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争社保费连续16年被抢的访民蔡智水母女将双双蒙冤服刑

楼主:智慧v 时间:2020-07-13 21:55:49 点击:1403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这是《劳动法》等法律的明确规定。但是,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小观镇敬老院蔡智水等职工参加社会保险的信访事项虽然早在2008年就经过了省劳动部门的复核裁定,并获得支持,但却遭遇到小观镇政府的十年对抗执行,而对抗执行的原因是:自2004年以来,小观镇政府利用直接管理敬老院的便利,连续16年将三级财政年年按全体职工的人头核拨到位的社保费全部截留并抢走,害得他们不得不每年自行掏腰缴纳社会统筹部分的社保费。镇政府的违法抢钱行径,激发了蔡智水等职工不断写信和去省进京讨公道,讨说法的斗志。但是,区、镇两级政府非但不反思和改正其对抗政策,对抗法律的过错,反而迁怒于蔡智水要求执行复核裁定的执着追求。于是,为了确保辖区表面现象的“稳定”,特别是为防止国庆70周年期间持续上访的访民停止进京上访,在蔡智水母女既多年无非访,又无一次被警方警告、训诫和拘留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利用威海市组织的旨在对访民的上访集中“严打”的“霹雳行动”之机,指示警方于去年9月4日,将蔡智水母女与全市对党信任,执着维权的访民一道双双被扣上了“寻衅滋事”的帽子刑拘,继而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并面临法院的“有罪”判决。6月23日,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法院对公诉机关指控小观镇百寿庄村访民蔡智水和蔡元姣母女“寻衅滋事”一案进行了第4次开庭审理,从警检双方在各自的案卷中均刻意逃避查明根本没有执行复核意见的小观镇政府经过精心组织,着力编造和复制粘贴形成众口一词的所谓“蔡智水参加社会保险的信访事项已经按复核意见规定执行了”的群体谎言等等8个事实①,并共同歪曲认定一个事实②,到法院在法庭调查和法庭质证中均“忽略”调查质证被逃避查明的8个事实和被歪曲认定的一个事实,以及法院随公诉机关的指控顺坡下驴的趋势看,蔡智水母女因抗争社保费连续16年被抢一案,己经被“听党指挥”的公、检、法以所谓的“寻衅滋事”罪名合力“做实”成立,其蒙冤服刑的厄运将不可避免。蔡智水曾就职于小观镇敬老院,其参加社会保险的信访事项早在2008年就经过了威海市劳动部门的复查和省劳动部门的复核,并相继做出和维护了“请文登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按照鲁政办发〔2003〕37号文件规定妥善处理信访人参加社会保险的问题”(以下简称“37号文件”)的复查和复核意见,但是,由于小观镇政府铁了心地拒不执行复核意见③,再加上文登劳动部门不作为,逼迫得她继走完了13年的到区去市追求参加社会保险的信访之路后,又接力踏上了漫漫的11年不断写信和去省进京要求执行复核意见的不归之路。2012年,蔡智水从媒体上了解到,以个人身份购买(补缴)社会保险本年度为终结年,而此时距复核意见下达已经过去了4年之久,在眼看由于镇政府的强势对抗和三级劳动部门的不作为而造成复核意见遥遥无期难以落实的情况下,为防患于未然,她不得不依照鲁政办发〔2O11〕64号文件(而非〔2003〕37号文件)和鲁人社发〔2011〕81号文件规定,与全区剩下的数千人一道搭上了购买社会保险的末班车,以个人身份购买了一份社会保险。了结了困扰自己十多年的老无所养的心病。