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优秀共产党员”邓某诈骗精神病人一案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06 10:10:40 点击:411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案件编号:防检民(行)监【2018】45060000008号
  广西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由检察员刘永文、书记员邓冰霞负责办理本案
  申请人:吴某甲、吴某乙、吴某丙(吴某甲的监护人)
  被申请人:邓强、吴永
  案件事实:
  1、本案申请人吴某甲于2004年12月20日至2005年2月24日在武汉市武东医院(武汉市第二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出院后至今多次到门诊治疗。由于吴某甲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言行,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言行的性质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在被申请人邓强和吴永夫妇的一再怂恿之下产生错觉,误认为被申请人高息借款,先后偷偷将家里的85万元通过多种途径给付被申请人,其中包括父亲吴某丙的30万元和胞弟吴某乙的47万元。在被申请人拒绝偿还上述款项之后,吴某甲又在他人的怂恿之下,未与家人协商,擅自提起一审、二审和再审程序,其向人民法院提供的手机号码“13977072715”亦不是吴某乙所使用,导致吴某丙和吴某乙自始不知情,未参加诉讼,并且吴某甲提出的诉讼请求只有30万元,导致吴某乙的47万元没有得到法律保护。
  2、根据《广西防城港市2012年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计划项目合同》(合同编号:防科20123607),该养殖项目的承担单位为邓强、吴永夫妇所在单位马龙港养殖合作社和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某事业单位。合同第四条第3项注明:“本项目总投资70万元,承担单位马龙港养殖合作社负责落实除广西防城港市财政补助经费10万元之外的其余全部投资经费,即60万元”。
  抗诉理由:
  1、由于吴某甲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言行,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言行的性质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在本案错综复杂的诉讼程序中不能作为独立的诉讼主体,并且其法定代理人吴某丙亦没有代为诉讼。
  2、由于吴某甲向人民法院提供的手机号码“13977072715”不是吴某乙所使用,导致吴某乙不知情未参加诉讼,并且吴某甲未经吴某乙授权委托,擅自代理其参加诉讼。
  3、由于吴某甲在起诉阶段提出的诉讼请求只有30万元,导致吴某乙的47万元没有得到法律保护。
  4、本案吴某甲和吴某乙没有义务为邓强、吴永夫妇所在单位马龙港养殖合作社提供资金。
  5、邓强、吴永夫妇明知吴某甲是精神病人,其行为不能保证正常,且吴某甲银行转账凭证已注明借贷,邓强、吴永夫妇却心存歪念,隐瞒事实真相,骗取精神病人巨额财产,邓强的理想信念不够坚定,道德信仰缺失,违背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其头上的光环应该抹去。
  依据《民事诉讼法》,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咎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或者裁判错误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综上所述,一、二、再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并且审理程序违法,导致裁判错误,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抗诉。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1张 | 更多 |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06 21:10:29
  邓强曾经只是一个朴实的渔民,在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光坡镇红沙一带海域发展海水鱼类网箱养殖,但是光凭自己的几十口网箱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钱;而各级党委政府每年都有一些扶持项目下达任务,于是邓强便瞄准了这些扶持项目,每当领导下来调研的时候,他便叫来几个关系户,指着红沙这片海域,说是自己辛苦创下的“产业”,并吹嘘自己的“创业模式”和“成功经验”,而实际情况是邓强并不参与大蚝养殖,自己也只有几十口网箱,却吹嘘自己是广西红沙“万亩蚝排”的“养殖达人”,而渔民在养殖基地上一般都不挂牌标识,领导也不可能挨家挨户调查核实,所以就被邓强占了空子,得以年年承担党委政府下达的财政无偿资助项目,经济和社会“效益颇丰”,并实现了“名利双收”的目的。
  但是,邓强随着“事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虚荣心也越来越强,胆子也越来越大,甚至不惜诈骗精神病人吴某甲的巨额资金;在案发后邓强作为一名广西“优秀”共产党员,不是想着主动承担责任,承认错误,而是千方百计利用人脉和金钱“沟通”各级领导干部,不惜一切代价“挽救”自己的“完美形象”。
  广西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受理了本案之后,不应该袒护邓强,并压制言论自由,应该深入学习“不当得利”法条的本质内涵和适用范畴,依法秉公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以维护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07 11:43:29
  我认为本案构成不当得利,理由如下:

  1、双方当事人之间自始存在重大误解,吴某甲以民间借贷作为出发点给付邓某夫妇巨额资金,从银行转账凭证中注明的“借、贷”字样可以看出民间借贷是吴某甲的出发点;而邓某夫妇在收到吴某甲的巨额资金时便对这些资金的性质产生重大误解,单方面认为是吴某甲与其合作养殖石斑鱼的“投资款”,这与事实不符。

  2、本案民间借贷关系因只有吴某甲的单方面意思表示而未达成一致意见;本案合作养殖石斑鱼也因邓某夫妇隐瞒真相,偷换概念,不符合实际情况,即使没有防城港市科技财政部门的养殖石斑鱼项目下达文件和项目承担合同,紧凭邓某夫妇的一面之词也不能成立所谓的合作养殖关系,因为合作养殖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才能成立。

