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法院违法判案保护村委会违法拆迁(转载)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4 23:59:00 点击:6408 回复:56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起诉状
  原告:孙月翠四姐弟,病退返城知青无退休金
  第一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民委员会 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 法人代表:李岐阳,村委会主任,联系电话:0574-88017376。邮编:315175
  第二被告:孙敏等三人
  案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合同签订主体侵权)纠纷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四被告向四原告返还孙家漕自然村拆迁旧房建新房中孙裕丰一间半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拆迁补偿款49876元;
  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103.61平方米楼房标的估值:103.61平方米X 9500元/每平方米=984295元。
  2、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古庵村村民委员会和孙敏、孙维、孙逸向孙月翠四原告支付因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无效,导致孙月翠四原告经济损失5万元。
  3、请求法院判令由村民委员会和孙敏、孙维、孙逸四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
  孙裕丰于2005年5月11日去世,妻子颜根弟于2001年1月9日去世,孙裕丰与颜根弟生前育有孙月翠四子女。2001年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奉政府统一指令进行了宅基地调查;又经宁波市国土资源鄞州分局高桥镇国土资源所查询,给与原告的证据,均表明上述宅基地及地上房屋所有权人为孙裕丰。
  2008年6月30日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民委员会与被告孙敏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一份,协议载明拆旧房的面积为103.61平方米,补偿费计49876元。被告孙敏对该宅基地及地上房屋既没有所有权,也没有获得四原告的授权,签订合同后更没有得到四原告的追认。因此,被告签订的《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侵犯了四原告的拆迁合同签订主体权利和法定继承权利。
  2012年10月1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2013年1月9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甬民终字第602号判决书判决被告宁波市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与被告孙敏于2008年6月30日签订的《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
  为确认该协议无效,四原告发生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文书往来邮寄费、复印打印费、律师费、精神损失费合计5万元。
  根据《合同法》、《继承法》、《物权法》有关规定,四被告应对其违法行为承担四原告拥有所有权的旧楼房被拆除,不能恢复原状;四原告至今不能与宁波市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的民事法律责任。
  恳请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支持孙月翠四姐弟诉讼请求。
  附:证据材料十三份、四原告复印件各一份、授权委托书一份。
  此致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起诉人:孙月翠四姐弟
  2014年9月21日
  未完待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24次 发图:545张 | 更多 |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5 14:17:06
  附:起诉书五份、四姐弟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特别授权委托书一份、13份证据各五份。
  证据目录
  序号 证据名称 证明事项 说明 页数
  1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 宅基地上房产经村委会和孙利明(代孙裕丰)共同在具结书页签名、按手印、盖章。 “无证件具结书”原件被汤涛法官收走拒绝开收条。 10
  2 鄞州区房(地)产价格评估单 证明孙裕丰(孙兆祥)房产拆迁前由鄞州中升房地产估价有限责任公司测量评估; 2013、11、18、村委会提供。 孙利明参与测量、评估; 1
  3 高桥镇国土资源所证明 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有房产;土地使用证没有登记发放。 2013年11月18日土管所出具。 1
  4 孙敏《关于孙家漕孙仁智房产权利》答辩状 孙敏有“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证据复印件。 孙敏于2011年递交给法院答辩状,法院转寄给我们。 2
  5 孙秀源等9人书证 证明孙裕丰一间半楼房租居给堂房阿婶徐瑞娣,为堂侄照看楼房。 鄞州区法院档案室还有调查孙秀源、孙冲岳笔录存档。 1
  6 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图 2008年村委会拆迁前就确认东半边1间半房产权属于孙裕丰所有。 请法院向村委会调查核实此表。 1
  7 2008年6月30日孙敏与古庵村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孙裕丰被灭失楼房,通过此《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置换为新楼房。 孙敏与村委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被判无效。 3
  8 孙家漕拆迁补偿费发放明细(附加) 孙逸参与协议签订,与胞兄孙维作为利益共同体不当得利。 孙维、孙逸共同参与分钱。 1
  9 孙敏书证 签拆迁协议引荐人孙利明、孙维民兄弟二人各得5千元、徐瑞娣得5万元好处费。 孙敏违法签协议获利,补偿款滥赠,侵害原告利益。 1
  10 村委会告知书(2014年3月17日) 村委会通知孙小毛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没有得到法院生效判决支持。 村委会拒绝与孙裕丰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1
  11 孙利明书证
  证明孙利明代孙裕丰在无证件具结书上签名、按手印。 孙利明书证,落款没有日期,笔迹不同。 1
  12 北京市建工一建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证明书 孙裕丰与孙仁智(孙小毛)父子关系单位证明书。 1
  13 北京市天坛派出所证明 证明孙裕丰与其全部四子女关系。 1
  14 诉讼费损失目录清单 为诉讼违法合同无效,进行调查证据、出庭、复印、路费、住宿费、聘请律师等 5
  15 孙小毛墓碑照片 有孙裕丰三兄妹姓名,孙利明始终知道孙积丰、孙敏名字 1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5 14:23:21
  民 事 上 诉 状
  (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月翠四姐弟,病退返城知青无退休金
  第一被上诉人(原审第一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民委员会 住地: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 法人代表:李岐阳(现任李云平),村委会主任,联系电话:0574-88017376。邮编:315175
  第二被上诉人(原审第二被告):孙敏等三人
  上诉请求:
  一、薛海蓉法官作为(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案件审判长,违背民事诉讼法回避制度规定,请求依法撤销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书。
  二、不服原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违法判决,请求依法撤销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依法改判。
  1、请求中级法院依法判令四被告向四原告返还孙家漕自然村拆迁旧房建新房中孙裕丰一间半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拆迁补偿款49876元;
  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103.61平方米楼房标的估值:103.61平方米X 9500元/每平方米=984295元。
  2、请求中级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古庵村村民委员会和孙敏、孙维、孙逸向孙月翠四原告支付因“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无效”诉讼,“返还财产”诉讼,导致孙月翠四原告经济损失5万元。
  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依法由败诉方承担(一审诉讼费14558元)。
  事实和理由:
  1、(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两起“标的”不同、“诉求”不同的案件,被薛海蓉法官确定为同一个争议焦点:“被拆楼房权属纠纷到底属于孙小毛还是属于其子孙裕丰”;当事人重审原告、原审原告不变,第一、第二主要重审被告、原审被告也未变。2015年3月16日庭审,薛海蓉法官明知自己作为上述两个案件的主审法官,违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2015年2月开始执行)“第四十三条审判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有权申请其回避。第(六)款,与本案当事人或者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审理的。”之规定,没有依法主动回避。鄞州区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未裁判薛海蓉法官回避。
  导致,薛法官审理相同的原告、被告在两起诉讼案提供的三组不同证据链【本案被告未提交证据】,以不具有法律效力判裁的事实认定:“孙裕丰宅基地使用权和房产103.61平方米证明”属于孙小毛所有。严重违法失职。
  2、以(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为基础,(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书、(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均维持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都是“拆迁合同无效”所认定的事实是“孙裕丰的四子女法定继承人不知道孙敏授权孙逸签订拆迁协议,侵害四原告财产处分权”。
  相对于(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原告提供的证据,(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原告的证据链,增加有2号、3号、13号重要新证据。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三人)都没有递交任何证据。一审法院仍旧以“甬鄞民重2号”判决书“没有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孙小毛房产权’的事实”,作为证据,违法判决“无效合同”纠纷房产属于孙小毛所有。
  (1)相同的证据,一审法院(薛法官)做出不同的认定结论
  孙利明书证:(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被告证据3号,本院认为:“孙利明陈述的真实性原告予以认可,亦与事实相符,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涉案房屋的权属,不能仅凭证人陈述及未经审批的登记表确认。”
  本案孙利明书证11号,本院认为:“孙利明在宅基地初始登记表上签名,按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涉案房屋的权属也已经生效裁判认定,原告再行出示该份证据并没有新的证明事实,孙利明陈述不知孙裕丰弟妹的名字也与原告主张的孙利明不认识孙裕丰弟妹的情况不一致,故对该证据不予认定。”
  本案,法院编号证据13号(我们追加证据)孙小毛墓碑照片,是孙利明代办,碑文上孙积丰、孙敏的名字是孙利明找工匠雕刻。足以推翻(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法院对孙利明“不知道孙裕丰的弟、妹姓名”的陈述的真实性的认定。
  本案开庭审理全过程,原告并没有听到薛法官向我们宣布其调查孙利明取证核实此证据的陈述;孙利明也没有到庭作证;法院没有出示原告、被告申请法院向孙利明调查收集证据的申请书。“按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的论证,违法。
  不知道孙裕丰弟、妹的名字与不认识孙裕丰弟、妹并不存在矛盾关系。“不认识”,常识是指未见相貌或未交往。这,不是知道姓名或不知道姓名的要件。见过面的人,也可以不知道姓名,刘翔、姚明,不认识上诉人,但是,上诉人知道他们姓名。薛法官以此为由“不予认定”违法。
  (2)一审法院认定2号证据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却不依法认定所有权人为孙裕丰的继承人(孙跃祥等)所有。庭审,薛法官询问村委会孙兆祥是否是孙裕丰儿子(孙跃祥)?被告村委会没有回答。(默认)
  (3)本案3号证据,一审法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孙裕丰系涉案房屋权利人的有效证据”,存档在鄞州区土地管理分局的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法院既不根据原审原告的申请调查书到土地管理分局调查,也不给予原告答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一条: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的提交书证原件确有困难,包括下列情形,第(三)款,原件在他人控制之下,而其有权不提交的。第(五)款,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通过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或者其他方式无法获得书证原件的。
  前款规定情形,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他证据和案件具体情况,审查判断书证复制品等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之规定。
  (4)一审法院对4号证据不予认定理由,“孙敏答辩与3号证据证明相矛盾”。“出具两证”是土管所接待人员的行为,并不能替代孙敏是否“取走两证”的行为。 “土管分局”没有登记颁发的是两证原件。并不矛盾。
  两份证据均印证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事实存在。
  (5)一审法院认定9号证据,“孙敏给予徐瑞娣50000元,是修房费。”给予孙利明、孙伟明各5000元,却不予论证,认定。
  根据“常识、常理、常情”,孙利明介绍孙敏给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又做中间人介绍孙敏将 “拆迁协议”卖给其外甥女干建菊;孙敏获30万预付款,孙敏分配款项陈述,没有说是付修房费。明显属于好处费。
  根据另案第二被告交给法院的录音笔录证据,孙敏驳斥孙利明,“阿哥(孙裕丰)给了修房款”。薛法官为被告证言,违背法官职责。
  (6)一审法院认定:“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与其判决给“孙小毛103.61平方米面积房产”不符。
  (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的一张《1951年清道乡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民清册》,是孙三毛代孙小毛填报0.223亩土地缴税面积,未经孙小毛、孙裕丰知晓、追认;重审原告陈述:“孙裕丰拥有东半边一间半房产权,是其奶奶在其结婚前(1942年)家庭内部给定”;徐瑞娣接受法院调查陈述:“孙小毛喝酒、打麻将,小毛把西半边1间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上诉人申请中院调查存档徐瑞娣证言笔录);另案,村委会在庭审时答辩:“51年税表、清册证明目的不同,与本案无关”;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给卖了”。
  根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自认的事实与查明的事实不符的,法院不予确认。”一审法院将“孙裕丰房产(经测量)103.61平方米”证据,认定给孙小毛所有,违法。
  3、原告2013年11月18日到土管分局取得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没有登记颁发的证明。依据(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于2014年5月30日找到村委会,请求签订孙裕丰房产拆迁协议书,并递交了申请书及新证据。被村委会拒绝后,依法向鄞州区法院起诉。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5 14:32:30
  (接上)4、一审原告没有提请“精神损失赔偿”,法官利用“精神损失费合计5万元”(起诉状第3页第5行)“济”错打为“神”为由,判决被告不予赔偿,显失公平。
  上诉人第二项第2款上诉请求,是根据首次起诉“合同无效”开始,期间有证据搜集,经历鄞州区法院一审、宁波中院二审;鄞州区法院重审、宁波中院二审、浙江高院再审;诉求得到“合同无效”判决的胜诉,应该得到赔偿。本案起诉、上诉“返还财产”,如果胜诉,也应该得到因诉讼造成的经济损失赔偿。请求二审法院依据终审判决结论分别判决被告给予上诉人经济损失赔偿。
  综上,(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两个案件诉讼标的不同,(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认为:前者,原告处分权受侵犯(侵权合同无效),后者原告请求返还财产(给付权)。
  一审法院以(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中,未经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作为证据,否定原审原告出具的1、2、3、4、5、6、9、11、13号证据组成的证据链。违反《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2015》“第一百零四条,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真实情况与待证实相关联、来源和形式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和“第一百零五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之规定。(庭审录像录音为证)
  请求宁波中级法院依法撤销(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书;支持孙月翠四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此致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
  原上诉状邮寄给宁波中级法院日期:2015年6月16日
  修改后签名日期:2015年7月2日
  附:1、四上诉人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2、特别授权委托书一份3、起诉书1份(含证据目录)4、申请中级法院调查书一份5、申请村委会与孙裕丰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一份6、申请鄞州区法院调查书1份7、申请薛海蓉法官回避书一份8、申请薛海蓉法官回避复议书一份9、鄞州区法院决定书一份10、鄞州区法院复议决定书一份11、(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宣判传票、诉讼费14558元收据复印件各一份12、法院判、裁书复印件6个各一份【(2011)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44号裁定书、(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13、证据材料十五份,详见证据目录。
  证据目录
  附:起诉书五份、四姐弟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特别授权委托书一份、15份证据各五份。
