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网虫 sz1961sy 接受天涯社区专访(提问征集)[已扎口]

楼主:华子GG 时间:2005-12-29 11:05:00 海南 点击:2580 回复: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从《中国域名经济》到《博客经济学》
  ——博客作者、IT评论人 sz1961sy 接受天涯社区专访
  
  
  ★访谈主题:从《中国域名经济》到《博客经济学》
  ★访谈地点:IT视界
  ★访谈时间:2005年12月31日(星期六)上午9:00-11:00
  ★主 持 人:华子、河马入梦来01
  ★在线编辑:妖刀劈风、采茶农夫、青暗、河马入梦来01
  ★字体划分:主持人字体sz1961sy字体
  
  
  sz1961sy,真名沈阳,广东中山市人。1961年生,1981年兽医专业毕业参加工作,曾接受过系统的畜牧兽医、中外比较文化、中外比较法律、港澳经济、市场营销等专业教育。当过临床兽医近7年,在县、镇二级政府机关工作4年,在国企外贸从事进出口业务7年,2001年起在北京工作定居。
  
  1995年10月开始上网冲浪;1997年学建网站;曾在近20个中文IT论坛担任过版主;2000年被《博库》网评为“十大版主”之一;入选《互联网周刊》“108大虾”;2001年千龙新闻网优秀版主。网虫与博客文章随处张贴;喜欢论坛灌水并声称“我是网虫我怕谁”,乐写博客随笔放言“我是博客我怕谁”;是网友狂马笔下那种“损人不利己的笑里藏刀哈哈儿”;是一位不懂拼音与输入法用手写板一字一字写文帖的网虫。
  
  1989年由中国畜牧兽医家畜内科学研究会副理事长介绍成为该会会员。2001年组织网络作者成立国内第一个公益互助的“反盗稿沙龙”。2003年1月成为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起诉过各大中文门户网站盗稿因而得罪同业不知多少。
  
  2001年参加《电子公告服务规范化管理实用手册(论坛管理员和版主培训教材)》一书策划与编著。2002年9月成为《北京中小企业信用及融资服务活动》 “媒体支持联盟” 联络人;也是2003年《第一次中国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发展状况统计调查》联络人。
  
  2001年1月《NSI在中国推出中文域名错在哪》一文获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和中国电信数据通信局联合举办的《首届域名征文及知识大赛》“银奖”。参与推动中国“域名经济”产业有序发展的媒体报道近四年,是一个争议甚多的网虫式作者,自认问心无愧也不靠卖字为生。
  
  《中国域名经济》系列丛书编委之一,2004年2月23日主编的国内第一部域名经济专著——《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 》正式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2004年9月监制的《中国通用网址大全》在国庆55周年期间由海洋出版社正式出版。
  
  
  欢迎访问:中国“最变态”的职业老博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华子GG 时间:2005-12-29 13:01:38 海南
  欢迎大家提问!
  
作者:凌凌冰 时间:2005-12-29 13:26:02 山东
  莫非现在还不会拼音?
作者:雨依旧下 时间:2005-12-29 13:29:51 湖北
  说实话 我也不知道
作者:lisenos 时间:2005-12-29 13:54:04 山西
  没听过..
作者:含笑书生 时间:2005-12-29 14:30:55 湖北
  ...訪問計數 240 ?


作者:常夏 时间:2005-12-29 16:24:17 海南
  支持:)
作者:三更之鬼魅 时间:2005-12-29 16:38:57 上海
  支持沈老大!
  
  
作者:穿马甲的主id 时间:2005-12-29 16:46:39 北京
  不熟!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29 16:59:43 北京
  可以发贴了?
楼主华子GG 时间:2005-12-29 18:01:05 海南
  现在是提问征集,访谈安排在31日上午。
  
  想了解sz1961sy,请看www.w.org.cn。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29 19:50:45 北京
  耳观六路聊博客(16)Donews商业化启示录
  
   一、叫做“博客”的才是商业的
   这二天,Donews.com商业化成了所有关注IT的媒体记者、BlogSP、Blogger笔下的热门话题。从2000年本人开始在Donews写专栏,到 2002.10.19.《博客随笔之(13)假如将Donews也列为博客类网站》拙文提到:假如将Donews也列为博客类网站将避免门第之见。
   今年新浪、搜狐举行“博客大赛”,“博客”己被中文商业门户“品牌化”了,而陈一舟先生的第一文《我的第一篇博客 - 写在和Donews喜结连理之时》(陈一舟 原创-IT 2005年12月28日 18:06 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8/89315.html )是Donews新老板给“Donews也列为博客类网站”定了格(2005-12-29 查WHOIS Record For donews.com 己归Beijing Qianxiang Hulian Keji Fazhan Youxian Gongsi 所有 )。
   从方兴东的BlogChina.com到刘韧的Donews.com 商业化,似乎已经证明:在中国,只有叫做“博客”的才是商业的,叫别的名字,例如“网志”都不易。BlogChina.com、Blogcn.com、Blogdriver.com、BlogBus.com、Donews.com都是如此。
  
   二、叫做“博客”能聚众才能赢
   叫做“博客”的,首先是一个BSP,其次是能聚众,Donews.com是“媒体从业者+IT公关从业者+撰稿人”这个小圈子汇聚的,它不是草根Blogger的群集,但是这一次商业化成功,证明了叫做“博客”能聚众才能赢。
   百度在2005年12月20日《发布中国Blog权威数据》(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8/88834.html )显示,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Blog服务商已达到658家,注册用户超过千人的服务商达到了330家,其中,中国名列前矛的Blog服务商排名分别为:MSN Spaces (IM粘连用户)、博客网(包括Bokee.com和Blogdriver.com )、天涯博客(社区+Blog)、中国博客网(最早BSP)、中华部落阁(www.mblogger.cn)、BlogBus(www.blogbus.com) 、歪酷博客(www.yculblog.com)、博客园 (www.cnblogs.com)、网易博客(blog.163.com)、CSDN Blog(专业人士Blog)、和讯博客(个人门户Blog)、Donews Blog(IT写作社区)。中国门户网站的Blog服务分别排名如下:网易博客(blog.163.com)、TOM博客(blog.tom.com)、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Qzone(q-zone.qq.com)、搜狐博客(blog.sohu.com)。由此可见,658家BSP中有商业价值的显然仍然离不开能聚众带来的商业机会。这一点,不存在Web1.0与2.0的什么差别。
  
   三、做“博客”的人都不会经营
   从 2005年12月22日传BOKEE.com已经开始裁员,到博客网证实决定进行战略调整,由内容展示主导型向需求服务主导型,同时将对内容部分进行收缩,把未来战略重心转向Blog服务商。12月23日博客网内部已经完成了裁员及员工转岗行动。外间批评方兴东不懂经营博客网,到刘韧《我违背了初衷》 在Blog上诉说“我成为了DoNews模式发展的瓶颈”苦水(http://blog.donews.com/liuren/archive/2005/12/28/674730.aspx ),似乎都印证了一个事实:做“博客”的人都不会经营BSP。
   建议:刘韧兄与方兴东兄多做战略指挥,少做战术项目,否则中国的BSP产业化少了二位舵手,却多了二位水手,这将是一种社会财富浪费。
  
   四、“博客”“专栏”“维基”有三车跑
   近期发现,Donews的Alexa记录中多了一些三级域名:
   Where do people go on donews.com?
   · home.donews.com - 38%
   · donews.com - 33%
   · blog.donews.com - 27%
   · wiki.donews.com - 1%
   · Other websites - 1%
  
   显然,这是国内BSP中可能是惟一一家能把“博客”、“专栏”、“维基”有三车一齐跑的公司,Bokee.com曾尝试过10天,但是被迫关了,在近期二次媒体座谈会上,笔者认为“博客”、“专栏”、“维基”是不同层次的网络发表阶梯。
   一个成功的例子是互联网技术标准IETF组织(www.ietf.org ),几十年来3000多条标准正是由此而100%民间产生。
   从文档价值上,由mail-list--->BBS--->Blog--->Column--->Wiki 是一种文化共享格式发表阶梯。
  
   五、“博客”有无门坎与设门坎
   未来的BSP会如何分化?这是一个公众关注的问题。从用户分流角度,实际上Bokee.com与Donews.com 己为公众提供了二个典型模式:
   无门坎的 BSP(Bokee.com)与设门坎的BSP(Donews.com)。
   无门坎的 BSP它在BBS--->Blog--->Column阶段会更大,而设门坎的BSP是Blog--->Column--->Wiki 的强者。各自的市场策略将有所差别。
  
   六、独立“博客门户”难以生存
   什么是“博客门户”?此概念的误区在于Blog是向PIP(个人信息门户)发展,它还“门户”的话,有些自相矛盾,或者画蛇添足之赚。
   MSN Spaces、Typepad.com、Myspaces.com事实上己提供了PIP的“机器人模型”,它们与公认web2.0代表google.com的种种布署类同。而Bokee.com与Donews.com的不同首页策略,Bokee.com汇聚400员工之众堆砌“博客门户”再裁员及员工转岗行动、Donews.com借技术及10位之内人士,两者的优劣势及收支对比,似乎已经证明一个事实:独立“博客门户”难以生存(?)。
  
   七、Web2.0不是模式是链式
   现在是不沾Web2.0不是模式的时代:导航网站也说是“博客时代的个人网站首领”好Web2.0、窄告网站也说是Web2.0的广告,连个人网站也讲Web2.0。
   前几天笔者在MSN中问一位Web2.0的CEO:“个人主页有规定不能用Blog?不能用RSS?不能用....???”,他似乎悟出了什么回答:“也是”。
   indigo, sirtoozee 翻译整理的《2006年 Web 2.0 将面临的10个问题》第一个观点是“过渡推崇” :
   没有什么会伤害Web2.0,除了人们大声宣称Web2.0是解决软件中每个问题的方案。它肯定不是解决方案,如果说成解决方案就扼杀了Web2.0的可 信性。我们在对象技术中听到过,我们在组件中听到过,就像人们当年谈起.com时一样,在过去的20年中还听到过太多其他的银弹(原文中为silver bullets,估计引申含义和free lunch接近)。没人相信有制作软件的万能药,Web2.0仅仅是关于如何设计和构建基于Web软件的有力的思考方法。吹牛这个词是我从对Web2.0抱怨者那里听到最多的,让我们停止这些行为。(http://blog.ccw.com.cn/trackback.jsp?postID=6597)
   笔者认为:Donews.com不比Bokee.com的wen2.0差,但是从Donews.com到Bokee.com,给予我们的理性认识应该是:Web2.0不是模式是链式。
  
   八、纯粹独立思考都是口号
   刘韧先生的Blog《 DoNews价值观 》一文有几大原则:分享、共生、自由活力、兼容并蓄、扶植新人、同情弱者、修正主义者(http://blog.donews.com/liuren/archive/2005/12/28/674922.aspx )。
   方兴东观察中2002年8月《中国博客宣言》一文这么说:我们把这样一群信息时代的麦哲伦们,称之为博客(Blogger)。他们的出现,使我们在互联网世界,第一次有了知识积累和文化指向。使人类由粗放的数字化生存,过渡为个人化的精确的目录式生存。“博客”不是博士,但他们是信息时代的知识管理者。他们的渊博不是体现在封闭的内涵,而是体现在他们奉献的外延。如同当年麦哲伦的航海日志一样,博客们将工作、生活和学习融为一体,通过博客日志(Blog或Weblog),将日常的思想精华及时记录和发布,萃取并联接全球最有价值、最相关、最有意思的信息与资源。使更多的知识工作者能够零距离、零壁垒地汲取这些最鲜活的思想。 博客的出现,标志着以“信息共享”为特征的第一代门户之后,追求“思想共享”为特征的第二代门户正在浮现,互联网开始真正凸现无穷的知识价值。如果说,黑客代表了互联网技术野蛮的张力,而博客则代表了重建互联网秩序的向往。在解构中建设,在离散中合作,在学习中开放,已成为博客对世界的关怀方式。他们展示的博客文体、博客行为和博客思想,将是互联网时代重要的文化现象。将重新定义互联网的界限,改变我们生存的背景。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知识稀缺的国度,博客的繁荣,具有更特别的意义。博客在中国不仅是航海者,还是盗火者。在汉语世界中的自娱自乐,最终将会使中国走向狭隘,而对新知的探索之旅越加充满荆棘。 我们希望,博客文化能引领中国向知识社会转型,博客关怀能开启一个负责的时代。(http://fxd.bokee.com/1979270.html )
   这两位中国IT界“教父”级人物,根本没有把纯粹独立思考做为Donews.com或者Blogchina.com的经营理念,而后来派生出来的“独立思考”概念,纯粹都是聚众口号。举这二份“经典”文档让大家了解,目的是让那些对Donews.com或者Blogchina.com商业化厌恶的人,别以自己心态去制衡为你提供服务的BSP创始人,他们原本就没有给出你自已认为的承诺。
  
