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性自主权,不等于有滥交的权利》

楼主:蔚蔚谭 时间:2016-10-26 20:21:00 点击:21103 回复:4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文仅针对李银河等唯性主义者的主张而发表议论,不接受撕逼。)

  李银河的著作大致而言,包括以下几个观点:
  1.性是自然的正常的需求,不应该被打压。
  2.性的开放程度,直接关于人类的幸福度,所以性应该放到最开。
  3. 中国是耻感社会,一直在性上面放不开,避免谈论性。其实性并没有罪,为什么不能得到宣扬呢?在公交车上做避孕套广告有什么错?
  4. 为了得到性快感,可以同性交、乱伦、人兽交、换妻、聚众淫乱等等。

  她一直觉得人幸不幸福跟性经历有直接关系。所以人的幸福程度,跟性交次数、频率是成正比的。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结论:按照这种逻辑,妓女是人生赢家;而没有性的人是非常不幸福,非常可怜的。

  为了这种幸福,我们可以同性交、可以乱伦、可以人兽交、可以换妻,可以聚众淫乱……总而言之,一切没有“伤害到别人”,一切“成年自愿且不产生下一代”的性行为,都应该被提倡。她的言外之意是:感情在性快乐面前不值一提,既不能增加人的幸福度,滥交对人的感情伤害也相当于零。在任何有常识的人面前,她的假设和根基,都如此不堪一击,这种言论居然也甚嚣尘上,真是匪夷所思。

  逻辑粗暴:在李银河看来,以前我们思想贫穷、物质贫穷,一直压抑着性,那么我们现在富裕了,我们就应该完全放开性,参加性的狂欢。这是典型的暴发户逻辑。以前流氓罪违法,现在不违法了,就等于现在人可以肆无忌惮调戏良家妇女(没有达到亵渎那种程度)么?别人不打爆你的头才怪!

  对于性的未来构想:李银河认为,性既然是自然的需要,那么就应该无孔不入。她一方面主张保护幼女、男童,一方面主张聚众淫乱。如果要做到这一点,那么中间还必须有一个环节:就是教育儿童对聚众淫乱视而不见,见怪不怪,而且不会因此而发生性关系,因为使得聚众淫乱秘而不宣实质上是做不到的。然而没有一个人会那么干,为什么?因为聚众淫乱是诱导,儿童因此早恋,发生性关系比例增高是必然,因此才会有向儿童发布淫秽广告违法的规定啊。

  按照李银河的说法,既然性都是自由的,那么由性衍生出来的色情用品和服务提供商,就有权发布色情广告。同时她却认为,反对者有权不看广告。那么我要问一句,一些人面向社会发布色情广告,跟另外一些人想不看广告两者之间可以并行不悖吗?答案是否定的,两者相互排斥,一旦大量发布淫秽广告,那么就势必侵犯了其他人不看广告的权利,势必侵占了公共空间、公共资源。

  同理:按照李的说法,人有权乱伦、人兽、同性、聚众,那么我们难道没有权利抵制那些人的权利?我们难道没有要求一个性压抑,相对贞洁、不容易受干扰的环境的权利?社会伦理被挑战被颠覆,打压唯性主义者不应该?

  宋朝之后,中国的性压抑的确有些过,但并不是说压抑性就是错的。李银河一方面要求得到原始社会的性自由的权利,一方面又强调我们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两者能否并行不悖都不曾论证,只是对未来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算什么社会学家?人的本性可以不顾社会实际都到释放,那么人性中其他弱点是不是也应该不再受约束?青少年身体发育不完全,心智不成熟,所以不能有性生活,那么成人无法抵制的诱惑,无法克制的缺点,譬如不伤害社会利益下的赌博、吸毒……按照这种逻辑,这些也是我们的权利,难道应该被提倡?作为学者,能够发现一些东西的本质是好的,但不能认定简单认为,这个东西就应该得到提倡。在性生活上面,成人也会受误导,汉成帝不就死在床上吗?性用品值得提倡,那么富人吸福寿膏有什么理由被禁止?

