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市中院院长周太生无视当事人举报陈丽芳等人枉法裁判、徇私枉法

楼主:ty_141965038 时间:2020-04-25 19:50:09 点击:1037511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临汾市中院长周太生无视当事人举报陈丽芳枉法裁判、徇私枉法
  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周太生无视当事人举报陈丽芳、宋春红和王永良枉法裁判、徇私枉法、失职渎职导致申请人190万元被徐贤斌虚假诉讼诈骗请求检察委立案
  民事民行监督申诉状
  最高人民检察院:
  民事民行监督申请人: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南二环368号5栋30602室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号:91610000687955523R
  法定代表人:高海军
  申诉民行监督被申请人一: 徐贤斌,男,1964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福鼎市贯岭镇分关村岭头32号
  申诉民行监督被申请人二:阳泉煤业集团晋南煤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山西省翼城县翔翼东街北关货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41000000051847。
  申请人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徐贤斌(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被申请人阳泉煤业集团晋南煤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晋南公司)工程承包合同一案,不服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10民初1415号民事判决书和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晋民申3071号民事裁定书及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不对该案提起再审的决定。
  案件事实及诉讼经过:
  2011年11月6日申请人与晋南公司签订建设阳泉煤业集团翼城东沟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沟公司)矿井兼并重组整合项目主斜井工程施工合同。同年12月16日申请人为便于工作成立临汾东沟煤业项目部,负责人为周青赛(其2012年12月前失踪,申请人于2013年11月20日撤销了对其之前的全部授权,并通知被申请人晋南公司和东沟公司)。
  2013年2月28日,赵敏(2010年曾是申请人公司临时文员,2011年12月1日后被周青赛用高薪挖走,申请人发现其不连续来上班后被除名,后赵敏成为周青赛的情人,周青赛于2012年12月前失踪并失联后,赵敏成为徐贤斌的情人)赵敏冒充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临汾分公司负责人与被申诉人徐贤斌签订《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并加盖伪造的“陕西少华公司临汾分公司合同专用章”,约定徐贤斌承包该主斜井部分工程施工任务。
  2014年6月28日,徐贤斌与以被申请人撤销全部授权的该项目前负责人周青赛签订“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加盖伪造的“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东沟煤业有限公司项目部”印章。
  之后,被申诉人徐贤斌与赵敏恶意串通,隐藏该工程“结算”关键证据,隐藏的理由是,为了杜绝纠纷、减少诉讼、回家过年,将该工程所有工程资料存放于翼城县公证处后,立即就向翼城县人民法院虚假诉讼并起诉申诉人诉至山西省翼城县人民法院,请求申请人支付其工程款180万元。
  2017年5月26日(2017)晋1022民初26号民事判决书,以原告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主要证据是《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和《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但该两份证据中所加盖的公章均未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属于私刻公章,不具有法律效力;且该合同中分公司负责人赵敏与《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中登记负责人周青赛不符。“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证明其与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临汾分公司所签订的合同真实、合法性”等为由,“驳回徐贤斌要求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其工程款180万元的诉讼请求”。
  2017年9月25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晋10民终1993号民事裁定书,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翼城县人民法院(2017)晋1022民初26号民事判决书。
  2018年3月6日,翼城县人民法院经重审,以(2017)晋1022民初1190号民事判决书,再次“驳回原告徐贤斌的诉讼请求”。
  2018年8月15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10民终1415号民事判决书,撤销翼城县人民法院(2017)晋1022民初1190号民事判决书。判令申请人支付被申请人徐贤斌工程款180万元。其中徐贤斌找的关系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领导邵有田干扰司法于2020年4月11日被双规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邵有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来源:临汾市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20-04-11 13:05
