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简史

楼主:宪政评论 时间:2020-02-27 20:03:19 点击:673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权力简史

  当一个人对一个人犯了罪,被害人随着罪犯实施犯罪的过程,就会产生一种程序权力。这个权力是来自犯罪者输出暴力的肌肉,而肌肉的暴力来自其思想叫做动机,它经由施暴者传递给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法官。
  法官是经由程序产生的执行法律的官员,实质上法官并没有权力。人们说法官很有权力,其实完全错了。法官本身并不具有权力,法官具有的是正义,法官的权力而是来自罪犯对被害人施加的暴力。所以,无论法律如何演变,法律最终唯一的选择是同态复仇。

  恩施法院陈雪松门,难道权力是春药?
  权力一词,400万年前后,在人猿诀别后有很长一段时期,早期人类生活在我们今天叫做自然法的蛮荒世界里。这一时期权力power一词,所代表的是早期人类的性或者性能力。随着人类从小猴子争夺猴王霸权演变成进击的智人、到处纵火的现代人,权力就是在逐渐从性变成了力量power,再后来随着人类不断演变成了中古前后的现代人,性就从肌肉演变成了力量,力量演变就成了思想thought,思想又驱动了力量去实现性暴力Sexual violence。思想是动词,思想存在是力量的输出的终极形态,力量描述了思想的本质。没有孤立存在的思想,思想一定是与生存同行,所以权力是春药,所以,任何思想的原始起点就是power性或者力量。

  恩施法院陈雪松门应该知道,权力到了法治社会,力量是生物存在的终极形态,权力power的环境变量已发生了改变。权力powe最终所指的皇上一人的国家,今天已不复存在。绑架全体公民16亿人对我一人犯罪,这样的皇上早就走了,陈雪松门丧失了一种权力。恩施法院陈雪松门竟然不知道,狭义的法庭正义而唯一来源是来自权力被侵犯的受害人。这是哪个野鸟政法大学教出来的野鸡法官?野鸡法官陈雪松门打鸣只为它朋友偷别人的房子做婚房,这分明就是一群还在人类童年时猴子,在蛮荒世界争夺洞穴。这叫野蛮人的力量。这种力量应该叫绝对权力或者性暴力Sexual violence更准确。

  恩施法院陈雪松门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这哪是什么正义,这是公明就是蛮荒时代的洞穴里的猴子在打家劫舍,在展示肌肉power权力性暴力Sexual violence。
  因为陈雪松干的是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之写写白痴判决书之一个环节,陈雪松在行使权力时,应该弄清楚什么是权力。

  什么是权力?恩施法院陈雪松门根本不知道。但应该知道什么是简单的正义。
  当一个人犯了罪或者侵权,法官根据犯罪或者侵权事实,判处侵权犯罪者死刑或者处罚,这不叫权力,这叫正义。因为被罪犯用权力杀死的被害人更有权力杀死罪犯,而被害人已被罪犯杀死不存在了,这个更有权力杀死罪犯的正义,就留给了法官,所以法官行使的是正义而非权力。法官量刑或者处罚既惩罚犯罪部分又保护合法部分量刑适当叫公正。法官的正义来自罪犯侵权的暴力,经由被害人需求正义转而为法官的正义,而同样是这个人侵权犯罪,具有死刑复核权的皇帝,现在就最高执法者既可以判他死刑也可以不判他死刑,于是赦免了他或者启动了死刑最终决定权,这才叫权力。

  在许多案件中,正义的法官至始致终都没有行使权力,正义的法官行使的是义务。
  如果说罪犯杀人侵权是一种权力,被害人或者被侵权人更有权力,他有权启动法官的义务去实现正义,而法官启动的权力是来自被害人。因为正义只有一个本质同态复仇。被害人与法官只是充当了一个罪犯杀人犯罪的力量转换器,罪犯最终杀死的是自己而已。

  恩施法院陈雪松门卖白痴判决书时,就应该弄清楚什么是权力?
  法官不可以在没有人侵权时而无端地制造一个权力power。所谓“我是法官我有权任意审判你”,一定有一个权力power性暴力Sexual violence的产生过程,这个权力power,唯一的来源就正是罪犯施加于被害人的权力power,恩施法院陈雪松门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这才叫行使了权力power或者肌肉。法官枉法才叫做行使了权力power:肌肉、性。恩施法院陈雪松门完全就是一群大猩猩在打劫舞刀弄棒肌肉隆起。

  这哪是什么国家权力,陈雪松们是从一个单细胞细菌演变而来,这分明就是微菌之力,可是这个单细胞细菌,它藏着16亿支箭在法庭上权力裸奔狂射蝇矢,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

  顺便解一个字:射。
  射,寸身。射箭的人,身高一寸。人在射箭时,想把自己缩小在眼睛边上工作,形容射箭的人只有一寸高,亦形容居心叵测含沙射影的小人。
  《诗.小雅.何人斯》:“为鬼为蜮,则不可得。”《搜神记》卷十二:“有物处于江水,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射人。所中者,则身体筋急,头痛发热,剧者至死。”《抱朴子.登涉》:“短狐,一名蜮,一名射工,一名射影,其实水虫也。状似鸣蜩,状(大)似三合杯,有翼能飞,无目而利耳,口中有横物角弩。如闻人声,缘口中物如角弩,以气为矢,则因水而射人,中人身者,即发疮,中影者亦病,而不即发疮。不晓治之者,煞人。其病似大伤寒,不十日皆死。”
  这是最早的生物武器,很象现在流行的冠状病毒。

  在恩施法院祖国语言可以这样用,文字流过恩施法院陈雪松门的嘴,压进陈雪松门口中咬住的角弩,被冥钞背后提炼的纯金驱动射出蝇矢,陈雪松门萎缩成了身高只有一寸的小人,完全就是一个狒狒乐园里的法官。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宪政评论 时间:2020-02-27 20:19:10
  恩施陈雪松门手指特别是无名指很长就很有权力。
作者:陈忠斌依然 时间:2020-03-14 16:12:59
  恩施陈雪松门手指很长。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