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陪审团的政治使命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1-08-28 07:00:00 点击:140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梁剑兵:论陪审团的政治使命
  
  关键词: 司法审判生态环境 陪审团 分权制衡 政治正确 信任
  
  内容提要: 陪审团的政治使命是通过普通民众与职业法官之间的“共同裁判”制度,制约和遏制司法独裁与擅断,防止司法不公,实现司法审判的“政治正确”与“法律正确”的高度统一。
  
  
  一
   我经常说,法律人要远离政治,但是要贴近政治学。尤其在研究和分析当下中国的司法现状及司法改革的时候,法律人不能够、也不应该仅仅将目光“往复流转于规范与事实”之间,或者仅仅流转于程序法与实体法之间,法律人还应该将眼光放置在“政治正确”与“法律正确”这两个变量的函数关系之间。
  
   因为在大部分的情形下,司法审判活动不仅仅只是开庭审理和写判决,司法审判活动还是法官代表国家所进行的一种政治统治、一种对所有刑事案件、行政诉讼和民事纠纷当事人的政治统治——从“马克思主义法学”的视角看,司法活动本身就是一种最具有暴力性的、最具有“合法伤害权”的、“合法的”政治暴力。所以,卡尔·马克思曾经说过,法律是政治的政治。在任何一个国家,警察、法庭和监狱从来都是国家这种暴力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司法审判只是这架暴力机器运转起来之后的一种具体表现而已。
  
  二
   司法活动虽然从一个侧面看仅仅只是一种程序性的审判活动,在法庭上似乎只有“法庭的统治者”——法官在“孤零零地”面对着两造当事人,但是,法官这种职业对当事人所拥有的政治支配权力是极其强大和彪悍的。在中国当代社会,这种政治权力的强大和彪悍已经是登峰造极,无人制约——其核心特征体现为过度强调政治意义上的、片面的“法官独裁”,而忽视了对法官权力的分权制衡和制约。
  
   具体来说,这种登峰造极的、不受制约的法官独裁权力在法庭审理过程中的具体表现方面主要有:
  
  ——在中国的法庭上,缺乏西方国家普遍存在的陪审团制度对职业法官的分权制衡机制,这直接导致了法官、法院可以在法庭上肆无忌惮地进行“独裁”。
  
  ——在司法审判所需要适用的规则方面,法官审判案件“不讲良心”、不顾社会舆论中普遍存在的公序良俗、任意曲解法律、不会正确适用法律的现象比比皆是。毫不夸张的说,不论法官和法院拿出任何一本已结案件的审判案卷来,如果严格依照法律中确定的司法程序性规则进行审查,严谨的法律研究者总是能够看到这些案卷中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合法问题。
  
  ——来自社会中的当事人对司法审判这种来自职业法官的合法暴力及其不信任。正是这种不信任,导致了一种“有理搅三分、无理也搅三分”的“涉诉信访”乱局。另许多法官感到困惑不解的是:为什么在自己看来是“合法”的判决和裁定,当事人就是不服,就是要上诉、要信访、要申诉、要控告?
  
  ——一个审判结束并发送了判决和裁定的案件,尽管在法律上可能是大体正确的,但是当事人很可能因为认为审理此案的法官在政治上不正确而进行涉诉上访:比如,仅仅是因为法官在法庭上训斥了不守法庭纪律的一方当事人,这个当事人就会从政治心理学的意义上认定这位法官有意偏袒对手,进而怀疑法官的政治正确性——这种怀疑心理必然蔓延到对判决和裁定不信任的方面上去,于是,涉诉信访就开始出现。
  
  三
   我们必须看到:现在的法院和法官所面对的司法审判生态环境与以前的环境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在以往的、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的司法生态环境中,法院和法官在当事人心目中的形象是神圣的、权威的和“公正化身”的,因此,法官和法院所面对的司法生态环境是友好的、服从的和信任的。
   现在则大不相同了。现在的司法审判生态环境,往往是审视的、怀疑的、不信任的、甚至是对抗的和敌意的。当事人对法官和法官的神圣性、权威性、公正性等“政治心理体验”基本上荡然无存——那浩浩荡荡的、数千万的“涉诉信访”大军就是这种不信任的具体表现。
  
   所以,“涉诉信访”访的不是案件,访的是当事人对法官和法院的不信任!
  
  四
   那么,我们当今的法官和法院,究竟应该如何重新获得刑事被告的亲属、行政诉讼当事人和民事诉讼当事人信任,进而摆脱这种恶劣的、不良的司法审判生态环境,重建当事人与法院和法官之间的互信关系呢?
  
