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存在违法和渎职犯罪的问题的举报

楼主:2019你好ABC 时间:2019-10-22 14:28:46 点击:21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
  我发现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存在违法和渎职犯罪的问题,特此举报。
  其违法情况如下:
  司法机关认为,鉴于本案系被告人与被害人在培训期间因琐事引发,根据《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纠纷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这里的民间纠纷,包括但不限于邻里纠纷,也包括那些因为工作、生活等矛盾引起的纠纷;也不限于农村的民间纠纷,城市中发生的民间纠纷也可以适用《纪要》规定的精神。(备注: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张俊杰故意杀人(第511号)--同事间纠纷引发的杀人案件应慎用死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新检刑申审通[2015]34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
  举报人认为,如果不是坚守信号员岗位履行职责养家糊口的需要,那么被害人施玉军还有必要从2006年12月4日起上班,还要连续15天24小时一个人值班?再说每天都有乌鲁木齐市至阿拉山口的客货列车往返经过,被害人施玉军要负责几十公里铁路沿线所有信号设备的异常检查和维护工作,有责任要求无责人员离开火车站,这些情形恰恰是其履行职责的具体表现嘛!岂能说此故意杀人一案皆是生活琐事云云!
  1、关于“请老师吃饭”方面的问题:申诉人认为,所谓“请老师吃饭”就是当下社会一些考生为顺利取得“职称”、“驾照”主动拉关系孝敬培训老师的“份子钱”!再说“请老师吃饭”并不是被害人施玉军必须履行的法律义务;而被害人施玉军拒绝“请老师吃饭”也是其个人意志的表达与他人无关,这些不应成为被告人张俊杰酗酒滋事深夜伤害他人的理由,所产生的刑事责任理应由被告人张俊杰个人完全承担! 经查证:此处“请老师吃饭”所请对象就是本案保证人李建方,同时此人还是铁路运输学校技能鉴定中心的培训教师。
  2、关于“被告人悔罪,被告人家属积极赔偿被害方损失”方面的问题:司法机关认为,张俊杰在二审期间提出愿意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以减轻其罪责,其妻子兰素萍在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用其妹的房子作抵押借款30000元,连同其母的20000元养老金,一共筹得52000元交至二审法院,希望法院能够从轻判处。被告人的民事赔偿虽不能完全补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但其家属倾其所能积极赔偿的态度,有利于社会的和谐,故可作为对被告人酌定从轻的情节。
  就法律依据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23号)第一百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审判附带民事诉讼案件,除适用刑法、刑事诉讼法外,还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规定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也就明确了法院在审理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时应当按照我国有关民事法律的规定予以执行。其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及第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明确将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抚慰金区分开来,且将死亡赔偿金采取了收入丧失说,可见该司法解释也已经将死亡赔偿金视为了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失。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人损解释》第十条就已经将《精神损害解释》第九条予以废止。其三,我国其他相关法律也明确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害赔偿。《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二条之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产品质量法》第四十四条:“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由死者生前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 ”《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七条第(三)项中也规定“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由此可见,其他法律并未将死亡赔偿金视为精神损失。根据位阶原则,以上法律都应当优于《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死亡赔偿金属于精神抚慰金的规定。死亡赔偿金不应当属于精神损害赔偿。其四,根据新的《侵犯责任法》第十六条之规定:“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和第二十二条之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可见,死亡赔偿金也被新法律确认为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失。由以上几点可知,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并非物质损失的法律依据明显不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举报人认为,在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请问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问担保人李建方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
  请问撤销刑事自诉案的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河南路派出所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证人蔡文仲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问乌鲁木齐市铁路运输学校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问乌鲁木齐铁路局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
  3、关于“法律援助”方面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2001年12月29日第一次修正)第41条规定:公民在赡养、工伤、刑事诉讼、请求国家赔偿和请求依法发给抚恤金等方面需要获得律师帮助,但是无力支付律师费用的,可以按照国家规定获得法律援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42条规定:律师必须按照国家规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尽职尽责,为受援人提供法律服务。申请人认为,在2007年07月05日至2008年5月29日期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施润、施正吉、金兴菊不仅有权利获得法律援助,而且司法机关也有义务为其指派辩护律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年6月27日第三次修正)第205条的规定,我国民事诉讼中提起再审的时间是判决或裁定生效以后六个月内提出;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以及发现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我国刑事诉讼中再审期限一般可以在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两年内提出,但满足特定条件(可能对原审被告人宣告无罪的,或者原审被告人规定的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人民法院未受理的,或者属于疑难、复杂、重大案件的),即使在刑罚执行完毕两年之后提出,人民法院仍需受理。两年之后提出,人民法院仍需受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年10月26日第三次修正)第46条规定:公诉案件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自诉案件的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权随时委托诉讼代理人。
  举报人认为,在2007年07月05日至2018年3月30日期间,即:在最高人民法院西安市第六巡回法庭于2018年3月30日作出(2018)最高法刑申284号通知书前,刑事申诉案件被害人施玉军的父亲施正吉、母亲金兴菊应该有权利获得法律援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查院乌鲁木齐铁路运输分院、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判决、裁定,存在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行为!违背立法的本意,任意杜撰利害关系,缺乏去伪存真、明理析法的辨识!简直就是葫芦僧断判葫芦案!不仅颠覆了我们普通人关于“是非”、“真伪”、“利害”、“因果关系”的价值判断,而且扰乱着我们普通人关于“文明与野蛮”、“秩序与暴力”、“真理与荒谬”的认知!其具体司法行为涉嫌徇私枉法罪,请求国家监察机关、最高检及最高法对本案立案侦查。

  此致
  举报人:
  2019年10月18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