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残阳——黑社会理财诈骗集团的不归路(转载)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2-04 01:48:10 点击:973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泣血残阳——黑社会理财诈骗集团的不归路
  作者:杨立娟 
  一个跪了太久的民族,连站起来都有恐高症。说权钱立刻放大瞳孔;一说男女性事,马上就兴奋;说到民生,正义,人性,良知,各个就哑巴,不关我事,不感兴趣,一个个精到骨头的个体组成了一盘散沙的族群,其实所有屈辱和灾难都是自酿的苦果。                    ——鲁迅
  出借人冠群暴雷后,所有出借人都无一幸免地经历了撕心裂肺刻骨铭心不堪回首的阶段。出借人是好心做错事,他或她和我都希望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兴旺,我们像一条条傻鱼,被时代冲击,被我不理财财不理我的歪理裹挟,心里只想着那块香喷喷的饵,却想不起饵下面那支张牙舞爪的铁钩,它锋利无比,一旦咬钩,再也无法脱身。那些日子,我惶惶不可终日,万物扭曲变形,天,都不蓝了,暂且不说我思想斗争经过,先说说那些在死亡面前徘徊的灵魂吧。
  之一、
  2019年七月底,一个五十多岁的微信好友哭着对我说,我该怎么办?我将几个闺蜜拉进了冠群,因为之前每月都能按时领到利息……我问,她们是多少?她答,五人。我问,投了多少钱?她答,三百多万。我问,你呢?她答,九十多万……沉默良久,我说了句,认命吧,命里注定、在劫难逃。她说,我失眠,头疼,头晕,不想吃东西,掉头发,一个多月瘦了二十斤。现在,每天我都想怎么去死才能体面些。我,我就是不想活了……我说,你死了,孩子怎么办,父母怎么办你想过吗?她说,我都有外孙了……我说,死是最容易的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生命不是自己的,是大家的,是亲人的,你无权蔑视生命……她又回复道,我先生还不知道呐!
  现实很残忍,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几天后,她在语音里哭诉道,我想卖肾,有时我甚至想去做鸡……我说,千万别作践自己,你的命很值钱,别说一千万,两千万,就是一个亿两个亿也买不回来你这条命。你还年轻,咬牙挺住,努力挣钱,有人就有机会,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后来,她再也没联系我,在微信朋友的通信录里,她的头像不见了,我不知她去了哪里,她是换了头像?找到了出路?还是家破人亡?我不得而知。她永远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之二、
  八月上旬,我推着老头去海淀地催。借款人锁住大门拒绝见我们,我们和前来送饭的女人发生冲突,几个人不由分说扭打在一起。这时,一位白净,知识分子模样的女人一次次地念叨着,斯文扫地,斯文扫地!这是个上海籍女人,文弱、知性,满面愁容掩盖不住她的优雅稳重。当天,我俩被带到派出所和借款人谈判,这人不厌其烦地做欠款人的思想工作,我惊叹她的耐心,她的百折不挠。我们渐渐熟悉起来,她在冠群投了一百四十万,至今瞒着家人。我不知她如何度过了那些失眠的夜晚,那种多重压迫下无法祛除的焦虑,那种悔愧交加,找不到方向的迷茫,那种无人可倾诉的自我折磨,一阵阵痛苦到崩溃的突然袭击,那些翻江倒海不能停止懊悔的日日夜夜。那种交织在一起的,无尽的惶恐和绝望,是怎样摧残着她?摧残着我们?这是所有出借人面对暴雷后、必须经历过的痛苦时日,几乎无人幸免。
