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有点敏感,特公开诚聘律师为我做无罪辩护

楼主:ty_懌古散人 时间:2018-07-19 16:44:45 点击:1960 回复:14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几年前,本人的亲戚陈某与邻居发生纠纷。因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公安局处理不公,本人为其公民代理,起诉该局约二十件行政案而胜诉四件。其间,有在温州论坛发帖质问该局不公。该局数次找熟人欲私了,但未遂。

  在离本人发最后一贴的半年后,该局治安大队突然上门以(对该局及永嘉法院)寻衅滋事罪刑拘本人。本人不取保,羁押在看守所近年。

  在龙湾检察院起诉前后,又找本人调解欲赔偿私了,遭本人拒绝后,龙湾法院实报实销,一审判本人一年,现上诉中,本人已递交上诉状。但本人毕竟只是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因此,特向全国公开诚挚聘请正直的、专业的辩护律师,为本人做无罪辩护。(如二审赶不上,则请为省高院申诉阶段的律师)案情详见本人自己写的刑事上诉状及判决书。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937992-1.shtml#3_145285397


  如有勇敢的律师肯伸援手,请联系陈某13868620951,黄某13616633113。

打赏

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ty_懌古散人 时间:2018-07-20 07:49:53

  1、如按原判认定,四年来上诉人一直在作案犯罪,那么,身为“被害人”又是行政兼司法机关的永公会任由治下的一个百姓自2013年以来陆续发布这五个“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的网帖对自己寻衅滋事达四年之久吗?
  而且,永公既不辟谣也不立案侦查,还听凭“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达四年之久?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经不起推敲。
楼主ty_懌古散人 时间:2018-07-21 01:13:58
  2、更无法解释的是,永公工作人员在不同时间段,反而纷纷为上诉人贴中所涉诸事而托人买情面欲私下调解。在这四年间,包括公诉方的证人江北所长毛秀星找本人的远方亲戚,证人交警大队长金一洋及林光副局长找本村党支部L姓书记,法制大队长汪海潮找本人P姓朋友,林志佩局长找上诉人的L姓、z姓朋友,还有找本村主任的,以及找陈巧勇亲友的,就不一一点明了(朋友们都没说不能提,因此公开也没对不起朋友)。

  有鉴于其诚意,尤其是冲着朋友情面,便在2016年夏与毛秀星、林光,另是金一洋、邵登宽分别约谈过几次,我们并做出过最大让步,而永公只想私了赔偿,当然,按毛秀星的原话是说补偿、补助。

  上述永公工作人员都是本案知情人,上诉人曾在一审时申请通知他们出庭作证,奇怪的是合议庭竟不同意。特再向贵院申请,请为查明案情计,通知他们出庭作证。

  这里还需要留意,自2012年底以来,上诉人与陈巧勇面对永公据理力争,依法维权。四年来不但发了18个网帖质问其不公,又曾为陈巧勇代理起诉永公枉法约二十案而四胜,如本人某帖某句真属于虚假信息,早就立案拿下,焉能容我到今日?更不必四处托人说情欲私了了。
楼主ty_懌古散人 时间:2018-07-21 15:55:34
  3、上诉人最后一贴发于2017年1月,永公在调解未遂的情况下,于半年后即2017年7月,忽然象刚醒过来、才发现一样,开始对上诉人立案刑拘、自查自案。

  按判决书,则被上诉人寻衅滋事的主要“被害人”是永公及其工作人员,次要“被害人”是永法。被害人永公叶贤龙、毛秀星、汪海潮、金一洋、徐志宏无不是本案侦查人员的上级同事,可能影响工作处理本案,即存在《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四项情形,本案侦查人员应当依法自行回避却未回避,上诉人与辩护人都曾当庭指出侦查违法(故视其证据非法而未予质证)。永检移案龙检,正是为永法预先回避,却放任永公违法侦查。判决书对此略过不提。

  尤须注意的是,因帮陈巧勇维权,永公四年来对本人积怨已久(按永公刑侦大队长汪海潮来提审时的原话是“永嘉公安局有多少人吃你气晓得吧?”(吃你气是温州话,即恨的意思)且又是一个违法为其常态的机关(约一年时间,三、四次败诉于同一行政相对人,估计国内都罕见。说违法是其常态应不为过。何况代理人还只是个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如陈巧勇有能力请专业律师,那不知还会胜诉多少宗),因此上诉人对永公侦查本案不服不信。再请贵院审查其合法性。
楼主ty_懌古散人 时间:2018-07-23 18:51:42

  4、去年8月2日前几日,在永看提审室,永检批捕科的检察官提审时友好提醒我删除所发网帖(即一审认定的涉案网帖),上诉人拒绝后,检察官便说:“那随你,我们只是提建议。”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永检检察官是不会让嫌犯去删除毁灭侦查机关认定的主要罪证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23 20:24:25
  几年前,本人的亲戚陈某与邻居发生纠纷。因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公安局处理不公,本人为其公民代理,起诉该局约二十件行政案而胜诉四件。其间,有在温州论坛发帖质问该局不公。该局数次找熟人欲私了,但未遂。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24 12:20:23
  在离本人发最后一贴的半年后,该局治安大队突然上门以(对该局及永嘉法院)寻衅滋事罪刑拘本人。本人不取保,羁押在看守所近年。(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 只帮助普通老百姓: 举报  2018-10-26 12:37:07  评论

