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玉录30多年维权路(第三篇)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07-17 11:14:41 点击:152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说当时的教育局的做法违法国法体现在:1、国法指出证据不唯一,是多样性的。以工资册为唯一的依据,拒绝采纳其他与事实相符的证据,违法了国法。2、“以上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当时没有经过查证程序就定案,又违反了国法。当时我有几十天几乎天天到县局请求调查,就是不查。为何不查?心中有鬼。确定考核人员后,统一以工资卡为准,表面上看看不出有针对个人,但,走后门者却暗藏杀机。现在的县教育局口头上虽说:“至于前人的做法合不合理,我们不做评价。却从《答复意见书》里的一句县教育局,1992年、1997年民办代课教师转正考试时,统一以工资册为依据,核定参加考试人员的连续教龄,公正全面,未发现针对个人现象。”透出来现在的县教育局对以前的县教育局的做法的态度,世人明白现在的教育局是否真的对前人的做法合不合理不作评价,以前的县教育局做法,有法不依,究竟其做法在哪个方面是正确的?现在的县教育局还要辩称,以前县教育局的做法“公正全面”,其有法不依,就以心怀鬼胎,还有资格说是“公正全面”的?配得上这种说法吗?如何核定教龄?其实,有国法可依,国法的产生不会后与县教育局确定如何核定教龄?要以国法办事,由不得教育局对违法的东西也造出来,想行就行,自造自行。如何核定教龄,其实,当时还有现成的指导。当时作为宾阳教育局直接业务指导的领导上级。南宁地区教育局人事科在宣招工作组职责是验收,扮演者全面把关角色。指导是教龄问题,依据实事求是原则,妥善调处,说:“也不敢推翻前任的做法”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现在的县教育局要尊重前任的做法,当时的教育局与南地教育局是同一时期的下级与上级,为何只是当时的教育局是前人,做法值得尊重,而同一时期的,南地教育局就不是前者,做法也不值得尊重吗?也不推翻前人的做法,其实真正的还是因信访事项没有了理由就用被撤销过的理由作理由搪塞,拒绝解决问题,还要为这种做法找个借口。关于逐月工资册与班主任津贴,证明效率其实是等同的,说工资册儿,是最能证明一个人的工作状态,津贴只能证明出于代课教师的状态,这只是把话说得好听些,其实,这种做法是横行霸道的,因为无论工册或班津贴都同样存在着,领了钱后不做下去的,也有领了钱一直做下去的,还有因各种情况领不到钱却在做工的。当时教育的只有领那份儿工薪的记录,才能做正式参加那份工作的唯一证据,拒绝采纳其他符合事实证据,与不经查证程序就定案,这一套违反了国法的证据不唯一,何须经查证属实才能定案,违反了,当时的业务指导南地教育局人事科的教龄问题,依据事实求是原则妥善调查处的业务指导,经不起实践的检验。
  你逐月工资册为唯一证据,拒绝采纳其他符合事实的证据来衡量是否从教,这一衡量标准,本身就有错,不全面不符合现实中复杂多样的实际情况,代课老师方无错,是指定的衡量标准错。在当年教育局把持录取权的腐败分子,明知这个衡量标准是错的,但只有执行这个错误的标准才能排除真实从教真实上线者,把本来不上线的理顺成章的拉上来。在当年转正工作的末期又不上线儿的向其打招呼后,利用手中权利强硬执行错误的衡量标准,已得到走后门儿的目的,我只知道我从未有过一天的工作间断,他们管理工资册为何成了这个样子,他们是最清楚的,在她们还原史实的过程中,再《答复意见书》里,也承认对具体什么依据,认定教师的连续教龄,上级部门儿并没有相关文件明文规定,也就是并没有相关文件指定要以逐月工资册作唯一的证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08-21 10:00:10
  不是当年宾阳县教育局的:凡有我宾阳县教育局所指定的唯一证据(逐月工资册),不管是否符合事实(有从教属实的情况)都可算作从教的证据;都可用来作定案的证据;凡没有我宾阳县教育局所指定的唯一证据(逐月工作册),即便有其他符合事实的证据,都不算证据,都不能用来作定案的证据。说当时的县教育局的做法违犯国法体现在:(一)国法指出证据不唯一,是多样性的。当年的县教育局只指定以单一的逐月工资册作证实教龄的唯一证据,拒绝采纳其他与事实相符的证据,违反了国法。(二)“以上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当时没有经过查证程序就定案,又违反了国法。当时我有几十天几乎天天到县局请求调查,就是不查。为何不查?心中有鬼。确定考核人员后统一以工资册为准,虽从表面上看不出有针对个人,但,走后门者却案藏杀机。现在的县教育局口头虽说:“至于前人的做法合不合理,我们不作评价。”却从《答复意见书》里的一句“宾阳县在1992年、1997年民办(代课)教师转正考试时,统一以工资册为依据核定参加考试人员的连续教龄,公正全面,未发现针对个人现象。”透出了现在的县教育局对以前的县教育局的做法的态度,使人明白现在的教育局是否真的对前人的做法合不合理不作评价。