  序号 证据名称 证明事项 说明 页数
  1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 宅基地上房产经村委会和孙利明(代孙裕丰)共同在具结书页签名、按手印、盖章。 “无证件具结书”原件被汤涛法官收走拒绝开收条。 10
  2 鄞州区房(地)产价格评估单 证明孙裕丰(孙兆祥)房产拆迁前由鄞州中升房地产估价有限责任公司测量评估; 2013、11、18、村委会提供。 孙利明参与测量、评估;兆和耀谐音,孙利明将孙耀祥错报孙兆祥。 1
  3 高桥镇国土资源所证明 孙裕丰在孙家漕有房产和宅基地;土地使用证没有颁发。 2013年11月18日土管所出具。 1
  4 孙敏《关于孙家漕孙仁智房产权利》答辩状 孙敏有“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证据复印件。 孙敏于2011年递交给法院答辩状,法院转寄给我们。 2
  5 孙秀源等9人书证 证明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委托给堂房阿婶徐瑞娣照看楼房。 鄞州区法院有孙秀源、孙冲岳调查笔录存档。 1
  6 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图 2008年村委会拆迁前此草图就标注东半边1间半房产权属于孙裕丰所有。 恳请法院向村委会调查核实此表。 1
  7 2008年6月30日孙敏与古庵村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孙裕丰被拆楼房,通过此《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置换为新楼房一套在原址孙家漕村。 孙敏与村委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被判无效。 3
  8 孙家漕拆迁补偿费发放明细(附加) 孙逸参与协议签订,与胞兄孙维作为利益共同体违法得利。 孙维、孙逸共同与孙敏分钱。 1
  9 孙敏书证 签拆迁协议引荐人孙利明、孙维民兄弟二人各得5千元、徐瑞娣得5万元好处费。 孙敏违法签协议获利,非法补偿款滥赠,侵害原告利益。 1
  10 村委会告知书(2014年3月17日) 村委会自行通知孙敏召集孙小毛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告知孙裕丰法定继承人与村委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须法院判决。 1
  11 孙利明书证
  证明孙利明代孙裕丰在无证件具结书上签名、按手印。 此书证,落款没有日期,笔迹不同一。 1
  12 北京建工一建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证明 孙裕丰共有四个子女,孙月翠四姐弟。 孙裕丰的父亲是孙仁智 1
  13 北京市崇文区天坛派出所证明 孙裕丰与其全部四子女关系。 北京市原崇文区现为东城区 1
  14 孙小毛墓碑照片 证明孙利明始终知道孙裕丰、孙积丰、孙敏三兄妹姓名。详见孙敏答辩状附证据(村委会迁墓)孙利明办理。 孙裕丰寄信告知孙利明三兄妹姓名并共同付给迁墓所需费用。 1
  15 原告诉讼至今各项损失费用清单 明细各次出庭、调查、路费、住宿、往来文书邮寄等损失费用。 供法官分阶段诉求胜负情况判裁被告承担数额。 4
  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原日期)2015年6月16日
  (向孙秀源、孙冲岳等老人致歉!透露了您们姓名信息)
  再次递交日期 2015年7月2日
  上诉人解释说明:
  2015年6月29日接到鄞州区法院吴法官(或是书记员)电话,告知上诉状格式不对,需修改。按要求去掉“事由”项,将其内容并入“上诉请求”项,上诉内容做了部分修改。证据目录没有修改,随上诉状再次递交。请将2015年6月16日递交全部证据与修改后的上诉状装订到一起。
  谢谢吴法官! 2015年7月2日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通知书
  (驳回不予准许调查收集证据申请的复议)
  (2012)甬鄞民重字第2-3号
  孙月翠四姐弟:
  你放不服(2012)甬鄞民重字第2-2号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于2012年8月13日向本院申请复议,提出请求撤销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认为原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系俩被告侵权隐匿房产面积数量,与本案审理有关联性。经审查,本院认为,你方所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与案件审理不存在关联性,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的规定,本院决定如下:驳回申请,维持原决定。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二O一二年十月十二日
  附三项请求:
  1、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孙裕丰)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2、调取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每五年更新一次);3、调取孙家漕房屋拆迁许可证、房屋拆迁公告、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迁录像;4;请向孙秀源、孙冲岳等9位老人调查核实证据证言(详见补充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5 22:24:56
  民事判决书
  (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
  原告:孙月翠(四姐弟) 无业无退休金
  第一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 法人代表:李岐阳书记、李云平村长
  第二被告:孙敏(等三人)
  原告孙月翠四姐弟因与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和孙敏等三人签订房屋拆迁安置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于2014年9月28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薛海蓉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后因被告孙敏等三人下落不明,本案于2015年1月12日转为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审理。四原告在审理期间申请审判员薛海蓉回避,经本院院长决定驳回其回避申请。四原告对回避决定书申请复议,本院依法驳回其复议申请。本案于2015年3月16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孙月翠四姐弟委托其大弟、二弟作为代理人,被告村委会法人代表李云平、委托代理人陈长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孙敏等三人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四姐弟起诉称:四原告系孙裕丰、颜根第夫妻所生子女。孙裕丰于2005年5月11日去世,颜根弟于2001年1月9日去世。2001年,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奉政府统一指令进行了宅基地调查,(村委会与原告堂叔共同签名盖章确认孙裕丰拥有宅基地及楼房一间半;2007年6月,村委会委托鄞州区土地评估单位测量孙裕丰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又经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区分局高桥镇国土资源所查询,(土管所出证据)均表明宅基地及地上房屋所有权人为孙裕丰。2008年6月30日,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与被告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一份,协议载明拆旧房面积103.61平方米,补偿费计49876元。但被告孙敏对该宅基地及房屋即没有所有权,也没有取得四原告授权,签订合同后更没有得到四原告的追认,该协议的签订侵犯了四原告签订拆迁合同的主体权利和法定继承权利。2012年10月1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2013年1月9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2)浙甬民终字第602号民事判决书,均判决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孙敏2008年6月30日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为确认该协议无效,四原告发生交通费、住宿费、复印打印费、律师费、精神损失费合计50000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四被告应对其违法行为承担四原告拥有所有权的旧楼房被拆除、不能恢复,四原告至今不能与被告古庵村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的民事法律责任。为此,请求判令:1、四被告向四原告返还孙家漕自然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中孙裕丰一间半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拆迁补偿款49876元;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103.61平方米楼房按9500元/平方米估值为984295元);2、四被告向四原告支付因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导致的四原告经济损失50000元;3、四被告承担诉讼费用。审理期间,经本院释明,四原告撤回第三项诉讼请求。
  被告古庵村村委会答辩称:1、四原告所诉房产坐落在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孙家漕自然村,原属孙小毛(又名孙仁智)所有。孙小毛育有二子一女,其子孙裕丰、孙积丰已亡故,其女孙敏尚在。2008年,根据政府文件精神,古庵村在孙家漕自然村进行旧村改造新村建设工作。同年6月,该房屋权利人孙小毛之女孙敏与古庵村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后,旧房于当年拆除,新房待建成后交付孙敏。2012年,四原告向法院起诉起诉主张该房屋权利,经法院终审判决确认协议无效。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民事裁定书,该处房屋仍属于孙小毛,孙月翠等四原告无权主张权利。根据继承法规定,涉案房屋作为孙小毛的遗产应由其继承人继承,孙小毛之女孙敏尚在,四原告无权主张该房屋权利。2、关于四原告主张的拆迁补偿款49876元,其他被告并未领取。古庵村孙家漕新村建设采用拆旧房换新房,面积差价找补办法。对于拆迁补偿款,实为旧房价值,通常做法是当时不予返还,留待新房交付时抵扣新房款项。该款至今仍在村里,房屋权利人购新房时可抵扣。3、关于返还所拆除房屋面积103.61平方米的价值984295元,由于古庵村采用拆旧房换新房方式,并非货币安置,故原告的主张不应支持。现在调换的新房早已竣工,孙家漕村50多户拆迁户于2014年7月底全部安置完毕,故安村在安置前于2014年3月17日发函通知该房屋的拆迁人孙敏,要求所有房屋权利人于5月底前与古庵村签订协议,但四原告拒绝签协议.如今新房仍然留置,等待权利人签订协议后交付。签订协议时,所有权利人必须全部到场,携带有效证件。4、涉案诉讼历经三年,已有定论,诉讼各方均应依法执行。被告要求法院在征求继承人子女意见后,依法对孙小毛房产进行分割。
  被告孙维未到庭,但孙维提交书面答辩状辩称:1、根据法院判决,涉案房屋应属孙小毛的继承人共有,现查明孙小毛的继承人为孙裕丰、孙积丰、孙敏,因孙裕丰及其妻子均已去世,涉案房屋应由孙敏和孙裕丰、孙积丰的各继承人共有。该处房屋即为《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中的旧房,四原告要求判令被告工庵村村委会返还拆迁权利、返还拆迁补偿款毫无道理,不应支持。2、四原告要求赔偿所谓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复印费、精神损失费等50000元,不能证明是为确认《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所为,四原告在当时的诉讼还要求确认其他的房屋拆迁权利,故对于四原告的上述主张也不应支持。
  被告孙敏、孙逸未提交答辩状。
  四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复印件一份,证明涉案房屋经古庵村村委会和孙利明(代孙裕丰)共同在具结书书上签章、按手印,确认房产属于孙裕丰的事实。
  2、(古庵村村委会委托)《鄞州区房(地)产价格评估单》一份,证明孙裕丰的房产拆迁前进行了测量、(103.61平方米)评估的事实。
  3、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分局高桥镇国土资源所出具证明一份,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有房产和宅基地的(事实),土地使用权证没有(登记)颁发。
  4、孙敏的答辩状(2011年9月26日)一份,孙敏证明“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家漕自然村一幢)房产登记土地使用权证,房屋产权权利人为孙裕丰”的证据的事实。
  5、(孙家漕村民)孙秀源等9人书证一份,证明孙裕丰(结婚时分得)的一间半房屋委托给堂房阿婶徐瑞娣照看的事实。
  6、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图一份,证明古庵村村委会在拆迁前就标注东半边一间半房屋产权属于孙裕丰所有的事实。
  7、《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孙敏与村委会违法签订。被法院判令无效的事实);被拆楼房通过拆迁协议置换为新楼房在原址孙家漕。
  8、证明被告(孙敏)孙逸共同参与了协议签订,与孙维作为利益共同体违法得利的事实。
  9、孙敏书证一份,证明孙利明、孙维民兄弟二人各得5000元、徐瑞娣得到50000元孙敏给与好处费事实。
  10、(村委会)告知书一份,证明被告自行告知孙敏召集孙小毛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事实。
  11、孙利明书证一份,证明(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情况下)孙利明代孙裕丰与村委会共同在(《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上的无证件具结书页)上签名、按手印的事实。
  12、证明两份,(原告12号派出所证明一份,证明孙裕丰及其子女关系;原告13号孙裕丰单位证明一份,证明孙裕丰、孙仁智父子关系)
  13、(孙小毛墓碑)照片一份,证明孙利明知道孙裕丰、孙积丰、孙敏兄妹(姓名),并知道涉案房屋属于孙裕丰所有的事实。
  14、(诉讼等)费用(目录)清单及凭证一组,证明四原告为涉案房屋(合同纠纷一案)发生诉讼,导致经济损失50000元的事实。
  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均未提叫证据。
  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被告孙敏、孙维、孙逸未到庭,视为放弃质证的权力。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5 22:26:34
  (接上)被告古庵村村委会的质证意见和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原告的证据1,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登记表无效。本院认为,涉案房屋的权属性质已经生效裁判认定,该登记表已在它案中提交并进行了认定,不能作为原告主张房屋产权的有效证据,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告的证据2,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不认可原告系涉案案房屋权利人,对拆迁面积认可。本院对该评估单确认的涉案被拆迁面积为103.61平方米的事实予以认定,至于房屋权属已经生效裁判认定,不再赘述。原告的证据3,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不能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有房产和宅基地的事实。本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孙裕丰系涉案房屋权利人的有效证据,仅能证明土地使用权证未登记发放的事实。原告的证据4,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四原告不是房屋权利人,拒绝质证。本院认为:孙敏的答辩状系在它案形成,其陈述的权证情况与原告出具的高桥镇国土资源所的证据相矛盾,故不予认定。原告的证据5,被告认为该证据无效。本院认为,该证据已在它案进行出示认定,不能作为认定认定涉案房屋属于孙裕丰所有的有效证据。原告的证据6,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草图确实来源于村委会,但该房屋属于孙小毛所有并非孙裕丰。本院认为,草图不能作为认定房屋权属的证据,故不予认定。原告的证据7,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协议已经被认定无效,当事人曾在2014年5月到村里,但四原告对生效裁判不予认可,故未能重签协议并进行分配。本院认为,该协议已经生效裁判认定无效,故只能证明涉案房屋被拆迁的事实。原告的证据8,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对真实性无异议,且说明该款项并未发放,而是在确定交付新房时一并结算。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原告证据9,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系原告等人内部矛盾,与其无关。本院认为,孙敏曾经陈述买房款项的分配情况已经它案核实属实,给徐瑞娣50000元说明了系委托看护房屋和修缮费用,不能由原告自行判断为好处费,故对原告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告的证据10,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真实性予以认定。原告的证据11,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不予质证。本院认为,孙利明在宅基地初始登记表上签字、按手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涉案房屋的权属也已经生效裁判认定,原告再行出示该份证据并没有新的证明事实,孙利明陈述的不认识孙裕丰弟、妹的名字也与原告主张的孙利明不认识孙裕丰的弟、妹的情况不一致,故对该证据不予认定。原告证据12,被告古庵村村委会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原告证据13,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该照片反应的孙小毛墓地的立碑情况与本案无关,也无法认定孙利明陈述虚假,故对此证据不予采信。原告的证据14,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原告并非涉案房屋权利人,其损失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本案系房屋拆迁安置合同纠纷,原告为诉讼等事项支出的费用不属于合同纠纷的审理范围,故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综合原、被告诉辩意见、举证、质证和本院认证意见,确认本案如下事实:
  孙仁智,又名孙小毛,于1973年去世,妻子李桂凤于1953年去世,孙裕丰、孙积丰及被告孙敏是二人生前生育的子女。孙裕丰2005年5月11日去世,妻子颜根弟于2001年9月去世,孙裕丰与颜根弟生前育有子女孙月翠四姐弟;孙积丰和妻子罗秀珍均已去世,生前育有两儿子。《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与本案无关,原、被告没有提交证据》2001年,被告古庵村委会进行了宅基地调查,孙利明代为在登记表上填写了孙玉凤的姓名,故调查表载明上述房屋宅基地所有人为孙裕丰,但该调查表未通过宁波市鄞州区有关部门审批,涉案房屋占用土地(孙裕丰继承人没有拿到两证)未取得土地使用证。2008年6月30日,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与孙敏签订了《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协议载明拆旧房面积103.61平方米,补偿费共计49876元,该协议由孙逸代被告孙敏签字,并由孙逸领取了过渡补偿费11937元。涉案房屋的置换新房已由被告孙敏出卖,并将其中50000元款项给了一直看护房屋的堂婶徐瑞娣。四原告曾于2011年9月19日向本院起诉,要求古庵村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迁协议无效。后增加诉讼请求,)就孙裕丰遗留的一间半楼房与四原告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法院不予审理)。经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浙甬民二终字60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涉案房屋并非孙裕丰遗产,而是孙裕丰父亲孙小毛遗产,应属孙小毛的继承人即孙敏及孙裕丰、孙积丰的各继承人共有,故认定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无效。 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于2014年3月17日发函告知孙敏,要求召集该房屋的所有权人重签拆迁协议,因原告对房屋的权属认定有异议,及其他权利人(第二被告人员不齐)未到场致未能履行。