   九、概念没有永远只有永恒
   刘韧先生的Blog《我违背了初衷》(http://blog.donews.com/liuren/archive/2005/12/28/674730.aspx )及方兴东《重新定义博客门户 称只是小范围调整》(http://tech.sina.com.cn/i/2005-12-27/1136803646.shtml )两文,大家一定会感受到他们二位“高处不信寒”的心态。
   都说咱们这个时代“变化是唯一的不变”,笔者相信:BSP概念没有永远只有永恒,让自己生存、发展下去才能实现自己、圈子里的永恒理想。
  
   十、商业化背景是永恒真理
   2000年,笔者牵线让刘韧先生的Donews.com用上中国频道(www.35.cn )赠送的第一台独立服务器,并且一直在此平台上写自己兴趣的文贴。2002年,笔者牵线让方兴东先生的BlogChina.com用上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www.cnnic.cn )赠送的第一台独立服务器,三年时间在上面写了699篇Blog约有295.5万字博客文帖。可以说: 从2000年以来,笔者作为外人见证了donews与blogchina走向商业化, 与Donews.com、BlogChina.com缘分相信中国没有第二个网友做到了。
  
   作为见证了donews与blogchina走向商业化的一位网友,笔者认为方兴东先生及刘韧先生让两个网站先后走上商业化之路,是必然之路,尽管他们二位都是本人尊敬的IT媒体业内独树一帜领路人,但是要让他们二位的理想实现,并且与大伙一齐追赶这个目标,彻底商业化背景是永恒的真理。
  
   祝愿刘韧先生及方兴东先生在2006年狗年一切顺利!
  
   更多笔者文章,请访问http://w.org.cn 网站。本文保留作者版权权利。
  
   沈阳 sz1961sy
  
   2005-12-29 15:28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寺前 时间:2005-12-29 19:54:05 安徽
   现在是提问征集,访谈安排在31日上午。
    
    想了解sz1961sy,请看www.w.org.cn。
  -------------------------------
  挺好玩的
  让我先了解什么呀
  是不是我们要什么都了解
  然后就。。。。。
  
作者:山清阿里 时间:2005-12-29 20:42:12 上海
  很高兴,但却不知该怎么说!
作者:王来扶 时间:2005-12-30 01:35:35 湖南
  。。。。
作者:szoas 时间:2005-12-30 09:48:40 广东
  你也称著名网虫?
  
  呵呵,可笑,当初CHINANET第一个BBS,就是深圳一网情深的时候我怎么就不认识你?那时张朝阳,丁磊在一网的时候你还只是个不会上网的小子吧,hehe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09:49:43 北京
  域名业界纵横眼(84)给大学教师姜美芝域名事件文挑骨刺
  sz1961sy 发表于 2005-12-26 16:55:00
  
  
   [姜美芝讲师介绍]
   姜美芝 曾为:北京广播学院兼职讲师;某图书工作室主任;某水饮品公司策划部经理;德国(北京)某矿业咨询公司顾问;新加坡(北京)某企业管理研究院顾问;现为大学教师。专业领域:中国传统文化、古典管理思想、现代企业文化。研究领域:管理、文化、IT前沿及动态、黑客文化 (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8/89160.html )。
   说真的,一看“姜美芝介绍”既是北京广播学院讲师、又是研究“黑客文化”,笔者似乎有些担心,那一天会因为写此文受到黑客报复(尽管自己2001年写“中美黑客大战”报道也知道一些此道中人状况)。不过,看到《2005年域名业十大事件盘点》一文来源:eNet硅谷动力 ,eNet硅谷动力作为IT专业门户,【责任编辑 田原】如此编辑让公众知道《2005年域名业十大事件盘点》,还是斗胆写出此文,给大学教师姜美芝域名事件文挑骨刺。
  
   [姜老师版 2005年域名业十大事件盘点]
   姜美芝老师版《2005年域名业十大事件盘点》如下(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8/89160.html )
   1、慧聪网PK阿里巴巴 域名已具品牌效应
   2、金山TW域名遭抢注 TW域名又成香饽饽
   3、24万元赎回端午节域名 文化域名彰显魔力
   4、天涯域名劫持案 凸显法律监管空白
   5、中国机械网诉 3721 裁判员、运动员岂可双肩挑
   6、Google救赎微软密购 掀CN域名抢注狂潮
   7、珠峰高度周边域名抢注一空 说不尽的利益诉求
   8、奥运“五福娃”被抢注 CNNIC紧急叫停
   9、CN域名量逾百万多闲置 资源浪费急需解决
   10、国内首家域名争议中心面世 域名管理日趋规范化
  
   [给姜老师版盘点与eNet硅谷动力编辑挑骨刺 ]
   1、慧聪网PK阿里巴巴 域名已具品牌效应
   姜老师评说此案欠妥之处在于:此案凸显了上市公司慧聪网律师的域名知识一知半解,滥用公帑。
   详情可见:http://w.org.cn/user1/4/subject/22.html 笔者《hc3600.com域名指向案》系列文章。
  
   2、金山TW域名遭抢注 TW域名又成香饽饽
   姜老师评说此案欠妥之处在于:如果姜老师有收集《信息产业部批准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及其相关信息 》(http://www.mii.gov.cn/mii/dzzw/2005061401.htm )的话,就会发现:至2005年12月26日止,TW域名是尚未得到信息产业部批准、可以在中国大陆提供服务的域名注册服务。姜老师对此政策都不了解,实在令人遗憾。
   更何况,2004年底止共有256个“顶级域名”,其中gTLd 有15个、ccTLD有241个。(http://www.icann.org/tlds/new-gtld-strategy.pdf )。金山公司有必要去注册这241个ccTLD中的一个:TW域名吗?!
  
   3、24万元赎回端午节域名 文化域名彰显魔力
   姜老师评说此事,似乎忘了己有媒体披露此报道的炒作之说?此“端午节域名”是“中文域名”,在笔者存档的“端午节.cn”域名Whois资料显示,它原本是国内一家公司注册的,后来没有续费,被一家韩国公司注册了。
   实际上,它与韩国“端午祭”一点不拉边。至于24万元之说也不准确,似乎是“3万美元”。况且,“中文域名”是从2002年己全球开放注册,不符合《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中规定的“预留政策”条件。这是姜老师评说“5”中指责的观点。即姜老师用双重标准评论“域名注册管理”个案,自相矛盾。
  
   4、天涯域名劫持案 凸显法律监管空白
   姜老师评说此案欠妥之处在于:没有举出此案己进入争议仲裁及法院诉讼阶段。作为此案上述二项行动的目击者,笔者与邢明、于国富律师、胡钢律师都讨论过证据及案情,最后另一当事人田英明智选择道歉和解,证明笔者与于国富律师、胡钢律师的判断是正确的。
   详情可见:http://w.org.cn/user1/4/subject/7.html 笔者《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系列文章。
  
   5、中国机械网诉 3721 裁判员、运动员岂可双肩挑
   姜老师评说此案欠妥之处在于:不明白注册了3721网络实名是承认了私有协议。而注册了3721网络实名是不可与《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中规定的CN域名或“中文域名”相比的。如果不明白,去看拙文:《域名业界纵横眼(79)IT世界网编辑如此缺乏域名常识》(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78.html )、《域名业界纵横眼(80)危言耸听的“域名异化论”》(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107.html )、《中国机械网状告3721案跟踪分析(1)》(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58.html )。
  
   6、Google救赎微软密购 掀CN域名抢注狂潮
   姜老师评说此事件欠妥之处在于:CN域名与“中文域名”是两类不同域名,CN域名是ccTLD,“中文域名”是IDN。CN域名与“中文域名”都是ITEF认可全球互联网标准,因此3721网络实名在2003年己支持“中文域名”,微软不支持将会受到《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处罚,这个是立法依据。更何况,使用CN域名的优势,己不是炒货那些“玉米虫”一些概念所能左右的,否则“玉米虫”说现在不炒CN域名与“中文域名”,难道CN域名与“中文域名”便不会有市场?一年来全球域名净增长1500万个,以15%以上增长率在递增,咱们1000万家中小企业,才仅仅注册了100万个CN域名,远远不及全球信息网络化过程,各国注册域名平均水平。
  
   7、珠峰高度周边域名抢注一空 说不尽的利益诉求
   姜老师评说此事件欠妥之处在于:CN域名从2月4日起己允许进行交易。所谓“域名抢注的利益机制已经暴露无疑,而顶社会热点之风“作案”的手法更是为炒家们所青睐。” 及“非法抢注等行为,更是可能受到法律制裁。据统计机构分析,当前域名投资从量上来说,90%以上都无法交易出去,显然也失去了炒作的意义。”都是缺乏立法依据的观点表述。
   参见《中文域名抢注愈演愈烈 专家称抢注不一定就违法》(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42.html )。
  
   8、奥运“五福娃”被抢注 CNNIC紧急叫停
   姜老师评说此事件欠妥之处在于:奥运“五福娃”从一开始就是允许注册的,CNNIC并没有权利紧急叫停注册奥运“五福娃”。而是依据北京奥组委通知,参照《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一是对己经注册的奥运“五福娃”相关域名不予审核通过,二是把奥运“五福娃” 相关域名依北京奥组委通知进行“预留” 。
  
   9、CN域名量逾百万多闲置 资源浪费急需解决
   姜老师评说此事件欠妥之处在于:何处得来“目前,CN域名已经高达200多万” ?笔者是2005-11-24在《CN域名进全球第6大ccTLD NSI正式成为CNNIC海外注册商》 (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85.html)一文第一个披露这是.CN域名第一次进入全球ccTLD注册量排名第6位,业内预计2005年底前.CN域名有望突破100万个。
   2005-12-1《05年中国域名业喜事之一:CN域名降价量破百万》(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109.html )是目前为止国内媒体惟一一篇披露CN域名量破百万文章,尽管它与实际误差是不足3%(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3/12/13/2020.htm )。
  
   10、国内首家域名争议中心面世 域名管理日趋规范化
   这是本文最杜撰的文章,《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域名争议解决办法》(http://www.cnnic.cn/html/Dir/2003/10/29/1104.htm )第一条 为了解决互联网络域名争议,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及《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的规定,制订本办法。第二十条 本办法自2002年9月30日起施行。原《中文域名争议解决办法(试行)》同时废止。 这与笔者《域名业界纵横眼(81) 《IT时代周刊》常拿“过气”法规说法?!》(http://w.org.cn/user1/4/archives/2005/256.html )一文指出的问题一样。
  
