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忍多关节痛苦劳动,求镇领导以后不要打麻烦

楼主:生活68 时间:2019-11-11 20:18:03 点击:8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古楼镇摇金村李永财这位苦命残疾人。求地方领导以后不要故意打麻烦哪有这么多事情,将会迎来淡忘。在2019年9月6日晚上9点多一位中年人埋伏在、李永财租房每天晚上回家必经路上,另外一家与我同租栋房的店客发现说:哪里藏人好像是来整杀我们的。后房东龚昌惠马上查找,几分钟后发现一位强壮中年男子双手抱头把脸挡住,房东说马上报案有整杀人的,后哪位中年马上逃离现场,警察来后说:“他们通知街道的注意防患,你们也关好门注意安全晚上不要出来”。后有人说李永财告了地方领导,其他人没有得罪人,要是你回老家人少你就惨了,你不要出去走注意安全。李永财说:“即使有人冤整打我,也不会带任何东西自卫”。李永财因病重度残疾、双股骨坏死手术、2005年开始颈腰椎活动强直受限地上随便掉个东西都无法捡起来、2022年以后还得二次股骨坏死手术。2017年合川人民医院诊断:双肩关节坏死连上抬洗澡头都困难不行、已伤失治理能力、走路都困难没有稳力何来自卫一点反击能力都没有、就连几岁的小孩都可以轻轻推倒地。
  
  
  
