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周石磊、刘爱群法官枉法裁判的举报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01 13:06:17 点击:1415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河北省邢台纪委:
  现本人实名举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2017】冀0591行初140号、【2017】冀05行终358号案中枉法裁判的犯罪行为,请贵委依法予以查处。
  事实和理由如下:
  2016年3月5日凌晨,邢台兴诚供电服务有限公司威县分公司(以下简称兴诚公司)员工赵**在夜晚值班时突发疾病,在单位值班室内死亡。
  2016年3月7日,兴诚公司出具了“赵**在上班时间、上班场所突发疾病死亡”的证明;2016年6月14日,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也出具了赵**当晚在单位值班的证明。
  但是由于2016年3月5日案发时,兴诚公司没有为赵**缴纳2016年3月的工伤保险费,为了逃避责任,兴诚公司与邢台市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威县人社局)的王晓英串通,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由拒不接受举报人的工伤认定申请,一直拖延到2016年7月举报人委托的律师亲自与威县人社局交涉后,威县人社局才同意受理工伤认定申请。
  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后,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意识到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理由难以否定工伤认定,于是,双方串谋以“赵**当晚不属于值班人员”为由达到拒绝认定工伤的目的。为此,兴诚公司一方面伪造值班表、证人证言等证据,一方面威逼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耿超杰变更、出具虚假证言,一方面谎称以前出具的值班证明系遭到胁迫,一方面伪造签名应对国家信访局的投诉处理(但是在给信访局的回复中还不敢谎称“赵**不属于值班人员”),最终欺瞒上级人社局于2016年9月16日作出了【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尽管该认定书从表面看就文字排列不整)。
  尽管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系列证据,但是这些伪造的证据漏洞百出,2017年3月13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了【(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依法撤销了人社局作出的[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没有上诉。
  (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生效后,兴诚公司为了达到逃避责任的目的,在距案发时间一年多之后,又公然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并且一直拒不提供“人脸考勤记录”,再次欺瞒上级人社局作出了【2017】050001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举报人再次向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此时的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开庭前故意不将人社局的证据送达给原告,并且公然违反证据规则,无视兴诚公司自己答复国家信访局的回复函,以5号生效判决中已经否定的证据以及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作出了与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完全相反的(2017)冀0591行初140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在控告人依法提起上诉后,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严重违反证据规则,对相关证据不进行认真审查,无视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及相关证据的内容,作出了【2017】冀05行终358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综上所述,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审判活动中故意对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的事实不予认定、对证据不充分的事实予以认定,在适用法律时故意曲解法律、滥用法律,两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因此举报人恳请纪委依法予以查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03 08:03:05
  邢台法院真是无法无天,扭曲是非黑白,指鹿为马,真相何时才能大白天下?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06 10:11:41
  河北省邢台纪委:
  现本人实名举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2017】冀0591行初140号、【2017】冀05行终358号案中枉法裁判的犯罪行为,请贵委依法予以查处。
  事实和理由如下:
  2016年3月5日凌晨,邢台兴诚供电服务有限公司威县分公司(以下简称兴诚公司)员工赵**在夜晚值班时突发疾病,在单位值班室内死亡。
  2016年3月7日,兴诚公司出具了“赵**在上班时间、上班场所突发疾病死亡”的证明;2016年6月14日,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也出具了赵**当晚在单位值班的证明。
  但是由于2016年3月5日案发时,兴诚公司没有为赵**缴纳2016年3月的工伤保险费,为了逃避责任,兴诚公司与邢台市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威县人社局)的王晓英串通,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由拒不接受举报人的工伤认定申请,一直拖延到2016年7月举报人委托的律师亲自与威县人社局交涉后,威县人社局才同意受理工伤认定申请。
  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后,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意识到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理由难以否定工伤认定,于是,双方串谋以“赵**当晚不属于值班人员”为由达到拒绝认定工伤的目的。为此,兴诚公司一方面伪造值班表、证人证言等证据,一方面威逼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耿超杰变更、出具虚假证言,一方面谎称以前出具的值班证明系遭到胁迫,一方面伪造签名应对国家信访局的投诉处理(但是在给信访局的回复中还不敢谎称“赵**不属于值班人员”),最终欺瞒上级人社局于2016年9月16日作出了【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尽管该认定书从表面看就文字排列不整)。
  尽管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系列证据,但是这些伪造的证据漏洞百出,2017年3月13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了【(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依法撤销了人社局作出的[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没有上诉。
  (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生效后,兴诚公司为了达到逃避责任的目的,在距案发时间一年多之后,又公然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并且一直拒不提供“人脸考勤记录”,再次欺瞒上级人社局作出了【2017】050001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举报人再次向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此时的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开庭前故意不将人社局的证据送达给原告,并且公然违反证据规则,无视兴诚公司自己答复国家信访局的回复函,以5号生效判决中已经否定的证据以及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作出了与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完全相反的(2017)冀0591行初140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在控告人依法提起上诉后,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严重违反证据规则,对相关证据不进行认真审查,无视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及相关证据的内容,作出了【2017】冀05行终358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综上所述,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审判活动中故意对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的事实不予认定、对证据不充分的事实予以认定,在适用法律时故意曲解法律、滥用法律,两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因此举报人恳请纪委依法予以查处。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06 12:28:32
  河北司法腐败愈演愈烈
作者:老海2015 时间:2020-04-06 15:56:40
  1,该举报是应该递交纪委还是检察院?
  2,生效的裁判文书未被抗诉或撤销前,该举报会被受理立案吗?