但是,对此身无寸箭之功,手无一举之劳,善于捕捉移花接木“良机”的小观镇政府把蔡智水这一纯牌的个人行为视为偷梁换柱,欺上瞒下和欺世盗名的“资本”,并在历次的回复上级的材料中,均恬不知耻地把蔡智水以个人身份购买的这份社会保险窃取为“执行了复核意见”的“功绩”,但是,37号文件的精髓就是“统帐结合”,假如小观镇政府果真按照37号文件规定执行了复核意见,那么必定拥有为蔡智水缴纳社会保险费统筹部分的证据,然而,当被镇官员强辞夺理,睁着两眼说瞎话激怒的蔡智水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向其申请公开为包括自己在内的全体职工缴纳了社会保险费的证据时,被“将”了一军的镇官员立马同霜打的茄子——蔫了,原本如牛的底气顷刻荡然无存。这就是警检双方奉以权滥法者置蔡智水母女于死地之命,故意编造“复核意见已经执行了”的谣言和以谣言为“依据”,逃避查明蔡智水16年的社保费究竟是谁缴纳的和对全体职工的社保费为什么年年均由个人掏腰这一要害事实刨根问底以及对这一要核事实畏之如虎,极力逃避的“人民法院”名曰“查明”实为按警检双方划定的“事实”滚坡的原因所在。此外,为了把“寻衅滋事”的罪名打造成“铁板一块”,警检双方在睁大眼睛,远离蔡智水参加社会保险的诉求究竟是真“按照复核意见规定执行了”?还是假“按照复核意见规定执行了”?特别是远离其16年的社保费究竟由谁缴纳的这一敏感“高压线”,慎防“触电”露馅的同时,着力在诬陷上下功夫,主要是采取“隐瞒背景法”,把蔡智水向镇政府索取的和镇政府通过副镇长孙某赔偿蔡智水5万元的上访花销歪曲成“强拿硬要”孙某个人财物的“罪证”。不可否认,造成了蔡智水十多年不辞辛苦,不断抱病进京要求执行复核意见的罪魁祸首就是对抗执行复核意见的小观镇政府,因此蔡智水认为其上访花销理应由小观镇政府赔偿,理由是对抗执行复核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抢走全体职工的社保费亦无法律依据,为此,自2012年以来,她上访的诉求除要求镇政府执行复核意见和因其对抗执复核意见给自己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外,又增加了要求镇政府赔偿自己上访的误工费和差旅费等一切上访花销项目,对此,非国家重大节日、活动和重要会议期间上访镇官员根本不睬,但每逢国家重大节日、活动和重要会议期间上访,慑于被登记之威,疲于截访之苦,庆幸截访成功的镇官员均“爽快”地承诺“回乡解决”,但结果是回乡即坐腊。尤其是2017年,进京上访的蔡智水被镇政府的截访专业队截获时,曾牙对牙,口对口,掷地有声地做出了“回乡即执行复核意见,解决上访费用”的双承诺,但回乡后双承诺即变成了双食言。镇政府官员如此视诚信如粪土的行径,使屡屡被骗的蔡智水清醒地认识到,孙某等官员的承诺=空头支票。因此,2018年全国“两会”前,蔡智水冲破了镇官员在其住宅周围部署重兵的围追堵截,赶到了北京,随后关了手机,因找不到蔡智水行踪而慌了神的孙某不得不找到蔡元姣重演“回来解决问题”的故伎,但奉母亲“不见兔子不撒鹰”之命的蔡元姣明确地表示:“必须首先解决问题,否则就上访”。但鉴于孙某“执行复核意见尚需时日”有些“道理”,故应孙某“先解决上访费用,回乡再执行复核意见”的要求,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于是,孙某经请示镇党委书记董某批准,然后又经与蔡元姣讨价还价,最后敲定蔡智水10年的上访花销6万多元(不包括误工费)降到了5万元,并用个人账户打到了蔡元姣卡上。(用个人账户意在为制造冤案做铺垫)但是蔡智水母女就是这样一起,以不见兔子不放鹰为手段,反制镇官员屡屡出卖诚信的事实,却遭遇到为了捞取个人“维稳”“政绩”的孙某的恶意颠倒和将计就计,表面上,他对蔡智水母女理解并同意暂时延缓执行复核意见诉求乐哈哈地表示“感谢”,而行动上却一方面对与蔡智水母女的交流进行了偷录偷拍,(但其音像只能证明蔡智水反制的对象是小观镇政府,而非孙某本人),而另一方面找其朋友董某打了一张5万元的所谓“借条”,为诬陷蔡智水母女做好了“证据”准备,并“谢”犹在耳却跑到小观边防派出所报了警,称:我被蔡智水母女敲诈了5万元。然而,为了做实冤案,无论在案卷的笔录中,还是在“起诉意见书”或“起诉书”中,警检双方均别有用心地隐瞒了蔡智水母女之所以“要挟镇政府”赔偿自己的上访费用,责在以孙某为首的官员连续多年屡屡出卖诚信这一至关重要的事实背景。