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4日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交的《申请民事再申诉书》(4

楼主:weiquan微博 时间:2019-01-14 22:19:37 点击:8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 事 上 诉 状
  上 诉 人(一审原告):董明惠, 女, 61岁, 住:重庆市渝中区袁家岗2号5栋1—3, 邮 编:400016 联系电话: 17094208674
  被 上 诉 人(一审被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 龚 勃 任: 总经理
  地 址:重庆市北部新区星光五路189号, 电 话:67558028, 67558066
  上诉人董明惠因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8)渝0112民初8493号不凭真实证据,而用被告假证据判决的《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的民事判决,现依法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请求事项:
  请求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8)渝0112民初8493号用假证据作判决的民事判决书,改判:
  1、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履行法律赋予上诉人(原审原告人)电信消费者(“2016年1月26日:18983374065”“ 2016年1月22日:18996364212”“ 18996364213”“ 18996364569”“ 18996364572”“ 2016年7月11日:18996519634”)6个电话号码的知情权;
  2、 请求审理该案的人民法院依法把案件通过电视、网络、媒体等向社会公开审理,并邀请法律界人士、人大代表、网络技术专家等人士参与到案件里来;
  3、 为查清案件事实依法依真实证据作判决请求审理该案的人民法院对上诉人(一审原告人)2018年5月21日依法向一审人民法院递交的《申请法院鉴定书》对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人)的与案件有关的网络系统设备请网络技术专家向社会公开进行检查,来证实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人)向一审人民法院和上诉人(一审原告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的真伪;
  4、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败诉方承担。
  上 诉 理 由: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在判决书里引用的法律却不按引用法律判决,上诉人真实证据在判决时没得到采纳,反而采信被上诉人经过伪造出来的且同样证实不了没有违法的这样的复印件的假证据作判决,这就是法治中国的国家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所作出的判决书,国家直接执行国家法律依法公正的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在依法治国的浪潮里都无法把中国直接执行国家法律的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推进到依法公正的审判里来,依法治国在中国还能有望进行下去吗?
  1、 在判决书里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称: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号是严格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信条例》法律尊重和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还例出上诉人6个号码停机、欠费等并在2018年4月25日在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向上诉人进行过告知。还说落实《电话用户真实姓名登记规定》、《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对多卡用户进行清理,上诉人属超卡清理对象,因此身份证的6张卡在2017年9月就被停用了,被上诉人在2018年5月8日开庭时在法庭和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处还拿出伪造的假证据来证实对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的。即使被上诉人提交的伪造的假证据也证实不了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的电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一)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在假证据《民事答辩状》和《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说明》可以看到这两张同一证据都不一样,2018年5月8日在开庭时被上诉人在庭上交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复印件假证据里没有“制卡时间”而在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处提交的《民事答辩状》复制品假证据里却又多出来个“制卡时间”如果被上诉人的证据是真实的,证据是永远不变的,怎么会两次同样的证据就不一样呢?(二)既然被上诉人是按照国家六部委的规定对上诉人过通了电话、短信通知,才对上诉人“一证多卡”在2017年9月进行了停机,而且在被上诉人的《民事答辩状》和《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的假证据里6个号码也是2017年9月就停机了,可见上诉人提交在一审人民法院的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的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查询上诉人身份证办卡的情况,上诉人身份证的6 个号码是在正常使用中,上诉人试问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在2017年9月就被停机了,为何在2018年2月12日停机后的5个月上诉人身份证的6 个号码还在正常使用中,而且身份证的6个号码在正常使用中上诉人却不能查到身份证的6个号码的使用情况,被上诉人说什么2018年4月25日在被上诉人的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向上诉人进行了告知,上诉人不是要的口头告知,而是要的是被上诉人按照法律规定对上诉人身份证名下的6个号码法律赋予电信消费者应知道的使用情况等,在被上诉人2018年5月8日庭审时提交的一份《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处提交的《被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举证清单及说明》、“6个号码计费系统”、《入网受理系统截图》、《民事答辩状》假证据里没见有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的电话、短信告知和消费清单等等法律赋予电信消费者应知道的信息,可以看出在被上诉人精心伪造的假证据里也没看到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的使用清单等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三)按照国家六部委的指示上诉人身份证的6 张卡也只超过国家六部委规定的一张,按照六部委规定也只能停上诉人身份证的6 张卡的其中一张,为何在被上诉人的假证据里2017年9月份把上诉人身份证的6 张卡全停了,而且被上诉人把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停后的接近五个月,上诉人在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的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查上诉人身份证办卡情况,还查到上诉人身份证的6 张卡还在继续使用中,就是上诉人不能查身份证的6张卡的使用情况,被上诉人又作何解释呢?