  2018年12月11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晋民申307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其中(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12月7日电 (吕腾龙)据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刘冀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样刘冀民干扰了本案再审导致申请人上百次上访并实名举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全院在山西省高院找刘冀民活动,因申请人多次因冤案举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领导。
  2020年4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通知申请人决定对本案不予再审。
  请求监督的理由:
  1、 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和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对本案的事实认定错误,以及存在司法腐败。
  1、 该案《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和《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上印章的证伪问题。一审法院明确认定“徐贤斌提供的两份证据(即该两份合同)中加盖的公章,均未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属于私刻公章,不具有法律效力”。二审和再审审理中,申请人都再次明确对该两枚印章提出质疑,并向二审法院申请鉴定。但两级法院置之不理。这两份合同上章印章的真伪,是该两份合同是否成立的关键证据。二审和再审法院在没有弄清根本事实的情况下就枉法裁判,不但是对法律的不负责任,也是对申请人极大不公!
  2、 被申请人徐贤斌提供的2013年2月28日《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上,甲方负责人是赵敏,加盖的陕西少华临汾分公司印章。乙方是徐贤斌。该印章“属于私刻公章,不具有法律效力”。在此不在赘述。至于赵敏该人,曾是申请人公司临时文员,2011年11月末被申请人除名。此时,其早已与申请人没有任何法律事实上的关系,申请人也从未给他任何授权,他签订的合同怎能对申请人有法律约束力呢?另外申请人从成立至今也未给徐贤斌任何授权或委托书也不认识徐贤斌,徐贤斌和申请人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他们二人里应外合签订的虚假合同怎能对申请人有法律约束力呢?
  3、 庭审中,被申请人徐贤斌除提供上述2013年2月28日合同的同时,还提供了该合同上临汾分公司“企业信用信息报告”。该公示报告中登记的负责人是周青赛。很显然,两份证据都是被申请人徐贤斌提供的,即合同上签字的负责人是赵敏,而公示报告中登记的负责人是周青赛,牛头不对马嘴,相互矛盾。二审和再审法院怎能以相互矛盾证据作为判案的依据呢?
  4、 该案涉及的“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是2014年6月28日被申诉人徐贤斌与周青赛签订的。该合同上的印章是伪造的,在此也不再赘述。周青赛曾是申请人该项目部的负责人,但2012年12月前已失踪。2013年11月20日,申请人撤销了其在翼城东沟煤业项目部负责人任上的全部授权。并通告晋南公司和东沟公司。周青赛在被撤销授权后,赵敏和徐贤斌仍签订损害申请人利益的合同。对此,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怎能认定对申请人有法律效力呢?
  2、 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在该案的审理中和证据的认定上违反法定程序和原则性规定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47条第一款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本案180万的结算票据,被申请人徐贤斌和赵敏隐匿翼城公正处。经申请人申请,二审法官陈丽芳已依法调取。但二审法院对其既不在发庭上出示,又不进行质证,而将其作为定案依据,显然违反了法律对证据的原则性规定。”另外2018年12月9日开庭,15日判决结果就上裁判网,但是判决书在2个月后才寄送给申请人,法庭开庭陈丽芳审判长当庭答应的让寄送的证据还在快递的路上,咋能证据都没有收到就通过院长干扰司法快出判决。
  2、一审第二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晋南公司一直未出庭和徐贤斌相互串通,合同是其与申请人签订的,工程受益人是东沟公司。东沟公司也承认该工程尾款217.13万元没有支付。山西两个国企大公司都不出庭,明显是本案程序上的重大缺失。且不说是对法庭的蔑视,而使申请人感到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有明显的地方保护主义之嫌!
  综上所述,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10民终1415号民事判决书和山西省高级人民发院(2018)晋民申3072号民事裁定书,对本案事实认定错误,程序不合法。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该案不予再审,有违法律公正!为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正性,特请求贵检察院依法进行民行监督!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20年4月22日