    人民有个屁的力量,麻烦你把昵称改下,人民只是观望,只是妥协,造成目前格局的形成,看看多少人被坑,或者多少人无中生有。
我要评论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25 11:50:28
  在龙湾检察院起诉前后,又找本人调解欲赔偿私了,遭本人拒绝后,龙湾法院实报实销,一审判本人一年,现上诉中,本人已递交上诉状。但本人毕竟只是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因此,特向全国公开诚挚聘请正直的、专业的辩护律师,为本人做无罪辩护。(如二审赶不上,则请为省高院申诉阶段的律师)案情详见本人自己写的刑事上诉状,并附判决书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27 12:05:09
  如有勇敢的律师肯伸援手,请联系陈某13868620951,黄某13616633113。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28 14:08:10
  几年前,本人的亲戚陈某与邻居发生纠纷。因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公安局处理不公,本人为其公民代理,起诉该局约二十件行政案而胜诉四件。其间,有在温州论坛发帖质问该局不公。该局数次找熟人欲私了,但未遂。(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29 13:00:00
  在离本人发最后一贴的半年后,该局治安大队突然上门以(对该局及永嘉法院)寻衅滋事罪刑拘本人。本人不取保,羁押在看守所近年。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30 10:50:43
  在龙湾检察院起诉前后,又找本人调解欲赔偿私了,遭本人拒绝后,龙湾法院实报实销,一审判本人一年,现上诉中,本人已递交上诉状。但本人毕竟只是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因此,特向全国公开诚挚聘请正直的、专业的辩护律师,为本人做无罪辩护。(如二审赶不上,则请为省高院申诉阶段的律师)案情详见本人自己写的刑事上诉状及判决书。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937992-1.shtml#3_145285397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7-31 16:00:59
  如有勇敢的律师肯伸援手,请联系陈某13868620951,黄某13616633113。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1 13:15:05
  几年前,本人的亲戚陈某与邻居发生纠纷。因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公安局处理不公,本人为其公民代理,起诉该局约二十件行政案而胜诉四件。其间,有在温州论坛发帖质问该局不公。该局数次找熟人欲私了,但未遂。(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2 13:46:26
  在龙湾检察院起诉前后,又找本人调解欲赔偿私了,遭本人拒绝后,龙湾法院实报实销,一审判本人一年,现上诉中,本人已递交上诉状。但本人毕竟只是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因此,特向全国公开诚挚聘请正直的、专业的辩护律师,为本人做无罪辩护。(如二审赶不上,则请为省高院申诉阶段的律师)案情详见本人自己写的刑事上诉状,并附判决书。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864018&boardid=25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3 12:18:47
  如有勇敢的律师肯伸援手,请联系陈某13868620951,黄某13616633113。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4 13:30:32
  1、如按原判认定,四年来上诉人一直在作案犯罪,那么,身为“被害人”又是行政兼司法机关的永公会任由治下的一个百姓自2013年以来陆续发布这五个“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的网帖对自己寻衅滋事达四年之久吗?
  而且,永公既不辟谣也不立案侦查,还听凭“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达四年之久?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经不起推敲。
作者:观视世间 时间:2018-08-04 20:59:18
  希望楼主你好运,找个好律师,负责的律师太难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5 13:13:23
  2、更无法解释的是,永公工作人员在不同时间段,反而纷纷为上诉人贴中所涉诸事而托人买情面欲私下调解。在这四年间,包括公诉方的证人江北所长毛秀星找本人的远方亲戚,证人交警大队长金一洋及林光副局长找本村党支部L姓书记,法制大队长汪海潮找本人P姓朋友,林志佩局长找上诉人的L姓、z姓朋友,还有找本村主任的,以及找陈巧勇亲友的,就不一一点明了(朋友们都没说不能提,因此公开也没对不起朋友)。
  有鉴于其诚意,尤其是冲着朋友情面,便在2016年夏与毛秀星、林光,另是金一洋、邵登宽分别约谈过几次,我们并做出过最大让步,而永公只想私了赔偿,当然,按毛秀星的原话是说补偿、补助。
  上述永公工作人员都是本案知情人,上诉人曾在一审时申请通知他们出庭作证,奇怪的是合议庭竟不同意。特再向贵院申请,请为查明案情计,通知他们出庭作证。
  这里还需要留意,自2012年底以来,上诉人与陈巧勇面对永公据理力争,依法维权。四年来不但发了18个网帖质问其不公,又曾为陈巧勇代理起诉永公枉法约二十案而四胜,如本人某帖某句真属于虚假信息,早就立案拿下,焉能容我到今日?更不必四处托人说情欲私了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6 12:46:31
  1、如按原判认定,四年来上诉人一直在作案犯罪,那么,身为“被害人”又是行政兼司法机关的永公会任由治下的一个百姓自2013年以来陆续发布这五个“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的网帖对自己寻衅滋事达四年之久吗?
  而且,永公既不辟谣也不立案侦查,还听凭“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达四年之久?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经不起推敲。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7 09:00:41
  3、上诉人最后一贴发于2017年1月,永公在调解未遂的情况下,于半年后即2017年7月,忽然象刚醒过来、才发现一样,开始对上诉人立案刑拘、自查自案。
  按判决书,则被上诉人寻衅滋事的主要“被害人”是永公及其工作人员,次要“被害人”是永法。被害人永公叶贤龙、毛秀星、汪海潮、金一洋、徐志宏无不是本案侦查人员的上级同事,可能影响工作处理本案,即存在《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四项情形,本案侦查人员应当依法自行回避却未回避,上诉人与辩护人都曾当庭指出侦查违法(故视其证据非法而未予质证)。永检移案龙检,正是为永法预先回避,却放任永公违法侦查。判决书对此略过不提。
  尤须注意的是,因帮陈巧勇维权,永公四年来对本人积怨已久(按永公刑侦大队长汪海潮来提审时的原话是“永嘉公安局有多少人吃你气晓得吧?”(吃你气是温州话,即恨的意思)且又是一个违法为其常态的机关(约一年时间,三、四次败诉于同一行政相对人,估计国内都罕见。说违法是其常态应不为过。何况代理人还只是个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如陈巧勇有能力请专业律师,那不知还会胜诉多少宗),因此上诉人对永公侦查本案不服不信。再请贵院审查其合法性。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09 15:00:53
  如有勇敢的律师肯伸援手,请联系陈某13868620951,黄某13616633113。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0 09:09:17
  4、去年8月2日前几日,在永看提审室,永检批捕科的检察官提审时友好提醒我删除所发网帖(即一审认定的涉案网帖),上诉人拒绝后,检察官便说:“那随你,我们只是提建议。”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永检检察官是不会让嫌犯去删除毁灭侦查机关认定的主要罪证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1 10:20:09
  1、第一句“永嘉警察渎职”。
  虽在狱中,但上诉人还记得此句所属贴中罗列了一些基础事实,然后得出这看法。比如其中有两点是,永公江北所警察叶贤龙逾两年多未对王少林故意伤害并致陈欣彤创伤后应激障碍一案作出任何处理;陈巧勇家门被贴侮辱咒骂性纸条也未如期处理(此案已被贵院判决违法)。
  这两点最低限度就已构成行政不作为,这还不是渎职是什么?怎么成了“编造虚假信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2 14:49:31
  2、第二句“滥用职权,变相拘禁”。
  我律师所写上诉状已对此举及判决上“证据”3进行辩驳。
  另外,哪有为查明案件事实而关在留置室不审不理20多小时的道理?哪有为查明案件事实把陈巧勇关起来给对方看的道理?