   希望以上给姜老师版盘点与eNet硅谷动力编辑挑骨刺能让现为大学教师的姜美芝先生下次写域名文章时,先让自己明白一点,再给大家盘点。
  
   更多笔者文稿,请访问http://w.org.cn 。
  
   沈阳sz1961sy 2005年12月26日 16时53分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szoas 时间:2005-12-30 09:54:25 广东
  有些人不会去作实践家,只会做评论家,中国人才很多,以后不要再自称所谓著名了,方兴东之流我真得看不上,这类人大话连篇,记得98-2000互联网泡沫正浓的时候这个人大谈其互联网的可贵未来,有如啤酒,等到02年互联网洗牌的时候又大谈其啤酒泡沫论,毫无水平可言,这些人正是利用相当中国人以互联网的无知来扩大自己的影响,事实上他们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只会说不会做的人罢了。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0:09:43 北京
  首先,感谢天涯编辑的邀请。
  其次,由于本人在北京网通上网,天涯服务器在电信,因此访问速度与1995年10月本人作为Chinanet中山市第一个上网用户(拨长途去广卅)用14.4K的猫访问国外网站的感觉差不多,好郁闷。
  第三,泡了10年网,也常常见到全球互联网技术专家(ICANN、IETF、APNIC、CNNIC、Cernet),在10多个IT网论坛当过版主,因此与别人网络交流还是能够适应的,欢迎板砖。
  第四,由于曾在政府新闻网站工作过,因此也算是受过规范网络编辑训练,很乐意与大家交流。
  最后,这7年来写、编过3本书,其中2本己出版,用手写板一笔一字写的书,在中国是不多的,而每天还在为自己工作写东西、为自己家庭Blog(http://w.org.cn)写blog,相信可以与大家分享不少乐趣,毕竟对于一位干过7年临床兽医、4年多政府机关、10多年内外贸又改行,可以写出《中国域名经济》丛书的44岁年龄中年人,与大家还是可以交流的。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0:34:42 北京
  在中国写博客三年回顾(1)引言:三年前第一帖回顾
  
   [第一次看到“博客”这个词]
   2002年8月底,当时笔者在千龙新闻网工作,因为在搜狐网IT专栏有一个个人专栏,因此常常去发自己写的新文稿。记得有一天下午(具体时间必须等找回邮件才准确)看到搜狐网IT频道上有一文访问方兴东的,提到“博客”这个词。顺着文章笔者找到了“博客中国”网,当时的域名好象是 www.itsway.com 。
   因为发觉它的架构与刘韧个人办Donews.com 时(2000年)一样,而且一排作者名单又几乎是“克隆”Donews.com一样,觉得很有趣。因此把此网址存了下来,准备找时间好好看一看方兴东在弄什么新招。
   [给方兴东发邮件申请开专栏]
   2002年8月30日,笔者再一次浏览“博客中国”网,并且给仅有一面之见的方兴东(2000年冬天在清华大学与IT99等网友与方兴东打过一个照面,但没有留下什么外貌印象)写了一封邮件,内容很简单,问方兄可否申请开一个专栏,不到二小时,方兄回复邮件说:当然可以,并给了一个“sy”帐户配一个“sy”密码。
   之后,笔者便登陆帐户开始建立一个“沈阳专栏”。此帐户及密码从2002年8月30日一直用到2005年初被李安科交代专栏编辑封冻了一天多才改变。
  
   [三年前第1帖及三年后第699帖]
   笔者找到自己“博客中国”网“博客”专栏地址最开始一页:http://www.blogchina.com/new/member/70/_%C9%F2%D1%F4 ,第1帖标题是《中文网络的历史责任----写给“网络108虾2001年大聚首” 》作者: 沈阳 | 2002年08月30日16时36分 | 已阅 4284 次 (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506.html )它是“博客中国”网第506个帖。这是笔者三年前第1帖。那一天笔者共从Donews.com搬动了27篇文章,以至于方兴东发来邮件提示:“你的文章发得很猛呵”,本人回邮件反问他:是否需要暂停?方兄又回邮件:“很好,感谢!”(这些邮件记录也许过段时间可以找到)。
   而三年后的第699帖是专栏地址最近一页:http://www.blogchina.com/new/member/1/_%C9%F2%D1%F4 ,最近1帖标题是《博客写作原则(17)形成自媒体不是写100%原创》作者: 沈阳 | 2005年08月27日08时46分 | 已阅 30 次 (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86394.html )。
  
   [三年来文帖稿产量]
   以上介绍了第699帖,还未包括被“博客中国”网删除一些文帖,由于推荐、转载不列入专栏统计数,下面笔者自己估算一下三年来文帖稿产量:
   1、每天博客文帖数:
   三年来笔者写下约(只有不足10篇是转载)699篇博客文帖,平均每天写0.6383 篇博客文帖。
   2、每文帖字数:
   根据笔者在和讯博客(www.sz1961sy.com )最近30篇博客文帖字数自动显示,平均每篇博客文帖4227字(区间在24094字至1415字)。
   3、三年来文帖稿字数:
   按699篇博客文帖计算,平均每篇博客文帖4227字,三年共有295.5万字博客文帖贡献给网络。
   看来,足以出一本个人博客文集了。
  
   本系列文章共10篇,将把笔者三年来伴随“博客中国”网发展及见证中国博客产业化进程的思考进行小结。它仅仅是笔者个人浅见,供感兴趣的朋友参考。
  
   沈阳 sz1961sy@sina.com 2005-8-29 17:03 写于北京家中
  
   欢迎感兴趣的邮件、QQ 13022830 MSN bj1961sy@hotmail.com 交流。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0:56:36 北京
  采访李星教授
  
  第八篇 新闻专访及业内社区介绍
  第一章 新闻专访
  第1节 APNIC/APRICOT专访
  
  二、采访APNIC执委
  (5259字)
   ( 一 ) 采访李星教授
   李星: 男,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信息研究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网络与人机语音通信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互聘教授。现任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国家网络中心副主任,CERNET专家委员会成员,教育部现代远程教育专家组成员,中国下一代互联网(CNGI)工作组成员,科技部网络科技环境专家组成员,亚太先进网络(APAN)网络技术工作组副主任,洲际研究型网络协调委员会(CCIRN)副 ,美国Sigma Xi科学学会会员。曾任863-317通信主题专家,多媒体通信专业组长,亚太地区网络工作组(APNG) ,亚太地区网络信息中心(APNIC)执行委员会成员。 李星教授是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和第二代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2的总体主要技术负责人。
  