(四)被上诉人所称上诉人身份证的6 张卡都是成品卡,100元包半年,半年后卡仍然存在,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的这样的辩解,但没有文件方面的支持。(见上诉人2018年5月28日交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的《补正重庆渝北法院2018年5月25日“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庭审笔录》和《原告对重庆渝北法院“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的阐述》)(五)被上诉人制做复印件假证据做得太疏漏了吧,上诉人只有一张身份证,被上诉人的假证据里的上诉人的身份证就有不一样的地方,被上诉人在庭上还怎样辩解到,身份证经系统识别是真实有效的信息后将读取身份证信息字段会传输到被上诉人的系统中,被上诉人为了整体展示这些信息,被上诉人将这些字段合成到背景为身份证图片的载体上,被上诉人还辩解到“系统合成的载体存在一定问题,但是仅仅是被告在进行展示时的问题,”这就是被上诉人对假证据上的上诉人身份证不一样的辩解,奇怪到被上诉人真的原始数据载体不交给一审人民法院和上诉人,偏偏要交存在问题的复制品,而且上诉人在庭上再三质疑被上诉人的证据是伪造的假证据,要求被上诉人拿出没有经过修改的原始数据载体,但被上诉人为何又不拿出没经过任何改动的原始数据载体来证实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制件证据是真实的呢?被上诉人提交给一审人民法院和上诉人的复印件证据是经过精心伪造出来的假证据,假证据是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相反,是应承担法律责任的,被上诉人称复制品证据加盖着公司公章,加盖公司公章的假证据就能转变为真证据使用吗?而免去承担法律责任的后果吗?如果这样的话,电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法律的任何保护了,因为象被上诉人这样的电信企业侵害了电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害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保护电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象被上诉人这样的电信企业就伪造假证据加盖单位公章就变成真证据了,既能证实没有违法,又能免除承担提交假证据的法律后果,这样就能把法律抛到一边任意损害电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可惜法律没有给以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这种不受法律制约的优待,因此,被上诉人提交到一审人民法院和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是不会变成真证据的,法律规定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应该按照法律的规定承担责任。
  2、 一审人民法院是怎样在查这案件的事实的呢?既然上诉人在被上诉人的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查到上诉人的身份证已有六张卡,而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又无法把六张卡的使用情况打印给上诉人,而上诉人自己也不能查,还只能在被上诉人的电话查,通过电话查能查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的详细清单吗?能查身份证的6张卡的使用详情等信息吗?而且可以见上诉人交给一审人民法院和被上诉人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工作人员用笔抄给上诉人与原件核对无误的身份证6个号码,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把6个号码的日期写到上面,却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也只在三个卡号前写了日期,另外三个卡号就没写日期。这说明在当时就连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都无法把上诉人身份证的6 张卡的日期全部查出来,而一审判决书里审理查明“工作人员告知通过正确的查询方式才可查询,如拨打10000号或者到电信营业厅查询,需通过电信系统才可查询,”上诉人亲自在被上诉人的电信营业厅去查身份证办卡情况,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就只查到上诉人的身份证6个号码的三个卡号的日期,上诉人在当时还只针对身份证6个卡号的日期叫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查,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把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卡号的日期全部提供完全,拨打10000号上诉人能看见身份证6个卡的使用情况吗?被上诉人所说的正确的查询方式是什么,就是上诉人电信消费者身份证的6个卡号被上诉人暗地里不论怎样操作,上诉人电信消费者也不要过问身份证的6张卡的任何情况,明摆着就是要剥夺法律赋予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
  至于上诉人用身份证办卡,在上诉人的记忆里是用身份证大概办过一、两个号码,但究竟是不是在这6个号码内,上诉人是不知道的。也并非象一审人民法院查明的那样“这些号码其早已没有使用,早已被电信公司停用,”上诉人说的早已没有使用的号码是没用上诉人身份证办理的号码,即使用身份证办过在上诉人的记忆里也只有大概一、两个号码,不会6个号码都用身份证办理过,所以,一审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上诉人记忆里用身份证办卡的事实不符,上诉人说的停用是指以前没用身份证办卡,就是用身份证办卡,在上诉人的记忆里大约也是一、两张卡,(可以看上诉人交以一审人民法院和被上诉人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的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查上诉人身份证办卡情况的录像。)