  事情经过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临汾市人民检察院(打击报复、失职渎职)拖延时间导致民营企业损失一天比一天大濒临倒闭。

  一、我公司在山西省临汾市检察院请求抗诉等了一年半时间,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其程序违法,拖延时间,超过法定时限,临汾市检察院抗诉监督人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买通。我公司多次催要告知函或通知书均不理睬。

  二、翼城县公安局也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干扰司法,一年半时间仍不出立案告知书,还说警察忙,在忙也要保护民营经济不受不法分子徐贤斌侵害,因为打黑,没有时间破案。山西省翼城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和法制副局长包括局长给诈骗我企业190万的人徐贤斌、周青赛、赵敏、周云键集团充当保护伞,导致案子到现在没有任何进展,一年半都不出立案回执,严重违反公安部关于立案的法律程序,请求公安部速查为何不出立案告知书的原因。

  三、徐贤斌通过虚假诉讼诈骗我公司190万元,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并已经执行我公司现金和扣划银行农民工工资。另一起案件中,我公司起诉阳煤集团公司东沟煤矿索要上述190万元工程款,一审法院判决190万请求,最后改判成104万,二审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4月24日开庭,到我司寄信访材料的2019年11月26日才收到判决书,程序违法,超过审判时间6个月,结果是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徐贤斌起诉我公司,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3天就出判决。徐贤斌用黑钱买通了审判长陈丽芳、宋春红、王永良并把执行款通过翼城法院执行局诈骗走后,把手机号注销。导致公安机关打徐贤斌手机号是空号徐贤斌15183037888这样号的豹子号竟然注销后玩失踪,让翼城警方找不到人。

  因徐贤斌虚假诉讼诈骗我企业190万元,临汾中院周太生院长指使手下陈丽芳、宋春红、王永武直接改判,鉴定申请书都收了,为何不鉴定?

  四、徐贤斌所干的工程受益方是阳煤集团东沟煤矿,当然190万本应该由煤矿支付,但是临汾中院判的无辜的我公司支付。谁受益谁支付,干活的人出力、出时间和设备都用在了阳煤集团东沟煤矿上,190万也是东沟煤矿承认的,认可的。理所当然受益方出这190万元。

  五、最高人民法院给全国人大代表回函并告知,说项目部欠款就得总公司还款,难道全国各级乡镇府欠款,就得中央财政部还乡镇府的欠款吗?徐贤斌我公司就不认识,徐贤斌就不是我公司的项目部,是假项目部,冒充的项目部,徐贤斌就没有受害人公司企业法人的授权委托书和项目部成立文件,徐贤斌就是个假的,冒充的假项目部,难道假的县政府或有人伪造了复制的县政府、市政府的公章欠了帐,难道国务院要承担债务吗?请党中央救救民营企业吧。追回被虚假诉讼诈骗的190万元人民币,以及上访和维权请律师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特此求助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信访局、国家监察委举报中心、中央纪委、中央巡视组、中央打黑办、国务院大督查和山西省地方纪委、巡视组、监察委、政法委、检察院、省高院、检察院民行监督处和山西省公安厅、山西省公安厅打黑办。



  实名举报控告申诉单位: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机构代码号:91610000687955523R

  法定代表人:高海军,民营企业家,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社员

  企业董事长 身份证号:612722198110291119

  联系电话13649246221、13991958988

  二〇二〇年四月25日













































  抄报:中央以及巡视组、山西省纪委、政法委、法院、检察院、信访局、办公室存档 (一)

