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建方 真如铁的15年维权路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19 12:57:36 点击:942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谭建方 真如铁的15年维权路

  文//杨远煌

  【一】

  谭建方,在湖北省洪湖市燕窝镇挖沟村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子。1945年,谭建方的祖父从湖南老家逃荒到湖北洪湖燕窝挖沟村,自此几代人一直生活在燕窝镇挖沟村。谭建方的家庭原本是普通、平稳、宁静的,谭建方遵纪守法,无违法犯罪记录,系良民。谭建方热爱生活、热爱家庭、热爱社会。可是,谭建方生性耿直,眼里容不得沙子,合法举报了腐败的本村村官。谭建方不仅有正义感,而且有正义行为,举报贪腐村官也不图啥。可是,由于我们生活的人文环境出了大问题,谭建方遭被举报的腐败村官及保护伞的打击报复,家庭交上了厄运,走入了悲惨世界。谭建方为了维权,走上了真如铁的15年的合法上访路。谭建方寻求正义,正义却迟迟没有到来。

  早在1996年,原挖沟村在一块村集体土地上建起了村办小学。村集体在建村办小学剩下的5000平米地面栽上了白杨树。几年后,那批白杨树成活了十几颗。2003年,合村并校,原挖沟村小学合并到了别的村办小学之中,原挖沟村小学校舍便闲置起来。2005年,村里决定将那5000平米旱地改为水田。谭建方便向村里口头申请承包5千平米土地。村里同意谭建方承包5千平米土地,村、谭建方双方签下了书面合同。谭建方经村里同意,将十几颗白杨树砍伐后交给村里出售了,卖得的240元钱收入归村里所有了。村里付给了谭建方砍伐十几颗白杨树的工钱40元。2005年2月1日晚上9点多钟,谭建方在本村某村民家里串门回家的途中经过一段没有人户的路面,等待谭建方的是3辆警车,10名穿着制服的警员。谭建方被强行拦下,并被时任燕窝镇派出所副所长陈伟、民警王惠忠强制性将双手扭向身后押上了一辆警车。他们中有人说:“要是反抗就铐起来。”谭建方面对强大的警队阵容如何反抗得了。于是,警队押着谭建方一路鸣笛呼啸不断。警车行驶一小段时间之后,在一个地点停下了。谭建方根据行车的时间以及周围的环境判断警车停在燕窝镇街道的一间楼房前。一位警员手持警棍押谭建方进房子二楼的一间房内。手持警棍的警员不时用警棍触打谭建方的身体,手持铐子的警察在谭建方面前晃来晃去,很显然,这是专为谭建方准备的。时任燕窝镇中心办事处书记、现任燕窝镇城建办公室主任的彭峰早在房间内等候着。彭峰在一旁用语言威逼、胁迫谭建方在一份事先准备好的书面材料上签字。那份书面材料是“控告”谭建方“盗伐”村里十几颗白杨树的。刚开始谭建方哪肯签字。明明是村里付了谭建方40元砍伐工钱,且树由村里卖出,收入归了村里。手持警棍的警员用警棍触打谭建方身体各部位,谭建方开始站着,直打到倒在地面【谭建方很健康的身体,由于当时被打,落下了后遗症,至今身体右侧麻木】。谭建方无法承受与忍耐当时的刑讯逼供,被迫在那份书面材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待谭建方签字后,警队随即开到市公安局做了短暂的停留【谭建方听他们说的】,没有按照程序办理拘留手续,警队直接将谭建方送到洪湖市第二看守所。当时警队中有人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3点多钟了。谭建方受到了拘留48小时,罚款5000元的处罚。警队也没有按照程序办理释放手续便将谭建方放了。当时参与押送谭建方的一位警员把谭建方从洪湖市第二看守所用车接了出来,那位警员对谭建方说:“不是我们要整你,是燕窝镇的彭峰要整你的。”

  谭建方被放出来以后很气愤,这不是明摆着人为的制造冤案吗?这不是明摆着无法无天动用国家机器侵犯公民权益吗?为了进一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谭建方多次到洪湖市森林公安局。结果他发现洪湖市森林公安局局长名叫肖铁诗,就是手持警棍触打谭建方的那个警员。还有森林公安局的代副局长【就是那个从看守所接谭建方出来的警员】、曾副局长同时主导了当时抓捕谭建方的行动。

