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对岸徐闻文昌会馆或海南会馆的历史变迁(转载)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0:55:28 点击:760 回复:6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从地质地理学的角度来说,位于雷州半岛南部的徐闻和海南原本是连在一起的,但从距今7000万年前的新生代时期开始,地壳的升降和断裂不断发生。后来由于地壳的不断运动,受到喜马拉雅运动的影响,雷琼断裂的沉降加剧,海水入侵,使雷州半岛和海南岛分离,从形成琼州海峡,海峡范围,东起海南岛的木栏头和雷州半岛南部徐闻的山狗吼沙,西迄海南岛的临高角和雷州半岛徐闻的驼尾(灯楼)角,长48海里,最窄处10海里,最宽处20海里,常用的秀英至海安的航道为18海里。海峡海底高低不平,航道浅水处水深2∼3米,最深处119米。琼州海峡是中国内海,是大陆联系、支援海南岛和南海诸岛的近便通道,是中国舰艇出入北部湾的主要航道。战时控制此海峡,对保卫华南沿海,支援保障海南及南海诸岛意义重大。所以海峡北岸的徐闻历为海南岛与内地联结之要地,为历代兵家看重,汉、唐、宋、明、清军及国民党军均曾派重兵防守。

  待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Dddd15 时间:2021-11-25 20:56:59
  今天徐猴泪如雨下,呵呵
  • dk9qg5: 举报  2021-11-25 21:03:19  评论

    海南黑猪,你这乡巴佬,有辆二手奔驰,和一套破房子就能把自己意淫成拿破仑。你就是海南第一神经病。估计你祖上几代和你的那点钱加起来,还没拿破仑的马蹄值钱。哈哈哈 哈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0:59:26
  早在公元前214年的时候,随着秦朝军队向南方进发,闽越一带的老百姓纷纷南逃,其中一部分人来到了海南岛,另外一部分人来到了雷州半岛南部。到了西汉,汉武帝平定南越之后,中原汉人不断南迁,雷州半岛南部的人口也迅速增加。元末明初,为躲避战乱,大批人氏从中原、闽越等各地分别迁入海南岛和雷州半岛南部,从事垦荒种植和捕鱼。徐闻位于海南岛和雷州半岛之间,西接北部湾,东连南海北部,是两广沿海的孔道,北部湾通往南海的咽喉,是海南岛和大陆之间的海上“走廊”。徐闻三面环海,形似一叶靠岸的小船。海南的人们称之“海北”,从三国时期开始,吴赤乌年间(238∼251)在雷州半岛南部的徐闻县建立珠崖郡,领徐闻、朱卢、珠官3县对海南岛实行“遥领”。到南北朝时期,宋文帝元嘉八年(431)复立珠崖郡,统治整个海南岛,郡治还是设在徐闻县。由此可知,原来孙权所立珠崖郡,不在海南岛上,是在雷州半岛的南端合浦郡的徐闻县境内。徐闻当为孙吴用兵海南的基地,故在用兵之前,先在此建立珠崖、儋耳郡。南北朝陈后主祯明二年(公元588年)高凉、齐康、朱崖均为洗夫人所辖,所治仍在徐闻。至隋朝大业初年(公元605年)改合州为合浦郡属禄州,后又复拆置徐闻郡,仍辖海南诸县。元朝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徐闻县隶属海南海北道安抚司,十七年(公元1280年)属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隶属海南所管辖。直至清乾隆三年(1738年)高雷廉道析出雷州归海南道,道台治驻海口的琼州府城,徐闻县仍隶属之。这些史籍的记载都真实地显示了两岸曾为互相隶属、同根同源的关系。
  由于人口来源的相近性,使雷州半岛南部徐闻的语言与海南地方方言十分接近。而海南人谦虚、低调的生活态度和质朴的情感,所具有的固守本分、随遇而安、谦和敦厚的性格特点与徐闻当地人非常相像。且两地民间敬仰同一个伏波将军,拜祭同一个冼太夫人,供奉着同一个妈祖。就连历代的被贬官员,也是先到雷州半岛再到海南的,宋代被贬儋州的苏东坡以及现今海口五公祠所纪念的李纲、胡铨、赵鼎、李光,都能在雷州半岛找到他们当年吟诗作赋的踪迹。从语言、饮食、习俗,到气候、资源、物产,海南与海北的相近性可以顺手拈来。因此说起两岸的关系,真可以说虽是岁月翻卷,沧海桑田。海峡造成了距离,但却无法隔断彼此之间的联系啊!
  二、两岸自古就已有相当密切的经贸往来
  徐闻位于琼州海峡的北面,与海南岛一水相隔。从岭南大陆而言,其是沿海最南端的突出处,是交通海外的重要港口之一。唐代名相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志》载:“徐闻县,本汉旧县......汉置左右侯官。在徐闻县南七里,积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故谚日:“欲拔贫,诣徐闻”。从这一记载可知,作为一个重要的沿海港口,其虽无内河行船与陆路交通的优越条件,但因为船从番禺等地出发,沿大陆沿岸行驶,必经琼州海峡,徐闻是此中必经之地,以补充淡水食物等给养。另外,做为一个商业都市,汉代徐闻确已囤积大量货物以远销海外,“积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当时海外贸易当十分活跃,贸易量较大,其作为重要的商业港口都市已日渐为人所重视。不然的话,《汉书 地理志》在论及海外贸易那一大段记载中就不会明确提到徐闻,民谚也就不会有“欲拔贫,诣徐闻”之说了。另据《中国百越民族经济史》上也记载:秦汉时期,随着海上交通运输工具及航海术的逐渐发展进步,海外商贾来中国沿海贸易的活动日增,以番禺、徐闻、合浦等商业城市为代表的岭南商业区域逐渐形成壮大,这些都促使岭南越人积极经营,出海贸易,最终导致海外贸易活动的全面开展。由此可见,当时全国的出口商品由诸水道云集合浦郡徐闻县的港口出口,进口商品亦由此远销中原内地,成为当时国内外商品的重要集散地之一。