  以前的县教育局的做法有法不依,究竟其做法在哪方面是正确的?现在的县教育局还要辩称以前县教育局的做法“公正全面”,其有法不依就已心怀鬼胎,还有资格说是“公正全面”的?配得上这种说法吗?如何核定教龄?其实,有国法可依,国法的产生不会后于宾阳县教育局确定如何审核教龄,要依法办事,由不得宾阳县教育局对违犯国法的东西也造出来,想行就行,自造自行。如何核定教龄?其实,当时还有现成的指导。当时作为宾阳县教育局直接业务指导的领导上级——南宁地区教育局人事科,在选招工作中职责是“验收”,扮演着全面把关角色。其指导是:“教龄问题依据实事求是原则妥善调处”。说“也不敢推翻前人的做法”这种说法也是靠不住脚的。现在的宾阳县教育局要尊重前人的做法,当时的宾阳县教育局与南地教育局是同一时期的下级与上级,为何只是当时的宾阳县教育局是前人,做法值得尊重,而同一时期的南地教育局就不是前人,做法也不值得尊重。说:“也不敢推翻前人的做法”,其实,真正的还是因信访事项没有了理由就用被撤销过的理由做理由搪塞拒绝解决问题,还要为这种做法找个借口。关于逐月工资册与班主任津贴的证明效力,其实是等同的。说工资册是最能证明一个人的工作状态,班津只能证明出于代课教师状态,这只是把话说得好听些,其实,这种说法是横行霸道的。因为无论工资册或班津都同样存在这领了钱后不做下去的,也有领了钱一直做下去的,还有因各种情况领不到钱却在做工的。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08-21 10:00:34
  当时宾阳县教育局的“只有领那份工薪的记录才能作证实参加那份工作的唯一证据,拒绝采纳其他符合事实证据与不经查证程序就定案”这一套,违犯了国法的证据不唯一和须经查证属实才能定案;违犯了其他当时的业务指导上级南地教育局人事科的“教龄问题依据事实求实原者妥善调查处”的业务指导;经不起实践的检验。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不要钱。用他们这一套去审核一定不承认雷锋做好事。著名作家巴金作为国家工务员,文学艺术界领导人,在文联、 作协等担任各种职务,却始终未领取国家一分钱的工薪,五十五年来全部依靠自己作品(著作)的稿酬维持生活。用他们的那一套去审核一定不承认巴金是国家工务员与在文联,作协理担任过职务。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一切终归回到事实,一切得服从事实。不难看出:以工资册作证实教龄的唯一证据,拒绝采纳其他符合事实的证据与不经查证程序就定案,已以偏概全。由存在如此复杂的现实情况可见,并不是我有实际的工作间断,而是在于当年宾阳县教育局指定的衡量标准——以逐月工资册为唯一证据拒绝采纳其他符合事实的证据来衡量是否从教,这一衡量标准本身有错——不全面符合现实中复杂多样的实际情况。代课教师方无错,是指定的衡量标准错。在当年宾阳县教育局把持录取权的腐败分子明知这个衡量标准是有错的,但,只有执行这个错误标准才能排除真实从教真实上线者,把本来不上线者理顺成章地拉上来。因而,在当年转正工作的末期有不上线者向其打招呼后,其利用手中权力强硬执行错误的衡量标准,以达其“走后门”目的。我只知道我从未有过一天的工作间断,他们管理工资册为何成这个样子,他们是最清楚的。在他们“还原史实”的过程中在《答复意见书》里也承认对具体以什么依据认定教师的连续教龄,以上级部门并没有相关文件明文规定。也就是并没有相关文件指定,要以逐月工资册作证实教龄的唯一证据。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11-03 17:18:04
  宾阳县教育局抗拒处理问题的依据到底在哪里?假如能让我不顾国法、不顾事实、不顾上级业务指导、不顾实践检验指定审核教龄方法,我目前就指定更能体现一个人工作状态的以每天刷下的工卡记录作唯一依据审核他们的连续教龄。他们每个人的连续教龄就全部为零年。他们将达我的三分之一的冤和惨。事实上无论以有无工资册或班津来认定是否从教育时都是错误的。因为在复杂的现实中领了钱就是在做工,不领钱就是不做工,这种基础认识有时是错误的。按宾阳县教育局的“有领了钱记录就是在教学”的逻辑,“领了班主任津贴就是在教学”这个说法也绝对没有问题。因此,对核定教龄而言,既不是工资册唯一,也不是班津唯一,而应是事实唯一。不知县教育局是从哪儿忽然知道事实的重要。在《答复意见书》中说:“你反映的情况与历史事实不符,缺乏事实依据。”宾阳县教育局说我从教有间断没有事实,说我92年总分不如录取线没有事实,到底是我反映问题没有事实,还是宾阳县教育局没有事实?宾阳县教育局办事就是不求事实的,只求逐月工资册,捏造假录取分数线,公开歪曲事实,这样的部门的办事作风,连把“事实”挂在口边的资格都是没有的!还要假装强调什么事实?在《答复意见书》中现在的县教育局对以前的县教育局的做法多出提到这样做法也没有错误,我就不相信有法不依、不接受业务指导上级的指导是没有错误的!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11-03 17:32:43