  我俩有时会在微信交谈,那种失望和焦虑充斥在每一次言谈话语中,我劝她,就当我们得了一次癌吧,要知道,癌是个烧钱的东西,不但烧钱。还要受罪,由此看来,我们该是多么幸运啊,没受罪。没疼痛,没做化疗,没掉头发,没一次次地拜访医生,只是钱没了……此后,我俩成为好朋友,虽交谈不那么频繁,但彼此心中都有对方。记得她也不止一次地说过,真想一死了之…… 2019年她七十岁.备注:(这次催的是一笔烂账,是一笔没任何抵押的信用贷。一个不到三十岁叫赵凯的年轻人在冠群借了六十万,他拿钱做期货后血本无归…..最可笑的是,冠群员工居然无论如何也没找到原始合同。由此,我绝对有权质疑冠群所有出借债务的真实性!我肯定,冠群刘贼收到我们的钱后,留下砍头息,员工拿到提成,就万事大吉了,他从没做过风控,他从没考虑过出借人的利益。我们的养老钱,血汗钱,让刘贼像泼水般地扬了出去。这还绝不包括被刘贼转移挪作他用的大部分款项。)
  之三、
  周某,男,河南人,年龄不详,多年在北京搞装修,他在冠群投了五百万。(记不太清了,具体数字应该是五百五十万。)这是他准备买房子的钱,暴雷后,基本神经错乱,他不工作,不吃饭,整日嚷嚷着想跳楼,想杀人,整日神神叨叨找人倾诉,他有病乱投医,试图要抓住每次群里出现的机会,他想买冠群挂在群里化债坑爹的房子,他还想买群里挂出的鹤岗的房子,被我阻止了。我告诉他,鹤岗是全国房价最低的地方。我劝他,亡羊补牢,赶紧去挣钱,人在,健康在,就有希望。后来,各个群再也看不到他的影子。一次,我忍不住私信他,他答,我在搞装修赚钱。我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其它,某女,六十岁,北京人,瞒着丈夫将丈夫辛苦挣下的一百六十万扔进冠群,痛恨刘贼之心溢于言表,我调侃她,别自我折磨了,你写一份遗书,找个地方假装自杀,你丈夫就不会怪罪你了。她也不止一次地说过,我想死,想杀人,想杀刘广东!某女,唐山人,退休教师,瞒着家人投冠群八十多万。某女,北京人,在冠群投了一百万,加上其它平台的五百万,总共六百多万。某女,北京人,投四十万,某女,北京人,五十多岁,患心脏病,三十年老党员,在冠群投了七百零六万某男,山东人,具体数字不详.只知道他每日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在刘广东的监狱群里闹着,冠群还我血汗钱!他想杀人,想杀刘广东!毋庸置疑,以上都是这次冠群暴雷的受害者,害怕多年省吃俭用的血汗钱打了水漂。他们只是冠群八万出借人中不起眼的一小部分,他们被关在刘贼建立的监狱群里,无力摆脱,度日如年。这些人无一不是曾多次在死亡边缘徘徊,绝望透顶的人。他们真实地存在着,这些人折射和代表了所有冠群出借人的心历路程。如有需要,我可以指出他们的网名。充其量,这些人只是冠群这座冰山的一小角。苍天可以作证。我、我73岁,老头82岁。2018年5月8号,我在冠群投了八十万月月通,之后又追加了两笔二十万的保理。老头患脑梗塞已经十一年多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投冠群前,累了就会找个保姆替换一阵子,暴雷后,我努力支撑着这个家,两人的退休金再也无法承担保姆费用。所有艰难无处可说,我自食苦果,不想让儿女为我揪心。我储存了八盒安眠药,只是还没足够勇气一口吞下去。但是,我始终痛恨刘广东。
  一次,老头躺在床上休息,我出门忘记带钥匙,回来后,对着屋门傻了眼,我隔着门纱对老头说。老头!我没带钥匙,你想办法给我开门吧。
  隔着门纱,我看见老头在床上艰难蠕动着,一点点,一点点,慢得令人绝望,蠕动,蠕动,突然,他猛地从床上滚了下来,他不是失手滚下,是故意滚下来的,因为,他早已失去自控能力。隔着门他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不许着急啊!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他努力地用一只好腿做支点,向门的方向慢慢蹭着挪动,一点点,一点点,时间足足过了一世纪。终于,蹭到门口,他努力抓起桌子上的一只带手提的口袋,拼命朝门把手方向抡动起来,不知多少次,大概是几十次吧,很幸运,终于,口袋的提手挂在了门把手上,门,打开了。我含泪拖起老头,用尽平生力气.才将老头安顿在床上,老头说,我胳膊疼,扒开衣服,老头的右臂背面已经是鲜血淋淋,一块十公分长四公分宽的长形伤口已经是血肉模糊。我抱着老头失声痛哭起来。现在,这块伤疤还铁证般地存在着。
  监狱和狱卒
