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朝阳区司法机构由黑社会控制 司法腐败进行有组织犯罪(转载)[已扎口]

楼主:无关人士甲 时间:2016-04-24 16:47:00 点击:2060541 回复:1329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33 下页  到页 
  控告人林侃,男,1961年7月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20919196107070211,出生地江苏省东台市,汉族,大学文化,原系中智国际工程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户籍地为江苏省东台市东台镇健康西巷4号407室,长期居住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农光里小区109号楼7-903室。
  控告人因长期无法依法讨回850万元的欠薪,老赖李庆明不但赖账不给钱,反而造谣反诬控告人欠款43万元,并通过原海军日报副总编、现任(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季阳林(13910580187,现仍居住海军大院内)等,从江苏省盐城市找来黑社会成员,经常挑衅寻衅滋事,对我进行跟踪和死亡威胁,严重危及我人身安全。而我数十次求助,北京市安贞里派出所都以经济纠纷为由,朝阳法院以是治安案为由,长期拒绝受理控告人的报案和诉讼请求。
  控告人2013年6月4日突然被安贞里派出所非法绑架和羁押,当日未经过任何合法手续就被直接非法刑事拘留,整个过程中办案民警多次向我解释,是李庆明告了我,领导交办了这个“铁案”,他们也没有办法,如有不服,以后直接去找朝阳公安分局处理,与他们办案人员无关。
  被关入朝阳看守所3天后我才得知:原来被抓只因为我在寻求司法保护无果的情况下,曾被迫在中智公司办公室门上只写了“讨薪讨债”四个字,就成了“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的“犯罪”证据。同时我爱人也一直不知我身犯何罪,而安贞里派出所与李庆明等一直对我爱人进行恐吓和威胁,强迫我爱人撤回了已立案的劳动仲裁申请。2013年6月8日17:56:11我爱人生命中接的最后一个电话,在手机上不显示电话号码,整个通话时间长达11分25秒,2013年6月9日凌晨就在家就因不明原因的火灾中去世,朝阳公安到场后对我爱人的遗物等实施了抢劫。2013年6月14日朝阳公安在审讯室内提出给我100万元了结本案(查审讯录像),被我拒绝; 直到2013年6月16日朝阳公安以要求我家人必须同意立即火化我爱人的遗体为先决条件,才确认本案“情节轻微”,对我进行了取保侯审。
  由于我依法实名举报坚决要求立案侦办本案中的一切违法犯罪,不接收朝阳公安用朝阳区20万元维稳经费进行私了的解决办法,朝阳公安分局一边在2014年6月年向北京市公安局纪委等打报告,谎称我的案子已妥善处理好;另一边多名副局长及有关单位负责人以“维稳”为借口,十多次分别找朝阳检察院和法院疏通,并通过朝阳区政法委进行施压,坚决要求抓人。
  朝阳区法院分别于2015年1月28日和2015年4月14日以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两次开庭,庭审中,控告人用本案卷宗为证据,要求公诉人提供公安在刑拘过程中的执法录像而公安拒绝不给,证明整个刑拘手续全部都是后来造假时补的,所有“犯罪证据”全都是李庆明等人虚构的,安贞里派出所提供的“证据”全是在我爱人被害死且检察院退档后,为逃脱罪责才伪造补充的。由于证据严重虚假,使得法院无法进行有罪判决,迫使朝阳法院打报告书面向朝阳区政法委请示处理办法。
  朝阳法院分管副院长为取得我自认有罪的口供,配合朝阳公安继续把冤假错案弄假成真,绕开朝阳法院刑二庭,直接指示本案审判员王杨(010-85998560),在所有证据都是假的、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犯罪线索、没有任何违法活动、没有任何危害社会行为、没有出逃等情况下,寻私枉法于2015年7月1日以“法院有权”为名,直接非法逮捕已经认定只是“情节轻微”的控告人,2015年7月31日(2014)朝刑初字第3538号,用虚构损失价值13217.6元,非法作出“林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的刑事判决。
  控告人依法向请求北京市第三人民法院审判长杨立军提出如下请求:从北京市110指挥中心调取与本案有关的报警记录、要求价格鉴定师出庭作证、要求调取中智公司所谓换门的录像等关键证据、并向法庭提供了玻璃门上写字可以修复的样品、提供了北京市政府公布的2013年钢化玻璃价格,再次用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所谓换门和损失完全都是虚构的等,证明本人无罪。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而本案中,控告人和辩护律师对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明确异议,且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但审判长杨立军(010-84773166)仍不顾一切剥夺公民应有的弄清真相和为自己辩护权的权利,坚持不开庭就直接判决,并用流氓口气对我说:“我就这样判了,你不服就去告我”,“你不接受判决,我就不给你判决书”,使得我至今都没拿到二判判决书。
  朝阳公安仅凭李庆明伪造的虚假证据为唯一依据,在没有任何换门录像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门是被故意损坏、门被写字后就必须换门或真的每次写字后都换过新门、所谓的损失是否真实的情况下,不依法侦查和取证,与奸商勾结、伪造证据、非法绑架、非法拘禁、害死我爱人后又实施抢劫、并至今不让对公安等犯罪的实名举报立案侦查,并由专人安排,有组织地与朝阳区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和北京市三中院等相互勾结,组成黑社会团伙,在本案中只要借口、不要证据,采用非法手断对我进行拘留、逮捕和判决。本案的实质是黑社会有组织犯罪,他们利用已盗取的公权力,预先直接定为“铁案”,再共同制造伪证进行栽赃陷害,长期非法反复纠缠守法公民,对我进行司法迫害,最终真的做成了他们预先设定的虚假“铁案”,使得宪法付与公民的合法权利形同虚设。
  本案的起因是李庆明为诈骗控告人的巨款,利用在北京的“盐城帮”勾结朝阳政法部门,先由公安分局副局长李阳等交办内定为“铁案”,再共同设立陷阱寻找借口,仅以李庆明的诬陷材料为本案的全部事实依据,在黑社会组织专门安排和干预下,不核实不按法律程序进行侦办,不顾任何法律和事实,故意把毁坏财物罪的冤假错案强加于控告人,直接对控告人实施绑架、非法拘禁和枉法判决,坚持把虚构的假案办成原先早就定好调的“铁案”。
  尽管控告人已经连续不断依法向各有关部门进行过500多次的实名举报,控告我的财物被故意损坏和抢劫、我爱人被害、朝阳司法系统与黑社会勾结,恶意故意制造假案害人等严重犯罪却至今没有任何单位受理、过问和答复。