  李可能会说,性怎么能跟吸毒、赌博相提并论呢?性是基本的需求。是的,配偶之间的性是基本需求,男女朋友间的性是基本需求,那么约泡、一夜情、偷情、乱伦也是这种性质的吗?如果是,那么按照这个逻辑,小赌娱情是基本需求,那么赌博赌得倾家荡产也未尝不可啊,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我纯粹反感这样一种理论:性是本能,人只要需要,就可以以任何方式和任何对象发生肢体上的亲密接触,不管对方是同性、异性,恋人、好友,亲属、陌生人,也不用管对方是物还是禽兽。甚至李在宣扬买淫无罪化的时候,连可能造成官员权色交易无罪的情形都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个社会学家,我实在不敢恭维。

  类似于这种学者,口号喊得比较彪悍,没有真才实学,仅靠噱头就能上位,我真替中国人觉得悲哀。

  假如社会接受她的理论,那么拐卖诱骗妇女卖淫、收容介绍卖淫等罪,是不是应该丢进历史的垃圾桶呢?一旦她得逞,很多妇女的性自主权将无法得到保障,无知者沦为妓女,黑社会大量积累财富,违法成本大大降低,瘟疫(如艾滋病)横行。

  为了一己私名,毫不顾忌社会影响,这样的学者干脆让她闭嘴好了!少让她到处宣扬到处嚷嚷。她有主张的权利,社会有骂她傻逼的权利。一个人,如果影响力上升到了社会层面,那么事情的结果就比动机重要了;假使在追求权利的过程中导致了很多人受她影响做了道德沦丧的事情,那么她就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可她担当得起吗?

  立国后,我们要求消灭乞丐与妓女,为什么?因为他们是堕落的途径,拉着国家和社会走向内耗与贫穷。妓女带来的“利益”跟带来的灾难一相减,给社会创造的价值与乞丐几乎等同。

  性不同于其他私权利,它关乎公益,就必须被管控。即使性工作者可以持证上岗,也无法真正规范,这在外国已经得到无数经验验证。倒是为逼良为娼提供了土壤,为堕落、贫穷提供了康庄大道。

  社会风俗与风气是共同的。淫乱不是个人的事情:

  第一,它带来了大量疾病和病毒,使其他人的健康权无法得到保障(注:避孕套在预防艾滋病上面并不保险,建议依然用避孕套来称呼);

  第二,色情和性用品广告充斥眼球,精神安宁就无法得到保证,从色情广告别称“不雅”上就可以窥见一斑。如果说食色性也,那么为何人们不抵制食品广告?因为它们“色相诱人”却不会令人感觉不雅。食品摆放在摊上是做买卖,人裸着身体是暴露癖。食色两者,在广告地位上天然的不平等,李银河再和稀泥也没用;

  第三,社会淫乱,会影响一个个小家庭的稳定性,下一代的生活环境无法得到保障。虽然李也退一步讲,认为有婚姻的人应该对配偶忠贞、对孩子负责。但是,李银河们,一旦“成年”“自愿了”就可以放开这个尺度,道德谴责不复存在了,那么请问,忠贞该如何保障?孩子的生活环境该如何保障?一旦全民淫乱,那后果是对婚姻这种非常合理的文明成果的毁灭性打击。试问,一种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时代来临,偏偏你就能从中获益?

  总而言之,那种程度的性自由,是文明的倒退,谁说的西方的性自由才是文明的?李银河一口咬定,三观不,任其言论在中国大行其道,其结果是伤害了中国民众的感情,践踏了人作为人的尊严。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李的贡献在她造成的危害面前不值一提!