  太久了,冠群出借人像一群困兽,被刘广东设计的牢笼死死围住。各种群,演变成一座座无形监狱,冠群高管,员工和极个别出借人,化作狱卒,帮凶。这些刘广东豢养的鹰犬,在刘广东的胁迫下,装聋作哑,是非不辨,忠实地维护着刘广东以及他们自己的利益。其实,历史早已将他们绑上同一条战船,刘广东不止一次明确说过,我进去,你们也不能幸免,到手的款项都会原封不动地吐出来。鹰犬与他们的主子达成共识,不继续搏斗会死,继续搏斗没准儿能杀出一条血路。这是一群亡命徒,这是冠群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否则,他们的智商不会低下到继续指鹿为马,认贼作父。所幸的是,他们的罪行已经详实记录在案,颠倒黑白的宣传,声嘶力竭的詈骂,无孔不入的洗脑,疯狂无底线的掠夺等等,等等。因为,上帝让你灭亡,就必须先让你疯狂,在前所未有的大数据时代,你们的每一次犯罪,每一笔掠夺,都不会灰飞烟灭,最后,都会确凿无误地摆在历史的审判台上。聪明人会悬崖勒马,不再继续犯罪,不再盘剥出借人,不再做帮凶,这起码是转变的开始,也为将来的量刑减免罪责。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死心塌地,为虎作伥,只能是咎由自取,到时,谁也救不了你们。善恶到头终须报,只看来早与来迟!
  前些天,有两个在群里卖东西化债的走狗给经侦写了一封举报信,内容空洞苍白得惨不忍目睹,还居然接龙联名,他们说报案人堵了他们的财路,断了他们自救之路,当所有出借人都伤痕累累的地承受苦难,你们却毫不手软的继续作恶,为一己私利,不惜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你们日子好过了,普通出借人的日子咋过?你们自救了,那些眼巴巴盼望兑付本金的出借人谁来出手相救?!还有脸去经侦报案?你以为你是谁?你们是吸血鬼,你们是投机者,你们是寄生虫,你们是奴隶,你们在发国难财,不消灭你们,老实人无法存活,不惩治你们,天理难容。那次接龙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稀稀拉拉,没几人响应。这只能说明你们是极少数,你们无权代表任何出借人,你们是刘贼豢养的走狗,大概,在刘氏监狱群中广为应用的“冠狗”,就是你们的忠实写照吧?
  回望暴雷后的一切,刘广东哪次承诺兑现了?你们死心塌地追随刘贼,坑害出借人,从没丝毫的惭愧和不安。你们,刘贼的走卒,鞍前马后,忠心耿耿不顾廉耻的为刘贼摇旗呐喊,为他看监狱,上传下达,镇压,执行,维稳。所作所为,只为一个字——利。你们殚精竭虑,煞费苦心,上蹿下跳只有一个目的,保刘广东。刘广东活,你们就有希望,刘广东进去,你们就兔死狐悲,树倒猢狲散——就会一个个地随他而去。这是早晚的事!板上钉钉,不容置疑。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我只能为你们感到深深悲哀和鄙视!
    刘广东
  刘广东——这个厚颜无耻贪婪成性的旷世流氓,这个古今中外罕见的吹牛洗脑大王,这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这只疯狂掠夺空手套白狼的恶魔,这个口蜜腹剑,满嘴仁义道德的伪君子,这个摇唇鼓舌说大话的当代骗子,他最擅长最拿手好戏就是,掠夺,掠夺,再掠夺!他把互联网群改装成刘氏监狱,通过员工执行他的每一个损招。他欠我们这么多钱,却依然毫无愧色高高在上地继续收割我们。他摇着羽毛扇,带着念珠,口口声声以慈悲为怀,他哪里慈悲了?他哪次手软了?他最向往的结局是让所有出借人一折两折三折统统下船,最好是一分不拿!他口沫飞溅信誓旦旦画了无数只大饼,哪次他的承诺兑现了?他的掠夺逻辑是,若想收回本金,就必须听我指挥,就继续掏钱。刘广东的监狱就像寄生于现实社会中的虚拟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鹰犬们助纣为孽,毫不手软,摇旗呐喊,声嘶力竭,如狼似虎。在刘贼精心策划的监狱里,出借人只能认命,只能沉默,只能任人摆布,敢怒不敢言,刘贼和狱卒遥相呼应,心有灵犀,配合默契,天衣无缝,珠联璧合。一旦有人发声,狱卒立即蜂拥而至,打击,漫骂,污言秽语不绝于耳,直至一脚踢出。鹰犬们,疯狂有组织地打击一切试图反抗的出借人,忠实执行刘贼的战略方针,为刘贼非法掠夺大唱颂歌!