  关于97年我的考试总分问题。
  既然承认这年有这次考试,有考试、录取的方案,却没有考生成绩就没有理由。在2010年11月17日县教育局的《调查答复》和2011年7月29日县政府的《复查答复》都分别盖有县教育局和县政府的公章承认我97年考试总分是244分,到现在说已不知我97年考试总分是多少了就更没有理由。宾阳县人民政府竟出如此天大的笑话。在当时对于处在对立面的反映问题的一方的情况,在庄重的调查与复查活动中不经查到实处,无任何依据就加盖公章承认?是不是会有这回事?或者在当时这个数据是靠空凭想象而得出的?是不是也有这种可能?连盖公章承认的都要反,盖个什么才不反呢?下一回说这个不是这样了,那个又不是那样了怎么办?正式的公章有没有确认与担当的意义?县教育局、县政府的公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些文件到底是严肃的“官方语言”还是儿戏?复查查什么?就说不知道就通了?到底复查的责任是什么?至今,我还留有97年的准考证。当年我考试总分到底是个正数分,还是个0分,或是个负分数,得有个数据。复查部门有这个责任公正地查个清楚!算起来宾阳县人民政府还不太善于处理信访事项。现在又说找到97年的考试录取方案,却又说不见考生成绩,这样使任何人都觉得你有一份无法推卸的责任,使自己处于被动地位。如果用的是:你信访人向我县政府提复查申请,我县政府就说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找不到,你信访人必须在收到答复之日起30天内向一级提复核,否则将作终结。这样不是更容易处理信访事项吗?或干脆说宾阳县从来都没有过什么转正考试这样处理起来不更完美吗?2010年11月县教育局的《调查答复》对我各年考分是知,2011年7月县政府的《复查答复》对我各年考分还是知,2013年12月县教育局的《答复意见书》把我97年总分有意报出与以往不同,为以后说自己不够清楚或干脆说不知埋下了伏笔。到2014年5月县政府的《复查意见书》对我97年反而不知了。到底是知?还是不知?回答是肯定的:“知!、”“244分”,其实,我不止一次见过,也不止我一个人见过,每一年全县考生各科成绩,县教育局人事股都装订成册作档案保存。为何其表现出时而知,时而后来不知?因2011年9月前(南宁市政府未查及未作出复核结论前),宾阳抱定,以逐月工资册为唯一认定教龄坚不可破,即使成绩如何报出也不会有什么解决上的突破,所以如实报出。有了市政府实查的结果和定性的结论后,其恐“工资册唯一”站不住脚,所以抛出了92年的假录取分数线,因如果“工资册唯一”一旦被突破还有一个97年的上线,所以干脆说不知97年考了多少分。企图用糊涂帐来蒙混。对我97年的考试总分其不是找不到,而是有意找我藏起来。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11-03 18:40:59
  关于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录用范围问题。
  2005年宾阳县举行了南宁市教师录用考试,考试时在考场上横幅挂出的是:“2005年南宁市教师录取考试”。考试简章面向代课教师录用范围是:“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指2002年8月经县教育局批准续聘)、具有教师资格的在岗代课教师。”由于在现实中有的代课教师处在岗位上,但处在岗位不是教学岗位,即有以代课教师身份存在而处于非教学岗位的代课教师类与不是教学岗位的代课教师类(见附件)前者即为在岗代课教师。这次考试录出来的正式教师要用于教学岗位,所以其只面向前者,即:面向在岗代课教师。简章录用范围中的“在岗代课教师”意思是这次录用考试是在所有代课教师中其只从是教学岗位类的代课人员(所有的代课教师中的一部分代课教师)中考录为正式教师。同为2005年的南宁教师录用考试,除宾阳县外,南宁市的其他县区凡是教学岗位类的代课教师且2002年8月时经过县教育局批准续聘,持有教师资格的,考试时不论处于被辞、自辞或为辞状态,都有资格参考,考上都录取。本人从82年9月当代课老师就一直是当教学岗位类的代课教师,是录用范围中的“在岗代课教师”。因92、97年被腐败分子走后门,受两次入线遭无理拒录的沉重打击,深感前途渺茫、绝望,于2003年8月递辞呈。但在2002年8月已经过了县教育局的批准续聘,有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的条件且持有教师资格证。