  经过一段时间的查访,谭建方发现这是一起早有预谋、早有准备、早有安排的行动。从抓捕谭建方的地点、从谭建方的生活习惯【经常到村里某相好的家里串门】、从事先准备好的燕窝镇街道的房间、从彭峰在房间里等着、从事先准备好的书面材料以及谭建方事先听到的传言都可以看出来。

  谭建方认为“盗伐集体林木”冤案本村的原贪腐村官郑群辉是个重要角色。谭建方及村里的群众代表多次合法到镇里举报郑群辉的贪腐问题。郑群辉被调查后受到了撤职处分。一方面郑群辉为了打击报复谭建方。另一方面郑群辉对谭建方所承包的那5千平米土地及闲置的校舍垂涎欲滴,只是手头没有了职权。郑群辉于是勾结了彭峰。彭峰以燕窝镇中心办事处书记的身份主动向上级申请并得到上级批准到挖沟村担任了包村干部【挖沟村隶属中心办事处管辖】。这样彭峰与郑群辉正好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本来谭建方在被抓捕一周前就听说了郑群辉向彭峰“举报”了谭建方“盗伐集体林木”之事,郑群辉与彭峰在整谭建方的“黑材料”【组织伪证材料】。谭建方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违纪违法,没有想到郑群辉与彭峰会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不择手段、丧心病狂,置国家法律于不顾,把事实放到一边来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彭峰在谭建方被抓捕前带着一群人几天之内多次到时任挖沟村书记的家里,书记开始不肯做伪证。彭峰威胁、恐吓书记说:“你不按照我彭峰写的照抄一遍,我就撤了你的职。”彭峰是时任书记的顶头上司,时任书记还能怎样呢?时任书记被迫做了伪证,照着彭峰事先写好的谭建方“盗伐集体林木”的书面材料抄写了一遍,彭峰还要书记给了他一张盖有挖沟村村委会公章的空白材料纸。这样郑群辉和彭峰两人做成伪证据后以挖沟村村委会的名义将谭建方告到了洪湖市森林公安局。洪湖市森林公安局拿到郑群辉、彭峰的伪证材料后,就与燕窝镇派出所一起抓捕了谭建方。而郑群辉后来终于非法弄到了谭建方曾经承包的那5千平米土地,还有曾经闲置的校舍,后来省财政厅拨款修建的集体晒场,郑群辉也非法弄到手后正在非法使用。

  谭建方的第一桩冤案就是郑群辉、彭峰与洪湖市森林公安局一起密谋策划的抓捕行动。

  【二】

  谭建方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桩冤案,对于谭建方和谭建方的家庭来说,厄运才刚刚开始。后来令人发指的事情不仅仅是谭建方吃了二遍苦,受了二重罪,谭建方和家人陷入了深渊。

  2009年8月6日,谭建方和儿子谭伟胜将自产的8千斤优质晚稻【黄花占】以0•96元/斤的价格卖到了相邻乡镇新滩镇荻障口的叶氏精米厂。当时政策上农民种植收获的粮食是可以自主出售的。可是,湖北省洪湖市燕窝镇挖沟村书记郑群辉【郑群辉已经被本村群众合法举报贪腐问题后,受到过上级组织查处撤销了村党支部书记职务的,由于有管辖挖沟村且下包挖沟村的镇干部、燕窝镇中心办事处副书记杜树林等做保护伞,又当上了村支部书记】。在当地群众心目中,杜树林、郑群辉、朱国华就是地地道道的黑恶势力。郑群辉为了垄断稻谷经营,在杜树林的支持下,欺行霸市,强行交易,非法在挖沟村各道口设立卡点,不许本村农民往外出售稻谷,并因此打伤多位外出卖稻谷的农民。农民丰收的稻谷只能卖给他们一伙的,他们收购的价格比外村的稻谷收购户低,这是明摆着的无法无天,横行霸道,明欺三分。