  本院认为:原告要求返还拆迁补偿及返还签订协议权利的主张,均源于涉案房屋的权属认定。原告在本次诉讼中仍坚持认为(拆迁协议中的)涉案房屋属于父亲孙裕丰所有,其权利应由四原告继承,但该房屋的权属已经生效裁判确定属于孙小毛遗产,应由孙小毛的继承人即孙敏及孙裕丰、孙积丰的个继承人共有,四原告作为孙裕丰的继承人仅享有继承人孙裕丰所有份额的权利,不能全部取得涉案房屋的权利。且四原告如坚持认为涉案房屋属其所有,应依法就原生效裁判申请再审并经重新确权后才能主张涉案房屋的拆迁权利,不能在本案中直接要求认定涉案房屋的权属属于孙裕丰并就此主张相关的拆迁权利。关于原告主张返还的拆迁补偿款49876元,该款并未由被告孙敏、孙维、孙逸领取,而是在购置新房时一并结算,且四原告就该款无权全部取得,故原告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返还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权利,被告古庵村村委会曾通知房屋权利人重签协议但因所有权利人未到场未能履行,古庵村村委会不存在过错,且涉案房屋应属孙敏、孙逸、孙维及四原告共有,四原告无权全部取得,四原告坚持由其与被告古庵村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没有合法依据,主张权利不当,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关于四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50000元,系因诉讼发生且包含了精神损失费,诉讼发生的费用与本案所涉案房屋拆迁安置合同关系不存在关联性,不属于合同无效或不能履行所致法定损失范畴,精神损失费更与合同纠纷无关,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被告孙敏、孙逸、孙维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二)项、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四原告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4558元由四原告共同承担。公告费400元,由四原告共同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接到本院送达的上诉费缴纳通知书七日内,------于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汇款时一律注明原案号。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 薛海蓉
  代理审判员 黄晓燕
  人民陪审员 朱坚毅
  代书记员 胡王馨
  2015年5月7日
  注明:括号内的文字,是原告加入,驳斥法官没有正确陈述、认定事实。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16:00:54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浙甬民二终字第56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月翠(四姐弟) 民族 汉 无业无退休金
  第一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 法人代表:李岐阳书记、李云平村长
  委托代理人:陈长风该村委会工作人员
  第二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敏(等三人)
  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因与被上诉人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和孙敏等三人签订房屋拆迁安置合同(无效返还被拆迁权利)纠纷一案,不服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7日做出的(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被上诉人古庵村村委会代表人李云平及其代理人陈长风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孙敏等三人经本院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孙仁智,又名孙小毛,于1973年去世,妻子李桂凤于1953年去世,孙裕丰、孙积丰及被告孙敏是二人生前生育的子女。孙裕丰2005年5月11日去世,妻子颜根弟于2001年9月去世,孙裕丰与颜根弟生前育有子女孙月翠四姐弟;孙积丰和妻子罗秀珍均已去世,生前育有两儿子。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2001年,被告古庵村委会进行了宅基地调查,孙利明代为在登记表上填写了孙裕丰的姓名,故调查表载明上述房屋宅基地所有人为孙裕丰,但该调查表未通过宁波市鄞州区有关部门审批,涉案房屋占用土地未取得土地使用证。2008年6月30日,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与孙敏签订了《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协议载明拆旧房面积103.61平方米,补偿费共计49876元,该协议由孙逸代被告孙敏签字,并由孙逸领取了过渡补偿费11937元。涉案房屋的置换新房已由被告孙敏出卖,并将其中50000元款项给了一直看护房屋的堂婶徐瑞娣。 四原告曾于2011年9月19日向本院起诉,要求(古庵村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无效。后增加诉求:)古庵村村委会就孙裕丰遗留的一间半楼房与四原告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法院不予审理)。

  经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浙甬民二终字60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涉案房屋并非孙裕丰遗产,而是孙裕丰父亲孙小毛遗产,应属孙小毛的继承人即孙敏及孙裕丰、孙积丰的各继承人共有,故认定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无效。被告古庵村村委会于2014年3月17日发函告知孙敏,要求召集该房屋的所有权人重签拆迁协议,因原告对房屋的权属认定有异议及其他权利人第二被告人员不齐)未到场致未能履行。
  原审原告孙月翠四姐弟于2014年9月28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1、
  四原审被告向四原审原告返还孙家漕自然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中孙裕丰一间半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拆迁补偿款49876元;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103.61平方米楼房按9500元/平方米估值为984295元);2、四原审被告向四原告支付因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导致的四原告经济损失50000元;3、四原审被告承担诉讼费用。审理期间,经本院释明,四原告撤回第三项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要求返还拆迁补偿及返还签订协议权利的主张,均源于涉案房屋的权属认定。原告在本次诉讼中仍坚持认为涉案房屋属于父亲孙裕丰所有,其权利应由四原告继承,但该房屋的权属已经生效裁判确定属于孙小毛遗产,应由孙小毛的继承人即孙敏及孙裕丰、孙积丰的各继承人共有,四原告作为孙裕丰的继承人仅享有继承人孙裕丰所有份额的权利,不能全部取得涉案房屋的权利。且四原告如坚持认为涉案房屋属其所有,应依法就原生效裁判申请再审并经重新确权后才能主张涉案房屋的拆迁权利,不能在本案中直接要求认定涉案房屋的权属属于孙裕丰并就此主张相关的拆迁权利。关于原告主张返还的拆迁补偿款49876元,该款并未由被告孙敏、孙维、孙逸领取,而是在购置新房时一并结算,且四原告就该款无权全部取得,故原告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返还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权利,被告古庵村村委会曾通知房屋权利人重签协议但因所有权利人未到场未能履行,古庵村村委会不存在过错,且涉案房屋应属孙敏、孙逸、孙维及四原告共有,四原告无权全部取得,四原告坚持由其与被告古庵村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没有合法依据,主张权利不当,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关于四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50000元,系因诉讼发生且包含了精神损失费,诉讼发生的费用与本案所涉案房屋拆迁安置合同关系不存在关联性,不属于合同无效或不能履行所致法定损失范畴,精神损失费更与合同纠纷无关,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被告孙敏、孙逸、孙维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16:02:05
  (接上)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二)项、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四原告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4558元由四原告共同承担。公告费400元,由四原告共同承担。
  宣判后,原审原告孙月翠四姐弟不服,上诉至本院,称:一、原审法院程序违法,(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都是(相同的原审原告、原审被告)同一法官主审,违反了(法官)回避制度规定。二、(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2012)浙甬民终字第602号民事判决书及(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所确认的事实”都是“拆迁协议无效”,所认定的事实是“孙裕丰四子女法定继承人不知道孙敏授权孙逸签订拆迁协议,侵害四原告财产处分权”。本案上诉人在一审是增加了2号、3号、13号(原审原告证据目录是14号)新证据。原判仍以上述(没有发生法律效力不)生效判裁文书判决涉案房产属于孙小毛所有(违反2015年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三、依据(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的精神,被上诉人古庵村村委会理应与上诉人(孙裕丰法定继承人)签订孙裕丰房产拆迁协议书。四、根据首次(和重审2号)起诉“合同无效”案,上诉人搜集证据、经历多次诉讼,得到“合同无效”判决的胜诉,由此造成的损失理应得到赔偿。请求:1、判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返还孙家漕自然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中孙裕丰一间半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拆迁补偿款49876元;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103.61平方米楼房按9500元/平方米估值为984295元);2、判令被上诉人古庵村村委会和孙敏等三人向四上诉人支付因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诉讼,导致的四原告经济损失50000元。
  被上诉人古庵村村委会答辩称:一、根据生效判决,涉案房屋仍属于孙小毛所有,孙小毛生育二子一女,二子已亡故,故其房屋权利应由其女儿孙敏继承,四上诉人无权主张该房产的所有权利,上诉人因此支出的费用应由其自行承担。二、上诉人提出的拆迁补偿款49876元,实为旧房价值,在置换新房时抵扣。上诉人要求返还楼房103.61平方米的价值984295元,印本村采用的旧房换新房办法,不存在货币安置,目前置换新房已建成,涉案房屋所有权人一键通以后,可与我方签订相应的协议。
  被上诉人孙逸向本院提交书面答复状称:老家房屋动拆,我是上诉人堂大哥电话通知才知道,也是他带我到孙敏家商量动迁事宜,签约时上诉人孙月翠夫妻在场,因此,四上诉人对孙敏授权本人签订拆迁协议是知道的。2008年房屋拆迁时,本人与孙敏、孙维及四上诉人口头协商一致,将新房以每平方米5000元的价格卖给亲戚干建菊,共计50万元,本人与孙敏、孙维也已拿回购房款300000元。至于上诉人提出的损失,系其为房屋权属之争造成,而房屋权属已经法院判决,因上诉人不履行,已造成我方权利得不到落实。
  被胜诉人孙敏、孙维未提出答辩。
  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四姐弟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证据1、古俺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103平米不是103.61平米)平方米的房屋是(村委会单方做出违法,不属于)孙小毛的;证据2、买房协议书一份,证明孙利明是卖房协议签订的公证人(、厉害关系人、违法利益共取人);证据3、孙敏出具的收条一份,证明2008年6月30日签订协议,孙利明拿到的5000元不是修房费,(其母徐瑞娣拿到5万元,孙为民拿到5000元)是好处费。
  被上诉人古俺村村委会经质证,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没有异议,对其他证据表示不清楚。
  被上诉人古俺村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上诉人古庵村村委会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上诉人提交的其他证据,因与本案缺乏关联,本院对此不做认定。
  经审理,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以涉案被拆迁房屋所有权系其父孙裕丰为由,要求返还拆迁补偿款及返还签订协议权利,对此,本院(2012)浙甬民终字第602号生效判决书及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浙民申字第515号裁定书均已明确认定该房屋为孙敏和孙裕丰、孙积丰的个继承人共有,且涉案房屋拆迁采用旧房换新房,原房屋折价款在置换新房时予以抵扣,孙敏和孙裕丰的个继承人对协议的签订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故原判为支持上诉人的上诉人的请求,于法有据,并无不当。四上诉人提出因《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一案造成其经济损失50000元,要求四被上诉人承担,对此,因该损失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故原判对此为支持,也符合法律规定。至于上诉人提出原审法院审理本案中主审法官为主动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对此,因(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案件审判程序,故上诉人该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4558元由上诉人四原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黄永森
  审判员 朱亚君
  审判员 赵保法
  浙江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年9月24日
  (未完待续)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18:33:24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18:37:37
  上面依次是:3号证据,5号证据,1号证据(1),1号证据(3),2号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19:27:12

  
  
  
  
  依次号:4号(2)证据、1号(2)证据、4号(1)证据、6号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20:23:05
  已经被撤销甬鄞民初字1563号判决书诉讼当事人向法院提供的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6 20:33:13
  依次是:7号证据(3),7号证据(1),8号证据,7号证据(2),11号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7 10:34:17
  家史简介
  我祖上在余姚与其他三人共同投资饭店,起名“四分店”。我祖上主控股并自主经营。祖上去世前将饭店经营权交给远亲大管家(祖上知道自己儿、孙没有活灵),太奶奶一家老小依靠大管家资助,再有每年红利进账维持生活。
  我爷爷从业四分店,做厨师。37-38年日本飞机投炸弹炸塌了该四层酒楼,家境开始衰败。
  我父母亲的婚姻,是我姥爷、姥姥与父亲的奶奶在我父母十几岁时包办订婚。
  日本人占领上海,建筑市场萧条,父亲绘制建筑图技能不得发挥,孙家始终没有转机。40年、41年我姥姥、姥爷相继去世,42年母亲嫁到孙家时,已经24虚岁。带去几亩田地,具体数量,颜家我舅舅的儿子震源哥或许知道。
  因为我爷爷18-19岁结婚,对我爸情感可能不细腻,可能有过继给姑奶为儿的说法。我们只知道父亲十一、春节必给姑奶奶写信寄钱,母亲不悦絮叨,父亲执意报恩。
  孙家落难,母亲守信遵从其父母遗嘱携田地嫁过门,太奶奶决定将分给我爷爷的整幢楼房的一半房产分给我父母亲安居。
  我奶奶、爷爷的婚姻也是父母包办,奶奶属于当家媳妇。爷爷不给力,房产太奶做主分给长孙一半,奶奶一气之下带着8-9岁的姑姑孙敏往返于宁波、上海等地跑单帮谋生,不负责掌控我爷爷了。
  我母亲过门后不久,太奶奶和我母亲编草帽时,太奶奶从小板凳滑落,股骨头脱臼。当时不懂,又没有钱医治,逐渐卧床不能下地。我母亲服伺送终。
  当家人去世。爷爷失业,经常回来喝酒、打麻将(也可以说解愁),经常卖家产、地产度日,演变到抵押其一间半房产的事情。才有了爷爷两次抵押房子,我爸爸两次赎回。第二次赎回房产,没有告诉我爷爷、奶奶。孙连生太公(我父亲的爷爷的堂兄弟)家反复向我妈承诺:“裕丰多会儿有钱多会儿来赎,我们不会要裕丰家的房产”。
  我父亲在上海很艰难,还是攒钱赎回了房子。我母亲是这幢楼房最后离开的孙家房产主人。
  解放后,孙利明堂叔告诉我父亲,土地改革分掉了(西半边)一间半房产。我父亲偶尔提起此事时对我们讲:“西半边一间半分给自家族里人,被分房人晓得房主人家,不好意思居住,房屋一直空着”。空房50多年至拆迁。
  上海解放,百废待兴。我父亲失业,无法等待,被迫于50年从上海到北京从事首都建筑业。一家7口(孙敏姑姑上初、高中)人均8元/月节俭生活。
  孙积丰叔叔在上海自学文化,考入铁道学校后,奔赴提前建设的东北锦州铁路局工作,负担我们爷爷的生活。
  父母亲第一次回宁波是76年春节,父母准备大半年,为婆家、娘家亲戚都准备了钱、物。当时老家还很穷。
  1996年孙家老三与孙裕丰父亲、姑姑一同回老家。一天傍晚,我和父亲孙利明堂叔走在村新修的水泥路上,孙利明许诺:“阿哥,侬这间屋阿拉今生今世也不会要侬的。东北孙逸刚刚来过,让我转告侬,屋要卖掉,先卖给他”。我父亲说:“啥时间说要卖掉了?传后代。”利明堂叔随声附和到:“这人异样嘎达”。
  当时,我和父亲看过我们的房子,东半边收拾的干净有序。西半边楼上楼下满屋都是枯席草和杂物。利明堂叔叔告诉我:“其母住东半边房子,他修过房子”。
  我父亲对个人成分并不在意,本应为店员,他非要报职员。我姑姑报工人出身。
  多年来,父亲偶尔对姑姑提及房产被没收事,我姑姑孙敏总都不言语。
  利明叔的母亲徐瑞娣是临解放嫁到孙家的。徐瑞娣二奶比我们父母岁数小。我父亲到北京后,徐瑞娣每年以祭祀我太奶奶的名义写信到我家要钱(他知道我父亲给上海我姑奶奶寄钱)我父亲基本每年也给她寄钱。42年至47年左右,母亲有时得不到父亲的救急生活费,经常吃野菜,我妈饿极了,被迫傍黑到弟弟家蹭饭,又怕给孙家丢脸,每次都不在弟弟家过夜,摸黑走田埂从颜家返回孙家漕。
  孙连生太公家发现我妈家烟囱不冒烟了,我姐姐哭闹厉害了。也经常送些食品给我妈吃。我母亲经常回忆旧社会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孙利明在房屋调查、指界、拆迁房屋等事件中,不通知我们自作主张,冒充我家人名签署文书。2010年2月我们找村委会理论,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是孙利明介绍你们孙敏姑姑来办拆迁协议,欺骗我们说与你们协商好了,你们姑姑孙敏代表签协议”。作为村委会代履行政府职能的基层单位,不正式行文通知我们,主动接受孙利明的欺骗,与孙敏姑姑(连被拆除面积多少都不知道也不询问)签订《拆迁协议 》严重侵犯我们的财产权利,村委会负有不可推卸的行政责任。
  孙利明严重愧对我们父辈与其亲情,不容原谅。
  恳请镇、区、市各级政府依据房产档案、测绘图、农村宅基地初始综合调查表,走访孙家漕、颜家、马家、村民委员会调查,核实证据、鉴证;法庭审理;依法判裁三间房产总面积297(103平方米村委会丈量)平方米祖传房产所有权归属。
  我们期盼政府相关职能机构、法院揭示真相,实事求是,弘扬勤劳致富、诚实守信民族传统,鞭挞好逸恶劳、坑蒙拐骗之人,为国家民族优良传统的传承、现代社会和谐健康发展,主持公平正义。
  致谢!