  刘广东先后推出了,世华惠,冠商天下,城市合伙人,化债,债转,众合天下,等等,等等。所有花招只有一个目的,逼迫出借人继续追随魔鬼前行,直至掏光我们口袋里最后一枚铜板。出借人被他们一次次地盘剥,收割,却少有反抗,麻木地任人宰割。任人摆布,有些人关久了就习惯了。关在牢笼里的出借人就这么沉默着,沉默着,忍着,像一群待宰的羔羊。多数人基本丧失了独立思考能力,追随冠群,任人宰割,乐不思蜀。部分人为了不被踢出群隐忍不发,因为,这是他或她唯一了解自己血汗钱下落的地方。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十四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中,在人民当家做主的现代法制社会里,居然出现了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诡异现象,这正常吗?正常吗?!合理吗?!合法吗?!这不是犯罪又是什么?!我认为,不是我们无能,是麻木和奴隶性使我们丧失了反抗精神,是敌人太狡猾,太猖獗,太残忍吗?当然!刘广东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高智商罪犯。但是,无视敌人的洗脑、掠夺、麻木不仁,就是放纵敌人。你们的卑微软弱使掠杀成性嗜血成性的魔鬼,乐此不疲,洋洋得意,心得志满。出借人的沉默,助长了刘贼的掠夺性,屠杀性,疯狂性。他的嘴角挂着那些死去的出借人的鲜血笑到疯狂!出借人的沉默,又为魔鬼屠杀提供了罕见的血腥场地,扭曲的屠宰场,令天下人所不齿,令头脑清醒的出借人痛心疾首到了瞠目结舌无以复加的程度!不是我危言耸听,这几个月,刘广东除了二次收割出借人,除了费尽心机的为自己化债,减轻罪责,他还做了什么?即使魔鬼巧言令色也抹杀不了这铁证如山的事实!这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是掠夺和反掠夺的战争,是正义与邪恶的战争!是挣脱被奴化和凌辱的战争!报案吧!无辜的被愚弄的人们,再不清醒真的是令世人绝望到无语。震惊到世上绝无仅有了。沉默的结果,就是无限期的支持刘贼对出借人继续疯狂掠夺。
  对刘广东所作所为,我不想赘叙,因为大家早已心知肚明。我只想用数字说明一切,2019年,冠群共兑付不到百分之二,刘贼兑付没能力,化债却神速,据他讲,他的化债成绩已成为2019年p2p行业之首,它创造了无人能及令天下人大惊失色的记录。四十五亿!这数字和兑付额度对比,刘贼的贪婪无耻,跃然纸上。有些话不用别人说,他早已恬不知耻地炫耀不已了。刘广东在一次讲话中,说过,他在全国p2p平台暴雷的日子里看到了无限商机,他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他想裹挟广大出借人,继续捞钱。这一切,真实地证明了刘贼是多么无耻!多么的趁人之危!