  很多人都认为,自从汉代的港口丝绸之路之后雷州半岛南麓就一直衰落至今,而且除了只有农业外没有什么产业了,其实这种说法是有些偏颇了!事实不是这样的,因为从很多史料文献上都可以找到,明清时代的徐闻,贸易业和加工产业相对于很多地区来说还是较活跃的。比如说参看我国著名学者、中国外贸史学会副会长、中山大学教授黄启臣先生的《清代前期海外贸易的发展》,载《历史研究》1986年第4期上记载。清代前期的广东对外贸易,主要是康熙二十四年到道光二十年(1685—1840年)的150多年的开海设关严格管理时期。其中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撤销江、浙、闽三海关,规定番商“只许在广东收泊交易”后的80多年,全中国的对外贸易,除了少量在江苏的苏州、浙江的宁波和福建的厦门进出口外,绝大部分集中在广东的广州、潮州、惠州、徐闻、海口等港口贸易的。另据《粤海关志》卷九记述,粤海关负责管理整个广东沿海的对外贸易,下辖省城大关及澳门、庵埠、梅菜、海安、乌坎、海口七个总口。由此可见海安总口和海口总口皆为粤海关的7个总口之一,海安总口负责人由雷州府同知兼,下辖东西乡、白沙、博赊、南樵、对楼、田头、锦囊、雷州、赤坎、乐民、廉州、山口、钦州等13个小口,由此可发现当时就是连湛江港前身的赤坎也只是海安总口辖下的13个小口岸当中的一个而已。可以说此时的雷州半岛南部的徐闻海安港和海南岛的北岸的海口港仍有很活跃的海上交通贸易,而且合作颇多的。而且《英国蓝皮书》也记载:“中国经营贸易的港口为广东省的广州、潮州、南康、惠州、徐闻、江门及海口... ... 另据《徐闻县志》上所记载,除了早期海安港开往海口、西营的客货轮外,清末民初的1912年徐闻就已有海安至香港、澳门,海安至汕头、广州各2艘的专线轮船开通往来,采取人货混运的模式来运营。而早在清代中期以前从海安就已有商船来往于广西北海、防城,石城的安铺,越南的西贡、海防之间了。