  抄送:中央纪委、监察委、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山西省委、以及山西省相关部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ty_141965038 时间:2020-04-25 21:27:00
楼主ty_141965038 时间:2020-04-25 21:31:09
  事情经过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临汾市人民检察院(打击报复、失职渎职)拖延时间导致民营企业损失一天比一天大濒临倒闭。
  一、 我公司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山西省临汾市检察院抗诉等了一年半时间至今竟然受理通知书和抗诉通知书啥都没有给我公司。程序违法,拖延时间,超过国家规定时限,检察院抗诉监督人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买通。导致多次要告知函或通知书都说不给通知书,电话不联系我公司任何人我公司主动打电话找不到办案检察官,拖延时间。
  二、 我公司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翼城县公安局报案,也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买通,受案一年半还不出立案告知书,还说警察忙,因为打黑,没有时间破案。翼城县公安局主管局长是保护伞。拖延时间故意不给我企业立案。导致民营企业损失惨重。
  三、 徐贤斌通过虚假诉讼诈骗我公司190万元,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并已经执行我公司现金和扣划银行农民工工资,另一起案件中,我公司起诉阳煤集团公司东沟煤矿素要上述190万元工程款,一审法院判决190万请求,最后改判成104万,二审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4月24日开庭到我寄信访材料的2019年11月26日才收到判决书,程序违法,超过审判时间6个月,结果是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这样会把好端端的民营企业拖死,二审法院为何不会直接改判,判决书都没有收到,严重超过了6个月的审判时间限制,请巡视组领导明察,我公司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起诉阳煤集团公司东沟煤矿素要上述190万元工程款故意不出判决,拖死民营企业的作法。山西司法、临汾中院、腐败到了何种程度。徐贤斌起诉我公司二审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3天就出判决审判长陈丽芳、宋春红、王永良三人收取徐贤斌黑钱,徐贤斌用黑钱买通了以上三人,把执行款通过翼城法院执行局诈骗走后,把手机号注销,导致公安机关打徐贤斌手机号是空号徐贤斌15183037888这样号的豹子号竟然注销后玩失踪让翼城警方找不到人。但是举报人起诉阳煤集团公司讨要190万元工程款,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官2019年4月24日开庭到2019年10月25日还不出判决,我公司多次打电话给纪委等部门,临汾市中院法官故意在11月25日给我公司寄了判决书,日期落款是2019年10月23日的判决文书,请相关部门严惩当事审判法官,拖延时间不出判决。拖死民营企业的失职渎职的不作为行为。
  四、 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关于请求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信访局、国家监察委举报中心、中央纪委、中央巡视组、国务院大督查、国务院督查组、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第二督导组组长李学勇组长、许群杰副组长和山西省地方巡视组、纪委、监察委、政法委、检察院、省高院、打黑办、检察院民行监督处、临汾市扫黑除恶督导组办公室等相关部门速调查本虚假诉讼案。
  五、 山西省翼城县公安局受案回执至今已经超过一年半,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和法制副局长包括局长给诈骗我企业190万的人徐贤斌、周青赛、赵敏、周云键集团充当保护伞,导致案子到现在没有任何进展,立案回执都没有出具严重违反公安部关于立案的法律程序,请公安部速查为何不出不立案告知书的原因。
  六、 山西省临汾市检察院受理我公司的民行监督抗诉申请案件超过一年,我公司多次派人去问,口头上说,受理了,但是不给我公司出具监督受理通知单。一年半了还不出具。
  七、 我公司多人通过网络举报或寄信等举报时至今日没有任何书面回复,目前经济形势下行,民企更难坚持的活下来。希望收到信的中央领导救救我企业吧,190万元的冤案何时才能翻案。民营企业等不起。请求严查临汾市以周青赛为首的黑恶势力集团。
  八、 因徐贤斌虚假诉讼诈骗我企业190万元,临汾中院院长周太生院长指使手下陈丽芳、宋春红、王永武直接改判,鉴定申请书都收了,为何不鉴定,另外徐贤斌所干的工程受益方是阳煤集团东沟煤矿,当然190万本应该煤矿出,但是临汾中院判的无辜的公司出。请相关主管职能部门协调一下,让阳煤集团东沟煤业把这190万元出了,谁受益谁支付,干活的人出力时间和设备都用在了阳煤集团东沟煤矿上,190万也是东沟煤矿承认的,认可的。理所当然受益方出这190万元。和陕西少华公司无关。枉法裁判