  性是自然的,性是真理,但无论什么时候的真理都包括人的权利应该受限。社会本身就是契约,那就是所有人都不能乱来。杀人也是一个人的自由,那么如果他愿意以命偿命,他的杀人权应该被纵容吗?显然不是。性权利不包括对良好风俗的破坏。所以我坚持认为,性可以,但不被传统文化允许的性请偷偷的,不要明目张胆。

  两个未婚男女,自愿,不图钱财可不可以发生性关系?我的尺度一直是:可以,但仅限于固定的性伴侣,如男女朋友。假如随便两个未婚男女都可以自愿不图钱财发生相关系,那么性交的风险将会成指数地爆发。在性的尺度上,我只要求我的性不受侵犯,关于淫乱的权利,我自愿放弃。

  从现实层面上讲,淫乱而不伤害别人的权利是做不到的。假如自由性交是他们的权利,那么性病携带者的性自由不应该受限吗?恶意传播性病罪的入罪标准如此之高,而又要求道德不再规范这种行为,两者中间的灰色地带足以将整个人类拖向性病的深渊。

  在这里,我要强调同性恋对人类的危害。这并非观念上的歧视,仅仅是从艾滋病在同性之间的传播概率上讲:艾滋病在同性恋群体中广为传播,网络约泡使得传播途径进一步蔓延,现在的局势是任何一个人都可能通过几个有性关系的人感染上矮子,这才是问题。量变引起质变,认同性开放的人,自认为自己不是性开放的受害者,自认为自己很安全,其实是错觉。

  当一个族群的自由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人的健康,自由就是有限的。性依然是为了种族繁衍和感情交流的基本目的而存在,会影响到这个族群繁衍和生存质量的性,就应该被唾弃,甚至禁止。想要性自由,可以,请强制同性恋定期体检;一旦发现是艾滋病携带者,请给其他人知情权,或者禁止他们跟人性交。

  艾滋离任何一个人都很近,高危性关系就应该被抑制,而不是得到宣扬。现在的法律变革应该是:严重性病携带者,禁止性交;而不是聚众淫乱罪应当取消。

  以下是个人观点:类似于约泡这些可以在道德层面解决的问题,我真觉得没有必要总跟法律混为一谈。权利总是牺牲另一种利益才争取得到的。法律条文会变,是因为法的精神不变。法律的精神是人情正义政治经济道德,它会跟着时代变迁, 完全的“性解放”原本就是一种幻觉。

  法律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我们也不需要法律给时代来个一锤定音。只是法律判决要成为一种观念指引,当两种争议并存时,法律的介入容易误伤,所以法律的红线就是保护无辜者不被伤害。说一句不好听的,法律就是被人一步步踩在脚底下的,现存的法律是最稳固、可以支撑人走的更远的制度。它可以以合乎情理的方式解释社会现状,进而指导并规范未来,但依仗法律来解决所有问题,指望它越来越完善,只会使得它越来越琐碎,越来越难公断而已。

  所以性自由这些,都还给道德跟舆论吧。不要提权利,不要提法律保障,法律不应该当这个冤大头。法律管太多,这才是问题。

  人有自毁的倾向,但人更有克服自毁欲望的能力。李银河认为中国人有耻感文化的传统,而西方流行罪感文化,这没什么大问题,问题只在于她太过崇拜西洋文化,对中华文化并没有敬畏之心而已。

  性压抑的年代里,中国的君子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做了却不敢承认,不敢大声说出自己的需求,在他们看来是伪君子,是懦弱。然而我要说的是,中国的文化精髓恰恰体现在此:耻感是什么?耻感是一个人对社会风气负责任。

  就算一个人不能完全用他的自制力,达到完美道德所要求的那个高度,但他的行为实际上并没有破坏这种风气,或者说已经尽量用行动减少这种影响,那么他就是君子。中国讲君子,讲内敛,在大是大非面前也一直拎得很清。而西方所崇尚的自有,也不过是自己撤掉遮羞布,然后也鼓励别人扯掉,其结果是鼓励所有人都男盗女娼。