  孙月翠四姐弟 谨呈
  2012年1月9日
  注:《家史简介》与44号裁定书的《上诉状》于2012年1月9日一同邮寄给鄞州区法院。汤涛法官告知我们“上诉状要通过鄞州区法院转交给中级法院,即使上诉状直接递交到中级法院,也还是要转回到鄞州区法院,更耽误时间”。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7 15:29:45
  尊敬的审判长、代理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贵院所发应诉通知书收到,答辩如下:
  1、四原告所涉房产属于孙小毛(又名孙仁智)坐落在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孙家漕自然村。孙小毛有二子一女,其子孙裕丰、孙积丰已亡故,其女尚在。
  2008年根据鄞州区政府(鄞政发【2005】37号)建设新农村的文件精神,古庵村在孙家漕自然村进行旧村改造新村建设。2008年6月,该房屋权利人孙小毛之女孙敏与古庵村村委会签订了“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后,旧房于当年拆除,新房待建成后交付孙敏。2012年,孙月翠等四原告向鄞州区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对该房产的权利,后经区法院判决,原“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根据鄞州区法院(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2012)浙甬民终字第602号判决书、2013年7月19日(2013)浙民高申字第515号裁定书之精神,该处房屋仍属于孙小毛,孙月翠等四原告无权主张该房产的所有权利。
  2、根据继承法,孙家漕的房产属于孙小毛的遗产,孙小毛已亡故,其产权应由其继承人继承。继承法第十条规定,继承开始有第一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孙小毛三子女,二个儿子孙裕丰、孙积丰已经亡故,其女孙敏尚在,其房屋权利应由孙敏继承,孙月翠四姐弟无权主张该房产的所有权利。
  3、关于诉讼有关费用支出。孙月翠等四原告没有主张房产的权利,就不应该去花费这些不必要的费用;如果因此得到了该房产的权利,那么花费这些费用则成为权力与义务的因果关系,孙月翠等四原告如果得到了该房屋的权利,就没有理由将义务(费用)转嫁别人身上。
  4、关于拆迁补偿款49876元事,古庵村孙家漕新村建设采用的是折旧房换新房,平方(面积)换平方(面积)差价找补的办法。原告所提及的49876元拆迁补偿款,实为旧房的价值,通常做法,该款当时不返还,留待新房交付时抵扣新房款,古庵村采用此法。该款项在,房屋权利人购新房时抵扣。
  5、关于返还楼房103.61平方米的价值984295元事,古庵村采用旧房换新房的办法,不存在用货币安置换旧房的事。现在新房早已竣工,孙家漕村50多拆迁户,于2014年7月底全部安置完毕,我村再按之前的2014年3月17日发函通知该房的权利人孙敏,要求所有权利人于5月30日前与我村签订协议,但本案四原告拒绝签订协议。如今该房仍旧留着,等待该房屋权利人签订协议后交付。
  6、该诉讼历经三年,古庵村为此付出了大量人力、无理、财力。业经区法院、市中院、省高院裁决,已有定论,诉讼双方都应依法执行,维护法律尊严。法律是严肃的,容不得亵渎,法律不应为那些偷换概念,钻法律空子的人提供方便,要求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征求继承人意见后,对孙小毛房产进行分割,对浪费司法资源,增加司法成本的行为给予制止和拒绝。
  7、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时,所有权利人必须全部到齐,携带权利人有效证件,方可与古庵村签订协议。证件不全的恕不接待。
  高桥镇古庵村(章)
  2015年7月22日
  村委会此答辩重复1955号一审答辩状。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7 15:31:27
  上诉答辩状
  姓名:孙逸 地址身份证号
  答辩人因原告为与被告宁波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孙敏、孙逸等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对上诉人不服鄞州区法院(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民事判决书,提出答辩状。
  答辩理由如下:
  一、孙裕丰四子女不知道孙敏授权孙逸签订拆迁协议与事实不符。
  真实的事实是,2008年7月,孙逸在广西出差办事,原告电话通知我,叫我速速赶回宁波,说老家房子要动迁了。我赶回北京,是他带我到姑姑孙敏家一同商量动迁事宜。2008年6月30日,我赶到宁波,原告孙月翠和其丈夫都在村中等我,还埋怨我说来晚了,签约优惠是最后一天了。村委会多人可以证明,签约时他在场。签约后我直接给了他一份合同。
  二、原告声称,孙利明代办碑文上孙积丰、孙敏的名字是孙利明找工匠雕刻的,与事实不符。
  事实是,孙仁智的墓碑是2007年6月,孙敏和儿子一同去宁波,孙请墓地工匠雕刻的。当时,孙花了一万元多钱,把孙仁智墓碑又重新修缮一番。当时,孙利明并未在场。还有一点是,当时孙敏一共花钱请人做了两套石桌石椅,一套放在孙仁智坟前,另一套放在了孙仁智旁边的坟前,误认为,旁边的坟是孙仁智弟弟的坟。后来才发现旁边的坟,不是孙利明父亲的。孙利明如果在,能安错石椅?
  三、在2007年8月14日,鄞州区产品价格评估单中产权人为孙兆强(当时,填错了,实际是孙裕丰三儿子)以原告逻辑,填谁的名字,房子属于谁的,那么,现在的官司与孙月翠四姐弟无关,为什么这个产权人在几场官司中始终不出现?我们要求与孙兆祥打官司即可。
  四、原告称孙敏给徐瑞娣等人所谓好处费,完全是出于亲情。
  孙敏作为我们唯一长辈,有权决定从卖方款中拿出五万元给为我们看了七十年房子的徐瑞娣作为辛苦费。如果没有徐瑞娣,房子早就塌了,又何来拆迁一说?而给孙伟明5千元是修房费,因老太太本人没有能力修房,这些年,是孙伟民帮忙修的房子。孙利明的5千元是几十年前村中统一迁坟时,他为孙仁智迁坟出的力(和2007年孙敏修坟是两回事),当时,这三笔钱共6万元整是孙敏个人出钱垫支的。我跟哥哥及姑姑孙敏都认为,这三笔钱应该从总卖房款中出,但是原告对此不认可。
  2008年,房屋拆迁时,我跟哥哥、姑姑孙敏以及原告口头协商达成一致,把房子以每平米5000元的价格没给了亲戚干建菊。总房价50万元。当时,原告认可。2008年,我跟哥哥、孙敏先后拿回两笔购房款共计30万。其中,姑姑从个人应得的购房款中拿出共计6万元,给了徐瑞娣、孙伟民及孙利明(原因上文已陈述)2010年3月,四位原告从北京赶赴浙江宁波鄞州区拿他们应得的购房款时,因分配问题发生争执,又返回了北京。从此以后,开始上诉声称,村中老房是他父亲孙裕丰的。
  五、原告提出5万元经济损失费。被告认为这是这几年为房子权属之争造成的。事实上,这些年被告不算差旅费,光是律师费就已经支出了近5万元.如果再算上差旅费、电话费、咨询费,加起来比原告支出还多。本来房子早已经区、市及宁波高院定论,三被告都有继承权。可至今原告不履行法院判决,不去村里重新签署拆迁协议,使得我们权力得不到落实。早在2008年9月,我们已将房子卖出(2011年,法院才判协议无效)长达7年的时间,买房人拿不到房子,现已将我们告上法庭。2015年8月4日开庭。要求我们除返还本金30万以外,另加利息17万赔偿,请问这比钱谁来出?
  此致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答辩人:孙逸
  2015年7月28日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7 15:32:55
  关于(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上诉状》被上诉人做出《答辩状》上诉人的再诉辩
  (2015)浙甬民二终字第569号
  上诉人:
  一、 关于村委会《答辩状》
  1、村委会认定孙小毛在孙家漕有房产,却没有提供合法的房产证据。
  2、本案新证据16号是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单方出具给孙敏的房产证据,孙敏提供给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主审汤涛法官,诱导1563号2011年10月26日庭审法官做出误判。与之相配合的本案孙利明11号证据,企图推翻本案1号、2号证据。那时,上诉人还没有得到 2号证据。
  3、从上述四个证据提供的时间顺序分析:古庵村村委会有小集体利益;孙利明有拆迁侵权私利图谋;对于孙裕丰的宅基地及房产历史沿革,村委会、孙利明了如指掌。
  村委会为了完成古庵村旧房改造拆迁任务,2008年伙同孙利明通知孙敏与村委会违法签订拆迁协议,拆除了孙裕丰楼房;2010年2月底,村委会只给找上门来的上诉人1号证据,引导上诉人走上司法维权道路(当时孙利明、孙为民两家及孙三毛楼房尚未拆除); 2013年11月18日孙家漕村民房屋已经全部拆除了。村委会给与上诉人出具了孙裕丰(孙兆祥)楼房测量证据2号。托延提供2号证据三年半,导致本案《房屋拆迁合同纠纷》,自起诉合同无效至返还财产损失,至今得不到公正判决。
  4、《答辩状》强调,“签订拆迁协议一定要所有法定继承人一律到场”。如此简单的行政规则,作为一个常年聘有法律顾问的村级政府派出机关,在2008年执行艰巨的拆迁任务时,轻率的与孙裕丰的妹妹孙敏委托的孙逸签订协议。造成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反复打官司6年。村委会侵权责任难辞其咎。
  5、根据鄞州区法院立案厅法官要求:“诉讼争议标的必须有市场价值(人民币)写入起诉书”。
  二、关于孙 逸《答辩状》
  1、孙月翠四姐弟何时知道孙敏违法授权孙逸与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
  孙逸签订拆迁协议时间是2008年6月30日。孙逸辩称“2008年7月孙堂哥电话通知我(孙逸)速速赶回宁波,说老家房子要动迁了”。自相矛盾。
  孙逸辩称:“2008年6月30日,原告孙月翠和大姐夫都在村中等我,还埋怨我说来晚了,签约最后一天了。签约后我直接给了他一份合同。”
  为什么拆迁协议书上没有“在场的法定继承人孙月翠”的签名?。
  2、孙仁智(孙小毛)我们祖父的碑文是不是孙利明找人雕刻与孙利明知道孙裕丰三兄妹姓名不是必然性因果关系。
  根据上诉人提供的4号证据,孙敏《答辩状》附有编号3的证据(孙仁智的坟是由大队从孙裕丰楼房院内移至现在的公募),这份证据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至今没有在本案出示。但是,孙仁智解放前离开古庵村,迁坟移墓碑占用公墓用地资源。没有孙利明向村委会(原大队)申报孙小毛、孙裕丰三兄妹的父子关系史,能迁入公墓吗?即使2007年6月那次更换墓碑那天孙利明不在现场。也不能替代老墓碑迁移是孙利明代办的事实。
  孙利明11号证据,谎称“不知道孙积丰、孙敏名字,填写大哥孙裕丰做代表”。可是2号证据,孙利明在旧楼测量表上不填报长兄,却填报三弟(孙兆祥)?。2002年孙某是三兄弟中最后一个到老家孙家漕祭祖寻根的,而且,陪同父亲孙裕丰到孙利明家做客。孙利明堂叔统统可以叫上来孙小毛三代家人的所有成员姓名,只是具体字会写错吧了。
  3、孙敏给予其婶娘5万元、给予其堂弟孙利明、孙维民各5千元是亲情还是好处费,有孙裕丰楼房被拆除及拆迁协议签订的时间顺序做判断。
  根据上诉人提供的16号新证据,孙维代孙敏、孙逸将《拆迁协议》卖给孙利明外甥女干建菊,孙利明做公证人。签协议、卖协议、从干建菊预付的30万元列支6万元支付给孙利明及其直系亲人。事实构成利益分割因果链。上诉人诉其为好处费,符合常情、常理、常识(见新证据17号、18号)。
  三、增加损失费赔偿额2200元,总计:赔偿额59029.5元。一审、二审诉讼费各14558元随终审判决决定。
  15号证据《损失费统计项目清单》总计55373元;截止到2015年6月16日总计赔偿额为56829.5元;本次2015年9月17日开庭交通费、住宿费2200元(其中火车费1949元,住宿费200元,两地市内公交费51元)。
  综上所述:
  村委会2008年,没有通知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迁协议;2010年又没有依法行政,适时、依法提供孙裕丰的全部房产证据;甚至在成为被告以后,向共同被告孙敏出具自相矛盾的违法书证。造成上诉人被拆迁权利6年得不到确认,拆迁协议始终不得签订,导致上诉人反复诉讼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很大。司法成本不断上升。第一被上诉人村委会负有主要责任,被上诉人不仅应该赔偿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的全部诉讼费用和因诉讼产生的次生损失费用;还应该赔偿上诉人的精神损失费;向上诉人赔礼道歉。
  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
  2015年9月16日
  新证据目录
  (2015)浙甬民二终字第569号
  序号 证据名称 证明事项 说 明 页数
  16 村委会书证 单方作证,违法无效;出证时间上分析,此证据企图否定1号证据。2000年宅基地综合调查登记时,没有拆迁利益,村委会、孙利明认定宅基地为孙裕丰所有,相对客观、理智。 与之配合,孙利明也作出了否定1号证据的11号假证书。 1
  17 违法买卖“拆迁协议”书 孙利明是违法拆迁协议买卖公正人;他与村委会促成违法协议签订,获好处费5千元;蓄意将侵权行为复杂化。 孙利明提供的11号证据是假书证,与其做公证人是同一目的,侵占上诉人被拆迁利益。 1

  18 孙敏出卖无效拆迁协议合同书预收30万元 此违法所得“支付亲情、和修房费”不符合亲戚交往常识、常理。 违法签协议、出卖协议、支付好处费,构成蓄意侵权因果关系。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7 23:38:39
  侵权合同争议的楼房三方都承认,且在原址建起来,摆在那里。国家民事诉讼法条也清晰的再明确不过了。法官就是不适用。两被告没有证据,法官自己为第二被告被告编织证据,第二被告放弃权利,拒不出庭,法官为第二被告站台,判给俩被告拆迁房产利益。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8 08:19:13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通知书
  (驳回不予准许调查收集证据申请的复议)
  (2012)甬鄞民重字第2-3号
  孙月翠四姐弟:
  你放不服(2012)甬鄞民重字第2-2号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于2012年8月13日向本院申请复议,提出请求撤销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认为原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系俩被告侵权隐匿房产面积数量,与本案审理有关联性。经审查,本院认为,你方所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与案件审理不存在关联性,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的规定,本院决定如下:驳回申请,维持原决定。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二O一二年十月十二日
  附三项请求:
  1、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孙裕丰)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2、调取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每五年更新一次);3、调取孙家漕房屋拆迁许可证、房屋拆迁公告、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迁录像;4;请向孙秀源、孙冲岳等9位老人调查核实证据证言(详见补充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8 08:22:38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通知书
  (驳回不予准许调查收集证据申请的复议)
  (2012)甬鄞民重字第2-3号
  孙月翠四姐弟:
  你方不服(2012)甬鄞民重字第2-2号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于2012年8月13日向本院申请复议,提出请求撤销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认为原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系俩被告侵权隐匿房产面积数量,与本案审理有关联性。经审查,本院认为,你方所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与案件审
  理不存在关联性,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的规定,本院决定如下:驳回申请,维持原决定。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二O一二年十月十二日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8 15:19:45
  申请复议薛海蓉法官回避书
  (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1号
  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
  被申请人:薛海蓉法官(审判员)
  原告2014年11月15日收到快递件,鄞州区法院(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1号决定书(2014年11月11日)“驳回申请学海蓉法官回避”。
  原告2014年11月18日收到快递件,鄞州区法院(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1号裁定书(2014年11月11日)“转为普通程序继续审理”。
  薛海蓉法官还是作为审判员参与本案普通程序的审理工作。特申请复议薛海蓉审判员回避。
  事实和理由: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回避:“(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三)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原告孙月翠四姐弟诉求:古庵村村民委员会与孙敏签订拆迁协议(合同)无效,薛海蓉是主审法官。(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原告孙月翠四姐弟诉求:因古庵村村民委员会与孙敏签订拆迁协议(合同)无效,返还原告与古庵村签订拆迁协议主体权力,实现返还财产之目的。薛海蓉又是审判员法官。
  作为本案的原告孙月翠四姐弟和被告村民委员会、孙敏(主要被告)又都是(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案件判决中的原告、被告,事实“存在其他关系,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
  本案,原告提交的证据,部分是(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诉讼,已经提交过的证据,薛海蓉已经做出错误性认定。(原告申请薛海蓉法官回避申请书中已陈述)。薛法官再次参与审理本案,对薛海蓉法官本人业务能力及其它产生利害,“与本案有利害关系”。
  原告认为,薛海蓉法官再次作为审判员参与本案审理(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两个原告、被告相同的案件,违反民事诉讼法第44条规定。原告孙月翠四姐弟,请求审判员薛海蓉法官回避。
  此致
  宁波市鄞州区法院审判委员会
  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
  2014年11月19日
作者:为你维权36 时间:2016-10-08 15:29:28
  冤假错案不怕,怕的是怎么用证据依法纠正找回尊严!