再则不论上诉人当时在被上诉人营业厅说6张卡停用是指以前没用身份证办卡还是按被上诉人说述上诉人用身份证办理了6张卡,但在被上诉人营业厅工作人员查到上诉人的身份证已有6 张卡而且在使用中,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既然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在被上诉人处继续在使用中,所以上诉人是不向被上诉人要求停用的,要继续使用,只需被上诉人向人民法院、社会提交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没有经过修改的完整的原始数据载体,上诉人该补被上诉人多少钱,上诉人一分不少地补给被上诉人,谁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谁就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一审法院又查明“董明惠未再向被告提出过查询6个号码的有关信息。2018年4月10日,董明惠向本院提起本案诉讼。”这就奇怪了,法律并没规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被侵害后,要经过怎样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规定的是当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被侵害时,消费者有选择维权的地方的权利,至于消费者选择电信管理机构或是人民法院或者其他部门,是消费者自己选择。
  一审人民法院审理查明提到“2018年5月15日上午,本院组织董明惠到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分公司,由被告工作人员当场登录该公司入网受理系统以及新版计费系统,并当场将两个系统中涉及董明惠名下的6个电话卡号码的受理信息以及计费信息截图,并将截图打印件加盖被告公司印章后移交给了董明惠。被告还按照董明惠的要求,将系统截图电子档拷贝给了董明惠。”审判法官不知道被上诉人的证据是经过伪造出来的假证据,但在2018年5月15日上午,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处也不是象一审人民法院查明的那样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当场登录被上诉人入网受理管理系统以及新版计费系统,而是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把笔记本电脑,拿来打开一会就拿出去了的,上诉人是把优盘交给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叫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装没有经过修改的与上诉人身份证6个号码有关的原始数据载体,但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把上诉人的优盘拿出去装的不是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与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有关的原始数据载体,而是装的两个假的电子档,一个是被上诉人提交的《入网受理系统截图》复印件假证据,另一个是“6个号码计费系统”复印件假证据,这样的电子档只要会这方面的网络技术人员是能做出来的,难道审判案件的人民法院还没看出被上诉人提交的是假证据吗?更奇怪的是上诉人在法庭上也对被上诉人伪造的假证据及假证据上的身份证进行了反驳,但一审人民法院还认可被上诉人的假证据上的身份证。被上诉人假证据上的成品卡,一审人民法院完全把证据颠倒在认定,上诉人提交的原始真实证据一审人民法院在判决时没有用来判决,而采用被上诉人的假证据来判。一审人民法院这样判案,在人民法院还能看得见人民法院依法公正的影迹吗?
  不管一审人民法院怎样用被上诉人说的假的上诉人的身份证、成品卡、被上诉人经过短信、电话向上诉人进行过告知、在被上诉人处登录被上诉人系统、清理一证五卡,被上诉人在2017年9月才对上诉人身份证上的6个号码进行了停机等来判。但事实不能改变的是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上的6 张卡停机后的,接近五个月的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的营业厅工作人员查到上诉人的身份证的6 个号码在继续使用中,并未象被上诉人的假证据里显示2017年9月已进行了停机,这是不能更改的事实,上诉人的没有经过修改的原始证据就足以证明,这是改不了的事实。既然被上诉人按照国家规定对上诉人一证超五卡进行停机,被上诉人也只能停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的其中一张,也不能把上诉人身份证的六张卡在2017年9月全部停掉了吧,而且上诉人身份证上的6张卡停掉后的接近五个月,上诉人在被上诉人营业厅去查上诉人的身份证的6张卡并没有停还在继续使用,这有被上诉人的假证据和上诉人的真实证据摆在面前,这样一来被上诉人的假证据与上诉人的真实证据就起着冲突了吧?而且上诉人起诉到人民法院不是请求的身份证的6个号码的停机,上诉人对身份证上的6个号是需继续使用,即便按照国家规定超了五卡,被上诉人也只能停上诉人身份证6张卡的一张,上诉人身份证上还剩五张卡要继续使用的。现在是就是被上诉人伪造的假证据里也没见上诉人身份证6张卡的短信、电话、使用清单等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这有被上诉人提交的假证据佐证,一审判决提到上诉人通过正确的查询方式才可查询。就是到了人民法院在被上诉人的假证据里也没看到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电信消费者提供的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还能经过什么正确的查询方式查得到上诉人身份证的6张卡的信息呢?所以被上诉人违法侵害了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这也是摆在面前不争的事实。被上诉人假证据里的存品卡,只是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6个号码的辩驳,叫被上诉人拿出文件来支持,但被上诉人并未对存品卡拿出文件支持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6个号码的辩驳。被上诉人这样没有任何文件这方面的支持还被一审人民法院采信。一审人民法院这样把被上诉人的假证据当真证据来判案,在法治中国里不但看不到一审人民法院依法公正审判的地方,而且是在玷污人民法院依法公正审判的形象,也是对法治中国的国家法律的践踏。
  3、 上诉人见案件可能得不到一审人民法院的依法公正的审判,提出过向社会公开审判的请求,(见上诉人2018年5月21日交一审人民法院的《申请法院鉴定书》和2018年5月28日交一审人民法院的《原告对重庆渝北法院“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的阐述》及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处的《现场笔录》),但一审人民法院并没把案件依法经过电视等媒体向社会公开审判,才造成一审人民法院采纳被上诉人的假证据作判决。为了该案件进入二审程序能得到依法公正的审判结果,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四条、第一百四十条等法律在依法向二审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时着重把在一审人民法院请求向社会公开审判没得到一审人民法院的支持的请求,列入在“请求事项”引入二审人民法院的重视。