   答案很简单:法官和法院必须首先做到政治正确,而要做到政治正确,就必须首先打破法庭之上法官和当事人之间深刻的政治心理隔阂所导致的不信任,以便让被告人、当事人获得对职业法官的肆无忌惮的“法官独裁”权力的制衡力量和遏制手段。
  
   这一制衡力量和遏制手段在西方国家主要体现为陪审团制度。如果我们认真考察西方国家的陪审历史,我们就会发现:制衡和遏制职业法官的“独裁专断”是陪审团制度之所以长期存在的主要政治使命和价值所在,也是体现西方国家体现其司法民主和“分权制衡”理念的一种重要政治制度。这种制度的精髓在于首先对“法官独裁”的审判权力进行切分,将对案件事实的判断权从职业法官手中切割出去,分配给陪审团,将释明法律、适用法律的权力保留在职业法官的手中,这样做的结果是在陪审团和职业法官之间建立了一种“事实审判权”与“法律适用权”之间的制衡关系,使得职业法官对案件的判决建立在“普通人的常识”这一基础之上。
  
  五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正是因为在陪审团制度下,职业法官的判决和裁断是必须建立在“普通人常识”之上的,才使得职业法官不能任意的、毫无顾忌的实行独裁和擅断,也恰恰是因为法官们都尊重陪审团的判决,都尊重“普通人的常识”,这才使得职业法官获得了来自普通人的信任和尊重,缔造了友好互信的司法审判的生态环境。
  
   虽然也有“普通人常识”出错的情形发生,比如辛普森案件的审判。但是,就统计学的角度上看,经过陪审团审判的案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合法又合理”的。那种陪审团审判的案件在以后的司法过程中被推翻、被否定的总是个别的、少数的。
  
  六
   美国“州法律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指出:
  ——在今天的美国,有84%的公民认为陪审团制度很重要;
  ——在进入正式审判程序的刑事案件中,有90%都是经由陪审团审判的;
  ——在陪审团审理的全部案件中,有三分之二是刑事案件;
  ——在3亿美国人口中,大约3200万美国人担任过陪审员,平均每10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担任过陪审员;
  ——在美国,陪审团审判依然是美国刑事审判的主要模式。
   以上数据和报告向我们展示了美国司法审判中政治生态环境的真实状况。通过这一报告,我们不难看出,在司法审判的法庭上,绝大部分的刑事案件和相当比例的民事案件都是要在陪审团的普通老百姓的面前进行“普通人审判”的。
  
   在英美法系中,站在被告席上的刑事被告、坐在当事人席上的民事案件当事人,他们以普通人的身份首先接受与他们相同的普通人的审判,然后,再由法官在“普通人审判”的基础上进行法律审,将普通人所确认的案件事实与相关判例法或者制定法“对号入座”去适用法律,这就是美国法庭上的现实场景,这就是美国司法审判中所体现的陪审团与职业法官之间的分权制衡关系。
  
  七
   陪审团的政治使命当然是要体现在案件审理过程之中的。在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庭上,对案件的审理都是对司法审判三段论中的大前提(法律规定)和小前提(案件事实)的审理,并在先行审理清楚小前提之后,再由职业法官运用逻辑推理的方法,从大前提经由小前提推导出案件裁判结论。这一过程,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在大陆法系的传统审判模式中,法官“独裁并擅断”事实和法律曾经是一种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司法制度。这一制度在大陆法系各国引进陪审制度后有所改善。但是,众所周知,在当代中国,那种“陪太子读书”式的陪审员仅仅是花瓶和摆设,压根起不到遏制法官独裁和擅断的作用。这也是中国司法生态环境无法得到根本改善的一个原因:中国的陪审员从来都不是职业法官的制衡性力量,而仅仅只是装饰法官独裁和擅断的“花瓶”与“摆设”——这反倒是加大了社会公众对“独裁擅断”的职业法官的不信任!
  
   但是,英美法系的情形则有所不同,在英国和美国的法庭上,陪审团负责判断“事实”,法官负责适用“准绳”——陪审团与职业法官分权制衡,“平民法官”遏制司法独裁和司法擅断——并且在这一基础上建立普通人对职业法官的互信:法官相信“普通人”的判断是合乎法的精髓——自然法和伦理法的;而“普通人”也要相信法官的判决和裁定是符合“对号入座”的司法规则的。于是,美国的司法审判生态环境是友好的、和谐的、良性的。美国的职业法官形象是神圣的、权威的、公众深信不疑的,这与中国职业法官的形象形成强烈的对照和反差!
  所以,
   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才知道何谓英美法系的司法民主;
   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才知道何谓法庭上的分权制衡;
   也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才知道了陪审团的政治使命——通过普通民众与职业法官之间的“共同裁判”制度,制约和遏制司法独裁与擅断,防止司法不公,实现司法审判的“政治正确”与“法律正确”的高度统一!
  
