山的一些村落和长流镇那边,这两个地方夹杂在海南闽语地区,但至今仍保留和使用只是口音稍有些变异的临高话。这一点刘教授很有了解,在之前的文章里都有提到过,怎么就忘了呢?是不是着急给报社撰稿用,写得匆忙了?
  • 度阴山草狗贼: 举报  2018-05-29 18:43:05  评论

    评论 小闲驴2018:刘教授是想表达,临高人不只是限于怎么说,关键是怎么做,手工雕刻这方面是一流的,人民大会堂都有我们大临高人参与雕刻的。
我要评论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29 12:12:38
  这个证据就是专家们那张歪曲历史事实的嘴!
作者:焦糖布丁芒果 时间:2018-05-29 17:48:32
  楼主说,黄道婆在崖州水南村生活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在偏僻的南山村生活的可能性。敢问,南山村怎么可能是偏僻的山村?南山村或者南山片区,古时称为南山铺。古时能称为“铺”的地方,至少是有一定的商业场所存在的。而南山铺在宋代后也是交通的要道和商贩迁客等人员歇脚打尖的地方。《崖州志》记载,吉阳军知军毛奎卸任后,引至南山铺即“不知所踪”即可作为佐证。所以那个时候的南山村是适合居住的地方,并不像楼主说的那样南山村是荒郊野岭,黄道婆也是有可能在南山村生活过的嘛。
作者:chaobill 时间:2018-05-29 18:37:54
  @度阴山草狗贼 2018-05-27 13:37:01
  10年前,我不开窍的时候,我认为临高人是南迁汉人和俚人的融合。开窍后,我发现这个顺序是不对的,应该是俚人和汉人的融合。也就是说,海南岛最靠近大陆的北部平原,不可能是一直空着没人住。只要从大陆横渡到海南的第一站,肯定是海南岛的北部平原一带。也就是说,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这一带有人居住了吧!但人数不是很多。到了南北朝时期,有了不少的俚人南下,人数应该不会太少,要不然这一带的语言不可能接近壮语。接着......
  -----------------------------
  嗯,这也是可能的。
  我始终没弄清楚的是儋州话的人群是什么时候到海南的。

  还有临高和高州是有什么关系么
我要评论
作者:度阴山草狗贼 时间:2018-05-29 18:51:22
  虽然你们在这里叽叽歪歪,但没有一个人比中国社科院的梁敏说的有理有据,说的令人信服。大临高就是先进,带领了海南的文化前进了一千年。要不然客仔登岛的时候,都得饿晕。还是我们大临高大方,帮助你们,扶持你们,还一直帮你们战胜台风。你们客仔却……
我要评论
作者:风流书记 时间:2018-05-29 19:32:12
  现在的专家和公交车没什么两样,只要有钱谁都可以上。
我要评论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30 00:34:12
  @度阴山草狗贼 2018-05-27 13:37:01
  10年前,我不开窍的时候,我认为临高人是南迁汉人和俚人的融合。开窍后,我发现这个顺序是不对的,应该是俚人和汉人的融合。也就是说,海南岛最靠近大陆的北部平原,不可能是一直空着没人住。只要从大陆横渡到海南的第一站,肯定是海南岛的北部平原一带。也就是说,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这一带有人居住了吧!但人数不是很多。到了南北朝时期,有了不少的俚人南下,人数应该不会太少,要不然这一带的语言不可能接近壮语。接着......
  -----------------------------
  @chaobill 2018-05-29 18:37:54
  嗯,这也是可能的。
  我始终没弄清楚的是儋州话的人群是什么时候到海南的。
  还有临高和高州是有什么关系么
  -----------------------------

  网上有说儋州调声是产生于西汉时期,怎么考证出来的没详细介绍
作者:小闲驴2018 时间:2018-05-30 00:42:17
  关于临高的那些学术论文都是有理有据的,就算要吹牛也能自圆其说,考古考史不就是个自圆其说嘛,这点简单学术要求都不懂,文化之乡的文化都学到哪去了?给钱就能上的话,大文昌富豪多有钱上一个试试?能上的话也不用吹得海南三大古邑之一这种让人一看就想笑的落古玩意了。海南三大古邑之一,切,连秀英小街的“公交车”都算不上啊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5-30 02:56:33
  就让临高蛋大炮得瑟几回吧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5-31 12:30:18
  黄道婆的确是个迷,大家可以找找家谱,看是你们家人不?
  • 月落雪云飞: 举报  2018-05-31 13:02:22  评论