  九、 我公司万般无奈又起诉阳煤集团东沟煤矿这也是临汾市法院驻京的负责领导说的,(也就是晋南公司)一审我公司只赢了109万元和190万相差太大,二审开庭日是2019年4月24日,但是到现在也就是我寄信的今天还没有收到判决结果,这中间有没有人为操作,周太生院长故意打击报复民营企业,请求相关中央领导明查。给已经倒闭的民营企业一个定心丸,看企业能不能用这190万元救命钱,也就是扣划走的血汉钱能东山再起。
  十、 请求调查组严惩并查处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周太生为首的黑恶势力以及周太生的情人宋春红、本院审判员,陈丽芳 审判员王永良枉法裁判、徇私枉法、贪赃枉法:以上三人都是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周太生指使让判冤假错案,诈骗我单位190万的徐贤斌起诉的是俩家企业。判决实际收益人不支付劳动报酬和工程款以及农民工工资。
  十一、 事实上是阳煤集团东沟煤矿(也就是晋南公司)欠徐贤斌的180万私人工程款,与我公司无关,我公司从不认识徐贤斌。徐贤斌起诉的是俩家被告。被告一、山西阳煤集团晋南公司、被告二、陕西少华公司。但是,临汾中院俩几次开庭被告一都无视法院传票,没有出庭,有关事实并没有查清楚就出判决,另外我公司申请原二审法官回避,但是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周太生还继续同意让曾经参加过原庭审的三个法官继续担任二次的审理,而且宋春红、陈丽芳 、王永良在案件尚未查清的情况下,极力极端的压制下,意图迫使我公司和诈骗犯徐贤斌调解,让我公司给其款项,并在法庭开庭后,我公司要求原二审法官回避,但是以上三人临汾中级法院的昏官,竟然威胁我公司法人代表,说会给我单位多判损失费,交通费等,但事实上过了一个月后真是这样的,对方起诉被告一,被告二,赔偿给付工程款180万,其三位昏官竟然真判了190万。徐贤斌事实上是伪造我公司的手续,欺骗晋南公司东沟煤矿,用虚假的身份给被告一、干的工程。和我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工程款也应阳煤集团晋南公司东沟煤矿给付,因为阳煤晋南公司东沟煤矿是实际受益者。工程是给阳煤集团干的,但是二次一审都驳回起诉的情况下,临汾中院在二审都没有开庭前,徐贤斌等诈骗犯竟然在2018年6月份就向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翼城法院申请冻结我公司建设银行长安路支付账户190万元。6月份二审都没有开庭,徐贤斌又是咋样和以上三位昏官内外勾结并冻结190万。金额和二审判决是一致的。开庭我公司当庭申请鉴定公章真伪,三位昏官(法官)也是当庭答应,给予鉴定,并且我公司也是当庭提供了公安机关备案印鉴。但是事后三天就出判决,鉴定都不给鉴定,答应了不鉴定,临汾中院三位昏官,当着临汾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面,还有监控的庭审中答应的事情,竟然不兑现。说话不算话,丢山西省法院系统的脸。开庭三天就出判决。抢着出判决。原因在那里。
  十二、糊涂的临汾市法院昏官看都不看起诉状,不认真审理案子。就出判决,上网,上裁判网、最高法院有严格的审查制度。都要院长签字。可是法院的判决结果竟然是原件我公司都没有收到,开庭三天就出判决,8月12日开庭,8月15日就上裁判网,判决书9月12日才收到,法官调查都不调查。就枉法裁判,徇私枉法,徇情枉法。不作为,乱作为,胡作为。请求中央首长严惩并严查临汾法院祸害法院公平公正的临汾市法院蛀虫。
  我单位的申请鉴定三位临汾市法院(法官)昏官答应后也不做鉴定,答应我公司调取翼城公证处的提存的3袋子工程资料,有伪造加盖我公司公章的假文件,答应后,又不调取。还让我公司出公证费用,来欺骗善良的我公司,并且合伙和犯罪嫌疑人赵敏,徐贤斌等人诈骗我公司190万元整。请山西省纪委打黑办巡视组严惩这伙以法院院长为首的黑恶势力,山西已经有其他法院出过类似的以院长为首的黑恶势力。打着公平公正旗号的临汾中级人民法院,竟然是为虚假诉讼诈骗犯徐贤斌等犯罪分子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这个案子涉及到犯罪。我公司多次要求终止审理,并移交公安机关,但是三位(法官)昏官将法律抛到九霄云外的卑鄙做法。具体内容附后举报材料。
  特此求助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信访局、国家监察委举报中心、中央纪委、中央巡视组、中央打黑办、国务院大督查和山西省地方纪委、巡视组、监察委、政法委、检察院、省高院、检察院民行监督处和山西省公安厅、山西省公安厅打黑办。
  民营企业诉求
  十三、请求:请相关主管职能部门协调一下,让阳煤集团东沟煤业把这217万元出了,谁受益谁支付,干活的人,出力时间和设备都用在了阳煤集团东沟煤矿上,217万也是东沟煤矿承认的,对帐单也是阳煤集团东沟煤业认可的。理所当然受益方东沟煤矿出这217万元。和陕西少华公司无关。救救民营企业吧。最高人民法院给全国人大代表回函并告知,说项目部欠款就得总公司还款,难道全国各级乡镇府欠款,就的中央财政部还乡镇府的欠款吗?徐贤斌我公司就不认识,徐贤斌就不是我公司的项目部,是假项目部,冒充的项目部,徐贤斌就没有受害人公司企业法人的授权委托书和项目部成立文件,徐贤斌就是个假的,冒充的假项目部,难道假的县政府或有人伪造了复制的县政府、市政府的公章欠了帐,难道国务院要承担债务吗?请党中央救救民营企业吧。追回被虚假诉讼诈骗的190万元人民币,以及上访和维权请律师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督办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提请:2018晋10民终1415号重新审理这个冤案(冤假错案)。

