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悲惨遭遇!合川区古楼镇长熊志强残害困难人

楼主:人生25 时间:2017-11-27 12:04:27 点击:52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篇是位用汽油自杀的真实文章敬请耐心读完、一个悲惨噩梦命运
  我李永财 住: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患病27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让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合川区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我汽油自杀后经重庆市、及合川区公安局、卫生局,市区民政局、等五大部门调查开会了解我情况,说我是生活困难、无数次求助地方有些领导不管、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引起的。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我在2008年自杀后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安全烧伤治疗两个多月、地方有些领导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受过这样的气,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地方有些领导说:“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他们一句话、把你整得很远、你就要倒很大的霉”。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有些假装不知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本来上面有些领导要求说了、烧伤治疗后就治疗我股骨坏死,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我的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我治疗报复整我呀!得罪地方有些领导、没有他们同意在内地突然生病、能够得到治疗吗?看见党的政策越来越美好、多想以后逃难到省外租个便宜房好好生活、万一生突然病住院也方便些。有些领导披着人皮虚情假意、说一套做一套为有些困难群众服务、残害上访困难人,你们的良知何在;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慈悲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毒害。明显简单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报复、残害整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的
  我李永财是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权势做些假证据欺上骗外;对下利用权势坑压蒙骗残害、出尔反尔刁难、受冤屈苦难的还是有些弱势群体。2008年以前我架着双拐杖走路一直在摇金村(以前叫困佛村)卫生室工作为人民治病服务,2008年我生活困难自杀后地方领导受到上级严峻批评,就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其中就有熊志强,现地方有些领导及熊志强当上古楼镇长有权势、出尔反尔反扑报复想些办法整我说、以前古楼镇领导签字政府盖章通过、承诺给李永财药费全报销特殊解决的;我们上报以后不给你五保户、药费报销未必还能把我怎样、你想治病、报销以为就可以吗?给你这些报销承诺书不算数、以后我们要想法给你取消、出新政策除民政救助,用多的钱自己想办法。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若突然生病、在内地能够得到治疗吗?多想以后逃难到省外租个便宜点房好好生活。万一突然生病住院也方便些。我因病痛严重需要长期治疗缓解多关节痛苦,想到为地方民政分忧节约些、我从2012年开始参买的职工医保、合川住院职工医保有时可以报销90%;不管是省内外职工医保报销类药品可以报销85%、加上残困五保户住院有民政救助;剩下自付部分就又减少些、也为地方民政分忧节约很多,可是对一个伤失生活治理重度残疾五保户,面临无工作、高昂病痛治疗无源还是等于绝望死路。我毕业成都中医大学附属针灸学校有毕业证,也想忍受多关节病痛劳动光荣而幸福,双股骨坏死手术后从2010年开始、数年来无数次申请再加入村卫生室、或请领导帮我安排其他什么事情做、减轻负担为领导分忧,鼓励残疾人再就业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行吗?地方有些领导说:“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他们一句话、把你整得很远、你就要倒很大的霉”。党的政策如此美好上级经常强调说:地方领导要关心解决好五保户、鼓励残疾人再就业、残困难人的疾苦民情。可是到了地方政策,有人士亲戚关系好办事、有些没有人士关系、或者有些曾经得罪过地方领导;有些地方领导不择手段残害毒害这些困难人、到医院控制治疗残害生命,来欺上骗下。《住院医保很多省内外一卡通、希望以后重度残困五保户住院省外也有大病救助、省外住院也可以民政救助医保一卡通、更体现国富民好更推进社会慈善文明进步》
  李永财在2017年8月17日又挂号合川人民医院骨科王教授,骨科王教授看了我2017年7月16日在合川人民医院肩关节照片与磁共振片后,王教授视频证据答复说:“我院可以给你做手术肩关节置换治疗几万就够了、没有问题、看你疼痛严重手术以后肩关节就不痛了、生活质量也会提高、若到上级重庆医院至少要十多万元才能治好,王教授叫我8月21日早上直接到住院部找他”。这次挂号王教授说出病痛者的真实情况与治疗视频证据。回到家里我与有些路人谈起上次我在合川住院手术肩关节,有些反对我在合川内地省内手术治疗说:会有人想法报复把你治死在里面;也有人说网上曝光此事、若在治死在此医院也太黑暗冤屈了不会的;也有人说、你去他们认识知道后、因古楼镇领导没有同意、就不会收你住院治疗;或会找种种借口又推卸不给你治疗。活着也是痛苦活受罪、我想节约些为减轻痛苦、8月21日我到合川人民医院骨科;这些医生认识我后他们拒绝收我住院治疗,王教授视频证据答复说:“收进来也不会给你治疗可惜浪费钱,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治疗”。
  我因肩关节疼痛严重在2017年7月16日早上李永财筹借五万元、住进合川人民医院骨科手术肩关节退行改变。完善所有手术前的检查,检查后骨科医生17日下午告诉我:“安排好19日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手术前检查完毕基本安全没危险问题”。18日骨科医生告诉我不要手术,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手术活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走险路窄路。冤啊是谁借此想要我的命?惨无人道无人性。难道又是地方有些领导与医院医生含接、想把我治死在医院或不让我治疗、或者让我手术后在治疗途中、一个简单炎症感染也可让我加重致死吗?有些医生进退两难,难道不想这样做、就把我开个出院诊断吗?建议到上级医院手术治疗吗?有些领导有权势不怪医生可能他们也有难处吗?病人到医院都要首先签手术意外病死类字、或者在什么治疗途中带来并发感染危险死亡这些字;我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严重、领导利用权势来借此机会在医院整死我吗?所以以后我到医院治疗、所有签字只能做片面参考。  
  