  既然上诉人在贴中所陈述的事实无争议,那么上诉人认为这是变相拘禁就不会误导网民。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是不是变相拘禁,网民自会分析判断。上诉人又不是法律权威或论坛知名人士,哪会有网民盲从?如果网民通过对上诉人所说的基础事实的了解,也和上诉人一样认为这是变相拘禁,那正说明了上诉人的看法没错。又如果网民不认为这是变相拘禁,那判决书所说的“误导网民,造成不良后果”也就无从谈起了。
  上诉人至今还认为这就是滥用职权、变相拘禁。当然,本人从不敢以己之是非为必是,这看法是基于对法律的一点粗浅认识。而律师、法官之类法律人也不乏有适用法律错误的,故不应苛责我一个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所发18个网帖中每一个法律术语都得精确无比。原判更不能据此便主观推断认定上诉人“曲解法律,故意误导网民”,至于又说什么“造成不良后果”,则更是毫无根据的臆测。
  还有,这句与前句均发表在2013年4月24日。如果是虚假信息,永公怎么会既不辟谣也不对上诉人立案侦查,还和我们调解吗?2013年9月30日,在该局江北所所长办公室,所长金一洋与陈巧勇(另有其妻吴晓叶与上诉人在场)签订《停访息诉表》,写明“陈巧勇与王少林互殴一案均不处理,并赔偿陈巧勇两万元医药费”,并口头承诺会在当年11月份撤销对陈巧勇拘留五日的处罚决定。这足以间接证明上诉人并未编造虚假信息,不然不合情理与逻辑推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3 12:07:39
  3、第三句“永嘉县公安局公报私仇”。
  永公涉嫌公报私仇不止一次。
  其一,当陈巧勇向有关部门控告江北所长毛秀星行政不作为时,毛托人传话给陈,再告他的话就先执行2012年12月4日作出的五日拘留处罚,不告的话就沉下去(意思是不执行),陈不予理会,不几日即被江北所警察抓去执行原本与前所长金一洋签约不处理的五日拘留。
  其二、约2014年8月,当陈巧勇与上诉人拒绝永公私了并坚持信访控告,上诉人又发布了《历数永嘉县公安局种种阴作为——质问徐志宏局长》,与该局关系相当紧张时(陈被执行,我被治安大队以涉诽谤强制传唤,都在之后二十来日发生),王少林在执法场所、执法人员在场、摄像设备的情况下,犹敢拿起东西就砸向本人进行故意伤害,而永公竟对之无任何处罚。
  这还不是公报私仇是什么?
  按一审判决书,侦查、公诉机关、一审法院对第一点基础事实都未否认,那已证明上诉人并未编造虚假信息。
  而第二点,原判也无法指出上诉人据以认为情节恶劣应当对王少林有处罚的三点依据有什么不对。判决书“证据”5,只不过是永公江北所长毛秀星他认为是上诉人出言挑衅在先,而事实是,王少林一再矢口否认隐瞒先动手拉陈欣彤的违法行为,我便主张双方赌咒,并先拿自己发誓,如果是陈巧勇诬陷你先动手拉他女儿,那我全家死光,反之,如你有动手拉他女儿却否认那你全家死光。提出这种民间发誓以自证清白的方式来辨别是非怎么在永公看来成了“出言挑衅”?在“证据”14中又说成是对王少林的侮辱。
  毛又认为我没受伤,情节轻微,而《治安管理处罚法》并未规定被害人必须轻微伤才属情节严重。而且,徐志宏局长两次对上诉人和陈巧勇说过,只要殴打他人、故意伤害,不必有伤,也可以拘留。而对王少林却连警告都没有。
  上诉人提出的三点合理依据(侦查、公诉机关、一审法院都无法否定),认为王少林应当处罚而永公未予处罚,由此联想并进而认为永公有公报私仇之嫌,怎么成了“虚假信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5 13:07:48
  一、在永嘉县公安局侦查阶段、永嘉县及龙湾区检察院审查起诉、龙湾法院审判开始阶段,鄙人拒不取保,也不接受不知哪个单位提出的调解方案(让我接受相对不起诉决定,私下则予以经济补偿几十万),宁受一时之清苦,为争一世之清白!后因本案敏感,家人请不到合适的律师时,鄙人不得不在温州市看守所内写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欲自己出去请正直、勇敢的律师。在6月6日由看守所民警转交到龙湾法院刑庭庭长手里。按《刑事诉讼法》第95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而该院刑庭却逾期十几日未予告知决定,明显程序违法。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5 13:12:35
  一、在永嘉县公安局侦查阶段、永嘉县及龙湾区检察院审查起诉、龙湾法院审判开始阶段,鄙人拒不取保,也不接受不知哪个单位提出的调解方案(让我接受相对不起诉决定,私下则予以经济补偿几十万),宁受一时之清苦,为争一世之清白!后因本案敏感,家人请不到合适的律师时,鄙人不得不在温州市看守所内写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欲自己出去请正直、勇敢的律师。在6月6日由看守所民警转交到龙湾法院刑庭庭长手里。按《刑事诉讼法》第95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而该院刑庭却逾期十几日未予告知决定,明显程序违法。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6 12:56:49
  4、第四句“好不容易查出王某让黄海捏造伪证的事实”。
  我律师在其上诉状中也已辩驳,甚有力。
  另,黄海本人与永嘉县卫生局纪委书记胡铿曾当着上诉人与陈巧勇的面承认过,“左耳及耳前部瘀肿”病症并无印象,是应王少林要求添加,并都有过对陈巧勇进行经济赔偿的意向,但陈拒绝,只要求依法如实作出对黄海的处分决定。没想到,到永公去询问做笔录时就无端改了说法,很是诡异。
  如果说是事后补充,实有该病症,那就是对王少林造成了利益损害,而该局处分决定书就不会写成“造成第三方利益的损害”(此第三方当然系指陈巧勇)。这是就此事针对判决书“证据”15的辩驳。这本身是上诉人无罪的证据,却被一审法院拿去充数。
  判决书“证据”4认为“增加的伤情描述也属实”,那么,之前王少林询问笔录里、经办警察查看时、门诊时、病历里、法医鉴定时为何都没有提到该病症?却突然出现于十个多月后添加的“住院体格检查表二”上?还与“住院体格检查表一”矛盾?等等这些,何如令人信服?
  判决书“证据”16,只能证明是永公认为王少林并无伪证病历诬告陷害陈巧勇。而我们对此当然不服,有权对该结论进行质疑及重申主张!这怎么说是“编造虚假信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7 12:00:18
  5、第五句“行政庭非法刁难”、第六句“永嘉法院既不依法,也不讲理,一定要非法无理剥夺黄某的代理权”、第八句“有权真好!法可以不依,理可以不讲!想怎样就怎样”。
  永嘉法院在相关法律没有变更的情况下,该院行政庭数次刁难上诉人为陈巧勇及其妻吴晓叶代理的推荐方式与手续。
  最早几个陈巧勇起诉永公违法案时,上诉人是以村委会开具公民代理推荐函即可,但当我们胜诉一案而永公败诉后,行政庭便说村推荐函不行。当我们永社团推荐函打了几个又胜诉一个后,行政庭又说需该社团民政局注册码之类。当我们又提供所需材料又打了一个后,行政庭又要求该社团需有为会员代理诉讼的章程规定。上诉人便提出按《行政诉讼法》规定,只要是当事人所在社区推荐的公民即可,而行政庭拿出浙江省高院的司法解释性文件,称当事人和被推荐人必须是同一社区。上诉人对此提出异议,因《立法法》第104条规定只有两高才有司法解释权。两高也曾发文(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不得制定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的通知》)禁止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制定司法解释性文件,因此省高院该文件不足为凭。之后行政庭便不再理会我们,再也没让上诉人代理,而且这时中院依然可以代理。这还不是非法刁难、非法剥夺代理权、想怎样就怎样是什么?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8 14:41:50
  6、第七句“‘依法’欺负一个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的原告”。
  永法依据不合法的省高院文件不让上诉人为起诉永公违法而无能力聘请律师又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代理,使得连“主张”、“三性”、“质证”是什么字什么意思都不知的家庭妇女面对永公专业诉讼代理人,则“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自然可想而知。上诉人所说一点都不夸张。强弱悬殊(实则无可比性),胜负先定。这还不是欺负是什么?
  判决书“证据”7是法院工作人员称上诉人不符合代理人条件,这与事实不合。因之前便为吴晓叶代理过,相关法律也没变更,又笼统称上诉人所发贴《胡丕敢院长,你院非法刁难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你造吗》有“虚构的内容”,却不见具体指出。至于说“蛊惑群众、抹黑法院,且造成工作秩序混乱”也无实指,只是凭空立论。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19 11:00:34
  7、关于“证据”2。证人陈巧勇的证言,其当庭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内容属实,怎么成了上诉人的罪证?这也拿来充数。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0 13:47:22
