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公安对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态度

楼主:水是冰的泪ABC 时间:2019-10-12 20:46:44 点击:28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控 告 信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领导:
  控告人:薛波,男,1969年9月19日出生,汉族,现暂住上海市嘉定区梅园路300弄36号102室。我的身份证号码是:310222196909190010,联系电话为:13311855122 .我现在是上海蓝水化工有限公司(上海市嘉定工业区外冈园区汇宝路351号)法定代表人。
  被控告人王根荣,男,上海嘉定区人,安亭、外冈地区黑社会老大(称号“老虎”),领导组织黑恶势力发放高利贷、套路贷并进行诈骗、强迫交易,并承揽政府工程,聚敛了大量财富,在外冈安亭乃至嘉定地区,黑恶势力团伙赫赫有名。联系电话:13801964207。
  被控告人陈斌,男,上海嘉定区人,外冈地区黑社会老大,领导组织黑恶势力发放高利贷、套路贷并进行诈骗、强迫交易、寻讯滋事,曾经因为容留他人吸毒过量致一女性腹中胎儿死亡而被判处有期徒刑。出狱后扬言自己有三个亲戚都是村书记(未经证实)且在外冈黑白两道都搞得定。现经营一家娱乐场所。联系电话:13901971603
  被控告人陆国兴,男,上海嘉定区人,外冈地区黑社会成员,参与黑恶势力发放高利贷、套路贷并进行诈骗,至今为止还在套路我父亲,帮他在外不断借高利贷,身份证号码:310222195810093216,手机号码:13901827091
  控告事项:
  控告人控告以王根荣、陈斌为首的成员陆国兴等黑社会人员组成的黑恶势力团伙利用“高利贷、套路贷”进行诈骗,组织黑社会人员利用威胁、恐吓、寻衅滋事等暴力等手段强迫控告人对价值近6000多万元的土地厂房股权仅仅用400多万元的价格低价交易,并强行霸占控告人的厂房的严重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上海蓝水化工有限公司在嘉定区外冈镇出让工业用地占地18亩,标准厂房建筑面积约9600平方米,码头证照齐全)。
  事实与理由:
  2013年5月22日,我公司(上海蓝水化工有限公司)向陆国兴借款人民币100万元,陆国兴直接扣除了半年的利息20万元及手续费10万元,我公司只收到了70万元。自向陆国兴借款70万元以后,我公司的噩梦自此开始。2013年9月,因我公司资金紧张未归还借款,陆国兴又逼着控告人父亲薛友生写了一张20万元的借条。2014年5月22日,陆国兴有带着黑道人员逼着我父亲写了一张180万元的借条,陆国兴的理由是利息翻倍。至2016年11月至,我公司先后归还陆国兴人民币173.125万元。但陆国兴还不满足,带着黑道人员逼着我父亲和我催要180万元,并逼着我在180万元的借条上签字担保。
  2016年7月1号,经陆国兴知道我公司暂时还不出借款,就把他的同伙陈斌介绍给我,由陈斌出面出借我人民币200万元,口头约定月息百分之六。我当时就感觉到他们是套路,不愿意借。但陆国兴逼着我要借款利息,我没办法就答应了,并签下了200万元的借条。我和陈斌签订借款协议后,陈说要先扣三个月的利息,陈斌实际支付给我只有165万元,陆国兴在其中拿走了77.3万元,我实际只收到了87.7万元。2016年10月我公司因未归还借款,陈斌遂提出可以缓一个月还钱,但必须向其借钱付清该月利息。其遂名义上向我出借人民币50万元,利息为月息6%。我实际到手35万元(陈提出扣除了12万的前期借款利息和3万的该笔借款利息),并签下了虚高的50万的欠条。
  2016年11月底,陈斌带着黑帮人员开始逼迫我还钱。我的货物尾款收不上来,根本无法偿还。陈斌及其手下黑帮人员遂通过语言恐吓,随意辱骂等方式侮辱我及我父母、妻子、儿子。期间陈经常安排其手下黑帮人员,凌晨1-2点等在我家门口,通过敲门打电话骚扰等软暴力行为来骚扰我一家的正常生活,并扬言要对我妻、儿采取暴力行为,我的一家正常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干扰。