  如果你是正在为冤假错案而处于迷茫的人,不妨请你在网上搜索“于国福有话说维权案例”,可以了解很多真人实情的维权成功案例,或许可以帮你破解社会现实,解决冤假错案问题,找回你的生存与尊严!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09 15:30:00
  1563号判决书汤涛违法判案事实:
  1、篡改调查徐瑞娣笔录。
  1563号原审庭堂上,汤法官没有向原、被告出示徐瑞娣调查笔录。602号终审以后,我们申请鄞州区法院,到档案室查阅案卷发现“西半边一间半楼房小毛卖给有钱人家”的笔录,小毛二字被划掉,旁边并没有更正人名。判决书篡改调查笔录认定“西半边一间半是上代卖给了有钱人家”。
  2、罔顾证据事实,违法认定被拆除楼房面积;用违法证据替代法定证据。
  我们向法庭递交了鄞州区孙家漕测绘图,图示明确孙裕丰和孙三毛二层木结构楼房1:1000蓝图相互印证,孙三毛被拆除楼房面积按0.2亩,孙裕丰楼房却被汤法官认定为“孙小毛水田和宅基地面积0.223亩”违反事实证据。而且,我们给汤涛法官邮去《家世简介》说明楼房传承历史。
  3、认定“孙小毛拥有103.61平方米”与认定“孙小毛水田和宅基地面积0.223亩”被拆除楼房面积不对应。水田和宅基地到底各是多少?司法认定哪有这样做结论的道理?
  汤法官一再解释原告不能为被告主张权利,可是,他张冠李戴将西半边一间半楼房抹去,以村委会2011年10月(已成为被告)单方出具给孙小毛103平方米楼房证据取代多方经普查认定孙裕丰东半边一间半楼房(具体测量面积103.61平方米后交)的事实证据。把孙裕丰东半边一间半楼房认定给孙小毛。
  4、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庭审前原告递交书面增加诉讼请求书,汤法官不予受理,违反民事诉讼法规定。
  综上,汤涛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判决,已被撤销,该案认定的“法定事实”不能作为证据应用到以后的关联性各个诉讼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0 15:28:00
  依据《民事诉讼法2015年司法解释》第93条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二)众所周知的事实;(三)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
  又依据《民事诉讼法2015年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拆迁协议签订的拆迁面积103.61平方米。原告诉讼返还103.61平方米。这是鄞州区立案厅反复提示并有释明书为证。为什么有法定证据证明的孙裕丰103.61平方米被拆迁房产协议会判给孙小毛所有呢?依据在哪里?世上哪有如此不讲道理的法官。两被告没有提供孙小毛103.61平方米房产证据,凭什么法官把孙裕丰 103.61平方米被拆房产判决给孙小毛?法官有没有不能告人的隐情? 没有合法证据,也没有提供证据,更没有出庭答辩,居然能胜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原审原告上访民强烈要求国家政法委纪检委员会介入调察,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案件辩论审理。 有理走遍天下!没有合法证据,也没有提供证据,更没有出庭答辩,居然能胜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原审原告上访民强烈要求国家政法委纪检委员会介入调察,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案件辩论审理。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1 12:25:37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1 12:27:22
  4号证据(2),11号证据,4号证据(1)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2 12:35:10
  孙利明自小贫困,北京哥哥孙裕丰、东北二哥孙积丰、北京姐姐孙敏,他怎能不熟悉?每年春节孙裕丰都给其叔叔、叔母徐瑞娣寄钱资助(名义是给我们太奶做祔祀)。
  土地详查时,没有拆迁利益牵扯,孙利明是事实求是填报东半边一间半楼房属于孙裕丰所有。打官司后,我们到他家说话,他也供认不讳。证据确凿。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3 12:39:31
  孙仁智(孙小毛)我们祖父的碑文是不是孙利明找人雕刻与孙利明知道孙裕丰三兄妹姓名不是必然性因果关系。
  根据上诉人提供的4号证据,孙敏《答辩状》附有编号3的证据(孙仁智的坟是由大队从孙裕丰楼房院内移至现在的公募),这份证据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至今没有在本案出示。但是,孙仁智解放前离开古庵村,迁坟移墓碑占用公墓用地资源。没有孙利明向村委会(原大队)申报孙小毛、孙裕丰三兄妹的父子关系史,能迁入公墓吗?即使2007年6月那次更换墓碑那天孙利明不在现场。也不能替代老墓碑迁移是孙利明代办的事实。孙裕丰兄妹委托孙利明移墓,碑文上的兄妹姓名最终都是孙利明确认后刻到墓碑上去的。
  孙利明11号证据,谎称“不知道孙积丰、孙敏名字,填写大哥孙裕丰做代表”。可是2号证据,孙利明在旧楼测量表上不填报长兄,却填报三弟(孙兆祥)?。2002年孙某是三兄弟中最后一个到老家孙家漕祭祖寻根的,而且,陪同父亲孙裕丰到孙利明家做客。孙利明堂叔统统可以叫上来孙小毛三代家人的所有成员姓名,只是具体字会写错吧了。
  3、孙敏给予其婶娘5万元、给予其堂弟孙利明、孙维民各5千元是亲情还是好处费,有孙裕丰楼房被拆除及拆迁协议签订的时间顺序做判断。
  根据上诉人提供的16号新证据,孙维代孙敏、孙逸将《拆迁协议》卖给孙利明外甥女干建菊,孙利明做公证人。签协议、卖协议、从干建菊预付的30万元列支6万元支付给孙利明及其直系亲人。事实构成利益分割因果链。上诉人诉其为好处费,符合常情、常理、常识(见新证据17号、18号)。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4 15:19:43
  侵权合同争议的楼房三方都承认,且在原址建起来,摆在那里。国家民事诉讼法条也清晰的再明确不过了。法官就是不适用。两被告没有证据,法官自己为第二被告被告编织证据,第二被告放弃权利,拒不出庭,法官为第二被告站台,判给第二被告利益。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5 16:30:20
  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司法、政府勾结;践踏公民权利。腐败分子的违法收入哪里来?就是通过违法行政;违法判案;显失公平;搜刮民财;巧取公益;一起起上访民事件,都集中反映出来腐败恶行的真谛。世上,亲戚交往,有卖了房子再给房屋修缮费的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5 21:05:49
  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司法、政府勾结;践踏公民权利。腐败分子的违法收入哪里来?就是通过违法行政;违法判案;显失公平;搜刮民财;巧取公益;一起起上访民事件,都集中反映出来腐败恶行的真谛。世上,亲戚交往,有卖了房子再给房屋修缮费的吗?
作者:笑汝111 时间:2016-10-16 15:17:52
  看看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6 15:50:22
  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 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近日出版发行。为深入学习 总书记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的重要论述,本网摘登书中内容,敬请关注。
  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要切实履行执纪职责,拒绝说情风、关系网、利益链,采取管用的措施提高组织管理的有效性,使违纪问题能及时发现、及时查处。这样既有利于防微杜渐,也有利于教育和挽救干部。有的地方和单位有了问题总想捂着盖着,甚至弄得保护错误的力量大过伸张正义的力量,这个问题要认真解决。查处违纪问题必须坚持有什么问题查清什么问题、发现什么问题查清什么问题,不能装聋作哑、避重就轻,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任何人不得隐瞒、简化、变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6 20:57:30
  2号证据
  
  6号证据
  
  7号证据(1)
  
  7号证据(2)
  
  5号证据
  
  1号证据(1)
  
  1号证据(2)
  
  1号证据(3)
  
  3号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8 15:43:23
  家史简介
  我祖上在余姚与其他三人共同投资饭店,起名“四分店”。我祖上主控股并自主经营。祖上去世前将饭店经营权交给远亲大管家(祖上知道自己儿、孙没有活灵),太奶奶一家老小依靠大管家资助,再有每年红利进账维持生活。
  我爷爷从业四分店,做厨师。37-38年日本飞机投炸弹炸塌了该四层酒楼,家境开始衰败。
  我父母亲的婚姻,是我姥爷、姥姥与父亲的奶奶在我父母十几岁时包办订婚。
  日本人占领上海,建筑市场萧条,父亲绘制建筑图技能不得发挥,孙家始终没有转机。40年、41年我姥姥、姥爷相继去世,42年母亲嫁到孙家时,已经24虚岁。带去几亩田地,具体数量,颜家我舅舅的儿子震源哥或许知道。
  因为我爷爷18-19岁结婚,对我爸情感可能不细腻,可能有过继给姑奶为儿的说法。我们只知道父亲十一、春节必给姑奶奶写信寄钱,母亲不悦絮叨,父亲执意报恩。
  孙家落难,母亲守信遵从其父母遗嘱携田地嫁过门,太奶奶决定将分给我爷爷的整幢楼房的一半房产分给我父母亲安居。
  我奶奶、爷爷的婚姻也是父母包办,奶奶属于当家媳妇。爷爷不给力,房产太奶做主分给长孙一半,奶奶一气之下带着8-9岁的姑姑孙敏往返于宁波、上海等地跑单帮谋生,不负责掌控我爷爷了。
  我母亲过门后不久,太奶奶和我母亲编草帽时,太奶奶从小板凳滑落,股骨头脱臼。当时不懂,又没有钱医治,逐渐卧床不能下地。我母亲服伺送终。
  当家人去世。爷爷失业,经常回来喝酒、打麻将(也可以说解愁),经常卖家产、地产度日,演变到抵押其一间半房产的事情。才有了爷爷两次抵押房子,我爸爸两次赎回。第二次赎回房产,没有告诉我爷爷、奶奶。孙连生太公(我父亲的爷爷的堂兄弟)家反复向我妈承诺:“裕丰多会儿有钱多会儿来赎,我们不会要裕丰家的房产”。
  我父亲在上海很艰难,还是攒钱赎回了房子。我母亲是这幢楼房最后离开的孙家房产主人。
  解放后,孙利明堂叔告诉我父亲,土地改革分掉了(西半边)一间半房产。我父亲偶尔提起此事时对我们讲:“西半边一间半分给自家族里人,被分房人晓得房主人家,不好意思居住,房屋一直空着”。空房50多年至拆迁。
  上海解放,百废待兴。我父亲失业,无法等待,被迫于50年从上海到北京从事首都建筑业。一家7口(孙敏姑姑上初、高中)人均8元/月节俭生活。
  孙积丰叔叔在上海自学文化,考入铁道学校后,奔赴提前建设的东北锦州铁路局工作,负担我们爷爷的生活。
  父母亲第一次回宁波是76年春节,父母准备大半年,为婆家、娘家亲戚都准备了钱、物。当时老家还很穷。
  1996年孙家老三与孙裕丰父亲、姑姑一同回老家。一天傍晚,我和父亲孙利明堂叔走在村新修的水泥路上,孙利明许诺:“阿哥,侬这间屋阿拉今生今世也不会要侬的。东北孙逸刚刚来过,让我转告侬,屋要卖掉,先卖给他”。我父亲说:“啥时间说要卖掉了?传后代。”利明堂叔随声附和到:“这人异样嘎达”。
  当时,我和父亲看过我们的房子,东半边收拾的干净有序。西半边楼上楼下满屋都是枯席草和杂物。利明堂叔叔告诉我:“其母住东半边房子,他修过房子”。
  我父亲对个人成分并不在意,本应为店员,他非要报职员。我姑姑报工人出身。
  多年来,父亲偶尔对姑姑提及房产被没收事,我姑姑孙敏总都不言语。
  利明叔的母亲徐瑞娣是临解放嫁到孙家的。徐瑞娣二奶比我们父母岁数小。我父亲到北京后,徐瑞娣每年以祭祀我太奶奶的名义写信到我家要钱(他知道我父亲给上海我姑奶奶寄钱)我父亲基本每年也给她寄钱。42年至47年左右,母亲有时得不到父亲的救急生活费,经常吃野菜,我妈饿极了,被迫傍黑到弟弟家蹭饭,又怕给孙家丢脸,每次都不在弟弟家过夜,摸黑走田埂从颜家返回孙家漕。
  孙连生太公家发现我妈家烟囱不冒烟了,我姐姐哭闹厉害了。也经常送些食品给我妈吃。我母亲经常回忆旧社会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孙利明在房屋调查、指界、拆迁房屋等事件中,不通知我们自作主张,冒充我家人名签署文书。2010年2月我们找村委会理论,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是孙利明介绍你们孙敏姑姑来办拆迁协议,欺骗我们说与你们协商好了,你们姑姑孙敏代表签协议”。作为村委会代履行政府职能的基层单位,不正式行文通知我们,主动接受孙利明的欺骗,与孙敏姑姑(连被拆除面积多少都不知道也不询问)签订《拆迁协议 》严重侵犯我们的财产权利,村委会负有不可推卸的行政责任。
  孙利明严重愧对我们父辈与其亲情,不容原谅。
  恳请镇、区、市各级政府依据房产档案、测绘图、农村宅基地初始综合调查表,走访孙家漕、颜家、马家、村民委员会调查,核实证据、鉴证;法庭审理;依法判裁三间房产总面积297(103平方米村委会丈量)平方米祖传房产所有权归属。
  我们期盼政府相关职能机构、法院揭示真相,实事求是,弘扬勤劳致富、诚实守信民族传统,鞭挞好逸恶劳、坑蒙拐骗之人,为国家民族优良传统的传承、现代社会和谐健康发展,主持公平正义。
  致谢!