  3、本案养殖石斑鱼项目实际上是邓某夫妇所在的港口区马龙港养殖合作社和港口区某事业单位之间的政企合作项目,有防城港市科技财政部门的项目下达文件和项目承担合同为证,故邓某夫妇以双方存在合作养殖石斑鱼为抗辩理由与事实真相不符,根本不可能成立。因此,邓某夫妇取得吴某甲的巨额资金自始便失去了合法根据,构成不当得利。

  4、本案吴某甲之所以多次汇款给邓某夫妇,乃是因为吴某甲患有重性精神疾病,欠缺必要的谨慎和保护意识;但是邓某夫妇是正常人,且邓某身为广西优秀共产党员,应该及时向吴某甲及其家人说明情况,避免误会,而邓某理想信念缺失,党员意志不坚定,组织纪律涣散,私心杂念太重,隐瞒事实真相,没有向吴某甲的家人坦白真相,非法占有吴某甲的巨额资金,案发后拒不返还,有诈骗之虞。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08 08:59:33
  其实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涉案款项的性质上,吴某甲(精神病人)一直误认为是借贷款(有银行转账凭证为证),而邓强夫妇却误解为投资款,但是邓强夫妇心里清楚该项目是他们所在的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马龙港海水养殖合作社与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某事业单位之间的政企(科技)合作项目,邓强夫妇在本案中确实存在一定的私心杂念,由于吴某甲患有精神疾病,欠缺必要的谨慎和保护意识,才导致邓强夫妇的私心得逞。既然双方当事人自始意思表示就不一致,因此邓强夫妇自始便失去了取得吴某甲涉案款项的合法根据,构成不当得利,应当无条件返还给受害人,否则涉嫌诈骗犯罪!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08 20:48:00
  又一个冤假错案,我党的蛀虫――邓某!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09 21:19:02
  《邓强――全国最具争议的“海上”党支部书记》
  一边风尘仆仆“创伟业”家里挂满荣誉证书,
  一边夫唱妇随“演双簧”诈骗精神病人钱财。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0 10:50:15
  被申请人邓X利用手中“一切手段”在原一审、二婶和再审(广西高院)过程中“非法干预”人民法院的审理裁判工作,“非法干预”广西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的监督检察工作,刘XX检察员(民行监督科长)也不依法办案,导致本案(抗诉邓X夫妇不当得利纠纷)成为冤假错案,弱势群体(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3 01:01:34
  (一)本案认定事实不清:
  1、本案不成立民间借贷法律关系。
  虽然申请人吴某甲在诉争转账汇款业务凭证摘要中注明“借款”和“贷款”等字样,但是这并不能独立地构成民事给付行为的基础法律关系,因为根据目前我国对银行转账汇款业务的管理规定,客户进行转账汇款时需要对款项作简要说明,但是在实务操作中银行对该摘要说明并不进行实质性审查,当事人对摘要的填写也具有主观随意性,和当事人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没有必然的联系,也就是说转账汇款业务凭证摘要中注明的内容并不能作为民事给付当事人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同样这一点也是为被申请人邓某夫妇所肯定的,因为在被申请人邓某夫妇明确否认与申请人吴某甲之间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同时,也就否定了所谓的“借款”是被申请人邓某夫妇取得申请人吴某甲巨额款项的合法根据。同样,作为转账汇款业务凭证摘要中注明的“贷款”作为基础法律关系的合法根据自然也被否定了。所以,双方当事人对转账汇款业务凭证摘要中注明的内容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摘要内容仅为申请人吴某甲办理转账汇款业务时单方面表达款项用途的一种不规范记载,并非民事给付行为基础法律关系之体现,故本案不成立民间借贷法律关系。
  2、本案不成立合伙养殖法律关系。
  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合伙人应当对共同投资,共同管理,共担风险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如果没有书面协议,但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且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的口头协议,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的,也可以认定为合伙法律关系。而本案并没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为合伙关系。双方当事人均为各自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其所在单位之间存在合作关系并不能理所当然地就推定其所在单位所有工作人员之间都存在合伙法律关系。对于这一点,申请人吴某甲早已在一、二审阶段提交并当庭出示了防城港市科技和财政部门《关于下达2012年市本级技术研究与开发财政补助经费的通知》(防财教【2012】36号)和《防城港市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计划项目合同〈点带石斑鱼无公害网箱标准化养殖技术研究与示范〉》(合同编号:防科20123607)等证据原件予以有力反驳。据此可以看出,该养殖石斑鱼项目是被申请人邓某夫妇所在的港口区马龙港海水养殖专业合作社与港口区某事业单位共同承担的防城港市本级科技财政扶持项目,因此双方当事人根本不具备合伙关系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故本案亦不成立合伙养殖法律关系之可能。被申请人邓某夫妇偷换概念,歪曲事实,辩解双方之间是“合伙养殖法律关系”,与事实不符,纯属无稽之谈。
  (二)本案适用法律明显不当:
  本案应当适用不当得利纠纷,根据诉、辩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和庭审情况可以看出,被申请人邓某夫妇不具有保留诉争款项的合法根据。因为,目前我国法律在财产利益变动上不承认无因性,根据不当得利法理,给付需为达成一定经济目的之行为。申请人吴某甲之所以给付被申请人邓某夫妇诉争款项完全是因为申请人吴某甲具有与被申请人邓某夫妇达成民间借贷合同之目的,故被申请人邓某夫妇之得益完全是基于申请人吴某甲之给付,履行“民间借贷合同”义务并享有利息回报是申请人吴某甲给付诉争款项的直接动机和本来目的,原本应该是这一民事给付行为的基础法律关系;但是由于被申请人邓某夫妇严重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在受领了这些款项的时候便误解了申请人吴某甲的本意,误认为是“合伙养殖法律关系”,并且在申请人吴某甲多次提出质疑之后不予正面回应。所以,申请人吴某甲原本期望达成的“民间借贷合同”因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意思表示不一致而未成立,双方之间的民事给付行为自始欠缺法律上的原因,没有合法根据。本案被申请人邓某夫妇利用其名人效应和申请人吴某甲在精神和生理上的缺陷,夫唱妇随,非法占有申请人吴某甲的巨额资金,其非法所得应当认定为不当得利。
  (三)本案裁判明显错误:
  裁判文书认为:“鉴于本案申请人吴某甲与被申请人邓某夫妇均认为申请人吴某甲先后多次汇款给被申请人邓某夫妇是有原因,说明申请人吴某甲与被申请人邓某夫妇之间的汇款存在其他具体民事法律关系,非属不当得利。”虽然本案申请人吴某甲与被申请人邓某夫妇均认为先后多次汇款给被申请人邓某夫妇是有原因的,但是这些所谓的“原因”是相左的,无论是申请人吴某甲想要达成的“民间借贷合同”,还是被申请人邓某夫妇抗辩的“合伙养殖法律关系”均不成立。在双方没有提及其他基础法律关系之可能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仍然臆断申请人吴某甲与被申请人邓某夫妇之间的汇款存在其他具体民事法律关系,从而认定本案非属不当得利纠纷的裁判明显是枉法裁判。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违反法定程序,导致裁判错误,恳请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及时纠正冤假错案,维护法律权威。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4 12:36:05
  本案构成诈骗罪,理由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通常认为,该罪的基本构造为:行为人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
  具体结合本案,养殖石斑鱼项目实际上是邓强夫妇所在的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马龙港海水养殖专业合作社和广西防城港市口区某事业单位之间的科技合作项目,有广西防城港市科技财政部门的项目下达文件和项目承担合同为证,而邓强夫妇却以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重性精神病人吴某甲巨额资金的行为已经构成刑法上的诈骗罪,故广西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将该案线索移送广西防城港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5 09:32:57
  斩断伸向精神病人的“黑手”!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5 17:44:16
  双相情感障碍,又叫双相障碍或躁狂抑郁症,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它主要导致情绪、精力和精神功能的异常波动。其特征是抑郁、躁狂、和/或混合症状状态的反复发作。这些症状会导致人际关系破裂,工作或学习表现下降,甚至自杀。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6 08:32:05
  在我国,重性精神疾病可分为6大类:1、精神分裂症,2、双相情感障碍,3、偏执性精神障碍,4、分裂情感性精神障碍,5、癫痫所致精神障碍,6、严重精神发育迟滞。
作者:广西律师志愿者 时间:2018-10-17 09:07:01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8 13:35:30
  强烈谴责邓强诈骗重性精神病人的恶劣行径,邓强还有脸面对父老乡亲吗?还有脸面对党和政府吗?
  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一个家庭一旦出现一个重性精神病人(双相情感障碍),那么他处处闯祸惹事,家庭不得安宁,而且多次复发的重性精神病人已经转化为慢性精神疾病,需要终身治疗。由于重性精神病人没有工作能力,并且治疗时间长,治疗费用多,家庭压力大,社会应该给予这样的家庭一些关爱和支持,而我们的办案机关也应该在法律政策许可的范围内给予重性精神病人更多的援助。
楼主广西强龙 时间:2018-10-19 13:59:54
  毛主席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年毛主席领导中国共产党人与国民党反对派经历漫长的激烈斗争岁月才最终发展成为今天的红色中国,邓某的不轨行为一旦被人揭发出来,就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了,这就是正义的力量,正义最终都会战胜邪恶的!

  广西红豆社区站务管理人员,你们可以删得了一时,你们删不了一世!

  试问:纸能包得住火吗?

  正义虽然会迟来,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党中央、国务院对党内腐败分子和阳奉阴违之徒的打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终有一天,红色中国必将成为世界上最清廉、最民主、最勤劳、最和谐、最美丽的社会主义国家。
作者:15156608156 时间:2018-10-19 22:08:35
  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