  根据警方提供的卷宗,可确定本案全部“证据”都是以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我在办公室门上写字录像为唯一基础,进行的反复造假虚构成的,具体如下:
  一、 中智公司办公室根本没有被“换过”门,所谓的毁坏财物根本不成立。
  二、不应该换门
  三、从本案定案的唯一依据——换门人张凯提供的所有“证据”看,所谓的毁坏财物和造成损失都是虚构的,真实性根本不成立。
  四、公安直接参与了本案全部证据的造假
  1、公安确认的“犯罪事实”,只凭李庆明以张凯和凯美德公司提供的虚假证据作为唯一依据。
  2、检察院多次退回补充侦查后,朝阳公安才补充了所谓的“110接警记录”,所有出警时间全部被篡改伪造过,出警事由和现场情况等也多次被篡改和伪造。
  3、由民警提供所有亲自拍摄的现场和损失的两套照片,所有照片全部都是伪造的,其中一套照片是补充侦查时后加上的。
  4、公安不能提供任何一次监控录像和现场执法录像来证明:
  (1)李庆明的换门和粉刷等损失有任何一次是真的。
  (2)证明2013年4月26日当天的换门和在办公室内写字是真的。
  (3)任何一次110接警后到现场是事实。
  (4)任何一次民警到现场拍照是真实发生的。
  (5)价格认证中心曾经按照鉴定规程到过现场进行了实物(实地)勘验。
  (6)证明第三方曾经按规定到过现场,对所有举报财物的损坏程度进行确认和修理方法进行认定。
  (7)2013年6月4日对我的刑拘过程,2015年7月1日对我的逮捕,其程序不非法。
  5、本案所谓的犯罪证据和价格签定结论,除监控录像外公安自始自终没有向控告人出示过任何一个“证据”,没有让控告人对“犯罪”证据进行过任何辨认和签字确认。控告人只是直到2014年12月,由律师从朝阳法院调阅卷宗后,才第一次见到了本案所谓的“犯罪证据”和价格“签定”结论。
  6、整个刑拘过程中公安没有出具过任何合法手续,在安贞里派出所对我没有进行过任何讯问,卷宗中的“讯问笔录”是伪造的,所有“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拘传证”、“拘留证”、“问讯笔录”、“鉴定意见通知书”、“送达回执”等所有的法律文书,凡上面记录有“以上内容已向该人宣读过”等类似的记录全部都是伪造的。整个刑拘过程中,公安没有向控告人宣读过任何材料,直到被关入看守所,从2013年6月4日晚上预审和2013年6月6日等问询笔录看,控告人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何罪。
  7、没有任何人依法向控告人宣布过,已被刑事拘留了。
  8、从来没有任何人依法告知过控告人,要被拘拘留多长时间。
  9、从控告人被非法绑架到安贞里派出所后,虽然我爱人连续几天多次与公安见面,但直至今日也没有任何人依法在规定时间内书面通知我爱人,也没有人口头告知我爱人我被刑拘及理由,只有民警多次吓唬我爱人说我的案子是“铁案”,至少要被判三年徒刑,只有与李庆明达成和解协议,才有可能被少判刑。
  10、“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京公朝延拘字【2013】004059号和130046号,都是非法伪造的:
  (1)从没有依法向控告人宣布过,控告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是在律师调阅了法院卷宗后,才首次得知。
  (2)卷宗证明:记有时间的当天并没有进行任何提审,预审不可能接触到控告人,更不可能做任何讯问笔录,也没有任何问讯笔录中记录过向控告人宣布了延长拘留时间,通知书上凡“以上内容向林侃宣读”,全是预审员自己伪造的。
  (3)在案情非常简单、事实非常清楚、公安自己也确认“情节轻微”的情况下,以使公司全部财物损失15477.56元完全的一样理由,两次办理“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特别是第二次延期拘留就是非法的,是超期羁押。
  (4)从被抓和第一次预审开始,所有场合都一直确定是五次“毁坏财物”,但两份“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都没有提及2013年5月19日所谓的毁坏财物行为,同样证明五次毁坏财物不是事实。
  11、2013年6月10日、2013年6月11日等讯问笔录上的“以上内容向林侃宣读”,全是预审员自己伪造的。
  12、控告人在2013年6月4日到2013年6月16日被拘禁期间,朝阳公安没有将本案在法律规定的7天时间内移送给朝阳区检察院,朝阳区检察院也没有依法通知控告人。
  13、本案如果真是“铁案”,只要满足公检法提出的与李庆明达成“和解”,就完全可以不被起诉;而在被证明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后,控告人反而被逮捕和判刑。
  (1)2014年6月9日预审电话告诉控告人:“因为没有接受他们的解决方案,所以要把我的案子转交给检察院处理”。而公安所谓的解决方案是:a、2013年6月14日在预审室里,一个坐在预审员后面左边墙角的便衣提出,要给我100万元解决所有问题,至今朝阳公安拒绝答复我这个便衣是谁;b、2014年5-6月朝阳分局信访办主任赵伟文13901282186和我住地辖区劲松派出所所长王建军13601306565曾多次找过我和中安集团,要求给我20万元,最多可给30万元私了。以上方案都因我坚持要依法立案查处,而未能得逞。
  (2)2014年10月,检察院本案公诉人李晓辉多次打电话要我与李庆明和解。
  (3)2015年1月法院在第一次开庭前几天,本案主审法官王杨也提出来要我与李庆明协商和解。
  14、本案中,公检法只办假案不办真案,只保护罪犯不保护守法公民,自愿充当犯罪团伙的家丁和打手。
  (1)李庆明派流氓跟踪我、发短信对我进行死亡威胁、打伤我等等,安贞里派出所都以是经济纠纷为由、朝阳法院以是治安案件为由,不立案不处理,长期互相踢皮球,而我仅在门上写了“讨薪讨债”四个字,虽每次110出警清楚记录是经济纠纷,只应由法院立案受理的民事纠纷,却能被公安立即恶意立案。
  (2)恶意欠薪800多万元,长期不被法院受理立案,2014年5月劳动纠纷案终于被朝阳法院受理,但直至今天,受理了近两年时间都还没有正式开庭审理过,并已成功掩护李庆明变卖公司全部财产,逃避还款责任;而只写在只租了100多平方米用来办公、员工不超过30人的微小公司的内部室内墙上,且没有任何逻辑关系的“李庆明缩头乌龟”七个字,不仅被立即立案,而且被判要在全国登报道歉和精神补偿。
  (3)我仅在门上写了“讨薪讨债”四个字,造成的损失极小,无任何真正换门造成财产损失的证据,不经核实就能被立案;公安抢夺抢劫财物,造成我巨额财产损失和我爱人非正常死亡及巨额财产被故意毁坏等案的证据确凿,却长期不能被立案侦破。
  (4)卷宗中所有证据都已被铁的事实证明是假的、没有任何故意损毁一次财物的确凿证据,在公安局认定“案情轻微”,没有发现任何新的证据,控告人没有任何逃跑,没有任何造成社会危险和发生暴力犯罪征兆的情况下,控告人仍被非法逮捕判刑,所有造假并留下确凿证据的犯罪嫌疑人却不让被立案追究责任。
  (5)执法程序非法则整个案件就非法,证据非法仍在使用,用非法手段不可能等到正义的结果。