  孙月翠四姐弟 谨呈
  2012年1月9日
  注:《家史简介》与44号裁定书的《上诉状》于2012年1月9日一同邮寄给鄞州区法院。汤涛法官告知我们“上诉状要通过鄞州区法院转交给中级法院,即使上诉状直接递交到中级法院,也还是要转回到鄞州区法院,更耽误时间”。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19 14:31:01

  
  简单叙述辈分,依辈分判定房产所有权,就违背法律宗旨“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证据,证据,证据是判定事实的依据。薛海蓉法官把假话重复三遍,就当做证据。她应该主动回避,才是遵守法律规则。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0 15:23:16
  我们起诉的是孙敏和村委会签订的拆迁协议103.61平方米旧楼房是孙裕丰的103.61平方米旧楼房。村委会出具证据,供认不讳。法院凭什么不依据本案提供的证据判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1 14:43:15
  法院把没有2号证据的,且没有发生法律效力的另案法官认定移植到本次判决中,就是违背了"不以事实为依据,不以法律为准绳"司法判案准绳.孙小毛的103.61平米房产证据在那里?
  宁波鄞州区法院重2号判决书认定孙小毛103.61平方米房产,未有任何证据.原告,被告都没有出具孙小毛拥有房产的证据.谎话法官编造两遍,就成为证据了吗?非法协议签订依据是孙裕丰房产103.61平方米.证据3号是村委会委托评估测量公司测量的.薛海蓉法官胡乱判案,天理不容!各级法官顺竿爬,难辞其咎.法理何在?欺压百姓,坑蒙拐骗到这种程度.
  1955号起诉书诉返还财产与重2号起诉书诉违法合同无效有没有联系?薛海蓉法官是不是应该回避?天下人都知道.难道法官不知道法条与事实是如何对应?法官违法判案欠债一定有法官群体中的某个个体承担.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个颠覆不破的真理.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2 12:29:14
  村委会2008年,没有通知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迁协议;2010年又没有依法行政,适时、依法提供孙裕丰的全部房产证据;甚至在成为被告以后,向共同被告孙敏出具自相矛盾的违法书证。造成上诉人被拆迁权利6年得不到确认,拆迁协议始终不得签订,导致上诉人反复诉讼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很大。司法成本不断上升。第一被上诉人村委会负有主要责任,被上诉人不仅应该赔偿上诉人孙月翠四姐弟的全部诉讼费用和因诉讼产生的次生损失费用;还应该赔偿上诉人的精神损失费;向上诉人赔礼道歉。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3 11:19:11
  事实和理由:
  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本案原审1955号做出“孙小毛遗产水田和宅基地0.223亩”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事实认定;判决“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所依据的法律文书是被(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44号裁定书撤销的(2011)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判决书。
  (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属于变更的法律文书。
  该判决书,抄袭(2011)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判决书,“孙小毛遗产水田和宅基地0.223亩”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事实认定;认定“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
  上述事实认定,不能作为本案1955号判决、569号判决的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4 14:28:09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被撤销的1563号原审判决书认定“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 判决“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共有继承人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被本案薛海蓉法官的1955号判决书全部抄袭作为证据。
  但是,本案1955号原审原告向法庭递交新证据2号和3号组合为1号至10号证据链:1号证据证明,在没有拆迁利益的情况下,2001年村委会与孙裕丰堂弟孙利明共同在《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填报孙裕丰有宅基地、楼房,并有普查员签名盖章,孙利明代孙裕丰签名,村委会盖公章;2号证据证明,孙裕丰(孙裕丰儿子孙兆祥)房产经宁波市鄞州中升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8月14日测量建筑面积为103.61平方米;3号证据证明,鄞州区土管分局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自然村有房屋,只是土地使用证未登记颁发; 4号证据证明,孙敏答辩证明,土管所(鄞州区土管分局)向其出具了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明”;5号证据证明,孙家漕9位老村民证明孙裕丰1942年自结婚就居住在其祖传二层楼房的东半边1间半楼房内;6号证据证明,村委会拆迁前孙家漕被拆房屋示意草图,验证孙裕丰被拆除楼房坐落在祖传楼房的东半边的事实;7号、8号证据证明,原、被告争议 “《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被拆除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与2号测量面积精准对应)。村委会在1955号庭审时,都一一承认不讳,有庭审录像为证。上述证据链足以推翻原判决“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与“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无法对应、自相矛盾的认定;足以推翻“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认定或判决。
  1955号判决,断章取义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第(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定的事实”,不仅违背上上述第二百条第十二项法规,也违背《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法规“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5 11:31:11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审569号判决书第7页第10行:法院编号“证据1,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
  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不符,16号证据是村委会证明孙小毛103平方米房产,不是103.61平方米房产;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村委会单方面证书,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违法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5 13:58:05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被撤销的1563号原审判决书认定“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 判决“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共有继承人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被本案薛海蓉法官的1955号判决书全部抄袭作为证据。
  但是,本案1955号原审原告向法庭递交新证据2号和3号组合为1号至10号证据链:1号证据证明,在没有拆迁利益的情况下,2001年村委会与孙裕丰堂弟孙利明共同在《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填报孙裕丰有宅基地、楼房,并有普查员签名盖章,孙利明代孙裕丰签名,村委会盖公章;2号证据证明,孙裕丰(孙裕丰儿子孙兆祥)房产经宁波市鄞州中升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8月14日测量建筑面积为103.61平方米;3号证据证明,鄞州区土管分局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自然村有房屋,只是土地使用证未登记颁发; 4号证据证明,孙敏答辩证明,土管所(鄞州区土管分局)向其出具了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明”;5号证据证明,孙家漕9位老村民证明孙裕丰1942年自结婚就居住在其祖传二层楼房的东半边1间半楼房内;6号证据证明,村委会拆迁前孙家漕被拆房屋示意草图,验证孙裕丰被拆除楼房坐落在祖传楼房的东半边的事实;7号、8号证据证明,原、被告争议 “《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被拆除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与2号测量面积精准对应)。村委会在1955号庭审时,都一一承认不讳,有庭审录像为证。上述证据链足以推翻原判决“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与“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无法对应、自相矛盾的认定;足以推翻“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认定或判决。
  1955号判决,断章取义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第(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定的事实”,不仅违背上上述第二百条第十二项法规,也违背《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法规“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7 14:41:41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审569号判决书第7页第10行:法院编号“证据1,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
  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不符,16号证据是村委会证明孙小毛103平方米房产,不是103.61平方米房产;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村委会单方面证书,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违法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8 15:44:41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被撤销的1563号原审判决书认定“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 判决“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共有继承人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被本案薛海蓉法官的1955号判决书全部抄袭作为证据。
  但是,本案1955号原审原告向法庭递交新证据2号和3号组合为1号至10号证据链:1号证据证明,在没有拆迁利益的情况下,2001年村委会与孙裕丰堂弟孙利明共同在《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填报孙裕丰有宅基地、楼房,并有普查员签名盖章,孙利明代孙裕丰签名,村委会盖公章;2号证据证明,孙裕丰(孙裕丰儿子孙兆祥)房产经宁波市鄞州中升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8月14日测量建筑面积为103.61平方米;3号证据证明,鄞州区土管分局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自然村有房屋,只是土地使用证未登记颁发; 4号证据证明,孙敏答辩证明,土管所(鄞州区土管分局)向其出具了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明”;5号证据证明,孙家漕9位老村民证明孙裕丰1942年自结婚就居住在其祖传二层楼房的东半边1间半楼房内;6号证据证明,村委会拆迁前孙家漕被拆房屋示意草图,验证孙裕丰被拆除楼房坐落在祖传楼房的东半边的事实;7号、8号证据证明,原、被告争议 “《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被拆除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与2号测量面积精准对应)。村委会在1955号庭审时,都一一承认不讳,有庭审录像为证。上述证据链足以推翻原判决“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与“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无法对应、自相矛盾的认定;足以推翻“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认定或判决。
  1955号判决,断章取义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第(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定的事实”,不仅违背上上述第二百条第十二项法规,也违背《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法规“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29 23:12:55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本案原审1955号做出“孙小毛遗产水田和宅基地0.223亩”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事实认定;判决“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所依据的法律文书是被(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44号裁定书撤销的(2011)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判决书。
  (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属于变更的法律文书。
  该判决书,抄袭(2011)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判决书,“孙小毛遗产水田和宅基地0.223亩”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事实认定;认定“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
  上述事实认定,不能作为本案1955号判决、569号判决的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30 11:20:15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1、1955号判决,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审判人员应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违背第六十六条“审判人员对案件的全部证据,应当从各证据与案件的关联程度,个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违背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违背第七十七条“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四)直接证明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1955号认定事实错误实抄1955号判决书如下: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原告证据1,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古庵村代表点头默认。有录像为证。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涉案房屋的权属性质已经生效裁判认定,该登记表已在它案中提交并进行了认定,不能作为原告主张房屋产权的有效证据,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告证据2,对拆迁面积认可。本院对该评估单确认的涉案被拆迁房屋的面积为103.61平方米的事实予以认定,至于房屋产权已经生效裁判认定,不再赘述。原告证据3,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不能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有房产和宅基地。(事实是庭审时,村代表点头承认。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孙裕丰系涉案房屋权利人的有效证据,仅能证明土地使用权证未登记颁发”。原告证据4,本院认为,孙敏的答辩,系在它案形成,其陈述的权证情况与原告出具的高桥镇国土资源所的证明相矛盾,故不予认定(未登记颁发原始“两证”与取走两证复印件并不矛盾)。原告证据5,被告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村委会代表没有表态,默认)。本院认为,该证据已在它案出示认定,不能作为认定涉案房屋属孙裕丰所有的有效证据。原告证据6,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草图确实来源于村委会,“草图”不能作为认定房屋权属的证据,故不予认定。”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2、1955号、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判决、裁定结果错误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0-31 11:44:42
  2、1955号、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判决、裁定结果错误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违背第(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孙裕丰的继承人没有拿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不属于原、被告争议纠纷焦点,两被告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原告孙月翠四姐弟都承认被拆迁楼房协议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争议标的物明确存在,法官认定争议焦点是“被拆除楼房103.61平方米签订拆迁协议权利人”纠纷。
  案件审理,应该根据各方提供的证据,依照有无证据、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证据的证明力大小,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四条 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真实情况、与待证事实相关联、来源于形式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第一百零五条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进行事实认定、判决。法院适用法律,明显“违反法律使用规则”。适用《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法院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1 11:50:18
  3、1955号判决,针对原审原告11号证据,本院认为,“孙利明在宅基地初始登记表上签名、捺手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涉案房屋的权属也已经生效裁判认定,”对该证据不予认定”。本案法官调查孙利明,没有应原告和被告申请;根据本案9号证据、14号证据、17号证据、孙利明在《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事件中,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存在利害关系;1955号庭审,法官也没有依法向双方当事人出示调查孙利明笔录;判决书对于该证据中有利于原告的陈述不予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相关条款规定。有利于原告的供述,理应认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2 11:07:14
  3、1955号判决,针对原审原告11号证据,本院认为,“孙利明在宅基地初始登记表上签名、捺手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涉案房屋的权属也已经生效裁判认定,”对该证据不予认定”。本案法官调查孙利明,没有应原告和被告申请;根据本案9号证据、14号证据、17号证据、孙利明在《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事件中,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存在利害关系;1955号庭审,法官也没有依法向双方当事人出示调查孙利明笔录;判决书对于该证据中有利于原告的陈述不予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相关条款规定。
  1号证据,是土地详查,那是孙利明与“拆迁协议”当事人不存在利益关系。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3 11:04:01
  4、 569号判决证据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 “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认定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据1)合法,违背上述司法解释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5 23:53:37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审569号判决书第7页第10行:法院编号“证据1,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
  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不符,16号证据是村委会证明孙小毛103平方米房产,不是103.61平方米房产;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村委会单方面证书,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违法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6 11:58:04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1、1955号判决,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审判人员应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违背第六十六条“审判人员对案件的全部证据,应当从各证据与案件的关联程度,个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违背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违背第七十七条“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四)直接证明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1955号认定事实错误实抄1955号判决书如下: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原告证据1,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古庵村代表点头默认。有录像为证。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涉案房屋的权属性质已经生效裁判认定,该登记表已在它案中提交并进行了认定,不能作为原告主张房屋产权的有效证据,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告证据2,对拆迁面积认可。本院对该评估单确认的涉案被拆迁房屋的面积为103.61平方米的事实予以认定,至于房屋产权已经生效裁判认定,不再赘述。原告证据3,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不能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有房产和宅基地。(事实是庭审时,村代表点头承认。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孙裕丰系涉案房屋权利人的有效证据,仅能证明土地使用权证未登记颁发”。原告证据4,本院认为,孙敏的答辩,系在它案形成,其陈述的权证情况与原告出具的高桥镇国土资源所的证明相矛盾,故不予认定(未登记颁发原始“两证”与取走两证复印件并不矛盾)。原告证据5,被告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村委会代表没有表态,默认)。本院认为,该证据已在它案出示认定,不能作为认定涉案房屋属孙裕丰所有的有效证据。原告证据6,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草图确实来源于村委会,“草图”不能作为认定房屋权属的证据,故不予认定。”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7 14:02:48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汤涛法官一个错误的1563号判决书,认定的错误的事实,已经被44号判决书撤销。1955号薛海蓉法官作为证据,违背多项法条,上级法院都不做出纠正。国家人大代表们,强烈请求您们关心阅读全部判决书,给出一个说法,公开到媒体,我们愿意“走遍天下”为了公平正义,听任评说。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8 15:36:29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汤涛法官一个错误的1563号判决书,认定的错误的事实,已经被44号判决书撤销。1955号薛海蓉法官作为证据,违背多项法条,上级法院都不做出纠正。国家人大代表们,强烈请求您们关心阅读全部判决书,给出一个说法,公开到媒体,我们愿意“走遍天下”为了公平正义,听任评说。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09 11:57:31
