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刘fu堂印象:精神焕发、容光满面、身体比以前好…

楼主:老杨 时间:2014-05-03 14:56:00 点击:1209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五一”刘fu堂印象:精神焕发、容光满面、身体比以前好…》


  “五一”假期,我与朋友正犯愁不知京郊何处游,便接到刘fu堂的来电邀请。这样,我与几个北京朋友,在京北一百多公里的刘老家乡欢聚一堂。看到在路边迎候的刘老先生,第一印象:精神焕发、容光满面、身体比以前好。


  刘老的家乡在河北承德市兴隆县,是一个位于燕山深处、仅有15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想象不到,数十年来,这个世代务农的小山村先后走出多位当代“农民诗人”;其中,4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6位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一个教育并不发达、交通不太方便的深山小村,为什么能走出那么多诗人作家?当我提出这一问题时,刘老的一位兄弟解答:“主要是带头人的作用,带头人爱写诗,就把我们都带上了诗歌道路。如果带头人是个土匪头,那我们这里就是土匪窝了。”

  刘老的家被葱绿色的山丘环抱,旁边有条小溪缓缓流淌,不远处有一片翡翠色的水库。刘老每天“上山下河”、锻炼身体,步行3-4个小时……这个闻名乡里的诗意小村处处充满着亲情与宁静的氛围,远方同学同行及身旁乡里乡亲的理解与尊重,让这个常年野外作业、一度多病缠身的林业退休老人,远离纷扰、远离疾病…


  前段时间,当地农民砍树开荒、种植板栗、山楂等经济林木,山上的一些天然林遭到砍伐。回乡后的刘老看到这种情况,就不耐其烦地与当地村民讲道理、话生态、叙村事。其实,在这种坡度上种植板栗、山楂,即使成熟落果,大多也会滚到了陡峭的山沟里,很难采摘。即使费工费时采摘了,几年后的市场也不会像有些人预想得那么好,附近不少果品生产企业都已经倒闭关门。到时候,村民的“劳作果实”还是卖不出去,赔钱赔力不说,原来的生长千百年的老林子也被毁掉,两头不落好。刘老的“苦口婆心”,不仅赢得了村民的支持,也得到当地市政府的重视。承德市文化局长专程前来与刘氏兄弟探讨产业转型——策划“乡土文化生态旅游”、“乡土诗歌论坛”。


  春节期间,著名音乐家王立平大师特来刘老家过节,把酒相欢,并为这个小山村谱写歌曲。王立平的音乐旋律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特别是《太阳岛上》、《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驼铃》、《少林寺》、《牧羊曲》、《大海啊故乡》、《太行颂》、《枉凝眉》等已经成为中国音乐史的经典。难以想象,一个北京的老音乐作曲家与一个海南的老林业专家,两个几乎不可能有交集的人,竟有如此奇缘;也难以想象,一个艺术大师竟然为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小山村写歌。

  “南刘北杨”是那年海南“水椰事件”时产生的一个名词,也是一次性称呼。如今“南刘”已经远离海南岛,刘老的“关系”已经由海南省转到河北的兴隆县。在家乡,刘老得到的尊重是他之前无法想象的,甚至连“经办人员”都以能与刘老“面对面”而自豪,希望他能为家乡的生态环保发挥余热、建言献策。


  此次“北刘北杨”兴隆相会,酒过三巡,难免往事历历在目。谈起那让“外人”提心吊胆的139天,刘老更多的话语是感激感恩。在那个“房间”里,医务人员直到亲眼看到刘老按时服药后才肯离开,“同室人”把自己订的饭菜总往刘老的碗里加,也有人打好热水为刘老泡脚。“经办人员”对他的称呼也一变再变,从开始直呼其名,到改口“老刘”,再后来像约定好的一样异口同声地尊称“刘老”。由“在内”转到“在外”的那几天,有的“经办人”,念其年纪大、行动不便,一反常规,亲自上门到家收取有关文件;有的到他家里“公事公办”时,自己还花钱买些水果带来,像晚辈看望长辈一样;也有的“经办人”对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的情况,我在网上都知道了,你是我们海南人的英雄”。


  同去的一位北京朋友,对刘老谈到最近的几个新闻事件,特别是“华润宋林”,形势对刘老似乎越来越有利。刘老淡然道:“其实,华润破坏的水椰子只有2亩,约2000来株。90年代初,海南的水椰约有30亩;而现在仅剩下10多亩。更多的还是本地人的对这个珍惜物种不珍惜,不知何物,甚至连一些林业人员都不知其价值重要性。生态保护是全民全社会的事情。”


  目前,刘老还要度过“一年半”的时间,按照有关约定,他谢绝了诸多媒体的采访要求及外地朋友的前来探望;唯一的“例外”,是他写了一篇约1500余字的散文——《乡路》,发表在《人民日报》( 2013年03月23日 12 版)。这期间,他也“丢失”了很多朋友的联系方式,无法一一亲口致谢。由于我是刘老在家乡邀请的第一位“外人”,他委托我,向关心他的人道一声他压在心里很久的一句话:谢谢!