  4、 因被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出示的尽是伪造的复印件假证据,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也质疑被上诉人伪造的假证据,要求被上诉人出示没有经过任何修改过的原始数据载体证据,但被上诉人一直不出示没有经过任何修改过的原始数据载体,虽然上诉人提交到一审人民法院经过一审人民法院确认无误的原始证据就能有力地证明被上诉人已经违法侵害上诉人法律赋予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但为了进一步查清事实用最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的真伪,上诉人在2018年5月21日已依法向一审人民法院提交了《申请法院鉴定书》,但一审人民法院答复是“不予准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不予准许鉴定的申请是“与待证事实无关联,或者对证明待证事实无意义的”人民法院才不予准许。可是上诉人申请一审人民法院鉴定的是与待证事实有着密切关联的,也更不是对证明待证事实无义,被上诉人提交复印件假证据,就是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处被上诉人装在上诉人优盘里的两个电子档,这方面的网络技术人员随时都能修改,这样的假证据能够查清案件的事实真相吗?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已质疑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是假证据,要求被上诉人拿出没有经过修改的原始数据证据,但被上诉人就是不拿出没有经过任何修改过的原始数据证据,为查清案件的真实事实只有通过网络技术专家向社会公开的对被上诉人涉及上诉人身份证6 个号码有关的网络系统设备进行鉴定,这既能有力地证实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的真假,又能更好地便于审判该案的人民法院查清案件事实,对案件准确地作出依法公正的判决,可见鉴定在这案件中是起着多么及其重要的作用。与待证事实有着紧密关联的鉴定,一审人民法院不但不准予,反而还要采纳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上诉人的真实证据虽然也能证明被上诉人的违法行为,但是为了更好地查清案件事实,搞清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的真伪,因此,上诉人在依法向二审人民法院上诉时,也把关系到案件的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的真伪,关系到审判该案的人民法院能否以事实真相,依法公正审判起着至关重要的鉴定,而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准许的《申请法院鉴定书》着重写入到“请求事项”望引起二审人民法院的重视。
  5、 一审查明了什么?明明上诉人提供的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的重庆大坪电信营业厅向被上诉人工作人员了解上诉人身份证办卡情况的原始录像和被上诉人工作人员手抄的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卡号,就能证明上诉人身份证上的6个卡到2018年2月12日都还在继续使用中,上诉人不在被上诉人去注销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是会继续使用的,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是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证据,上诉人提交的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证据,在这方面就可以认定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是假证据,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提供真实没有经过修改的原始数据,但被上诉人一直不提供没有经过修改的原始数据,按证据法第七十五条规定持有证据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证据的,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在这案件中上诉人的原始证据就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用户的知情权,被上诉人的假证据在案件中是不能作为认定事实依据的证据使用的,即便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来使用,但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里也没有法律赋予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电话清单等证据,就是按被上诉人复制品假证据认定,也同样不能证实被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况且被上诉人提供的还是经过精心伪造出来的复印件假证据,而且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提供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数据,被上诉人不提供按照法律规定就可以推定上诉人的主张成立。不说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还申请了鉴定,就是不申请鉴定一审人民法院根据上诉人的原始证据和被上诉人不提交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数据就能准确认定被上诉人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用户的知情权,被上诉人故意提供假证据的行为也应承担法律责任。而且一审人民法院还引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来确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合同关系的成立,既然一审人民法院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合同关系成立,双方就应按照法律规定和双方的约定尽各自的权利和义务,一审人民法院在判决书里不但引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还引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这条法条也是保护上诉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三十三条,《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第八条是规定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提供身份证6 个号码的使用详细信息,被上诉人直到现在就是假证据里也没有上诉人身份证6个号码的使用详情。按上诉人的证据,上诉人不到被上诉人去注销身份证的6个号码,身份证的6个号码是会继续使用的。上诉人并不同意注销是需继续使用,被上诉人即使要停上诉人身份证的6个号码,也只能按国家文件规定停上诉人身份证6个号码的一个号码。但上诉人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的营业厅查身份证的6 个号码都是在正常的使用中,既然是在正常的使用中,上诉人在被上诉人的网页上就应查到身份证6个号码近5个月的使用情况,但上诉人不能查到,就是被上诉人提交的假证据里也没有上诉人近5个月身份证6个号码的使用情况,法律并没规定没有费用就不尽义务,而规定的是双方的合同没终止,双方就应按照法律的规定履行各自的权利和义务。