  结语
  
   陪审团的这一政治使命在英美法系已经基本实现,在德国、俄罗斯、法国和日本等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也初步开始实现,但是在我国尚未起步……或者说刚刚从中国的中原腹地开始萌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1-09-06 19:37:57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正是因为在陪审团制度下,职业法官的判决和裁断是必须建立在“普通人常识”之上的,才使得职业法官不能任意的、毫无顾忌的实行独裁和擅断,也恰恰是因为法官们都尊重陪审团的判决,都尊重“普通人的常识”,这才使得职业法官获得了来自普通人的信任和尊重,缔造了友好互信的司法审判的生态环境。
    
     虽然也有“普通人常识”出错的情形发生,比如辛普森案件的审判。但是,就统计学的角度上看,经过陪审团审判的案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合法又合理”的。那种陪审团审判的案件在以后的司法过程中被推翻、被否定的总是个别的、少数的。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1-09-30 20:59:30
  假如经济上没有丰衣足食的中产阶层、假如政法上没有有序参与法律的平民百姓,中国社会就永远不可能达致理性和民主——在没有中产阶层、没有经过陪审团训练的理性公民的中国社会中,不论任何人、任何党派上台,就只能是更加血腥和更加残暴……
    只有政治白痴和政治蛆虫才看不到这一点!!!
    
    陪审团,是训练理性公民的第一课堂!!!
    
    懂吗????????????
作者:贺律师博士 时间:2011-10-13 16:11:43
  反复发同一帖,白痴一个。
作者:温安杨王 时间:2011-10-13 16:18:16
  看明白了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2-04-24 20:42:47
  还是何兵说的一针见血:司法职业化的要害是什么地方呢?他们说“法院是法官们的法院,而非人民的法院”。“……法院是人民的,不是法官的。如果说法官对法院有主权的话,人民的主权就一定会落空。法院是刀把子,如果刀把子就操纵在十几万或二十几万法官手里面,人民不能参与进去,那怎么行?那太危险了。”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4-24 20:50:52
  顶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4-24 21:37:48
  支持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4-24 22:10:42
  支持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4-24 22:24:49
  陪审团好,老百姓可以安居乐业,司法也公正了!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4-24 22:44:23
  支持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4-24 22:57:00
  支持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2-05-01 09:14:45
  作者:法家梁剑兵 发表日期:2011-9-21 6:50:00 回复

  我国现行的陪审员为何沦落为职业法官的陪衬和花瓶?为何陪审员陪而不审合而不议?就是因为在合议庭中,职业法官、审判长的意志是压倒陪审员的,这是导致现行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失效的根本原因所在。

  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陪审员在与具有法律专业能力的职业法官一起合议案件的时候,受到了职业法官的强力压制和“意志绑架”!

  在司法擅断主义的幽灵下,任何一个职业法官都不可能认同、支持陪审员发表与自己的主观意志相左的看法,这是现行陪审员制度失灵的最大奥秘所在!

  因此,只要是让陪审员与职业法官一起合议案件,陪审员也就只能是职业法官的遮羞布而已!

  因此,只要陪审员无法摆脱职业法官的强力压制和“意志绑架”,不能有效的将自己和职业法官隔离开来,分别进行合议并独立自主的表达平民意志,我们的人民陪审员就将永远是职业法官的附庸和遮羞布!

  难道不是吗?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5-01 09:39:38
  有陪审团制度,司法公正许多,上访人员大大减少,利国利民!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5-01 09:59:45
  顶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5-01 10:28:56
  顶
  
作者:痛恨法院贪官 时间:2012-05-01 11:23:42
  顶
  
作者:zhuyc1956 时间:2012-05-01 19:29:06
  中央高层他们都知道,比如、香港的廉政公署,是防腐反腐的有效利剑,为什么不学 ???因为关系到集团利益。司法腐败到“眼花”,还谈什么社会管理创新???天天空谈司法为民,出案例、就是不出劳动争议案例......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2-07-14 17:34:03
  执政党在其多次政治报告中均明确指出,所谓社会主义民主的基本内涵是:在我国,全体选民是国家的主人,选民有权通过自己的代表,组织国家机关,管理国家各项事务,管理各项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并监督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这是对为什么公民可以通过参加陪审团的方式对法院提出司法审判建议的有力回答!!!!!!