我完全符合录用范围条件,具有这次考试资格是极其错误的。其认为只有考试时处在岗位上的代课教师才是在岗代课教师。若所处岗位是非教学岗位,这种人员只是以代课教师身份存在,按代课教师的工资待遇来给付,能算是代课老师,因它不具有“在教学岗位上”这一“在岗代课教师”共同的本质属性,因此,并不能算是“在岗代课教师”。2009年本人首次上访中央请问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明确肯定本人有此考试资格。2010年8月本人第二次上访中央就此问题又向国家教育部请教,国家教育不回答是:“2005年的教师录用范围是县教育局操作错了,应由它的领导上级来纠正。”简明而确切地说:有代课教师的身份,又有“在教学岗位上”的特点的代课老师,才是在岗代课老师。每一个科学的概念都有其内涵与外延两个因素。只有对每个概念之间彼此相互区别、界限分明。“在岗代课教师”的内涵是:具有代课教师身份,又具有“在教学岗位上”的本质属性的代课教师叫做在岗代课教师。外延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的内涵是:当年的(2005年)处在教学岗位上的代课教师叫做当年的(2005年)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在岗代课教师”与“在岗代课教师”它们内涵不同、外延不同,级别不同。它们之间的关系是相容关系中的从属关系也称属种关系。“在岗代课教师”是属概念。“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是“在岗代课教师”属下的一个小概念,本来“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而不是“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是错误地把属概念认成种概念,把上一级概念认成下一级概念,这种理解不论哪一年提及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都认为是这种概念“哪一年的在岗代课教师”,这样一来,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已被种概念“哪一年的在岗代课教师”随时全面取代,消亡了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成了世上只有种概念而无属概念的怪象。那是没有可能的事!搞清楚了这些再来辨别两个不同种差的种概念的区别。弄清了这些东西就已不难看出“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与“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指2002年8月经教育局批准续聘)、具有教师资格证的在岗代课教师”这两个种概念各自的外延(即各自确指的对象的范围)是不同的。前者为:所有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后者为:凡是教学岗位之类的代课教师且2002年8月时经过县教育局批准续聘,持有教师资格三者同时具备的代课老师。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指定的范围是后者而非前者。
  综合起来有三个焦点问题,这三个焦点问题要在公正、权威部门到位,能充分保证公正性条件下,查清这三个焦点问题。焦点一、92年10——14年教龄段最低录取分数线到底是243分,还是246分。南宁地区人事局、南地教育局人事科有地可查。焦点二、97年我有没有转正考试成绩,是否为244分。宾阳县教育局人事股对全县考生每一年转正考试成绩都装订成册作档案保存,其不是找不到,而是有意藏起来,亦有底可查。焦点三、南宁市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的录用范围应如何理解。2005年以南宁市统一简章,统一考题。查一查除宾阳县外的其他县区的执行情况便可知其他县区对此范围的理解。通过解决这三个焦点问题便可清晰地看出宾阳县如何耍赖。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11-03 18:40:59
  关于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录用范围问题。