  陈斌和其手下黑帮人员不断地到控告人家里及公司进行暴力逼债,同时伙同其团伙成员陆国兴又把其老大王根荣(黑道称号“老虎”)介绍过来。陈斌强迫我用蓝水化工公司的一半股份来抵债,我坚决不同意,因为我公司一半股份最起码值1500万人民币。王根荣遂强迫我要把一半股份以900万的低价转卖给他抵债。我仍然不同意。陈斌就扬言不卖的话那就一分钱也不给了,就凭我借的250万,他可以找100个小弟来占领我的厂房。在外冈乃至嘉定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反正我欠钱,占了也是民事上的事情,就连警察也不敢管。在他们黑道人员的威逼下,我真的怕了,怕一分钱也拿不到,我只能同意了他们的非法要求。“老虎”(王根荣)等逼迫我签订了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协议书》、《工业厂房买卖合同》、《土地租赁合同》。我蓝水化工公司实际使用占地面积为18亩,厂房建筑面积9555平方米,市场价值人民币4500万元,年租金收入500多万元。但王根荣陈斌陆国兴黑势力团伙强迫我只付700万元收购我50%的厂房权益,仅用每年5万元的价格租赁我50%的厂房权益使用40年计200万元,这些合同简直就是吸血合同,他们黑道的威逼手段无恶不尽。而且王根荣实际向我转账仅486.24万元其扣,其中扣除了陈斌借款150万、陆国兴讹诈的180万、还差80多万他说因为他们有50%的股份扣除的厂房租金。在他们的威逼下,我没办法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写下了几张虚构的收条,我像个傻子一样被耍来耍去,但敢怒而不敢言。 “老虎”王根荣因这桩生意,分赃给陈斌、陆国兴100万元。
  王根荣、陈斌黑势力团伙非法获取了蓝水公司的50%股份后,随即加快了霸占的脚步,在厂里设置了办公场所。陈斌纠结多名黑道人员到公司进行打砸,声言公司是他们的,他们可以随意处置。他们殴打原来的门卫,剪断网线,砸烂监控,并多次侮辱我的父母。期间,该团伙强迫我交出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并利用其赶走我原来的租客,重新招租并扬言该处厂房就是他们所有。自2016年11月至今,王根荣、陈斌团伙将蓝水公司厂房包括码头外租,至少获利1000万元,该获利全部进入王根荣的私人账户。我本人持有的一半股份名存实亡。王根荣、陈斌黑势力团伙抢占蓝水化工公司的厂房后,在公司办公楼里开设赌场,闹得公司鸡犬不宁。
  2016年12月27日,我因为翻修厂房的一些欠款必须要结清,但是我的公章、执照都被王根荣、陈斌黑势力团伙控制,无法融资。我只能再向该团伙借钱。王根荣名义上向我借款250万元,约定好月息4%,直接扣除了3个月的利息,我只到手220万,但又签了250万的虚高欠条。并且在欠条上,王根荣叫我必须注明以蓝水公司的另外一半股份做抵押。我不疑有他,签了借条。2017年3月底,王根荣又逼迫我支付利息,我愿意按月付息,但王根荣表示必须提前支付一个季度的利息,否则就将我赶出厂区,我被逼无奈只能一下支付30万元。至2017年6月底,王根荣团伙又要我提前支付下季度利息,我无力支付,该团伙就说你借钱时已经抵押了另外的50%股份,现在还不出钱,你就可以滚蛋了,该厂与你无关了。我不肯,王根荣陈斌等黑社会成员随即又开始利用语言恐吓,全天骚扰等软暴力影响我一家人正常生活,并扬言要对我儿子采取暴力行为。我担心儿子安全,只能和妻子离婚让她单独抚养。现在我已妻离子散,逃离了厂区。其实到现在我才明白,该团伙用220万就侵吞了我另一半股份。
  现在中央正在推进扫黑除恶,各种案件的报道叫人拍手称快。中央督导组检查上海市,我已向嘉定公安分局举报了该涉黑团伙。但是到现在为止,连是否立案我都不晓得。我几乎天天询问,但是依然没有答复。公安机关只给我制作了几次笔录,全部都是在表面问我借贷关系,对于涉及黑恶势力“强迫交易”以及“套路贷”“开设赌场”等不闻不问。甚至我举报的当天,我刚制作好笔录,陈斌已经知晓并到我父母家辱骂我双亲,让他们叫我撤销举报,这何其嚣张!更有甚者,我每次笔录所作内容陈斌都一清二楚,甚至提前已经知道了公安机关要找的证人,提前进行威胁,使其不敢作证。在这种大环境下,还有这种事情发生,真是叫人大跌眼镜,叹为观止!
  我本人,性格非常懦弱,如果不是感受到了中央扫黑除恶的决心,我还是不敢举报的。王根荣、陈斌的黑恶势力是相当庞大的,根基深厚,他们在外冈横行霸道。因为中了他们的套路贷,我被逼得有家不能回,妻离子散,现在靠朋友的救济过日子,数次我都想自杀。我现在的状况是价值4500万元的产业被该团伙以极低的出资强行霸占,并且他们获取了全部的公司收入。不仅如此,我倒欠他们几百万。王根荣、陈斌、陆国兴黑恶势力团伙请求党和政府予以清除,还社会一个清静与公正。
  我所说的一切全部属实,我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按照正常的举报途径得不到答复的话,我只能借助媒体进行维权!
  感谢领导百忙之中阅读我的控告信。
  此致
  敬礼!