所以,一审判决书里不管引用的那条法条都是有利于上诉人,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利的,就是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也规定的是上诉人对自己主张的权利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已违法侵害了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剩下的就是被上诉人应出示反驳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的证据,可是就是被上诉人的假证据也证实不了被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况且假证据是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所以在这案件中是被上诉人没有提供得了反驳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的证据来加以证明。按法律规定被上诉人在这案件中就应承担败诉的后果。这案件不需要审判的人民法院再收集证据,也能按提交的真实证据作出判决。可惜一审人民法院引用对上诉人这样有利的法条,法律还要求“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不知一审人民法院是怎样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的审查核实的证据,上诉人这样有力的原始证据不用,却用被上诉人经过精心伪造出来的假证据,而且就是这样经过精心伪造出来的假证据也证实不了被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知情权。一审人民法院在判决书里引用的法条都是对上诉人有利的法条,为什么判决又驳回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呢?一审人民法院依据的是什么来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的呢?这真是把上诉人弄糊涂了。
  综上所述就可以看到一审人民法院引用的法律本来是用来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利的,但在判决时又没有用来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利,在认定证据上上诉人的原始证据是最有力的证明,被上诉人已经违法侵害了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就是被上诉人的假证据也无法证明得了被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何况被上诉人提交的是假证据,假证据不但不能作为认定案件的事实,相反还应当承担法律责任。为了更好地便于审判案件的人民法院查清案件事实,进行依法公正的审判,上诉人在2018年5月21日向一审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请法院鉴定书》,但一审人民法院没有支持上诉人的鉴定申请,也没有把案件向社会公开邀请法律界人士、网络技术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人员参加到上诉人的案件中来,才使得一审人民法院引用的法律是对上诉人有利的法律一下子又没按照引用的法律来判,法律不按引用的法律来判,证据也不用上诉人的原始真证据,而偏用被上诉人伪造却又同样不能证明被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的这样的假证据来驳回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因此上诉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依法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的通知》第五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司法便民利民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大力加强公正司法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的若干意见》第17条,第18条,第19条,《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推进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的若干意见>的通知》第二条,第八条,条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庭审录音录像的若干规定》第十条,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第二条,第六条等法律规定依法对被上诉人与案件有关的6个号码网络系统设备聘请网络专家公开检查,对整个案件流程只要能公开的全部向社会公开进行,邀请法律界人士、网络技术人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群众等人员参与到案件中来,经过电视、电台等媒体平台对整个案件除不能公开的外全部向社会公开进行,来真正体现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公正、不徇私情、公正廉洁、刚正不阿地办理人民法院的每一件案件,真正做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人民群众期待的司法公平正义,依法公正办案就在咫尺了!
  此 致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董明惠
  2018年6月15日

  附: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对2018年8月7日二审“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询问笔录》的补正
  上诉人诉中国电信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2018年8月7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询问笔录》作如下补正:
  第三页,(李X的话反问,)上诉人到现在也没收到被上诉人的任何答辩状。从被上诉人辩解的“董明惠说2017年以前身份证没有遗失过”又能看出被上诉人提供的是完全没有事实经过伪造出来的复印件假证据,在这案件里就成了上诉人怎样说,被上诉人就怎样进行辩解。这不是董明惠说,而是证据、事实的真相是永远不变的。在案件里可以看出被上诉人的精心伪造出来的复印件假证据,随着上诉人一项项揭穿被上诉人编造的谎言也在起着变化。但上诉人真实的证据和事实是永远不变的,上诉人的身份证是2017年补办了的,在被上诉人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的复印件假证据里上诉人的头像是2017年前身份证头像,在被上诉人《入网受理系统截图》复印件假证据里又是上诉人2017年新补办的身份证头像,头像不是很清楚,虽然不能肯定,但能清楚的看出被上诉人这两份复印件假证据上诉人的头像是截然不一样的,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按照被上诉人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民事答辩状》的复印件假证据里“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一栏清晰显示6张卡都是2016年办的,上诉人的身份证2017年才补办,上诉人的身份证还没补办,就先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去把卡买了,这可能吗?