  谭建方和谭伟胜将稻谷出售以后,郑群辉带着一伙黑恶势力来到谭建方的家里,强行要求谭建方将稻谷以0•85元/斤的价格卖给他们。这于法于情于理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谭建方当然不可能同意了。而郑群辉那伙黑恶势力连夜闯进荻障口叶氏精米厂,强行砸开仓库门,将谭建方卖了的稻谷用车全部运到郑群辉家里。谭建方和妻子找郑群辉理论时,郑群辉用砖头砸伤了谭建方和谭建方的妻子刘雨莲,后经法医鉴定谭建方和妻子刘雨莲均为轻伤。就在那天夜晚,杜树林与燕窝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陈伟赶到谭建方的家里,不仅不替谭建方和妻子作主维护权益,反而给郑群辉助威。杜树林威胁谭建方说:“你不把稻谷卖给郑群辉,我们还要把你抓起来的。”

  2010年3月16日,郑群辉因为无故殴打伤害谭建方和刘雨莲被洪湖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并被提起公诉。然而,洪湖市法院却判决郑群辉免于刑事处分。2010年4月19日,刘雨莲请求洪湖市检察院对洪湖市法院所作的郑群辉故意伤害一案一审判决提出抗诉。2010年4月22日,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洪湖市法院一审判决确有错误,决定抗诉。因为刘雨莲申请了检察院抗诉,杜树林、郑群辉、朱国华等一伙黑恶势力多次威胁、殴打谭建方,派出所所长贺广洪居然威胁谭建方:“要是不撤销抗诉就追究你和你儿子谭伟胜的刑事责任。”杜树林、郑群辉、朱国华还将谭建方强行押上车到市检察院“撤诉”。谭建方被迫“撤诉”。


  谭建方“撤诉”了,郑群辉和保护伞杜树林、朱国华等人一直怀恨在心,欲置谭建方及家人于死地而后快。2010年12月13日,在杜树林、贺广洪的安排指使下,派出所的工作人员王惠忠,协警兼燕窝镇治安队副队长朱国华、魏波、曾念洋、曾炜、冯国强、司机邹文光开着警车,肆无忌惮、浩浩荡荡来到谭建方家里。朱国华说:“是所长贺广洪派我们来抓你的。”在没有说明谭建方和妻子有任何违法犯罪事实,没有拿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朱国华一声令下“把他铐起来”,他们一伙人蜂拥而上将谭建方按到在地,然后将谭建方的双手向身后反铐起来。谭建方的双手叠得太紧,铐得也特别紧。谭建方的左手腕鲜血直流,痛得满头大汗,一路喊叫不停却无人理会。朱国华等铐着谭建方在村里行走游街1•5公里。随后将谭建方押进警车,3辆警车一路鸣笛,浩浩荡荡开进燕窝镇派出所,然后将谭建方关进了燕窝镇派出所留置室,8个小时后才放出来。谭建方的左手腕被铐伤,在派出所里铐子取了10来分钟好不容易才取下来。谭建方被放出来以后,警方拒绝开伤情鉴定书。

  第二天,谭建方到镇派出所讨说法,要求派出所给出抓谭建方的理由。镇派出所没有理会。谭建方便去找镇政法委书记以及其他镇领导。镇政法委书记和其他镇领导得知谭建方无故被抓等情况后,说是要谭建方把镇派出所举报到市公安局去。2010年12月19日,谭建方向洪湖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举报了杜树林等的非法行为。市公安局立即下达指令:要求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纠正其违法行为。贺广洪、杜树林、朱国华很快到谭建方家里口头上道歉,并将谭建方带到镇医院检查被铐伤的手腕。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见谭建方的左手腕又冷又麻木,买了一双手套给谭建方戴上。贺广洪却拒绝了谭建方开伤情鉴定书的要求。派出所副所长张军给出了抓谭建方的调查结论:谭建方没有违法犯罪行为。过了10多天,谭建方的左手腕不见好转。谭建方又向市公安局纪委举报了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的非法所为。2011年1月13日,市公安局纪委刘书记到谭建方家里调查。在谭建方的家里,贺广洪当着市公安局纪委刘书记的面指责谭建方不该到市检察院提请抗诉。谭建方当场与贺广洪辩论起来。后来贺广洪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非法言行。当天晚上,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又到谭建方家里,表面上赔礼道歉,实际上要谭建方不再举报他们。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谭建方的左手腕仍然不见好转。谭建方到市人民医院就诊,会诊专家鉴定:谭建方的左手腕无法治疗恢复了,宣告残疾。谭建方的左手腕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致使留下后遗症,遇到天气变化疼痛难忍,失去了干重体力活的能力。