这也是“人民法院”心照不宣地“疏忽”查明这一事关本案定性的关键背景的原因所在。2019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举行建国70周年大庆,为杜绝国庆期间执着维权的访民持续进京上访,“听党指挥”的“人民警察”在蔡智水母女当时根本没有上访,且在过去上访的十年中无一次被警方警告、训诫和拘留的情况下,利用威海市组织的旨在对访民专项“严打”的“霹雳行动”之机,根据区和镇主要头目的旨意,先下手为强,依靠时过一年半之前储备的“罪证”,于同年9月4日与全市执着上访的访民一起双双被装进了“寻衅滋事”的大口袋。特别提示:由于对蔡智水母女双双被蒙冤事实的知根知底和刻骨铭心,引发了笔者对威海市组织的旨在对访民集中“严打”的专项“霹雳行动”合法性和一刀切对被抓的访民定罪“寻衅滋事”的真实性质疑并探究的“雅兴”,并对威海所属的乳山和高区两起同期因同一罪名被抓的访民或其亲属分别进行了核查,结果非常“巧合”,两起“寻衅滋事”定罪,一双 纯牌冤案。爆料人:蔡智慧2020年6月25日注释:﹝1﹞、即虽查明了小观镇敬老院普通职工社会统筹部分的社保费均压根儿全部由个人掏腰,但却逃避查明为什么由个人掏腰。逃避查明因为个人掏腰全体职工人人皆不服,并引发过她们群体到镇政府上访,联名上访和委托蔡智水代表他们上访;逃避查明自2004年以来,由市、区、镇三级财政年年按敬老院全体职工的人头核拨到位的社保费的去向;逃避查明并认定小观镇政府众截访官员所谓“蔡智水参加社会保险的诉求己经按复核意见规定处理了”的证言证词纯属无中生有的谎言,其手段属偷梁换柱,其用心在欺上瞒下,欺世盗名,为定“罪”“寻衅滋事”做铺垫;逃避查明退休是蔡智水上访诉求的唯一,但非法抢夺了蔡智水等职工16年的社会保险费的小观镇政府明知依照《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规定,蔡智水完全符合退休条件,且之前除她同期的3名职工外,本单位凡达到了退休年龄的干部职工,均无一倒外地办理了退休手续,享受退休待遇,而轮到她达到了退休年龄时,却非但以势力眼的心态相继无理地拒绝了她依法退休和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的请求,反而惨无人道地将她非法辞退这一天理难容的双重标准事实;逃避查明并认定蔡智水母女“要挟”镇政府“执行复核意见,赔偿上访费用”的诉求正当合法;逃避查明“没做亏心事”的小观镇政府为什么对蔡智水母女合法的、正常的上访“有压力”;尤其是逃避查明蔡智水母女之所以以正当合法的上访(而非无理“缠访闹访”)“要挟”镇政府“赔偿上访费用”,责在镇政府在过去的多年一而再,再而三地屡屡对其出卖诚信玩欺骗,逼迫得她母女不得不以“见了兔子才放鹰”为手段反制其流氓行径这一至关重要的背景。﹝2﹞、即蔡智水母女所采取不见兔子不放鹰的手段和反制的对象是针对小观镇政府,而非代表镇政府出面对其做“稳控”工作的经办人副镇长孙某。﹝3﹞、对抗执行的原因是:自2004年以来,包括小观敬老院在内的全市敬老院所有职工的工资和社会保险费均由市、区、镇三级财政按职工的人头核拨到位,但实际上连续16年全部被镇政府非法截留抢走,因此,镇政府担心,如果执行了复核意见,解决了蔡智水参加社会保险费问题,那么其对全体职工非法抢到手16年的社保费必然拱手相让,否则势必带来其他职工的攀比和仿效,引发“不稳定”的骨牌效应。相关链接:“请网友关注:文登官警以何莫须有的罪名把我打造成现实版的‘岳飞’的”请网友关注:文登官警以何莫须有罪名把我打造成现实版“岳飞”的尊敬的网友:您好!南宋抗金英雄岳飞的故事想必国人耳熟能详。可不想风水轮流转,在时过700多年的今天,无名之辈的我“有幸”地“时来运转”,很快将被“对党忠诚,执法公正”的“人民官警”打造成“大名鼎鼎”的现实版岳飞式的“罪犯”,但所不同的是:岳飞因精忠保大宋的江山被里通外国、当千刀万剐的乱臣贼子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与昏君赵构陷害。