  从加工产业方面来说,据《徐闻县志》上记载,从唐朝贞观年间开始,徐闻城乡就已创办土糖寮和土糖店,因此出现制糖工人。至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全县开办的土糖寮多达600多间,每年冬季至来年春季为榨季,每季需要雇佣季节性工人达3000人以上。雍正元年,徐闻沿海大量兴建盐场,出现制盐工人。民国22年,广东省农林局主办的徐闻垦殖场就购进机械自动榨糖机一部,首次利用电力机械来进行生产,当时在琼州海峡两岸雇佣的工人和技师、技工就达上百人,出现了琼州海峡两岸地区最早的现代产业工人。
  其实从科技应用层面上来说,雷州半岛南部和海南岛也更非人们想象中的南方蛮荒夷人之地,而且在很多方面都领先全国的,其中我国开通最早的民间无线电通信就是源自琼州海峡两岸的:《徐闻县志》上也记载,清光绪十年(1884年)徐闻县就开始架设有线电话,建电报局在县城南门城楼。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徐闻城至海口互通电报,安装德国产的火花式无线电收报机是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而据《光绪朝东华录》第5册及《中国通史》第十一卷中“近代前编”中均记载:光绪三十二年(1906),因琼州海线中断,当地电报局即在上海礼和洋行购置无线电报机两副,分设琼州、徐闻两处,并采用长波无线电通信,在琼州海峡两岸地间开通了民用无线电通信业务。另外据《海关档》载,琼州海关税务司在信函中称,该局“机器的有效通信距离为80英里,充电的发电机是德国货,电刷和整向器都很清洁,显然是得到了正常的照料”。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中国南方第一家邮局在琼州海关内成立,隶属琼州海关税务部。民国元年(1912年),海口邮电局在徐闻开办了第一家邮电分局。从两地的产业和海关、邮局的隶属关系上就可以看出琼州海峡两岸的经济和地理一脉相承,人民血浓于水。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1:00:15
  三、琼人在徐闻拥有相当广泛的商业和人脉关系
  海南商人是徐闻当地民间势力最大的商业团体。琼州不仅靠近徐闻地、一衣带水,而且由于饮食和风俗习惯两地非常相近,徐闻在各个方面均深受海南的影响,比如说徐闻话,就整个的雷州音而海南调,说起话来的音调跟海南话几乎一模一样,加之两地经常走动、通婚,这造成几乎每位徐闻当地人或多或少都有海南血统、在海南都有亲戚,由于语言、血缘和生活习惯等因素,徐闻人和海南人几乎是你我不分。从明清开始,海南人就已在海北积起了雄厚的商业网络,在徐闻的海南人有文昌、崖县、定安、琼山、儋县、乐会(琼海、万宁)、澄迈等县的商人,但又以琼北的文昌、琼山人居多。海南人所经营的商号被称为“南行”,以经营布匹布料、铁器、香炮、菜种、理发美容、书店、金银铺、烟馆、茶楼酒馆和槟榔行等为主。
  而说起古时旅居徐闻口岸发家的海南人,就不得不从文昌人说起,文昌县位于海南岛的东北部,和徐闻县一样建县制历史悠久,公元前110年即汉武帝元封元年建县。古称紫贝县,公元627年才改为文昌县,文昌邑文化发达,教育兴盛,被誉为“文化之乡”,以前著名人文学者陈铭枢的《海南岛志 人民》对文昌人的论述时如是说:“文昌在海南东部沿海,文昌之民,冒险而务新。由于接近大陆,风气开通较早,其民富冒险,务进取,南洋各岛多其足迹……”。但由于土地较为贫瘠,加之文昌人又有很强的开拓、创新和向外迁徙谋生的习惯,大批的农户和小手工业者为求得一线生机而纷纷背井离乡外出谋生,而徐闻和文昌一衣带水,就算在古时的小风帆木船的时代乘船顺风半天即可到达,所以从明朝开始,就已有相当一部分的文昌人沿琼洲海峡北渡来到邻县徐闻经商,由于文昌徐闻两县地域相近,语言风俗习惯也相似,当时旅徐的文昌人有很多是一家一族迁居过来的,从而当时旅居文昌人有很大一部分在徐闻城定居下来,经几代以后他们也以当地人自居了,虽然如此,但他们仍不忘文昌原籍的浓浓乡情,经常在一起聚会。由于原文邑会馆碑近年散佚,我们无法看到原有的碑文,但据徐闻城内看过文邑会馆建馆碑的文史学者和文昌乡亲回忆,由于地望相近,海南人进入徐闻的时间远比潮州人、广府人、高凉人、钦廉人都要早,所以建立会馆的时间也比潮州人和广府人都要早,大约在明朝嘉靖年间,旅居徐闻的文昌同乡就集资在县城观音山下的玄武楼之南面购进一亩余地兴建起了文邑会馆,当初建立这所会馆的初衷是联络同乡人感情,解决在徐的文昌人或初来或路经徐闻的文昌人的生活困难的,其时的文邑会馆据说只起了几间房舍,供渡海过来的同乡借住,剩下的都是空地,拿来堆放文昌人运过来的货物的。
  明朝时期,随着农业产品和手工业产品商品化的提高,徐城武东大街一带由于交通和居住方面的便利条件,商品交换特别方便和频繁,武东大街就已成为一个很大的圩市。到了清道光年间,县城(宾朴城)拓至东门外、南门外一带均为居民集居点,主要有长达1000多米的武东大街,以及文古坊、首坊、文东、荣曲、米行、打铁等街道,其它小街均以登云塔为中心,绕武东大道为主轴东西分布排列,而从观音山迁过来、道咸年间建成的海南会馆正是处于登云塔旁边的中心黄金地带。可见当时海南人在徐闻的势力之大,其时,米行、鸡行、薯行、屠宰行、牛行、羊行、猪仔行、竹子行、蔗尾行、槟榔行、铁器行、糖行等交易场所均设在以海南会馆为中心的几条街道,而海南会馆在这几条街道都拥有常住铺和出租商铺门面。
  海南人经营布业、成衣业和槟榔行方面在徐闻是很有名气的,从清朝道光年间开始,徐闻县城内的布业和成衣业兴盛,武东大街中间那段至现香港街出口一段昔日就叫“布行街”,这里布行、布店和成衣店几乎全是海南文昌人在经营,直到民国时期到解放前,那时徐闻城内有两个生意十分兴隆的“隆发”和“泰来”布行,就是由文昌人黄来文开设的。而在“泰来”布行斜对面的一家成衣行“源兴号”,这家从清末民初就已开始营业的衣行则是由文昌人邢谷桐开设的,由于邢谷桐态度和蔼可亲、为人热情、童叟无欺,在街坊中人缘很好,所以这家衣店也是民国时期时县人制作衣裳和预订布料的首选之地,现邢谷桐的后裔乃在徐闻县城民主街附近一带居住。除了这几家比较有名的布行、布店,另外还有一家也是由文昌人开设的大型布行“丰隆号”,由于来这个布行做生意的外地商客很多,布行就在旁边开办了一家旅馆,铺名也叫做丰隆旅馆,那时坐黄包车的人常会吩咐跑车伙计说到“丰隆”那边去,就是这个典故了。而在槟榔行经营方面,众所周知,海南人对槟榔是很在行的,宋代赵汝适《诸蕃志》 “琼人以槟榔为命,岁过闽广者不知其几千百万也”。由于深受海南人的影响,徐闻人重槟榔的习俗由来甚久,且传承至今,槟榔多用于婚姻礼仪方面的有很多地方。清代和民国时期徐闻县城的多间槟榔行全部都是由海南文昌人开设经营的。
  徐闻的铁器交易和金银业加工行业跟海南人是分不开,徐城的打铁街因打铁匠集于此而得名,除了打铁行几乎所有集中于打铁街,该街既是铁匠的居家之地,又是铁器农具的加工交易场所。明代始设于此,清乾隆年间因海南人的加入兴盛,文昌人李宏赞、李亚九、林有宥到此开设第一家大型制铁行,从琼州带来的制铁工艺和技术大大改进了徐闻的铁具生产流程,主产锄、铲、刀、斧、镰、钗及钩、钉等。清末民初共有100多家,从业人员600多人。至徐闻大匪乱后1940年,仍有铁匠人105人,当时生产值6万多元。除了铁器交易行业外,徐闻的金银铺生意也全由海南人经营,清末至民国初年,海南籍人潘宝盛在徐城武东大街开设打银铺,前期以打银为主,而后兼营打金,潘宝盛约有资本1万多银圆。而后,祖籍文昌的李东南也开设金铺专营打金,公开挑战潘宝盛,李的资本较足,其金铺内常有黄金1公斤以上。其后,祖籍文昌的徐城居民孙兆周开设了“乐金行”,开创金铺既从事加工金银首饰,也炒卖金银的经营方式。其加工金银首饰一般按价值收取加工费20%。“乐金行”一直经营至建国前夕才停业,这家金银铺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民主、文塔、文古一带海南人及其后裔的金银铺当时多达10多间。
  另外,从清代至民国时期,徐闻的理发店和美容店也是清一色的由文昌人开设。比如说民国时期徐闻城内最有名的两家理发美容店吧,靠近登云塔附近的一家叫做“月宫”的理发馆是由文昌人谢进松开设的,这家理发馆有从上海进来的烫发等新型的用具,其实这家“月宫”理发馆只是在民国后期比较有名气。而先前还有另外的一家开设在香港街、曾经大红大紫的理发美容店叫做“丽影”清颜店的,则由也是文昌籍人的周汉明开设的,这家理发美容院在民国的初期非常盛名,可以说民国初期在徐闻城提起这家“丽影”几乎无人不晓。当时周汉明绰号叫“汉仔”,据说原本是专门来往海南和海北贩运布料和南货批发给徐闻的海南老乡生意的,后来由于一次海上事故导致货物尽失损失惨重,不得不另起炉灶做点其他的行当,由于资金尽失一开始“汉仔”最低落时曾在海安港码头当过苦力,后来几经折腾数年后又东山再起,在徐闻县城香港街一带开设了这家“丽影”清颜店重新当起了老板,由于“汉仔”本人能说会道,以前也曾做过专门贩布料和南货的老板,所以社交关系特广,其长袖善舞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不多久“丽影”顾客盈门生意红火并越搞越大,据说当时位于香港街中段的这家“丽影”的装饰是十分堂皇的,整个营业场所分为上下两层:前后场分男、女间,楼上楼下烫发间,从上海购进当时最为先进的铁盘椅,从海口请来烫发师,从广州采购使用进口化妆品,采用长条玻璃镜及瓷盆,用自来水笼头洗头,店员一律着洁白服装,并有专人招待顾客。而为了把其他同类的店铺压下去,“汉仔”投入血本,每周皆定期从海口和西营请来顶级的师傅来为大众服务,有一段时间,徐闻城内和海安港商埠的那些富贵的妇人甚至要提前几天去“丽影”店领取排期的铭牌来预约才能在周末定到位来理发和美容。要不是徐闻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匪乱致使所有东西都毁于一旦,恐怕“汉仔”的这家“丽影”还是会一直风光下去的!