  按照上述基本内涵以及宪法的规定,随机抽选的并临时集合到法院的陪审团就是选民的代表,他们代表选民、依照宪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对法院这一国家机关提出裁判建议,就是行使宪法中规定的公民基本政治权利——因此,实行陪审团制度也就是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典型体现方式之一。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2-07-19 14:08:09
  所谓民主,是由“民”和“主”两个字形成的组合词。“民”与“官”相对,在政治学和法学上的基本含义就是指选民。“主”与“服从”相对,“主”的基本含义是决断权、决策权。

  因此,所谓民主,就是承认选民在国家事务中有超越于官员之上的决断权和决策权!

  陪审团成员都是随机抽选的选民,他们以“微型议会”的方式投票决断案件,向职业官员提出建议。如果职业法官对于这种建议予以采纳(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河南,只要达到“全体一致决”或者“绝对多数决”,职业法官都采纳了这种建议)。那无疑就是民主——司法民主!!!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2-07-19 14:31:02
  美国埃塞克斯大学法学教授James Gobert在其关于陪审制的专著中,阐述了陪审制度的独特的民主意义。他认为陪审团是典型的民主机构,其裁决是人民的声音,做出裁决的过程也体现了参与性的民主。在论证这个观点时,James Gobert首先分析了民主的本质,他依据亚里士多德对政体的三分法观点,认为对这三种政体的根本区别在于决定做出的主体不同——与君主政体和贵族政体不同,在民主政体下,人民是国家事务的最高决策者——James Gobert认为,不是人民比君主或者贵族更不容易犯错误,而是他们应当参与到与他们有关的国家事务之中。

  James Gobert在陪审制中发现了比议会政治(容易变质为寡头政治、更容易演变为少数人包拯)更符合民主理论的决策模型。James Gobert认为,每个陪审团都是一个微型的民主体制——陪审员是从选民中随机挑选的,不论贫富也不论官职和名望大小。在挑选陪审员的时候是不可能考虑政党身份和政治倾向的,也不论他是不是法律专家或者文化水平的高低。陪审员必须来自本地社区(城市),这正符合“决定应由受该决定影响的共同体集体作出”这一基本的民主理论。James Gobert认为,陪审员还拥有比议员更大的独立性,因为他们彼此互相陌生且毫无政治和经济上的瓜葛,因此不必担心会遭到同党党魁的压迫以及利益上的纠纷,因此,他们完全是松散的并完全独立的发表自己的意见。陪审员会议是秘密召开的,每个人身上只有号码,没有姓名,谁也不认识谁。在作出决议之后,他们就立即解散并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不用为自己投出的一票承担任何责任,也不会因为自己发表的意见和看法遭受法庭的制裁。这样,陪审团制度就将每一个选民的自由意志解放了出来,从而可以完成“将良心输送到法庭”的历史使命。

  因此,James Gobert认为,与议会相比,陪审团制度更加符合纯正意义上的民主。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13-02-15 15:56:59
  公民“接受陪审团审判权”的宪政意义

  On the Right to a Jury Trial and Its Constitutional Value:Taking the Seventh Amendment of US Constitution as the Center

  摘要:
  在美国,"接受陪审团审判权"是当事人享有的一项诉讼权利,也是公民享有的一项宪法权利。这种权利在宪法、普通法、制定法和衡平法上都有其法律依据。"接受陪审团审判权"之所以入宪,就是因为它具有对抗强权以维护公民自由,发挥制衡法官以保障政治民主,维护司法独立和提升司法权威等功能和价值。目前,我国建立陪审团审判制度既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
  Abstract:
  In U.S.A,Tried by a jury is a fundamental lawsuit right and constitutional right enjoyed by parties and citizen.This right rooted in American constitution,statutes,common law and Equity."Tried by a jury" entering the constitution is because that it had the function and value of resisting the power to maintain the freedom of citizen,balancing the judiciary to achieving political democracy,ensuring judicial dependence and promoting judiciary authority.At present,it is not only necessary,but feasible to build the jury system.
  作者: 王德新
  作者单位: 山东师范大学法学院,山东济南,250014
  期 刊: 福建行政学院学报
  Journal: Journal of Fujian School of Administration and Fujian Institute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年,卷(期): 2011, (4)
楼主法家梁剑兵 时间:2020-10-11 17:44:13
  回头看,观点依旧新鲜?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