  附图:刘老近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老杨 时间:2014-05-03 14:58:35
  刘老最新作品:

  《乡路(路边拾翠)》

  作者:刘fu堂
  《人民日报 》( 2013年03月23日 12 版)


  我一生走过许多路,国内的、国外的,乡村的、城市的,江南的、塞北的,沙土的、沥青的……但是,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家乡的那段山路。


  据说,我们的祖太爷,不知为什么家境败落,从河北遵化东下营村穿着纸裤子只身来到沟门子,因为人很聪明,也能干,老伊家把姑娘给他做媳妇,并给他一条山沟开荒,年轻两口子踏出了通向厂沟西沟的这条小道。150年过去,到20世纪50年代初我记事时,这条山路是道无三尺直,路无一步宽。偶有“洋车子”入村,但见车骑人,未见人骑车。夏天顺着河套走,洪水一来,“道儿”就没了踪影,需要人们再重新踩出一条道来。山洪过后,人们为了过河,在河中摆放些“搭石”,免去了脱鞋蹚水之累。走在这铺满石头的道上,小心翼翼,还经常会落水,跌得脚指头伤痕累累。记得上小学时,最盼秋季到来,走河边的耕地,比走河套平缓多了,舒服多了。冬天的路,一段河西,一段河东,总要跨河走冰,一遇越凌水出现,就得绕道而行,绕不过去的地方,只有选越凌水浅的地方走,冰水有时灌进鞋里,又湿又凉,受罪一天……


  就是从这样的小山道上,祖辈们将山里的柴火、木炭等用毛驴驮到山外的遵化县城去卖,换回些棉布、食盐、碱面等必需生活用品。从我们村到遵化县城去赶集,来回90公里,西风深夜,冷月霜晨,横走冰凌,驴不停蹄地要两天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道路还是那条道路,人一代接着一代老去新生,走着,走着……


  沿着这条山路,我到离家二三公里外的沟门子读完了高小;又沿着这条山路,到20公里以外的半壁山读完了初中。16岁那年,初中毕业,当我高兴地告别校门回家时,走了不到2公里,还未到达庙岭梁顶,左脚的鞋底与鞋帮就分了家。肩上背着破烂行李,手里提着“耍圈”的布鞋,光着脚,踩着石头,连蹦带跳走完了18公里的路,终于回到了家。那年秋天,我被北京黄村林校录取了。父亲带我翻过西沟大梁,走了35公里的山路到鹰手营子坐上夜间的火车。当第二天清晨走出北京火车站,来到天安门前的长安街时,我看傻了眼,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宽、这么平的路,那么多车在路上你追我赶地飞奔,竟一点烟尘也没有。想起在家赶着十几只羊走在乡间小道上那烟尘滚滚的景象来,真是两个世界啊!


  上世纪70年代,我带着新媳妇回老家见父母。三弟赶着一头小毛驴,到20公里外的半壁山来接。出生在上海滩的媳妇,从来未走过如此崎岖的山路,更未领略过骑毛驴的雅趣,山陡路滑,几次从驴背上摔下。事过多年,提起这次回家历险记,仍是毛骨悚然,心有余悸。


  这几年,经常有人问我,你脸色那么红润,身板那么硬朗,是怎么保养的?我告诉他们:是从小就享受“足疗”的缘故。为了省鞋,经常赤脚走路,硬硬的石子踩在脚下,那不就是最好的足疗吗?家乡那宛如羊肠的小道,在给乡亲们的生产生活带来诸多不便的同时,也磨炼了山民的意志,更锻炼了他们的体魄。

  直到十几年前,随着一条简易公路的修通,小山村终于开通了到老家兴隆县城的客运班车。不过,由于山路崎岖,车速很慢,而且只能通大车,底盘低的小车仍旧不能通行。我从海南回老家,一路要经过3个3小时。这几年,路一年比一年修得好了,土路铺上了沥青面。去年母亲78岁生日那天,平滑的水泥路又从乡政府一直铺到家门口。现在再从海口回老家,已从3, 3, 3变成3, 2, 1了。乡亲更近,亲情更近,家乡的路与祖国血脉贯通。这是乡路的变迁,也是时代的变迁。