而我是为了誓死维护党的威信和形象,捍卫法律的尊严,坚决地检举揭发“人民官警”对我姐母女等威海访民民组织的以所谓的“寻衅滋事”之名,行制造冤案之实的专项“严打”而被“秦二桧”以“莫须有”的罪名专政。故现趁进监狱前短暂的自由,公开事实真相,以期引起网友的关注、监督和评判。我叫蔡智慧,是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南海新区)小观镇人民政府退休干部。我姐叫蔡智水,今年68岁,曾就职于小观敬老院。她被蒙冤的原因是:其参加社会保险的信访事项早在2008年就经过了威海市劳动部门的复查和山东省劳动部门的复核,并相继做出和维护了“请文登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按照鲁政办发[20O3]37号文件规定妥善处理信访人参加社会保险的问题”的复查和复核意见,但是,由于小观镇政府铁了心地对抗执行复核意见(而对抗执行的原因是自2004年以来,我姐所在单位的敬老院全体职工的社会保险费年年均由市、区、镇三级财政按全体职工的人头核拨到位,但事实上除院长和会计外,凡没职没权没背景普通职工的社会保险费全部被直接管理敬老院的镇政府连续16年非法截留抢走,害的全体职工每年不得不自行掏腰缴纳社会统筹部分的社保费,因此,镇政府担心,若执行了复核意见,给我姐解决了社会保险问题,势必带来其他职工的攀比并效仿,继而引发“不稳定”的骨牌效应),再加上文登劳动部门不作为,逼迫得她继走完了13年的去区到市追求参加社会保险的信访之路后,又代表敬老院全体职工接力踏上了漫漫的11年不断地写信和去省进京要求执行复核意见的不归之路。对于我姐代表职工的合法诉求给当地政府带来“不稳定”的压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当地官员非但不认真反思自己的抗政抗法过错,反而迁怒于我姐母女“在国家重大节日,活动和重要会议期间进京上访”的执着追求,(据“文登警方在线”微信公众号消息)于是,为了制造辖区表面“稳定”的假象,特别是为防止我姐母女在国庆70周年期间进京上访,利用威海组织的旨在集中“严打”访民维权上访的专项“霹雳行动”之机,在其母女既多年无非访,又从无一次被北京和当地警方警告、训诫和拘留的情况下,指示警方于去年9月4日,将当时根本没有上访的我姐和其女蔡元姣(多年未上访)以所谓的“寻衅滋事”之“罪”与全市执着维权的访民一起被抓进了监狱。制造了千古奇有的“9.4”群体冤案。我姐母女被抓后,制造冤案之徒为了逃避被“秋后拉清单”,对粗通法律并曾有过“丑陋的”坚决揭发举报当地政府违法行政“前科”的我千方百计地做好捏造罪名抓捕的“功课”(主要采用文登惯用的钓鱼执法手段),但在因其掌握的“罪证”一时尚不足以抓的情况下,为“震慑”我可能的“不老实”行为致其“翻船”,他们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对我“抓捕”浪潮,诸如“如果蔡智慧帮他姐就把他抓起来”,“如果蔡智慧帮他姐就把他一撸到底”,“如果蔡智慧不老实就把他双开”,“9月2O号前必须把蔡智慧抓起来”等等,一时间,“抓人”!“抓人”!“抓人”或“双开”!“双开”!“双开”的鼓噪此起彼落,甚嚣尘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期间,可笑可恨的以权滥法之徒曾于今年1月6日两度找人捎来口信,以要我“找镇书记说好话,认个错”为条件,换取我姐 “母女回家过年”。但这一既吊诡又奇葩的拿我姐母女的自由要挟并控制我“老实”的交易理所当然地被我拒绝)。如此说有罪就有罪没罪也有罪的滥用公权和以抓人求“维稳”,然后再以抓人求自保的邪恶行径,逼迫得我不得不调整心态,静观其变,潜心“欣赏”“纪律严明,服务人民”的“人民官警”还有何“稳控”和自保的“高招”。