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申诉书

楼主:2019你好ABC 时间:2019-08-25 14:55:11 点击:10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刑事申诉书

  申诉人:施正吉(民事再审申请人,行政再审申请人,刑事再审申请人),男,汉族,1939年12月24日出生,小学文化程度,住所地:新疆石河子市白杨小区和惠苑1栋三单元3022室。联系电话:
  委托代理人:
  因故意杀人一案,申诉人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08年5月29日(2008)新刑二终字第37号刑事判决,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请求依法对本案提审,作出公正合法判决;
  2、请求撤销(2007)乌中刑初字第1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2008)新刑二终字第37号刑事判决;
  3、请求判决被告人张俊杰犯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实行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请求判令被告人张俊杰及其担保人李建方、兰素萍、蔡文仲等人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精神损害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300万元。
  事实和理由: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9日作出(2008)新刑二终字第37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张俊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51238元。申诉人不服,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起再审申请,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于2013年3月18日作出(2013)乌中刑监字第01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31日作出(2014)新刑监字第3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最高人民法院第六巡回法庭于2018年3月30日作出(2018)最高法刑申284号通知书,通知施正吉的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再审条件,原判决应予维持。申诉人认为,原判决、裁定认定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不充分、量刑不当、适用法律错误、审判程序违法、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具体申诉理由如下:
  2006年12月10日,在乌苏火车站信号值班工区,被告人张俊杰用刀将被害人施玉军杀害。2007年3月20日,乌鲁木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施玉军死亡为工伤(亡)的第20070311号行政决定。2007年04月05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即:王华不接受被申请人“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暴力犯罪事实的界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的行政决定。2007年07月0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维持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
  从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要件看,从具体行政行为的效力看,从具体行政行为的生效时间看,申诉人认为,无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是否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及申诉,该行政复议决定一经送达即时产生公定力、确定力、拘束力并发生法律效力。
  公定力是指行政行为一经成立,不论是否合法,即具有被推定为合法而要求所有机关、组织、个人予以尊重的一种法律效力。公定力是一种推定或假定的法律效力。行政行为在因为违法而被有关机关撒销或变更以前,被推定为合法的,要求公众予以尊重。公定力是相对的,在有重大或明显违法情况下,行政行为自作出时起即无效。
  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暴力犯罪事实的界定问题,申诉人认为,这应该是刑事公诉案关于犯罪事实认定的一个问题,不仅需要证据,更需要刑事判决。可是,在公定力的约束条件下,请问相关公检法机关在刑事公诉案件中该如何保持独立和公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在张俊杰故意杀人一案中,无论检察机关的检察权,还是审判机关的审判权都受到了外部干涉和破坏。
  申诉人认为,该案审判人员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决、裁定,存在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违背立法的本意,任意杜撰利害关系,缺乏去伪存真、明理析法的辨识。简直就是葫芦僧断判葫芦案!不仅颠覆了我们普通人关于是非、真伪、利害、因果关系的价值判断!而且扰乱着我们普通人关于“文明与野蛮”、“秩序与暴力”、“真理与荒谬”的认知!