  【三】

  谭建方的冤案没有平反昭雪,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郑群辉是罪魁祸首,他们不知悔改,反而做贼心虚,害怕谭建方再次举报他们。加之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正在位当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置谭建方家人于死地,再来他一轮打击报复。于是,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无法无天,再次打击报复谭建方和家人,再次人为制造冤案,致使谭建方的家人如雪上加霜,陷入了深渊。

  2011年3月30日下午,时任燕窝镇综治办主任兼司法所长的杜树林,带领燕窝镇派出所协警、治安队副队长朱国华,治安队成员魏波、曾炜驱车来到谭建方的家里。杜树林厉声对谭建方吼道:“你告燕窝镇派出所和人民政府的状,导致朱国华面临开除。你今天若是不写下保证书不再告燕窝镇派出所和镇人民政府的状,我就代表燕窝镇人民政府安排朱国华、魏波、曾炜驻扎到你家里来。”谭建方不但没有写“保证书”,并与他们理论。杜树林见谭建方态度强硬,不肯就范,立即打通了派出所所长贺广洪的手机,要贺广洪安排人将被子、铁架床等日常生活用品送到谭建方家里来,以供朱国华等3人驻扎之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燕窝镇派出所指导员刘守志,副所长兼治安队队长张军,治安队副队长冯国强,派出所副所长陈伟,司机邹文光,协警王惠忠,还有几位不知姓名的治安队员被杜树林约来,被子、铁架床等生活用品随着那些人的到来运到了谭建方的家里。他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后,派出所副所长陈伟指着谭建方宣布:“从今天起朱国华等协警就住到你家里,不闹得你家里死个把人决不收兵。”陈伟还对朱国华等交代:“派出所不接你们回去,你们就一直住在这,有派出所替你们撑腰,你们就不用害怕。”

  朱国华等有了主子的打气撑腰,狗胆包天、胡作非为起来,在谭建方的家里开始了打、砸、抢、烧。深更半夜撬门闯入谭建方及家人的房间,对谭建方和家人进行骚扰、谩骂、侮辱、殴打,把谭建方一家3口分开拘禁在3个房间内,不准家人见面和说话。清明节那天,朱国华、魏波、曾念洋、曾炜等上10人开着两部小轿车带来两个花圈放在谭建方的楼房里。那时谭建方的楼房是新建的。在长达22天的时间里,朱国华等多次到谭建方的房子里拿可燃的家什放火焚烧。朱国华等未经许可便拿谭建方家里的粮食和肉类等食品在谭建方的家里烧火做饭吃,拿谭建方家里的酒喝。朱国华等吃饱喝足之后就砸酒壶、饭碗,掀桌子,砸凳子。谭建方和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和生产,精神上极度疲惫。朱国华这帮披着羊皮的狼,穿着警服的土匪,把谭建方的家当成了土匪撒野的据点,长时间有人蹲守在这里。其他的人来去不定时,每天由派出所的车接来送去的。多的时候,一天来20多人,除了穿警服的人还有社会渣子。在这22天当中,郑群辉在物质上供给朱国华等,朱国华每天的好吃好喝、好烟好酒的挥霍都是郑群辉的,派出所除了给朱国华等照常发工资,还发放工资几倍数的奖金。

  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郑群辉等这群披着羊皮的狼对谭建方的家庭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朱国华等自驻扎进谭建方家里后,多次骚扰、侮辱、殴打谭建方的儿子谭伟胜。朱国华等害怕年轻气盛的谭伟胜自卫还击,便将谭建方家里可以用来攻击的锄头、铁锹、扁担、棍棒等藏到朱国华等的床下面。朱国华等总想着如何对谭伟胜下手让其失去还手的能力,于是,朱国华等与杜树林密谋后,终于对谭伟胜下了毒手。