  
  上面四张分别是四川华西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大坪医院多家医院数位教授,住院检查后都给李永财的病情诊断证明写到::患者已经骨桥形成发展到强直性脊柱炎晚期无法挽回的残疾、多关节疼痛严重身心痛苦,无生活质量,生活难以自理,传统药物治疗无法控制病情加重,为确保疗效,只是减轻患者痛苦,建议长期使用“类克”治疗只能缓解多关节疼痛,提高生活质量。
  我每天忍受多关节痛苦。即使我的冤问题告到最高级又能怎样,最后地方镇领导安排做个替死鬼,说如是村干部包庇整的背了,把责任推卸干净。上级领导是最为残困人做想的只是基层有些领导的问题。有过路人说:“你属于五保特困户又是重度一级残,治病药费本该地方领导救助解决的,可为什么找多种推卸呀!简单点就没想要你有病行治疗,你们这种人生小病用钱少还好办,若长期病痛需药物维持护身,上面说得好,到了下面若没关系,地方领导巴不得把有些整气死或早病死少麻烦;若有点点小病镇、区多家医院都想拖你们住院、医院骗搞国家医保形成风了,若生病花钱多没钱,可能就没有医院争先恐后来拖你们住院为你治好,已经没人性人道滑坡了,有重病这叫自生自灭。只有自己拖着病痛残,平时想找办法挣存点钱、不然突然生病没垫付周转只有可伶等死,若告了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悲惨噩梦。”听了这话深感真现实。我李永财合川区古楼镇人士、2013年我感冒咳嗽在合川住院两天越治越严重差点起不了床,我马上坐车到成都住院治好。哪次到成都,我到多家网吧、地方领导盗用我网络密码,锁定我的身份证IP地址无法上网打开网站,我预感不怕地方领导黑冤整我,后我在另外家用电脑帮我发出实情才免灾。2009年我瘫痪在病床上,古楼镇领导拿钱请人守住不准我到医院手术治疗,把我往死里面整,后我悄悄打120才到医院治好的。2009年瘫痪在病床上我给领导说感冒咳嗽,领导马上安排村医来测血压又体温这些,后没拿一样感冒咳嗽药有点补养,若我不懂医服用了怕马上加重恶化致死;好高明的阴毒害人哟?杀人不见血的刀。请问我敢到敬老院里面住吗?哎民告官难登天,领导整民一句话当踩死只蚂蚁样。也有人说我得罪地方领导,出去走到人生地不熟、领导安排人给你安个什么罪就弄走了,外面好心人不知情谁敢说什么就黑冤整了?现到处都是安装天罗地网的监控,谁都知道违法后寸步难行,所以不管地方领导怎样逼迫整我违法的事不会做,除非合川区古楼镇领导看我不死,找人跟踪来陷害冤整我。多想以后逃难出去租房方便突然生病住院、远离地方领导的摧残静养,看见母亲七旬多年高又一点不认识字,出门难起步难。本来很多事情简单的基层领导故意打麻烦整起我来信访告这些,谁愿意自己路越走越窄呀?
  我李永财,一级残疾未婚。15岁时一个天真无知的就开始患病残到底错在哪里?起初失误治加重中1997年成都华西医院诊断:强直性脊柱炎。同年父亲中风瘫痪贷款5000元治病未愈、因没钱医治父亲就回家、母亲每天护理瘫痪的父亲,父亲瘫痪到2005年病亡。我忍受病痛借款坚持在成都继续读书1999年7月医院实习毕业、擅长中医为主推拿按摩为辅, 1999年3月借款在成都开一家正规盲人按摩,当时还没拿毕业证提前一边医院实习,下班就在自己创业门市,每天忍受多关节病痛坚持为顾客按摩,常痛得无法忍受,就常加大服用止痛药来缓解痛苦给顾客按摩。因生意好半年后请人发展开两个盲人按摩。一边读书一边劳动还清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在2000年父亲贷款加利息六千多元,两位哥嫂争吵说:弟你多出点以后你有困难我们好帮你,想到兄弟哥嫂他们家和谐,我一个人还父亲贷款3200元,哥他们每户出1800元。父亲生病看见哥嫂他们不拿零用钱,父亲2003年向法院起诉、要求三个子女每月拿50元给二老用,父亲起诉后受到哥嫂大骂、母亲看见吵骂就借款200元撤销了法院起诉,后我们三弟兄平方的起诉费。撤销起诉后哥嫂每年拿二十元钱给父母亲用。因病痛加重无法坚持按摩,2001年底回家,进入乡村卫生室一直到2009年,我每天架着拐杖忍痛为病人治病服务。从父亲生病瘫痪后哥嫂他们没有拿钱给父母亲用,父母无固定工作收入我与父母亲三人一起生活困难,都是我开药店来维持及父亲药费这些。每当写到这里想起命苦含泪满面。我2009年申请为五保户。因病2005年颈腰椎完全强直不能一点转动,就算地上随便掉个东西都无法捡起来。父亲病死后我架着双拐杖走路,我说可以不出父亲安葬费吗?哥嫂不同意、我忍受病残痛一样平分父亲安葬费,父亲安葬后我问哥嫂,母亲怎么办,哥嫂答复:“他们每年拿五十元给母亲用,这五十元先存在大哥哪里,等母亲生病拿来用,问我可以吗”?我答复:“没什么也是想到兄弟团结就好”。后外面说起不好听母亲就改口说每年拿了五十元的。我在成都学会包容不想与兄弟哥嫂计较这些,2008年我自杀后重庆警察也把这些如实写录在案。我风湿痛病最怕天气突然变冷。天气冷了多关节疼痛更加严重,有时痛得服用止痛药缓减,但是胃不好又怕服用止痛药多了。冬天我这种病要在热带租房住保养,更好些病情就轻松些。
  这段是位用汽油自杀的真实文章敬请耐心读完、一个悲惨噩梦命运。我李永财 ,患病29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也想劳动光荣而幸福、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几年来无数次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让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合川区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我汽油自杀后经重庆市、及合川区公安局、卫生局、市区民政局、等五大部门共同调查走访群众后、开会了解我情况,说我是生活困难、无数次求助地方有些领导不管、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引起的。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天真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捐款、关心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重庆市民政位领导为我遭遇也来医院捐款600元。十天后交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安全烧伤治疗两个多月。地方有些领导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受过这样的气,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哪次烧伤熊志强在医院守我时还给我说到:“你以后回家想的什么、不管以后发展做什么我们都会把你了如指掌、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什么是艰难。”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有些假装不知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本来上面有些领导要求说了、烧伤治疗后就治疗我股骨坏死,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说要整我的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我治疗报复整我呀!地方有些领导说:“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他们一句话、把你整得很远、你就要倒很大的霉”。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慈悲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毒害。明显简单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报复、残害整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古楼镇些领导与熊志强说他们把我整教聪明了,也把他们整聪明了。请问地方有些领导是这样来报复教整一个、内心充满正义天真无知的病残人吗?一个慈城善良的心来到这个世界、看见有些地方丑恶的面孔吗?请问地方领导我忍病痛劳动,到底错在哪里,不是病痛折磨、不是你们说一套做一套报复整我,我会这样网上揭发告你们吗?起初我不懂录音摄像,是地方领导无数次说一套做一套才学会摄像的,若不摄像整我能说清吗?
  我怕被黑冤整,后悔残困得罪地方领导,多想以后出去简单好好过,就远离世俗静养。求地方领导以后不要反扑报复打我麻烦就好。我万分跪拜感恩地方领导淡忘这些。需然地方个别领导报复整我,但是党的政策是好的,上面一心为民,我们困难人都欠党的政策好。人生很多需要包容大度,若不是地方领导记恨报复心强、整起我来告哪有这么多麻烦;其实早就迎来很多感恩感谢地方领导的话来。
  我多么想团结和睦,我更不想走入人生的边缘去得罪领导;家庭环境、生活困境病痛的慢性加重,我不想走入深渊的边缘。请地方领导换位思考,不是病痛折磨生活所逼、谁愿意去得罪有些领导呀?谁知我的苦与泪呀?我该何去何从••••••那年我不想做傻事,请求领导不要记恨,求领导不要报复放过我;我也向领导问好、李永财有苦衷请领导理解。感谢党对残苦人关心帮助!拜上敬上!!今天我伤失生活治理能力没有尊言;多么想可以劳动而幸福阿!所以希望你们快乐健康;人要自立劳动才幸福光荣;一定要依法劳动创财富。