  (一)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
  奎屯铁路公安分处刑警大队证明材料及铁路局于2006年12月20日作出对施玉军工伤认定审核意见证实:
  2006年11月19日至21日,乌鲁木齐铁路局乌鲁木齐电务段职工张俊杰、施玉军、蔡文仲等人在铁路运输学校学习。2006年11月30日,张俊杰和蔡文仲因日常生活琐事产生矛盾而发生冲突,蔡文仲被张俊杰用空酒瓶砸伤头部及面部,造成面部缝合50多针。当时施玉军在现场进行拉架,手部被划伤。张俊杰在河南路派出所取保候审期间,于2006年12月10日中午15时许,乘车来到施玉军值班的乌苏火车站信号值班工区,就蔡文仲被打伤一事找施玉军从中协调减少赔偿(因施玉军与蔡文仲关系密切)。在未达到其目的情况下,张俊杰将毫无防备的施玉军连捅数刀,将其杀害。(备注:引自(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
  行政机关认为,被害人施玉军于2006年12月10日中午15时许,被曾经一起在铁路运输学校技能鉴定中心同期学习的张俊杰因个人矛盾纠纷,发生争执,连捅数刀,造成施玉军死亡。
  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有预谋地报复杀人犯罪的动机”的问题,申诉人认为,这个刑事问题不应该建立在被害人遗孀的忍耐程度基础之上,更不应该建立在具体行政行为的效力(即:行政机关的权威和信誉)基础之上。
  如果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真实存在,那么张俊杰就丧失法律规定的外出及通信的自由。据此,相关公检法机关理应追究张俊杰伤害蔡文仲的刑事责任,而受害人蔡文仲也有心追究张俊杰的民事赔偿责任。因此,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铁路局对被告人张俊杰作出停职待岗三个月的处理决定合法。而张俊杰的所谓“迫害”说不成立。
  另外,张俊杰写“告别人生”、“致陈段长”的信件,此行为就是威胁恫吓他人,而其犯罪企图一旦付诸行动,犯罪指向明确,此犯罪动机就是报复性杀人。
  申诉人认为,在2006年11月30日至2006年12月10日期间,施玉军应该知道张俊杰伤害蔡文仲的事实,也知道蔡文仲住院治疗并要求张俊杰民事赔偿的事实,更知道张俊杰因何“生活琐事”被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予以取保候审的事实(备注:引自(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只是施玉军不知道张俊杰已做好杀害自己的企图。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作出的取保候审决定存在以下问题:(1)保证人李建方、兰素萍不符合保证人条件;(2)保证人李建方、兰素萍没有认真履行保证人义务;(3)在取保候审期间,被告人张俊杰的各种表现不符合“应当遵守”的规定,却符合“予以逮捕”的规定。
  请问公安人员搜查扣押的张俊杰所写“告别人生”“致陈段长”的两篇文章到底要证明什么?请问被告人张俊杰的《取保候审决定书》、《取保候审执行通知书》去哪了?请问因何“生活琐事”保证人李建方必须代缴一万元的保证金?请问因何“生活琐事”要对被告人张俊杰作出取消中级上岗考试资格的处理决定?请问因何“生活琐事”要对被告人张俊杰作出停职待岗三个月的处理决定?
  综上分析,在这里张俊杰的犯罪动机就是报复性杀人。
  所以,申诉人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
  (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于2008年1月16日作出证明:
  2006年12月1日0时许,我所接报:乌鲁木齐市铁路运输学校学生公寓楼道内有人打架。后经我所调查,系张俊杰酒后用酒瓶将蔡文仲头部、眼睛、手部打伤,蔡文仲没有参与打架,也未参加喝酒,此打架事件蔡文仲系受害人,事后张俊杰多次到医院承认错误,并愿意赔偿一切费用。2006年12月8日,蔡文仲将法医鉴定结论为轻伤的鉴定书送交我所,并同时提出撤诉申请,我所鉴于案情性质同意予以撤案。并按程序向张俊杰的担保人李建方打电话,要求张俊杰到我所,以便将处理结果告之张俊杰,但张俊杰未到我所。特此证明!(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档案资料室)
  司法机关认为,张俊杰因琐事与他人发生争执,就是被告人张俊杰有预谋的报复杀人犯罪的动机。
  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有预谋地报复杀人犯罪的动机”的问题,申诉人认为,这个刑事问题只能建立在证据基础之上。
  在蔡文仲被伤害一案中,依据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于2008年1月16日作出的证明材料,申诉人认为,张俊杰不存在刑事犯罪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一条、第三十九条、 第八十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铁路局对被告人张俊杰作出停职待岗三个月的处理决定违法。
  如果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客观不存在,那么张俊杰就没有丧失法律规定的外出及通信的自由。据此,申诉人认为,张俊杰写“致陈段长”的信件,此行为就是依法维权,即:张俊杰在交涉回单位工作的权利,说明张俊杰的法律意识清楚。
  从阶级属性来看,张俊杰同施玉军一样,都是底层工人,张俊杰应该清楚施玉军没有能力协调其经济和工作纠纷的问题。
  再者,因为张俊杰与施玉军之间不存在经济和工作纠纷的问题,所以,申诉人认为,张俊杰的犯罪指向就不应该是施玉军。
  从住院经验来看,因为住院医疗的手术线拆除至少也需一周时间,所以,申诉人认为,蔡文仲于2006年12月8日将法医鉴定结论为轻伤的鉴定书送交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的事实,不符合生活常识。
  请问证人蔡文仲在上海做整容手术该如何解释?请问刑事自诉案立案决定书去哪了?请问受害人蔡文仲的住院证明去哪了?请问法医轻伤鉴定书去哪了?请问此法医轻伤鉴定是否合法?请问撤销案件决定书去哪了?请问撤销案件决定是否合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 申诉人认为,在乌鲁木齐市铁路运输学校学生公寓,被告人张俊杰酗酒滋事深夜伤害他人涉嫌寻衅滋事罪,请求司法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涉嫌玩忽职守罪,请求司法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二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涉嫌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请求司法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
  综上分析,请问在这里张俊杰的犯罪动机还是报复性杀人?
  所以,申诉人认为,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