  时至今日,古时海南人的金银铺、打铁街、理发店、槟榔行、布行、烟馆、甚至妓院都已烟消云散在历史中,昔日的风貌正经受现代生活的冲击。然而时间尽管抹去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但是抹不去旅居徐闻的海南人记忆中曾经拥有的荣耀。
  四、海南会馆话今昔
  至于海南会馆何始起建的确切日期和准确的规模,由于会馆碑记被埋,已无确切的记载。但据旅徐的文昌籍乡亲反映,早在明朝嘉靖年间,文昌人就在徐闻建起了文邑会馆,开始只有两间房产和一个院子,原址在徐闻县城内观音山下的玄武楼一带。徐闻的海南会馆原本不叫海南会馆,而称文邑会馆,文邑是文昌邑、文昌县的意思,由于明清时期来徐闻经商和谋生的海南人以文昌人为多,据调查,当时旅居徐闻城内的海南人约有80%以上是来自文昌县,所以初始命名为文邑会馆。到了大约清代嘉庆和道光年间,由于海南岛内其他县份人士的到来,原来被称为文邑会馆显然已不合时宜,所以海南各县的乡亲又筹划另迁新址建较大的海南会馆,而在当时潮州人和广府人已在武东大街临登云塔的两侧建起了会馆,而且都是气垫宏伟的两地传统建筑工艺,所以清嘉庆初年,海南籍客商在徐城东关内外共置有六所常住铺,并于道年初年把观音山故址的文邑会馆房产卖给了钦廉人,然后在登云塔旁买下一幅处于市区中心黄金地带地皮来建商馆,清朝咸丰四年(1854年)冬,旅徐海南客商开始募集款项,筹建会馆,由于工程浩大,开支不足,被迫向广府人的当铺以抵押的方式抵去常住铺来筹集建馆经费,这种做法在现在看来无可非厚,但当时向广州人典当的行为使很多旅徐海南商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当地群众也哗然不已,作为一个大的商业群体,竟然要到典当物业来建会馆的地步!当时的会馆主持和会董全部承受不了乡亲们的同声指责而黯然下台。到了清朝咸丰七年,由徐闻城内的“首富”、旅居徐闻的文昌籍人第二代客商王载礼等人主持募捐,历经四年积钱三万陆千文银,加息五百五十千文银,在赎回所抵押的六所常住铺,又以这六所常住铺以建起了一个大型的会馆为主体,当时会馆和六间大的常住铺呈一字连接状排列分布在登云塔东西两边街,槟榔行、北边街南等处,会馆的主体是一座大型的中国传统瓦顶的建筑,屋顶嵌着一颗很大的珠式装饰物,一入城见到海南会馆的龙珠就知道快到城内了,这令徐闻人印象犹深!