  15、《呈请辨认报告书》造假。2013年5月20日李庆林辨认的是2013年3月31日发生的事情,而其他材料都认定发生在2013年3月30日。而2013年6月4日安贞里派出所民警程垚、张鹏才提交了《呈请辨认报告书》,辨认的实际时间竟然会在批准前的 2013年5月20日。这份《呈请辨认报告书》上签署同意的领导是“杜学某”,而“审核意见”一栏签署“拟同意”的竟然是办案民警“程垚”。
  16、公安局的主要责任先是预防犯罪,然后才是打击犯罪。本案中安贞里派出所有无数的提前向我提出预警的机会,完全可以在我第一次或第二次写字时就进行教育帮助,阻止任何犯罪的发生。但是,安贞里派出所非但不阻止犯罪,而是与李庆明勾结一起设圈套,故意激化矛盾逼我继续写字来发泄不满,制造把柄和借口好实施抓捕。
  17、所有执法过程中是否违法犯罪,只要查清审讯录像和执法记录仪上的录音录像即可。公安除只提供了到我办公室骗我协助调查很短的录像外,而我从2013年6月开始就国连续实名要求查清公安的绑架和非法拘禁,至今不敢拿出当时的执法全过程的录音录像,只能说明是当时的执法是非法无效的。
  18、2013年6月4日朝阳公安不仅不告诉控告人的权利和义务,反而在控告人多次提出安贞里派出所原副所长马志刚收李庆明的行贿10万元,安贞里派出所许多民警经常与李庆明一起赌博、吃喝玩乐,涉嫌相互勾结,要求安贞里派出所在本案上回避后,都被违法拒绝。
  19、“故意损坏财物”只是犯罪团伙实施有组织犯罪的借口,本案的没有财物遭受大的损失,没有任何换过一次门的录像等确凿证据、没有任何必须换门的依据。全部案件都是李庆明怎么胡说,公警法就怎么胡来,不分青红皂白充当黑势力的打手,发现案件不能成立就继续编制伪证圆谎,法庭上证明卷宗中的一切证据全部都是假的,就气急败坏直接下令逮捕,枉法裁判,不惜动用一切公权力把冤假错案继续办成非法“铁案”。
  五、朝阳区法院知法犯法
  1、2015年1月25日朝阳区法院主审法官王杨提出能否通过调解处理本案?我表示同意,诬陷人李庆明表示不同意。
  2、2015年1月28日上午朝阳区法院用了整个一上午的时间首次开庭审理,到了中午,当公诉人出示朝阳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报告》被大量事实质疑,证明所有“鉴定结论”完全是抄写李庆明虚构的“损失”时,法庭调查无法进行下去,不得不宣布休庭。
  3、2015年4月14日第二次开庭,从早晨开始,一直到晚上才结束,整个法庭调查中显示:检方所出示的全部证据,除控告人在门上写字和描字的录像是真的外,其它证据全部都是虚构和仿造的。
  4、一个在门上写字讨薪的简单“损坏”财物案,本应只需要1、2个小时的审理就能结案,而本案却花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得出的结果只能证明本案全部证据严重造假,使得朝阳区法院无法有罪判决。朝阳法院只得打报告给朝阳政法委请示处理办法。
  5、朝阳公安得知法院无法判决后,先后多人近十次与法院勾通,通过朝阳政法委对法院施加压力,坚决要求作出有罪判决。
  6、朝阳法院分管副院长不顾反对,绕开刑二庭,直接指示主审法官王杨,于2015年7月1日利用把控告人骗到法院“谈话”的机会, 在所有证据都是假的、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犯罪线索、没有任何违法活动、没有任何危害社会行为、没有出逃等情况下,寻私枉法于2015年7月1日以“法院有权”为名,直接非法逮捕已经认定只是“情节轻微”的控告人,然后通过控告人的代理律师传话,要求控告人自认有罪进行配合,否则法院因无法进行判决,会长期关押控告人直至认罪为止。同时法院从南京找来控告人的弟弟和儿子,专门安排见面机会,欺骗他们说只要我能配合法院自认有罪,朝阳法院就可以在我的劳动纠纷案上对我进行照顾,让他们直接做控告人的工作,要求控告人不顾本案虚假确凿,自认有罪,好让法院作出有罪判决。
  7、在非法关押控告人一个月后的2015年7月31日,在朝阳法院分管副院长的直接指使下,没有通过刑二庭,(2014)朝刑初字第3538号直接虚构“损失”价值13217.6元,非法作出:“林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的刑事判决。
  8、朝阳法院于2014年5月25日受理控告人控告李庆明欠850万元的劳资纠纷案,至今已经快两年了,还没有进行过正式开庭审理。在朝阳法院的掩护下,李庆明已成功地变卖和转移了中智国际工程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全部资产,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财产的真正皮包公司,将来即使判决结果出来,也无法执行。
  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本案是假案的铁证面前,继续徇私枉法。
  1、控告人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供了由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处、《北京工程造价信息》编委会出版的2013年第三期和第四期《北京工程造价信息》,都明确“12mm的水平钢化玻璃”的已包括了运费市场信息价也只有120元/平方米,而市场成交价远低于该市场信息价。但李庆明和朝阳区价格中心伪造的虚假价格,不但180元/平方米,而且另加了30%的折损率和200元的运费等,折算到每平方米的价格高达540元。控告人申请法院传唤朝阳区价格认证中心到庭解释其价格认定依据。
  2、控告人向三中院提供了喷砂修理的样品,证明钢化玻璃完全能够用很少的资金就可以修复。
  3、控告人申请朝阳公安到庭解释为什么110报警记录及照片与本案认定“事实”完全不符。
  4、控告人申请北京市三中院直接向北京市110指挥中心调取与本案有关的110报警记录。
  5、控告人要求朝阳公安提供2013年6月4日的所有执法录像,来证明公安有没有依法执法。
  6、控告人要求传唤张凯到庭解释他所“签”的合同、发票、说明及“维修”等的真实性。
  7、控告人申请对钢化玻璃上的字进行笔迹鉴定。
  8、北京市三中院不敢开庭弄清事实,审判长杨立军用欺骗手段宣称“等我先判了以后你们再说”,坚持不开庭就直接判决,判决后反脸不认帐,拒不解释为什么不开庭弄清事实,并用流氓口气对我说:“我就这样判了,你不服就去告我”,“你不接受判决,我就不给你判决书”,然后就猖狂逃窜,使得我至今都没拿到二判判决书。
  综上所述,本案的起因是李庆明为诈骗控告人的巨款,勾结朝阳公安先由副局长李阳等交办定为“铁案”,再共同设立陷阱寻找借口,不顾没有任何财产被毁坏和造成共计不超过1000元损失的事实,仅以李庆明的虚构的诬陷材料为本案的全部依据,对控告人实施绑架和非法拘禁;本案中对控告人进行的非法逮捕和枉法判决,也是由朝阳区法院分管副院长枉顾事实亲自交办、继续非法做成的“铁案”的结果。
  控告人一直质疑本案的真实性和合法性,除举报材料外拒绝在公安的所有询问笔录上签字。把故意毁坏财物罪强加于控告人,是朝阳公检法及价格认证中心和北京市三中院等共同执法犯罪,自愿充当黑社会家丁和打手的有组织犯罪。
  控告人长达两年多的连续实名举报,至今没有任何单位给过任何处理结果的回复,爱人被害、遗物被抢、两次被非法拘禁、巨额财产被故意损毁、李庆明的十项犯罪、公安的无数犯罪等等,尽管证据确凿,但至今都没有一项被立案侦查,我国的法律对所有人和所有事是不是执行的是同一个标准?
