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法治的关键时刻——也为大连13岁男孩杀人一案发一贴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0 20:20:46 点击:1736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再赘述了吧。我们直接说一些对于该案的思考吧。
  首先,作为一个父亲,甚或作为一个人,我同样对于这样的暴行,切齿痛恨,如果有人对我孩子这么做,我只要知道了他不满13岁,我宁可在警察到来之前,用我一条命换他一条命,也不想让他逍遥法外,所以我不希望回帖中再有哪个视力不好,或者逻辑不好的人再出来问我什么“如果你家孩子出事,我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说”这类“睿智”的问题了。我是人,我也会冲动,会犯错。但是我冲动时的想法,不代表正确——任何人冲动下的想法都不代表正确,我们都不该拿着冲动的思维替代理智的思考。
  所以,我想说的是,从判决上,我坚决支持法院的无罪判决,因为现行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讲法治,就应该不折不扣的去执行法律,哪怕法律本身并不完美,在修订之前,也必须严格执行,不能随意更改,解释。否则法律的严肃性一旦被破坏,这次你觉得合理,下次他觉得合理,都可以随意要求法律按自己觉得合理的方式来解释,来更改,而且“随用随改”,“改完就用”,那么我们还要立法程序干什么?难道舆论替代审判?这对于法治而言其危险性可谓巨大。
  对于现实正义和程序正义,我们很多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偏向现实正义,仅仅去关注个案是否公平合理,而不关心“法”本身的建设,不去追求立法的严谨和程序上的正义性。这样的结果,只能使得我们每一次个案都必须去争取一次公平,而如果我们去追求法律制定的公平,虽然一些个案可能变得很荒唐,但整体法治却会在每一次荒唐之后进步,最后荒唐越来越少,公平越来越多。这就是程序正义的意义。而要追求程序正义,就必然要在即使知道法律存在不合理处,但还没有修改的时候,允许某些个案出现不公平不合理,哪怕是很大的不公平不合理。这样的代价,虽然牺牲了个案的公平,造成了不好的舆论,却同时维护了法治的尊严,扭转了对待法律不严肃不较真的态度,甚至倒逼立法的时候我们争取更多的发言权,要求立法更加严谨合理,这都是促进法制建设的好事。
  在此过程中,或许会伤害到一些人,他们会觉得极不公平,极为愤怒,这或许是不可免的,但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坚守住了法治的底线,才能让法真正“硬起来”,“硬起来”的法,也才能保证更多普通民众的安全。如果在这时候惧怕愤怒的“民意”,在法理上让步,则只会让民众对法治的信心减弱,执法随意性增加,甚至助长某些“民粹主义”的倾向,让舆论左右了施法,可说后患无穷。所以这是坚守法治底线的关键时刻,真心支持法治的人们切切要注意保持清醒,不要被愤怒迷了双眼,让民粹主义的思潮有了可乘之机。
  对于受害者,我们应该安抚,但也要让他们明白法治的道理,并不是法律抛弃了他们,对他们不公,而是要考虑法律的契约属性,理解执法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进行的道理。对于那加害者,我们一方面的确该继续谴责,让其本人及其家属能够真正认识到其行为的卑劣可耻,做出忏悔补救,另一方面,的确也不能只有报复性正义的观念,不能只知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也该要有点法律契约精神,虽然这次是他们卑劣的利用了法律,但我们兑现法律承诺,恰恰是对这样卑劣行径最好的回击,因为我们借此避免了其他卑劣者随意“加注”的可能性,也就避免今后有人利用舆论扭曲法律为自己脱罪的可能性。这样树立起来严肃法治的标杆,也必然震慑那些企图利用手中权利去随意更改法律的人。如此浩大民愤都不能改变的法,如果因为谁的特权被改动,就实足以千夫所指了。每个动了这样心思的人想必都无颜面对这次案子中那委曲的父母,愤怒的民众。这或许是中国法治一次获得质的改变的机会。
  当然,我们的刑法似乎也该因此有所改变了,过于硬性的刑责适用年龄,的确是很大漏洞,如果不改变,今后真可能冒出个少年黑帮,恣意妄为,却没有惩罚的办法,那就违背立法初衷了。建议引入犯罪恶意抵消免责年龄的机制,对于存在明显主观恶意的未成年人犯罪,能够降低其刑责年龄,不能始终让那些在未成年人犯罪中受伤害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不公平待遇了。

打赏

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0 20:32:48
  我觉得,刑法除了对未成年人犯罪这一块该修订以外,其他漏洞也该填补
  比如精神病患者犯罪,如果因此没有负法律责任,其强制治疗期就不得短于正常人做同类行为的刑期,如果杀人等可判死刑的重罪,就必须终身强制治疗,还要允许受害者监督。
  重罪减刑也必须组成包含受害者或其亲属在内的委员会投票通过,才能减刑,并允许受害者监督其服刑
  • 欲言kk: 举报  2019-11-04 04:02:53  评论

    评论 hqplion:一个未成年人杀人案你就要改法律,那这法律是儿戏吗!俗话说:君无戏言。皇帝说出来的话是不可以回收,不可以改的,否则就会失去威信,谁还怕皇帝?法律同样也是如此,今天这个死了说要改法律,明天那个死了也说改法律,那这法律是学生作业吗?
  • 欲言kk: 举报  2019-11-04 04:10:58  评论