  朱国华等自驻扎进谭建方家里的时间段,每天有人专门盯梢着谭伟胜。2011年4月18日,是朱国华驻扎进谭建方家里的第18天。谭伟胜骑着摩托车来到燕窝镇街道的某餐馆吃舅舅家的入宅宴,朱国华等将谭伟胜的摩托车从几十米远的地方推到了杜树林的家门口。谭伟胜吃罢舅舅家的入宅宴又到网吧里玩了两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并不知道朱国华等动了他的摩托车。当谭伟胜在杜树林门口找到摩托车时已经是下午4点钟。正是上班的时间,杜树林却待在家里守株待兔等着谭伟胜送上门去。待谭伟胜出现在杜树林门口时,早有准备的杜树林大声质问谭伟胜为什么将摩托车挡在家门口,并以此为借口对谭伟胜大打出手。谭伟胜哪有心里准备,一头雾水,当场受到杜树林的凌辱殴打。现场10多人劝架都没能拉开杜树林,杜树林像一头发疯的雄狮硬是斗倒了谭伟胜。谭伟胜的妈妈刘雨莲赶到现场劝架也被发疯的杜树林打倒在地。杜树林当着现场10几人的面歇斯底里的吼道:“燕窝镇是我杜树林的地盘,我要把你谭建方从燕窝镇赶出去。”谭伟胜回到家里,朱国华等又是骚扰又是侮辱又是殴打了4天4夜,到4月22日,谭伟胜被折磨得精神崩溃。

  谭建方给我的书面材料里有很多内容需要采访补充。我微信采访谭建方的过程中,谭建方真的不愿读到我写出来的第二、第三部分文章。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附近的人们似乎淡忘了谭建方的第二大、第三大冤案,认为谭建方是位敢想敢说敢干的人,是位有能耐的人,是一位堂堂正正的人,是一位顶天立地的人。谭建方不想接受家庭的垮塌,接受现实可能要精神崩溃。谭建方不能接受的是,仗义执言的自己竟落得如此下场,而对他们家庭犯下滔天罪行的人却逍遥法外,这是为什么呢?是的,一个完好的家庭被折腾成为一个破败的家庭,有谁能够接受?谭建方一方面笑脸待人,一方面一直被往事煎熬着,一路上访,事情一直没有彻底得到解决。不让事情曝光等于是放弃,谭建方放弃得了吗?


  【四】

  燕窝镇派出所、镇政府的那些工作人员在谭建方的面前和家里胡作非为的过程中,燕窝镇政府和洪湖市公安局的主职领导在接到谭建方的合法举报投诉后,依法及时阻止那些人的胡作非为的话,谭建方和家人的悲剧不会发生得那么惨。燕窝镇政府和洪湖市公安局的主职领导对谭建方的合法举报投诉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是对那些人胡作非为的纵容,那些人更是有恃无恐,以致谭建方和家人遭受了不可逆转、无可挽回的惨剧。

  2011年3月30日,身为燕窝镇综治办主任兼镇司法所长的杜树林安排派出所协警、镇治安队副队长朱国华等非法住进了谭建方家里22天的过程中,谭建方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任由朱国华、镇治安队队员魏波、曾炜等那群豺狼侵犯着谭建方和家人的权益,往死里打击报复着谭建方及家人。在22天的时间里,无法想象谭建方及家人忍受了怎样的煎熬和精神苦痛。谭建方10多次打通洪湖市公安局局长姚华的手机举报,姚华却毫不理会。谭建方怕被朱国华等发现其行踪,尽量不让朱国华等发现去向的情况下,多次骑着摩托车来回160公里从居住的燕窝镇挖沟村到市城区的市政府找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当面举报投诉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的非法行为,也无人理会。谭建方几乎每天打几遍110报警,无效。谭建方多次到燕窝镇找镇委书记付勇当面举报投诉,燕窝镇主职领导也毫无例外的无作为。

  2011年4月22日,谭建方发现儿子谭伟胜的精神崩溃了,要是再任由朱国华等在家里胡作非为下去一定会出人命的。在一次又一次举报投诉失望的情况下,谭建方无奈打通了洪湖市信访局时任周局长的电话再次举报投诉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的非法行为。好在周局长及时受理了此事,立即给时任公安局长姚华打了电话。姚华不得不通知燕窝派出所撤退非法驻扎在谭建方家里的朱国华等一群豺狼,燕窝镇派出所副所长兼镇治安队队长张军等人开车接走了朱国华、魏波、曾炜等,运走了朱国华等使用的铁架床、被子及日常生活用品。