  如果各级政府和司法机关只办假案,继续不受理我爱人被害、我的巨额财产被抢、故意毁坏我的财产、我的劳动纠纷案已到朝阳法院近2年至今还没有正式开庭审理过一次、掩护李庆明把全部财产转移已变成了一个没有办公地点的皮包公司等真案和大案要案,如仍无任何部门受理和查清本案并给我一个公正合理的答复,仍有持无恐用你们手中有权力一手遮天,不顾法律、道德、良心、证据等继续让我国的司法制度用来为保护少数犯罪集团谋私利,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地迫害守法公民,对冤假错案不理不采而拿你们没有任何办法并坚持迫害到底,就证明中国的司法制度本身就黑暗,从严治党和以法治国只是用来愚弄百姓的鬼话,那本人只好把命交给你们,随便你们怎么弄都行。如果你们一定要打着虚假的法律旗号逼出惊天动地的事件来,无论现在你们手上的权力多大,你们一定都要记住: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不管,依法无法解决问题,那我最终一定会用生命来寻求到结果,最后一定会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的司法黑暗,让所有涉案者都来为本冤假错案承担责任,一定会让他们来为我陪葬。
  本案是绑架、是非法拘禁、是枉法仲裁。控告人不服法院判决,请求中纪委查清事实真相,依据法律公平公正还控告人无罪之身,还法律尊严和正义,还控告人公道和清白。

  谨呈
  中纪委
  上诉人:林 侃
  联系电话:13718083689
  2016年3月1日

  附:
  1、本案全套卷宗 2、北京工程造价信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4 21:00:29
  人家在自己家里面吸毒嫖娼,北京市朝阳公安都能查到。而朝阳公安自己伪造证据、栽赃陷害、非法绑架、实施烧杀抢却不让立案侦查,北京市朝阳公安就是黑社会,比流氓还流氓。
  • Rose_Dawson丶: 举报  2016-10-31 17:27:42  评论

    我们这个事情也是背后有政府的钱权交易。。。http://bbs.tianya.cn/post-free-5614660-1.shtml。请支持一下我们。
  • 不会游泳滴大草鱼: 举报  2016-11-17 16:37:20  评论

    目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警队已经立案: 2016年11月6日,吕雪锋伪造房产证,身份证,骗取租客房租和押金共计2万元整,随后消失。 姓名:吕雪锋 身份证号:130121199701173412 身份证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苍岩山镇固兰村河南中区29号 有找到或提供线索者,重谢!
我要评论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4 21:30:21
  北京市朝阳区公检法与黑社会勾结,2013年5月19日才首次让流氓李庆明用伪造的“维修合同”和虚开的假“维修发票”向公安报案,不经任何侦查就迫不及待地在2013年5月20日就勾结朝阳区价格认证中心直接抄写李庆明的虚假损失,当日非法做成虚假“鉴定报告”,朝阳公安当天还让李庆明的同伙看录像指认,虚构损失。故意回避了价格鉴定规定半个月可提出异议的时间,于2013年6月4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所有刑拘手续全部都是后来伪造补上的。
  • 相送半迎归抑: 举报  2016-10-08 19:43:54  评论

    我有一个闺蜜!男朋友出轨!为了报复男友每天和几个男人来往性欲特别大!赶紧来挑逗她!加我微信我分享给你们前面bai9500后面8031
我要评论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4 21:52:45
  朝阳公安坚持这是领导交办的“铁案”,预审大队发现案件不成立,就直接找与本案无关的玻璃被打破的假照片放入卷宗继续进行陷害,并多次非法伪造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检察院多次退回补充侦查,朝阳公安拿不出曾经换过玻璃门的录像等真实证据,就继续伪造2013年5月19日才首次报案前的五次110报警记录和虚假的由公安在现场拍摄的照片,多次到朝阳检察院做工作,相互勾结强行起诉。在朝阳法院再次开庭发现所有证据中只有讨薪录像是唯一真实的,其它所有证据都不实,无法判决的情况下,朝阳公安以需要维稳为借口,通过朝阳区政法委施加压力,与朝阳法院进行勾结,不顾事实进行非法逮捕和非法判决。共产党交给他们保护人民的司法权,成了朝阳区公检法迫害人民的工具。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4 22:09:50
  朝阳公安一边坚持把虚构的假案弄假成真,而北京市公安却一直拒绝受理侦查朝阳公安分局自己的犯罪:1、拒绝调查2013年6月4日是不是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2、林侃爱人被害前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是2013年6月8日晚上打的,来电不显示电话号码,朝阳公安拒绝调查这个电话与林侃爱人被害有无关系;3、强迫立即火化林侃的爱人,不让立案查清死亡原因和凶手;4、朝阳公安局抢走遗体时对遗物进行了抢劫,至今不让立案侦查;5、拒绝查处本案中的真正的犯罪分子。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09:48:13
  1、北京市公安为什么胆敢无视法律,贪脏枉法,明目张胆栽脏陷害,非法绑架非法拘禁,为掩盖罪行而连续伪造证据,自己烧杀抢后还能封锁信息,拒绝立案侦查?
  2、公检法的相互监督为什么形同虚设,检察院、法院、政法委明知案件证据不实,却甘当犯罪分子的帮凶、继续配合公安局弄假成真,把假案做成预定的“铁案”?为什么公安机关能长期一手遮天,公安犯罪没有任何部门能够对其真正监督?不管案件真假,既然公安怎么说检察院法院就怎么办,那么就干脆把检察院和法院撤了,任由公安胡作非为好了。
  3、各级信访、市长信箱、举报信箱的设立是为了真正解决问题,还是用纳税人的钱来拖延时间、阻塞言路、掩护犯罪、欺骗全国人民?为什么长达三年600多次的连续实名举报,至今没有得到任何一次有处理结果的答复?这些不干事和干坏事的部门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4、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的公平正义、司法人员的良知良心为什么都成了空话或笑话?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09:50:29
  1、北京市公安为什么胆敢无视法律,贪脏枉法,明目张胆栽脏陷害,非法绑架非法拘禁,为掩盖罪行而连续伪造证据,自己烧杀抢后还能封锁信息,拒绝立案侦查?