  在海南会馆里,来自海南的商人们说着地道的海南方言,和旅徐乡亲们及当地人一同欣赏琼剧表演。而海南会馆的六间常住铺宇(清末还向潮州人谈判购进一间,共七间)等公产,则用于出租和经营来筹集经费为生活困难的乡亲谋福利等。其实这是会馆成立之初最基本的宗旨,可以说会馆在维护同乡权益及热心社会公益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大匪乱时期,海南会馆曾身在城门外及海南人多次组织城内商家集资购枪抗匪等原因而屡遭劫掠,破坏严重,后来由于又在日军侵华期间被日军飞机炸至大部坍塌成危房无法居住,而且由于当时馆内有数名馆员在轰炸时死亡,所以房子被废弃了很久,至上世纪四十年代时海南会馆已名存实亡,没有什么号召力了,而且房屋破损无力维修,民国后期曾作为出租徐闻平民医院作为院舍,当时虽然会馆前部分被炸塌,但后半部建筑还基本保持完好。1950年底解放初期的徐闻县人民管委会一纸公文强制下令广府、潮州、钦廉、高凉和海南等会馆及附属同乡学校要即时全部解散,不得私自结党集社搞聚会,海南会馆的所有房产由有关单位接收,1953年徐闻县人民政府的房管部门又把海南会馆的房舍大部分配给了齐康医院医院(徐闻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前身)使用,小部分交由私人居住建房,后来年徐闻齐康医院迁到了现在的健康路去了,海南会馆原馆除了部分由私人作房外,大部分又给徐城卫生院使用。
  这些其实在解放前的《文邑(海南)会馆常住铺续捐姓氏碑》部分是有记载的,此碑共有五通,原置于海南会馆内,后因会馆被拆,全被置于徐闻县的灯光球场内。说起这个灯光球场,大概三十岁以上的徐闻当地人都会有记忆,而据《徐闻县志》上的记载,徐闻县原建有国民竞技场,位于县城内的北前街北侧(现署前街一带),占地约30余亩,建于匪乱结束后的民国25年,场内设有篮球场、足球、排球和各种田径活动场所和演出台,但在1964年后这个国民竞技场被废弃,而导致这个竞技场被废弃原因是1964年在位于红旗一路与东方二路交叉处建于了县人民广场,这座广场占地100多亩,分为灯光球场和田径运动场两个部分,灯光球场原为游泳场,这个游泳场是民国时期徐闻城内富豪文昌人李为豪的私人游泳场和私家花园,后改为灯光球场,此球场低于地平面约5米以下,面积1500平方米,篮球、羽毛球和排球等场地均设于其内,四周有条石铺成的台阶十多级,可同时容纳数千人就座,由于当时兴建时用料紧缺,县有关部门就把海南会馆全部拆卸掉,石料和建筑料拿去建广场之用,在这个过程中海南会馆的建馆碑和条石全部被拆掉运往灯光球场做底和台阶,从一个容纳数千人的球馆的石阶就可以想象海南会馆规模之宏大了。据说,在拆卸会馆时,附近的居民曾到会馆的建筑中拾得砖雕数块,其雕工十分精美,还有会馆的窗棂及门框的料都是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格,全被人哄抢一空;所以这个球场的兴建对于旅居徐闻的老一辈的海南乡亲来说是最为无奈、痛苦、心酸和刻骨铭心的,因为会馆作为乡团曾经的聚会场所对老一辈海南人来说从精神上真的很难舍,但当时囿于那个政治年代又不敢公然站出来反对拆迁,怕被扣上封建集社复辟的帽子,最后只得无奈地接受这座曾经历经辉煌而又历遭磨难的会馆消失的命运。更为可惜的是 1997年李孟芳将灯光球场的前门改建为16层高的芳都大厦,在土建过程中又致使这几支记载海南人在徐闻建立商馆《文邑(海南)会馆常住铺续捐姓氏碑》的碑记不知去向,甚为遗憾!后来到了公元2002年,在海南会馆原址的徐城卫生院迁走,现会馆的旧址已被卫生部门和房管部门换置转卖给私人建房,原址已经面目全非。
  除了这间海南会馆外,海南人在徐闻县城其实还有另外一处地产。众所周知,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魂归故土,跟广府人在徐闻购买土地来设置本籍先人的墓场不同。由于海南距徐闻的地望相当近,所以以前海南会馆的另外的一个职能就是帮助在客死在徐闻的海南人厝柩和将棺榇运回海南老家,但由于海南会馆又位于徐闻登云塔旁的最闹市区,出入极为不便,因为当时如请徐闻那些“土作”(专门从事丧葬事务的人)的话,按照徐闻的风俗,抬棺是要用“八仙”式的,即八个人从四个方向横着来抬的,这样子就会馆的位置来说连出都出不去了。所以海南会馆当时大概在清代中期又曾出资在徐闻县城南郊的九坛铺买下一小幅地皮搭起一个厝寮来作为暂时停柩的舍丙,叫做琼人义庄。可是由于就算从九坛铺这个位置抬棺到海安港还有较长的一段路,棺木是重物,要请牛车拉到海安,同时请很多个“土作”轮流换置抬棺才能装上海安码头,到了海安港又要上船和船家协商运费价钱,过海到了海口码头还要另外想办法托运回老家。加之按中国人的看法死人棺材这东西在商家看来是比较晦气的事情,所以船家往往趁机抬价,每次扶柩归乡所须兴师动众,花费颇巨。如果在海北的乡亲不是很有钱的话是办不了的,而由于旅徐琼籍乡亲人数众多,作为会馆也不可能照料得了那么多的,而且以后子孙从徐闻还要每年定期渡海回乡扫墓更是不易。于是后来到了清朝末期不少海南后裔将死去的亲属直接在当地择地下葬,这样就造成九坛铺附近的这间琼人义庄就长期空置而逐渐废弃了。由于地处远郊,所以当时的海南会馆也没人去顾及这幅厝寮舍丙的事,日晒雨淋久未使用后厝寮倒塌,日久后人们都淡忘了这附近还有这幅海南会馆的地皮,所以至现在也没有人能说得清当时的海南会馆的舍丙究竟具体在什么地方了,只有老一辈的乡亲依稀还记得有南郊曾有过琼人义庄这么一回事!
  明清时期至民国初年,琼人在海北的地盘已不仅仅局限于县城一带,除了县城这一间大型的海南会馆和一幅琼人义庄地皮外,还有两间在徐闻下面乡镇的琼州会馆。其中一间建在英利墟,原因是清光绪年间,由于县北英利墟商贸渐隆,旅居县城的海南商人遂又发起在当地再兴建了一座琼州会馆,这所会馆只有一间房舍,现已无址,只在有关文献上偶有记载。
  另还有一间比较特殊的功能的琼州会馆,这就是县东南境的龙塘镇石桥墟—温张墟的琼州会馆。据说在当时东部的龙塘石桥墟—温张墟—深井墟、麻寮墟一带的商埠有很多商铺都是琼人在经营的。这个会馆大约成立于清朝中期,是当时海南商人经常来往贩卖牛只和进行商业贸易的落脚地。据考证,匪乱前石桥墟—温张墟—深井墟一带是非常热闹的墟集,又是雷琼较大和较有名气的黄牛交易集散地,而牛只和牛皮自古就是海南重要的商品。所以,当时由海口、琼山、文昌、定安、澄迈等地操牛只和牛皮贩卖生意的商人经常来往于这一带的牛市从事牛只和牛皮买卖,为了方便来往的乡亲和客商,于是当时有一位名叫林蓬生的海南澄迈人倡议,由大家合资在石桥墟—温张墟附近共同出资建立了这一琼州会馆。据说在匪乱前这一带建有茶楼、旅店、商店等,尤其是民国时期在这里国民政府还曾在石桥墟—温张墟—深井墟一带附近建成了雷南公司,将这些私营的分散的小胶园收购过来,并着手建立起愚公楼、公家楼和大水桥三个国民橡胶垦殖分场,而这个公司当时已经有多辆汽车等先进的运输工具,公司的负责人就是海南籍人梁民兴,管理层人员中有很多人也是原籍海南的南洋归侨。记得笔者2002年前在龙塘镇政府办公室工作时听当地村委会干部说起石桥墟—温张墟—深井墟的这家琼州会馆的遗址仍在,但后来再去查访时却被告知已经由于各种原因被废置难以寻获了,只有石桥—温张墟的遗址仍有一丝当年的遗迹。
我要评论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1:04:04
  据《海口市志》上记:“经徐闻沓磊驿,通衢京都,方便官宦使节往来,传递京师、省城文图。以递送物资、公文等,还有舟渡往徐闻沓磊驿,配备船2只...”。
  https://www.sohu.com/a/288315249_714433
  徐闻自古以来都是海南的物资进出大通道,是海南经济命脉的必经之地。
我要评论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1:04:27
  唐代宰相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志》记载:“徐闻,古汉县名,在县南七里(指唐代县城麻鞋村离海滨讨网村),置左右侯官,集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故谚曰:欲拔贫,诣徐闻。”其中,“左右侯官(黄门驿使)”,便是汉朝廷的驿臣。
  http://news.gdzjdaily.com.cn/zjxw/content/2017-07/28/content_2233869.shtml
我要评论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1:04:54
  据《粤海关志》记载,清代海安港是广东省的七大总口之一,名曰雷廉总口,现有遗存的碑文可证。清朝雍正年间就在此设立海安海关,海安海关是清代海关的分关之一,故址位于现海安村的南端。海关在当时主要是管理轮船,并对其输出入的货物征税。这样一来,埠因海兴,海因埠旺,这里呈现出“帆樯蔽海、人货幅凑,日夜不绝”的繁荣景象。当时,佛山镇的瓷器,珠三角平原和越南、广西的大米,潮州、福建的名茶,江浙的丝绸,海南槟榔、沉香、木材和徐闻的土糖、海盐、南药都在这里集散。埠上金钱行、糖行、秤馆、老杉场、酒楼、茶行、鱼行、米行、肉店、烟店、货栈码头、会馆、驿站等等,比比皆是。因海安港当时有广东五大港口之称,又是雷州府最重要的贸易口岸,所以当时有很多潮州人在海安港和徐闻经商、工作后定居下来。
  https://baike.sogou.com/v7881979.htm
我要评论
楼主dk9qg5 时间:2021-11-25 21:12:47
  徐闻潮州会馆,海南都没有这个等级的潮州会馆。