  2005年宾阳县举行了南宁市教师录用考试,考试时在考场上横幅挂出的是:“2005年南宁市教师录取考试”。考试简章面向代课教师录用范围是:“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指2002年8月经县教育局批准续聘)、具有教师资格的在岗代课教师。”由于在现实中有的代课教师处在岗位上,但处在岗位不是教学岗位,即有以代课教师身份存在而处于非教学岗位的代课教师类与不是教学岗位的代课教师类(见附件)前者即为在岗代课教师。这次考试录出来的正式教师要用于教学岗位,所以其只面向前者,即:面向在岗代课教师。简章录用范围中的“在岗代课教师”意思是这次录用考试是在所有代课教师中其只从是教学岗位类的代课人员(所有的代课教师中的一部分代课教师)中考录为正式教师。同为2005年的南宁教师录用考试,除宾阳县外,南宁市的其他县区凡是教学岗位类的代课教师且2002年8月时经过县教育局批准续聘,持有教师资格的,考试时不论处于被辞、自辞或为辞状态,都有资格参考,考上都录取。本人从82年9月当代课老师就一直是当教学岗位类的代课教师,是录用范围中的“在岗代课教师”。因92、97年被腐败分子走后门,受两次入线遭无理拒录的沉重打击,深感前途渺茫、绝望,于2003年8月递辞呈。但在2002年8月已经过了县教育局的批准续聘,有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的条件且持有教师资格证。我完全符合录用范围条件,具有这次考试资格是极其错误的。其认为只有考试时处在岗位上的代课教师才是在岗代课教师。若所处岗位是非教学岗位,这种人员只是以代课教师身份存在,按代课教师的工资待遇来给付,能算是代课老师,因它不具有“在教学岗位上”这一“在岗代课教师”共同的本质属性,因此,并不能算是“在岗代课教师”。2009年本人首次上访中央请问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明确肯定本人有此考试资格。2010年8月本人第二次上访中央就此问题又向国家教育部请教,国家教育不回答是:“2005年的教师录用范围是县教育局操作错了,应由它的领导上级来纠正。”简明而确切地说:有代课教师的身份,又有“在教学岗位上”的特点的代课老师,才是在岗代课老师。每一个科学的概念都有其内涵与外延两个因素。只有对每个概念之间彼此相互区别、界限分明。“在岗代课教师”的内涵是:具有代课教师身份,又具有“在教学岗位上”的本质属性的代课教师叫做在岗代课教师。外延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的内涵是:当年的(2005年)处在教学岗位上的代课教师叫做当年的(2005年)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在岗代课教师”与“在岗代课教师”它们内涵不同、外延不同,级别不同。它们之间的关系是相容关系中的从属关系也称属种关系。“在岗代课教师”是属概念。“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是“在岗代课教师”属下的一个小概念,本来“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而不是“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是错误地把属概念认成种概念,把上一级概念认成下一级概念,这种理解不论哪一年提及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都认为是这种概念“哪一年的在岗代课教师”,这样一来,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已被种概念“哪一年的在岗代课教师”随时全面取代,消亡了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成了世上只有种概念而无属概念的怪象。那是没有可能的事!搞清楚了这些再来辨别两个不同种差的种概念的区别。弄清了这些东西就已不难看出“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与“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指2002年8月经教育局批准续聘)、具有教师资格证的在岗代课教师”这两个种概念各自的外延(即各自确指的对象的范围)是不同的。前者为:所有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后者为:凡是教学岗位之类的代课教师且2002年8月时经过县教育局批准续聘,持有教师资格三者同时具备的代课老师。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指定的范围是后者而非前者。