再说上诉人的身份证2017年前是没遗失,一审是这样,二审同样是这样,改变的是被上诉人虚假不存在的事实。被上诉人称:一审法官和上诉人一起到被上诉人公司调取的证据,经过法官到公司调取的证据也证明不了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是真实而不是假的,可以看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的《现场笔录》,上诉人当时就对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作了否认,当场请求请网络专家对被上诉人涉及案件的六个号码的网络系统设备进行检查,并对案件全过程通过网络、电视等平台向社会公开审理。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必竟是假证据,虽然一审法官和上诉人一起亲自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处去取得的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也不能变成真实证据来使用。
  第四页,(第一个李X的话反问,)二审被上诉人完全改变了一审的说法,一审是只要上诉人不去办理停机,卡会一直存在,而二审又是什么“6张卡均已欠费,”“没有充值就会停机,时间上是超过半年,有部分是因为没有再次充值停掉。”这就是被上诉人在二审与一审截然不同的辩解,但被上诉人不论怎样辩解,就是拿不出真实证据来证实所作的辩解是事实存在的,只是嘴上在为自己的违法侵权行为开脱。不是像被上诉人这样只用嘴说,不凭证据,嘴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样说就怎样说,被上诉人不管是一审所说,还是二审所说都要拿出真实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说法。没有真实证据,只凭嘴上说,是不能用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现在上诉人又来针对被上诉人二审为自己违法侵权开脱的辩解来回答吧,“6张卡均已欠费”可以在被上诉人假证据里找,也找不到一张被上诉人向上诉人以任何一种形式发出过欠费通知,就按被上诉人所说六张卡欠费,在被上诉人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民事答辩状》的复印件假证据“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一栏显示六张号码分别在2016年3月、4月、5月、8月使用的,是包半年,半年过了就应处于欠费状态,而欠费时都没停机,而是在一年多的2017年9月才停机,又说被上诉人所辩解的,没有充值超半年就会停机的说法吧,在被上诉人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民事答辩状》的复印件假证据“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一栏显示六张卡统一都是在2017年9月停机的,就被上诉人所辩解半年使用期限,再加半年,就是一年被上诉人就应把上诉人六张卡停了,也不会在一年多统一在2017年的9月份停呢?编造的谎言始终是编造出来的,嘴上胡编乱造出来的谎言是不堪一击的,假证据也始终是假的,是经不起查证的。而且上诉人在《民事上诉状》里也说得很清楚,只要把案件事实查清了,上诉人该补被上诉人多少钱,一分不少的全补给被上诉人。
  第四页,(第二个李X的话反问,)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是什么样的“行规”大于国家的法律,真的太可怕了,可以超越国家法律定“行规”,国家法律在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就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了,想定怎样的“行规”来侵害电信消费者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合法权利,掩饰自己的违法侵权行为,就能定什么样的“行规”来侵害电信消费者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合法权利,掩饰自己的违法侵权行为。中国的法治国家还在哪里看得见法律的威严,法律被蔑视国家法律的人践踏得已经看不见自身神圣而威严的面容了,这还能谈得上中国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吗?而《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第三条明文规定:“未实名登记的单位和个人,应按要求对所持有的电话进行实名登记,在规定时间内未完成真实身份信息登记的,一律予以停机。”也就是说没有实名登记的单位和个人,都应在规定时间内进行真实身份信息登记,在规定时间到后仍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登记的用户,才予以停机。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和上诉人的真实证据都显示上诉人六张卡都是上诉人的真实身份证,六张卡既然是上诉人的真实身份信息,上诉人的六张卡就不在规定的停机范围,也就不属于规定的清理对相。被上诉人按照规定也只能停上诉人越出五张卡的六张卡里的一张,再则上诉人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的重庆大坪营业厅还查到上诉人身份证六张卡是在正常使用,只是打印不出清单等法律规定电信消费者应知道的信息。
  第四页,(第三个李X的话反问,)从这里又可以看出被上诉人的谎言,被上诉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真是停了机还能查到身份证上的六张卡。被上诉人对自己所说的话要拿出证据和法律、文件来支持,被上诉人对自己说的话拿不出证据、法律、文件,上诉人倒还拿得出法律来戳穿被上诉人的一派谎言,在《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第九条、第四款里规定得特清楚,电信用户终止使用服务后,电信业务经营者就停止对电信用户个人信息的使用,并为其注销号码或者账号的服务。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被上诉人的假证据认定2017年9月份6个号就已被停机了,上诉人在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重庆大坪营业厅是查不到身份证6个号码是在正常使用中。也不像被上诉人瞎编的这样“停机状态也可以查询这6张卡,只是状态是停机。”这是不由被上诉人凭空捏造就能成事实了的,无中生有,瞎乱编造的谎言,始终是没有事实存在的凭空编造的谎言,真实事实存在的事物是要拿出没有经过修改的与本诉案件有关的原始系统载体和法律、文件出来,才能证实得到被上诉人不是在为自己的违法侵权行为胡乱编造出谎言来鱼目混珠掩盖已经不可否认铁证如山违法侵权的事实。
  第四页,(均答:“无”更改:)对一审的用法没有异议,但判决却不按法律判有异议,一审认定的事实也有异议。上诉人的真实证据不用,而用被上诉人没有经过查证的复印件假证据来认定事实,就是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也同样摆脱不了违法侵权的行为,一审是依据的什么来查明案件的事实的呢?一审没有查明案件事实就直接用被上诉人经过精心伪造出来的复印件假证据来作判决。这样的判决不但滋长了被上诉人的违法侵权行为,更是抹煞着人民法院依法、公正、廉洁的锋芒。