  谭建方那17周岁、生龙活虎、生命力旺盛的儿子谭伟胜被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一群豺狼折磨得连路都走不稳了,生命垂危,派出所所有的人都见到了谭伟胜的惨状。洪湖市公安局才开始为时已晚的“亡羊补牢”,安排警车送谭伟胜到湖北省人民医院精神科治疗了3个月。谭伟胜的生命虽无大碍,但是,精神状况难以治好。谭建方先后到燕窝镇派出所、洪湖市公安局给谭伟胜开法医委托书。洪湖市公安局在法医委托书上面只肯写下杜树林一个人的名字。谭建方怎么会同意签字呢?明明是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一群人的职务犯罪,写下杜树林一个人的名字,其他的人都逃脱罪责,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洪湖市公安局明确表示:谭建方不同意谭伟胜的法医委托书上只写下杜树林一个被告的名字,就不给谭伟胜开法医委托书。谭建方又是被迫在洪湖市公安局不公正的谭伟胜法医委托书上签下了名字。谭建方给儿子谭伟胜做法医鉴定也是一波三折,先去洪湖市公安局不行,再去湖北省人民医院又不行,最后去了中南省市最权威的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法医鉴定处鉴定,鉴定结果是谭伟胜为创伤后应激综合征,终身一级残疾,永远的失去了生产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

  谭建方怎么接受得了儿子谭伟胜被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折磨成终身一级残疾的事实?在谭伟胜致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谭建方长期找洪湖市政法委书记姚华【谭伟胜案发时任公安局长】,新任公安局长项戬,燕窝镇委书记付勇的办公室去要求公正处理案件。有时候遇到以上领导不在办公室一等就是10天,谭建方每晚住到旅社,上班的时间就去领导的办公室待着不走。荆州市政法委、荆州市公安局的领导先后两次到洪湖市政法委和洪湖市公安局调查此案。当时洪湖市政法委和洪湖市公安局表示谭伟胜的身体以医治好为原则。洪湖市公安局、燕窝镇派出所从谭伟胜就诊的医院打听到谭伟胜无法医治好以后,洪湖市公安局、燕窝镇政府开始动歪脑筋,打起了歪主意,他们密谋策划甩锅,由杜树林一个人顶包,并承诺:若是杜树林一人顶包成功,立即提升杜树林为燕窝镇党委委员、镇人民政府副镇长。他们一拍即合,杜树林答应了下来。

  就在那近一年的时间里,杜树林的家人包括父母亲和弟弟等多次找到谭建方,口头要求谭建方接受案件“和解”,谭建方一直不肯同意案件“和解”。时间越长杜树林方与谭建方就案件解决的原则分歧越来越大。那么重大的案件“和解”【应该是私了】,那么多人的职务犯罪怎能由一个人顶包?谭建方气愤不过,将杜树林一伙犯下的滔天罪行举报到了湖北省委组织部。湖北省委组织部公务处处长、副处长为此案来到燕窝镇挖沟村谭建方的家里做了调查,到燕窝镇政府找镇委书记付勇做了调查,并做了笔录。省委组织部、荆州市委组织部在调查后,就杜树林、贺广洪、朱国华等在谭建方家里犯下的滔天罪行做出批示:责令洪湖市委组织部撤销杜树林的公职。然而,杜树林家是燕窝镇最大的涉黑涉恶之家,事情并没有按照上级领导的意图发展。

  眼看着姚华、付勇、贺广洪、杜树林的顶包阴谋即将破灭,杜树林等气急败坏,他们一伙为了达到由杜树林一个顶包的目的,在2013年元月前后的6天时间里,杜树林的家人每天手持利刃【杀猪刀】追杀谭建方。谭建方几次无路可逃时,被迫拼命往水田里跑,然后站在水田中央。追杀谭建方的杜树林家人穿着鞋袜,无法下水田,威胁道:“要是不签字‘和解’案子就先杀掉你,再杀掉你们全家。”连续6天的时间,谭建方无数次的打通姚华的手机求救无效,无数次的打通项戬的手机求救无效,无数次的打通付勇的手机求救无效。当面去向姚华求救无效,当面去向项戬求救无效,当面去向付勇求救无效。一次付勇还在手机里当着谭建方哈哈大笑道:“看你还举报不举报我们和杜树林?”谭建方每一次的逃窜都能见到在不远处为杜树林家人助威的郑群辉。谭建方任由杜树林的家人连续6天赶得满村逃窜,闹得整个村子鸡飞狗跳,群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谁又敢出面来制止杜树林家人的暴行呢?谭建方狼狈、失魂落魄逃窜的场面不正是姚华、付勇、贺广洪、杜树林、郑群辉所乐意见到和所期待的吗?谭建方彻底绝望,在那样无助的情况下,被迫同意杜树林的案件“和解”原则。杜树林从洪湖市人民法院拿去案件“和解”的一大撂书面材料让谭建方在上面签下了名字。杜树林对谭建方说:“以后出门要小心,郑群辉等准备开车撞死你的。”自此,杜树林等大功告成,所有涉案公职人员满心欢喜大唱赞歌一路晋升,只是苦了谭建方和家人。