  会馆正堂三进七开间,中进为庑廊,与前后进相连,会馆正堂面阔12.6米,进深22.8米,前檐滴水高度5.8米,首进为硬山顶,前檐走廊宽1.2米,皆用长青石铺筑,堂内立10支金柱,梭形,梭形金柱材料珍贵,相传为天后娘娘显灵救难的金梭。上端七架梁、一斗上丁,拱架有驼峰,垂莲,富有潮汕地区特具的建筑特点。中进庑廊为卷棚结构,梁架为七架梁,一斗四丁。后进为正殿,殿已毁,十支金柱(方石柱、方木柱、梭形柱、八棱石柱)屋架为七架梁,一斗四丁。双迭梁,梁下依稀可见“光绪”两字,估为光绪年间重修 (1875-1908)具体年月待查。会馆后陈宅巷井头遗有会馆碑文一通,但文字不全。现存的潮州会馆,仅是旧馆的后半部分,庭前原有门楼和两侧庑房,1939年日机袭击徐城,门楼被炸,门匾和有关石碑均已散佚,门前有精致石狮一对,现移往徐闻县烈士纪念碑前。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E%90%E9%97%BB%E6%BD%AE%E5%B7%9E%E4%BC%9A%E9%A6%86/7958258?fr=aladdin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D%AE%E5%B7%9E%E4%BC%9A%E9%A6%86/10773165?fr=aladdin

  徐闻县城有一座典型的清代建筑——潮州会馆
  https://www.meipian.cn/2c798c3f
  • Dddd15: 举报  2021-11-25 21:15:10  评论

    今天我赢得漂亮不?你要不要给我拎鞋?呵呵
  • dk9qg5: 举报  2021-11-25 21:17:54  评论

    评论 Dddd15:二手奔,之前赔了钱,还说自己赢,太搞笑了。哈哈哈 哈哈哈 你应该给我的狗拎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314973722 时间:2021-11-25 22:25:56
  以前在广东,由于语言相近,和雷州半岛的徐闻人有天然的亲近感。经常在一起上网打游戏,十元海南人叫十个银,徐闻人叫十纸,听起来有点走调,但也能听得懂。他说徐闻话,我说海南话基本能沟通,潮汕话只听懂二三成。
  • Dddd15: 举报  2021-11-25 22:48:14  评论