  为了案件能依法、公开、公正、用真实证据来认定案件事实作判决,被上诉人又不提交与案件六个号码有关的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数据载体,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至今也没得到公正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依法保护,因此,上诉人再次请求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把上诉人向一审人民法院申请鉴定的《申请法院鉴定书》没得到一审人民法院准许,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对被上诉人涉及案件中的六个号码的网络系统设备向社会公开进行鉴定,并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律教授、法律专家、律师、网络专家、网络技术人员、媒体、群众等人员参与到案件中来,通过电视、网络等平台对案件全程直播,除法律规定的不能公开的外,整个案件全部向社会公开进行,来确保人民法院审理出来的每件案件都能做到依法公正,让广大人民群众在国家公正的审判机关真正感受到人民法院的公平正义。
  此 致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补 正 人:董明惠

  2018年8月10日
  附:
  请求二审人民法院通过电视等媒体向社会公开审理,查清事实,依法公正判决

  请求二审人民法院通过电视等媒体向社会公开审理,查清事实,依法公正判决
  1、 由于一审人民法院对案件没有查清事实,就用被上诉人伪造的假证据作判决,这样不但没有保护得到电信消费者的合法权利,也无形中支持了被上诉人继续违法侵害重庆电信消费者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权利,更有损人民法院公正廉洁的形象。案件进入到二审,上诉人再次请求二审人民法院通过电视、网络、媒体等平台向社会公开审理,并邀请法律界人士、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网络技术专家、群众等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到案件中来。
  2、 上诉人向一审人民法院申请的鉴定,一审人民法院没有依法对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涉及案件六个号码的网络系统进行鉴定,为了二审人民法院更好地依法,依真实证据,公正地审判,上诉人再次请求二审人民法院对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涉及案件的六个号码的网络系统设备进行鉴定。查清事实,依法公正判决。
  3、 就是不鉴定,被上诉人提交的现有的复印品假证据,也无法证实得了被上诉人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
  (一) 一审人民法院判决书已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来确认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关系的成立,既然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电信服务合同关系成立,一审人民法院判决书又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消费者有权根据商品或者服务的不同情况,要求经营者提供商品的价格、产地、生产者、用途、性能、规格、等级、主要成份,生产日期,有效期限、检验合格证明、使用方法说明书、售后服务,或者服务的内容、规格、费用等有关情况,”但被上诉人没有为上诉人提供六个号码的任何情况。在一审人民法院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也未提供得到上诉人电信消费者六个号码的消费清单、资费收取等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
  (二) 可以看被上诉人提交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里的“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和《民事答辩状》里的“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同一证据,但在2018年5月15日提交的《民事答辩状》里的“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复印件假证据里多出个“制卡时间”而《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里的“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的复印件假证据却没有“制卡时间”同一证据,两次提交都不一样,这还能说被上诉人的证据是真实的吗?
  (三) 上诉人明明在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重庆市渝中区大坪营业厅还查到上诉人身份证有六张卡在正常使用中,可被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提交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民事答辩状》里的“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显示“停机时间”都在2017年9月,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与上诉人提交的原始录像证据都不一致,被上诉人这样的复印件假证据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使用吗?
  (四) 被上诉人2018年5月8日提交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2018年5月15日提交的《民事答辩状》里的“一、用户名下相关号码入网时间及资费:”里“资费”提及“(成品卡)”之事,到现在被上诉人也没拿出文件来支持所谓的“(成品卡)”的说法。
  (五) 2018年5月15日在被上诉人处,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提交与案件六个号码有关的原始数据,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把上诉人的优盘拿去装的也不是与六个号码有关的原始数据,而只装了两个电子文档,一个文档是被上诉人2018年5月15日提交的假《入网受理系统截图》复印件假证据,另一个文档是被上诉人2018年5月15日提交的“6个号码计费系统”复印件假证据,其余什么也没装。上诉人把优盘交给被上诉人是要的是案件中的六个号码有关的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数据截体,但上诉人看不见任何一丁点与案件里的六个号码有关的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数据证据的影子。被上诉人已严重违法侵害了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
  (六) 被上诉人在《民事答辩状》复印件假证据里提到“充分尊重和维护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上诉人身份证的六个号码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在被上诉人处都查不到,这还能说是在“充分尊重和维护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吗?