   2005年2月22日下午,在日本京都国际会议中心APNIC/APRICOT 会上,本书主编约到参加会议的李星教授进行专访,请他介绍APNIC/APRICOT 会议一些历史以及有关一些问题。下面是经李星教授校正的对话记录。
   第一、APNIC/APRICOT 会议一些历史介绍
  李星:APNIC最早是APNG的一个Working Group。APNG是Asia Pacific Networking Group,再早之前,实际上是叫AP-CCIRN。故事大概是1995年到1996年的时候,全世界学术Internet成立了洲际的研究网络协调委员会 CCIRN (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Intercontinental Research Networking),美洲有人代表,欧洲有人代表,亚太地区没有人代表,所以亚太成立了AP-CCIRN,我目前是CCIRN的 Co-Chair,所以今年在欧洲开会我还是要去的。CCIRN一年在北美,一年在亚太,一年在欧洲开。后来AP-CCIRN改名为APNG。APNG曾经是亚太地区唯一的、很活跃的互联网组织。当时APNG有很多Working Group,其中有一个是地址注册的。在APNG的这个地址注册的Working Group成立之前,所有的地址分配都是由InterNIC来做的,包括国内最早的地址,象清华、北大、中科院这些B类地址都是那个时候从InterNIC申请的。后来IANA希望分一下,由地区性的地址注册机构提供服务,原因是美国的地址分配人员不了解亚洲的情况。所以开始是APNG地址注册工作组作IP地址分配的本地化服务工作,后来独立出去成立了APNIC。相应的APIA也是从APNG出来的,APRICOT实际也是,还有APAN。APNG相当于一个母亲,可以说几乎所有亚太地区的相关互联网组织几乎都是由APNG组织出来的。我也是上一届APNG的Chair,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个有价值的题材,是APNG选择的,只要大家觉得有价值,马上就成立出一个新组织,APNG只能又想出一个新招来,但结果是又成立一个新的组织。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亚太地区这些最上层的互联网leader其实最早都是在APNG里面,有点像中国的黄埔军校。我当APNG 的时候想出一个主意,APNG同样几个字你可以有另外的解释,一种解释就是Asia Pacific Networking Group,还有一种解释就是Asia Pacific Next Generation 。所以我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操作了一个叫APNG camp,包括这次很多年轻的孩子在这参加APNG camp,我们就是希望在APNG camp培养亚太地区下一代的Internet的leader。APNG地址注册这个工作组独立出来成立了APNIC,APNIC最早David Corad做Direct General,开始的时候是JPNIC sponsoring,在东京。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就转移到了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David Corad辞职了,到了开发域名服务程序bind的公司。我是从第二届开始竞选作APNIC的EC member,做了七八年,做累了,需要换新的面孔了,所以我说我不做了。
  第二、参加国际互联网组织中国互联网发展影响
  沈阳:在你之前,中国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李星:没有。APNIC 95年成立了,它是会员制,会员选举EC。APNIC工作班子的头叫Direct General目前是Paul Wilson,实际EC是Paul的老板。总的来说这些年做的还是不错的,中间也有一些沟通。原来中国申请地址比较困难等,后来象中国电信也好、CNNIC也好、CERNET也好,与APNIC有了很多沟通,现在看总的趋势还是不错的。最早CNNIC成立的时候,把CNNIC.NET这个域名还给中国还是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没问题,所以说当初要回CNNIC.NET的域名的时候我还出了点力。总的来说,APNIC还是一个比较stable的组织。但另一方面,中国的大的ISP参与APNIC的活动还太少。
  沈阳:因为上届在斐济开会的时候,香港的那个郑志豪和台湾的Kenny(黄胜雄)就和我说,他在draft里面提一些问题,他本来是想帮电信、还有网通那些人,但是谈到关系他们电信、还有网通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他们自己都没反应。
  李星:是的。这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方面是英语的沟通,另一方面参加会议的人的主要是做具体技术工作的,所以从policy这一级他们是不太关心的。更高层的IP地址allocation assignment这个policy的话题,必须有高层的专职人员搞。所以我自己觉得APNIC这样的一年两次的会,包括APRICOT应该在中国开,这个很重要,从来没有在中国开过,很多人是不知道的。
  沈阳:据说中国想申请,有些外交上的障碍,你知道嘛?
  李星:实际上APRICOT应该是没有这个问题的,毕竟是个民间的会议,APNIC可能有台湾问题。我觉得可以用APEC的模式。会议在中国举行非常重要,它能给很多人建立第一印象。你必须要有第一印象,第一印象非常非常重要的。更多的中国人有了第一印象之后,就会参与了。象你,原来你也不知道,你参加了斐济会议之后,你觉得如何?
  沈阳:实际我在正式参加APNIC会议之前,已经参加了两年的APNIC培训,他们都是在CNNIC有培训,我是去听,听完后,我每次都提问题,结果和那几个老师进行沟通,发现他们讲的很多问题都很简单,好象他们讲到的反域名解析,实际上现在有很多伪域名、伪邮箱,垃圾邮件,据我了解这个技术很简单,十几年前就有了,但是为什么中国媒体不去宣传呢?我对他们说,你们老是培训,为什么不去找些媒体去宣传呢?实际上这些问题是很基础的东西,但是现在互联网老是出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是应该有人去宣传它,挺有用的。
  李星:说的很对。其实也是一系列,包括APNG、APRICOT、APNIC、APRIA,都是应该去宣传,应该去讲,把这个东西交代清楚。
  沈阳:比如说,我上次听你总结的时候,你那部分是数据库的一个Session,你一直是做这个Session的Chair,这样做,在实际上对中国互联网的技术有什么帮助吗?
  李星:那当然有了。实际上Internet的标准不一定是IETF制定,在亚太地区,APNIC的SIG(Special Interest Group)其实也是个很好的舞台,有些标准还是可以在这个舞台上推的。中国最早的RFC1922,那是中文编码的,实际上就是APNG出来的,不是IETF出来的,所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舞台,包括数据库。
  沈阳:实际上它是policy(政策)的问题,是不是?
  李星:有policy的问题,也有技术的问题。并不完全是policy的问题。
  沈阳:APNIC里面的SIG和IETF的WG在性质上是不是有差别?
  李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沈阳:我今天早上问kenny,他说是有个差别的。
  李星:实际上APNIC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因为在IETF,如果成立一个新的working group,必然要有一个BoF,有了BoF之后,如果有足够多的人有兴趣,就可以成立工作组。因此这是怎么样把这个圈子弄起来的问题。APNIC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把这个圈子建起来,只要APNIC觉得这是个技术性问题,同时也有足够多的人有兴趣,这些人同时也要参与IETF,自然就会出现一个working group,是这么一个关系。当然不能独立于IETF单独出来一个技术标准,关键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是志同道合的,然后你就可以参加IETF了。
  第三、关于IPv9的问题
  沈阳:实际上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一个政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IPv9的问题你听说过嘛?
  李星:有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还有人提吗?
  沈阳:有啊。我最近收集了一些资料,
  李星:我和IPv9的提议人谢建平还比较熟悉,很多年前他专门和我谈过这个问题。
  沈阳:最近没找你谈?
  李星:最近没有。我和他说了一下,中国最早的IPv6是我做出来的,出了一本最早的中文IPv6的书,大概是有五年了。
  沈阳:哦,恭喜。我下一步就准备把教育网进行宣传一下,我跟钱老师还有几个外国的聊,他们都说,中国就两个NET,CERNET,一个是CNNIC,结果我发觉自己对CERNET了解的太少了。
  李星:你总是在帮CNNIC宣传,你也要帮我们多宣传宣传,宣传下一代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2。就是在出版了IPv6那本书之后,谢建平打电话到我家,我爱人接电话,他对我爱人说,一定要和我谈。
  沈阳:你和他谈过几次?
  李星:主要谈过一次。有时候开会也可以见到他,主要的就是一次。后来谈了谈,当时我就把我的观点说的很清楚,一定要国际化的活动,不能自己闭门造车的搞,他说,不光是中国人搞,犹太人也在做。同时他把标准给了我一份,说一定要保密,是256位的地址结构,他是个发明家,据说公开的发明就有30多个。问题是,参与设计IPv9的人员可能对互联网理解的不够深,特别是路由体系结构的理解不够深入,缺乏大型网络的运行经验,而把主要精力放在搞数字域名上,这会有问题。
  沈阳:我们中国CDMA有两个标准,一个是TD-SCDMA,一个是北邮的吧?
  李星:TD-SCDMA是大唐的。
  沈阳:不是,是另外一个,一共有两个方案,另外一个被否掉了。发明另外一个的,他就说了一句话,里面的数字域名就是谢建平的。谢建平最近讲了一句很悬的话,由新华社发的稿子,他说阿扁选总统的时候用的是我们IPv9的电话,所以他讲了些什么话我们大家都知道。
  李星:有关IPv9的宣传有些不是技术性的,是经不起搞技术的人的推敲。
  沈阳:作为技术现在有几个问题,第一,浙江大学把它作为它上市公司的一个新产品,当然有三个专利是和它有关的,其中两个是出现IPv9,这是第一个,它有大学背景,自此认为它是有研究背景。第二个,他说他在澳门、台湾已经有用户,而引起台湾当局的恐慌。
  李星: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学术民主,很重要。既然有人信有人说,也可以试一试嘛,反正时间会证明的。不管是民间的创造的还是官方推进的技术,都会被时间证明是否有生命力。ATM、ISDN这样的技术,现在怎么样,都可以看到。如果回到纯技术层面,其实关系倒不是太大,可以靠学术民主来评论,决策。学术民主是一种非常健康环境。我们千万都不要把技术的问题政治化,技术问题政治化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早晚要付出代价的,可能还会是非常沉重的代价。
  沈阳:不要太商业化?
  李星:商业化其实我觉得无所谓。如果商业里边有人信你就可以,最重要的就是别政治化。千万不要政治化,商业化倒没关系,有人愿意上市去炒技术概念的股票倒没什么事,因为自有股市的舆论监督。因此如果一个技术靠商业化运作,我倒觉得没什么的。不要政治化,一到政治化的时候,用一个政治题目来压人,往往是犯错误的。技术上都可以,大家可以慢慢来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互联网基本上也是这样的。假如有市场,往前走是没有关系的。是主流,是支流都没有关系的。
  第四、CERNET与APNIC问题
  沈阳:我订阅了所有的IETF的邮件列表,发现里边谈论了很多与现在的、未来的问题有很多关系。回过来,你是在CERNET,CNNIC经常推广APNIC,CERNET与APNIC的合作大概紧密到什么程度?
  李星:是谈论很多问题。我们CERNET基本上跟运行商差不多,就象中国电信一样,只是对CERNET会员服务性质不太一样,主要是对内的。
  沈阳:上次我和朱爽老师谈到了,现在.edu全球是免费的,edu.cn是你们提供服务的,也是免费的?
  李星:是免费的。
  沈阳:但现在与假银行网址DNS一样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就相当于假的学位证件,我当时问朱爽教授,你们为什么不把.edu.cn向所有的中国学校去推广而把学校变成.com或者是.cn?因为国外的edu,cctld,…?
  李星:实际上美国edu的网站基本上都是大学,其他国家也是这样,澳大利亚也是。Edu的申请实际上是非常严格的,
  沈阳:中国申请也是一样很严格的。
  李星:在中国申请,不在乎你是大学、中学,小学,只要你是接入到CERNET上,就可以申请edu.cn的域名。因为有教育部这样的一个规定
  沈阳:现在CERNET里边的架构是由教育部主管?
  李星:对。教育部领导小组。
  沈阳:跟信息产业部有关系嘛?
  李星:也有一些关系。
  沈阳:你们还需要向CNNIC那样,业务上受信息产业部管,行政上受教育部管?就是双重领导一样?
  李星:对。实际教育网,目前从网络来讲,教育网是个专网。
  沈阳:上次我去北大医学院,他们说我们的网络是出不去的。
  李星:应该是出的去的。我的理解是教育网,中科院的网都是国际流量是单独收费的,有的学校把国内访问打开,把国际关掉,主要是经费问题。因为中国的国际信道还是垄断的,租费非常高。
  沈阳:你们在里面有流量控制?
  李星:不是CERNET主干网控制,由于国内和国际费用不同,用户根据自己的经济承担能力自己控制的。
  沈阳:你觉得这次会议,今天钱老师在会上发言,讲中国互联网的走势,你觉得中国除了IPv6,还有互联网的其他应用,跟亚太地区其他地方比,从技术研究到应用大概怎么样?
  李星:我觉得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有的地方其实还是超过的,还是第一的。原因很简单,中国电信的网和中国网通的网从用户角度来讲是世界上最大的了,因为互联网用户美国是第一,中国是第二,但美国基本上是六家来吃美国的互联网用户,而中国是两家吃。最多CERNET还算是比较大一点的,算下来最多三家吃。而且宽带用户,中国上的很快,所以说运行经验做这些业务来讲,我觉得,中国很多地方,其实是有最丰富的经验,比美国那些大的运行商的经验都还要丰富。问题是是交流还不够,还有一个是语言的问题。APRICOT如果要在中国开,中国有多少人可以用很流利的英语来交流,这倒是个问题。如果要是没有语言这个问题的话,象APRICOT这样的会中国开是非常好的,而且中国很多人都是可以当老师的,不是当学生。中国的互联网发展是十年多一点,十年前实际上中国是当学生,现在基本上这些大的运营商包括企业,新浪、搜狐这些网站,包括你这些都是可以当老师的。
  沈阳:实际上,为什么我会有信心参加,是因为我参加IDN中文域名的会议,跟着参加JET的,跟着参加IETF,keywords,都是在北京,我是听的不大懂,但是慢慢地听,再讲什么,我就知道了,很有意思的,很多东西都是和每个用户很关联的。
  李星:是的。
  沈阳:好,谢谢你!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1:06:14 北京
  Interview with Paul Wilson, Director General, APNIC
  采访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总经理 保罗.威尔逊
  [Shen Yang]: Please introduce about APNIC
  请您介绍一下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APNIC的情况
  [Paul Wilson]: APNIC is the Regional Internet Registry (or “RIR”) for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So our responsibility is for allocating IP addresses, both IPv4 and IPv6, to the ISPs throughout this region, which includes over 60 countries. We provide services to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ISPs) which are members of APNIC, and also to so-called “National Internet Registries” in economies including Mainland China, Japan, Hongkong, Chinese Taipei, Korea, Vietnam and Indonesia. The NIR in Mainland China is CNNIC. NIRs are a very important aspect of APNIC’s structure, and they provide services to many ISPs.
  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APNIC是亚太地区的地区互联网注册处(也叫做“RIR”)。因此我们的职责是为60多个国家在内的互联网络服务提供商ISP分配IP地址,包括IPv4 和IPv6。我们对属于APNIC成员的互联网络服务提供商ISP提供服务,这些服务商也叫“国家及地区级互联网注册处”(NIR),包括中国大陆、日本、香港、台湾、韩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在内的经济体。NIR在中国大陆地区是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NIR在APNIC的结果中是非常重要的一面,他们为很多ISP提供了服务。
  The ISPs of the region rely heavily on APNIC, because without IP addresses they can't connect to the Internet. IP addresses are a critical resource within the Internet, because they are required for sending and receiving all traffic on the network.
  地区ISP更多地依赖APNIC,因为如果没有IP地址他们不能连到互联网上。IP地址在互联网内是一种非常紧缺的资源,因为他们需要在网络中传送所有的交通。
  [Shen Yang]: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P addresses and domain names?
  IP地址和域名有什么区别?
  [Paul Wilson]: IP addresses are the fundamental address of the Internet, while the Domain Name System (or DNS) is actually a service which operates on the Internet. The DNS is a lookup or translation service which allows Internet users to use alphabetic names for Internet sites, rather than numeric addresses. In theory, domain names are easier to remember, however this advantage is experienced most by speakers of English and other languages which can be represented in roman characters.
  IP地址是互联网的基本地址,而域名系统(也叫做DNS)实际上是在互联网运行中的一个服务。DNS是一种查找或者翻译服务,允许互联网使用者在网站上使用优越于数字地址的字母名字。在理论上,域名比较容易记住,这种优势在讲英语和其他用罗马文字表达的语言中得到了体验。
  If we did not have the DNS, the Internet would still operate perfectly well. However users would have to remember IP addresses instead of domain names. This is a fundamental difference, but politically the DNS system is also much more complex because of many complex legal, commercial and sovereignty issues.
  如果我们没有域名系统DNS,互联网仍然会运行的很好。然而使用者将不得不记住IP地址而不是域名。这是根本区别,但是实际上DNS系统也很复杂,因为复杂的规则、商业和国家法律问题。
  [Shen Yang]: How many members up to now does APNIC have?
  现在APNIC有多少会员?
  [Paul Wilson]: Right now we have nearly 1000 ISP members, located in 48 different economies of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There are also 6 NIR members of APNIC, who provide services to at least 1000 more ISPs.
  到现在,我们有近1000多家ISP会员,分布于亚太区48个不同的经济体。还有6个NIR会员,为至少1000多家ISP提供服务。
  [Shen Yang]: Which member is the biggest in your members?
  在你们的会员中哪一个是最大的会员?
  [Paul Wilson]: Chinese ISPs are very large, and most are in the largest APNIC membership category (which makes them very influential of course). The major licensed ISPs in China are all APNIC members - I'm sure you know them. And of course they are all growing quickly – right now, Greater China is receiving IP addresses faster than any country in the world.
  中国的ISP是非常大的,大部分是属于APNIC最大会员种类中(当然,这也使得他们非常有影响力)。中国最主要的ISP都是APNIC的成员-我相信你都认识他们。并且他们也在快速的增长,现在,伟大的中国是世界上接受IP地址最快的国家。
  It is no longer true that China has less IP address space that some US organisations, and this has not been true since some time in the year 2000. These days, these are many large ISPs in China, and many of them actually have more IP address space than India and many other countries! China is becoming a large Internet power, and is receiving many many IP addresses.
  中国拥有的IP地址比某些美国的组织少,这样的评论从2000年开始不再是事实。如今,中国有很多大型的ISP,他们中很多实际上有比印度和其他国家更多的IP地址!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大型互联网能源,正在接受更多更多的IP地址。
  [Shen Yang]: Is that IPv4 address space? What about IPv6?
  您是说IPv4地址嘛?IPv6如何?
  [Paul Wilson]: Yes, I am referring to IPv4 of course. But the leading economies in the world for IPv4 allocations are Mainland China, Japan and the USA.
  是的,我正在说IPv4地址。但是全球分配IPv4地址领先的经济体是中国大陆、日本和美国。
  [Shen Yang]: My next book, one chapter is about IPv6, I wish these chapter will include more information about IPv6.
  我下本书,有一个章节是关于IPv6地址,我希望这个章节将介绍更多的IPv6。
  [Paul Wilson]: yes, IPv6 addresses are still being used experimentally, by research and commercial organisations. There's not yet any major deployment of IPv6 networks, but I think that within 2 years time, many network will be operating with IPv6. Particularly in China because you have many mobile phones, and so the IPv6 addresses will be very important for hand phone networks.
  是的,IPv6地址仍然在通过研究和商业组织进行测试阶段。现在还没有IPv6网络,但是我相信在两年之内,许多网络将使用IPv6地址运行。尤其是在中国,因为你们有很多移动手机,并且IPv6地址对于手机网络非常重要。
   [Shen Yang]: How long have you being director for APNIC?
  您担任APNIC的经理多久了?
  [Paul Wilson]: Nearly 7 years. When I started, there were 5 staff at APNIC and now there are 43. So it has grown a lot in this time. We are now the most active RIR in the world, allocating more addresses than any other region (mostly to China and Japan these days).
  将近7年了。当我刚开始在APNIC担任经理的时候,这里才有5个员工,现在是43个。有了很大的增长。
  [Shen Yang]: APNIC is NGO?
  APNIC是NGO非赢利组织嘛?
  [Paul Wilson]: Yes, of course. It is a non-profit membership organization. I would like to mention that we have recently received recognition from the 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ECOSOC) as an NGO in consultative status.
  是的,当然是了。APNIC是一个非赢利成员组织。我想说的是,我们最近收到来自联合国经济和社会委员会的认证,认证APNIC是一个咨询顾问的NGO非赢利组织。
  The APNIC Executive Council (effectively a Board of Directors) is directly elected by the membership of APNIC, and it includes 2 members from Mainland China, and 1 member each from Hongkong, Chinese Taipei, Japan, Korea and Australia.
  APNIC的执委会(有董事会效力)是由APNIC的成员直接选举的,包括2名来自中国大陆、其余各自1名分别来自香港、台湾、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
  [Shen Yang]: How about the APNIC's open policy meeting?
  APNIC的开放政策会议是怎么一回事呢?
  [Paul Wilson]: We have 2 open policy meeting each year. The last meeting was in Kyoto, Japan, just one week ago. And we had about 150 people who attended from all over the Asia Pacific, and also from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including Europe, North America, and Africa. At the meeting there were many presentations and discussions about Internet addressing policies and related technical matters, as well as technical training for ISPs and others, and many other activities.
  我们每年开两次开放政策会议。最近的一次会议是在日本的京都,就是一个星期之前。我们大概由150名来自整个亚太地区的会员参加会议,也有来自包括欧洲、北美、非洲等其他地区的会员。在会议中有很多关于互联网地址政策和相关技术事务的演讲和讨论,也有为ISP做的技术培训和其他活动。
  [Shen Yang]: Do you put the training course on the website?
  你们有没有把培训教程放在网上?
  [Paul Wilson]: Yes, of course. All of the meeting content, including video and text transcripts, are available freely on the APNIC website, at http://www.apnic.net/meetings
  当然有了。所有的会议内容,包括视频和文本,都放在APNIC的网站上,可以自由访问http://www.apnic.net/meetings 来读取资料。
  All APNIC training material is also on the website, along with all the policy proposals and discussions which take place on mailing lists. If you are unable to attend the APNIC meeting, you can participate online via the website.
  APNIC所有培训资料和所有政策建议以及通过邮件列表发生的讨论也都放在网上。如果你不能来参加APNIC的会议,也可以通过网站来在线参加会议。
  [Shen Yang]: As I know more and more people in China know ICANN, but only a few people who knows APNIC.
  据我了解,中国越来越多的人知道ICANN,但是只有很少人知道APNIC。
  [Paul Wilson]: This is often true because ICANN is responsible for many things, and also because there has been a lot of controversy.
  这是很真实的,因为ICANN负责很多事情,也因为有很多讨论。
  However APNIC is because been in operation for over 10 years, and ICANN is around 5 years old. So we’re more stable and established than ICANN, and we have existed for a longer period of time. Our role is more specialized and there are not so many people who get involved with the IP addressing issues. However, I would say it's more important because without the IP addresses the Internet can not be operated
  而APNIC因为运营10年,ICANN大概5年,所以我们比起ICANN来更稳定,我们已经存在了很长一个时期,我们的任务更专业,也没有太多的人从事IP地址的事务。然而,我要说,IP地址更重要因为如果没有IP地址,互联网不能够被运作。
  [Shen Yang]: I asked the question is that in my feeling in China, APNIC does not provide enough information to promote APNIC, so I asked Pan Guangliang if he can help to provide me some, Maybe this year I maybe help you to promote APNIC.
   我问的这个问题是我在中国的感受,APNIC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来宣传APNIC。所以我请你们的工作人员潘广亮先生帮忙,是否能提供给我更多信息,也许今年我可以帮助你们宣传APNIC。
  [Paul Wilson]: I would appreciate this very much.
  非常感谢。
  [Shen Yang]: Let more people know that you are APNIC, including your training course, your policy, your member services, your technical support.
  让更多的人知道你们是APNIC,包括你们的培训、你们的政策、你们的会员服务和你们的技术支持。
  [Paul Wilson]: Well, we certainly welcome your help in doing that all over. We have certainly visited China many times. I have presented 3 times at the IPv6 Global Summit in China, as well as the China Inet meeting, and many training activities and other meetings. China is very big and we need to keep working very hard to reach the people in the Internet, especially in the government sector in China. It's very important to have some more dialogs so that we can understand Chinese concerns and positions, and can help to build the Internet in China.
  恩,我们当然欢迎你帮助我们做这些宣传工作。我们已经访问中国很多次了。我在中国的IPv6高峰论坛做过三次演讲,参加中国互联网会议以及很多培训活动和其他会议。中国非常大,我们需要在互联网方面继续努力,特别是中国的一些行政地区。在中国我们开展更多对话是很重要的,这样我们能够理解中国人关注的问题和形势,能够帮助在中国建设互联网。
  [Shen Yang]: In this meeting I met Qian Hualin, Kenny Huang, Pan Guangliang, and CNNIC staff. I hope APNIC maybe send a mail list in Chinese, not only in English, as Chinese are so many members in APNIC, most of the APNIC members’ native language is not English.
  在这次会议上我遇到了钱华林、黄胜雄、潘广亮和CNNIC参会人员。我希望APNIC也许用中文而不仅仅是用英文发给邮件列表,因为APNIC会员中有这么多华人,而且APNIC会员大部分本土语不是英语。
  [Paul Wilson]: We will be very happy to host some mailing lists for the Chinese members. As you know the general APNIC mailing lists are mostly in English, but if the Chinese members would like to have some Chinese language lists this would be fine and we would be very happy to help. Of course we work very closely with CNNIC, the China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 and we find CNNIC provides excellent services in China to help promote IP address management. So our relationship with CNNIC is very good and very valuable.
  我们非常高兴为华人会员建立一些邮件列表。你知道一般APNIC邮件列表大部分都是使用英文的,但是如果华人会员喜欢采用一些中文列表,这也很好,我们很乐意帮助。当然我们和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工作很密切,我们发现CNNIC在中国提供了相当好的服务来宣传IP地址管理。因此我们和CNNIC的关系非常好也很珍贵。
  [Shen Yang]: I hope the first step for APNIC's website maybe enrich more and more Chinese information.
  我希望APNIC的网站上第一步丰富更多的中文信息。
  [Paul Wilson]: We have Chinese content and we will continue to increase this. All policy documents and the APNIC annual reports, and some other materials, are available in simplified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We support several other languages as well.
  我们有中文内容,我们将继续增加更多中文信息。所有政策文件和APNIC年度报告以及其他一些资料都有简体和繁体中文内容。我们也支持其他语言。
  [Shen Yang]: Have you have noticed the ICANN's new website have Chinese version now?
  您注意到现在ICANN的新网站提供中文版本了嘛?
  [Paul Wilson]: Yes. That's great.
  是的,这非常好。
  At our policy meetings we also have had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available. So it's possible to provide the meeting with Chinese interpretation when needed. The last meeting, because it was held in Fiji, had a mainly English speaking audience, so we did not have the interpretation. However, if we hold meeting in China, and I hope it will be, then we certainly have the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for all of the meeting.
  在我们的政策会议中,我们也提供同声翻译。所以当需要的时候也有可能提供中文翻译。上次会议,因为在斐济举办,主要听众是英语听众,所以我们没有提供翻译。然而,如果在中国举办会议,我希望能在中国举办,那么我们肯定会为所有会议做同声翻译。
  [Shen Yang]: The last question is when the open policy meeting will be held in China? Do you know?
  最后一个问题是中国什么时候举办APNIC开放政策会议?您知道嘛?
  [Paul Wilson]: I don't know, however we have posted a request for proposals. And we would be very welcome for China also for CNNIC, MII to make a proposal to discuss have a meeting in China. I would be extremely happy for APNIC to hold a major meeting in China.
  我不知道。我们公布了主办会议申请。我们非常希望在中国由信息产业部提出建议讨论在中国举办会议。我将会非常高兴为APNIC能在中国举办会议。
  [Shen Yang]: Thank you!
  谢谢!
  [Paul Wilson]: Thank you!
  谢谢!
  附图:2004年9月7日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采访APNIC总裁。
  (中文字翻译:Francy)


