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德康农牧有限公司”霸占承包地,向最高法实名控告内江中院何骏枉法

楼主:13548318423 时间:2020-04-05 13:14:01 点击:130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内江德康农牧有限公司”霸占村民颁证承包土地建猪场,顾尽安实名向最高人民法院纪检察局控告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案法官何骏枉法判决!

  控 告 书

  控告人:顾尽安,电话、身份证复印件附后。
  被控告人: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 川10民终127号《民事判决书》审判长:何骏。
  事由:2018年5月24日,“内江德康农牧有限公司”强行霸占四川省资中县双河镇芦茅冲村新二社(原三社)村民的二轮承包经营权颁证土地,挖机毁坏地上青苗、树苗,控告人们当场阻拦,霸占方欲行伤害控告人,控告人们打110报警,警察到场立即行拘控告人10天。拘留期满,控告人们申请行政复议,内江市公安局回复:“等待法律文书证明你们维权合法,再作行政复议决定,行政赔偿。”2018年7月,控告人起诉到法院,审案法官依据被告举岀的虚假犯法证据,适用法律错误,判决驳回控告人诉求。在一审期间,控告人就依照《国家监察法》向县、市监察委举报,答复:“法律程序没有完结,不予受理。”现在一审、终审、申请再审都如同一审判决控告人们败诉,向内江市检察院申请监督抗诉被拒,向省检察院申请监督抗诉,不予受理。我们再次电话省检察院,我们承包土地依法取得在前,享有合法经营权利,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证件齐全被强行霸占,我们无法生存,难道就无处申冤吗?省检察院电话里告知:“确实冤假错案,可以控告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法官。”
  案件的具体情节:控告人将行政复议申请书、起诉书、上诉书、再审申请书、申请监督抗诉申请书、行政复议回复书,初审判决书、终审判决书、再审判决书、市检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及相关证据全附寄于后。敬请最高人民法院深入实际、实地调查当众听证、核实事实。
  被控告人违犯法规:利用虚假民事诉讼中被告方所举的虚假违法证据材料为依据,错误认定事实、实用法律不当、严重错误。滥用职权,进行民事枉法终审裁判。实质违犯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
  严重恶果:强行霸占者以被控告人作岀的民事枉法终审裁判侵害了控告人们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益,遭行拘处罚、败诉等。造成严重精神、经济损害。而德康公司投资协议却载明资中县政府向该公司提供补贴资金2000万元。
  控告人是被控告人“民事枉法裁判”的冤屈受害者,敬请依法公正查处!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局
  控告人:顾尽安:15908358493。
  2020年 3月 20 日
  
  
  
  
  