    徐猴今天痛哭流涕,呵呵
  • 307457547: 举报  2021-11-25 22:57:01  评论

    十元,徐闻人有两种叫法:十纸,十个银,以前我常见到。你问问,就知道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Dddd15 时间:2021-11-25 22:57:42
  徐闻monkey是海发公认的严重神经病患者,家里厕所堵了,老婆跑了也是因为没建桥造成的影响,幸亏这只动物不是海南人,呵呵
  • 307457547: 举报  2021-11-25 23:05:21  评论

    海南黑猪你在海南是海南的不幸,给全海南人抹黑了,哈哈哈。 你没腿的影响不是广泛的吗?
  • Dddd15: 举报  2021-11-25 23:07:35  评论

    评论 307457547:永不建桥,才能让徐闻人世世代代种菠萝,呵呵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Dddd15 时间:2021-11-25 23:33:54
  山寨律师,下午擦干眼泪才走的吧?是不是超级郁闷法官才给这么点时间?呵呵
作者:307457547 时间:2021-11-25 23:37:15
  @Dddd15 2021-11-25 23:33:54
  山寨律师,下午擦干眼泪才走的吧?是不是超级郁闷法官才给这么点时间?呵呵
  -----------------------------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307457547 时间:2021-11-25 23:53:52
  @Dddd15 2021-11-25 23:33:54
  山寨律师,下午擦干眼泪才走的吧?是不是超级郁闷法官才给这么点时间?呵呵
  -----------------------------
  @307457547 2021-11-25 23:37:15
  
  -----------------------------
  二手奔,你应该再戴个绿帽子上法庭,这样比较帅点,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Dddd15 时间:2021-11-26 00:09:00
  徐猴下跪磕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发宗哥 时间:2021-11-26 00:46:30
  内容不错,就是标题可以再修改下。
作者:东郊椰子 时间:2021-11-26 08:32:58
  珍惜同源同宗的外省兄弟姐妹。潮汕、雷州、海南一家亲,再远些则是温州漳州厦门台湾潮汕雷州海南一家亲。
作者:虎鲸009 时间:2021-11-26 09:01:32
  @Dddd15 2021-11-25 23:33:54
  山寨律师,下午擦干眼泪才走的吧?是不是超级郁闷法官才给这么点时间?呵呵
  -----------------------------
  @307457547 2021-11-25 23:37:15
  
  -----------------------------
  @307457547 2021-11-25 23:53:52
  二手奔,你应该再戴个绿帽子上法庭,这样比较帅点,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
  恕我直言,二手奔你就看起来像一只绿龟。拿破仑骑着的这匹马气质都甩你几十条街。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http://bbs.tianya.cn/post-hn-125835-1.shtml
  • 虎鲸009: 举报  2021-11-26 09:49:06  评论

    更正:恕我直言,二手奔你看起来就像一只绿龟。拿破仑骑着的这匹马气质都甩你几十条街。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 虎鲸009: 举报  2021-11-26 10:42:40  评论

    二手奔,法庭都还没宣判,你就自己宣布自己胜利了,还说自己不是神jing病,太搞笑了。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232楼,http://bbs.tianya.cn/post-hn-125382-3.shtml
我要评论
作者:虎鲸009 时间:2021-11-26 14:04:30
  广府会馆

  会馆是旧时“流动人口”为谋求自身福利而成立的同乡组织,其宗旨一般是联络同乡感情,保护行帮利益,不受当地豪强欺凌,并为同乡或同行谋求福利。明末清初开始,广府人(原广州府属的台山、恩平、江门、香山、南海、番禺、东莞、顺德、新会、清远、三水、花县、增城等地商人)在徐闻的活动日益频繁,为维护自身利益,由众人集资,在今时的徐闻县徐城镇民主路建起了广府会馆。时隔数百年,与之建筑时间相近的吴川广州会馆(建于1791年)、闽浙会馆、潮州会馆、雷阳会馆等大多无存,但徐闻广府会馆依旧保存完好。

  集资修建会馆起到仲裁作用

  据《闲话徐闻广府会馆及其建筑》中的记述,徐闻县城广府会馆在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始建,当时徐闻已有296个商号,根据徐闻县广府人组织行会、联络乡谊的需要,由当行、店、堂、厂和370个个人捐白银三千四百二十九两三钱六分,在徐闻知县汤元芑、徐闻县守备武尚礼等人的支持下,由广府顺德县人左韦齐等十六人在徐闻县原宾朴古城东门外督理建造广府会馆。

  第二次于光绪廿八年重建。因旧馆狭小简陋,于是拆去扩建,会馆扩建的工程巨大,所用的砖为东莞的大青砖。使用前,青砖过水磨平。砌成的墙,一望如砥,非常美观。墙的灰缝很细,每行砖都打过水平尺,垂直灰缝上下皆对正,不仅美观,且受力均匀。所用的石板、石柱、石梁皆为白石,全靠用帆船从外地运来,整个扩建耗资白银七万多两,均由广府人各商号负责分担。而现今我们在徐闻县城能看到的广府会馆,也就是这次重建的模样。

  据当地县史工作人员介绍,如今的整个广府会馆分正厅、副厅各一组,正厅按四合院布局,中有天井,前有走廊,全部用条形的大理石精工雕刻。正门额题“广府会馆”四字,落款为“新会·谭国恩题”。此外,整座会馆建筑除中轴线主体建筑外,其他厅堂、廊庑、斋室、厢房等建筑和梁架、斗拱、驼峰、墙壁、墀头、踏道等广泛采用木雕、石雕、砖雕、陶塑、灰塑、铁铸等不同风格的工艺做装饰,整个会馆的建造都严格参照传统的广府风格,做工十分讲究。

  广府会馆建成后的百余年间,身在徐闻的广府人同乡之间倘有纠纷,双方解决不了,会馆则集众相议作出公裁,起到仲裁作用,不必事事经官。但到了民国初年以后,由于徐闻发生前所未有的大匪乱,导致广府人势衰,同乡减少,会馆声望随之下降,仲裁也就无能为力了。