  (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司法机关认为,鉴于本案系被告人与被害人在培训期间因琐事引发,根据《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问纠纷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这里的民问纠纷,包括但不限于邻里纠纷,也包括那些因为工作、生活等矛盾引起的纠纷;也不限于农村的民间纠纷,城市中发生的民问纠纷也可以适用《纪要》规定的精神。
  申诉人认为,如果不是坚守岗位履行职责养家糊口的需要,那么被害人施玉军还有必要坚守在那个偏僻荒凉的地方?再说每天都有乌鲁木齐市至阿拉山口的客货列车往返经过,被害人施玉军要负责几十公里铁路沿线所有信号设备的异常检查维护工作,有责任要求无责人员离开火车站,这些情形恰恰是其履行职责的具体表现嘛!岂能说此故意杀人一案皆是“生活琐事”云云!
  1、关于“请老师吃饭”方面的问题:申诉人认为,所谓“请老师吃饭”就是当下社会一些考生为顺利取得“职称”、“驾照”主动拉关系孝敬培训老师的“份子钱”!再说“请老师吃饭”并不是被害人施玉军必须履行的法律义务;而被害人施玉军拒绝“请老师吃饭”也是其个人意志的表达与他人无关,这些不应成为被告人张俊杰酗酒滋事深夜伤害他人的理由,所产生的刑事责任理应由被告人张俊杰个人完全承担! 经查证:此处“请老师吃饭”所请对象就是本案保证人李建方,同时此人还是铁路运输学校技能鉴定中心的培训教师。
  2、关于“被告人悔罪,被告人家属积极赔偿被害方损失”方面的问题:司法机关认为,张俊杰在二审期间提出愿意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以减轻其罪责,其妻子兰素萍在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用其妹的房子作抵押借款30000元,连同其母的20000元养老金,一共筹得52000元交至二审法院,希望法院能够从轻判处。被告人的民事赔偿虽不能完全补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但其家属倾其所能积极赔偿的态度,有利于社会的和谐,故可作为对被告人酌定从轻的情节。
  就法律依据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23号)第一百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审判附带民事诉讼案件,除适用刑法、刑事诉讼法外,还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规定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也就明确了法院在审理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时应当按照我国有关民事法律的规定予以执行。其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及第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 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明确将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抚慰金区分开来,且将死亡赔偿金采取了收入丧失说,可见该司法解释也已经将死亡赔偿金视为了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失。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人损解释》第十条就已经将《精神损害解释》第九条予以废止。其三,我国其他相关法律也明确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害赔偿。《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二条之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产品质量法》第四十四条:“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由死者生前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 ”《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七条第(三)项中也规定“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由此可见,其他法律并未将死亡赔偿金视为精神损失。根据位阶原则,以上法律都应当优于《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死亡赔偿金属于精神抚慰金的规定。死亡赔偿金不应当属于精神损害赔偿。其四,根据新的《侵犯责任法》第十六条之规定:“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和第二十二条之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可见,死亡赔偿金也被新法律确认为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失。由以上几点可知,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并非物质损失的法律依据明显不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申诉人认为,在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请问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问取保候审的保证人兰素萍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问取保候审的保证人李建方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问撤销刑事自诉案的证人蔡文仲是否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问乌鲁木齐市铁路运输学校是否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问乌鲁木齐铁路局是否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分析,申诉人认为,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四)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一条第三款“暴力犯罪的认定”的规定,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0311号行政决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维持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新人社复不受字[2012]01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即: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无效。