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最高法民终 1529 号)《民事判决书》护恶裁定谁能管

楼主:huangjianfang581 时间:2020-03-21 16:15:06 点击:135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焦作市中站区亿利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6年以来,不是以为行为人纾困来达到双赢目的而是用尽各种鬼秘手段恶意变相从事特高高利贷活动,不知有多少人家深受其害,有利用特殊关系从银行低率贷进转手暴利贷出的腐败之嫌、有法院系统个别人员专门为其非法团伙经营活动提供保驾护航之嫌,亿利小贷使用的手段完全和被国家严厉打击取缔的“套路贷”团伙一样,为使行为人容易逾期以达到超额非法全部占有行为人财产为目的,他们并不满足行为人无赖接受的高于银行同期四倍的高利贷,而是恶意的精心挖好了十倍以上特高陷阱,亿利小贷基本上都只做1至3个月的短期贷不办展期,行为人是拿不到贷款全额的,亿利小贷首先必须先一次性扣除借期内全部利息(年息18%),在贷期时间短高利扣头息等首先得不到足额款的情况下借款人负担明显加重,所有行为人很容易逾期并掉入特高高利贷陷阱,逾期后在年息18%的基础上再增加50%等于年息27%,另外再按全额每曰0.5%违约金(正常应是0.05%)利滚利,总共年息可达50%以上,上市公司华信国际18年2月2日借3亿借期3个月和上市公司陕西坚瑞沃能18年2月9日借1亿借期2个月,二家上市公司都没先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难道这都是巧合吗?这种情况只要行为人有一点闪失卡壳就很可能走到家破企亡的地步使广大股民遭受严重损失,也会严重严重影响国家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亿利小贷公司长期专门从事高利贷活动虽然人员规模少于50人但专门设有法律部,会利用自己对法律的精通先按排那些急于用的钱中小借贷行为人办理好所有押房屋等财产买卖全权代理公证手续,一旦逾期还款无需再经行为人同意所有抵押财产在利滚利的盘剥下都将归零,虽然年息最高超过24%部分不受法院支持,但只有很少人会去打这个官司,因为时间在相对人债主那边,时间越长罚息越多,再加上各种费用不堪重负,上市公司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国际)就是在这些不良公司骚扰盘剥下和控股股东们坑害下搞得退市了,亿利小贷故意在其提供的固定格式条文下不显眼处约定由其住地法院管辖,但并没有善意的提醒更没有和行为人商量,这条并不是行为人的真实表示,为此华信国际和另一上市公司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都不认可亿利小贷的管辖约定并提起了上诉,但都无济于事被驳回,果然亿利小贷在这条从下至上的管辖法院保护下这么多年从没败诉过一案,例如同样都是上市公司的违规担保案的*ST巴士(证券编号002188)(2018)粤0305民初5669号、*ST信通600298(2017)京03民初368号、ST慧珠600556(2016)沪民初29号、*ST工新600701(2018)京民初27号、ST准油002207(2017)新02民初34号等以上案都获得了不同法院包括上级人民法院认定其担保无效的支持,甚至华信国际另一案(2018)京03民初467号对控股股东上海华信的担保也获得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无效并最终生效,因此这里面的嫌疑就很大了,望国家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有没人为因素,使法律更加公正公平的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二公司(行为人)都是先后分别被亿利小贷公司以《应收账款质押合同》之名誉恶意诱导下,开始误以为相对人的高利放贷收益完全只能在收到账款之内才能形成的还本付息行为,主债人亿利小贷公司知道上市公司关联公司的对外担保有严格的法律要求并且事先必须要得到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才有效,他的也知道这个担保合同案肯定通不过的,为了获得高额暴利我怀疑他们可能自己心知肚明会有黑伞保护自己,所以相对人故意不要求行为人去履行审批手续以达到表项担保特征目的即可,而只要求行为人在其个人愿意担保的名字上加盖公司的公章以表示其有相应的诚意地位能力即可的强行摊派条件下,行为人违心的抱着应付一下的心态盖上了公章,行为人李勇他的本意是想代表他自己个人和代表控股股东上海华信为华信工业装备签约担保,根本不想故意越权代表华信国际,因为这是代表不了的只是上了人家圈套而己,从偏号:2018-007公告 中可以看到就在此担保合同签订前5天的2018 年 1 月 27日董事长李勇还专门主持召开了一个华信国际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不但没有提议以上担保案,反而在董事会提议下审议通过了一个特别严格详细的《关于修订<对外担保管理制度>的议案》,这足以证明华信国际和李勇都是无意中的善意方,如果李勇有意愿也不能认定是华信国际的意识表示,华信国际《公司章程》(公告日期:2017-03-18)也明确的规定未在事先取得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同意的情况下不准对外提供担保等多项规定,本案所涉及到的三家公司最终受益有六个个人控股股东,工商信息记载:89年05月7日苏卫忠实缴8亿、李勇实缴7.84亿、郑雄斌实缴0.16亿、臧建军实缴3.8亿、庄苗忠实缴0.2亿共同注册成立中国华信国际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法人:庄苗忠,通过此公司分别直接和间接100%持股上海华信(注册145亿实微45亿)法人:李勇、而上海华信又作为下级控股股东直接100%持股主债人华信工业装备(注册资金50亿)法人:李勇、上海华信同时直接持有43.26%上诉担保人华信国际股票9.85475241亿股(案发时持有67.817%13.845亿股)法人:李勇,其实现在华信国际对控股股东来说没有一点利益了,因为全部股票按现在市值计算只值2.56亿元,而且这些股票也早己被另案债主质押或全部司法冻结了还不够抵偿债务,剩下来的痛苦都由广大股民来承受,整个集团都是拟人制人格法律关系,控股股东上面还有几层控股股东、法人上面还要被几个法人控制,但主债人华信工业装备和上诉人华信国际都是控股股东中国华信国际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的孙级公司,同时二家又是上海华信下的控股子公司,华信国际不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控制华信工业装备之情况也不存在二公司之间有任何互保互利等彼此利益活动的商业行为,从 二○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对公司关联方资金占用和对外担保情况的专项说明及独立意见中可以看到:“(1)公司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也没有其他变相方式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2)公司不存在为控股股东及本公司持股 50%以下的其他关联方、任何非法人 单位或个人担保的情形,也无任何形式的对外担保事项”。这说明在2017年8月24日前华信国际没有任何为控股股东及本公司持股 50%以下的其他关联方提供过担保,确实除18年2月5日违规为控股股东上海华信担保和本案18年2月2日违规为关联公司华信工业装备公司担保外,从华信国际所有的公告中再也没有找到任何为控股股东及本公司持股 50%以下的其他关联方提供过担保,控股股东上海华信只有过一次为华信国际提供过担保(2017年10月21日公告编号:2017-052、董事会),也从来没有任何关联公司为华信国际担保过的记载, 华信国际在华信系公司里始终处在被动的最弱地位中,从18年开始大量营业性资金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公司占用,是控股股东们转移风险的首选对象,然而《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民终 1529 号)错误的将控股股东个人的真实担保意愿认定为是华信国际公司的真实担保意愿,错误的毫无法理的认定亿利小贷为善意方,明明是6位个人控股股东们通过直接和间接控制了所有华信系公司,偏偏要错误的认定:“华信系各关联公司之间,长期存在为彼此的经营活动向债权人提供担保的商业行为。