  上面这张是2017年7月19日合川人民医院给李永财开的出院诊断证明呈上、在诊断里面清楚写到:建议我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手术治疗、肩关节活动受限疼痛较重;诊断里面还写到兹共振检查到骨软骨:双侧肱骨头及关节盂软骨大部分破坏(指坏死),肩关节积液。19日我问写出院诊断的教授:“根据各方面检查、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安全吗?这位教授答复说有:“从检查看基本安全没有危险问题、手术治疗才能缓解这些”,19日有录音为证据。冤啊是谁借此想要我的命?惨无人道无人性。 7月20日我又电话咨询骨科朱教授:从我住院检查看,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安全吗?朱教授答复有:“手术安全没问题”有通话视频为证据。谢谢教授你们辛苦了。整我上级医院五万元治疗我够吗!地方有些领导一句话怕又整我很远、怕又整我到上级医院又控制我治疗不成、使我花费更穷在2022年以后、还得二次手术股骨坏死。你们良心手段好阴险毒辣呀!手术没有地方领导的同意行吗?上级经常说解决落实好疾苦民情,请问地方有些领导、是这样关心残害残困人的吗?请问这就是得罪地方领导弱势群体的悲惨下场吗?冤呀!冤苦呀!(在文章最后呈上这次手术前所有检查项目清单缴费发票)。回忆真实冤屈案例:我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双股骨坏死瘫痪在病床上、2009年古楼镇领导把我送进合川人民医院骨科住院、古楼镇有些领导到医院控制含接后、人民医院也建议我到上级医院手术股骨坏死、我马上又转院到重医大附一院骨科住院多天、地方领导不同意我手术,古楼镇有些领导又用车把我欺骗接回家、受尽痛苦折磨、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到医院控制治疗残杀生命;有些困难人得罪领导、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得到治疗吗?还上报也向外面透露是医院不给李永财手术的,来欺上骗下蒙骗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几个月后我悄悄打120还是在合川医院手术股骨坏死的,这些都是事实。这次又来重复残害整我吗?多想以后逃难到省外租房住好好生活,万一突然生病住院也方便些。肩关节疼痛严重受限连上台洗澡、洗头无法完成,多想手术后减轻痛苦提高生活治理,想起就伤心欲绝。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请问弱势群体自己先筹借去治病、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手术治疗到吗?写到这里含冤泪满面你们良心何在?把我的痛苦生命完全建立在他们的权势残害下;在这些事实面前、地方领导残害报复整我还需狡辩吗?(有些地方弱势者没关系的、随时可以被地方领导任意残害残杀吗?冤屈苦呀?)
  地方领导看见网上发表这些文章、2017年7月28日、8月8日派多位古楼镇领导:镇长、民政的、司法办的、信访办等领导来到我家,摄像与我谈话、劝我近期不要手术治疗天气热伤口容易感染。我说:“你是司法制办的我有古楼有些领导、及熊志强他们欺骗残害我、痛骂我去死的录音视频,今天把这些证据交给你、我依法起诉请求为民做主伸冤”。有些领导有权势当场答复说:以前这些过了应该算了、完全包庇不管。弱势群体拿出残害我的证据、地方法院有些工作人员包庇不管。冤屈呀!后我又以短信息分别向古楼镇书记、镇长、民政领导发送内容有:“陈书记你好,我是摇金村五保户李永财,现肩关节退行改变疼痛严重,多次给你们反应过,重庆大坪医院诊断肩关节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在7月16日住进合川人民医院,检查后也建议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今天7月28日又反应乞求领导同意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我把生命生死交给你们,在你们的权势下随你们的宰割;你们到医院含接权势控制下,没领导的同意,合川人民医院骨科不给我手术治疗;请问我该怎么办,请求领导解决残困人的疾苦治疗民情;网上你们随时监控我发写的一切,多的不说,相信你们早就看过了解这些;谢谢领导请求领导回复”。附近有些好心人劝我不要手术、地方领导会想法设计反扑报复诬陷整死治死你。难道以后我突然生病不好、住院只有省外输液治疗了吗?我给母亲说想到热带去住、风湿多关节疼痛好些,母亲说:“她不认识字年级大了赶车不方便不想出门、你病残这么严重外面人生地不熟”。多想以后逃难租房到省外热带城市住好好生活、万一突然生病不好也方便些住院、也怕古楼镇领导悄悄跟踪来黑冤整我呀!或怕盗用我网络、首鸡冤整我;多想逃难到外面、可以远离地方有些领导的设套残害毒害呀,我因病不能体力劳动、穿衣生活治理有些困难,若到外地去生活多想求母亲去护理;不管怎样违法的事情不会做的。可是有病有残疾行动不变愁啊苦啊?也有过路的好心人劝我不要到省外租房住、突然生病就到外地输液治疗,有些好心人说:“你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严重、若他们悄悄找人跟踪黑冤整了你、外面人生地不熟有事情更不方便更悲惨”。因肩多关节疼痛严重、多想到省外治疗减轻痛苦。冤苦呀!人道人性公道何在呀?回忆2012年12月6日地方有些领导对我说:“你若敢东走西走上访反应,把你关到精神病医院里面去、以后也不管了,看你做啥子”有领导说的视频为证据。后来还有位我不认识的路人对我说:“以后敢在提这些录音视频证据上访、我们想办法把你关到精神病医院去、关死治死你外面网上谁会知道”。听后不怕行吗?苦苦哀求领导不要为难、冤屈的报复整我。想起自己筹钱到医院治疗、没有地方领导同意就不行、常常血泪流满面。含泪后悔困难得罪古楼有些领导及熊志强。《8月几号我把这次合川住院肩关节检查的兹拱振、请另外骨科医生给我治疗诊断,一位医生说我们不敢写该治诊断、不敢得罪有些领导,你可以用手机照相把照的片子发布到网上,这就是你肩关节骨破坏疼痛的严重性、该治证据,将在文章最后呈上在合川人民医院的肩关节检查片子》
  
