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全国人民看看是或合理

楼主:王延全2015 时间:2019-01-25 11:08:50 点击:12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实名举报信

  尊敬的中共中央公安部的领导同志
  您们好
  人民群众坚决拥护中共中央的领导同志坚决铲除黑恶势力,依法治国,早日实现中国梦,现我特向您们实名举报以下事实。
  举报人:冉崇建.住重庆市云阳县南溪镇南溪街道530号,身份证号500235198712114213.联系电话:18983509202。
  举报人:胡德军.重庆市云阳县南溪镇金银村4组1号,身份证:500235198503204212.联系电话:15818767070.
  举报人:张其明. 身份证号码512225195208164219,重庆市云阳县南溪镇金银村5组54号,联系电话;13896903191。
  被举报人: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蒲东明
  举报请求事项:
  1:请求中共中央公安部依法查清被举报人蒲东明为首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云阳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21日民事判决2016渝0235民初228号民事判决书,被告不服上诉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7日民事裁定,2016渝02民终2022号民事裁定为,一审法院未对被上诉人的第一项诉讼请求作出处理,属于程序违法,撤销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法院2016渝0235民初228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法院重审。故云阳县人民法院由蒲东明担任审判长于2016年12月12日开庭审理,蒲东明在开庭之时强行要求原告冉崇建.张其明撤诉如果你们不撤诉就不开庭审理,审判长与被告官商勾结后久拖不判,原告多次追问无果。原告再次追问后.审判长于2017年3月22日进行民事裁定书2016渝0235民初6512号民事裁定。蒲东明以现因本案需一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本案中止诉讼。而另一案是同一个案件,而原告的案子被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回云阳县人民法院重审开庭之时,另一案并没有立案,本案值得关注的是2016渝0235民初6512号民事裁定,裁定日期是2017年3月22日,而另一案的事实与内容是一致的,立案日期是2017年1月6日,请问云阳县人民法院一案没有处理为什么要重复立案,判决书是2017年7月6日,审判长蒲东明至今未恢复本案的审理。举报人于2018年9月22日在网上举报后,云阳县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室主任谢凌云主任打电话给我,要求我们去法院了解情况,谢主任说我们了解到2016渝0235民初6512号民事中止裁定书以及恢复,已经于2017年12月22日进行2016渝0235民初6512号民事判决书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们的确不知道法院既没有通知我们恢复开庭审理,既没有给我们送达判决书,因原来所有的判决书都是法院通过邮局送达签收的,如果不是在9月22日举报后谢主任说出来我们仍然不知道,举报人于2018年11月7日又收到邮局派送的2017年12月22日进行2016渝0235民初6512号民事判决书,请问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蒲东明为什么压案不办,本案在2016年12月12日重审开庭,于2017年3月22日民事裁定本案中止诉讼,2017年12月22日没有通知举报人恢复本案开庭审理并直接裁定,但是裁定后法院高达11个月不送达判决书,当事人通过举报后被举报人于2018年11月7日送达判决书,如果不通过举报仍然不送达判决书,以上充分表明蒲东明就是保护伞。
  事实及理由
  一、2010年2月24日潘仲举向举报人代为收取定金37500元,在彭发兵手中购买鲁家梁的地皮,如果买到了就把工程承包给潘仲举来建设,但是双方当时都没有签订合伙协议或者合同,潘仲举只是给举报人出具了收款收条注明用于,【彭发兵鲁家梁地皮款用定金】,于是潘仲举于2010年2月28日支付给彭发兵20万元作为土地押金,故彭发兵违约至2015年9月8日止,一次性支付了潘仲举5年6个月的资金利息22万元,潘仲举至今没有偿还举报人的本金以及资金利息,潘仲举诉称举报人在合伙期间,未按约定缴纳配套费为由不支付举报人的资金利息。
