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呈: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张道发检察长

楼主:baowang_88 时间:2018-08-05 18:46:59 点击:40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敬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张道发检察长
  刑事抗诉申请补充材料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接收了张文胜(以下称我)贪污一案的刑事抗诉申请书和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及证据材料。
  2018年5月15日,我和另一申请人陈秀芹去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走访,根据该委员会要求,我们将刑事抗诉和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和其他材料及证据,当天在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邮局邮出,5月16日收发室签收,至今2个多月了。
  因为案发时有效的84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和85版药典规定,制剂药物生产中,应加什么药材(药品)?用何剂型和计量单位?法定药政部门审查批准的法定处方,为判定事实的唯一依据。刑事判决却用的是《配方单》取代法定处方,这一源头上的错误,导致判决内容多处违背药政法律法规和国家药典及药剂药政常识,彻底颠倒了本案的是与非。所以我就收集到的新证据《山海丹2号胶囊》原始处方,即《冠心克胶囊》处方。再补充申请抗诉理由如下:
  一、本案诉讼程序违法,严重影响了公正审判。
  1、兰州军区军事检察院,利用扣押我《生产山海丹合同书》(以
  下称合同)、配方单和我调研黄杨宁货源、质量等开支的差旅费和托关系送礼品的票据、建行光华所01-0091370-01号存折、合同双方账目往来的全部物证书证,不给扣押清单及73吨各制字号药物半成品、部分成品,把我履行变更合同第二条购买原材料的行为,篡改为单纯委托行为,导致我诉讼中举证不能。检察院还趁自侦案件便利,把我合同收益等存款扣划私分挥霍的程序,违反国家79版刑法和96版刑事诉讼法的管辖分工和法律禁止检察机关扣划存款、汇款性规定,亵渎了检察职责的廉洁性,侵犯了我的财产权。
  2、兰州军区军事法院对我同一案件,作出“孪生”刑事判决书,当监狱发现本案是不同内容的两份刑事判决书,向原审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提出执行刑罚异议,请求书面答复。原审法院用一审刑事裁定书裁定,即未宣判又未送达的判决书有效。我依法向解放军军事法院上诉,被用驳回申诉通知书剥夺了上诉权。监狱也遭原审法院口头拒绝书面答复的事实证明,本案诉讼程序是一错再错,侵犯了二审终审法律制度和我的人身权,也破坏了国家正常的司法秩序。
  二、本案认定事实脱离合同和法定处方,用配方单把是非颠倒,导致判决认定事实多处出现违背药政药剂常识错误。用刑法调整了我变更合同行为,是适用法律错误。
  1、我签订合同后不久,就获得通过关系能买到黄杨宁原料粉剂,折合成成品片剂,比研究所进片剂每箱能省2000元以上,但卖家没有卖原料发票的信息后,作为有科研职责的我,向研究所行使了有关山海丹系列药品,应该用黄杨宁原料的建议权。山海丹组方人当即表示,其调研了3个生产原料的厂家,因黄杨宁也是新药,均答复只卖成品,不卖原料,你为研究所解决了买不到黄杨宁原料的难题,其随即决定将黄杨宁成品片调整原料粉。所以才有1992年12月21日晚,双方协商一致,达成了变更合同第二条的协议。由研究所将涉案山海丹用黄杨宁原料发包给了合同承包人购买,直接用于生产。但我调研原料的货源质量标准所需托关系等费用,由承包人在加价的2000元之外处理。并明确约定“只要能为研究所省2000元/箱,质量有保证,你们就大胆搞,但不管在哪里要弄到正规发票,带税票的。我依约定尽了义务,获得变更合同权益合法有效。
  2、涉案各号山海丹胶囊处方,均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17条的规定,由陕西省卫生厅药政处批准了,处方中的药品、剂型、剂量等,有法律效力。例如,山海丹2号胶囊处方中涉案药品是黄杨宁,剂型是粉剂,计量单位是g(克)。也就是说,法定处方均是明确的,非经法定程序国家禁止变更处方生产工艺质量标准。
  3、刑事判决回避法定处方,却用非法证据配方单“指鹿为马”,把事实的本末倒置了。黄杨宁的自然状态是粉剂。变更协议记录和双方签字的借款单用途栏中,药品名称用黄杨宁、原料款、原料费和计量单位用g(克)均是规范的。与山海丹2号胶囊处方是完全一致的。再说,因为片作为计量单位,有不确定和不科学性,法定已弃用是常识。别说科研,就是门诊出现以“片”或“支”为计量单位的患者处方,被拒付也是有法律依据的。
  4、首先,药品是特殊商品,只有合格与不合格之分是常识。判
  我以次充好是抹黑诽谤我合同行为,属无稽之谈。再者,刑事判决以非法证据配方单,认定涉案山海丹中应该加黄杨宁片和我采购黄杨宁与研究所是委托关系。因为脱离了制剂生产用何药材(药品),法定处方是唯一依据和变更合同的客观事实。所以本案缺少涉案法定处方和《委托书》佐证。也就是说,刑事判决书缺少我承包期间,有“黄杨宁片”字样的处方佐证;缺少处方中山海丹的法定生产工艺,对“片”再生产的书面描述;缺少涉案各号山海丹对“黄杨宁片”再处理的生产工艺流程图的描述的症结所在。显而易见,判决把配方单与变更合同记录嫁接,认定各号山海丹中应加黄杨宁片的理由不成立。其三,组方人赵xx对自己的配方单在亲笔证词中“我决定在山海丹2-6号中按每日加一片黄杨宁片剂之含量”的证言,才是客观的科学的。无论是从组方原则还是生产工艺,将黄杨宁成品片调整为原料粉,均是组方原则和生产工艺的提高,即本案黄杨宁原料粉均优于成品片。就和蒸馒头用面粉优于用烧饼一样是常识。客观上也为国家减少了把黄杨宁粉剂生产成片剂,再粉碎……等无用功的劳动和消耗,为国家节约了大量不必要的人力物力财力的资源浪费,是利国利民的进步和合同双方共赢的合法行为,才是本案的客观事实。
  5、合同双方行为产生的合同书、变更合同记录、山海丹2号胶囊处方、借款单、报销单、发票联和研究所向我个人账户汇原料和汇成品款的银行凭证及多次检验黄杨宁原料的质量,与其研究部和省药检所作山海丹2号等胶囊的质量标准的事实,互相印证证实,我在购买黄杨宁借款单用途栏书面和给研究所提供原料粉接受检验的行为,多次告知了研究所我采购是黄杨宁原料。因此,我所有借款单中不可能出现购黄杨宁片字样。而我所有报销单、发票联等,均注明是黄杨宁片。我到南京市、上海市、渭南市等厂家,调研黄杨宁原料货源质量及托关系送金首饰等礼品所支付的费用,研究所从未给报销的事实互相印证证实,变更合同的证据已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证据链证明我采购黄杨宁原料粉,是以合同法定承包人的身份,履行变更合同行为。
  总之,因为检察机关扣押大量物证书证不给清单,又不让复印,使我举证不能。判决以非法的配方单,从源头上篡改了变更合同口头协议和法定处方等大量原始证据证实的,涉案山海丹中应加黄杨宁原料粉剂的客观事实。还颠倒和抹黑了黄杨宁粉剂与品片剂的好与次关系,达到了用刑法调整我民事行为的丑恶目的。所以敬请张道发检察长,履行法定抗诉职责,还我清白。
  申请人:张文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132702189 时间:2018-08-06 08:56:47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