    三亚不是认她做崖州黎族纺织妇女吗?反正名人属于全世界,说她是哪里人都受欢迎
我要评论
作者:新海口 时间:2018-06-01 13:33:04
  @敢问2011 2018-05-31 12:30:18
  黄道婆的确是个迷,大家可以找找家谱,看是你们家人不?
  -----------------------------
  她就是上海人啊,没什么可争的!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6-02 19:58:28
  此事可协商解决,大家共同认定黄道婆既是上海人,也是三亚人,也是临高人,也是,,,,还有其他地方要争夺名人历史文化遗产的尽快报上来,反正都是为了开发旅游,你跟游客说她是你老乡也没人管你的。
我要评论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7-09 17:10:05
  恭喜冲上钻石榜
作者:琼州北纬18度 时间:2018-07-09 20:29:07
  海南应当好好开发黄道婆历史文化,发挥历史文化价值
作者:望月偷偷 时间:2018-07-10 10:04:30
  没啥好争的,海南自古就是移民岛,都是中国人。

  就像宋氏家族,没有出生在海南,宋氏三姐妹还不是正正宗宗的文昌麦的长像。
  • 琼州北纬18度: 举报  2018-07-10 11:10:41  评论

    文昌没有太多宋氏三姐妹的印迹,主要是象征性的。黄道婆责不同,她是印迹生活在水南村,黄道婆纪念馆不应该搞在南山村。
我要评论
作者:牵手易0818 时间:2018-07-13 13:23:13
  历史应当是受到尊重的,黄道婆既然生活在崖州水南村,就应当以水南村作为黄道婆的文化中心,在无法证明黄道婆生活在高山村的情况下,慎重一些为好!
我要评论
作者:牵手易0818 时间:2018-07-13 13:23:51
  高山改为南山村
楼主敢问2011 时间:2018-07-14 11:22:55
  是的,三亚市政府决定在崖州区的南山村设黄道婆纪念馆、纪念园、纪念碑等,其选址不大符合黄道婆的历史文化价值观。黄道婆生活在水南三十多年,水南村才是黄道婆历史文化的承载地!
作者:新海口 时间:2018-07-16 11:06:25
  的确,政府应当重视黄道婆的历史痕迹,并立足于文化的开发,如果将黄道婆的历史痕迹从水南村抹去,移植到南山,这对历史是很不负责任的!黄道婆在南山文化再现的政府行为,久而久之黄道婆的历史事实就会永远从水南村消失,已经违背了历史事实,应给予人民历史的真象!
作者:嘎嘎的貝壳 时间:2018-07-16 18:40:48
  感觉临高朋友是韩国棒子过来的,爱抢历史名人,但现实中抢这种东西就不认了。
我要评论
作者:火柴火 时间:2018-07-17 13:53:10
  连你这样的砖家都说不出500个字来,还不叫人家编,神马意思?
  只要编得好,编出正能量,就是好包装。
作者:hnwq1970 时间:2018-07-18 10:08:34
  @嘎嘎的貝壳 2018-07-16 18:40:48
  感觉临高朋友是韩国棒子过来的,爱抢历史名人,但现实中抢这种东西就不认了。
  -----------------------------
  你这种喷子早该死早投胎做狗去,在这里有哪个临高人说黄道婆是临高人了?
我要评论
作者:碧树居士 时间:2018-07-22 11:22:49
  韩国人吧
我要评论
作者:兴盛888 时间:2018-07-23 01:42:28
  大家注意两个黑社会成员,不要被他们害了!!

  我举报两个多次对我下毒的黑社会成员:13036035666 洪义莹 新埠岛人;肖建辉,湖南人,住滨海丽景小区。他们作案隐蔽,狠毒,属于中央要求严打的性质。


  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害死了很多人,但我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就发在这里,提醒大家!
我要评论
作者:琼州北纬18度 时间:2018-07-30 16:56:26
  黄道婆是海南人民的骄傲,考虑在省府建个黄道婆纪念馆。
作者:海棠依旧pasman 时间:2018-08-24 23:10:43
  三亚的临高村和临高有关系吗?儋州社区和儋州市有关系吗?
作者:啊周2013 时间:2018-08-30 14:04:30
  已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