  我常想,如果我们的太爷在天有知,看到他当年踏出的那条小道,如今已变成了平滑的水泥路;看到沿着他当年走出的那条小路,后辈们走向祖国各地,纸裤子已变成了西装革履,在文化、经贸舞台上叱咤风云;看到沿着他当年走出的那条小道,走出了刘章等好几位乡土作家、诗人和许多有出息的儿孙、后人,他该会多么高兴啊!我想,这绝对是他不曾有过的梦想。

  




楼主老杨 时间:2014-05-03 14:59:33
  刘老家乡风光照片

  
  
  
  
楼主老杨 时间:2014-05-03 15:00:09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4-05-03 15:57:36
  向刘老先生问好!
作者:宏博搔主 时间:2014-05-03 16:23:51
  刘老放下了,老杨放不了。
  
作者:桐言 时间:2014-05-03 16:48:26
  少操心了,身体自然会好转:)
  公道自在人心!祝福刘先生!:)
作者:琼海傻忍多 时间:2014-05-03 16:52:59
  刘福堂,与正义、正气相近的名字。
  
作者:不认路的带路党 时间:2014-05-03 17:04:56
  墙内开花墙外香,祝刘老健康!
  
作者:冰山蓝海 时间:2014-05-04 14:20:56

  “二月里来呀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种瓜的得瓜呀种豆的得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二月里来》歌词

  
作者:海南火山游侠 时间:2014-05-04 14:37:31
  老头子就是让一帮激进的混蛋害了,天天恭维他是斗士,逗他膨胀,鼓励他铤而走险。他的悔过书有的网站有查到,有空去看看吧。现在老头子刑期还有一年多(缓刑,有新科马上抓进去服刑),你们让老头子休息几天不成,又来炒,炒尼玛X啊。姓杨的,不炒你就失业啊你就死啊?你害了多少人?如今尼玛干个啥连个脸都不敢露,住哪姓啥干啥的都藏着掖着,吃屎长大的孩子?
作者:远拳 时间:2014-05-04 16:16:09
  向刘老先生问好!
作者:冰山蓝海 时间:2014-05-04 17:58:29
  把权力关进笼子。
作者:不认路的带路党 时间:2014-05-04 19:07:33
  @海南火山游侠 10楼 2014-05-04 14:37:00
  老头子就是让一帮激进的混蛋害了,天天恭维他是斗士,逗他膨胀,鼓励他铤而走险。他的悔过书有的网站有查到,有空去看看吧。现在老头子刑期还有一年多(缓刑,有新科马上抓进去服刑),你们让老头子休息几天不成,又来炒,炒尼玛X啊。姓杨的,不炒你就失业啊你就死啊?你害了多少人?如今尼玛干个啥连个脸都不敢露,住哪姓啥干啥的都藏着掖着,吃屎长大的孩子?
  —————————————————
  贴悔过书来看看,学习一下。
  