  建筑风格颇具艺术性

  走进广府会馆,漫步于古朴幽雅的庭院,穿越笔直秀美的连廊。整个会馆遍布庄严瑰丽的造型,生动流畅的线条,错落严谨的结构,小到一砖一瓦,大到门廊梁柱上的装饰,都不得不让人感叹广府文化的细腻和博大精深。

  广府会馆的砖雕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做工之细堪称一绝,据说是当时番禺邑人莫云生专门从佛山运来砖历经数年雕制,做工相当精美,这些砖雕选用上等佛山青砖,根据图案所需逐块雕琢,然后按部位拼接,镶嵌于墙上而成。而会馆的石雕主要采用花岗岩石材,多为建筑承重及易受风雨侵蚀部位构件之用。这些石雕融合了岭南石雕造型秀丽,线条圆润简练,玲挑剔透,流畅洒脱的特点。又采用了圆雕、浮雕、镂雕、阴刻等技法,让整个会馆内遍布着广府石雕的神韵。

  此外,广府会馆内的灰塑层次分明,塑造的人物神态各异、形象生动,花鸟栩栩如生,而内部规模宏大的屋脊装饰又极具广府的广州、佛山一带特有陶塑和灰塑(加石灰的泥塑)两种建筑装饰工艺,不但色彩富丽,装饰上也显示出极致雍容华贵。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广东省政协秘书长、著名文史学家、书法家林雅杰来徐闻广府会馆考察时曾赞美广府会馆的建筑艺术:“天工之作,其建筑工艺完全可以与广州陈家祠相媲美。

  盛极之后转为衰败

  根据当地史料的记载,广府人应算是雷州半岛经济实力最强大的商业团体之一,有人曾断言,“有商业的地方就有广府人”。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清政府宣布“开海贸易”,徐闻县的海安港被列为广东五大总口之一。从清雍正年间开始,徐闻的海安港就因雷州半岛糖业的兴隆而设立粤海关的分关,对外贸易逐渐发达,当时除少部分由蔗主直接用船运往外地销售外,大部分运至海安街,广府人和潮州人就纷纷前来开设九八行(即中介行、糖行),从事土糖输出。仅是糖税一项,清光绪三十四年至宣统元年(1908-1909年),两年合计征银26.48万两。而据《雷州府志》和《海康县续志》记: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下令拨海安糖厘充作雷阳书院的经费,这也是雷阳书院最主要的经费来源之一,正是这项重要的经费,使得雷阳书院的办学得以继续下去,并沿袭成为今日的湛江师范学院,可以说没有海安港埠的糖厘就没有今天的湛江师范学院!而这其中广府人功不可没。

  据有关资料统计,清末时广府人涉足和投资的还有特种行业19家,其中旅店15家,印刷馆1家,照相馆1家,纸料店1家,镖局1家。直至清末,徐闻的龙华镇(现徐城街道办)已成为雷南的商贸中心,当时龙华镇分设3个大市场,18个行市,主要经营粮、糖、盐、鱼货、禽、竹木、金银等各类商品,全县开设的各类商店当时达1900多家之多。

  很快,随着民初匪乱的到来让徐闻的工商业全面凋零,在这场匪乱中,广府商人的基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由于逃难时很多东西都带不走,相当多的广府籍商业主几乎是几代人积累下来的产业都毁于一旦,再加上家人被杀,亲人离散等因素可谓苦不堪言!据说当时在民主街一带有一家叫“普济堂”的药房,是广府南海人“肥才”开设的,匪乱前这是一家大药房,有数个专门坐诊的医生和多名店伙计,生意非常兴隆,普济堂的老板娘也很能干且乐善好施,经常对来看病的困难群众减半收费甚至免费施药,所以这家药房在当地是比较有名的。但在匪乱中只有老板“肥才”一人成功逃脱,匪乱结束已是多年之后的事了,当“肥才”后来再返回时,店面早已是一片焦土。老板娘、小孩、家丁和几名坐堂医生、店伙计全部在匪乱中被杀!只剩下老板“肥才”孤零零一人,而且经过长年的逃亡生涯也使得原本白白胖胖、满脸福相的“肥才”变得形销锁立、又黑又瘦!虽然重回故土,但在极度压抑和对亲人的思念中“肥才”不久也郁郁而终!

  http://paper.gdzjdaily.com.cn/zjwb/html/2013-05/05/content_9_1.htm
  • Dddd15: 举报  2021-11-26 14:13:28  评论

    我五岁时的压岁钱都可以买很多了一一一今天却骑自行车,家道中落,惨惨惨,呵呵
  • 虎鲸009: 举报  2021-11-26 14:32:54  评论

    评论 Dddd15:继续编吧,绿帽子海破仑。你这货就是穷几代,现在搞传销的,你是才是惨惨惨,呵呵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虎鲸009 时间:2021-11-26 17:00:50
  徐闻大汉三墩遗址:广东的第一把繁荣之火
  https://page.om.qq.com/page/OZHOzjW96reTA7oEcO2KOLaA0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Dddd15 时间:2021-11-26 17:28:04
  我五岁时的压岁钱都可以买很多了一一一今天却骑自行车,很明显的家道中落,唉,心酸……
  • 虎鲸009: 举报  2021-11-26 17:42:07  评论

    继续编吧,绿帽子海破仑。你这货就是穷几代,现在搞传销的,你该替你上下几代心酸,估计你往下十代都没什么希望。呵呵 二手奔,你现在像极了一个怨妇。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 虎鲸009: 举报  2021-11-26 17:46:18  评论

    二手奔估计你往下十代都像你这货这样,经常进出派出所,整天坐在被告席上。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虎鲸009 时间:2021-11-26 18:16:53
  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关于两岸的语言,上面文章的说法是错误的。其实不是海南话同化了雷州话。事实是,雷州半岛居民、海南人、潮州人等等,都源于福建,所以大家的话很近似。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