  (七) 被上诉人2018年5月8日提交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2018年5月15日提交的《民事答辩状》里都提到,被上诉人是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开展的“一证多卡”用户的清理,已对上诉人身份证上的六个号码通过电话外呼、短信群呼等方式进行过催告。但上诉人在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制品假证据里也没看到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身份证的六个号码经过电话、短信等方式催告的证据,再则相关的规定并不是指的实名身份用户,而是指未实名登记办卡用户,在规定时间内,未完善实名身份登记,在规定的时间尚未完成真实身份登记的持卡用户才予以停机。上诉人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重庆渝中大坪营业厅,工作人员给上诉人查到的是上诉人的身份证上已办理了六张卡,也就是说,被上诉人已给上诉人身份证办理了六张卡,这根本用不作被上诉人通过什么电话、短信等进行催告,催告是指未用真实身份办卡的持卡用户。上诉人六张卡在被上诉人处显示的都是真实身份的实名信息,2018年2月12日上诉人在被上诉人的营业厅查到的也是用身份证办理的六张卡,这就是说,按照国家规定办五张卡,上诉人的身份证办了六张卡,直到国家规定只能办五张卡过去了一年多的2018年2月12日被上诉人还未把上诉人身份证多出的一张卡停掉。被上诉人还说什么,对上诉人进行过告知,涉及上诉人的号码资费、余额等信息均可通过网上营业厅、实体营业厅进行查询,上诉人不是需要的告知,而要的是被上诉人提供给上诉人身份证上的六个号码的详单等电信消费者应知道的信息,到被上诉人实体营业厅查就已明确告知,上诉人自己在网上查不到,实体营业厅也打印不出详单,直到现在被上诉人也没把上诉人身份证六个号码的详细清单等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提交出来。这就是被上诉人所谓的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在办,可以查询消费记录?
  (八) 被上诉人2018年5月8日提交的《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复印件假证据和2018年5月15日提交的《入网受理系统截图》复印件假证据,身份证的图像虽然是上诉人本人,但《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和《入网受理系统截图》两份复印件假证据都不是同一张身份证图像,《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的身份证图像是上诉人2017年3月14日前的身份证图像,而《入网受理系统截图》的身份证图像又是上诉人2017年3月14日后的身份证图像。上诉人身份证上的六张卡,按被上诉人的复印件假证据所显,是在2016年3月、4月、5月、8月份办理的,假《入网受理系统截图》上的上诉人身份证的图像又是2017年3月14日后的身份证图像,上诉人2017年3月14日才办理的身份证,怎么会还没办理身份证就预先用还没办理的身份证先在被上诉人处办理了卡后,的2017年3月14日才去办那张早已在被上诉人处办理过六张卡的身份证呢?这能行吗?身份证都还没办过手,上诉人怎么拿出还没办理的身份证在被上诉人那里办的卡呢?还有《关于用户董明慧名下相关号码办理情况的说明》复印件假证据里上诉人的身份证也不一样,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的辩解是“系统中显示的身份证图片不是对身份证本身的原始拍照等等,”用真实身份证实名办卡也就是要留存办卡用户的原始身份证信息,被上诉人在一审的辩解无非是在为自己提交的复印件假证据开脱。
  (九) 在整个案件中被上诉人一直没有提交上诉人身份证六个卡号的详单等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信息,就是被上诉人的复制品假证据里也证实不了,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提供了受国家法律保护的电信消费者应知晓的证据。一审判决书已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来确立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电信服务合同”的成立,从上诉人真实的原始证据和一审判决书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都表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电信服务合同是成立的,而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假证据也承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电信服务合同的存在,既然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电信服务合同成立,被上诉人就应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电信服务质量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的通知》第八条等等规定,为上诉人提供查询身份证六个卡号的使用、资费、计费、费用收取等服务,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就要求被上诉人拿出证明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这方面的证据,直到现在被上诉人也没拿出证据来证实依法为上诉人提供了身份证上六张卡的资费、交费、流量详单等电信消费者应查询得到的信息。被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提供的复印件假证据,只能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存在电信服务合同关系,不能证明没有违法侵害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既然双方的电信服务合同关系成立,上诉人身份证六个卡号的所有信息,又在被上诉人掌管起,而被上诉人又不把上诉人身份证六张卡的原始数据交出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也能推定被上诉人违法侵害了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在本案中就是不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来推定被上诉人违法侵害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上诉人有最好,最有力的证据完全能证实被上诉人违法侵害了上诉人电信消费者的知情权,那就是上诉人2018年2月12日在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重庆市渝中区大坪营业厅,当时营业厅工作人员查询上诉人身份证六张卡的经过,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原始录像。再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也明确规定了“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上诉人再三质疑被上诉人提交的复印件证据是假的,象这样没有经过查证的质疑复印件证据,是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的。如查出被上诉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的确是伪造的假证据,人民法院不但不能按真实证据来使用,而应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十条相关法律办理。
  最后上诉人再次请求审理本案的人民法院,对上诉人在一审人民法院申请的《申请法院鉴定书》,没得到一审人民法院准许,再次请求审理本案的人民法院依法对被上诉人涉及案件的六个号码的网络系统设备进行公开鉴定,并邀请法律界人士、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网络技术专家、媒体、群众等人员参与到本案中来,通过网络、电视等平台除法律规定的不能公开的外,全部案件向社会公开直播,来彰显人民法院依法公正,维护司法公平与正义。
  此 致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请求人:董明惠

  2018年8月10日

  
  

  
  
  
  
  
  
  
  
  
  
  
  
  

  下面是被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提交的假证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4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