  8、关于“证据”6。江北所前所长金一洋在所长办公室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时,上诉人、吴晓叶都在场,民警周寅烽时而出入。而侦查、公诉机关、一审法院居然都只找金一洋这一个人调查取证,完全不管其他在场证人。这样查案、断案显然不公。而且,金一洋曾被上诉人控告过,与本人属对立关系,其不利于上诉人的证言难有客观真实性。他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时确实说过是局领导的意思,并口头承诺说在11月撤销对陈巧勇的处罚决定(至于能不能撤销已被维持的处罚决定就不是上诉人所能了解了),上诉人就说:“给你12月份撤销也没关系。”请贵院调查取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1 08:43:23
  9、关于“证据”8。上诉人不知道这八位证人在回帖589个中占多大比例,也不知道这八位证人与公检法是什么关系(只记得其中一位胡百林是永嘉法院陪审员),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对网民产生误导,对国家的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后看到我律师上诉状第四点第三小节的辩护,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假设取证方式,这不但不靠谱,而且按《最高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75条“证人的猜测性、评论性、推断性的证言,不得作为证据使用”,请贵院明鉴。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2 09:59:26
  10、关于“证据”10。原判以对陈巧勇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判决书为证据,却没说要证明什么,与上诉人有无“编造虚假信息”何干?反而正是因为上诉人贴中内容属实,所以即便在贵院2013年8月13日维持原判后,永公将被所长金一洋在9月30日还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这足以说明永公有存在执法过错。要不然,自己单位下达的处罚决定被中院维持后怎么会不但不执行,反而与违法对象签订《停访息诉表》?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3 13:48:16
  11、关于“证据”11、13。
  同“证据”10一样,这两条也没指出证明对象。与上诉人有无编造虚假信息并无关联性。包括“证据”12也一样。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4 13:12:15
  12、关于“证据”12。
  看看,这就是永公的答复。哪条法律规定,被人故意伤害致创伤后应激障碍,公安可以不管,得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陈巧勇夫妇是要控告王少林的违法行为,并非民事赔偿,永公推给法院毫无道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5 13:25:15
  13、关于“证据”1、9、17、18、19,撇开合法性(详论于后)不谈,足以证明那八句是上诉人所发,上诉人也从未否认。“证据”20、21则与本案完全无关,一审法院又拿来充数。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6 09:33:51
  14、原判所列21点证据没有一条能证明上诉人编造虚假信息,请法庭明察。原判既然无证据细节证明上诉人有罪,则其概括性而无实指的笼统认定如“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发布的网帖中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国家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纂改,起哄闹事、混淆视听、蛊惑群众、网络点击量达到94429次,具有现实的社会危害性”云云便根本无从谈起。
  按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编造虚假信息”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第一构成要件,因此本罪断然不立。
  四、除却以上直接辩驳外,还有七处无法解释的矛盾,也可以间接证明或反证上诉人并未编造虚假信息、寻衅滋事。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7 08:54:43
  1、如按原判认定,四年来上诉人一直在作案犯罪,那么,身为“被害人”又是行政兼司法机关的永公会任由治下的一个百姓自2013年以来陆续发布这五个“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的网帖对自己寻衅滋事达四年之久吗?
  而且,永公既不辟谣也不立案侦查,还听凭“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达四年之久?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经不起推敲。
作者:Chqy0866 时间:2018-08-27 09:47:08
  顶 !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8 13:24:48
  2、更无法解释的是,永公工作人员在不同时间段,反而纷纷为上诉人贴中所涉诸事而托人买情面欲私下调解。在这四年间,包括公诉方的证人江北所长毛秀星找本人的远方亲戚,证人交警大队长金一洋及林光副局长找本村党支部L姓书记,法制大队长汪海潮找本人P姓朋友,林志佩局长找上诉人的L姓、z姓朋友,还有找本村主任的,以及找陈巧勇亲友的,就不一一点明了(朋友们都没说不能提,因此公开也没对不起朋友)。
  有鉴于其诚意,尤其是冲着朋友情面,便在2016年夏与毛秀星、林光,另是金一洋、邵登宽分别约谈过几次,我们并做出过最大让步,而永公只想私了赔偿,当然,按毛秀星的原话是说补偿、补助。
  上述永公工作人员都是本案知情人,上诉人曾在一审时申请通知他们出庭作证,奇怪的是合议庭竟不同意。特再向贵院申请,请为查明案情计,通知他们出庭作证。
  这里还需要留意,自2012年底以来,上诉人与陈巧勇面对永公据理力争,依法维权。四年来不但发了18个网帖质问其不公,又曾为陈巧勇代理起诉永公枉法约二十案而四胜,如本人某帖某句真属于虚假信息,早就立案拿下,焉能容我到今日?更不必四处托人说情欲私了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29 10:04:32
  3、上诉人最后一贴发于2017年1月,永公在调解未遂的情况下,于半年后即2017年7月,忽然象刚醒过来、才发现一样,开始对上诉人立案刑拘、自查自案。
  按判决书,则被上诉人寻衅滋事的主要“被害人”是永公及其工作人员,次要“被害人”是永法。被害人永公叶贤龙、毛秀星、汪海潮、金一洋、徐志宏无不是本案侦查人员的上级同事,可能影响工作处理本案,即存在《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四项情形,本案侦查人员应当依法自行回避却未回避,上诉人与辩护人都曾当庭指出侦查违法(故视其证据非法而未予质证)。永检移案龙检,正是为永法预先回避,却放任永公违法侦查。判决书对此略过不提。
  尤须注意的是,因帮陈巧勇维权,永公四年来对本人积怨已久(按永公刑侦大队长汪海潮来提审时的原话是“永嘉公安局有多少人吃你气晓得吧?”(吃你气是温州话,即恨的意思)且又是一个违法为其常态的机关(约一年时间,三、四次败诉于同一行政相对人,估计国内都罕见。说违法是其常态应不为过。何况代理人还只是个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如陈巧勇有能力请专业律师,那不知还会胜诉多少宗),因此上诉人对永公侦查本案不服不信。再请贵院审查其合法性。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30 09:48:05
  4、去年8月2日前几日,在永看提审室,永检批捕科的检察官提审时友好提醒我删除所发网帖(即一审认定的涉案网帖),上诉人拒绝后,检察官便说:“那随你,我们只是提建议。”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永检检察官是不会让嫌犯去删除毁灭侦查机关认定的主要罪证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8-31 09:46:54
  5、即使在上诉人被逮捕后,永公预审科叶警官提审时还两次征询上诉人:“陈巧勇的事怎么调解好?”
  这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未编造虚假信息,却能证明永公有存在执法过错(不然何需调解),这不是虚假信息。上诉人没道理舍弃实有的执法过错而去另行编造。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1 11:34:55
  6、本案公诉机关龙湾区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最长期限将届满需作出起诉或免诉决定前两日,即2018年5月21日15:18时许,该院一位杨姓女检察官与另一位冯姓检察院来三监区民警办公室(看守所内均有视音监控)找上诉人。问上诉人:“你有没什么想法、建议之类?我可以帮你向经办检察官转达。”
  上诉人直言:“按常理,你院应当依法作出绝对不起诉决定,我则走法律救济途径,如提起国家赔偿等。有常就有不常,你们公检法非要治我一个罪也很容易,但我自是不服的。”
  杨就直接提示:“那你、陈巧勇与永嘉县公安局三方有无再调解的意向?”上诉人对于检方主动过问、调解非法定和解情形的公诉案有一点诧异,但一愣之后即答:“没什么可调解的。我说过我不喜欢被威逼。”
  杨一直很和善,临走时又对上诉人说了句:“如有什么想法、要求,也可以让民警转告我。”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无犯罪,因为龙检检察官是不会过问、调解非法定和解情形的公诉案的。