  
  上 诉 状
  上诉人(原告)顾尽安,男,1968年1月20日出生,汉族,资中县人,农民,住资中县双河镇芦茅冲村三社34号,电话: 15908358493,身份证号码: 511025196801203***。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内江德康农牧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资中县水南镇上街72号。
  法定代表人:姚海龙,总经理。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承包土地经营权纠纷一案,不服资中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作出的(2018)川1025民初2612号《民事判决书》,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向内江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事项:
  一、撤销资中县法院(2018)川1025民初2612号民事判决书。
  二、改判为全部支持上诉人在一审案中的诉讼请求事项。
  三、判决依法追究被上诉的虚假诉讼法律责任。
  四、所有的(一审、二审)诉讼费用判决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2018)川1025民初2612号民事判决书错误认定事实证据。以致适用法律错误,形成错误判决。请求撤销判决书。
  1.原告提交的证据“资府农地承包权证(2007)”的承包地登记表(续一)承包地块登记栏记载“老窑坝子土,老大土,二槽土”都是在被上诉人侵占强毁面积内。法院没有调查任何证据能否定,却认定为“与被告租赁用地之间缺乏关联性、不予采信”
  2.“原告提交的顾勇全的陈述,称其未代表社集体签订正式合同,村民未书面委托其签订租赁合同,该陈述与客观实际不符,不予采信;”法官未依法调查核实顾勇全的陈述,没有任何证据来推翻顾勇全的陈述,更没有村民承包土地户的委托书在案的证据。法官却认定为“该陈述与客观实际不符,不予采信。”
  3.对原告提交的其余证据,法官认定为“只能证明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原告具有阻挡行为,不能证明被告违法强占耕地”。实际是被上诉人非法强占土地施工损坏农作物的现场影像,法官无任何证据来否定,却故意错误“认定”,就一定会错误适用法律而错判。
  二、对于被上诉人(被告)提交证据中的违法、虚假证据,反而全部“认定合法”,形成错误判决,应予撤销,改判。
  1.“本院认为, 被告提交的十四组证据……故本院予以采信”。实际被告提交的证据中,很多主要证据都是意造的虚假证据,甚至有明显违法证据。如:(1)“多次召开社员大会、多次座谈会、现场协谈”等等,实际没有一次会议表决和一次协谈成一致的事实。大会记录和协谈记录根本没有表决和解决不同意见的解决结论。(2)“设施农用地申请审核备案表中,土地使用年限20年”,“设施农用地使用土地协议书中二条使用期从2017年6月20日至2037年6月19日”。文字载明是违反《农村集体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三条(三)的规定。(3)“甲方签字卿恩金。”协议签定时间是2017年6月20日,”根本不是当时芦茅冲村三社的法定代表人签名。这完全可以证实两点:一是该协议合同是非法意造的虚假证据,二是完全证实原告(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即卿恩金的陈述真实不误。法院审案人员明知是违法证据还作“认定合法”,不错判才怪。
  2.被上诉人提供证据第6组中:(1)所例的会议,协谈记录,只有干部讲话、有不同意见的人发言记载。没有记载任何表决,更没有对群众意见的解决办法和结果。甚至参会人员不多。没有统一意见。不能证明所谓的“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表决”。(2)征求意见签字单是纠纷产生近一年后,才故施形式蒙混应付的虚假证据。不符合协议的法定程序。被上诉人举的“征求意见签字单”是2018年5月15日以后。报“审核备案表”中的协议是2017年6月20日。机关审结签字盖公章是2018年1月,没有依规审核就签盖公章,是严重违法行为的证据,严重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和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行为,反而被法官认定“合法”。
  3.关于第七组证据:村委会2017年7月12日代表原三社的公示,公示的内容是2017年7月6日的违法虚假合同,不是方案。“承包方案应当向本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公示,公示期不得少于15日的规定”。证明是村委的弄虚作假犯法行为与作假的事实。法官违法认定为“合法”
  4.关于被上诉人强行侵占村民承包地范围是开采白石后,于2015年复耕后,没有划定承包户的承包地界限问题。实际是三社村民要求按承包证登记的户与户间登记地界。但由于2012年就开始搞农村土地确权工作,镇村行政不作为,拖到现在都一塌糊涂,全镇的承包地确权都没办理发证。所谓的“全社承包户开大会决定不划界恢复各家承包”纯属现在虚构的证词证言。没有任何(当时)的村民大会决议原件予以证明。法官还是错误认定“合法”。