  2、公检法的相互监督为什么形同虚设,检察院、法院、政法委明知案件证据不实,却甘当犯罪分子的帮凶、继续配合公安局弄假成真,把假案做成预定的“铁案”?为什么公安机关能长期一手遮天,公安犯罪没有任何部门能够对其真正监督?不管案件真假,既然公安怎么说检察院法院就怎么办,那么就干脆把检察院和法院撤了,任由公安胡作非为好了。
  3、各级信访、市长信箱、举报信箱的设立是为了真正解决问题,还是用纳税人的钱来拖延时间、阻塞言路、掩护犯罪、欺骗全国人民?为什么长达三年600多次的连续实名举报,至今没有得到任何一次有处理结果的答复?这些不干事和干坏事的部门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4、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的公平正义、司法人员的良知良心为什么都成了空话或笑话?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0:18:09
  一、 中智公司办公室根本没有被“换过”门,所谓的毁坏财物根本不成立。
  1、除有控告人四次在门上写(描)字的录像和李庆明虚构的换过门的全部假证据外,李庆明拿不出任何一次曾经真正换过门的监控录像,并且李庆明本人在笔录中也承认门能用,没有被损坏。
  2、公安不能提供出任何一次李庆明真的换过门的现场取证录像。
  3、本案“换门”的直接当事人张凯,提供了全套伪证为本案“损失”定案的唯一依据,却在多次询问笔录中对换门的简单情况一问三不知,证明张凯只是李庆明找来做伪证的假证人。
  4、卷宗中五次损毁财物只是李庆明一个人说的,没有得到任何第三方的权威证明,其中2013年4月26日的损材和维修,更是没有李庆明早已在自己办公室内安装的监控录像和没有110到现场的任何取证录像来证明。
  5、从李庆明提供的四次监控录像上清楚看到,控告人没有一次是在全部的五块玻璃上写字,由于五块玻璃共四个规格,大小不一,每次写字又不固定写在相同的玻璃上,所以不可能造成每次损坏的面积一样。而李庆明伪造的所有假修理合同上,每次都是用同样的价格,“修理”面积完全相同的同样五块玻璃。
  6、李庆明伪造的多个修理维修合同的签订时间,早于门上写字被发现的时间,维修价格折算成每平方米维修玻璃门的实际单价超过540元,是正常市场询价或网络询价的包修价100元的五倍多。
  7、维修门的发票,都是同一天开出的连号造假发票。
  (1)2014年7月,中智公司提供的解释“我公司更换玻璃门的费用,是由装修工程公司先期垫付的,在更换完毕、验收合格后,我公司后勤人员于当季度未与装修工程公司进行了结算,并开具了发票”。
  (2)卷宗中证据是:发票集中开出时间为2013年5月10日显然不是季度未;3月31日是季度未却没有开发票,更不是在当季度内开出的发票;5月20日又产生了维修发票,也不是在季度未,中智公司季度末才开发票的解释,李庆明显然是在说谎。
  (3)凯美德公司早在2013年5月8日出具的《证明》就声称已经收取了中智公司18094.60元,李庆明已经付了钱却不及时取得“毁坏财物、造成损失的有力证据”,而一定要等集中开出连号发票来让人产生怀疑,不符合本案中李庆明一定要陷害控告人的真正目的,与中智公司的解释互相矛盾。
  (4)简单分析一下,就能发现许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只能证明:发票和证据都是全部造的假。这些发票和解释,显然不能作为法庭庭审的证据,更不能作为价格认证部门进行价格鉴定时的依据。
  8、假冒的维修人张凯拿不出任何进货发票,而如真的进行过维修,正常的进货发票可为本案维修人节省和抵扣近3000多元的税金。
  9、李庆明用张凯和凯美德公司名义伪造的维修合同、发票、说明、报价、损失证明等,漏洞百出,很容易证明其是假的。
  10、价格签定报告结论是100%抄写李庆明虚构的“损失”,没有进行任何独立公正的鉴定,是在用公权力为犯罪背书,是非法证据:
  (1)2013年6月4日安贞里派出所办案民警多次明确强调(控告人一直连续举报:要求调阅当天安贞里派出所审讯室的监控录像和所有办案民警的执法记录仪录音录像,查清事实真像),由于朝阳价格鉴定中心不知道门是否还能用,不知道损坏的价格,只好问李庆明,是李庆明怎么说,就怎么出的鉴定报告。
  (2)从卷宗材料看出,委托鉴定时间、结论时间、送达回执签收,均为2013年5月20日,扣除办理手续和路上所花的时间,整个价格鉴定只花了不到二小时就做出了四份报告,而如按照国家发改委和北京市的鉴定程序和规范来进行价格签定,没有几天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另一份鉴定报告的委托鉴定时间、结论时间、送达回执签收也均为2013年6月5日同一天。
  (3)价格鉴定报告明确《价格签定过程》:“依据市场法的替代原则,参照同种或同类物品市场价进行修正并计算标的成新率,确定价格”。而本案“鉴定”,却没有考虑原有的门已有折旧和报废材料的残值应当被扣除,没有实物(实地)勘验,没有任何第三方对损坏程度进行的技术签定和确定最佳的维修方案;没有按规定进行价格鉴定调查和分析测算。价格鉴定结论除加急费外,与李庆明假合同上的虚假报价单百分之百相同。
  (4)价格鉴定中心拿不出任何按价格签定程序规定必须到现场实物(实地)勘验、损坏程度确认、修理方法认定的录像和记录。
  (5)价格鉴定中心拿不出任何独立寻价的记录。
  (6)价格鉴定报告中虽不承认每次600元的加急费,但是每次的计税却都全部包含了这600元的6%的税金,即每次多计了36元的税,证明所谓的价格签定严重敷衍、不严谨,出具的价格鉴定报告轻率和随意,没有真实性和可信度。
  (7)价格鉴定结论书谬误较多、错误明显,其严肃性值得怀疑:朝价鉴字【2013】第2916号将基准日期先弄成了2013年5月2日,后手写修改成4月30日并加盖了公章;朝价鉴字【2013】第2918号将基准日期先弄成了2013年3月31日,后手写修改成3月30日并加盖了公章;朝价鉴字【2013】第3203号鉴定的金额,小写为4129.72元,大写为陆千壹佰貮拾玖元柒角貮分等。
  (8)价格鉴定限定条件规定:“结论书所涉及的标的数量依据委托方提供”。因此本案的价格鉴定结论是李庆明怎么诬告就怎么出,不能证明控告人与委托鉴定的标的和数量之间有任何关系,还由于整个鉴定过程及结论非法,所以不能作为本案的任何依据。
  11、本案首次报案时间是2013年5月19日,所以用来证明“作案”的110记录全部是伪造的,主要有:
  (1)110拿不出任何一次能够证明真实出过警的现场取证的录像或监控录像。
  (2)2013年4月26日林侃本人因刚到李庆明办公室就被打伤才报警的,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写字损财,而110出警的记录:
  a、报案时间被篡改为2013年4月27日;
  b、出警民警由实际上的一人被篡改为两人;
  c、林侃被打伤并被带到派出所处理,曾一再要求接待民警战斌(13901935890)对伤情拍照和做笔录,都被已有执法记录仪录音录像为借口拒绝,而110记录被恶意篡改成“报警者不提供个人信息”和“无打架情况”;
  d、不得而知出警民警的名字有没有也被篡改。
  (3)2013年5月15日李庆明的“控告书”明确是因为星期天单位没人,到2013年3月31日上班发现后才报警的,而110出处警记录上的报警时间,被伪造成还没有被发现的2013年3月30日11:50。
  (4)110记录上报警时间是2013年5月19日15时许,所谓的报警人李金林在2014年6月4日陈述中说:我次日将此事报告给公司,公司就报警了。李金林不是报警人,真正的报警时间也应该是在2013年5月20日。
  (5)2013年5月19日警方问及“你公司为何近日才来报案”时,报案人张娜回答“因为……,所以今天报警”。证明本案卷宗中所有所谓因损财的110报案和出警记录全部都是假的。
  12、现场照片全部造假,全部是由李庆明提供的假照片,或是与涉案民警一起共同造假的照片。
  (1)没有任何监控录像和现场执法录像能够证明拍照的民警曾经到过案发现场并了拍照。
  (2)卷宗中所有门上有字的照片,全部不是控告人写的,而是“拍照”民警或李庆明等伪造的。
  (3)卷宗共提供了两套由两个无出警权的民警各自“亲自”到现场拍的照,这两个无出警权的民警不可能连续五次都各自擅自到现场拍摄和提供现场照片。本案不是大案要案,更不可能同一个派出所同时派出二人分别到现场拍摄,这样造假严重过了头。