因此,本案中华信国际为华信工业装备提 供担保,属于“公司为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向债权人提供担保”的情形。为此华信国际董事会在2020年03月2号公告偏号:2020-005做出如下说明:“1....华信工业装备为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华信的全资子公司,为公司关联方,并不属于公 司所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公司与华信工业装备不存在商业互保行为。除本次违规担保事项外,公司与关联方华信工业装备自始不存在为了开展商业运营而互相担保的行为,最高 人民法院认定公司因与华信工业装备存在商业互保,因而本次违规担保事项无需 经过股东大会决议,对此认定公司不予认可。2,....公司作为 上市公司及公众公司,为华信工业装备提供担保并签订案涉《保证合同》的行为, 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并表决的情形下,为控股股东越权代表公司的个体行为,并非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3.公司与华信工业装备不存在商业互保行为。除本次违规担保事项外,公 公告编号:2020-005 司与关联方华信工业装备自始不存在为了开展商业运营而互相担保的行为,最高 人民法院认定公司因与华信工业装备存在商业互保,因而本次违规担保事项无需 经过股东大会决议,对此认定公司不予认可。4....公司为关联方提供担保均应当经董事会审 议通过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也即审议与披露在先,合同 签订在后。在本案中,违规担保事项为控股股东的个体行为,公司此前不知悉相 关对外担保事项,故亦无法予以披露,而亿利小贷在签订案涉《保证合同》时是 可预见的,属于未尽到注意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担保无效的风险。” 根据《民法总则》(2017年修订版本)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仍然实施代理行为,未经被代理人追认的,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为人无权代理的,相对人和行为人按照各自的过错承担责任。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05年11月22日为专门下发证监发[2005]120号《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等法律规定,很显然以上李勇代表公司签订的这份《担保合同》是完全无效的,《通知》如下:(一)上市公司对外担保必须经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二)上市公司的《公司章程》应当明确股东大会、董事会审批对外担保的权限及违反审批权限、审议程序的责任追究制度。(三)应由股东大会审批的对外担保,必须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后,方可提交股东大会审批。须经股东大会审批的对外担保,包括但不限于下列情形:1、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的对外担保总额,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50%以后提供的任何担保;2、为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担保对象提供的担保;3、单笔担保额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10%的担保;4、对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股东大会在审议为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议案时,该股东或受该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与该项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股东大会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半数以上通过(四)应由董事会审批的对外担保,必须经出席董事会的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审议同意并做出决议。《通知》第四项 第二条还明确注明:所称“对外担保”,是指上市公司为他人提供的担保,包括上市公司对控股子公司的担保”。根据有关法规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章 程(公告日期:2017-03-18)很显然李勇越权代表华信国际对外所签的《担保合同》是完全无校的,但最高法民终1529 号《民事判决书》不准确的查无实据的猜构事实理由,片面的理解《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含义和应用范围,无视《会议纪要》只能对相关规定进行说理而不是司法解释、不能作为裁判依据进行援引的规定,而该裁判依据主要就是援引《会议纪要》而并不是部分具体分析法律适用所说的理由,而且是用片面不实的关系来全部分析法律适用的理由这显然错误。 为严格控制大股东利用其控股地位向上市公司转移风险,保护中小股东利益,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于2019年11月14日,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这份《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在第三条明确说明:“要准确把握”《会议纪要》应用范围 纪要不是司法解释,不能作为裁判依据进行援引 。《会议纪要》发布后,人民法院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案件,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具体分析法律适用的理由时,可以根据《会议纪要》的相关规定进行说理:“《会议纪要》目录.....(六)“关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问题,审判实践中裁判尺度不统一,严重影响了司法公信力,有必要予以规范。对此,应当把握以下几点:     17.【违反《公司法》第16条构成越权代表】为防止法定代表人随意代表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给公司造成损失,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公司法》第16条对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进行了限制。根据该条规定,担保行为不是法定代表人所能单独决定的事项,而必须以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的决议作为授权的基础和来源。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50条关于法定代表人越权代表的规定,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债权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无效。