而具体行政行为无效的法律后果:1.行政行为自宣布无效之日起失去法律效力;2.司法机关可以不受时效限制审查该行为;3.行政机关应将行政行为实施取得的利益返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2017年6月27日第二次修正)第七十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维持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新人社复不受字[2012]01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存在以下违法问题:(一)主要证据不足;(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三)违反法定程序;(四)超越职权;(五)滥用职权;(六)明显不当。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8〕1号)第八十七条"中止诉讼"、第二十二条“视为复议机关维持原行政行为”的规定,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维持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存在以下问题:(一)案件涉及法律适用问题,需要送请有权机关作出解释或者确认的;(二)案件的审判须以相关民事、刑事或者其他行政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相关案件尚未审结的; (三)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所认定的主要事实和证据的;(四)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所适用的规范依据且对定性产生影响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的规定,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逾越职权,涉嫌滥用职权罪,不仅导致被告人张俊杰最终逃脱死刑刑罚,而且还导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无法领取工伤(亡)抚恤金的情况发生。
  在行政纠纷一案中,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抗诉案件办案规则》第三十七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乌中行终字第38号行政判决、(2013)乌中立终字第119号行政裁定、(2016)新01行再1号行政判决存在以下问题:(一)人民法院对依法应予受理的行政案件,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的;(二)人民法院裁定准许当事人撤诉违反法律规定的;(三)原判决、裁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八条至八十六条的规定适用法律、法规、规章的;(四)原判决、裁定错误认定具体行政行为的性质、存在或者效力的;(五)原判决、裁定认定行政事实行为是否存在、合法发生错误的;(六)原判决、裁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举证责任规则的;(七)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的;(八)原判决确定权利归属或责任承担违反法律规定的;(九)人民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十)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或者枉法裁判行为的;(十一)原判决、裁定违反法律、法规的其他情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申诉人认为,在行政诉讼审判活动中,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审判员达莲花等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涉嫌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请求司法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
  综上分析,申诉人认为, 原判决、裁定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2月25日作出(2011) 新刑减(假)字第00057号刑事裁定,将张俊杰的刑罚自2010年5月29日起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5年02月0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新刑减(假)字第00075号刑事裁定,将罪犯张俊杰的刑罚自2015年2月4日起减为有期徒刑十八年, 剥夺政治权利改为八年。
  关于无期徒刑刑罚变更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第八条“减刑幅度”第二款的规定,申诉人认为,罪犯张俊杰不存在重大立功表现的规定情形,其有期徒刑刑罚期限不应低于二十一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一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审判员李阿丽等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的刑事裁定,涉嫌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罪,请求司法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
  综上分析,申诉人认为,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年10月26日修正版)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年6月27日修正版)第二百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2017年6月27日修正版)第九十一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该案件是刑事错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2012年11月5日修正版)第三百七十一条、第三百七十二条、第三百七十三条的规定,现依法提出申诉。

  此致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
  委托代理人:
  2019年8月30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