  上诉人在一审时,也已申请调取当时视音频,而合议庭也拒绝。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是同一区政法系统。
  特再向贵院申请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2 12:48:56
  7、在开庭后第二日,宣判前第五日,即2018年6月28日,同样是在三监区民警办公室,同样是那张办公桌,不过是换成新来的监室主管李警官(此前的主管民警周警官也一直在做我工作,劝我和公安局调解。方式是龙检作出不予相对起诉决定,私下则赔偿我几十万,及赔偿陈巧勇),他说你这案子有点特殊,又问上诉人现在要怎样才肯调解,也劝我:“政府已退一步,你也退一步嘛。”上诉人当时重申:“我说过好几次,不喜欢被人关起来谈……”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政府是不会与罪犯调解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3 08:54:25
  小结一下,以上七点推理,完全符合逻辑与经验,虽是侧面,却往往最直接、最有力反映出事实真相,也足以间接证明上诉人无罪!
  行文至此,既驳斥了原判认定的“事实”与“证据”,也陈述了足以间接证明本人无罪的本案相关案情。凡具有正常推理能力的人想必都已明白:本案侦查机关永嘉县公安局对陈巧勇相关案件存在执法过错,犹不知反省悔改,反而对上诉人发帖质问其不公兼诉该局二十案四胜而怀恨在心,数欲私了又未遂而恼羞成怒,于是对上诉人进行报复诬陷!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4 11:16:55
  然而,我本无罪,却被关近年,永公无法收场,上诉人又不与之调解,龙检如依法作出绝对不予起诉决定,则永公、永检都将面临被问责,经办人都将面临被处分,国家赔偿、赔礼道歉等还会让政府脸上无光,而且永公还难免报复诬陷之嫌,因此龙检在劝和未遂后,不得不为永公、永检护行,将错就错,对上诉人提起公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也正基于此,一审法院明知上诉人无罪,竟不惜制造冤案,扩大官民矛盾,甚令人愤慨!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6 08:37:59
  1、如按原判认定,四年来上诉人一直在作案犯罪,那么,身为“被害人”又是行政兼司法机关的永公会任由治下的一个百姓自2013年以来陆续发布这五个“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的网帖对自己寻衅滋事达四年之久吗?
  而且,永公既不辟谣也不立案侦查,还听凭“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达四年之久?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经不起推敲。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7 09:30:08
  2、更无法解释的是,永公工作人员在不同时间段,反而纷纷为上诉人贴中所涉诸事而托人买情面欲私下调解。在这四年间,包括公诉方的证人江北所长毛秀星找本人的远方亲戚,证人交警大队长金一洋及林光副局长找本村党支部L姓书记,法制大队长汪海潮找本人P姓朋友,林志佩局长找上诉人的L姓、z姓朋友,还有找本村主任的,以及找陈巧勇亲友的,就不一一点明了(朋友们都没说不能提,因此公开也没对不起朋友)。
  有鉴于其诚意,尤其是冲着朋友情面,便在2016年夏与毛秀星、林光,另是金一洋、邵登宽分别约谈过几次,我们并做出过最大让步,而永公只想私了赔偿,当然,按毛秀星的原话是说补偿、补助。
  上述永公工作人员都是本案知情人,上诉人曾在一审时申请通知他们出庭作证,奇怪的是合议庭竟不同意。特再向贵院申请,请为查明案情计,通知他们出庭作证。
  这里还需要留意,自2012年底以来,上诉人与陈巧勇面对永公据理力争,依法维权。四年来不但发了18个网帖质问其不公,又曾为陈巧勇代理起诉永公枉法约二十案而四胜,如本人某帖某句真属于虚假信息,早就立案拿下,焉能容我到今日?更不必四处托人说情欲私了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8 10:10:28
  3、上诉人最后一贴发于2017年1月,永公在调解未遂的情况下,于半年后即2017年7月,忽然象刚醒过来、才发现一样,开始对上诉人立案刑拘、自查自案。
  按判决书,则被上诉人寻衅滋事的主要“被害人”是永公及其工作人员,次要“被害人”是永法。被害人永公叶贤龙、毛秀星、汪海潮、金一洋、徐志宏无不是本案侦查人员的上级同事,可能影响工作处理本案,即存在《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四项情形,本案侦查人员应当依法自行回避却未回避,上诉人与辩护人都曾当庭指出侦查违法(故视其证据非法而未予质证)。永检移案龙检,正是为永法预先回避,却放任永公违法侦查。判决书对此略过不提。
  尤须注意的是,因帮陈巧勇维权,永公四年来对本人积怨已久(按永公刑侦大队长汪海潮来提审时的原话是“永嘉公安局有多少人吃你气晓得吧?”(吃你气是温州话,即恨的意思)且又是一个违法为其常态的机关(约一年时间,三、四次败诉于同一行政相对人,估计国内都罕见。说违法是其常态应不为过。何况代理人还只是个没学过法律的初中毕业生。如陈巧勇有能力请专业律师,那不知还会胜诉多少宗),因此上诉人对永公侦查本案不服不信。再请贵院审查其合法性。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09 09:38:08
  4、去年8月2日前几日,在永看提审室,永检批捕科的检察官提审时友好提醒我删除所发网帖(即一审认定的涉案网帖),上诉人拒绝后,检察官便说:“那随你,我们只是提建议。”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永检检察官是不会让嫌犯去删除毁灭侦查机关认定的主要罪证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0 09:51:37
  5、即使在上诉人被逮捕后,永公预审科叶警官提审时还两次征询上诉人:“陈巧勇的事怎么调解好?”
  这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未编造虚假信息,却能证明永公有存在执法过错(不然何需调解),这不是虚假信息。上诉人没道理舍弃实有的执法过错而去另行编造。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1 09:11:25
  6、本案公诉机关龙湾区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最长期限将届满需作出起诉或免诉决定前两日,即2018年5月21日15:18时许,该院一位杨姓女检察官与另一位冯姓检察院来三监区民警办公室(看守所内均有视音监控)找上诉人。问上诉人:“你有没什么想法、建议之类?我可以帮你向经办检察官转达。”
  上诉人直言:“按常理,你院应当依法作出绝对不起诉决定,我则走法律救济途径,如提起国家赔偿等。有常就有不常,你们公检法非要治我一个罪也很容易,但我自是不服的。”
  杨就直接提示:“那你、陈巧勇与永嘉县公安局三方有无再调解的意向?”上诉人对于检方主动过问、调解非法定和解情形的公诉案有一点诧异,但一愣之后即答:“没什么可调解的。我说过我不喜欢被威逼。”
  杨一直很和善,临走时又对上诉人说了句:“如有什么想法、要求,也可以让民警转告我。”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无犯罪,因为龙检检察官是不会过问、调解非法定和解情形的公诉案的。
  上诉人在一审时,也已申请调取当时视音频,而合议庭也拒绝。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是同一区政法系统。
  特再向贵院申请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2 11:41:46
  7、在开庭后第二日,宣判前第五日,即2018年6月28日,同样是在三监区民警办公室,同样是那张办公桌,不过是换成新来的监室主管李警官(此前的主管民警周警官也一直在做我工作,劝我和公安局调解。方式是龙检作出不予相对起诉决定,私下则赔偿我几十万,及赔偿陈巧勇),他说你这案子有点特殊,又问上诉人现在要怎样才肯调解,也劝我:“政府已退一步,你也退一步嘛。”上诉人当时重申:“我说过好几次,不喜欢被人关起来谈……”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政府是不会与罪犯调解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君汇法律 时间:2018-09-12 12:01:01
  你好,我们是君汇法律律师团队,我们可以提供法律服务,vx:277565680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3 12:23:41
  小结一下,以上七点推理,完全符合逻辑与经验,虽是侧面,却往往最直接、最有力反映出事实真相,也足以间接证明上诉人无罪!
  行文至此,既驳斥了原判认定的“事实”与“证据”,也陈述了足以间接证明本人无罪的本案相关案情。凡具有正常推理能力的人想必都已明白:本案侦查机关永嘉县公安局对陈巧勇相关案件存在执法过错,犹不知反省悔改,反而对上诉人发帖质问其不公兼诉该局二十案四胜而怀恨在心,数欲私了又未遂而恼羞成怒,于是对上诉人进行报复诬陷!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4 12:43:48
  摘录黄志霄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人昆明刘文华律师辩护词最后一段:

  七、官员是拿来监督的,政府是拿来批评的,官员人格权较普通公民受到更大限制,政府并无法律上的人格权。官员和政府对公众的质疑和批评要保持最大限度的宽容和克制。将质疑和批评政府及其官员的言论拿来治罪,并冠以“抹黑政府部门”的帽子,有违民主法治国家的通例,背离世界文明,实乃法治之耻!
  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法治国家”,一贯秉承权力自下而上的来源属性,即政府和官员的权力来源于人民。纳税人供养的政府和官员,如果不允许批评、不允许质疑,那么关进笼子里的就不是张牙舞爪的权力,而是普通老百姓。我们放眼看看世界,民主法治国家无不“官不聊生”,人民的言论自由获得极大保障,在此基础上官员勤政廉洁,政府奉公守法。本案进入刑事司法程序,实乃中国法治之耻!
  如果言论自由葬送在我们手里,我们何以面对子孙后代?
  如果黄志霄被判有罪,我们每个法律人都是有罪的!


  黄志霄辩护人:刘文华律师
  年 月 日
作者:菲鱼666666 时间:2018-09-14 12:57:37
  有好人吗?孩子别太天真了,人得靠自己!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6 11:35:27
  一、在永嘉县公安局侦查阶段、永嘉县及龙湾区检察院审查起诉、龙湾法院审判开始阶段,鄙人拒不取保,也不接受不知哪个单位提出的调解方案(让我接受相对不起诉决定,私下则予以经济补偿几十万),宁受一时之清苦,为争一世之清白!后因本案敏感,家人请不到合适的律师时,鄙人不得不在温州市看守所内写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欲自己出去请正直、勇敢的律师。在6月6日由看守所民警转交到龙湾法院刑庭庭长手里。按《刑事诉讼法》第95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而该院刑庭却逾期十几日未予告知决定,明显程序违法。
  据此,鄙人在6月26日庭审时曾当庭指出,审判长只说:“本院予以指正。”鄙人追问:“仅仅指正而已?”审判长便避而不谈。
  该院庭还未开,先已违法!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7 12:44:08
  二、一审判决书末写明“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判决如下”,而该院从未告知鄙人其审委会成员,当然也未问鄙人是否要求成员回避。这是第二次程序违法。
  按《刑诉法》第28条规定,审判人员如有四种法定情形,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权要求他们回避。审判人员当然也包括审委会,《最高法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3条:“审判委员会委员、合议庭组成人员及独任审判员有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所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也有权申请上列人员回避”。
  法律设立回避制度,旨在从审判主体中立性的层面确保审判的公正性,现在该院不告知当事人其审委会成员,如何确保审判的公正性?
  何况,《宪法》第130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而审委会讨论案件却是秘密进行,如何确保审判的公开性?
  而且,审委会讨论案件,一般只是听取案件承办人的汇报和根据案件承办人所写的案情报告来作出判决。这又和直接言词原则相悖,对准确判断、分析证据,查明案件事实显然不利。如何确保审判的准确性?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8 16:45:19
  三、鄙人冤狱刑满,该院既予以释放(释放证明书上载明“一审刑期届满,经龙湾区人民法院决定,予以释放”,并非取保候审予以释放)又取保候审,这是第三次程序违法。
  按《最高法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34条“被逮捕的被告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变更强制措施或者予以释放:(二)被告人被羁押的时间已到第一审人民法院对其判处的刑期期限的”,鄙人属于该情形,按该条规定,要么变更强制措施要么予以释放。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8 21:20:06
  那么,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应该变更强制措施还是予以释放?虽然该《解释》没有明确指出,而我们却可以依法推理:首先必然不是已生效的一审判决,其次不外分检察院抗诉和被告人上诉两种。若是前者,则有可能出现被告因为生怕加刑而逃避审判或直接逃匿的情况,而若是被告人不服原判而上诉则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据此,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为,若是检察院抗诉,则适用变更强制措施(将羁押改为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若是被告上诉,则适用释放(如果取保候审,毫无意义。因刑期已满,即便违法取保候审规定,也不能再适用拘留的强制措施)。
  而想不到的是,该院不但没有二选一(依法理应选释放),居然对鄙人既释放又取保候审,这算什么?真不可思议。
作者:芝麻开门12388 时间:2018-09-18 23:17:00
  能私了就私了吧,别为这种事耽误时间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19 14:33:19
  而想不到的是,该院不但没有二选一(依法理应选释放),居然对鄙人既释放又取保候审,这算什么?真不可思议。
  一周前,在鄙人翻查《刑诉法》及最高法解释时发现这问题后,便联系该院,要求解除取保候审。后该院刑庭庭长联系我说,不能解除取保候审。鄙人问其理由,说是以便配合二审。这理由显然不是理由,因为鄙人是上诉人,没有道理不配合。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不配合,也不能再适用拘留。因此,取保候审有什么用?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0 14:31:37
  3、第三句“永嘉县公安局公报私仇”。
  永公涉嫌公报私仇不止一次。
  其一,当陈巧勇向有关部门控告江北所长毛秀星行政不作为时,毛托人传话给陈,再告他的话就先执行2012年12月4日作出的五日拘留处罚,不告的话就沉下去(意思是不执行),陈不予理会,不几日即被江北所警察抓去执行原本与前所长金一洋签约不处理的五日拘留。
  其二、约2014年8月,当陈巧勇与上诉人拒绝永公私了并坚持信访控告,上诉人又发布了《历数永嘉县公安局种种阴作为——质问徐志宏局长》,与该局关系相当紧张时(陈被执行,我被治安大队以涉诽谤强制传唤,都在之后二十来日发生),王少林在执法场所、执法人员在场、摄像设备的情况下,犹敢拿起东西就砸向本人进行故意伤害,而永公竟对之无任何处罚。
  这还不是公报私仇是什么?
  按一审判决书,侦查、公诉机关、一审法院对第一点基础事实都未否认,那已证明上诉人并未编造虚假信息。
  而第二点,原判也无法指出上诉人据以认为情节恶劣应当对王少林有处罚的三点依据有什么不对。判决书“证据”5,只不过是永公江北所长毛秀星他认为是上诉人出言挑衅在先,而事实是,王少林一再矢口否认隐瞒先动手拉陈欣彤的违法行为,我便主张双方赌咒,并先拿自己发誓,如果是陈巧勇诬陷你先动手拉他女儿,那我全家死光,反之,如你有动手拉他女儿却否认那你全家死光。提出这种民间发誓以自证清白的方式来辨别是非怎么在永公看来成了“出言挑衅”?在“证据”14中又说成是对王少林的侮辱。
  毛又认为我没受伤,情节轻微,而《治安管理处罚法》并未规定被害人必须轻微伤才属情节严重。而且,徐志宏局长两次对上诉人和陈巧勇说过,只要殴打他人、故意伤害,不必有伤,也可以拘留。而对王少林却连警告都没有。
  上诉人提出的三点合理依据(侦查、公诉机关、一审法院都无法否定),认为王少林应当处罚而永公未予处罚,由此联想并进而认为永公有公报私仇之嫌,怎么成了“虚假信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0 18:54:32