  18.【善意的认定】前条所称的善意,是指债权人不知道或者不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订立担保合同。《公司法》第16条对关联担保和非关联担保的决议机关作出了区别规定,相应地,在善意的判断标准上也应当有所区别。一种情形是,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关联担保,《公司法》第16条明确规定必须由股东(大)会决议,未经股东(大)会决议,构成越权代表。在此情况下,债权人主张担保合同有效,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订立合同时对股东(大)会决议进行了审查,决议的表决程序符合《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即在排除被担保股东表决权的情况下,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签字人员也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另一种情形是,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以外的人提供非关联担保,根据《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此时由公司章程规定是由董事会决议还是股东(大)会决议。无论章程是否对决议机关作出规定,也无论章程规定决议机关为董事会还是股东(大)会,根据《民法总则》第61条第3款关于“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的规定,只要债权人能够证明其在订立担保合同时对董事会决议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进行了审查,同意决议的人数及签字人员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就应当认定其构成善意,但公司能够证明债权人明知公司章程对决议机关有明确规定的除外。    

  债权人对公司机关决议内容的审查一般限于形式审查,只要求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即可,标准不宜太过严苛。公司以机关决议系法定代表人伪造或者变造、决议程序违法、签章(名)不实、担保金额超过法定限额等事由抗辩债权人非善意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公司有证据证明债权人明知决议系伪造或者变造的除外。

  19.【无须机关决议的例外情况】存在下列情形的,即便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没有公司机关决议,也应当认定担保合同符合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有效:

  (1)公司是以为他人提供担保为主营业务的担保公司,或者是开展保函业务的银行或者非银行金融机构;

  (2)公司为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向债权人提供担保;

  (3)公司与主债务人之间存在相互担保等商业合作关系;  

  (4)担保合同系由单独或者共同持有公司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签字同意。

  20.【越权担保的民事责任】依据前述3条规定,担保合同有效,债权人请求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请求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可以按照担保法及有关司法解释关于担保无效的规定处理。公司举证证明债权人明知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或者机关决议系伪造或者变造,债权人请求公司承担合同无效后的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如按以上《会议纪要)的真实含义鉴别审理这份《担保合同》那一定也是无效的,最后希望吝有关部门严厉打击铲除这种专门长期放高利贷行为,认真查处纠正该案所存在的问题,切实保护我们广大人民群众利益。

  上一封 下一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