  实名举报控告申诉单位: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机构代码号:91610000687955523R
  法定代表人:高海军,民营企业家,九三学社中央社员

  联系电话13649246221、13991958988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八日
  抄报:中央以及巡视组、山西省纪委、政法委、法院、检察院、信访局、办公室存档 (一)
  抄送:中央纪委、监察委、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山西省委、以及山西省相关部门
楼主ty_141965038 时间:2020-04-30 12:10:32
  打击枉法裁判、巡视枉法
楼主ty_141965038 时间:2020-05-02 22:07:41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周太生无视当事人举报法官陈丽芳、宋春红、王永良枉法裁判、徇私枉法
  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周太生无视当事人举报,法官陈丽芳、宋春红和王永良枉法裁判、徇私枉法,失职渎职导致申请人190万元被徐贤斌虚假诉讼诈骗,请求检察院和监察委立案
  民事民行监督申诉状
  最高人民检察院:
  民事民行监督申请人: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南二环368号5栋30602室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号:91610000687955523R
  法定代表人:高海军
  申诉民行行民事监督被申请人一: 徐贤斌,男,1964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福鼎市贯岭镇分关村岭头32号
  申诉民行民事监督被申请人二:阳泉煤业集团晋南煤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山西省翼城县翔翼东街北关货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41000000051847。
  申请人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徐贤斌(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被申请人阳泉煤业集团晋南煤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晋南公司)工程承包合同一案,不服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10民初1415号民事判决书和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晋民申3071号民事裁定书及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不对该案提起再审的决定。
  (一)案件事实及诉讼经过:
  2011年11月6日申请人与晋南公司签订建设阳泉煤业集团翼城东沟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沟公司)矿井兼并重组整合项目主斜井工程施工合同。同年12月16日申请人为便于工作成立临汾东沟煤业项目部,负责人为周青赛(其2012年12月前失踪,申请人于2013年11月20日撤销了对其之前的全部授权,并通知被申请人晋南公司和东沟公司)。
  2013年2月28日,赵敏,女,(2010年曾是申请人公司临时文员,2011年12月1日后被周青赛用高薪挖走,申请人发现其不连续来上班后被除名,后赵敏成为周青赛的情人,周青赛于2012年12月前失踪并失联后,赵敏成为徐贤斌的情人),赵敏冒充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临汾分公司负责人与被申诉人徐贤斌签订《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并加盖伪造的“陕西少华公司临汾分公司合同专用章”,约定徐贤斌承包该主斜井部分工程施工任务。
  2014年6月28日,徐贤斌与被申请人撤销全部授权的该项目前负责人周青赛签订“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加盖伪造的“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东沟煤业有限公司项目部”印章。
  之后,被申诉人徐贤斌与赵敏恶意串通,隐藏该工程“结算”关键证据,隐藏的理由是,为了杜绝纠纷、减少诉讼、回家过年,将该工程所有工程资料存放于翼城县公证处后,立即就向翼城县人民法院虚假诉讼并起诉申请人诉至山西省翼城县人民法院,请求申请人支付其工程款180万元。
  2017年5月26日(2017)晋1022民初26号民事判决书,以原告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主要证据是《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和《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但该两份证据中所加盖的公章均未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属于私刻公章,不具有法律效力;且该合同中分公司负责人赵敏与《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中登记负责人周青赛不符。“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证明其与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临汾分公司所签订的合同真实、合法性”等为由,“驳回徐贤斌要求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其工程款180万元的诉讼请求”。
  2017年9月25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晋10民终1993号民事裁定书,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翼城县人民法院(2017)晋1022民初26号民事判决书。
  2018年3月6日,翼城县人民法院经重审,以(2017)晋1022民初1190号民事判决书,再次“驳回原告徐贤斌的诉讼请求”。
  2018年8月15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10民终1415号民事判决书,撤销翼城县人民法院(2017)晋1022民初1190号民事判决书。判令申请人支付被申请人徐贤斌工程款180万元。其中徐贤斌找的关系是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领导邵有田干扰司法于2020年4月11日被双规,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邵有田,邵因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来源:临汾市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20-04-11 13:05)