作者:szoas 时间:2005-12-30 11:23:35 广东
  呵呵,被访者始终强调自己的在互联网驰骋的经验,似乎总想唤起天涯网友对其的兴趣,从而进行更多的提问而不至于这么地冷场,但似乎事于愿违,在不同的互联网时期网友所表现出来的又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你不是名人,既然是有如芙蓉一样她能靠她的照片与思想反差来吸引人们的兴趣。而你却始终强调你的“老”,你的“特别”,你的“资格”
  
  既然你喜欢提以前互联网的事,那我就跟你提提吧,要照你的经历来说,不敢说在见证互联网的历史比你早很多,但至少也在你前面。在中国最早的Chinanet上,真正的BLOG时代不是现在,而是在当时的bbs telnet时代就已经有了,你还用14.4k的猫,已经很幸福了,9.xK的用过没有,hehe.而非现在的这种www的形式。我记得那个时候方兴东还在学读大学博士,过了两年还被湖南卫视评为所谓的‘掀起互联网风暴"的人,呵呵,对于我们这些真正IT创业的人来说,他是一个微不足道,只会道一些人尽皆知,组织文章的小丑。
  
  如果你作为一个IT人,不要去作评论家,要么就自己去实践它,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一场革命,任何人都有扬名的机会,但是通过BLOG,以其资格卖弄,做一些个人评论,那也是你个人的评论,你代表不了什么,别人也没有多少兴趣和你做交流,在互联网,传统方法是吸引不了眼球的,如果说眼球经济,你又达不到张朝阳那样的标准,如果说靠其BLOG文章吃饭,中国像你这样的人千千万万,今日在此作为一个当年BO号上BBS者(当时还没有中国真正互联网的时代),对你的劝告,想要以此出名,再也不是以前,你这样的人,太多,太滥。
作者:终审裁决 时间:2005-12-30 11:40:31 福建
  对这玩意不感兴趣!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2:09:34 北京
  专访回贴 2005-12-30 起
  
  感谢szoas己发2贴。
  本人想,如果此BBS式专访有多20个人象szoas一样写帖子,此处一定热闹不可,毕竟天涯社区首页写着“在线人数:100821 其中会员:11838 ”,这一点可见它不是一个小区。这是一。
  其二,编辑交代发一些文章上来,因此把一些近期文稿(有二文专访是首发)post,这是依要求发的,没有什么不妥。
  其三,网虫是一种雅称,“老”以年长而得名。网络上的自我表述只要能够自我陶醉又不对其他人造成伤害,都是允许的,于法、于理、于情都讲得过去。
  其四,本人与方兴东是私交不错网友,但是他是职业IT评论与咨询公司老板,本人从来没有在IT媒体频道干过编辑、记者,因此不可比因素太多,这类问题任何一个有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可以明白。
  最后,专访主题是本人自己选定的,目的是谈一下这二个“交叉学科”的个人浅见,与大家交流、分享。专访是明天(31日)才正式开始,今天有空可以先回答一些问题。
  
  感谢所有浏览本专访的网友支持!
  