  西方人希望得到虚渺的救赎,一边在做着,一边却在忏悔;而中国人可以自救,所以不信那一套。究竟哪种文化更矛盾更分裂,一目了然。所以西方人有什么道理说中国人割裂呢?明明是自己一堕落就收不住,却嘲笑别人还在辛苦维护一个良好的秩序。可他们却反过来说我们没有信仰……我想,人类史上大概不会再有比这更卑劣更无耻的文化了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昱谷 时间:2016-10-27 09:11:14
  嗯
作者:秋水无际 时间:2016-10-27 09:24:53
  @蔚蔚谭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楼主蔚蔚谭 时间:2016-10-27 09:40:56
  @昱谷 2016-10-27 09:11:14
  嗯
  -----------------------------
  嗯?
作者:凤舞者天鹰 时间:2016-10-27 09:43:07
  可怜的王小波。
  
楼主蔚蔚谭 时间:2016-10-27 10:12:26
  @凤舞者天鹰 2016-10-27 09:43:07
  可怜的王小波。
  -----------------------------
  哈哈哈哈哈哈
  • 凤舞者天鹰: 举报  2016-10-27 17:45:29  评论

    不知小波会不会从坟堆爬出来与她一起在末名湖重温武铜时代。话说小波书写得不错。青铜黄金白银都是有看头的。
我要评论
作者:谁为纸笺染桃红 时间:2016-10-27 10:20:23
  我想你曲解作者本意了。至少在避孕套广告这方面,避孕本是很好的措施,为什么非要走到流产这一步?其中缘由值得深思
  • ty_135110705: 举报  2018-08-10 22:29:25  评论

    中国就应该停止避孕套的生产和发放,把它当做和毒品一样的放在一起……
我要评论
楼主蔚蔚谭 时间:2016-10-27 10:29:18
  @谁为纸笺染桃红 2016-10-27 10:20:23
  我想你曲解作者本意了。至少在避孕套广告这方面,避孕本是很好的措施,为什么非要走到流产这一步?其中缘由值得深思
  -----------------------------
  避孕非要做到公交车上,非要去学校宣传吗?她的主张是随意发广告,类似在牛皮癣广告到处贴那种。

  至少中国商店可以自由售卖,干嘛非得要自动售卖机上去卖?这样不羁的宣传方法有诱导的成分好吗
  • 谁为纸笺染桃红: 举报  2016-10-27 10:39:43  评论

    人流广告又何苦不遗余力的宣传?我当然不同意滥交,而且从理性角度讲,避孕本就没有做人流伤害大。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生命。
  • 蔚蔚谭: 举报  2016-10-27 12:43:30  评论

    评论 谁为纸笺染桃红:谁告诉你人流可以不遗余力发广告了?人流广告被严重管制了,我做过广告审查,这一点我还是非常明白的
我要评论
作者:海之声昆明听力 时间:2016-10-28 14:19:46
  。。。。。。。。
作者:ctbg 时间:2016-10-28 15:40:37
  楼主如此强调性风险,那么假如有一天研制出了有效的性危险的办法(根治所有性病),你还如此反对性泛滥吗?
  
  • 蔚蔚谭: 举报  2016-10-28 15:43:55  评论

    反对。性泛滥其实是一种心态,性病只是其中比较严重的后果之一罢了。除非“滥交”带来的利弊相当……既然利弊相当,其实就是合理地性交,也就不是滥交,而是合理性交………………更何况,根治所有性病,这种情况至少未来两百年都无法实现,你觉得呢?
  • ctbg: 举报  2016-10-28 17:11:06  评论

    正当的(不损害任何他人利益的)性泛滥除了性病传播以外,还有什么危害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凌天澈 时间:2017-01-11 11:05:15
  避孕可吃药可戴套,前者女的伤身,后者男的不爽,该让谁?这之后还会牵扯出爱与不爱,在乎与不在乎的问题,然后又扯出情感道德问题。总之,谁的话也别当真理,只适用于他自己。
  • 蔚蔚谭: 举报  2017-01-11 11:46:11  评论