  (1)因为潘仲举于2010年2月24日以帮申请人去彭发兵处购买鲁家梁的地皮为由,口头说如果地皮买过来了就把房屋工程承包给潘仲举建设,那么首先举报人你要支付购买地皮的定金37500元,所以潘仲举代为收取了举报人的定金后,出具了收款收条并且注明【彭发兵鲁家梁地皮款用定金】,潘仲举一共代为收取定金25万元;本案潘仲举向举报人收取购买土地定金之间产生法律关系,各个当事人互不认识既没有合伙的合意。其中解书菊40000元,陈启成40000元,胡德军37500元,冉崇建37500元,张其明37500元,刘焕合37500元,陈林20000元。
  (2)因为潘仲举在开发商彭发兵处只交了土地押金20万元,自己一分钱没有出,甚至还挪用了举报人以及其他人的代为收取的定金5万元,导致彭发兵违约之时只是按照20万元的定金,支付了潘仲举5年6个月资金利息22万元,所以潘仲举就拿着22万元的资金利息就自愿支付了其他4户的资金利息和本金,剩下的钱不够支付举报人的资金利息,潘仲举故意拖延继续占用举报人的资金。
  (3)潘仲举纯属于耍赖,双方并没有签订什么合同以及协议的约定,利用举报人以及其他人的代为收取的定金才到【彭发兵】处获得的资金利息22万元,并且潘仲举搞工程缺资金挪用了5万元收取的定金,因为潘仲举利用5万元的定金去做工程赚钱,潘仲举应该支付占用5万元的资金利息,在中国不管是民间借贷还是银行借贷是没有免给资金利息的,如果当初潘仲举自己不挪用收取的定金款5万元,也不可能有支付资金利息的缺口,所以潘仲举应该按照相同的比例退还举报人资金利息才是合理合法的。
  二、1.举报人起诉至于2016年6月21日经云阳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渝0235民初228号民事判决书。潘仲举不服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撤销【2016】渝0235民初228号民事判决,因一审法院属于程序违法,发回云阳县人民法院重审,云阳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12日进行开庭审理,主审法官【蒲东明】与潘仲举官商勾结后,在开庭之时提出强行要求第三人冉崇建,第三人张其明撤诉,因为本案不能合并审理,如果你们不撤诉,今天这个庭就到此结束。快到元旦节了原告胡德军的代理人王延全给主审法官打电话问,年底了法官今年的案子应该在年底要进行宣判吧,法官回答说老王这个案子不能宣判了,因为潘仲举已经起诉了,要按照他那个案子为准。
  2. 举报人的案子被云阳县法院一拖再拖没有进行判决,潘仲举于2017年1月6日将解书菊.陈启成.胡德军.冉崇建.张其明.刘焕合.陈林以合伙关系起诉至云阳县人民法院,此案由民二庭负责审理,主审法官是【晏清明】,3月9日开庭审理之时胡德军的代理人向晏清明法官请求终止今天的庭审,因为文中的被告是本案的原告,原告既没有撤诉法院也没有进行判决,同一法院不能重案审理,所以请求晏清明法官终止今天的庭审,晏清明听后立马落实后,就宣布休庭。
  3. 举报人冉崇建于2017年3月25日又收到云阳县人民法院【2016】渝0235民初6512号荒唐的民事裁定书,明明是法官强行要求第三人冉崇建张其明撤诉的,还说是原告自愿撤诉的,现因本案需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据此,本案中止诉讼,什么是另一案,并且是同案同人同事实,重审案件在先,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的案子,请问云阳县人民法院一案没有进行判决或处理为什么要重复立案,并不是原告无理取闹,反而是云阳县人民法院的审理程序违法,一审法院简直是在践踏法律,以权压法,举报人还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吗,潘仲举以及保护伞蒲东明扰乱了举报人正常生活属于无理取闹,压案不办.官商勾结.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保护伞。
  综上所述. 句句属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特向(中共中央各部门)提起实名举报,希望中共中央的领导同志高度重视,公平公正公开依法将黑恶势力以及保护伞铲除.绳之于法,为党除奸.为民除害,还人民群众一片蓝天。
  此呈
  
  
  
  
  
  
  
  
  
  
  
  
  
  
  
  
  
  
  
  

  2019年1月22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