  附图:本人与APNIC总裁、黄胜雄教授合影于18次APNIC会议(斐济南迪 Fiji Nadi,2004.9.1)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2:17:02 北京
  给华子GG一个建议:本人也不喜欢“著名”的定语。
  希望改一下“——著名博客作者、IT评论人”为“博客作者、IT评论人”
  谢!


楼主华子GG 时间:2005-12-30 12:49:49 海南
  OK。
  
  有争论才有进步,好事嘛:)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3:00:28 北京
  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跟踪分析(1)
  
   [天涯社区出事了]
   2005年11月8日19时01分,Google 快讯 - 域名推来《天涯社区原域名被员工转走紧急启用CN救急》(http://tech.sina.com.cn/i/2005-11-08/1539760097.shtml )一文,是2005年11月08日 15:39 新浪科技 文/徐志斌。文中提到:天涯社区CEO邢明对此形容说,“这一行为为劫持”,并已委托律师采取法律手段。天涯法律顾问于国富也证实,天涯已于数日前向法院提出了仲裁。
   笔者试打在北京的于国富律师手机,一直处于忙音,通过秘书台留言,他在21时25分才打回电话(找不到人又用短讯联络),不过当时我们夫妇正好与来京做“域名危机公关”的邢明先生在住家附近一家餐厅上聊天。
   自从2003年CNNIC三亚注册商会议认识邢总以来,我们常常有联络。以往难得来京一次的他,有时间都会专程约请我们夫妇一齐吃一顿饭,与笔者聊聊Blog问题,与我及太太Francy聊聊CNNIC一些业务趋势。最近一次见面是今年Toipo.com那次聚会谈“新互联网”。
  
   [都是“疯投”钱惹祸]
   2005年11月8日晚21时开始到23时20分,邢明先生拿了一大堆原件相关证据出来,叙说事件的经过。听完之后,我笑着对他说了几点个人感觉:
   一是他太厚道了,让别人牵着鼻子这么长时间,来到关键节点才出事。
   二是以个人法律常识,这是一件民事附带刑事的案件,必须寻求相关的法律支援。
   三是作为一个服务数百万Blogger用户的BSP,必须从用户利益出发,寻求.COM注册商道义及法律上的支持。
   四是在商言商,应该以协商及互利方式处理好此事。
   五是都是外面谣传的天涯获得500万USD风险投资惹祸,才会让别人“垂涎三尺”,欲把一个长的让俺都记不住的域名抢走。
  
   [故事从头说起]
   为了把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从技术、法律角度作详细的跟踪分析,本系列文章将向大家提供一些有启发性问题的来龙去脉,让大家共同从事件中得到启发。
  
   欢迎大家提供信息与支持,把此系列文章写好。
  
   更多笔者文章,请访问 www.w.org.cn 网站。本文保留作者版权权利。
  
   沈阳 shenyang@sz1961sy.com
  
   2005-11-9 15:08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3:02:50 北京
  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跟踪分析(2)
  
   [三个关健环节]
   从目前媒体公开披露的信息看,笔者觉得此案(因为法院己受理,因此称为“案件”更准确)有几个关健环节很有趣:
   一是域名Whois显示的注册人与“天涯”什么关系?以什么为凭据?无论如何,总不致于一个域名“完全”归互不相关的“个人(田英)”与“公司(天涯)”各自所有吧,这是双方各执一词让公众弄不明白的关键。
   二是法律上,凭什么证据证明域名“TIANYACLUB.COM”归谁所有?如果上述第一个问题无法讲清楚,这个问题就更加关键。
   三是为什么域名“TIANYACLUB.COM”被“天涯社区”用了(据说)6年了,在海南天涯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简称“天涯公司”)宣布更换“TIANYA .CN”新域名时,才爆出域名“TIANYACLUB.COM”所有人“财产归属”问题争议。
  
   当这三个关健环节让公众看到法律认可的事实证据时,此案基本上己明晰,否则外间、当事双方、媒体及网络说法都是“仅供参考”之说。
  
   [四个关键单位]
   一是“海南公网”,这是涉案“田英”“邢明”共事时据说注册了包括“TIANYACLUB.COM”在内“400多客户”域名的“案件第一现场”。
   二是“海南君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与“海南公网”财产关系,这是“田英”打工(声称无“协议”)又离开的公司。这是“案件第二现场”。
   三是“海南网路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它是田英离开海南在线与天涯社区,独自注册开始新的创业,并启用www.hainan.com域名开始运营的公司。网上介绍田英是此公司“董事长”。Whois显示此公司不拥有域名“TIANYACLUB.COM”,是一个让人感到此案有趣或者不解问题之一。
   四是“海南天涯在线网络科技公司”与“海南君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关系,这是此案“终局现场”。
  
   当有机会让公众弄明白上述4家公司与事实上是涉案“田英”“邢明”两个当事人背后代表二家海南网络公司角斗未为人知故事来龙去脉时,此案在媒体爆光的本质也就让人大开眼界,也许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创业艰难百战多”的一个缩影。
  
   [“双赢”还是“双输”]
   笔者亲历深圳情网案、看过Eastday.com和Eastdays.com的案件介绍、觉得涉案“田英”“邢明”两个当事人面临着“双赢”还是“双输”的搏弈:
   首先,案件标的物域名“TIANYACLUB.COM”正在被遗弃,笔者认为:从FM365.com的域名没落及中华网退出中文一线门户己证明靠一个域名发迹的传奇故事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
   其次,从评估域名“TIANYACLUB.COM”价值专业角度,它也不会超过人民币10万元,否则一定电影《大腕》中神经稀稀的葛优那一个“不求最好,只求最贵”的网络疯子(己是在精神病房)。
   最后,此案最大赢家一是双方代理律师,二是法院,三是媒体。天涯用户(Blogger)及涉案“田英”“邢明”两个当事人都不是赢家。
  
   欢迎大家提供信息与支持,把此系列文章写好。
  
   更多笔者文章,请访问 www.w.org.cn 网站。本文保留作者版权权利。
  
   沈阳 shenyang@sz1961sy.com
  
   2005年11月12日 18时48分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3:09:12 北京
  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跟踪分析(3)
  
   2005年11月15日下午,《IT时代周刊》在上海市记者陈鸣来电,与笔者就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案)件交流了一些看法,下面是根据记忆、电话中陈述的一些本人观点,供对此事(案)件感兴趣的人士参考。
  
   [同类潜在案情有多少]
   记者陈鸣提问第一个问题是:“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如何发生的?”
   笔者无法为案件当事人(企业)作“案件重演”,但是举了一些例子,让外人明白目前国内同类潜在案情有多少及如何避免。
   首先,以笔者1995年上网、1998年开始注册.CN及.com、.net域名,是迈至科(后来归入万网)、信诺立、中国频道、商务中国等公司域名、主机个人代理商,也曾代表千龙新闻网做过CNNIC注册商、做你好万维代理商,协助中科三方公司向三大门户申请搜索引挚业务代理,看过百度公司代理协议,这8年来的业务经历,相信足够提供一些真实背景资料供人参考。
   其次,有足够的个案资料让笔者相信,2001年以前中国相当多的.com/.net注册者并没有把真正的所有人信息填写,往往把代理帐户的资料当作真正的所有人信息。即使在今天,仍然有数量相当的中国企业使用的.com/.net注册whois并不标示为其企业所有。
   第三,建议中国使用.com/.net为网站域名的企业,以如下“三招”查验一下自已使用的网站域名是否被人“直接或间接挟持”:一是代理注册方是否开具正式发票或者盖章收据?此正式发票或者盖章收据必须是以自己企业为收款人抬头、收费项目必须具体列明域名的准确英文名称;二是双方是否签署那怕是白纸黑字、双方签具时间、地点、服务内容及费用说明的白纸条,这份契约是一个重要凭据(比电子邮件更为重要);三是委托人有权利、被委托人有义务提供全球公开的己注册域名的Whois(数据库)资料,以确认Whois资料不存在“被挟持风险”。
   笔者相信,如果企业学会做上述三步检查,“被挟持风险”一定可以尽早避免,如果做上述三步检查后发现自己处于“被挟持风险”而又不知如何处理的,笔者可以提供必要的友情支持,请发邮件:sz1961sy@sina.com 。
  
   [挟持域名事件普遍性]
   记者陈鸣提问第二个问题是:“全球挟持域名事件是否很普遍?”
   笔者个人认为,“挟持域名”事件有好多种情况,但是都表现为认为是某个域名所有人(机构)向域名注册商投诉自己无法合理(法)使用的情况。
   首先,全球己有7500 万个域名,2004年底止共有256个“顶级域名”,其中gTLD 有15个、ccTLD有241个。如此大量域名出现一些挟持域名事件便不足为奇,这与用手机短信骗取别人银行卡帐号及密码一样:并非人人都会上当、而且不因文化高而少上当机会。确实是当事人(企业)有一些因自己不懂或者一时不懂识别的域名管理漏洞存在,才让挟持域名一方有机可乘。这是事情的内因。
   其次,根据2005年ICANN阿根廷会议的参会巴西专家Jorge先生(他太太是ICANN中的Gov董事,是巴西信息产业部专家,我们是在2002年ICANN上海会议认识)在MSN上与我们夫妇交流的一个信息,目前每月全球gTLD(.COM占gTLD的总额80%以上)受理被挟持域名事件有几百起,原因很复杂,因此全球域名专家呼吁携手合作,对付日益严重的挟持域名事件发生,维护网络社会的治理。这些都是公开信息,可惜国内媒体欠缺有人传递这些信息。
   最后,国外最著名的一个挟持域名事件是历时打了8年官司、最后以现金1500万美金和解的域名Sex.com案,此案的域名Sex.com原注册人不知情情况下被人转买了、此域名Sex.com的网站每年营业额高达4000万美金,因此原注册人一直在争回权益。国内最著名的一个挟持域名事件是2000年163.net 域名IP地址被改动,造成了国内用户无法访问2周,据了解是因为163.net 网的邮箱没有启用反向域名解析而被人狠狠地玩了一把。
  
   [域名注册机制完善吗]
   以上案例及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的发生,会让人提出一个问题:“域名法规完善吗?”这是记者陈鸣提问第三个问题。
   笔者认为,首先全球己有7500 万个域名,绝大多数(99.99%以上)都是按现有域名注册机制及产权法规进行正常使用的,因此公众不必要担心“域名法规完善吗?”这个问题。
   其次,由于域名注册机制的不同,加上域名注册、使用流程的很多专业知识不是普通公众能够一下子全部了解,造成了给挟持域名者有机可乘,这说明中国人对域名注册机制的了解太少,需要进一步科普下去。
   最后,国内外的域名注册机构(不论是ICANN授权的gTLD注册商、还是CNNIC授权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业务人员都是有责任向最终用户解释域名注册之后在Whois显示的信息。因此最终用户可以向国内外的域名注册机构邮件或者电话、传真咨询相关问题。
  