    跟避孕关系不大吧。说的只是滥交,跟爱与不爱有毛线关系
我要评论
作者:aistyaman 时间:2017-02-17 18:54:31
  如果是按楼主所说的那样,李银河的观点是有点极端性开放。
  而楼主也极端了,基本否定了性。
  我觉得不伤害他人利益(相当而言,你觉得她性开放损害到你的利益,她还觉得你反对性开放损害她的利益),双方或三方四方等等之间的性不应该收到过多干涉。
  虽然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但社会在性这方面上还是保守了,看电视上基本不开黄色笑话就知道了。
  
楼主蔚蔚谭 时间:2017-03-03 09:14:04
  @aistyaman 2017-02-17 18:54:31
  如果是按楼主所说的那样,李银河的观点是有点极端性开放。
  而楼主也极端了,基本否定了性。
  我觉得不伤害他人利益(相当而言,你觉得她性开放损害到你的利益,她还觉得你反对性开放损害她的利益),双方或三方四方等等之间的性不应该收到过多干涉。
  虽然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但社会在性这方面上还是保守了,看电视上基本不开黄色笑话就知道了。
  -----------------------------

  你喜欢看黄色笑话你请便咯,有很多网站上都可以看到,我只求大环境干净而已,不要挤占到我的空间——不知道你觉得社会应该变黄是哪里来的真理?抱歉,外国的那些我向来不屑,不要用它们跟我举栗子。

  我没有干涉她的自有,我鄙视不成么?不跟他们约不成么?他们搞的自己一身病还去滥交,我真的非常恶心,非常非常
作者:ty_奎子378 时间:2017-05-08 07:30:25
  性是人们渴望又羞于公开表达的,对于性的共同看法是一个社会普世价值观观的体现,是历史的沿袭。尊重每个人对于性的看法,但法律绝对不允许扰乱社会安定的性问题出现
  
楼主蔚蔚谭 时间:2017-05-08 11:02:31
  @ty_奎子378 2017-05-08 07:30:25
  性是人们渴望又羞于公开表达的,对于性的共同看法是一个社会普世价值观观的体现,是历史的沿袭。尊重每个人对于性的看法,但法律绝对不允许扰乱社会安定的性问题出现
  -----------------------------
  与其说有共识,不如说男女之间、不同年龄层的人对性的表达要求是不同的。 有时候危害不至于,仅仅是普遍的困扰也不行
作者:请叫我Mayloue 时间:2017-06-22 09:44:49
  楼主,你错了,在中国你可能说的对,因为国人素质低,没办法,但李英河女士的观点言论在欧美日韩是完全行得通的。
我要评论
作者:看小说__大逆不盗 时间:2017-09-09 20:18:26
  身体是自己的,再穷的人,至少拥有自己的身体,只要不伤害到无辜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身体的使用权。无论你怎么鄙视与反对,五花八门的性活动明着暗着客观存在,正如李银河的观点无法让楼主滥交一样,楼主妮也只能有权利管住自己的身体。呵呵??
作者:傻子排骨 时间:2017-11-25 22:58:09
  支持楼主。
作者:rextmp 时间:2018-01-16 12:10:31
  你个人的尺度是私德,它不是法律也不是公德,当然那是你个人的权利,你有高尚情操,我很敬佩你,但如果你要推己而广之,那么我只能反对你。你有高尚的权利,他人也同样有下流的权利,社会有准绳,即是公德也是法律,自有其反馈之道,如果没有反馈,那是反馈机制坏了,要改的是机制而非准绳。
我要评论
作者:yuge81_459 时间:2018-07-20 23:19:42
  楼主拿不出自己的观点,只会道德绑架,殊不知,道德也是人的集合的普遍意志,最终还是落实到个人基于自身的判断,从这个角度来看,关系到个人自主权的问题上,你得不到多少日渐觉醒的个人意志的支持。
作者:低调雷霆 时间:2018-08-03 10:15:30
  支持楼主,滥交应该被禁止和打击,因为它严重影响社会风气,下一代的身体素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