  (4)例如:凡标有2013年3月30日和5月19日拍摄的照片全部都是造假的,因为当天都还没被人发现和报警,就不可能有警察到现场拍照;又如一张标明由程垚用数码相机拍摄的“中智公司被刻画损坏的玻璃门”,与照片中旁边拿着门的手一比较,整个“玻璃门”还没有电脑的面积大;有的“玻璃门”还有大面积的复印纸广告;张鹏还用数码相机亲自拍摄到2013年4月21日控告人正在门上描字的多张照片,因为那时还没有人报案,本次报案后110根本就没有到现场等等。这些照片简单一看,就发现全部是假的。
  (5)不可能五次“作案”现场,正好这二个民警都能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都各自到现场进行了“拍摄”一套照片。
  (6)安贞里派出所为本案造假造昏了头,忘记了卷宗中原已放入了一套假照片,在检察院要求补充证据后,又放入另一套造假照片。
  (7)预审在2013年6月9日拍摄了许多玻璃被打碎的照片放入卷宗,故意制造财物被损毁的假象。最基本的常识是:玻璃上被写上很浅的字,即使换门也并不可能造成门的玻璃大面积破损。从造假照片可以看出,很多堆放在一起的玻璃破损程度几乎相同,只有将这堆玻璃放在一起打破,才能造成这种效果。
  (8)2014年5月5日预审问李庆明“前几次林侃作案,安贞里派出所是否作出过处理”?李庆明回答“一直没有处理”。同样证明出警记录和照片都是伪造的。
  13、直到检察院起诉前的2014年10月,我才从公诉人的电话中知道本案的所谓损失是1.960728万元,公诉人还解释一直说1.5万元是因为没有计加急费。而以前所有的公安、李庆明、公诉人对我、对我爱人和家人一直都讲:本案共损坏门五次、每次换门3000元,共造成损失1.5万元,我爱人去世后,包里还遗留准备给李庆明进行双倍赔偿的3万元,就证明犯罪团伙也搞不清楚自己编造的虚假“损失”是多少。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0:40:09
  二、不应该换门
  1、要不要换门,完全是李庆明本人自己说的,没有任何权威机构或法律依据明确:门上只要写了字,就必须完全报废并立即更换了门。
  2、写字楼内的办公室并没有客户经常来往,办公室门主要功能只是防盗,门上有字不影响其使用。本案办公室的门开在过道里,绝大多数同类办公室都采用的是不透光门,因此透光功能不是本案门的必须,在有字的门上采用贴纸(甚至于贴广告纸都可以)修理,并不影响其门应有的功能。
  3、由于用钢钉写字不能在钢化玻璃门上留下较深的痕迹,采用牙膏、水磨砂、喷吵等就可完成打磨修理。
  4、强调门上有字就必须换门,与强调地上被人尿尿后地球就必须报废、脸上皮破了就是人死了一样可笑,是在故意编造谎言夸张和扩大损失。
  5、2013年6月4日绑架我的民警也明确说(申请查执法录音录像来确认),他也认为门上被写了字,门还能用。
  6、2013年6月9日李庆明在笔录中承认:玻璃上被刻字后。本身的玻璃门并没有坏,但门上有字影响美观。既然门并没有坏,则就不可能必须100%的完全报废。
  7、本案只要花200多元更换玻璃贴膜,就可完成全部修复。如果采用广告纸等贴门,则几乎不要花钱。
  8、已做样品交北京市三中院,证明:通过在玻璃上进行喷吵,完全可以对门进行修复。
  9、法院能在大街或媒体上公布老赖的个人信息,同样证明在老赖门上写字讨薪,并不违法。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0:54:37
  二、不应该换门
  1、要不要换门,完全是李庆明本人自己说的,没有任何权威机构或法律依据明确:门上只要写了字,就必须完全报废并立即更换了门。
  2、写字楼内的办公室并没有客户经常来往,办公室门主要功能只是防盗,门上有字不影响其使用。本案办公室的门开在过道里,绝大多数同类办公室都采用的是不透光门,因此透光功能不是本案门的必须,在有字的门上采用贴纸(甚至于贴广告纸都可以)修理,并不影响其门应有的功能。
  3、由于用钢钉写字不能在钢化玻璃门上留下较深的痕迹,采用牙膏、水磨砂、喷吵等就可完成打磨修理。
  4、强调门上有字就必须换门,与强调地上被人尿尿后地球就必须报废、脸上皮破了就是人死了一样可笑,是在故意编造谎言夸张和扩大损失。
  5、2013年6月4日绑架我的民警也明确说(申请查执法录音录像来确认),他也认为门上被写了字,门还能用。
  6、2013年6月9日李庆明在笔录中承认:玻璃上被刻字后。本身的玻璃门并没有坏,但门上有字影响美观。既然门并没有坏,则就不可能必须100%的完全报废。
  7、本案只要花200多元更换玻璃贴膜,就可完成全部修复。如果采用广告纸等贴门,则几乎不要花钱。
  8、已做样品交北京市三中院,证明:通过在玻璃上进行喷吵,完全可以对门进行修复。
  9、法院能在大街或媒体上公布老赖的个人信息,同样证明在老赖门上写字讨薪,并不违法。
作者:雪纷飞兰轩 时间:2016-04-25 11:02:33
  公道自在人心,实事摆在面前
  • 00黄金狮子00: 举报  2016-10-21 12:33:06  评论

    作为一只羊,你不该被宰杀的时候嚎叫的,因为恐慌会蔓延。。。。。在这呼喊也没有用的,百姓都顾着自己,希望下一个被宰杀的不是自己。
我要评论
作者:gassrog 时间:2016-04-25 11:09:16
  真黑呀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1:25:49
  三、从本案定案的唯一依据——换门人张凯提供的所有“证据”看,所谓的毁坏财物和造成损失都是虚构的,真实性根本不成立。
  1、没有换门录像等任何确凿证据,能够证明李庆明曾经换过任何一次门。
  2、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能够证明门上因为写了字应必须更换新门。
  3、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能够证明只要发现门上被写了字,换门就立即同时发生了。
  4、张凯所有的施工合同和报价虽然是精心伪造的,但漏洞百出。如2013年4月26日报警后,是在下午5:30后110才把我和打人凶手之一(李庆明的保镖)王某一起带到安贞里派出所的,张凯不可能与李庆明在当天下班天黑后才“签订”施工合同,并连夜完成了贴换磨砂膜等,张凯在2013年6月13日陈述中也不清楚自己做过贴换办公室里的磨砂膜。
  5、仅通过110出警记录等,就能证明至少非常明显有14336.2元“财产损失”是虚构的。
  (1)在北京五环边上钢化玻璃厂很多,随时随地都可以直接买到,所以不存在2013年4月21日因钢化玻璃厂忙而无法买到。无论是买不到钢化玻璃,还是张凯又说是2013年3月30日想做试验,喷砂花费816.2元都是虚构的,这个虚假损失与本案无关。
  (2)2013年4月26日在李庆明办公室内的玻璃隔断上写字和张凯当日换门是虚构的:a、控告人当天刚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就被打伤并及时报了警,随后警察就到了,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写字;b、李庆明在办公室里很早就已安装了监控器,拿不出“犯罪现场”的录像就谎称没有监控;c、这么重要的犯罪事实是李庆明梦寐以求的证据,不可能不让当天的出警民警知道并进行取证,而当天110出警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录,更没有执法录像;d、当天的实际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所谓的当天更换玻璃门和林侃在隔断上写字都不是事实,所以不存在“控告”中说的,为2013年4月26日当天写字换隔断上的贴膜所需工程款1060元和为2013年4月21日“损坏”的门换五扇门所需工程款4730.00元。
  (3)2013年5月19日唯一的一次出警记录记载了:民警朱新民到现场,经了解事主今天发现公司三块玻璃怀疑被其公司原副总经理用刀划坏,此事民警之前就已受理。从而证明了2013年5月19日林侃不是在新换的门上写的字,故为2013年4月30日写字后换门花费了工程款4730.00元也不成立。
  (4)每次都收取600元,共3000元的加急费不成立。
  从所有的施工合同来看,施工工期都是2到4天,都是正常维修,特别是2013年4月21日“损坏”的门,2013年4月26日才修理,就更证明所有的维修根本不存加急并都收取了加急费600.00元,故这个收费是故意虚构加上的,是为了造假夸大伪造损失。
  6、粉刷仅需要几十元就可以,粉刷费用2028.40元不成立