作者:真是笑死人abc 时间:2014-05-04 19:26:08
  笑看阿公跳街舞 雪拥蓝关马不前


  题目两句话,是近两天的两篇随感。欢迎对号入座。

  一

  就最近论坛发生的事与社区一位朋友通了电话。他提醒老夫,在阳光岛某角落,有一、二位扮相不错、一味装嫩的老阿公在跳街舞。点了一、二个名字,老夫均不认识。据分析,二老可能是对阳光岛社区近日对一双龌蹉男女的处分决定颇有微词,发泄不满。阿公一边跳舞,一边声嘶力竭骂街,时而泪流满面,如丧考妣;时而捶胸顿足,诅咒“恶魔当道”。眼珠上似乎都罩有一抹血色。老茄子都掐不动了,还是娘娘腔?玩的还是中国泼妇张牙舞爪的经典动作,让人忍俊不禁。老夫先没看明白,纳闷:是乐极生悲?是打抱不平?还是兔死狐悲捏?看到后来才解惑,老头子耐不住寂寞,围观之后手痒痒,蛋疼,想冲上街头,舒展一下筋骨,打一次群架。
  其实,打架的门一直敞开着,有力气想折腾放马过来便是。试问一句:两个连人生的底线都不知道在哪的二货,拿着两根木棒别在腰间就算为公平正义两肋插刀?梁山泊有个龟山,老头子试试爬得上去不?我劝老头子先去体检一下,这社会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上场就倒地没人救的。风烛残年,还要装廉颇,出场耍点噱头都不会。我们看到,近年许多过气艺人明星,抽抽腹脂,收收眼袋,染染头发,涂脂抹粉,穿得花里胡哨,闪亮登场了。老头子大概也想穿上九斤老太的服饰借尸还魂,嘴里还在叨逼①:领袖,还是原来的好;超女,还是原来的好;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从灵到肉,都是鲁迅笔下的标准九斤老太!
  从与人为善的角度,老夫温馨提醒老头子:且行且珍惜。人,本分一点好,不要虚张声势,不要倚老卖老,更不要寻衅滋事,学会夹着尾巴做人。红楼梦里空空道人虽疯疯癫癫,还能胡诌几句歪诗。您老呢,真得不好意思说您没文化。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在大师满街走,叫兽多如狗的年代,千万不要迷失了方向。不懂自爱的人无法爱别人。大路通天,各走一边。没人得罪您,也不认识您,更不在乎您!阳光岛社区就是个小鱼塘,池浅水浊,一根竹竿扎下去就能把淤泥撬到您家窗上,惹谁您都跑不掉,赌咒就是咒自己早点翘辫子!不会有人赏您豁免权。这就叫报应,或者说就是您“投资”的最好回报!说老,满头银发的薛蛮子可算牛逼逆了天,进去几天就当孙子,如同海南那位不可一世的刘大斗士,草莽英雄,贵州驴子,怂逼一个,进去就写保证书。杨火火也过五奔六了,众网友对其不是照抽不误?耳光打得啪啪响。杨火火技法已是十几年前互联网瘪三、下三滥的玩法。耶稣告诉我:上帝降雨在好人的田里,也降雨在坏人的田里。只是社区的软弱、不作为才让此流氓在小鱼塘里掀起一点散发着臭气的涟漪。社区真要硬起来,小贼没得玩!1000个马甲就是背着1000个粪桶满街跑,你躲避,他就会羊羊得意:你们都怕我?亲自写个总结报告,我又赢了!
  网络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有意见尽可发表,批评可以指名道姓,尖锐泼辣无妨,做事棍气一点,敢作敢当,莫让斯文扫地。躲在一隅恶言诅咒,指桑骂槐,与村姑躲在一个偏僻肮脏的山神庙里吹吹打打、磕头拜仙、装神弄鬼何异?拉登恶咒美国总统被车撞死1000回,结果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海葬,喂鱼了。九斤老太的辫子充满馊味,网络贱招已走到穷途末路。整顿网络势在必行。守住法律、道德两条底线,增加网络正能量、唱响时代主旋律是唯一正途。
  不妨转告,在尔等跳街舞的同时,网友电话告诉我,有20多位万宁网友也正在某地小聚,他们坚决支持社区的处理决定,同时建议,必须彻底拿掉万宁版女版主职务,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宜姑息养奸!否则绝不会到万宁版去掺合。看看,人心向背到了什么程度?老不死的②,想与众人打一架吗?一把年纪了,好自为之吧。硬拿脑袋撞墙,墙就是几块砖头加一点钢筋水泥,倒了又如何?脑袋碎了哪还有什么精神?神经而已。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把自己的事管好最要紧。人老了就可能发生痴呆,文字不出彩怪您家境穷,画张文革烂图贴在床头逗逗孙子也积阴德,糟蹋中华文化的事就大可不必了。虚火上逆,肝气郁结,闲得蛋疼,就去中山路人造老街喝老爸茶吧,或者抄两篇蹩脚骑楼文章,免得寂寞。从自然规律而言,人人都会老,拿老说事没多大趣味。就修养素养而言,人人都有缺陷,只是,啥都可以缺,就是别缺德。城市深夜有叫兽叫几声,权当作一道风景吧。

  ①叨逼:北方方言,啰嗦。
  ②老不死的,鲁迅批评九斤老太的话。


  转自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http://nanhai.hinews.cn/thread-6409363-1-1.html
作者:网络历史 时间:2014-05-04 19:56:21
  楼上应该是鲍锋的马甲吧?鲍锋,退休记者,省委机关刊物《今日海南》杂志社,在日光岛,又叫南山拜佛,耶城老夫等。


  
作者:宏博搔主 时间:2014-05-04 20:04:52
  南山派马甲过来了,嘿嘿。


  
作者:文城月桂花 时间:2014-05-04 20:31:11
  关注。
作者:心灵微笑 时间:2014-05-05 01:13:27

  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

作者:蓝海蜃 时间:2014-05-05 11:50:59
  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吴松闰 时间:2014-05-05 12:42:32
  祝好!
  
作者:平凡事业 时间:2014-05-05 20:30:24

  
  
作者:平凡事业 时间:2014-05-05 20:32:17

  
  
  
作者:为谁服务 时间:2014-05-05 20:44:53
  要想玩儿什么,首先要懂。
作者:我很黑青 时间:2018-09-26 06:57:31
  有良心的人祝健康快乐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8-09-26 08:13:58
  祝刘老先生身体健康。
作者:为谁服务 时间:2018-09-26 23:06:36
  差点儿在海南被整死,连国安的招数都用上了,令人扼腕。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