  
  
  
  
  上面几张分别是2017年7月28日、8月8日我发送给领导的短信息。

  李永财 男 未婚 1975年6月10日生、住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事。一级残疾有证。我1990年开始腰髋部疼痛。1996年在成都中医大学院附属针灸学校读书,于1999年毕业。父亲是家庭的支柱收入,父亲1997年不幸中风瘫痪、就贷款五千元治病未愈,因家中没有钱只好出院家里养。李永财疼痛有些加重、于1998年初在成都华西医学院诊断:强直性脊柱炎之疑难病,学业中的我使我一落千仗雪上加霜。父母与我一家三口均为农村户口、没有固定工作收入,父亲倒下一家面临生活困难;母亲长年护理父亲生活,父亲因病伤失生活自理能力卧床于2005年病死。
  我为了完成学业,求哥俩(已经分家)借钱我读书哥俩不同意;我只好跟亲戚筹借些,在成都读书姑妈姑爷帮助了我很多,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希望可以缓解生活困难。读书期间没有钱不敢治病,常服止痛药缓解痛苦。毕业后带病忍关节疼痛努力工作挣钱,拿小部分钱治疗我的病、不敢住院治疗;因为要还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省吃俭用心里藏着我的病痛,没有告诉亲人好友,怕父母知道更担心伤心,加重父母病情负担。亲友问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我说关节炎。谁知道我心中的苦,自己常悄悄苦泪洗面。
  2003年我强直性脊柱炎日夜加重、并发股骨头坏死,行走困难疼痛;2005年必须架拐杖才能行走、经区残联评估、一级残疾有残疾证。2005年父亲病逝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2005年我已伤失生活自理能力,颈腰活动完全强直受限不能活动了。每天是母亲护理我的生活起居;母亲年过六旬劳心成疾,母亲体弱多病无工作收入,生活十分困难。我每天还得承受高昂药费护身缓减些痛苦,2005年强直瘫痪。医生几次建议我双股骨头坏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就因钱不够,一家面临生活无援、治疗无援,举步维艰;自己历尽万苦筹集两三万元;双股骨头坏死手术约五万余元。几年来无数次向地方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2至3万元股骨手术费;地方基层领导说没有这政策。几年来每年无数次我以书面、及架拐杖到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期间我用电话向古楼镇、合川区无数次求助; 2008年9-10份我向地方政府、与区政府电话无数次求助说明情况、并说我忍受不住疼痛折磨就可能自杀, 可是他们还是没有答复。只有区残联叫我不要想不开。均以失败无答复;就因没有人士关系等.有些人光想着别人的劳动果实,自己不劳动是种不道德堕落行为,自力更生劳动而光荣幸福;我也想劳动自强,今天我走头无路实在没有办法、才向地方领导官员求助的。几年来受病痛折磨,好如时刻被皮鞭抽打。多次想自刹,看到党的政策如此美好、关爱人民的生活疾苦,只是有些地方个别官员问题欺上骗下;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