  
  http://img3.laibafile.cn/p/m/313378650.jpg
  我2019年2月27日发送给古楼镇有些领导短信息,内容有:“熊、刘镇长你好!我摇金村李永财,今年我参买了职工医保2700元,我是想住院报销高些也为地方节约分忧。1月14日地方领导当时就答复、不能救助困难款解决部分职工医保,也没有困难款,今我就把母亲每月护理我的补贴款拿来参职工医保,想到2018年2月哪次有些领导给我出的难题是【我治病住院二千元门槛费,二千以后不高于60%救助,二万封顶,多余负担不起就由七八旬老人承担】明知我要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一个重度残疾五保户无工作治疗无援等于死路,你们出些难题不让我以后有病行治疗整我,好毒啊冤!惨无人道冤!不知以后你们领导也会回家逼迫七旬老人来供养你家儿孙呀!落井下石气整摧残我不好,怕你们以后又出尔反尔出什么来算计我怕了,还是参买上职工医保不管走到哪里自付少些。明年还想拿母亲护理我的补贴款交,母亲就没有护理这些了,自己生坏了病求人苦累呀!求领导不要反扑报复。

  1997年学业中的我使我一落千仗雪上加霜。父母与我一家三口均为农村户口、没有固定工作收入,父亲倒下一家面临生活困难;母亲长年护理父亲生活,父亲因病伤失生活自理能力卧床于2005年病死。我为了完成学业,求哥俩(已经分家)借钱我读书哥俩不同意;我只好跟亲戚筹借些,在成都读书姑妈姑爷帮助了我很多,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希望可以缓解生活困难。读书期间没有钱不敢治病,常服止痛药缓解痛苦。毕业后带病忍关节疼痛努力工作挣钱,拿小部分钱治疗我的病、不敢住院治疗;因为要还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省吃俭用心里藏着我的病痛,没有告诉亲人好友,怕父母知道更担心伤心,加重父母病情负担。亲友问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我说关节炎。谁知道我心中的苦,自己常悄悄苦泪洗面。
  2003年我强直性脊柱炎日夜加重、并发股骨头坏死,行走困难疼痛;2005年必须架拐杖才能行走、经区残联评估、一级残疾有残疾证。2005年父亲病逝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2005年我已伤失生活自理能力,颈腰活动完全强直受限不能活动了。每天是母亲护理我的生活起居;母亲年过六旬劳心成疾,母亲体弱多病无工作收入,生活十分困难。我每天还得承受高昂药费护身缓减些痛苦,2005年强直瘫痪。医生几次建议我双股骨头坏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就因钱不够,一家面临生活无援、治疗无援,举步维艰;自己历尽万苦筹集两三万元;双股骨头坏死手术约五万余元。几年来无数次向地方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2至3万元股骨手术费;地方基层领导说没有这政策。几年来每年无数次我以书面、及架拐杖到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期间我用电话向古楼镇、合川区无数次求助; 2008年9-10份我向地方政府、与区政府电话无数次求助说明情况、并说我忍受不住疼痛折磨就可能自杀, 可是他们还是没有答复。只有区残联叫我不要想不开。均以失败无答复;就因没有人士关系等.有些人光想着别人的劳动果实,自己不劳动是种不道德堕落行为,自力更生劳动而光荣幸福;我也想劳动自强,今天我走头无路实在没有办法、才向地方领导官员求助的。几年来受病痛折磨,好如时刻被皮鞭抽打。多次想自刹,看到党的政策如此美好、关爱人民的生活疾苦,只是有些地方个别官员问题欺上骗下;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
  