  4、第四句“好不容易查出王某让黄海捏造伪证的事实”。
  我律师在其上诉状中也已辩驳,甚有力。
  另,黄海本人与永嘉县卫生局纪委书记胡铿曾当着上诉人与陈巧勇的面承认过,“左耳及耳前部瘀肿”病症并无印象,是应王少林要求添加,并都有过对陈巧勇进行经济赔偿的意向,但陈拒绝,只要求依法如实作出对黄海的处分决定。没想到,到永公去询问做笔录时就无端改了说法,很是诡异。
  如果说是事后补充,实有该病症,那就是对王少林造成了利益损害,而该局处分决定书就不会写成“造成第三方利益的损害”(此第三方当然系指陈巧勇)。这是就此事针对判决书“证据”15的辩驳。这本身是上诉人无罪的证据,却被一审法院拿去充数。
  判决书“证据”4认为“增加的伤情描述也属实”,那么,之前王少林询问笔录里、经办警察查看时、门诊时、病历里、法医鉴定时为何都没有提到该病症?却突然出现于十个多月后添加的“住院体格检查表二”上?还与“住院体格检查表一”矛盾?等等这些,何如令人信服?
  判决书“证据”16,只能证明是永公认为王少林并无伪证病历诬告陷害陈巧勇。而我们对此当然不服,有权对该结论进行质疑及重申主张!这怎么说是“编造虚假信息”?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1 14:51:54
  5、第五句“行政庭非法刁难”、第六句“永嘉法院既不依法,也不讲理,一定要非法无理剥夺黄某的代理权”、第八句“有权真好!法可以不依,理可以不讲!想怎样就怎样”。
  永嘉法院在相关法律没有变更的情况下,该院行政庭数次刁难上诉人为陈巧勇及其妻吴晓叶代理的推荐方式与手续。
  最早几个陈巧勇起诉永公违法案时,上诉人是以村委会开具公民代理推荐函即可,但当我们胜诉一案而永公败诉后,行政庭便说村推荐函不行。当我们永社团推荐函打了几个又胜诉一个后,行政庭又说需该社团民政局注册码之类。当我们又提供所需材料又打了一个后,行政庭又要求该社团需有为会员代理诉讼的章程规定。上诉人便提出按《行政诉讼法》规定,只要是当事人所在社区推荐的公民即可,而行政庭拿出浙江省高院的司法解释性文件,称当事人和被推荐人必须是同一社区。上诉人对此提出异议,因《立法法》第104条规定只有两高才有司法解释权。两高也曾发文(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不得制定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的通知》)禁止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制定司法解释性文件,因此省高院该文件不足为凭。之后行政庭便不再理会我们,再也没让上诉人代理,而且这时中院依然可以代理。这还不是非法刁难、非法剥夺代理权、想怎样就怎样是什么?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2 16:08:51
  6、第七句“‘依法’欺负一个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的原告”。
  永法依据不合法的省高院文件不让上诉人为起诉永公违法而无能力聘请律师又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代理,使得连“主张”、“三性”、“质证”是什么字什么意思都不知的家庭妇女面对永公专业诉讼代理人,则“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自然可想而知。上诉人所说一点都不夸张。强弱悬殊(实则无可比性),胜负先定。这还不是欺负是什么?
  判决书“证据”7是法院工作人员称上诉人不符合代理人条件,这与事实不合。因之前便为吴晓叶代理过,相关法律也没变更,又笼统称上诉人所发贴《胡丕敢院长,你院非法刁难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你造吗》有“虚构的内容”,却不见具体指出。至于说“蛊惑群众、抹黑法院,且造成工作秩序混乱”也无实指,只是凭空立论。
  7、关于“证据”2。证人陈巧勇的证言,其当庭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内容属实,怎么成了上诉人的罪证?这也拿来充数。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3 13:20:05
  7、关于“证据”2。证人陈巧勇的证言,其当庭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内容属实,怎么成了上诉人的罪证?这也拿来充数。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4 09:09:57
  8、关于“证据”6。江北所前所长金一洋在所长办公室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时,上诉人、吴晓叶都在场,民警周寅烽时而出入。而侦查、公诉机关、一审法院居然都只找金一洋这一个人调查取证,完全不管其他在场证人。这样查案、断案显然不公。而且,金一洋曾被上诉人控告过,与本人属对立关系,其不利于上诉人的证言难有客观真实性。他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时确实说过是局领导的意思,并口头承诺说在11月撤销对陈巧勇的处罚决定(至于能不能撤销已被维持的处罚决定就不是上诉人所能了解了),上诉人就说:“给你12月份撤销也没关系。”请贵院调查取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5 19:37:36
  9、关于“证据”8。上诉人不知道这八位证人在回帖589个中占多大比例,也不知道这八位证人与公检法是什么关系(只记得其中一位胡百林是永嘉法院陪审员),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对网民产生误导,对国家的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后看到我律师上诉状第四点第三小节的辩护,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假设取证方式,这不但不靠谱,而且按《最高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75条“证人的猜测性、评论性、推断性的证言,不得作为证据使用”,请贵院明鉴。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6 12:24:53
  10、关于“证据”10。原判以对陈巧勇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判决书为证据,却没说要证明什么,与上诉人有无“编造虚假信息”何干?反而正是因为上诉人贴中内容属实,所以即便在贵院2013年8月13日维持原判后,永公将被所长金一洋在9月30日还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这足以说明永公有存在执法过错。要不然,自己单位下达的处罚决定被中院维持后怎么会不但不执行,反而与违法对象签订《停访息诉表》?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6 12:25:23
  10、关于“证据”10。原判以对陈巧勇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判决书为证据,却没说要证明什么,与上诉人有无“编造虚假信息”何干?反而正是因为上诉人贴中内容属实,所以即便在贵院2013年8月13日维持原判后,永公将被所长金一洋在9月30日还与陈巧勇签订《停访息诉表》,这足以说明永公有存在执法过错。要不然,自己单位下达的处罚决定被中院维持后怎么会不但不执行,反而与违法对象签订《停访息诉表》?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7 09:14:05
  一个司法机关或者说司法人员,职责是审判他人的犯罪犯法行为,却自己接二连三程序违法,试问,教谁肯服?
  己且不正,何以正人?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7 15:52:48
  11、关于“证据”11、13。
