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龙桥一老人家的土地被抢占 步履蹒跚艰苦维权路

楼主:无私2C 时间:2019-12-11 11:38:49 点击:2182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陈开英,海口市龙华区龙桥镇陈礼村村民,如今的我已经年老体衰行动不便了。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命根子。若不是自家的土地被抢占了,有谁愿意去艰苦维权呢?

  

  龙桥村委会管辖下有新通村和陈礼村,两村紧紧相邻,新通村于东,陈礼村于西。我家的“仁内”地就在两村之间,略处于新通村的一边。我家祖祖辈辈就在“仁内”地上安家耕作,从未与他人纠纷。
  1953年的土地改革中,新中国政府颁发《土地房产所有证》给陈宏猷(我的父亲,已故)、李氏(我的母亲,已故)、陈开英(本人)、陈妚才(我的妹妹),确认了“仁内”地为我们全家人的私有产业,任何人不得侵犯。《土地房产所有证》明确“仁内”有两个部分,即平房和山,其四至范围明确,山在东,平房在西。

  

  新通村是王姓人家,陈礼村是陈姓人家,在农村里同姓的人相处和睦,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我的父亲将“仁内”地上的平房拆掉,并举家迁至陈礼村安家落户。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考虑上交公粮及“仁内”山丘地不能产出粮食的实际情况后,我只把地势平坦的土地面积(即平房迁移后的土地面积)登记确认承包,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仁内”山丘地上经营管理耕作,种木薯杂粮等从未间断。

  

  2014年,海口市农村土地进行确权时,我带领测量工作队对其“仁内”进行测量,测量包括平地部分及山丘地部分共计2.61亩,并记录在案,存档在龙桥镇政府国土所。

  

  我家的“仁内”山丘地东边与新通村土地界限分明,两地由一条宽约1.2米、长约20米的小路隔开。2017年底,新通村有人在我家“仁内”山丘地以南的荒山地上挖石头变卖给石料厂,大型机械作业,挖石不法分子就强行沿老路拓宽至3.5米左右,道路拓宽就此占用了我家“仁内”山丘地面积约46平方米(2.3X20),我对此愤愤不平。老路拓宽占用了我家“仁内”山丘的土地,可是,从来没人征求过我的意见。开路为了各方的利益,所以要公平对待,为什么开路只强占我家的“仁内”山丘地?明显有失公允。
  2018年底,我多次向12345热线投诉自家土地被强占事宜。2018年12月26日,海口龙桥镇政府组织驻村工作组、龙桥村委会干部、涉事两村小组长及我、陈小军(我的儿子,又名陈颖芹)共同现场查看,现场对我方提交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进行核对。2019年3月5日,龙桥镇龙桥村委会针对我热线投诉作出回复意见:该处属于新通村集体荒山地并不属于陈礼村,这条路是新通村民上山进园耕种的土路,为了方便生产对路两边杂草石头进行清理,土路未经过我家的承包地。龙桥村委会认为我向12345热线诉求的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2019年1月10日,陈小军向领导信箱提出信访事项。2019年3月20日,海口市龙华区龙桥镇政府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即海龙龙府信访函(2019)13号。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与龙桥村委会的回复意见基本一致。

  

  

  2019年4月26日,陈小军向龙桥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土地承包纠纷。2019年5月20日,龙桥人民调解委员会对陈小军作出《调解终止通知书》,理由是新通村民小组认为该山地发生纠纷十多年,并坚持该山地归新通村集体所有,不同意调解。《通知书》最后建议申请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通过行政机关、仲裁机构裁定,依法维权自己的权益。

  

  2019年5月25日,我和家人在“仁内”山丘地(即被告强占开路后剩余的部分)种上槟榔树苗。5月27日早上,我发现“仁内”山丘地上槟榔树苗被连根拔起,自己的辛勤劳动毁于一旦。于当日我向当地龙桥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出警现场拍照取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3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小猪989328 时间:2019-12-11 13:39:12
  啊鬼???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无私2C 时间:2019-12-11 17:16:10
  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犯,注意收集证据,依法维权。
作者:华子GG 时间:2019-12-11 17:29:17
  支持一下。最好是拿证据去法院起诉了。
我要评论
楼主无私2C 时间:2019-12-11 17:57:39

  
  胳膊拗不过大腿。
  
  暴力维权不可取。打输了最后也被被押上警车。

  

  
  打伤有120。
作者:yunlong1976 时间:2019-12-12 10:58:39
  听不靠谱的路人甲说海口的强拆一般都要出动五种人:“白社会人“”身穿各种“警服军服”冲在最前面,恐吓加碰瓷;CG乘机游说,顺便能拆旧拆,能搬就搬,你一不小心被撞伤或被神经病了;120救护车就很及时出现在你的面前,动作利索把给你按住输氧输液;JC在远远看着发生的一切,他的关注点就在你会不会乱来,其他人视而不见;衙门的爷就在车上闭目休息。。。。。。。
  • 无私2C: 举报  2020-03-05 23:53:56  评论

    评论 yunlong1976案件要开庭审理,有空就去旁听了,学习法律。
我要评论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1-08 13:11:09

  

  
  龙华法院已经立案。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05 17:40:14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05 17:40:55

  
  案件要开庭审理了。
作者:最强的亮 时间:2020-03-05 22:48:15
  都一把年纪了也活够了,要是得不到公正的待遇,那就把他们全部都带走好了!
  • 无私2C: 举报  2020-03-05 23:56:05  评论