  综合起来有三个焦点问题,这三个焦点问题要在公正、权威部门到位,能充分保证公正性条件下,查清这三个焦点问题。焦点一、92年10——14年教龄段最低录取分数线到底是243分,还是246分。南宁地区人事局、南地教育局人事科有地可查。焦点二、97年我有没有转正考试成绩,是否为244分。宾阳县教育局人事股对全县考生每一年转正考试成绩都装订成册作档案保存,其不是找不到,而是有意藏起来,亦有底可查。焦点三、南宁市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的录用范围应如何理解。2005年以南宁市统一简章,统一考题。查一查除宾阳县外的其他县区的执行情况便可知其他县区对此范围的理解。通过解决这三个焦点问题便可清晰地看出宾阳县如何耍赖。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11-03 20:02:33
  关于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录用范围问题。
  2005年宾阳县举行了南宁市教师录用考试,考试时在考场上横幅挂出的是:“2005年南宁市教师录取考试”。考试简章面向代课教师录用范围是:“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指2002年8月经县教育局批准续聘)、具有教师资格的在岗代课教师。”由于在现实中有的代课教师处在岗位上,但处在岗位不是教学岗位,即有以代课教师身份存在而处于非教学岗位的代课教师类与不是教学岗位的代课教师类(见附件)前者即为在岗代课教师。这次考试录出来的正式教师要用于教学岗位,所以其只面向前者,即:面向在岗代课教师。简章录用范围中的“在岗代课教师”意思是这次录用考试是在所有代课教师中其只从是教学岗位类的代课人员(所有的代课教师中的一部分代课教师)中考录为正式教师。同为2005年的南宁教师录用考试,除宾阳县外,南宁市的其他县区凡是教学岗位类的代课教师且2002年8月时经过县教育局批准续聘,持有教师资格的,考试时不论处于被辞、自辞或为辞状态,都有资格参考,考上都录取。本人从82年9月当代课老师就一直是当教学岗位类的代课教师,是录用范围中的“在岗代课教师”。因92、97年被腐败分子走后门,受两次入线遭无理拒录的沉重打击,深感前途渺茫、绝望,于2003年8月递辞呈。但在2002年8月已经过了县教育局的批准续聘,有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的条件且持有教师资格证。我完全符合录用范围条件,具有这次考试资格是极其错误的。其认为只有考试时处在岗位上的代课教师才是在岗代课教师。若所处岗位是非教学岗位,这种人员只是以代课教师身份存在,按代课教师的工资待遇来给付,能算是代课老师,因它不具有“在教学岗位上”这一“在岗代课教师”共同的本质属性,因此,并不能算是“在岗代课教师”。2009年本人首次上访中央请问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明确肯定本人有此考试资格。2010年8月本人第二次上访中央就此问题又向国家教育部请教,国家教育不回答是:“2005年的教师录用范围是县教育局操作错了,应由它的领导上级来纠正。”简明而确切地说:有代课教师的身份,又有“在教学岗位上”的特点的代课老师,才是在岗代课老师。每一个科学的概念都有其内涵与外延两个因素。只有对每个概念之间彼此相互区别、界限分明。“在岗代课教师”的内涵是:具有代课教师身份,又具有“在教学岗位上”的本质属性的代课教师叫做在岗代课教师。外延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的内涵是:当年的(2005年)处在教学岗位上的代课教师叫做当年的(2005年)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在岗代课教师”与“在岗代课教师”它们内涵不同、外延不同,级别不同。它们之间的关系是相容关系中的从属关系也称属种关系。“在岗代课教师”是属概念。“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是“在岗代课教师”属下的一个小概念,本来“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在岗代课教师”,“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而不是“在岗代课教师”就是“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是错误地把属概念认成种概念,把上一级概念认成下一级概念,这种理解不论哪一年提及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都认为是这种概念“哪一年的在岗代课教师”,这样一来,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已被种概念“哪一年的在岗代课教师”随时全面取代,消亡了属概念“在岗代课教师”,成了世上只有种概念而无属概念的怪象。那是没有可能的事!搞清楚了这些再来辨别两个不同种差的种概念的区别。弄清了这些东西就已不难看出“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与“经县教育局批准聘用(指2002年8月经教育局批准续聘)、具有教师资格证的在岗代课教师”这两个种概念各自的外延(即各自确指的对象的范围)是不同的。前者为:所有当年的(2005年的)在岗代课教师。后者为:凡是教学岗位之类的代课教师且2002年8月时经过县教育局批准续聘,持有教师资格三者同时具备的代课老师。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指定的范围是后者而非前者。