   [使用什么域名才保险]
   由于国内外的域名注册机构是用不同语言与文字、上下班时间也有时差,直接沟通也就出现一些差异,记者陈鸣便提出“使用什么域名才保险?”的第四个问题。
   实际上,这个问题必须先明白域名是什么?它是如何起作用的?
   域名是连接全球每一台计算机的定位标识,是我们连接了计算机网络以后寻找某一个点上信息库(某一个网站)时,让自己电脑认路的“坐标” 。有了域名标识这时电脑才不会“迷路”,而这个域名是通过全球13台根服务器(gTLD部分)引导、或者国内6台根服务器(.CN域名部分)引导而起作用的。
   因此,用户访问.com/.net(gTLD部分)电脑先跑去国外13台根服务器中一台认一下路,才被带到某一个(国内、外)网站网页存放的计算机上,而用户访问.CN域名时,只在国内6台根服务器中一台“报到”一下,便被带到某一个(国内、外)网站网页存放的计算机上。这两个过程,从计算机网络级别及速度上讲,无什么本质差异。
   然而,由于.com/.net(gTLD部分)是根据美国公司(ICANN)制定的域名注册管理机制,即如果域名出现被挟持,必须用英文、适用美国法律机制处理,环节、理解、成本与了解案件便需要更多的时间、精力、财力与物力准备。举一个例子,“五粮液”的.com域名打赢了2年了,国外注册商就是不配合转回来,干着急也无招。
   而查询.CN域名的Whois用中文显示,有任何投诉、争议向北京CNNIC反映,全国任何地方8角钱(IP电话仅3角钱)一分钟电话费打到北京(010)58813000 咨询,都会有快速、低费用的信息反馈。因此,从方便易懂角度上,注册使用.CN域名对中国企业、机构更合适一些。
  
   [用户注册域名买了啥]
   最后,笔者觉得有必要让域名注册者明白,用户注册域名买了啥?
   本质上,相当于买了一个网络上与固定电话或者手机网络上一个号码,您只是这个号码的一定时间内(中国.CN与.COM以1年为一个最小交纳使用费单位,在德国的域名 .DE以月为一个最小交纳使用费单位)拥有它的使用权,而这个网络号码用英文表示叫“英文域名”,用中文表示叫“中文域名”。类似好记或有意义的手机号码一样,法规上允许它可以转让、拍卖(交易),因此“网络标识”---“域名”才有了增值空间及“二手市场”,所谓“玉米虫”就是这些做“域名”增值的投资力争有回报的人。不过,域名注册本质上只购买使用权而非所有权,因为“域名”是互联网地址资源,是公有资源而非私有(“网络实名”、“中国IPv9”就是100%私有资源)资源。
  
   更多笔者文章,请访问 www.w.org.cn 网站。本文保留作者版权权利。
  
   沈阳 sz1961sy@sina.com 2005-11-16 16:32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szoas 时间:2005-12-30 13:24:51 广东
  呵呵,很中肯,为了不这么冷场,我提几个问题吧,也算是和你一样的老网友对你支持。
  
  问题一,对于当今的blogger,它和商业有什么关系?你认为这种形式是否就可以真的带来利润?就如天涯,那么它的利润赢利点及利润增长点在哪里?既使可以赢利那么其收入可否大于其运营成本?如果不能赢利你认为这种BLOG形式是否会成为其大型网站的附加,还是最终像有如收费邮箱一样分为两极,一类免费,一类收费再进行其功能优化从而直接以blog空间功能来实现IT互联网企业的利润呢?
  
  问题二,互联网对传统社会的颠覆和对一部份人民生活状态改变,你怎么看待这一现像,它是否会加速其社会进前变革的进程。
  
  问题三,对于较有名气的评论博客er,就如方兴东,你。你认为这些人的存在会对互联网,网友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你们在网友和互联网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以及你们的着重点在哪里,还是只要是互联网一切的皆天马行空,无所不谈?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4:49:44 北京
  感谢szoas问题,简单回答一下:
  问题一,Blogger与BSP的商业有什么关系?这个您看Free mail与mail用户有什么关系?
  本人有好多G级Free mail,空间用不完,但是仍然有数个付费自用邮局,也似此比喻不一定正确,不过市场与用户价值在不同的平台上是不一样的。门户会借BSP沾住用户,而IM SP也一样,纯粹BSP的优势明显有些“短板”存在,才有了“BSP 门户”之说(本人不认同此观点)。
  问题二,这个问题与中国己有不少人开汽车,但是骑单车的人仍然不少一样,社会在进步,我们自己跟自己比很明显,但是与西方那些发达国家一比,还是距离好大。人受什么因素影响最大,是个案概率,不是群体推论,社会进步也不是一两件工具出现了而在短期内出现剧变,这个是许多社会现象的统计结果。中国一部分人受互联网影响,但是它仍然是为数不多,因为西方那些发达国家上网用户己达到40-82%水平,咱们才不足10%,因此,并不是有代表性。
  问题三,所谓“较有名气的评论博客er”有好多种,有人靠Blog生存与发展,例如刘韧先生的Donews.com、方兴东先生的Bokee.com、邢明先生的天涯blog,还有一种本人这样因为背靠媒体,每天浏览、获奖自已职业所需的大量信息,借助Blog可以写些业外、业余文贴,写多了,有人看,固此而成“较有名气”,还有一种象我太太,她偶尔会把自己专业、兴之所至东西post上自已blog中,图个乐趣而已。网络发表己由于Blog存在而由严肃的publish变成了post,后者在Blog中整理成了让外人可以分享的东西(图文视频),(当然,也有closed的blog)因此这个结果与BBS上的互动在网络行为上已经没有什么限制或差别,只要有共鸣者,双方或多方进一步互动没有不可能的事。“共鸣者”不是单方的,因此,如果一方无回应,是不可能成功的,以本人为例,QQ/MSN/POPO等IM一般会同意加别人,但是没有太多时间去当陪聊先生,只会与认为可以交流者交流,“网友之交淡如水”是一个互动原则。举一个例子:假如您的不太了解邻居突然要求到您家做饭,您会一口答应吗?
  
  希望这些回答答对szoas问题。
  
  感谢所有浏览本专访的网友支持!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4:54:03 北京
  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跟踪分析(4)
  
   [狐闹闹笔下观点]
   2005年11月18日09:43 来源 搜狐IT, 作者狐闹闹(责任编辑:陈中)《狐闹闹炒作学堂之三:炒作也要看长线》 (http://it.sohu.com/20051118/n240746276.shtml )写道:
   近日某网站宣称自己的域名被前员工截持,在我看来,就是个小炒。且不管这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想换新域名,这么一炒,也就有很多网友记住了;老域名能要回来五八,要不回来四十,接下来再打几场官司,找几个貌似域名专家的人写几篇长文,慢慢老域名也就被大家忘了,新域名也就起来了。小炒大抵如此,一有料就使劲往锅里按,如果没料了呢,那就顺其自然。但这是不行的。
   如果这个所谓的前员工,是被现任老板指使的,以便在融资之前大炒一把、同时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域名选择的话,那这就是个很精致的小炒了。这样的小炒如果能够抺掉人为操作的痕迹,实际上再加点盐加点料,把个事情弄得此起彼伏剧情跌宕,就很容易发展成经典的大炒了。
   由于笔者几乎看每一期狐闹闹大作,因为它是很多IT名笔的杰作。不过,这一期的指桑骂槐似乎过了头。
  
   [多少“假域名专家”发表了意见]
   一是此文显然是指“天涯博客”事件;
   二是“找几个貌似域名专家的人写几篇长文”笔者查了一下“ 新浪网科技时代---天涯社区域名案专题”(http://tech.sina.com.cn/focus/tianyan_club/index.shtml )只有“胡钢”“张樊”二位律师撰文,笔者知道胡钢律师是域名法律与实践方面专家,而张樊律师是一位常常热心写域名方面的法律界人士,除了他们二位不应该是“貌似域名专家的人”外,可能笔者是第三位写“几篇长文”的人,有人会笑说:“您这不是不打自招‘貌似域名专家的人’吗?” 确实如此,因为无人给出“域名专家”的定义,任何人自称“域名专家”都可以被认为“貌似域名专家的人”,而且还有:问题三
  
   [搜狐IT编辑审稿水平]
   问题是三,笔者觉得《狐闹闹炒作学堂之三:炒作也要看长线》一文搜狐IT责任编辑:陈中先生如果不是缺乏法律常识(假如陈中先生读法律专业毕业那更让人不可理喻)、就是故意对法院受理案件及原被告双方的代理律师声明视而不见,如果搜狐IT自认是网络媒体的话,必须以尊重法律事实为传播、审稿标准,严谨地修正《狐闹闹炒作学堂之三:炒作也要看长线》一文的谬误之处,不过如果此文是陈中先生自己大作,那么问题就更加让人看出搜狐IT编辑水平是可以这样漠视法律事实,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网络媒体的可悲。
   至于说炒作水平,附上3张网上流传甚广的搜狐公司老板图片,似乎比“天涯博客”事件夸张N倍,难道此天涯域名案是向搜狐公司老板学习回来的吗?看吧:
  
   http://www.kewu.net/Article/UploadFiles/200412/20041209014729811.jpg
   http://image.baidu.com/i?ct=503316480&z=1133185051&tn=baiduimagedetail&word=张朝阳&in=124
   http://forum.bokee.com/files/2005-08-25/image_00089.jpg 张朝阳的女朋友?(http://aiqx.com/p755593.html )
  
   [本案给使用.com用户几点启示]
   笔者认为,本案至少己给使用.com用户下列几点启示:
   1、使用.com用户必须懂得看好自己的域名资产知识,否则可能会有“哑巴吃黄莲”的一天出现,这个忠告域名业内人士认为一点不夸大事实。
   2、使用.com用户必须有专业域名资产管理人才,否则象FM365.com丢失、域名tianyaclub.com 不在自己掌控下的尴尬局面,受伤害最大的始终是当事企业,而不是别人。
   3、企业培养自己的合格CIO(信息总监)紧迫性,不仅很IT的联想集团在FM365.com丢失事件中凸现,而且天涯社区在tianyaclub.com 域名不在自己管控下所触发的案件,都是活生生例子。
   4、很多IT企业天天教人做“电子商务”、“网络营销”,如果连自己在全球互联网中的唯一标识---域名(无形资产)都弄不明白该如何有效保护,就别“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向别人“布道”了,那会误导别人的。
  
   更多笔者文章,请访问 www.w.org.cn 网站。本文保留作者版权权利。
  
   沈阳 sz1961sy 2005-11-21 15:12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4:57:48 北京
  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跟踪分析(5)
  
   [事件结局证据]
   2005年12月30日中午,笔者从网上查出域名“TIANYACLUB.COM”的Whois资料:
   Domain Name: TIANYACLUB.COM
   Registrar: ONLINENIC, INC.
   Whois Server: whois.OnlineNIC.com
   Referral URL: http://www.OnlineNIC.com
   Name Server: NS1.HAINAN.NET
   Name Server: NS1.DNS-DIY.COM
   Status: REGISTRAR-LOCK
   Updated Date: 18-dec-2005
   Creation Date: 25-feb-1999
   Expiration Date: 09-nov-2007
   >>> Last update of whois database: Thu, 29 Dec 2005 15:14:04 EST <<<
  
   这个最新更新在昨天( Thu, 29 Dec 2005 15:14:04)信息己确切告诉公众三个信息:
   一是天涯社区域名“TIANYACLUB.COM”的所有者是由HAINAN.NET公司控制的;
   二是此域名已经由ICANN注册商TUCOWS.com公司(加拿大公司,全球注册.com量第二位,仅次于NSI.com公司)转到OnlineNIC.com公司(即中国频道 35.cn)。
   三是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已经彻底解决。
  