  同“证据”10一样,这两条也没指出证明对象。与上诉人有无编造虚假信息并无关联性。包括“证据”12也一样。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8 13:42:32
  12、关于“证据”12。
  看看,这就是永公的答复。哪条法律规定,被人故意伤害致创伤后应激障碍,公安可以不管,得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陈巧勇夫妇是要控告王少林的违法行为,并非民事赔偿,永公推给法院毫无道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29 09:30:48
  13、关于“证据”1、9、17、18、19,撇开合法性(详论于后)不谈,足以证明那八句是上诉人所发,上诉人也从未否认。“证据”20、21则与本案完全无关,一审法院又拿来充数。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09-30 09:01:43
  14、原判所列21点证据没有一条能证明上诉人编造虚假信息,请法庭明察。原判既然无证据细节证明上诉人有罪,则其概括性而无实指的笼统认定如“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发布的网帖中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国家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纂改,起哄闹事、混淆视听、蛊惑群众、网络点击量达到94429次,具有现实的社会危害性”云云便根本无从谈起。
  按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编造虚假信息”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第一构成要件,因此本罪断然不立。
  四、除却以上直接辩驳外,还有七处无法解释的矛盾,也可以间接证明或反证上诉人并未编造虚假信息、寻衅滋事。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1 07:19:45
  1、如按原判认定,四年来上诉人一直在作案犯罪,那么,身为“被害人”又是行政兼司法机关的永公会任由治下的一个百姓自2013年以来陆续发布这五个“纂改事实重要情节,在网络上起哄闹事抹黑国家机关”的网帖对自己寻衅滋事达四年之久吗?
  而且,永公既不辟谣也不立案侦查,还听凭“引发不明真相的网民抨击有关部门,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达四年之久?这明显不符合常理,经不起推敲。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1 18:01:00
  2、更无法解释的是,永公工作人员在不同时间段,反而纷纷为上诉人贴中所涉诸事而托人买情面欲私下调解。在这四年间,包括公诉方的证人江北所长毛秀星找本人的远方亲戚,证人交警大队长金一洋及林光副局长找本村党支部L姓书记,法制大队长汪海潮找本人P姓朋友,林志佩局长找上诉人的L姓、z姓朋友,还有找本村主任的,以及找陈巧勇亲友的,就不一一点明了(朋友们都没说不能提,因此公开也没对不起朋友)。
  有鉴于其诚意,尤其是冲着朋友情面,便在2016年夏与毛秀星、林光,另是金一洋、邵登宽分别约谈过几次,我们并做出过最大让步,而永公只想私了赔偿,当然,按毛秀星的原话是说补偿、补助。
  上述永公工作人员都是本案知情人,上诉人曾在一审时申请通知他们出庭作证,奇怪的是合议庭竟不同意。特再向贵院申请,请为查明案情计,通知他们出庭作证。
  这里还需要留意,自2012年底以来,上诉人与陈巧勇面对永公据理力争,依法维权。四年来不但发了18个网帖质问其不公,又曾为陈巧勇代理起诉永公枉法约二十案而四胜,如本人某帖某句真属于虚假信息,早就立案拿下,焉能容我到今日?更不必四处托人说情欲私了了。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3 10:50:56
  4、去年8月2日前几日,在永看提审室,永检批捕科的检察官提审时友好提醒我删除所发网帖(即一审认定的涉案网帖),上诉人拒绝后,检察官便说:“那随你,我们只是提建议。”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永检检察官是不会让嫌犯去删除毁灭侦查机关认定的主要罪证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4 12:55:39
  5、即使在上诉人被逮捕后,永公预审科叶警官提审时还两次征询上诉人:“陈巧勇的事怎么调解好?”
  这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上诉人所发网帖未编造虚假信息,却能证明永公有存在执法过错(不然何需调解),这不是虚假信息。上诉人没道理舍弃实有的执法过错而去另行编造。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5 12:14:18
  6、本案公诉机关龙湾区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最长期限将届满需作出起诉或免诉决定前两日,即2018年5月21日15:18时许,该院一位杨姓女检察官与另一位冯姓检察院来三监区民警办公室(看守所内均有视音监控)找上诉人。问上诉人:“你有没什么想法、建议之类?我可以帮你向经办检察官转达。”
  上诉人直言:“按常理,你院应当依法作出绝对不起诉决定,我则走法律救济途径,如提起国家赔偿等。有常就有不常,你们公检法非要治我一个罪也很容易,但我自是不服的。”
  杨就直接提示:“那你、陈巧勇与永嘉县公安局三方有无再调解的意向?”上诉人对于检方主动过问、调解非法定和解情形的公诉案有一点诧异,但一愣之后即答:“没什么可调解的。我说过我不喜欢被威逼。”
  杨一直很和善,临走时又对上诉人说了句:“如有什么想法、要求,也可以让民警转告我。”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无犯罪,因为龙检检察官是不会过问、调解非法定和解情形的公诉案的。
  上诉人在一审时,也已申请调取当时视音频,而合议庭也拒绝。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是同一区政法系统。
  特再向贵院申请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6 20:39:18
  7、在开庭后第二日,宣判前第五日,即2018年6月28日,同样是在三监区民警办公室,同样是那张办公桌,不过是换成新来的监室主管李警官(此前的主管民警周警官也一直在做我工作,劝我和公安局调解。方式是龙检作出不予相对起诉决定,私下则赔偿我几十万,及赔偿陈巧勇),他说你这案子有点特殊,又问上诉人现在要怎样才肯调解,也劝我:“政府已退一步,你也退一步嘛。”上诉人当时重申:“我说过好几次,不喜欢被人关起来谈……”
  由此可见,上诉人所发网帖并未犯罪,因为政府是不会与罪犯调解的。
  请贵院调取当时视音频为证。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7 10:23:58
  小结一下,以上七点推理,完全符合逻辑与经验,虽是侧面,却往往最直接、最有力反映出事实真相,也足以间接证明上诉人无罪!
  行文至此,既驳斥了原判认定的“事实”与“证据”,也陈述了足以间接证明本人无罪的本案相关案情。凡具有正常推理能力的人想必都已明白:本案侦查机关永嘉县公安局对陈巧勇相关案件存在执法过错,犹不知反省悔改,反而对上诉人发帖质问其不公兼诉该局二十案四胜而怀恨在心,数欲私了又未遂而恼羞成怒,于是对上诉人进行报复诬陷!
作者:人民的力量2017 时间:2018-10-08 09:40:16
  然而,我本无罪,却被关近年,永公无法收场,上诉人又不与之调解,龙检如依法作出绝对不予起诉决定,则永公、永检都将面临被问责,经办人都将面临被处分,国家赔偿、赔礼道歉等还会让政府脸上无光,而且永公还难免报复诬陷之嫌,因此龙检在劝和未遂后,不得不为永公、永检护行,将错就错,对上诉人提起公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也正基于此,一审法院明知上诉人无罪,竟不惜制造冤案,扩大官民矛盾,甚令人愤慨!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