  截止2020年1月21日,冠群报表显示,第四期千三兑付,历时四个月,总共仅仅兑付了7256万元。大家算算吧,这七千多万包括了所有兑付,这数字,还要减去有限合伙人,房产包,绿通的优先兑付,剩余部分才是普通出借人的兑付数字,少得可怜,少得不足挂齿!还有,每次兑付都会说不重复兑付。1月21日的兑付名单中,一个叫武强的人居然一次兑付了35笔,他是谁,谁给了他优惠,特权?刘广东这个天才魔术师毫无顾忌为所欲为,想给谁就给谁,想给多少就给多少?他拿我们的血汗钱都做了什么?他究竟玩了什么鬼把戏不已经昭然若揭了?还有,那些加入世华惠的难友们,你们的击鼓传花怎么样了?又被套牢了吧?听说,世华惠是刘贼使“托”开的局,刘贼给某些人发钱,让他们以个人名义投资世华惠,人们啊,你们被同一块石头绊倒无数次,仍不知悔改。可悲!可叹!清醒吧!报案去吧,亡羊补牢犹未晚也。我们的钱究竟去了哪里?识数的人,算算吧。前些天,有人还在群里恬不知耻地推广众合天下,我冷笑道,众合天下?众骗天下吧?以刘贼为首的骗子们,雄心勃勃大有行骗天下之野心。我不屑翻刘贼的老账,但必须说上一句,从来,他就没对我们仁慈过,从来,他就没对我们的血汗钱负责过,他管理历来混乱、任人唯亲。他究竟偷梁换柱抽走多少钱去满足它的兽性,私欲,就不必多说了,这些数字已经铁证如山地摆在那里。一旦官方介入,定会暴露无余。历史会告诉我们真相。大数据时代,他再会变戏法也无法掩盖他犯下的滔天罪行,再狡猾也无法抹掉他一次次的犯罪痕迹,他终将被押上审判台。
  我曾做过粗略统计,在冠群的各个群里。焦虑症抑郁症患者多得令人惊异,这些人的表现是,恐惧,担心,害怕,偏执,失眠,烦躁不安。不少人在焦虑症和抑郁症之间游离,甚至狂躁,他们的表现是毫无来由突然发怒,一点小事就会纠缠不休。有人甚至会用不当语言或肢体攻击自己的亲人,有人沉默不语,拒绝与人交流。有人对不同意见穷追不舍,大打出手,无法克制。抑郁症、焦虑症、离神经分裂已经不远了。希望读过此文的冠群出借人自杀者的家属、冠群出借人中抑郁症、焦虑症的患者能与青山联系。我们会帮助你们做心理疏导,会将这些数字报到经侦。法律一定会惩治凶手。我深信,这一天已经向我们走来!我深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难友们,报案吧,否则刘广东会一直挥霍我们的血汗钱,公司运营,房屋租金,员工,鹰犬们的工资,给那些忠心耿耿奴才的奖励,都是用我们的血汗钱买单,只要他不进去,还会花样翻新的设计新局,他对我们的盘剥掠夺,永远不会罢休,不会手软。不要期望恶狼在某一天摇身化作成一位慈眉善目的好外婆。难友们,醒来吧!难友们,报案吧!除了报案,我们再也别无选择。难友们,报案吧!相信国家,相信法律,相信真理。相信明天!争取早日将刘贼绳之以法。难友们,报案去吧,这是我们唯一正确的选择。
    

  2020年1月29日      

  附:2019年9月,我善良地,发自内心地写了一篇文章《信任》。那时,我太单纯,太信任刘广东了。可是,刘贼辜负了我们对他的信任,在一次次信誓旦旦的承诺后他又做了些什么呢?化债!化债!化债!除了化债就是继续觊觎我们的钱袋。就是继续忽悠我们掏钱!众合天下就是他无法抵赖的最有力例证!一个改头换面的庞氏骗局又开始了!难友们!擦亮眼睛,认清形势,别再幻想刘贼给我们兑付了。刘贼什么都想干!什么钱都想拿,什么牛都敢吹!他还想行骗天下!就是不想还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天天开心这么简单 时间:2020-02-04 13:23:28
  冠群现在这样了,感觉zf相关部门已经不管了!宁可钱不要了,也要严惩相关责任人!
作者:天天开心这么简单 时间:2020-02-04 18:01:14

  
  重庆立案材料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2-04 18:48:40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2-04 18:59:17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2-04 19:01:03
  冠群诈骗集团刘广东涉嫌网络诈骗,高利贷和套路贷,被怀化公安局冻结账户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2-04 19:03:21
作者:天天开心这么简单 时间:2020-02-04 20:49:05
  报案通告!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2-09 20:28:52

  只有野兽抢夺其它动物的食物是不用还的。如果人类也要公然实行,谁奸诈凶猛,谁就可以抢刧、霸占,借钱不还,那无疑是践踏公平、践踏市场法则、践踏人类生存的公平正义,是人类文明向野兽畜生的彻底倒退!
  人间正道是沧桑,违法必究,执法必严的社会主义法制原则,必将把刘秃子一伙金融诈骗犯罪集团,送上庄严的审判台,受到应有的惩罚,向历史证明:公民的合法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3-01 00:55:27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3-01 00:56:35
楼主李小磊蕾 时间:2020-03-01 00:57:03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