  综合起来有三个焦点问题,这三个焦点问题要在公正、权威部门到位,能充分保证公正性条件下,查清这三个焦点问题。焦点一、92年10——14年教龄段最低录取分数线到底是243分,还是246分。南宁地区人事局、南地教育局人事科有地可查。焦点二、97年我有没有转正考试成绩,是否为244分。宾阳县教育局人事股对全县考生每一年转正考试成绩都装订成册作档案保存,其不是找不到,而是有意藏起来,亦有底可查。焦点三、南宁市2005年教师录用考试的录用范围应如何理解。2005年以南宁市统一简章,统一考题。查一查除宾阳县外的其他县区的执行情况便可知其他县区对此范围的理解。通过解决这三个焦点问题便可清晰地看出宾阳县如何耍赖。
楼主公民法学家倪久胜 时间:2019-11-03 20:58:30
  我的三次考试入线未被录取,现在的宾阳县有一年(指92年)是用造假录取分数线的办法,有一年(指97年)是用干脆说不知当年考分的办法,有一年(指2005年)是用睁眼说瞎话死死咬定错误解读是正确的办法作任何处理,并限30天内提复核,否则为终结,企图以此平息事态。其实,从其昧着良心动这些狠毒的歪念时始,就已犯下了致命的错误。其自以为招数很高,但是,却忘了最重要要的一条——靠造假录取分数线靠干脆说不知考分,靠咬定错误解读是正确的用这些来难道可以服人?忘记了重大冤情、合理诉求得不到解决自然上访不止的道理。这样会终结的了吗?退一步,就算县政府利用手中权力强行终结得了信访程序,只有信访人有真凭实据,就还有新闻媒体、法律程序,至少也会使问题陷入一个无休止的状态,弄个不好县政府要在社会公众面前身败名裂!这是能够终结得了的吗?
  宾阳县教育局简直是穷尽了一切拒绝处理问题的办法。从宾阳县教育局2013年12月31日的这个《答复意见书》不难看出,其是没有了理由,找不到新理由,就用旧理由来搪塞。不知是谁那么胆大妄为为出此下策为了搪塞处理竟敢制造假案,不顾冒犯天下大讳,颠倒事实真相,混淆其中一年的录取分数线,连录取分数线都敢改,宾阳县教育局的某些人竟腐败到这种程度!然而,更有甚者,县政府连加盖一层又一层公章承认我97年总分为244分,这个数据进入国务院办公厅的领表窗口、分类窗口、接待室每一处电脑都存有,每一处进入不止5次,县政府转眼就干脆说不知你考了多少分。真是一个不如一个腐败。就是黑社会对真正数据是多少就是多少还能守住这个底线,黑社会不肯做的丑事,县政府也敢做。在县级机关里,什么公平、正义、政府公信力、政府形象,甚至做人的底线都已荡然无存。宾阳县教育局就是再傲慢,再用尽任何手段也永远无法改变铁的事实:92年时我处在10——14年教龄段,我的考试总分入录取分数线,97年时我处在15——19年教龄段,我的考试总分也入录取分数线,2005年时我入录用范围,我总分也入线,前两次由于当年县教育局里把持录取权的腐败分子为走后门,安插不上线者而造成,后一次因县教育局五度录用范围而造成,三次均因县教育局方面的错误、非法操作造成三次入线而未被录取,严重地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使我受到极大的伤害及经济上的沉重损失。宾阳县如此处理信访问题行径令人震撼。因此,我要依据《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纠正冤错假案的文件》(<91>20号、<91>403号)要求县教育局除给予本人公办教师资格外,还要请求以下事项:<一>从入线的第一年起按公办工资标准作基数的40%补发从停工时始至现的这一段时间的工资。<三>县教育局的错误行为对我心理上造成极大伤害,再有钱也买不回我的青春,因该得的身份却没有得到受人另眼相看,该办得了事因此办不成。因此,要参照前几年湖南省的那个冒名读大学事件的赔偿数额,对没考入线一次赔偿精神损失费、青春损失费、名誉损失费,每次共13万元。考虑到物价变动因素,拿几十年前的钱到今天来用,钱已贬值。要将以上几项中和后乘以物价变动的昔今汇价才得出赔偿总额。本来县教育局如果每次都依法办事,就不用我去上访,因而就不会产生上访费用,但现暂不提出赔偿上访费用的请求。请求南宁市人民政府查明事实真相,作出公正裁决,为我主持公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