  申请复议薛海蓉法官回避书
  (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1号
  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
  被申请人:薛海蓉法官(审判员)
  原告2014年11月15日收到快递件,鄞州区法院(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1号决定书(2014年11月11日)“驳回申请学海蓉法官回避”。
  原告2014年11月18日收到快递件,鄞州区法院(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1号裁定书(2014年11月11日)“转为普通程序继续审理”。
  薛海蓉法官还是作为审判员参与本案普通程序的审理工作。特申请复议薛海蓉审判员回避。
  事实和理由: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回避:“(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三)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原告孙月翠四姐弟诉求:古庵村村民委员会与孙敏签订拆迁协议(合同)无效,薛海蓉是主审法官。(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原告孙月翠四姐弟诉求:因古庵村村民委员会与孙敏签订拆迁协议(合同)无效,返还原告与古庵村签订拆迁协议主体权力,实现返还财产之目的。薛海蓉又是审判员法官。
  作为本案的原告孙月翠四姐弟和被告村民委员会、孙敏(主要被告)又都是(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案件判决中的原告、被告,事实“存在其他关系,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
  本案,原告提交的证据,部分是(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诉讼,已经提交过的证据,薛海蓉已经做出错误性认定。(原告申请薛海蓉法官回避申请书中已陈述)。薛法官再次参与审理本案,对薛海蓉法官本人业务能力及其它产生利害,“与本案有利害关系”。
  原告认为,薛海蓉法官再次作为审判员参与本案审理(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两个原告、被告相同的案件,违反民事诉讼法第44条规定。原告孙月翠四姐弟,请求审判员薛海蓉法官回避。
  此致
  宁波市鄞州区法院审判委员会
  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
  2014年11月19日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0 15:17:27
  二、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
  重2号,原告起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合同无效”,法院生效判决:“合同无效”;1955号,原告起诉“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合同签订权利(返还财产)”。两起 “诉讼标的物”相同,当事人(原告和被告)相同,两起案件具有递进关联性。 又依据1955号诉讼审理,正值浙江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接受孙月翠四姐弟申诉人申请,审查原审原告不服薛海蓉重2号判决;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案期间,事实存在“利害关系”(附新证据20号)。
  二审569号判决书将原审原告反复申诉“薛海蓉主审两起具有递进关联性案件,存在‘利害关系’”。歪曲认定“原审原告申诉薛海蓉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违法条款适用与实体侵权事实不符。
  该两起案件,薛海蓉法官均出任主审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1 10:32:21
  一、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本案原审1955号做出“孙小毛遗产水田和宅基地0.223亩”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事实认定;判决“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所依据的法律文书是被(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44号裁定书(以下简称44号)撤销的(2011)甬鄞民初字第1563号判决书(以下简称1563号)。
  (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属于变更的法律文书。该判决书,抄袭1563号判决书“孙小毛遗产水田和宅基地0.223亩”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事实认定;认定“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
  上述事实认定,作为证据。被征用到1955号判决书、569号判决书,“违反法律适用规则”。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2 23:47:59
  三、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虽然,被撤销的1563号原审判决书认定“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和“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 判决“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共有继承人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被薛海蓉法官主审的1955号判决,全部抄袭作为证据。
  但是,1955号原审原告向法庭递交新证据2号和3号组合为1号至7号证据链,足以推翻“孙小毛有遗产0.223亩(涉案)水田和宅基地”;与“孙小毛遗产房103.61平方米”的事实认定;足以推翻“孙小毛继承人共同享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权利”的判决。
  1955号判决,断章取义《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定的事实”,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法规“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
  569号二审判决,没有根据2015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纠正1955号断章取义应用“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九条”违法判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3 09:17:32
  四、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955号判决书确认事实,(第10页第一行)“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原告、俩被告都没有递交孙小毛拥有上述事实的证据,这个事实确认,没有任何孙小毛签名登记的证据支持;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孙小毛有宅基地(包括全部8起诉讼判决书)。
  二审569号判决书认定,(第7页第10行)“证据1(追加证据16号),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
  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103平方米不符;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孙家漕居民(村民)房产,村委会一方证明,又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无效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存在利害关系”16号证据(证据1)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4 15:54:37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1、1955号判决,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审判人员应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违背第六十六条“审判人员对案件的全部证据,应当从各证据与案件的关联程度,个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违背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违背第七十七条“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四)直接证明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1955号认定事实错误实抄1955号判决书如下: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原告证据1,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古庵村代表点头默认。有录像为证。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涉案房屋的权属性质已经生效裁判认定,该登记表已在它案中提交并进行了认定,不能作为原告主张房屋产权的有效证据,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告证据2,对拆迁面积认可。本院对该评估单确认的涉案被拆迁房屋的面积为103.61平方米的事实予以认定,至于房屋产权已经生效裁判认定,不再赘述。原告证据3,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不能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有房产和宅基地。(事实是庭审时,村代表点头承认。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孙裕丰系涉案房屋权利人的有效证据,仅能证明土地使用权证未登记颁发”。原告证据4,本院认为,孙敏的答辩,系在它案形成,其陈述的权证情况与原告出具的高桥镇国土资源所的证明相矛盾,故不予认定(未登记颁发原始“两证”与取走两证复印件并不矛盾)。原告证据5,被告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村委会代表没有表态,默认)。本院认为,该证据已在它案出示认定,不能作为认定涉案房屋属孙裕丰所有的有效证据。原告证据6,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草图确实来源于村委会,“草图”不能作为认定房屋权属的证据,故不予认定。”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5 14:11:14
  五、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1、1955号判决,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审判人员应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违背第六十六条“审判人员对案件的全部证据,应当从各证据与案件的关联程度,个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违背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违背第七十七条“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四)直接证明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1955号认定事实错误实抄1955号判决书如下: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原告证据1,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古庵村代表点头默认。有录像为证。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涉案房屋的权属性质已经生效裁判认定,该登记表已在它案中提交并进行了认定,不能作为原告主张房屋产权的有效证据,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告证据2,对拆迁面积认可。本院对该评估单确认的涉案被拆迁房屋的面积为103.61平方米的事实予以认定,至于房屋产权已经生效裁判认定,不再赘述。原告证据3,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不能证明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有房产和宅基地。(事实是庭审时,村代表点头承认。此证据是村委会给予我们。)本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孙裕丰系涉案房屋权利人的有效证据,仅能证明土地使用权证未登记颁发”。原告证据4,本院认为,孙敏的答辩,系在它案形成,其陈述的权证情况与原告出具的高桥镇国土资源所的证明相矛盾,故不予认定(未登记颁发原始“两证”与取走两证复印件并不矛盾)。原告证据5,被告认为该证据无效(事实是庭审时,村委会代表没有表态,默认)。本院认为,该证据已在它案出示认定,不能作为认定涉案房屋属孙裕丰所有的有效证据。原告证据6,被告古庵村村委会认为该草图确实来源于村委会,“草图”不能作为认定房屋权属的证据,故不予认定。”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2、1955号、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判决、裁定结果错误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违背第(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孙裕丰的继承人没有拿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不属于原、被告争议纠纷焦点,两被告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原告孙月翠四姐弟都承认被拆迁楼房协议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争议标的物明确存在,法官认定争议焦点是“被拆除楼房103.61平方米签订拆迁协议权利人”纠纷。
  案件审理,应该根据各方提供的证据,依照有无证据、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证据的证明力大小,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四条 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真实情况、与待证事实相关联、来源于形式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第一百零五条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进行事实认定、判决。法院适用法律,明显“违反法律使用规则”。适用《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法院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规定。
  3、1955号判决,针对原审原告11号证据,本院认为,“孙利明在宅基地初始登记表上签名、捺手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涉案房屋的权属也已经生效裁判认定,对该证据不予认定”。本案法官调查孙利明,没有应原告和被告申请;根据本案9号证据、14号证据、17号证据、孙利明在《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事件中,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存在利害关系;1955号庭审,法官没有依法向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出示调查孙利明笔录;判决书对于该证据中有利于原告的陈述不予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相关条款规定。
  4、 569号判决证据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 “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认定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据1)合法,违背上述司法解释规定。
  5、违背第(二)“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
  原告证据15号(1955号判决书列为14号)因胜诉“合同无效”续有“返还财产”诉讼,两案诉讼损失费具有关联性;村委会认为:“原告并非涉案房屋权利人,其损失与本案无关”。村委会“答辩状”一再邀约“孙敏、孙裕丰和孙积丰的法定继承人必须全部到达村委会才能够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法院不予审理15号证据,也不予采信。违背“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的约定”,和法律关于“诉讼损失费追偿”的相关规定。
  6、违背第(六)“明显违背立法原意的”。
  1955号和569号两案件审理全过程,第一被申诉人(第一被告、被上诉人)和第二被申诉人(第二被告、被上诉人)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第二被申诉人一审、二审又都未参加庭审,依法放弃法定权利主张。两级法院违反法律规定为第二被告主张权利,“明显违背立法原意”。
  法院主审法官薛海蓉,只要求原审原告递交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不要求原审被告递交该“两证”,原告未取得“两证”,并不能证明被告就有“两证”。该案纠纷“标的”,不是“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书”而是事实存在的被拆除旧房置换的新房产,“《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签订权利人”。法院确认原告证据刻舟求剑,偏袒被告。“违背立法原意”。
  上述违法适用法律的情况,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没有依法纠正1955号判决;或者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都违背。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6 14:24:51
  六、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569号,主审法官不允许上诉人对其一审已经递交的1号至15号证据陈述、论证、辩论;对于二审追加新证据16号、17号、18号,主审法官只是询问被上诉人意见,没有组织上诉人、被上诉人对追加的3个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进行质证。(详细情况请调取二审法庭录像录音)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7 15:35:46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五项“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2014年6月5日我们再次到鄞州区高桥镇国土资源管理所,求取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明书。接待人员答复:“孙裕丰本人可以领取,继承人领不行,如果法院需要,你们去申请法院到我们这里调查取证。”
  原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在规定时限内,分别向两级法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院到鄞州区高桥镇国土资源所调取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房屋土地使用证”;“到鄞州区房产局调取孙裕丰在孙家漕村房产所有权证”。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一条: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的提交书证原件确有困难,包括下列情形,第(三)项,原件在他人控制之下,而其有权不提交的。第(五)项,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通过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或者其他方式无法获得书证原件的。
  1955号一审、569号二审法院以孙裕丰没有取得“两证”为由,判决原、被告《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纠纷非孙裕丰所有。可是,又不依原告、上诉人申请到鄞州区土地管理分局调取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明书,也没有依法在判决书中就此作出司法解释(附申请两级法院调查取证书各一份)。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7 23:42:46
  违背第(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孙裕丰的继承人没有拿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不属于原、被告争议纠纷焦点,两被告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原告孙月翠四姐弟都承认被拆迁楼房协议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争议标的物明确存在,法官认定争议焦点是“被拆除楼房103.61平方米签订拆迁协议权利人”纠纷。
  案件审理,应该根据各方提供的证据,依照有无证据、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证据的证明力大小,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四条 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真实情况、与待证事实相关联、来源于形式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第一百零五条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进行事实认定、判决。法院适用法律,明显“违反法律使用规则”。适用《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法院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7 23:43:10
  违背第(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孙裕丰的继承人没有拿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不属于原、被告争议纠纷焦点,两被告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原告孙月翠四姐弟都承认被拆迁楼房协议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争议标的物明确存在,法官认定争议焦点是“被拆除楼房103.61平方米签订拆迁协议权利人”纠纷。
  案件审理,应该根据各方提供的证据,依照有无证据、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证据的证明力大小,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四条 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真实情况、与待证事实相关联、来源于形式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第一百零五条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进行事实认定、判决。法院适用法律,明显“违反法律使用规则”。适用《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法院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8 07:30:30
  1955号判决,针对原审原告11号证据,本院认为,“孙利明在宅基地初始登记表上签名、捺手印情况已经由其本人在本案中说明了当时登记在孙裕丰名下的经过,涉案房屋的权属也已经生效裁判认定,对该证据不予认定”。本案法官调查孙利明,没有应原告和被告申请;根据本案9号证据、14号证据、17号证据、孙利明在《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签订事件中,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存在利害关系;1955号庭审,法官没有依法向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出示调查孙利明笔录;判决书对于该证据中有利于原告的陈述不予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相关条款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8 23:31:42
  569号判决证据认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 “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认定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据1)合法,违背上述司法解释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19 21:12:57