  2018年12月11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晋民申307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其中(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12月7日电 (吕腾龙)(据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刘冀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样刘冀民干扰了本案再审,导致申请人上百次上访并实名举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指派相关领导在山西省高院找刘冀民(曾任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19年8月,刘冀民(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晋城市人民检察院向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活动,导致本案再次错误判决变成冤案,徐贤斌起诉状写的非常清楚,起诉阳泉煤业集团也就是发包人给付工程款,导致申请人多次进北京举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领导。
  2020年4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通知申请人决定对本案不予再审。对此我公司强烈不满,并向国家相关部门再一次举报临汾市相关干扰司法的领导,再审时我公司申请陈丽芳等人回避,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周太生发话不回避,离婚案子的陈丽芳、宋春红、王永良根本不懂虚假诉讼诈骗。
  请求监督的理由:
  1、 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和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对本案的事实认定错误,以及存在司法腐败。
  2、 该案《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和《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上印章的证伪问题。一审法院明确认定“徐贤斌提供的两份证据(即该两份合同)中加盖的公章,均未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属于私刻公章,不具有法律效力”。二审和再审审理中,申请人都再次明确对该两枚印章提出质疑,并向二审法院申请鉴定。但两级法院置之不理。这两份合同上印章的真伪,是该两份合同是否成立的关键证据。二审和再审法院在没有弄清根本事实的情况下就枉法裁判,不但是对法律的不负责任,也是对申请人极大不公!
  3、 被申请人徐贤斌提供的2013年2月28日《陕西少华主斜井掘进承包合同》上,甲方负责人是赵敏,加盖的陕西少华临汾分公司印章。乙方是徐贤斌。该印章“属于私刻公章,不具有法律效力”。而赵敏该人,曾是申请人公司临时文员,2011年11月末被申请人除名。此时,其早已与申请人没有任何法律事实上的关系,申请人也从未给他任何授权,他签订的合同怎能对申请人有法律约束力呢?另外申请人从成立至今也未给徐贤斌任何授权或委托书,也不认识徐贤斌,徐贤斌和申请人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他们二人里应外合签订的虚假合同怎能对申请人有法律约束力呢?
  4、 庭审中,被申请人徐贤斌除提供上述2013年2月28日合同的同时,还提供了该合同上临汾分公司“企业信用信息报告”。该公示报告中登记的负责人是周青赛。很显然,两份证据都是被申请人徐贤斌提供的,即合同上签字的负责人是赵敏,而公示报告中登记的负责人是周青赛,牛头不对马嘴,相互矛盾。二审和再审法院怎能以相互矛盾证据作为判案的依据呢?
  5、 该案涉及的“主斜井工程劳务结算合同”是2014年6月28日被申诉人徐贤斌与周青赛签订的。该合同上的印章是伪造的。。周青赛曾是申请人该项目部的负责人,但2012年12月前已失踪。2013年11月20日,申请人撤销了其在翼城东沟煤业项目部负责人任上的全部授权,并通告晋南公司和东沟公司。周青赛在被撤销授权后,赵敏和徐贤斌仍签订损害申请人利益的合同。对此,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怎能认定对申请人有法律效力呢?
  (二) 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在该案的审理中和证据的认定上违反法定程序和原则性规定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47条第一款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本案180万的结算票据,被申请人徐贤斌和赵敏隐匿翼城公正处。经申请人申请,二审法官陈丽芳已依法调取。但二审法院对其既不在法庭上出示,又不进行质证,而将其作为定案依据,显然违反了法律对证据的原则性规定。另外2018年12月9日开庭,15日判决结果就上裁判网,但是判决书在2个月后才寄送给申请人,在法庭开庭时陈丽芳审判长当庭答应让我们寄送的相关证据还在快递的路上,寄件所需要的咋能证据还没有收到,陈丽芳等人就通过院长干扰司法快出判决。显然是枉法裁判,无法无据。
  2、一审第二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晋南公司一直未出庭和徐贤斌相互串通,合同是其与申请人签订的,工程受益人是东沟公司。东沟公司也承认该工程尾款217.13万元没有支付。山西两个国企大公司都不出庭,明显是本案程序上的重大缺失。且不说是对法庭的蔑视,而使申请人感到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有明显的地方保护主义之嫌!这也是他们与徐贤斌相互串通,进行虚假诉讼诈骗的申请人。
  综上所述,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10民终1415号民事判决书和山西省高级人民发院(2018)晋民申3072号民事裁定书,对本案事实认定错误,程序违法。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该案不予再审,有违法律公正!为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正性,特请求贵检察院依法进行民事监督!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海军 联系方式 13991958988
  2020年5月03日




