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主题下不存在“法治”问题

楼主:读写学评 时间:2019-07-13 01:56:52 点击:112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法约发生约定,才具有了共同信用功能。所以共合法约,不论从其发生原理、信用功能还是修缮过程而言,都是合作双方或多方共同约定的“公约”,而不是由单方制定,单方操持的。所以其公益功用也不是“治理”。

  “法治”与“法制”说法都不符合“合作法”主题要求。这是由文法语言通用法则先定的。不论我们读写什么样的文章,都要秉承篇文章的文法结构法纲来读写。法学著作的文法结构法纲是“公正”。

  这也就是说,当我们谈论法学或法约问题时,所实用的语言稍有偏离“公正”法纲之处,就构成了“谬论”。比如“教育”、“管理”、“法治”、“领导”等实用语言,都是违背了“合作法则”的实用语言。

  不论人类遇到的什么公共问题,都只有“合作”的办法可能达成妥善解决。“合作法”以外,任何公共问题都不可能找得到妥善解决的办法。

  由当前华语学界的实用语言上来分析,当前华语学界还没有整合成“应用功能周全”的法学学说。所实用的语言不符合“合作法则”,就是不知法、不懂法,还没有学会读写法学学说的证据。

  法学学说,是一个全面覆盖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问题,不能许可留下任何遗隅,并面向将来的“大一统学说”。

  法学学学说以“语言的学法用法”为“基本法”法体,以语言的结章成文“文法结构体系”为法理结构框架,以建立“公正合作秩序”为法纲,以“开万世太平”为用意,以在公正的法策学评秩序下所达成的约定共识为法案实施约定文本。这个文本,在其研讨内容上来讲,叫“法学”;在其发生过程和应用功能上来讲,叫“公约”;对其进行宣讲原文本,我们则称之为“文化宣传策略”。

  正所谓“同出而异名”——我们只是依据不同的议题,给它取了一个与议题相称的名称而已。这也正是当前华语学界学研盲区中的问题。而处于学研盲区的原因,是百年来跟风研讨“哲学”谬题,人云亦云,屏蔽了读写常识。


  法策公约议题,是公共合作秩序问题。由于不是官方主动而公众被动问题,所以不可以谬述为“法治”问题。当人类将来整合周全了法学学说并在学界达成了共识后,当前华语学界的乱学滥用语言的文化现象,将会成为读写能力幼稚的笑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读写学评 时间:2019-07-13 02:29:48
  合作主题下不存在“法治”问题
  文/《文法语言学学术批评法总论学说》解释答辩人 李玉全


  法约发生于约定活动,才具有了共同信用功能。所以共同合作的法约,不论从其发生原理、信用功能还是修缮过程而言,都是合作双方或多方共同约定的“公约”,而不是由单方制定,单方操持的“强制命令(宪法)”。所以其公益功用也不是“供官方治理”之用。近百年以来,华语学界口口相传的所谓“信仰”,其说法也有问题。“信仰”一词源于宗教,信而仰之,是因为人类不能如法“神创”。而对于“法策运筹信用学说”的信用功能,我们必须要用“信用”一词来表述,才能把法学学说的信用功能表述得严谨无误并不留质疑批驳余地。这是学术批评的能力和智慧问题。

  我们所说的“法学学说”,是指“合作法主题”,而不是指“统治法”主题。“法治”与“法制”说法都不符合“合作法”主题要求。这是由文法语言通用法则先定的。不论我们读写什么样的文章,都要秉承整篇文章的文法结构法纲来读写。法学著作的文法结构法纲是“公正”——不许可使用“官”、“民”二分的实用语言。不能把所有的人都统观总述为“人”,就不能实现法学学说的实用语言“公正无欺”。

  这也就是说,当我们谈论法学或法约问题时,所实用的语言稍有偏离“公正”法纲之处,就构成了“谬论”。比如“教育”、“管理”、“法治”、“领导”等实用语言,都是违背了“合作法则”的实用语言。
  不论人类遇到的什么公共问题,都只有“合作”的办法可能达成妥善解决。“合作法”以外,任何公共问题都不可能找得到妥善解决的办法。

  由当前华语学界的实用语言上来分析,当前华语学界还没有整合成“应用功能周全”的法学学说。所实用的语言不符合“合作法则”,就是不知法、不懂法,还没有学会读写法学学说的证据。

  法学学说,是一个全面覆盖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问题,不能许可留下任何遗隅,并面向将来诉诸当前所预见的所有可能的“大一统学说”。

  法学学学说以“语言的学法用法”为“基本法”法体,以语言的结章成文“文法结构体系”为法理结构框架,以建立“公正合作秩序”为法纲,以一劳永逸地“开万世太平”为用意,以“在公正的法策学评秩序下所达成的约定共识”为法案实施约定文本。这个法学学说文本,在其研讨内容上来讲,叫“法学”;在其发生过程和应用功能上来讲,叫“公约”;对其进行宣讲的文本,我们则称之为“文化宣传策略”。

  正所谓“同出而异名”——我们只是依据“法”、“约”、“策”不同的议题,给它取了一个与议题相称的名称而已。这也正是当前华语学界学研盲区中的问题。而法学议题处于学研盲区的原因,是百年来跟风研讨“哲学”谬题,人云亦云地,屏蔽了读写常识。可见当前华语学界全面突破对“哲学”谬题的研讨的要义,在于导出法策公约议题。

  法策公约议题,是公共合作秩序问题。由于不是官方主动而公众被动问题,所以不可以谬述为官方主动的“法治”问题。当人类将来整合周全了法学学说并在学界达成了共识后,当前华语学界的乱学滥用“法治”、“法律”、“法规”、“法令(宪)”等语言的文化现象,将会成为读写能力幼稚的笑谈(即写草稿)。

楼主读写学评 时间:2019-09-13 00:16:52

  华语学术就是这样——一但提出正确议题,文化看门狗们不是吠学,就是逃避。
楼主读写学评 时间:2019-09-21 23:47:56
  你们不是都很懂得管与被管,治与被治那一套吗?怎么不敢发言了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