    评论 hqplion:法律不仅不能轻易更改,而且我听说一旦宣判即使是判错了,判冤了也不会轻易翻案!要不然法官那个锤子用来干嘛?法律不是维护你那个所谓的正义,法律是维护社会正常运行的秩序的,法律是要看往后,从长远考虑的。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0 21:00:37
  希望更多人从这个案子中看到立法的重要性,其实类似的案子早在几年前就发生过,几个学生杀了老师,如果早一些修订刑法,这次就不会有遗憾了
  • 欲言kk: 举报  2019-11-04 03:53:01  评论

    评论 hqplion:你这种人才怎么不去当律师,你在这里这样叫像是在被被窝里放屁,没人听得到哦
我要评论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0 22:14:51
  这个事,很多人在怪未成年人保护法,其实规定刑责年龄的是刑法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0 23:37:50
  有人说,那个小杀人犯的家长有什么特权,我想真有这么大特权的住那种房子?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1 08:28:44
  再顶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1 11:49:19
  没人回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0-31 15:21:29
  没人回啊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1-01 09:54:47
  再顶顶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1-01 14:29:25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1-03 11:13:31
  无语中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1-03 22:25:56
  虽然这次判决是支持按现行法律判,但的确希望对刑责年龄有些考虑,一方面现在孩子成熟得早,一方面我觉得我们教育上过早让他们知道自己可以不负刑责是否妥当真的该考虑。我建议不要把14岁以下不负刑责过多向14岁以下的孩子宣传,反而应该告诉他们,他们即使不负刑责,也该承担后果,反而会好一些
作者:ty_幽贤 时间:2019-11-03 22:30:15
  楼主说得很深入,很辩证!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1-03 23:34:00
  虽然不主张过分强调报复性正义,但刑罚的很大部分意义确实在于通过刑罚补偿受害者,震慑罪犯,让其为其行为付出相应代价。所以不要仅提拯救,预防。不要总提保护,也该谈惩戒,公平。否则真有一天匹夫一怒,流血五步,血溅两人,成了常态。就更与初衷相悖了。
楼主hqplion 时间:2019-11-03 23:34:35
  即使不降低刑责年龄,也该引入恶意补足年龄的机制,不然的确放任了某些人的恣意妄为。也不要因为对未成年罪犯关押,刑期执行有问题,就采取干脆不判的做法。这是饮鸩止渴。
作者:ty_小狼209 时间:2019-11-04 10:09:15
  现在的问题是未成年犯罪后谁来保护受害人的权益
作者:kingkeke 时间:2019-11-05 12:01:09
  楼主将权利对等的诉求,称之为“报复性正义”是完全不对的。13岁男孩作为“少年”的权利得到了保护,但作为“儿童”10岁被害人的权利呢?被吃了吗?
  楼主希望通过每一个案件的严格办理,去体现“法”的权威,但有没有思考过:现行法律是否意味着“国家独占刑罚权”?为了公平,为了“法”,我们是否应该将侵害者的相应权利交给受害者或受害者的权利继承人?
  人身权就是属于个人的权利,通过法律保障杀人者的权利,事实上剥夺了受害者的对等权利。通过立法、舆论肆无忌惮地剥夺受害者对等权利的行为是非常让人不齿的,而通常发出此类声音的人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作恶。
  • 菂华在心: 举报  2019-11-06 13:43:36  评论

    评论 kingkeke:赞同!
  • hqplion: 举报  2019-11-07 20:33:00  评论

    评论 kingkeke:对等的权利诉求也应该在现有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法律不可能完美,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发现了问题应该改,但改之前还是要按现有法律执行,因为人判断自己的行为是否合法都是依据现有法律,所以“临时加注”的做法,无异于不教而诛。而且中国是成文法,不是判例法。(待续)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深圳百欣办公用品 时间:2019-11-09 10:13:10
  子不教,父之过,13岁虽然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我觉得至少应该赔他们家倾家荡产,同时,成年之后所获得得一切合法收入的八分之六十都用于赔偿受害人,一旦再犯事,往事可以重新追究
  • hqplion: 举报  2019-11-09 11:38:38  评论

    赔偿是必须的,但是在现行法律和本案中,我估计想得到高额赔偿都难,更别说你这么高要求了。因为杀人者不够刑事年龄,家长肯定也是有恃无恐,根本无需用高额赔偿来换所谓被害者的谅解,所以必然是法院判多少,就赔多少。甚至还会上诉拖时间,赖着不给都有可能,你拿他还没法。所以法律的确该有所改变了
  • hqplion: 举报  2019-11-09 11:45:59  评论

    至于你后面的主张,好是好,但基本难以实现了。法院根本没这个权利这么判。唯一建议,法院可以用附加条款判定该杀人者杀人这件事不受隐私权保护,对其予以公开,计入个人征信和档案记录,无论今后他上学还是工作都要一直被着这个包袱,这个我都不知道可不可以,记得有特殊情形不受隐私保护的法律
我要评论
作者:何处不逢 时间:2019-11-09 23:13:29
  所以,我想说的是,从判决上,我坚决支持法院的无罪判决
  ----------------------------
  警察把他强制收容管教了,没到检察院起诉这一步,所以也没有判决。
  期待有一天人命案都由法院裁决。比如昆山龙哥被反杀案,如此复杂的法律问题应该交给法官,而不是交给警察处理。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