    评论 最强的亮:不要提倡暴力解决问题。要相信人民法院,有纠纷就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由法院来判决。
我要评论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06 17:20:29

  
  依法缴纳本案的起诉费。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17 16:27:57

  
  缴纳起诉费。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18 09:19:30

  

  

  
  • 无私2C: 举报  2020-03-18 09:26:20  评论

    龙桥镇最“硬昂”的老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自己努力去维权。这样的行为值得我们去学习敬佩。
我要评论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18 09:20:33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18 11:06:53

  

  

  
  开庭介绍了。被告缺席。
  • 无私2C: 举报  2020-03-19 09:42:50  评论

    海口龙桥镇龙桥村委会新通村民小组作为本案的被告,在开庭审理中缺席。
我要评论
楼主无私2C 时间:2020-03-19 09:45:29
  原告陈述意见
  尊敬的法官:
  你们好!我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为了养家糊口一生勤恳的劳动。我家的“仁内”山丘地被被告抢占之后,我就踏上艰难的维权路。我相信人民法院是摆事实讲道理的地方,我也相信人民法院是为民主持公道的地方。针对本案,我阐述如下的意见:
  一、我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合乎法理。
  1953年的土地改革中,新中国政府给我家颁发《土地房产所有证》,明确了“仁内”共有两个部分,即平房和山,紧紧相邻,它们四至范围明确,山的东边是路,山的西边是宅;平房的东边是山。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的父亲将“仁内”地上的平房拆掉变成平地来耕作。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国实行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时,考虑交公粮的实际情况后,我只把“仁内”平地登记确认承包,但并未影响我对“仁内”山丘地的管理作业。承包证中注明“仁内”地的东边是山。
  2014年,海口市农村土地进行确权时,我带领测量工作队对我家“仁内”进行测量,测量包括平地部分和山丘地部分共计2.61亩,当场记录在案并留有图版,并存档在海口市龙桥镇政府国土所。
  综上所述,本案中,事实清楚,我提交证据链完整,一脉相承。
  二、本案中,被告仗势欺人,空手套白狼,明目张胆施行强盗的行为,他们意图是抢占我家的“仁内”山丘地。
  我家“仁内”山丘地东边原本有一条宽约1.2米、长约20米的老路,在《土地房产所有证》中有注明的。
  2017年底,被告在我“仁内”山丘地以南的荒山地上开挖石头变卖,大型机械作业就强行沿老路拓宽至3.5米左右,道路拓宽就此占用了我家“仁内”山丘地面积约46平方米(2.3X20)。
  针对上述的事实,2018年底,我的儿子陈小军向12345热线进行投诉。2019年1月10日,陈小军也向领导信箱提出信访事宜。2019年4月26日,陈小军还向龙桥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土地承包纠纷。不管是热线投诉,还是上访或是申请调解,我家父子都在艰难维权,无奈我们人单力孤。我积极向有关部门提交相关证据来证明我的主张,可是每次都是事与愿违。被告依仗着本村里人在龙桥村委会把持重要岗位,袒护一方,所以被告抢占我家土地的行为有恃无恐。被告一方是村民小组,挂着村集体名义村干部可以在村里一呼百应人,众口铄金,颠倒事非,为了达到目的,他们昧着良心污蔑事实。
  龙桥镇政府主持双方处理“仁内”山丘地纠纷时,被告拿不出任何证据,他们的理由无非就是新通村的老人说“仁内”山丘地是他们新通村集体所有,被告的理由是冠冕堂皇,这是口说无凭。现场主持领导质问被告,“仁内”有几座山?被告回答是只有一座山。领导又问被告,陈开英家的“仁内”山在哪里?被告回答不出来。领导最后还告诫被告,要尊重历史的证据,陈开英家1953年《土地房产所有证》不容忽视。龙桥人民调解委员会建议我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9年5月25日,我和陈小军在“仁内”山丘地种上槟榔树苗。5月27日早上,我发现“仁内”山丘地上槟榔树苗被连根拔起。于是向当地龙桥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出警现场拍照取证。
  上述可见,被告一方是村民小组,有权有势又有钱,为了达到完全侵占我家土地的目的,他们不惜暴力破坏阻止我在“仁内”山丘地上种植槟榔果树,也对我恶语“软暴力”的恐吓,被告居心险恶,步步为营,步步紧逼。被告拓宽村路不仅侵占了我家的土地,还要霸占我“仁内”山丘地的剩余部分,被告这样的行为是农村中典型的恶势力团伙所为。
  如今法治社会打黑除恶雷厉风行,被告为所欲为地侵犯我的合法权益,他们的目的不可能得逞。我渴望我的合法权益受到法律保护,正义早日得到伸张。我恳请一审法院明查秋毫,判如所请。
                       原告:陈开英
                   2020年3月18日
作者:问叔 时间:2020-03-19 10:08:27
  农村最常见的恐怕就是土地产权纠纷了
  • 无私2C: 举报  2020-03-19 11:29:34  评论

    评论 问叔:本案于2020年3月18日9点30分开庭审理,本案的被告缺席。是是非非,我们服从法院的判决。
我要评论
作者:小猪989328 时间:2020-03-21 15:54:51
  判决结果怎么不拿出来公布下?尊重判决结果是什么意思?你邓正义就会玩文字游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