  李庆明无法提供粉刷过程的监控录像。张凯在2013年5月8日的证明中说,2013年5月2日“在楼层的过道墙壁上被黑色笔写满大字,打磨后仍有浅色痕迹,只能将墙壁进行粉刷,墙面粉刷用料为立邦内墙涂料”。事实上,从监控录像和安贞里派出所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出,墙上并没有多少字,只要自己进行打磨,或只要花几十元钱买点漆或涂料,自己就能把写的字涂掉。李庆明让张凯把过道墙壁故意做成粉刷119.6平方米,包工“粉刷费用2028.40元”,就是在特意放大损失。
  7、张凯钢化玻璃收费是市场价格的五倍以上,玻璃贴膜是市场价格的三倍左右。
  (1)钢化玻璃在工厂里就已可按用户需要的尺寸裁好,按实际购买面积收费,不需要再加30%的面积收费。目前市场上正规的装修公司钢化玻璃都是按实际面积来计算,玻璃每平方米不超过80元,而不是张凯提供的180元,如需包安装,再加收30%的费用,即每平方米也就100元左右,就能完成全部的安装,而张凯的“修理”价格折算成他自己报的全部5玦玻璃(事实上,每次实际写字不超过4块玻璃)的总面积8.768平方米后,综合成本就高达每平方米540元,已是正常市场价格的五倍多。张凯的玻璃贴膜也达每平方米70多元,是市场实际价格的三倍左右。
  (2)虽然网上询价比当面与装修公司洽谈价格高出很多,而且现在的价格已比2013年上涨了15-20%以上,但现在随便打电话,钢化玻璃每平方米报价也只有80到85元左右。
  (3)已提交给法院的2013年政府公布的市场指导价,也不超过每平方米报价100元。
  8、2014年10月10日张凯在询问笔录中称,一共维修的费用是18094.60元,而公诉人起诉的是19607.28元损失,这种说法相互矛盾,只能证明“换门”根本就不是事实。
  9、从卷宗可以看出,凯美德公司与中智公司有长期业务来往,由其提供的发票、合同、说明、报价等所有证据,也没有一样不可以随便造假。一个注册资本只有10万元的小公司,全公司唯一的业务就是连续修理了中智公司的门,还出具了全套详细的“维修”证据,作为本案毁坏财物和损失大小定案的唯一证明人张凯,是所有合同的签订人和现场业务经理,在多次笔录中,对修门的简单情况竟然会基本上不清楚,就证实张凯根本就没有换过门,凡以张凯和凯美德公司名义提供的所有“证据”,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10、张凯还声称“换门”是工人做的,如果“换门”是真的,那么公安为什么无法提供出任何一个工人的“口供”和笔录?
  11、控告人“损坏”门有完整的监控录像,换门的动静更大,监控录像又是连续工作的且一直没有损坏,没有任何监控录像,只能说明李庆明没有换过任何一次门。
  12、仅门上被写字或描字,不可能造成门的任何主要功能被毁坏,更不可能造成许多玻璃的破碎和破碎程度完全相似。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1:27:45
  三、从本案定案的唯一依据——换门人张凯提供的所有“证据”看,所谓的毁坏财物和造成损失都是虚构的,真实性根本不成立。
  1、没有换门录像等任何确凿证据,能够证明李庆明曾经换过任何一次门。
  2、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能够证明门上因为写了字应必须更换新门。
  3、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能够证明只要发现门上被写了字,换门就立即同时发生了。
  4、张凯所有的施工合同和报价虽然是精心伪造的,但漏洞百出。如2013年4月26日报警后,是在下午5:30后110才把我和打人凶手之一(李庆明的保镖)王某一起带到安贞里派出所的,张凯不可能与李庆明在当天下班天黑后才“签订”施工合同,并连夜完成了贴换磨砂膜等,张凯在2013年6月13日陈述中也不清楚自己做过贴换办公室里的磨砂膜。
  5、仅通过110出警记录等,就能证明至少非常明显有14336.2元“财产损失”是虚构的。
  (1)在北京五环边上钢化玻璃厂很多,随时随地都可以直接买到,所以不存在2013年4月21日因钢化玻璃厂忙而无法买到。无论是买不到钢化玻璃,还是张凯又说是2013年3月30日想做试验,喷砂花费816.2元都是虚构的,这个虚假损失与本案无关。
  (2)2013年4月26日在李庆明办公室内的玻璃隔断上写字和张凯当日换门是虚构的:a、控告人当天刚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就被打伤并及时报了警,随后警察就到了,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写字;b、李庆明在办公室里很早就已安装了监控器,拿不出“犯罪现场”的录像就谎称没有监控;c、这么重要的犯罪事实是李庆明梦寐以求的证据,不可能不让当天的出警民警知道并进行取证,而当天110出警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录,更没有执法录像;d、当天的实际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所谓的当天更换玻璃门和林侃在隔断上写字都不是事实,所以不存在“控告”中说的,为2013年4月26日当天写字换隔断上的贴膜所需工程款1060元和为2013年4月21日“损坏”的门换五扇门所需工程款4730.00元。
  (3)2013年5月19日唯一的一次出警记录记载了:民警朱新民到现场,经了解事主今天发现公司三块玻璃怀疑被其公司原副总经理用刀划坏,此事民警之前就已受理。从而证明了2013年5月19日林侃不是在新换的门上写的字,故为2013年4月30日写字后换门花费了工程款4730.00元也不成立。
  (4)每次都收取600元,共3000元的加急费不成立。
  从所有的施工合同来看,施工工期都是2到4天,都是正常维修,特别是2013年4月21日“损坏”的门,2013年4月26日才修理,就更证明所有的维修根本不存加急并都收取了加急费600.00元,故这个收费是故意虚构加上的,是为了造假夸大伪造损失。
  6、粉刷仅需要几十元就可以,粉刷费用2028.40元不成立
  李庆明无法提供粉刷过程的监控录像。张凯在2013年5月8日的证明中说,2013年5月2日“在楼层的过道墙壁上被黑色笔写满大字,打磨后仍有浅色痕迹,只能将墙壁进行粉刷,墙面粉刷用料为立邦内墙涂料”。事实上,从监控录像和安贞里派出所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出,墙上并没有多少字,只要自己进行打磨,或只要花几十元钱买点漆或涂料,自己就能把写的字涂掉。李庆明让张凯把过道墙壁故意做成粉刷119.6平方米,包工“粉刷费用2028.40元”,就是在特意放大损失。
  7、张凯钢化玻璃收费是市场价格的五倍以上,玻璃贴膜是市场价格的三倍左右。
  (1)钢化玻璃在工厂里就已可按用户需要的尺寸裁好,按实际购买面积收费,不需要再加30%的面积收费。目前市场上正规的装修公司钢化玻璃都是按实际面积来计算,玻璃每平方米不超过80元,而不是张凯提供的180元,如需包安装,再加收30%的费用,即每平方米也就100元左右,就能完成全部的安装,而张凯的“修理”价格折算成他自己报的全部5玦玻璃(事实上,每次实际写字不超过4块玻璃)的总面积8.768平方米后,综合成本就高达每平方米540元,已是正常市场价格的五倍多。张凯的玻璃贴膜也达每平方米70多元,是市场实际价格的三倍左右。
  (2)虽然网上询价比当面与装修公司洽谈价格高出很多,而且现在的价格已比2013年上涨了15-20%以上,但现在随便打电话,钢化玻璃每平方米报价也只有80到85元左右。
  (3)已提交给法院的2013年政府公布的市场指导价,也不超过每平方米报价100元。
  8、2014年10月10日张凯在询问笔录中称,一共维修的费用是18094.60元,而公诉人起诉的是19607.28元损失,这种说法相互矛盾,只能证明“换门”根本就不是事实。
  9、从卷宗可以看出,凯美德公司与中智公司有长期业务来往,由其提供的发票、合同、说明、报价等所有证据,也没有一样不可以随便造假。一个注册资本只有10万元的小公司,全公司唯一的业务就是连续修理了中智公司的门,还出具了全套详细的“维修”证据,作为本案毁坏财物和损失大小定案的唯一证明人张凯,是所有合同的签订人和现场业务经理,在多次笔录中,对修门的简单情况竟然会基本上不清楚,就证实张凯根本就没有换过门,凡以张凯和凯美德公司名义提供的所有“证据”,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10、张凯还声称“换门”是工人做的,如果“换门”是真的,那么公安为什么无法提供出任何一个工人的“口供”和笔录?
