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官司打穷两家人,打散十几口人,我们自己房子住不了

楼主:291182824 时间:2019-08-25 18:11:55 点击:15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河南南阳法院在现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用“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来形容官员为了徇私情揣着明白装糊涂枉法判案,如今,这样的故事在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再次上演。不同的是,换了苦主,

  死人竟然“委托”他人代写遗嘱
  1999年以前,勇志雨、勇志国与父亲勇作庆、母亲徐清珍一直居住在位于南阳市宛城区新华办事处新街51号的房屋内,直到1999年12月14日徐清珍逝世、父亲再婚并在外租房居住。

  2006年6月,有一个自称张广邓的人找到勇志雨、勇志国,称勇作庆已经将房屋卖给自己,要求二人立即搬家,并出示了房产证。家庭共有的房屋,自己一直在此居住,怎么会悄无声息的过户到他人名下?勇志雨、勇志国来到房管局,工作人员找出办理过户手续的档案,其中,勇作庆和张广邓的一份房屋买卖协议外,还有一份写着母亲名字“徐清珍”的遗嘱,遗嘱写着徐清珍去世后,房屋归勇作庆。遗嘱由镇平人杨志刚代书,时间是1997年8月20日,其身份是徐清珍的邻居。勇志雨、勇志国找到杨志刚家里,杨母称当时杨志刚根本没有去过南阳,后因抢劫被判刑,释放后就到外省务工了。经查阅公安机关审讯的笔录,杨志刚供认在徐清珍去世以前的时间内从未到过南阳。那么这份遗嘱是经不起事实的考验的。

  勇作庆在后来的诉讼中向法院道出了实情:再婚之后,勇作庆与俩个儿子关系闹得很僵,逐与再婚妻子搬出去租房生活,日子过得相当窘迫。邻居张春玲得知情况,向勇作庆提出购买房屋,并称勇作庆只管签字拿钱,房屋能不能过户、发生什么纠纷不用勇作庆管。于是,2006年元月,张春玲在律师朋友的帮助下炮制了一份遗嘱,并在笔记和纸的颜色上作了技术处理,让司法鉴定机关无法鉴定遗嘱写的时间。为了避嫌,张春玲将房屋过户到弟弟张广邓名下。于是去世了7年的人又“委托”他人书写了遗嘱。用该遗嘱,张春玲用8万元的合同价买了位于繁华商业区的177平方米小楼
  纠纷发生后,勇志雨、勇志国向南阳市宛城区法院提起了确认遗嘱无效诉讼。(诉讼在2012年4月20日宛城区人民法院在(2009)宛民重字第29号判决书已经判决勇作庆与张光邓在进行房屋交易时所提供的原母亲徐清珍生前所立遗嘱无效,判决书已生效)然而,受张春玲(张广邓)的威胁,勇作庆自始至终没有参与诉讼,每次出庭的都是张春玲(张广邓)二人为其聘请的律师,对于诉讼情况,勇作庆毫不知情。
  父亲勇作庆与原告张光邓在房管局过户时,提交的证件中,有房产证、勇作庆妻子徐清珍的遗嘱,勇作庆继承妻子徐清珍的房地产继承书,建筑面积为88.71平方米。新华派出所出具的“勇作庆,徐清珍是合法夫妻的证明”充分证明房产管理部门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时,已告知新街51号房产证上虽写勇作庆一人的名字,但最低限度属于夫妻的共同财产。妻子死亡,如果继承遗产,遗嘱就是必交的要件。众所周知,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城市私有房屋管理条例”还没有实施,房屋的产权登记并不像现在这样规范,分得那么详细,都是由户主去办理并以户口簿上户主的姓名进行登记,就如同房产属于勇作庆和徐清珍共有而房产证上并没有登记徐清珍为共有人一样,房产登记在勇作庆名下并不能说明房产就是勇作庆个人私有,最低限度也是夫妻的共同财产。我们这里有一张房管局在2006年私产部分买卖须知,备注:“99年以前的房屋所有权证”,须持产权人夫妻证明(结婚证或户口本薄或证明)充分证明当时年代产权不规范,权属不清。
  依照继承法第25条,应按法定继承,遗产一直未分割分配,新街51号房产应依法作为勇作庆4个子女(三男一女)的共同共有财产。
  根据《物权法》规定,共同共有的财产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任何人不得处分,善意取得除外。但房屋买卖适用善意取得有严格的条件限制:一是善意,恶意串通后果自负;二是房款已经已经支付完毕;三是已经办理了过户手续。当事人勇作庆生前已经认可是恶意串通,并且,最终迫使勇作庆道出事情的原因,就是勇志禹,勇志国提起讼诉之后,张春林(张广邓)担心败诉后房财俩空,在支付4万元之后,拒绝支付下余款项。显然,这明显不具备善意取得的条件。勇作庆在2018年春天去世,张光邓的姐姐张春林在法庭上一反常态的对之前(勇作庆活着时)在法庭上还承认实际只支付4万元,也承认那6万元欠条 是应付官司用的表态。全盘否认6万的欠条,并狡辩6万元已付清

  原告张光邓在告勇志雨、勇志国的侵权起诉状中讲“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停止侵害,搬出新街51号。”被告勇志雨、勇志国从小跟随父母生活(有新华办事处育阳居委会证明,身份证,户口证明)生在此屋,长在此屋,在此居住了五十多年,张光邓买房是在2006年元月5日,可勇志雨,勇志国,一个从1963年出生,一个从1966年出生,一直就在此房居住,娶妻抱子从未离开过此房,王秋阁自1990年嫁入勇家后在此房居住至今,二被告两家十几口人住新街51号在先,张光邓2006年买房在后。并且张光邓买房没有到实地进行查看。作为正常买房人应该到实地查看房屋的周围环境,房子的建筑结构,出路,房内是否有居住人,如有居住人应问居住人,如有居住人应向居住人跟勇作庆是啥关系。若是子女对徐清珍的遗嘱没有疑问,是否放弃继承,是否同意卖房签字来确定房屋所有权性质。而且在房产过户后当时为啥不立即要求勇作庆交付房屋,而是在五个月后起诉二被告侵权。勇志雨、勇志国在涉案房屋居住即有相应的权属,也有合法的依据,亦属于合法占有。房屋是勇作庆卖给张光邓的,合同是勇作庆对准张光邓签的,张光邓只能向勇作庆 主张合同实物的交付义务。张光邓称2006年元月5日与勇作庆签订买卖合同并办理了过户手续,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从勇作庆手中接受房屋,获得房屋实际控制权。房子买了十四年,张光邓未向法院提交任何证实要求勇作庆履行房屋交付义务的依据。

  五、 一审法院判令二被告勇志雨、勇志国30日内搬出新街51号,一审判决无理无据,认定事实错误,二审法庭也可能会维持原判,但只要能逐点指出,批驳所上述理由哪点不对哪条不在理,不合法无根据,使输的明白,就输的顺心。我们一家10几口人无家可归希望广大网友一起转发让正义给我们一个公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