  事情经过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临汾市人民检察院(打击报复、失职渎职)拖延时间导致民营企业损失一天比一天大濒临倒闭。
  一、我公司在山西省临汾市检察院请求抗诉等了一年半时间,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其程序违法,拖延时间,超过法定时限,临汾市检察院抗诉监督人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买通。我公司多次催要告知函或通知书均不理睬。
  二、翼城县公安局也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买通,一年半时间仍不出立案告知书,还说警察忙,因为打黑,没有时间破案。山西省翼城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和法制副局长包括局长给诈骗我企业190万的人徐贤斌、周青赛、赵敏、周云键集团充当保护伞,导致案子到现在没有任何进展,一年半都不出立案回执,严重违反公安部关于立案的法律程序,请求公安部速查为何不出立案告知书的原因。
  三、徐贤斌通过虚假诉讼诈骗我公司190万元,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并已经执行我公司现金和扣划银行农民工工资。另一起案件中,我公司起诉阳煤集团公司东沟煤矿索要上述190万元工程款,一审法院判决190万请求,最后改判成104万,二审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4月24日开庭,到我司寄信访材料的2019年11月26日才收到判决书,程序违法,超过审判时间6个月,结果是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徐贤斌起诉我公司,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3天就出判决。徐贤斌用黑钱买通了审判长陈丽芳、宋春红、王永良并把执行款通过翼城法院执行局诈骗走后,把手机号注销。导致公安机关打徐贤斌手机号是空号徐贤斌15183037888这样号的豹子号竟然注销后玩失踪,让翼城警方找不到人。
  因徐贤斌虚假诉讼诈骗我企业190万元,临汾中院周太生院长指使手下陈丽芳、宋春红、王永武直接改判,鉴定申请书都收了,为何不鉴定?
  四、徐贤斌所干的工程受益方是阳煤集团东沟煤矿,当然190万本应该由煤矿支付,但是临汾中院判的无辜的我公司支付。谁受益谁支付,干活的人出力、出时间和设备都用在了阳煤集团东沟煤矿上,190万也是东沟煤矿承认的,认可的。理所当然受益方出这190万元。
  五、最高人民法院给全国人大代表回函并告知,说项目部欠款就得总公司还款,难道全国各级乡镇府欠款,就得中央财政部还乡镇府的欠款吗?徐贤斌我公司就不认识,徐贤斌就不是我公司的项目部,是假项目部,冒充的项目部,徐贤斌就没有受害人公司企业法人的授权委托书和项目部成立文件,徐贤斌就是个假的,冒充的假项目部,难道假的县政府或有人伪造了复制的县政府、市政府的公章欠了帐,难道国务院要承担债务吗?请党中央救救民营企业吧。追回被虚假诉讼诈骗的190万元人民币,以及上访和维权请律师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特此求助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信访局、国家监察委举报中心、中央纪委、中央巡视组、中央打黑办、国务院大督查和山西省地方纪委、巡视组、监察委、政法委、检察院、省高院、检察院民行监督处和山西省公安厅、山西省公安厅打黑办。

  实名举报控告申诉单位: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机构代码号:91610000687955523R
  法定代表人:高海军,民营企业家,九三学社中央社员
  企业董事长 身份证号:612722198110291119
  联系电话13649246221、13991958988
  二〇二〇年五月三日

作者:ty_139631860 时间:2020-06-21 21:12:45
  请纪委立即查处周太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