  5.被上诉人(被告)所举证据“租赁合同书”中的“三、出租价格与支付方式中,“出租价格每年按照玉米400斤/亩市场价计算租金”。明显违反合同法“显失公平”的无效合同条约。也违犯了相关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管理办法关于“流转价格原则上不得低于当地同类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基准价格”的规定。以被告举的第三组证据中“白石开采占地协议是2006年元月一日签订“每亩每年按壹仟斤粮食赔付(小麦400斤、玉米600斤)每年按市场计赔(但赔付价不少于0.7元/斤)一次性补偿给农户。而现已过去12年,还以“400斤/亩玉米计价”明显违反条款,应认定为无效。法官还是认为“合法”。
  三、关于判决书的五项“认为”违法错误问题.
  1.第一项中的被上诉人与资中县政府的协议文件与侵占上诉人的包产地无关联。县政府没有发文指定要在芦茅冲村三社即本案纠纷地理位置给其“畜牧用地”。就算有该文件,也肯定会注明是“政府征用或法人租赁”,必须依法依规的程序规则办理完善流转合同批准后,才拥有土地使用权。本案被上诉人则利用其与县政府达成的“投资协议”,串通县级相关职能部门履职人员乱作为,弄虚作假,利用行政、法制手段诱使审案法官不依法公正审查案件事实,导致二、三、四、五项的错误“认为”。
  2、判决第二项“认为”,违犯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章的规定,所谓的“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是第三章规定“其他方式的承包”的土地。而被上诉人侵占上诉人承包地已经是二轮承包颁证的土地。虽开采白石地貌有变,只待农村土地确权工作落实就定界。什么理由都不能否定该地是已颁了证的家庭承包地。法官认定“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或代表通过”。 正好适用于芦茅冲村委员会与被上诉人签订的“村集体土地租赁协议”。村委会根本没有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证明该“协议”违法无效。是村干部与被上诉人合伙侵害全体村民权益的违法行为证据。法官的错误“认为”程序合法也是违法的。
  3.法官的三项认为:(1)“在2015年白石开采完毕复耕,地形、地貌、面积发生了改变,未及时划分给农户。不能证明该片土地已收归集体。虽然界限模糊,承包户去耕种、植树等,没有受到其他农户和邻界农户阻拦,无纠纷。只等政府土地确权划界发证。(2)关于“经社里组织村民代表会议决定对不同意土地流转的农户进行调整,并报镇、县备案”。事实上所谓“组织村民代表会决议”是没有的,更没有履行调整。上诉人的受损反被法官认定为“并未损害”。这种“认为”不错才怪。
  4.认为四(1)法官重复认为“该片土地未实际划分给农户。”就是无视上诉人的土地承包证。(2)所谓“没有实际管理和经营”是无稽之谈。众所周知在被上诉人强行施工时,上诉人承包地上种植物被毁坏。有照片图像可证,旁观者可证。(3)“原告诉称被告占用其承包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其套用川威开采白石赔付面积作为被告占用面积无事实依据。”更是乱弹琴。有土地承包证和被告举证第三组中的白石厂家丈量实地面积赔付记录为证,至于赔付面积与承包证上面积不符,是1981年划包产地时,全社土地都未经精确丈量实测。全部土地都是社内村民议定认可各家包产地的位置、面积,普遍是登记面积小,实际面积大。
  5.法官认为五项: (1)“原告未提供青苗损失,误工损失,交通费损失的具体依据,其请求依法不予支持”这种“认为”和不予支持”,是违背公序良俗和相关法规的。本案上诉人在2017年6月在浙江省务工,家里人打电话告知,即向相关政府部门反映,于2017年6月13日请假,13日下午到家维权无果。于2018年2月辞工返家继续维权至今,得到中央、省、市主管部门答复,还撤销县级部门的意见。而县府的三主管部门和双河镇政府还是违法操作,伙同被上诉人弄虚作假,迫害维权者。造成上诉人巨大误工、交通费损失。同时还拘留处罚上诉人,造成精神和名誉损害。上诉人请求赔偿是合理合法的诉求。因各种原因,上诉人没有和无法举出具体依据,法官应依法调查核实情况,斟情考量赔偿数额,合理合法判决。(2)所谓“公安机关行政拘留请求行政复议,不属本案审理范围”。还是“乱认为”。公安拘留是上诉人阻拦被上诉人侵权行为所致。上诉人诉求赔偿相关损失是合理合法的。只是应认为留待公安机关撤销拘留处罚后再诉求审理。才是正确认为。
  为彰显法律的公平、正义,请求中级法院通知相关政府职责部门,新闻媒体,案发地区所有村民到现场公开听证审理,依法判决!
  此致
  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顾尽安
  2018年12月25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可北可西 时间:2020-04-06 07:51:11
  关注楼主维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