  2008年我自杀后身上有大面积烧伤、结果我的烧伤还没有完全治疗好,地方领导想些办法来欺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也不给我治疗手术股骨坏死。在我治疗中、个别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全说:怎么没有把我烧死 ,这样地方就少花钱了少些麻。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我的录音证据。后地方官员骗我说:把我烧伤治疗好后、就转院治疗我的股骨头坏死 ,听了我心理无比的感激.个别人员收买护理我的人 ,他们几人常恳害我 、地方官员常叫我吹医生给我出院 ,在其他医院治疗我的股骨头坏死 .地方个别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泉他们骗我写份出院申请, 就马上把我转到重庆三军医大治疗我的股骨头坏死 ,2009年的1月22日地方官员利用黑恶势力、找了个我不认识的人、在他们的权势压迫下 ,还威胁说不听话找人整死我,担保出院冒充我的亲戚关心我 .欺骗我签出院书就马上转院治疗我的股骨头 .于是我写到;“烧伤基本好转 ,可以自己疗养可以转出此烧伤科室。”后这位担保冒充我亲戚黑恶势力的人、也在上面签字画了押的。我以为马上就到了重庆三军治疗我的骨病 ,谁知地方领导把我送回了老家。威胁我说不要在网上发布 ,不然我找人打死你。。你让我们受了批评全镇领导的奖金扣完 ,我们不医李永财让你疼痛死为止。生活如此美好,党的政策也好,党中央班子领导有方、时时关爱人民生活疾苦,只是地方个别官员的问题。我没有钱治疗股骨头坏死,求助无们,只能说是自己命不好,或者没有人士关系等。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他们假装不知是官官相护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烧伤治疗后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我、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报复残害我呀!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明显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报复残害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的,乞求这些残害我的冤屈得到解决。
  乞求熊志强领导不要记恨报复、李永财2008年得罪熊志强的事情。我一个弱势困难五保户哪经得住、你的权势陷害黑整呀!听说熊志强市、区里有关系,2016年当古楼镇镇长。熊志强就故意多次打我麻烦。我现在很害怕熊志强利用权势冤黑整我。回忆在2008年我瘫痪在病床上、就是熊志强欺上骗下,利用权势不准我得到治疗,还找起黑社会上的人、到医院威胁恐吓我,及说有要找人整死我;当时我瘫痪在病床是,地方领导熊志强给我请了位护工,我有这位护工的通话视频为证据,证明说出有此事。2009年地方有些领导看我不死,就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证据。在2009年有群众说出:“熊志强领导根群众打招呼,不准任何人帮助背李永财到医院去治疗,谁帮李永财就会招来领导麻烦等”。有群众说的录音为据。我瘫痪在病床上求领导不管,可恶的领导还威胁恐吓群众、不准帮助背我到医院治疗,哎得罪有些领导的痛苦啊!听说熊志强市、区里有关系。(熊志强2008年古楼镇一般农技员监摇金村存书记、2013年三庙负镇长、2016年古楼镇长)熊志强说告不准他有关系,就算有事了做个立功材料或调任到其他地方又安全上任,你有用吗?我很害怕古楼有些领导盗用我网络手机或、利用权势黑冤整我呀?乞求熊志强残害我的冤屈得到解决。
