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见义勇为被判罚款,寻求帮助

楼主:韩喜军冤枉 时间:2019-10-22 23:03:44 点击:10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谁能帮帮我?我叫韩喜军,今年53岁,是荣成市人和镇万家疃村的一名农民。我因为抓小偷,今天上午被荣成市人民法院判处赔偿小偷85522元。而小偷至今逍遥法外,这世界上还有没有天理?在2017年3月22日,我与同村村民韩喜斋骑着摩托车外出回村时,听到村民们在喊“有小偷,快抓小偷呀”,于是我俩骑车向东找小偷,我们在路边看见一个陌生男子(原告于明),我们便问他是干什么的,于明回头骂我们“ ,关你们什么事”然后就向东边的麦子地里跑了,我们觉得不对劲,就想拦住他,看他是不是小偷。在我停车的时候于明已经跑到东边的麦子地里,我停好摩托车在路边折了一根“笤帚棍”(直径约1.5cm)和韩喜斋向东追的时候,于明不见了。我们试探性的继续向前走,过去以后才看见于明坐在不远的田垄下边,此处田垄大约有1.5米的高度。我们上前问他“为什么要跑,是不是偷了东西”,于明开始拿着包挥打我们,我便用这个“笤帚棍”去挡,期间这个棍儿打到了他的胳膊。这时候同村村民韩圣伟也过来了,听说这个人可能是小偷以后,我们拿过他的包想看看里边是不是有赃物,看里边只有一些吃的,我们就一起走了。后来,沙窝边防派出所就找到我,说于明报案我用棍将他的腿打断了,要进行调查。因为他的腿确实不是我打的,当时韩喜斋和韩圣伟也在场都看见了,所以我不怕,村民们当时也到派出所给我作证,后来我就被取保候审了。
  直到2019年5月份,我与韩喜斋、韩圣伟都收到了荣成市人民法院的传票,说于明把我们三人告了,告我们打断了他的腿,要我们三个人一同承担56440元的赔偿。给我审案子的法官叫高超,高法官告诉我们说“在民法里边,两个人在一起,其中一人受伤,排除自残的可能,就认定是我打的,除非我提供证据不是我打的”。因为他当时跳下去的田垄比较高,我认为是摔断的,对这个问题我咨询了律师,律师说,我们可以向法院申请一个致伤鉴定(成伤机制分析)来鉴定一下他的腿伤是当时摔得还是钝器击打造成的。于是在7月1日我打了申请书交到法院,期间我问过高法官几次,他总说院里要研究一下这个鉴定做不做,但直到10月22日案子判了,高法官也没给我答复这个鉴定做不做,只告诉我等候通知。后来在判决书上看到的原因是“从本院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于明的伤情,系韩喜军行为所致,故韩喜军的申请本院不予采信”。然后一审判处我个人承担所有赔偿费用85522元。(详见判决书)案子判之前,我跟高超法官提过好几个疑点,希望他可以查证了解,但是法官都没有理。
  1.于明没有偷我们家,我没有损失,我是在他人财产受到损失时而去制止犯罪,是见义勇为
  2.在我同韩喜斋找于明之前,他已经被村民发现逃跑了,并不是我对他穷追不舍导致他受伤
  3.调取派出所出警时的现场照片,可以证明于明经过的田垄有很高,有摔倒的可能
  4.村民李吉良在田里务工时看见了过程,他笔录中说看见于明向东跑,等我停好摩托车追过去的时候,于明就不见了(是否存在于明摔下田垄的可能)
  5.调取于明当时腿伤照片,腿部断处是否有淤青或击打的痕迹
  我是一个农民,我不认识于明,和他无仇无怨。我靠庄稼和打零工维持生计。8万多元对于一个固定职业的农民来说几乎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和养老钱。因为抓小偷,要不明不白的赔光所有积蓄,我真的感觉很冤枉。电视上
  
  
  
  
  
  
  说要让民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例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我该怎么办?谁能帮帮我?
  2019年10月22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