  
  附近群众几十户联名签字证明、七旬多母亲2018年以前在菜地给别人做活、及经常有空就捡破烂卖;有时淋雨高温列日晒后、母亲晚上都吃不下饭就喝水,多次劝母亲不要去做了,母亲说以后生病没钱垫付周转可伶、不然生病吃药没有周转垫付更悲惨。2018年高温才没去做的。有些领导你们领着退休高工资享福,农民为社会付出的苦与泪吗?七旬老人血汗催命呀?良知啊?七旬多母亲这样累是在残杀自己生命。看着母亲辛苦我多想、忍病出去劳动点孝敬母亲也想感恩党多些尊严。筹集些以后高昂手术关节药费哟?求人苦与累。
  可是对一个伤失生活治理重度残疾五保户,面临无工作、高昂手术病痛治疗无源还是等于死路。2018年2月13日有古楼镇熊志强安排两位刘兴卫、钟镇长、谢德斌、民政的陈书、还有村委会等领导、与我的谈话视频证据领导说:要我七八旬母亲承担我的治病药费、领导多次逼迫我签字,有些领导还说、若不签字表示送达也要算数、看你做啥,得罪有些地方官霸苦呀!有些不是事实拒绝了签字,等我拿出有古楼镇有些领导、控制我治疗、刁难痛骂整我录音视频冤屈证据,有些领导就包庇不管,受冤屈苦难的还是弱势群体。地方领导是人民的学习榜样,请问个别领导带头发扬逼迫七旬老人要供养子女吗?道德沦陷吗?请问有些领导以后、也要逼着你家七八旬老人去劳动供养儿孙吗?得罪地方有些领导苦呀!有位好心人给我说:“你心中有正义狭义又能怎样,只会给自己增添痛苦,胳膊拧不过大腿以后不要告有些领导、你是弱者得罪惹不起他们、你是五保特困户供养人员,无法劳动无经济来源、只能靠领导的同情、有些领导多换位思考残疾与疾病痛苦可伶;你母亲年级已经七旬多又不认识字、年高体弱多病、开始病灾慢性加多开支大,该你孝敬赡养母亲的、你因病重度残疾,无法孝敬母亲,你母亲是自己花钱筹借购买的社保,每月领国家养老社保基本生活费是政策好、地方有些领导逼你母亲承担你的治病药费,那是地方有些领导不安逸你报复乱整不对,他或任何人都无权逼你母亲购买的社保基本生活费、供养儿孙了;若你母亲照料护理了你、加上多年以前就与你分家分户了、若还承担你药费、以后怕更会减少亲人照料失能残疾人、有些残疾弱势群体更加可伶,五保户本来治病该解决报销、结果地方有些领导给你故意出这样那样门坎、是不想让你手术治疗这些、让你因病更加痛苦、故意急你气你、摧残缩短你的寿命、加重你的疾病”。 现在我想明白了地方领导看我不死、是在故意报复急气想整死我。一个长期生病的残疾人、病折磨人也伤人体正气,他的身体机能都没有正常人的好,各方面衰退得快些、经不住折磨大生气急。有病需要修身养生,多想以后背井离乡外出,多想逃难出去远离地方有些领导的摧残养生。
  
  上面这张是2017年合川人民医院骨科教授诊断:现双肩关节骨破坏死、疼痛严重难忍受也需要手术治疗,需要手术治疗缓解痛苦提高生活质量。我连日常洗脸洗头都难治理。类克的发明是目前治疗脊柱炎、类风湿最好的药物价格高昂,我的脊柱炎在2017年医生告诉我不能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因过敏吧?、、、、、在2018年初我的血沉严重升高,C反应蛋白升高,多关节疼痛日夜慢性加重,疼痛无法忍受走路都困难、翻身困难多关节出现肿大疼痛怕再次瘫痪,我翻开很多医学书籍不断学习,无数次实验,在2018年6月后我的血沉C、反应蛋白慢慢缓解些、多关节疼痛只能减轻些痛苦。是我自己现每天在小药店买简单的药物服用减轻些痛苦。可惜我的脊柱炎骨桥已经形成,无法挽回改变的重度残疾。但是上级领导是好的,党的政策好的上面一心为民,我们困难人都欠党的政策好,感谢党的政策好。

  

  

  

  
  上面几张是李永财的残疾证与五保户特困供养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