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法院,我们还在树上!

楼主:宪政评论 时间:2020-04-11 14:30:53 点击:34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们还在树上!

  张恩山

  森林是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了,而梦的摇篮森林却消失了。树都死了,没有人为倒下的树举行葬礼。
  它们把树木砍倒切成一片一片的,做成傢具、窗棂、神龛和书籍,塞进木房子里。在树的尸体里,它们说是建立了文明,在书籍里塞进一些让别人遵守而自己却不遵守的东西说是法律以为事情就完了。城市扩大而森林消失了,人却变成了拥挤不堪的城市中跳舞荡的大狒狒,人人为公平为正义而奋斗,结果法律成了祖宗对子孙万代的规定,最终沦丧成了上一代对下一代的规定,自己却不遵守。于是大狒狒们要人权、要尊严,法律最后变形成了祖先对子孙万代的规定。大狒狒们要交配,却不准生育。可是,事情还没有完,在拥挤的城市里的大狒狒又制造奇葩的规则,对法律进行解构,法律最终变成了没有人遵守的东西,却人人在立法,法律就变成了全体公民对一个人的规定,这样的法律没人遵守。于是,最简陋的宪法出现了。确切地说,是给人人做了一个笼子。宪法是全体公民对全体官猿的规定。因为,在这个没有法律的国家,中国法律其实是全世界对中国的规定。终于,联合国扔给大狒狒们一本《人权宣言》,说,你不是在树上,你应该按照人类联盟政权所规定的去生活!

  在强权国家,人们选择屈服,其表现就是一片寒蝉。这是在树上。
  老狒狒带着小狒狒,通过形制授衣、宣誓、授权,劳教诈骗释放犯就能一如《路西法效应》通过操纵司法顺利完成惊天诈骗案。任何一个人想追求公平正义 ,个人挑战的将是整个国家。于是,国境线以内,就成了一个大狒狒乐园。这还是在树上。

  在树上,我们还是人类起源的东非大峡谷里的那一群大狒狒,生不出人来。由这些没变成人的大狒狒所立的法,叫《狒狒法典》。白痴判决书不过是树木死亡的另一种方式。它们技术发展到了人工智能时代,道德却还在非洲大峡谷的丛林里。

  我经常到法院去办事,每当敲门时我都要问一声:“有人吗?”

  物权法诞生后,我递交法院的《[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立案程序违法、审理程序违法,请速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文章,之后,我一再敲开人民法院的门:“有人吗”?我想我这是遇了鬼了,这一定是整个国家都是一个大狒狒的乐园,每一次忽悠,都导致我升维思考,每遭遇一次大狒狒把中国法律变成了《狒狒法典》,都在逼迫我将矛盾升级,升级语法,升级逻辑、升级阅读,依靠一大堆科学家完成升维思考,让恩施法院沦为一群大狒狒,沦为堂吉.诃德,拿着长矛去和风车作战,去和一大群科学家去作战。

  “有人吗?”我不停地敲开恩施法院的门。其实,我是在问“有法官吗?”没有人。
  在树上,我这是在和一群大狒狒斗法,在又一次大乱斗之后,我翻出多年前写的一个文章,敲开法院的大门,问:“有人吗?”扔下一张打印稿,绝尘而去。

  许多年前在打草稿时就已经知道法院将眼镜跌碎眼珠滚落一地:大狒狒们在裤裆里狂敲法槌!
  升维思考,是一道隐显于丛林中的阶梯,我攀升到一个前不见古人的地方。我在升维思考中完成了对恩施法院的降维槌击。

  在树上,我完成了升维思考。换了一台又一台PC,更换一块又一块报废的硬盘,升级系统。写完最后一个文章,高速固态硬盘性能测速还剩下200MB/S,换了一块64层3D闪存型的芯片式硬盘。主板有M2.0协议的接口,我更喜欢PCI-E高速硬盘。PC是我完成升维思考的技术条件。更多的原因,我是环保主义者,不愿意为大狒狒陈雪松门去杀害仅剩的森林中的树,不想因大狒狒陈雪松门罄竹难书写下一页页文稿而逼迫亚马逊或者东南亚的伐木工去砍倒一棵又一棵的参天大树。陈雪松门杀死了正义天使,我却不能去杀害一棵树。

  许多年以后,我出现在我家门前,我想想又好笑。
  我在我家门前独自哂笑上一整天:我们还在树上!

  2020年1月21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