  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103平方米不符;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孙家漕居民(村民)房产,村委会一方证明,又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无效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存在利害关系”16号证据(证据1)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1 11:44:20
  违背第(五)“违反法律适用规则的”。
  孙裕丰的继承人没有拿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明不属于原、被告争议纠纷焦点,两被告村委会、孙敏(孙维、孙逸)、原告孙月翠四姐弟都承认被拆迁楼房协议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争议标的物明确存在,法官认定争议焦点是“被拆除楼房103.61平方米签订拆迁协议权利人”纠纷。
  案件审理,应该根据各方提供的证据,依照有无证据、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证据的证明力大小,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四条 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真实情况、与待证事实相关联、来源于形式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第一百零五条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进行事实认定、判决。法院适用法律,明显“违反法律使用规则”。适用《民事诉讼法证据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书、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法院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2 14:30:02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审569号判决书第7页第10行:法院编号“证据1,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
  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不符,16号证据是村委会证明孙小毛103平方米房产,不是103.61平方米房产;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村委会单方面证书,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违法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3 15:18:20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
  重2号,原告起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合同无效”,法院生效判决:“合同无效”;1955号,原告起诉“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合同签订权利(返还财产)”。两起 “诉讼标的物”相同,当事人(原告和被告)相同,两起案件具有递进关联性。 又依据1955号诉讼审理,正值浙江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接受孙月翠四姐弟申诉人申请,审查原审原告不服薛海蓉重2号判决;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案期间,事实存在“利害关系”(附新证据20号)。
  二审569号判决书将原审原告反复申诉“薛海蓉主审两起具有递进关联性案件,存在‘利害关系’”。歪曲认定“原审原告申诉薛海蓉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违法条款适用与实体侵权事实不符。
  该两起案件,薛海蓉法官均出任主审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4 13:27:32
  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
  重2号,原告起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合同无效”,法院生效判决:“合同无效”;1955号,原告起诉“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合同签订权利(返还财产)”。两起 “诉讼标的物”相同,当事人(原告和被告)相同,两起案件具有递进关联性。 又依据1955号诉讼审理,正值浙江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接受孙月翠四姐弟申诉人申请,审查原审原告不服薛海蓉重2号判决;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案期间,事实存在“利害关系”(附新证据20号)。
  二审569号判决书将原审原告反复申诉“薛海蓉主审两起具有递进关联性案件,存在‘利害关系’”。歪曲认定“原审原告申诉薛海蓉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违法条款适用与实体侵权事实不符。
  该两起案件,薛海蓉法官均出任主审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5 16:26:12
  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103平方米不符;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孙家漕居民(村民)房产,村委会一方证明,又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无效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存在利害关系”16号证据(证据1)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7 00:11:16
  违背第(二)“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
  原告证据15号(1955号判决书列为14号)因胜诉“合同无效”续有“返还财产”诉讼,两案诉讼损失费具有关联性;村委会认为:“原告并非涉案房屋权利人,其损失与本案无关”。村委会“答辩状”一再邀约“孙敏、孙裕丰和孙积丰的法定继承人必须全部到达村委会才能够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法院不予审理15号证据,也不予采信。违背“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的约定”,和法律关于“诉讼损失费追偿”的相关规定。
  6、违背第(六)“明显违背立法原意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7 18:44:11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
  重2号,原告起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合同无效”,法院生效判决:“合同无效”;1955号,原告起诉“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合同签订权利(返还财产)”。两起 “诉讼标的物”相同,当事人(原告和被告)相同,两起案件具有递进关联性。 又依据1955号诉讼审理,正值浙江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接受孙月翠四姐弟申诉人申请,审查原审原告不服薛海蓉重2号判决;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案期间,事实存在“利害关系”(附新证据20号)。
  二审569号判决书将原审原告反复申诉“薛海蓉主审两起具有递进关联性案件,存在‘利害关系’”。歪曲认定“原审原告申诉薛海蓉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违法条款适用与实体侵权事实不符。
  该两起案件,薛海蓉法官均出任主审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8 09:25:48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审569号判决书第7页第10行:法院编号“证据1,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
  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不符,16号证据是村委会证明孙小毛103平方米房产,不是103.61平方米房产;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村委会单方面证书,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违法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29 11:28:02
  违背第(六)“明显违背立法原意的”。
  1955号和569号两案件审理全过程,第一被申诉人(第一被告、被上诉人)和第二被申诉人(第二被告、被上诉人)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第二被申诉人一审、二审又都未参加庭审,依法放弃法定权利主张。两级法院违反法律规定为第二被告主张权利,“明显违背立法原意”。
  法院主审法官薛海蓉,只要求原审原告递交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不要求原审被告递交该“两证”,原告未取得“两证”,并不能证明被告就有“两证”。该案纠纷“标的”,不是“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书”而是事实存在的被拆除旧房置换的新房产,“《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签订权利人”。法院确认原告证据刻舟求剑,偏袒被告。“违背立法原意”。
  上述违法适用法律的情况,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没有依法纠正1955号判决;或者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都违背。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1-30 12:02:52
  违背第(六)“明显违背立法原意的”。
  1955号和569号两案件审理全过程,第一被申诉人(第一被告、被上诉人)和第二被申诉人(第二被告、被上诉人)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第二被申诉人一审、二审又都未参加庭审,依法放弃法定权利主张。两级法院违反法律规定为第二被告主张权利,“明显违背立法原意”。
  法院主审法官薛海蓉,只要求原审原告递交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不要求原审被告递交该“两证”,原告未取得“两证”,并不能证明被告就有“两证”。该案纠纷“标的”,不是“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书”而是事实存在的被拆除旧房置换的新房产,“《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签订权利人”。法院确认原告证据刻舟求剑,偏袒被告。“违背立法原意”。
  上述违法适用法律的情况,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没有依法纠正1955号判决;或者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都违背。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1 11:55:04
  宁波检察院审查《申请监督申诉书》决定书行文落款不署名,检察官推脱责任。违反检察院《监督检查申诉书行文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2 12:39:18
  宁波检察院审查《申请监督申诉书》决定书行文落款不署名,检察官推脱责任。违反检察院《监督检查申诉书行文规定》。
  宁波法院判决《合同侵权争议》案件违法。检察院不依法监督审查“合同争议”判案是否违法,却提出村委会拆问题,所“督”非所“诉”。严重失职,又不签名,检察院担责却没有具体承担检察官。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3 17:12:14
  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
  重2号,原告起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合同无效”,法院生效判决:“合同无效”;1955号,原告起诉“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合同签订权利(返还财产)”。两起 “诉讼标的物”相同,当事人(原告和被告)相同,两起案件具有递进关联性。 又依据1955号诉讼审理,正值浙江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接受孙月翠四姐弟申诉人申请,审查原审原告不服薛海蓉重2号判决;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案期间,事实存在“利害关系”(附新证据20号)。
  二审569号判决书将原审原告反复申诉“薛海蓉主审两起具有递进关联性案件,存在‘利害关系’”。歪曲认定“原审原告申诉薛海蓉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违法条款适用与实体侵权事实不符。
  该两起案件,薛海蓉法官均出任主审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4 16:14:32
  宁波检察院审查《申请监督申诉书》决定书行文落款不署名,检察官推脱责任。违反检察院《监督检查申诉书行文规定》。
  宁波法院判决《合同侵权争议》案件违法。检察院不依法监督审查“合同争议”判案是否违法,却提出村委会拆问题,所“督”非所“诉”。严重失职,又不签名,检察院监督审查书没有具体承担检察官。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5 12:28:30
  宁波检察院出具监督审查书,检察官不署名;拒不审查申诉人的“拆迁合同侵权纠纷”判裁,违反法定职责,认定案件属于拆迁权属问题。“民不举,他提议、认定”。该干的他不干,不该干的,他违法越权干,事后监督职责被其越权为事前立案指导。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6 15:04:10
  宁波检察院出具监督审查书,检察官不署名;拒不审查申诉人的“拆迁合同侵权纠纷”判裁,违反法定职责,认定案件属于拆迁权属问题。“民不举,他提议、认定”。该干的他不干,不该干的,他违法越权干,事后监督职责被其越权为事前立案指导。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7 15:41:04
  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
  重2号,原告起诉“《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合同无效”,法院生效判决:“合同无效”;1955号,原告起诉“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合同签订权利(返还财产)”。两起 “诉讼标的物”相同,当事人(原告和被告)相同,两起案件具有递进关联性。 又依据1955号诉讼审理,正值浙江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接受孙月翠四姐弟申诉人申请,审查原审原告不服薛海蓉重2号判决;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案期间,事实存在“利害关系”(附新证据20号)。
  二审569号判决书将原审原告反复申诉“薛海蓉主审两起具有递进关联性案件,存在‘利害关系’”。歪曲认定“原审原告申诉薛海蓉回避,属程序违法问题”。违法条款适用与实体侵权事实不符。
  该两起案件,薛海蓉法官均出任主审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8 15:16:39
  宁波检察院审查《申请监督申诉书》决定书行文落款不署名,检察官推脱责任。违反检察院《监督检查申诉书行文规定》。
  宁波法院判决《合同侵权争议》案件违法。检察院不依法监督审查“合同争议”判案是否违法,却提出村委会拆问题,所“督”非所“诉”。严重失职,又不签名,检察院担责却没有具体承担检察官。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09 15:44:37
  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审569号判决书第7页第10行:法院编号“证据1,古庵村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103.61平方米的房屋是孙小毛的;”二审569号判决,借用上诉人追加证据,颠倒上诉人出示证据请求说明的法律事实。
  上诉人追加证据16号,证明1955号判决认定孙小毛房产103.61平方米与村委会提供的证据不符,16号证据是村委会证明孙小毛103平方米房产,不是103.61平方米房产;该证据,古庵村村委会出具时间是2011年10月18日,不是2008年6月30日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村委会单方面证书,没有主管人签名,不具有合法性,属于违法证据;1563号案件,2011年9月19日立案,追加证据第16号是村委会和孙敏已经成为共同被告,第一被告给第二被告作证无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0 18:57:41
  一、 本案是“拆迁合同(侵权)纠纷”争议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房屋拆迁合同侵权返还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一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以下简称1955号);二审(2015)浙甬民二中终字第569号判决(以下简称569号);(2016)浙高民申字第3159号裁定(以下简称3159号),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0条、208条依法向浙江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宁波检察院给申诉人来函,受理了1955号、569号判决的监督审查。宁波检察院违背监督监察职责,以另案(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判决联系本案,做出“被拆迁房屋权属争议”认定,超出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检察院监督审查职责范围;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没有道理。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1 19:13:28
  二、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决定书将“重2号”“602号”判决本案1955号、569号判决进行联系,那么,申诉人的申请监督申诉书,《二、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薛海蓉法官违法成立。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2 14:55:35
  三、本案一审1955号、二审569号申诉人向法庭递交的2号证据、3号证据,在“重2号”和“602号”诉讼中是没有的,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避开本案递交的2号证据、3号被拆除旧楼房证据和本案1号至9号证据组成的证据链,提出申诉人和两被申诉人都不曾诉讼纠纷的“拆迁权属问题”,违背民事诉讼法宗旨,“民不举,官不应”。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3 22:28:24
  三、本案一审1955号、二审569号申诉人向法庭递交的2号证据、3号证据,在“重2号”和“602号”诉讼中是没有的,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避开本案递交的2号证据、3号被拆除旧楼房证据和本案1号至9号证据组成的证据链,提出申诉人和两被申诉人都不曾诉讼纠纷的“拆迁权属问题”,违背民事诉讼法宗旨,“民不举,官不应”。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4 23:20:37
  一、 本案是“拆迁合同(侵权)纠纷”争议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房屋拆迁合同侵权返还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一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以下简称1955号);二审(2015)浙甬民二中终字第569号判决(以下简称569号);(2016)浙高民申字第3159号裁定(以下简称3159号),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0条、208条依法向浙江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宁波检察院给申诉人来函,受理了1955号、569号判决的监督审查。宁波检察院违背监督监察职责,以另案(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判决联系本案,做出“被拆迁房屋权属争议”认定,超出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检察院监督审查职责范围;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没有道理。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5 22:31:52
  一、 本案是“拆迁合同(侵权)纠纷”争议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房屋拆迁合同侵权返还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一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以下简称1955号);二审(2015)浙甬民二中终字第569号判决(以下简称569号);(2016)浙高民申字第3159号裁定(以下简称3159号),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0条、208条依法向浙江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宁波检察院给申诉人来函,受理了1955号、569号判决的监督审查。宁波检察院违背监督监察职责,以另案(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判决联系本案,做出“被拆迁房屋权属争议”认定,超出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检察院监督审查职责范围;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没有道理。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7 12:24:57
  一、 本案是“拆迁合同(侵权)纠纷”争议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房屋拆迁合同侵权返还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一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以下简称1955号);二审(2015)浙甬民二中终字第569号判决(以下简称569号);(2016)浙高民申字第3159号裁定(以下简称3159号),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0条、208条依法向浙江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宁波检察院来函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受理了1955号、569号判决的监督审查。宁波检察院违背监督监察职责,以另案(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判决联系本案,做出“被拆迁房屋权属争议”认定,超越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检察院监督审查职责范围;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没有道理。
  据鄞州区法院2014年7月30日《立案释明通知书》要求,我们申诉人(原审原告)明确侵权合同纠纷的旧楼房标的物及价格估值984295元,依法立案《房屋拆迁合同主体侵权纠纷》。且第一被申诉人村委会对合同纠纷标的无异议、第二被申诉人孙敏等三人均未到庭,法定无异议。宁波检察院以“拆迁旧楼房权属争议”为由,不监督审查1955号、569号判决,违法。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8 16:49:54
  二、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决定书以“重2号”“602号”判决认定的事实为依据,认定本案1955号、569号判决合法。那么,申诉人的申请监督申诉书,关于《二、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申诉薛海蓉法官违法成立。
  三、本案1955号、569号申诉人向法庭递交2号、3号证据,“重2号”和“602号”诉讼是没有的。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回避本案递交的2号证明孙裕丰楼房103.61平方米;3号证明孙裕丰有宅基地、楼房证据,及1号至9号证据组成证据链,认定申诉人和两被申诉人都不曾诉讼纠纷的“拆迁旧楼权属争议”案由。违背民事诉讼法宗旨,“民不举,官不应”。
  四、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没有检察官签名,不符合检察院监督审查书的行文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19 15:14:23
  综上: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没有依法对1955号、569号判决拒绝做出监督审查;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行文落款检察官不签名,推卸检察院检察官法定承办职责,违背法律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20 15:24:13
  检察院是监督法院依法判案?还是为申诉人设定案由?凭什么检察院越权?却不履行分内职责?检察官不署名监督检查书,是最大的不负责任。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6-12-21 16:03:41
  最高法院不遵守民事诉讼法规定,拒不审理各省高院裁判的案件,一律要求再审申请人到地方检察院申请抗诉,地方检察院受制于地方党政一把手集权,草率行文,连检察官都拒绝行文署名,推脱法定职责。高级检察院几乎不审理下级检察院监督书。把申诉人挤在检察院与最高法院当中,推来桑去。习*zhu*xi“有理走遍天下”成“空话、套话、大话”。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