   [本事件结果官方版本]
   * 《田英关于天涯域名事件的澄清声明》(http://news.qq.com 2005年12月02日07:26 海南热线 ):
   本人经与海南天涯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涯公司”)几度诚恳沟通,达成了和解共识。特此公开声明如下:
   本人愿意配合天涯公司做好相关域名注册信息的更改工作,协助天涯公司收回本人在公司任职期间由公司安排注册的tianyaclub.com、hainan.net等域名,天涯公司是tianyaclub.com、hainan.net等域名的合法所有人。因本人2005年11月在某些媒体发布的情绪化言论和失实内容,对天涯公司和邢明先生造成了名誉损害,本人就此公开道歉。双方本着面向未来,友好协商的原则,将展开建设性的符合商业规则的业务合作。
   除本声明外,今后未经本人许可,请各类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不再以本人名义发布关于此事的相关内容。 (http://news.qq.com/a/20051202/000628.htm )
   * 《天涯社区终结域名纷争 明年重心在海外市场 》2005年12月02日 10:55 新浪科技 张凯锋/文 (http://tech.sina.com.cn/i/2005-12-02/1055781413.shtml )
   新浪科技讯 12月1日晚,新浪科技获悉,天涯社区域名纷争已于日前和解,田英发表声明称将归还域名。12月2日早间,在美国考察的天涯社区CEO邢明表示,天涯社区明年将主要拓展海外华人市场。
    田英在声明中承认,天涯公司是tianyaclub.com、hainan.net等域名的合法所有人,他将配合天涯公司更改这两个域名的注册信息,并对天涯公司和邢明本人公开道歉。
    正在美国考察硅谷和华尔街的邢明对新浪科技表示,他对域名纷争最后可以和解非常满意。邢明透露将天涯公司将支持田英的海南热线(tianya.com)开展业务,不过他强调这是在“纳入天涯公司整体控制”的前提之下。同时邢明也表示,“tianyaclub.com” 因为域名比较长,今后将不会作为天涯社区的主域名,而是可能作为高级用户俱乐部的域名。
  
   [本案启示]
   从2005年11月8日至今天2005年12月30日,前后历时52天的天涯社区域名被挟持事件终于可以划上一个休止符。它留给公众的启示可能有下列几点:
   第一,域名是无形资产,会比它的注册费更多倍地增值。
   第二,域名管理涉及到一系列全球互联网的协调制度,这是一个十分专业的领域,现有的管理、协调制度己相当完善,只是不少公司缺乏专业管理域名这种无形资产的人才去合理管理而已。
   第三,保管好自已所有涉及域名注册的凭据,是确保自己域名一旦遇到纠纷时合法寻回的唯一有效证据。
   第五,本案最终双方和解,表明商业上没有永远敌人,只有永远利益朋友。
  
   祝愿邢明先生的企业2006年诸事合想,祝田英先生与天涯再续前缘生机勃发!
  
   更多笔者文章,请访问 www.w.org.cn 网站。本文保留作者版权权利。
    
     沈阳 sz1961sy 2005-12-30 13:53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作者:竹子尤 时间:2005-12-30 18:55:43 广东
  不认识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19:09:08 北京
  博客随笔(18)试答《职业》杂志的“博客”采访提纲
  sz1961sy 发表于 2002-11-8 22:37:00
  
  
   2002-11-8 18:05:00 方兴东写了《一份颇具挑战性的有关“博客”的采访提纲》(http://www.itsway.com/web/person.asp?author=方兴东 ),确很有趣。不知方兴东会怎样答,不过,在此试加以作答(纯属好奇,不是标准答案:“博客”永远没有“标准答案”!)。
   一、又一个革命时代到来了?
   1. 从"博客中国"网站的外表看起来,博客网站和一般的个人网站或BBS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许多人认为"博客"不过又是IT业炒作的概念而已。您做为"博客中国"的发起人,能否给公众做出一个明确的说明?
   答:每一个ICP网站都是那么几层结构及要表达内容,但是如果因此说看网站外表而判断类同,正如一份专业杂志与科普杂志不可类比一样,因为后二者它们的读者群是不同的。
  个人网站或BBS是个人表达或主题表达的Web形式,而“博客”是个人精神精华的群体集合形式。IT业炒作指的是对产业的趋势、产品预测,而“博客”是一种个人观点表达,它源于“头脑风暴”交流、软件(语言)程序完美过程,是同业的思想交流模式。
  作一个比喻:没有传真之前,只有耳听手记传文,没有电子邮件之前,传真是摸拟信息,这是一步步的信号水平科学化,然而,在Web形式中,“博客”把之前的各种传递、交互手段都更加随意了、更加面向公众化了,因而表达的效果、影响力是以往任何时间更加具有个人网站或BBS所无法比拟的,“博客”表达已实现了媒体功能,因此,它是ICP中最有影响力的“头脑ICP”。
   2. 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会对传统造成冲击,博客对传统的冲击力表现在哪些方面?
   答:“博客”是兼容了传统的个性化表达优势,因此不应说“都会对传统造成冲击”,而应该说:有了飞机之后,火车、汽车、轮船运输仍然会一样各自发挥优势与需求而正常运转。然而,在思想传递方面,“博客”是吸收了“个人专栏”、“个人网站”、BBS、Mail-List的一些优势并超越了它们,这便是以实名制为原则的观点个性化表达。
   3. 1998年的博拉吉报道和2001年的9.11事件可以说是博客进入公众视野,获得发展的历史性事件,在偶然性的背后,博客是否是互联网的技术和理念发展的必然产物?
   答:“博客”不是今天才有,不过它必须在互联网成熟的群体中产生。在ICANN的2002年上海会议上,本人采访Release 1.0论坛 、被称为“Internet大师”的埃瑟.戴森(Esther Dyson)是否知道Blog? 她说,知道Blog,“但是,我不是Blog”。因此,是否“博客”与互联网精神及发展并不相关。
   注:Upside商业周刊认为Esther Dyson她是全球“数字化精英100人”中名列第12位,是第二任ICANN ,第一位、第三任即现任 是“互联网之父” Vinton G. Cerf。
   二、是骗子还是"堂吉诃德"?
   4. 您写了一篇文章称博客是互联网的第四块里程碑,在"博客中国"的网站上有一句话:博客之于知识,就如Linux之于软件,Napster之于音乐。人们从博客网站上看到的表面现象是一些文章的链接,人们不能不质疑关于博客作用和地位的论断:这会不会又是一个IT业的泡沫神话,尤其是在您所说的"互联网的疗伤时代"?
   答:“博客”是否算是互联网的“第四块里程碑”也许言之稍早,但是它把互联网的最本性东西:“知识共享”加以充分表达。
   “博客”文章的一个特点是技术上把别人的文章链接忠实地保留,其实近一年来不少新闻网站已很注重这一点,例如,千龙新闻网(www.Beijingnews.com.cn )的一些原创文章,这一方面是发布系统上的技术进步,而本质上是著作者或写作者对别人的忠实引用。在近几百年的西方科技史中,对前人的研究成果或思想忠实引用,后者在“科学检索”上甚至形成了一套学术评估体系。可惜,在不少揭露国内“学术腐败”现象中,我们看到把别人/前人忽略成了一种流行,因而一种夜郎自大式“学术腐败”现象不仅仅是在IT业的泡沫神话中十分突出,而且在各种必须脚踏实地研究的学科,我们见到到处是“前无古人”式结论。
   这是一种悲剧,它的危害仅仅用“互联网的疗伤时代”来解决还是不够的,它还要有更积极的办法。“博客”便是其中的一种。
   5. 《中国博客宣言》中指出,博客在中国不仅是航海者,还是盗火者,为什么描述得如此悲壮?
   答:不论是“航海者”,还是“盗火者”,其实是一种拓荒的含义。因为中国民间有一句俗话:“瘦田无人耕,耕后有人争”。这几个月“博客中国”网站的发展便可以完全用这一句话表达。
   当然,博客不属于任何人,它是属于一种表达方式。“博客中国”网站仅仅是博客理念的其中一个传播者而已。
   因此,“是骗子还是"堂吉诃德"?”的问题其实不用再答了,因为上面的答案已回答了:No!
   三、博客比我们更聪明吗?
   6. 一个群体一般都有共同的信仰、特征和遵循的原则等,甚至还有群体的内部语言、眼神、动作等,您认为是否可以说博客已经或将会形成一个特殊的群体,有自己的博客文化呢?
   答:物以类聚,不是冠以“博客”之名才显得特别。但是“博客文化”可以从大家熟悉的“未来学家”、“网虫”之类中去找到类似的特点。大家也都知道,不少“未来学家”甚至被当时的人当作“疯子”、而“网虫”一簇在中国也是经过三年左右时间被大家接受。姜奇平在《互联网周刊》时曾说过一句话:“希望刊物的员工是网虫出身”。
   7. 是不是学历较高、知识比较渊博的人,以及IT界人士在博客中占的比重比较大?
   答:目前对网络(它仅仅是IT的一个很小部分)较有兴趣的人,比较接受“博客”观念。但与IT的渊博相比,这些人不能算是学历较高、知识比较渊博的人,因此,本质上与学历及知识无相关。
   8. 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博客?
   答:博客不是学术水平标准,因此无“优秀”可言。“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成为一个博客”的讲法比较客观。本人的答案也不算是答案是:你自己去看一些博客网站,找到与别人的共鸣点时,应该便算成为一个博客。因为博客无标准之故。
   9. 您是怎么成为博客的?您觉得做博客最大的乐趣是什么?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博客”的名称不是先有“名”再造“实”,而是原本便有“博客”现象,不过这个名称出来之后,大家认可了,于是以前的其他“别名”被“博客”取代了。
   本人认为:做“博客”最大的乐趣是“知识共享”。
   “博客”最大的障碍是与“知识共享”精神背道而驰的网络行为甚至更恶劣的“知识霸权”行为。
   “博客”最大的挑战是“知识无疆界”中找到自己的“知识疆域”(个人知识空间)。
   10. 不管做不做博客,我们每个人每天都面对着信息的汪洋大海,我们怎么样才能不做信息的奴隶,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需要的信息并把它消化掉呢?
   答:一个人在30年前读完自己专业知识需要90年时间,这是当时《情报学》或《图书馆管理学》课程中表达“信息暴炸”的表述。事实上,与当时信息检索工具较落后有关。不过,在数字时代,我们知道,用搜索引擎可以从全球5000万个网站(址)、每天新增的几百万个互联网页中,让自己真正“永远”读不完同一类信息,因此,“博客”其实便是一种遵重别人工作、汲取别人成就、缩短自己的学习、工作、研究、商务所需而与人“知识共享”的途径。
   因此,本人认为,迈上“博客”之路,便是网络时代一个现代人真正站在别人肩上发展自己、不断寻求发展而进行的一种途径。回答到此,有关“博客比我们更聪明吗?”的答案也已有了,即:“博客”(作为动词时)是一种聪明人的学习方式,但“博客”(作为名词时)却可能还不见得比别人聪明。“勤能补拙”、“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的古人训导,也许便是博客个人的座佑铭。
   四、博客有"前(钱)"途吗?
   11. 大家都很关心一个问题,就是做博客能否成为一种谋生手段,博客网站能不能进行商业运作?
   答:“博客”是一种表达方式。这个问题恰如有人问:“写作能否成为一种谋生手段吗”一样,写作的作品要成为商品才能实现。“博客”同理。
   博客网站能不能进行商业运作要看有无人有兴趣投资。大家知道.COM公司全球资本投了不少,但仍然是亏损大于盈利,博客网站作为网站与大环境一样,有人感兴趣肯定可以进行商业运作,但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表达清楚的,因为目前理解“博客网站”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12. 您曾经说要用1000块钱打一个赌:4年后,中国大多数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人都将是博客或准博客。既然您这么有信心,现在敢下更大的赌注吗?
   答:这个问题是方兴东讲的,不过俺认为不用4年后,可以提前2年。而且方兴东的赌注也下得太小了,不够刺激,俺不陪他玩:除非他下再大一点赌注并订下一些标准,找几位公证人,否则怕他不认输。哈哈。
   谢谢您提了这些够深思熟虑的问题,尽管俺不知方兴东如何回答,但俺用了120分钟才一个字一个字写完,真是有难度呵。而且回答得很随意而已。
  
  2002.11.8.
  22:32
  写于Beijingnews.com.cn
作者:tyrotan 时间:2005-12-30 21:44:51 广东
  沈阳是个忘事虫。
  
  虽然号码在我的QQ名单里,恐怕三年都聊不上两句。
作者:sz1961sy 时间:2005-12-30 23:25:17 北京
  Re: tyrotan 
  抱歉,这2年老换电脑,因此很多网友是谁忘了。


楼主华子GG 时间:2005-12-31 08:40:00 海南
  访谈今天上午9点开始,欢迎参加!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