  11、控告人“损坏”门有完整的监控录像,换门的动静更大,监控录像又是连续工作的且一直没有损坏,没有任何监控录像,只能说明李庆明没有换过任何一次门。
  12、仅门上被写字或描字,不可能造成门的任何主要功能被毁坏,更不可能造成许多玻璃的破碎和破碎程度完全相似。
  • tairan528: 举报  2016-06-13 10:29:49  评论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这个解放区在哪个省啊?房价贵吗?看病容易吗?我要移民过去!依法治国,缺乏高效持久的监督机制,都特么是空谈!
  • tairan528: 举报  2016-06-13 10:34:40  评论

    看了这个案件,突然我觉得我正在进行的持续近三年的缴纳社会保险的维权官司还真是个小事,怪不得中级人民法院和劳动监察大队都不管我这事呢!原来还有更大的事情让他们操心呢!哈哈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吴忍降 时间:2016-04-25 11:35:37
  呼唤公平和正义
我要评论
作者:俺哥和俺表 时间:2016-04-25 12:17:42
  马
作者:套的NVHR 时间:2016-04-25 12:41:44
  楼主我们支持你!
作者:紧急发贴 时间:2016-04-25 13:06:46
  这样的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毕竟现在的社会为了权力和金钱
作者:小芷熙 时间:2016-04-25 13:21:49
  可笑之极
作者:情缘巴站 时间:2016-04-25 13:40:53
  实在是可恶啊,估计肯定会遭到报应的。坏人,一定要让他受到惩罚
我要评论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4:25:44
  朝阳公安一边坚持把虚构的假案弄假成真,而北京市公安却一直拒绝受理侦查朝阳公安分局自己的犯罪:1、拒绝调查2013年6月4日是不是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2、林侃爱人被害前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是2013年6月8日晚上打的,来电不显示电话号码,朝阳公安拒绝调查这个电话与林侃爱人被害有无关系;3、强迫立即火化林侃的爱人,不让立案查清死亡原因和凶手;4、朝阳公安局抢走遗体时对遗物进行了抢劫,至今不让立案侦查;5、拒绝查处本案中的真正的犯罪分子。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4:50:22
  朝阳公安自己伪造证据、栽赃陷害、非法绑架、实施烧杀抢却不让立案侦查,北京市朝阳公安就是黑社会,比流氓还流氓。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5:43:09
  北京市朝阳公检法只办假案不办真案,只保护罪犯不保护守法公民,自愿充当犯罪团伙的家丁和打手。
作者:二墩四队 时间:2016-04-25 15:43:10
  呼唤公平和正义
作者:龙五之华少 时间:2016-04-25 16:13:13
  可笑之极
作者:萧驮廖 时间:2016-04-25 16:28:15
  感谢全国网友支持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5 16:30:32
  为把假案办成预定的“铁案”,北京市朝阳公安连续虚构假证据进行栽脏陷害
作者:辉辉20100 时间:2016-04-25 16:58:17
  只有打破基层的关系网才能反腐有力,基层的腐败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作者:大C小咪 时间:2016-04-25 17:21:20
  马
作者:小芷熙 时间:2016-04-25 17:50:23
  无风不气浪,希望纪委好好查查,到底谁说的对,谁说的错。
作者:莫轩络 时间:2016-04-25 20:16:27
  马克
作者:大懒猫ccoo 时间:2016-04-25 20:40:30
  大家顶起来。
作者:贾是明 时间:2016-04-25 20:56:45
  在事实面前,我们能做的大概就是愤怒和无奈了
作者:二墩四队 时间:2016-04-25 21:25:48
  滥用职权谋私利之人真该下台
作者:邮差巴顿 时间:2016-04-25 21:44:56
  帮楼主顶一顶,楼主说的是真的话,真心希望这些腐败分子早日被绳之以法!
我要评论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6 10:10:31
  本案的诬告李庆明,在江苏的公司江苏中智顾问有限公司具有安全评价乙级资质,因编制虚假的安全评价报告,造成江苏省射阳县盐城氟源化工有限公司临海分公司于2006年7月28日发生特大爆炸事故,造成22人死亡、29人受伤。这个重大事故与天津港的特大爆炸事故性质一样恶劣,由于对事故调查级时行了行贿,最终只被江苏省安监局撤销了评价资质,而个人跳脱了法律追究。没有了资质后,李庆明跑到北京骗取了原北京华标的安全评价甲级资质,于2007年在北京成立了中智国际工程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由于名义是收购,但又耍赖不给钱,为此华标一直在北京市多个法院与李庆明在打官司。
作者:依法不了维权 时间:2016-04-26 15:23:09
  本案的诬告李庆明,用江苏中智顾问有限公司的安全评价乙级资质编制虚假安全评价报告,是2006年7月28日江苏省射阳县盐城氟源化工有限公司临海分公司特大爆炸事故的凶手,共造成22人死亡、29人受伤,与天津港的特大爆炸事故性质一样恶劣。由于事故调查时行了贿,最终只被江苏省安监局撤销了单位的评价资质,而个人逃脱了法律制裁。李庆明多次双手占满了数十条人命及鲜血,坚决要求绳之以法这个在逃的杀人犯。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33 下页  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