  我2009年回到家里瘫痪在病床上,又多次求地方治疗我的股骨坏死;并且给地方领导说:“我自原拿1万5千元出来手术我的股骨坏死,”于2009年2月6日地方领导把我送(入院我自己筹集付了7千元)到合川区人民医院治疗。经骨科医生检查说:可以手术股骨可能要6万元左右;在合川医院拖了约20天又没有手术成,医生说转到重庆医院治疗效果更好些。2月26日转到重医大附一院骨科治疗,经医院检查说:可以手术准备10万元,我求地方官员将全、熊志强他们给我手术机会;他们答复自己找钱。就因为没有钱,医生只能说先转到风湿科把血沉降底些再手术。3月6日在风湿科治疗期间、地方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全他们,多次要求我出院、以不给我生活费收我手机等;医生说了手术没用,我们领导没有同意手术,你就手术不成,你李永财说医生好没用、我们领导要找医生;医生想手术都不敢;手术都有风险、我们给医生出个、万一手术不好医生负责吗?多高明的毒害整人呀。并扬言我回去后要我与母亲痛苦求死;个别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泉更用心报复说:你去年自杀后我们受到影响,你还想治疗股骨头做梦。花在多钱都行就是不能治疗股骨坏死。镇袁书记说:先转到区医院治疗这样费用少些,我的药吃完了就到重庆医院买、及可以手术时就马上手术;于2009年5月8日又被欺骗回家。回到家里、熊志强、李必富、将全几呼天天来咒骂我去死等,求到医院治疗跟本不管,重庆医院开的药吃完了也没有买。2009年6月1日我打市长公开电话12345反映了熊志强、李必富、将全更用心报复说:你去年自杀后我们受到影响,你还想治疗股骨头做梦。把我的生命痛苦建立在有些领导权势下吗??后熊志强李必富将全又欺骗我、必须写下承诺书。不然让我失去手术时机、及我的疼痛等于在用刑法,看你能够坚持住。及他们拿给我几份材料协议、没有要我看必须签字盖手指纹;在他们的欺压下想减轻痛苦就按他们的内容签字写下、后又叫我写下承诺书。 李永财住合川区古楼镇困佛村承诺如下。
  1:自愿申请到合川区中医院治病手术股骨头坏死愈合。 2:在医院服从医院管理,服从医生安排。 3服从村委安排,求领导求助治病。 4站时由母亲护理。写了第二天村干部说:我们再你的承诺书上加几字,以后你什么都不行了,也不管了。地方官员说:他们有关系谁也告不了。他们利用权势没有人敢送我到医院去,在无赖下2009年6月15日我就悄悄打了救护车120到了区人民医院,区人民医院不接、我转到区中医院治疗(地方领导知道了哪次我还到不了医院,这次入院我自己筹集又付了1万元)。这次我手术股骨头大约6万于元。我要感谢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及关心我的好心人,在任何时间请不要伤害国家利益,党的政策如此好,时时为人民。今天我再次求求基层个别官员不要打着党的旗子、欺上骗下讲人士包袱亲友关系等。多体谅有些残苦困难人;也求少数官员不要浪费国家的经济,多据实办事实。感谢党的政策好还下乡到基层走访每户困难群众、也杜绝了我这样的痛苦悲剧发生呀!相信地方领导会落实到每户困难群众的!这也体现了党中央领导有方、时时关心人民生活疾苦。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多么想团结和睦,我更不想走入人生的边缘;家庭环境、生活困境病痛的慢性加重,我不想走入深渊的边缘。我该何去何从••••••那年我不想做傻事,请求领导不要记恨,求领导不要报复放过我;我也向领导问好、李永财有不好的地方请领导体谅与宽容。感谢领导、感谢党对残苦人关心帮助!拜上敬上!!今天我伤失生活治理能力没有尊言;多么想可以劳动而幸福阿!所以希望你们快乐健康;人要自立劳动才幸福光荣;一定要依法劳动创财富;千万不要像我没有钱的可怜虫。
  起初有些领导刁难整我、不懂得录音摄像视频的;是以前我一次次上当受骗、地方有些领导无数次说一套做套刁难我痛骂整我;可能以前有些领导、这样无数次刁难痛骂整个其它不少困难人,所谓久整人害人久走夜路要碰鬼,我被有些欺骗怕了、万方没有办法、我才开始学录音视频取证据的!请问不是病痛的折磨、不是有些领导说一套做一套我会把有些领导、的丑恶不道德的视频发布到网上吗?请换位思考、若我不把有些领导的这些刁难视频发布到网上、我会得到治疗吗?谁知我的苦与泪呀?谁愿意自己路越走越窄呀!地方有些领导刁难欺骗痛骂我的视频,这些视频对有些领导的官位有一定影响,他们的官位来得容易吗?我发布出地方有些领导不道德丑恶的一面,请问他们会放过我吗??
  