本来,依我为了捍卫真理,维护正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秉性以及不可改变的宁肯痛痛快快地死,绝不窝窝囊囊地生的价值观,对如此惨不忍睹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倒行逆施,冤案受害人别说系我之胞姐母女,即便是素不相识的人,那么嫉恶如仇且视独立王国令如同厕所里的卫生纸的我也必将“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但是,我姐蒙冤入狱后,一贯不服邪,藐视邪的我却因“人民官警”如此“真诚”地“服务”而“受宠若惊”,面临举棋不定的两难选择:一是自百善孝为先的我姐被蒙冤入狱后,伺候90多岁高龄老党员父亲的重任就完全落在了我的肩上,倘若继我姐母女之后我再度蒙冤入狱,那可就害了一辈子爱党爱国爱领袖且体弱多病的老人家了。二是从“人民官警”的“抓”字当头动辄就捏造罪名,歪曲事实,歪曲法律抓!抓!抓的“伟大创举”看,在他们的眼里根本没有法纪,他们的话就是“法”,把一个根本无罪的人送进监狱也就是他们一句话的事。故鉴于“人民官警”如此“强大”和忠孝不能两全,我在经历了四个多月“苟且偷生”期间的安危评估,利弊权衡和冷静思考后才下定决心,宁愿被抓、被“双开”甚至甘洒一腔热血,也要为我姐母女伸冤到底。“人民官警”要想要我姐母女及子孙后代背着黑锅进棺材,必须“优先”请我进棺材。这就是从今年元旦起,我走上了悲壮的舍生忘死,依法为我姐母女伸冤和为全市“9.4”被蒙冤的群体访民鸣不平的不归之路,并因此而将变成现实版的“岳飞”以及请各位网友关注、监督和评判的原因所在。为捍卫正义维护公平作死的中共党员:蔡智慧地址: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南海新区)小观镇观海路131号邮箱:632316965@qq.comQQ: 632316965电话:0631—88539882020年1月6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老海2015 时间:2020-07-13 22:43:51
  不关心你冤不冤,因为十案九冤不希奇;只关心你是不是公交司机,找不找人垫背?
作者:开心yt 时间:2020-07-15 14:52:44
  官员以权滥法,执法机关贪赃枉法才是我们这个社会不稳定的根源,而把访民维权纳入“稳控”之例,太扯淡。
作者:快乐nnn 时间:2020-07-15 15:04:08
  蔡智水母女“要挟”镇政府赔偿上访费用根本无半点过错,因为蔡智水母女的上访是因为镇政府对抗执行复核载定之错而导致,也就是说,没有镇政府对抗执行复核裁定,就没有蔡智水母女的维权上访,而没有上访就产生不了上访的费用,据此,有过错的镇政府培偿蔡智水的上访费用是合法、合情又合理。而仗势抓人显然属强盗逻辑。
作者:平安ddd 时间:2020-07-15 15:05:06
  为维护正义,捍卫法律的尊严而舍生忘死,反击邪恶势力逞凶狂的老英雄蔡智慧:挺你。
  • 老海2015: 举报  2020-07-16 09:31:33  评论

    把人挺进了大牢,可不能随便挺;要是能把枉法者挺进大牢,那才是好挺千斤挺!
我要评论
作者:空201620 时间:2020-07-15 15:14:51
  威海“国”,“佩服。”
作者:CCC妙苗 时间:2020-07-15 15:49:09
  把没有执行复核裁定的事实歪曲为“执行了复核裁定”,把“要挟”镇政府赔偿上访费用颠倒为“要挟”孙某本人的事实,集中体现了威海官场和司法的极度腐败,公、检、法不过是磨道的驴——听喝。
  • 老海2015: 举报  2020-07-16 20:07:21  评论

    公、检、法不过是磨道的驴——听喝。说到了根上,说出了本质!
我要评论
作者:有沙子的风 时间:2020-07-15 16:05:23
  告状的被群体抓进大牢?真新鲜。
作者:使劲勒 时间:2020-07-16 10:03:03
  这段文字最好分个段落,眼睛都看花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