  3,如果只是为了追究法官的纪律责任,则该举报只会转交中院纪检室处理---等于没举报;
  4,以此发贴,网上控告而已.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07 11:47:06
  邢台法官谁来监管?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09 10:29:31
  现本人实名举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2017】冀0591行初140号、【2017】冀05行终358号案中枉法裁判的犯罪行为,请贵委依法予以查处。
  事实和理由如下:
  2016年3月5日凌晨,邢台兴诚供电服务有限公司威县分公司(以下简称兴诚公司)员工赵**在夜晚值班时突发疾病,在单位值班室内死亡。
  2016年3月7日,兴诚公司出具了“赵**在上班时间、上班场所突发疾病死亡”的证明;2016年6月14日,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也出具了赵**当晚在单位值班的证明。
  但是由于2016年3月5日案发时,兴诚公司没有为赵**缴纳2016年3月的工伤保险费,为了逃避责任,兴诚公司与邢台市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威县人社局)的王晓英串通,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由拒不接受举报人的工伤认定申请,一直拖延到2016年7月举报人委托的律师亲自与威县人社局交涉后,威县人社局才同意受理工伤认定申请。
  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后,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意识到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理由难以否定工伤认定,于是,双方串谋以“赵**当晚不属于值班人员”为由达到拒绝认定工伤的目的。为此,兴诚公司一方面伪造值班表、证人证言等证据,一方面威逼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耿超杰变更、出具虚假证言,一方面谎称以前出具的值班证明系遭到胁迫,一方面伪造签名应对国家信访局的投诉处理(但是在给信访局的回复中还不敢谎称“赵**不属于值班人员”),最终欺瞒上级人社局于2016年9月16日作出了【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尽管该认定书从表面看就文字排列不整)。
  尽管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系列证据,但是这些伪造的证据漏洞百出,2017年3月13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了【(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依法撤销了人社局作出的[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没有上诉。
  (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生效后,兴诚公司为了达到逃避责任的目的,在距案发时间一年多之后,又公然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并且一直拒不提供“人脸考勤记录”,再次欺瞒上级人社局作出了【2017】050001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举报人再次向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此时的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开庭前故意不将人社局的证据送达给原告,并且公然违反证据规则,无视兴诚公司自己答复国家信访局的回复函,以5号生效判决中已经否定的证据以及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作出了与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完全相反的(2017)冀0591行初140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在控告人依法提起上诉后,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严重违反证据规则,对相关证据不进行认真审查,无视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及相关证据的内容,作出了【2017】冀05行终358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综上所述,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审判活动中故意对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的事实不予认定、对证据不充分的事实予以认定,在适用法律时故意曲解法律、滥用法律,两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因此举报人恳请纪委依法予以查处。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10 15:35:17
  河北邢台法院到底有什么内幕?同样证据,同一法院,相反判决,法院究竟是什么利益驱使来掩盖真相?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4-11 11:24:10
  依法治国下的邢台法官如此腐败
楼主Z136877626 时间:2020-05-07 13:30:28
  河北省邢台纪委:
  现本人实名举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2017】冀0591行初140号、【2017】冀05行终358号案中枉法裁判的犯罪行为,请贵委依法予以查处。
  事实和理由如下:
  2016年3月5日凌晨,邢台兴诚供电服务有限公司威县分公司(以下简称兴诚公司)员工赵**在夜晚值班时突发疾病,在单位值班室内死亡。
  2016年3月7日,兴诚公司出具了“赵**在上班时间、上班场所突发疾病死亡”的证明;2016年6月14日,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也出具了赵**当晚在单位值班的证明。
  但是由于2016年3月5日案发时,兴诚公司没有为赵**缴纳2016年3月的工伤保险费,为了逃避责任,兴诚公司与邢台市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威县人社局)的王晓英串通,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由拒不接受举报人的工伤认定申请,一直拖延到2016年7月举报人委托的律师亲自与威县人社局交涉后,威县人社局才同意受理工伤认定申请。
  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后,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意识到以赵**生前饮酒、死因不明为理由难以否定工伤认定,于是,双方串谋以“赵**当晚不属于值班人员”为由达到拒绝认定工伤的目的。为此,兴诚公司一方面伪造值班表、证人证言等证据,一方面威逼当晚一起值班的高海深、耿超杰变更、出具虚假证言,一方面谎称以前出具的值班证明系遭到胁迫,一方面伪造签名应对国家信访局的投诉处理(但是在给信访局的回复中还不敢谎称“赵**不属于值班人员”),最终欺瞒上级人社局于2016年9月16日作出了【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尽管该认定书从表面看就文字排列不整)。
  尽管兴诚公司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系列证据,但是这些伪造的证据漏洞百出,2017年3月13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了【(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依法撤销了人社局作出的[2016]0533002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没有上诉。
  (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生效后,兴诚公司为了达到逃避责任的目的,在距案发时间一年多之后,又公然与威县人社局伪造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并且一直拒不提供“人脸考勤记录”,再次欺瞒上级人社局作出了【2017】050001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举报人再次向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此时的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开庭前故意不将人社局的证据送达给原告,并且公然违反证据规则,无视兴诚公司自己答复国家信访局的回复函,以5号生效判决中已经否定的证据以及漏洞百出的“值班记录”,作出了与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完全相反的(2017)冀0591行初140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在控告人依法提起上诉后,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严重违反证据规则,对相关证据不进行认真审查,无视已经生效的(2017)冀0591行初5号行政判决及相关证据的内容,作出了【2017】冀05行终358号行政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
  综上所述,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周石磊法官、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刘爱群法官在审判活动中故意对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的事实不予认定、对证据不充分的事实予以认定,在适用法律时故意曲解法律、滥用法律,两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行为已经构成枉法裁判,因此举报人恳请纪委依法予以查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