  上面这张是2012年地方有些领导专门给李永财做的承诺书,写到以后除去医保报销剩下的所有按五保户全部报销,也经古楼领导签字政府盖章通过。《现地方有些领导商量算计说:以前的报销承诺书不算数、要从新出政策自己想办法出钱治疗、是在坑害欺骗残困人吗?》
  
  上面这张承诺书经古楼镇摇金村委会、给李永财盖章证明,在承诺书里面清楚的写到是地方有些领导说的:五保户有保吃保穿保葬保住保生病吃药医、自己先筹钱去住院出院后在地方民政全部报清;此承诺书里面还清楚的写到,是地方有些领导说的:以后李永财每月长期高昂的药费除去医保报销的剩下的所有费用所以是属地方民政财政按五保户全部报清”。同时也经古楼镇摇金村、村委会监督证明盖章、是地方领导说的,还有摇金村委会签字写到:特此承诺上述情况属实盖章证明此事。乞求地方领导兑现对残困人的承诺,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残害欺骗残困人,兑现你们说的教的我治病全报销政策。曾经有人士说过:地方领导刁难你整起你药费全报销、加上你需要高昂药费护身缓解痛苦、重度残疾情况特殊又是五保户残困人,加上地方领导给你签字、承诺药费全报销政府也盖章通过,不管以后政策怎么变,希望地方领导兑现对残困人的承诺,给你特殊解决处理,希望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欺骗残害坑害残困人、落井下石;关心解决好困难五保户的疾苦民情。
  
  
  上面这几张是我2008年以前在重庆国泰医药公司进货发票单据,单位清楚的写到:七间困佛村医疗室李永才。注明:医药公司进货发票上李永才与李永财就是同一个人。有些领导说:“这个才与身份证财字不一样”。我答复:“当时我在村医疗室工作、医药公司进货把我名字最后一个财字、少打了个贝字旁的才,请问困佛村医疗室当时与我同名、又在从事搞医疗的没有第二个人,就更可以证明是我呀”。有些领导答复说:“凭此据就可以证明以前我在村卫生室工作过的证据情况”
  
  上面这张诊断是:重庆大坪医院诊断我双肩关节退行改变建议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在诊断里面写有我高血压二级高危,其实我根本没有高血压,那是2009年地方有些领导到医院含接后不让我手术股骨坏死,怕又么死到医院好找借口,所以有些医生才给我故意诊断的一个高血压二级高危(黑冤呀!);在后来多家医院在也没有诊断写有我高血压疾病了
  
  
  上面几张是四川华西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多家医院数位教授给李永财的病情诊断证明呈上::患者多关节疼痛严重身心痛苦,无生活质量,生活难以自理,传统药物治疗无法控制病情加重,为确保疗效,只是减轻患者痛苦,建议我长期规律使用“类克”治疗缓解多关节疼痛,提高生活质量。
  
  上面这张是2010年李永财到重庆西南医院住院治疗,李永财肝功正常没有病,有些领导来到医院给医生打招呼涵接后。2010年8月3日的出院记录上写有:我肝功因阳性不推存使用生物剂治疗,还写有到传染科去治疗。(后我悄悄到重庆大坪医院检查肝功完全正常才使用到生物剂治疗——黑冤屈呀!若突然不好请问还敢在省内住院输液治疗吗?)
  
  
  上面这两张是2017年6月13日我短信息发送给古楼镇长、民政陈书,后民政陈书短信息回复内容有:你2017年6月13日发来短信息已悉;关于你反应医疗报销一事,我们正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上级主管部门回复后,再根据回复和相关政策文件规定答复你。此致。
  
  
  
  这是群众联名签字证明古楼镇长熊镇强坑害欺骗困难人
  
  
  
  
  这几张是我2017年7月16日到19日在合川人民医院住院手术前检查项目清单发票
  
  
  
  
  上面这几张是2017年7月16日我在合川人民医院的肩关节检查片子证明我的病情严重性。
  
  上面这张是我学医毕业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8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愿w 时间:2017-11-28 22:45:49
  顶顶 为什么?没人关注举报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陈元国局长勾结铁路公司贪污中央铁路总公司大桥局570名职工退休金几十亿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