  补充材料一、
  自看到大街小巷张挂扫黑除恶的标语后,想想自己的遭遇,但不敢去当地派出所报案,就于5月29日上午拨打宣传标语上的22172110电话举报王根荣、陈斌等涉黑团伙,6月3日接嘉定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小组通知前去做第一次笔录。刚做完笔录被举报人就知道了我的举报和笔录的内容,并去恐吓、辱骂、威胁家中的父母。知道知情人要去做证人笔录,当晚就前去威胁逼其作伪证。我向经办的警官反映情况,反被其教训了一番。多次做笔录期间问其警号、姓名和联系方式,都被回绝。提供给的知情人联系方式,他也没去联系取证,要我把他们叫到公安局来做笔录,语气上总感觉在偏袒被举报者,后申请其回避,换了他们同组的唐姓警官于7月9日再次做了补充笔录,感觉他很不耐烦的样子,至今失去了联系。
  我几乎天天打探情况,每周四都冲着局长接待日去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是否立案还是不于立案。可每次都对我说里面案件多,他们人手不够,案件在调查中。更有甚者对我一直去信访窗口询问不耐烦了,说你不相信公安局你就去检察院举报好了。我感觉现在案件变成了无头案,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了。我知道他们团伙的势力很大,有消息说他们已通过陈斌在市局的战友给嘉定分局打过招呼了(未经证实)所以他们至今仍霸占着。
  近2次去信访窗口接待人员联系扫黑组,回复说这个案子有些情况是应该可以立案的,让办案人员与我联系,叫我耐心等待。可又几十天过去了,至今未有人联系过我,感觉很无助,事实情况都摆在眼前,他们却一直在拖。现在我只能求助于上级部门领导为我伸张正义。

  补充材料 二、
  这次9月2日,接嘉定分局孙警官电话:17821096132,告知我收到了6月14日的信访材料,说按要求必须在今天回复我,也没有明确对我说案件的进展,我整理了一下他和我所说的话基本上为四点:
  1、责怪我一直在问举报的事情有没有立案,说我找了很多领导在打招呼问询案件。他作为一个警官应该知道他所说的话要负责,请他告诉我有哪些领导在关心我的事情,并告知我姓名。
  2、眼看举报至今已有三月有余,警官却要我去外冈派出所报案,先前我已告知外冈所谢警官,怕在外冈所报案,因为王根荣、陈斌在当地的势力太庞大了。我告诉孙警官外冈所已去过报案,但明确告知此案件分局扫黑除恶专案组已经受理了他们不接案了。
  再说7月11日分局信访窗口也有告诉我不需要再去报案的,我的举报是扫黑专案组受理的,且已经给做笔录了。
  3、后来孙警官叫我去和被举报人协商谈判,说他们愿意还我50%股份的收益,意思让我撤销举报喽。
  4、我告知警官近日会带证人证词去分局,可是两天后证人就不敢出来作证了,他说除非把他抓起来,他就会把一切内幕都说出来。
  我总感觉警官在语气上总在偏袒被举报人,所以我怀疑王根荣、陈斌等涉黑团伙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嘉定分局的公安系统了。
  望上级领导明察!

  补充材料 三、
  通过我不断的向上级部门信访王根荣等涉黑团伙的情况下,终于在9月10日,嘉定公安分局的领导约谈话,在近2个小时的问询期间,我感受颇多!
  1、问我反映陆国兴受到陈斌的威胁来公安作伪证的情况哪里来的,录音有没有?
  我在7月18日就将与陆国兴(当初作为证人)的电话录音光盘及录音文字材料交予公安信访窗口带给扫黑办,到今天还在问我有没有录音材料,说明我举报的案件一直被压着没人在做。
  2、刑队警官对于王根荣、陈斌团伙实施强迫交易时使用软暴力威胁,解释说要有大部分人认为才算?
  按《刑法》与《刑法修正案(八)》规定:第(4)项和注意事项:(2)项中条款。
  对照我的经历,被王根荣、陈斌团伙以250万借款到期相威胁,出于怕他们的手段不得不以900万的低价接受他们的交易,(有录音文件佐证,且都已提交扫黑除恶专项小组),算不算强迫交易。
  3、既然嘉定分局各位领导都认为与王根荣签到的买卖合同都是无效的,可实际上王根荣、陈斌团伙一直霸占着公司厂房,那这又是什么行为。
  4、对于警官所说的寻衅滋事不严重,只是内部矛盾的说法很难理解。陈斌又不是我公司员工,他有什么权力打砸我公司的财物和员工和驱赶公司工作人员。
  5、为什么公安一直围绕在借贷关系做文章,要把案件引向法院方面?很费解。
  至今天为止,据协助调查前去分局的人员透露,办案警官未认真看过案卷,领导也未曾安排其跟进案件。看来民间传闻王根荣、陈斌等团伙的后面的伞大未必是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正义人士1972 时间:2019-10-12 21:01:45
  扫黑除恶,支持党的政策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