  【五】

  在谭建方真如铁的15年上访维权路上,民意是站在谭建方的一边的。

  朱国华、魏波、曾炜非法入侵、驻扎在谭建方家里22天时间犯下滔天罪行的过程中,有一次10多位有正义感的挖沟村村民来到谭建方的家里阻止朱国华等的不法行为时,朱国华对着前来的村民说:“我们是燕窝镇人民政府、镇派出所派来执行公务的,是合法的,任何人不得干涉,谁胆敢违抗我就报请派出所长贺广洪带警察来把谁铐起来、关起来、追究刑事责任。”那些村民听到这话只好悄悄的离开。

  2015年,又有10多名挖沟村群众为谭建方抱不平,自发实名举报燕窝镇政府杜树林、镇派出所贺广洪、朱国华等的非法行为。然而,燕窝镇政府、燕窝镇派出所不但不重视民意,反而打压民意。洪湖市公安局多名警察会同镇派出所的警察开着警车逐个将实名举报的村民非法抓到派出所进行恐吓、侮辱、威胁,要村民写出《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举报,才把那些村民释放出来。


  在非法的特权面前,在非法的强权面前正义难以伸张。

  谭建方,15年真如铁的维权之路是在强权控制下的苦苦挣扎,犹如困兽犹斗,不但是维权没有成功,反而是在位当权者非法往谭建方伤口撒盐,一次又一次的侵犯谭建方的合法权益。

  谭建方曾经寻求法律来维权,聘请律师打起了行政官司,从洪湖市初级人民法院到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可是,官司打下来却是一路败诉。原因是法院也不是玩真的,也是玩假的。

  洪湖市初级人民法院开听证会时,谭建方当堂申请法院调取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谭建方在2011年3月30日至4月22日打通了报警电话的记录,法院审理人员只是问了公安局的出庭人员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公安局的出庭人员说是由于搬家,电话记录弄丢失了。

  2010年12月13日,在杜树林、贺广洪的安排指使下,派出所的工作人员王惠忠,协警兼燕窝镇治安队副队长朱国华、魏波、曾念洋、曾炜、冯国强、司机邹文光开着警车非法抓捕了谭建方后,镇派出所在挖沟村来了掘地三尺想挖出谭建方违法犯罪的证据。副所长张军以莫须有的罪名去调查派出所无故非法抓捕谭建方的目击证人谭自强。派出所的警察当着几十位村民的面威胁、恐吓、诱导谭自强,要谭自强同意派出所对谭建方的莫须有罪名。谁知铁骨铮铮的谭自强坚持证明谭建方没有犯罪。可是,在洪湖市人民法院,洪湖市公安局却没有出示谭自强的那份证明谭建方无罪被派出所非法抓捕的笔录证据。洪湖市公安局出示的是燕窝镇副所长陈伟、张军等人找挖沟村的非目击证人、并与谭建方有矛盾和过结的村民写的伪证材料,证明谭建方莫须有的罪名,不仅仅被洪湖市人民法院、纪委采信,居然被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采信。

  挖沟村原村干部邬怀群被洪湖市公安局威胁、诱导做了谭建方的伪证。谭建方找到邬怀群和家人当面澄清事实。邬怀群的妻子当场骂了邬怀群一个狗血淋头。邬怀群随即写了一份书面证明并盖上了村委会的公章,以此证明以前给洪湖市公安局的是伪证材料。洪湖市人民法院在开庭审理谭建方的行政诉讼前,多次当着多位证人阻挡邬怀群出庭更改从前的伪证。洪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谭建方的行政诉讼时,极力阻挡邬怀群出庭更改以前的伪证。可是,洪湖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说邬怀群更改前伪证的材料无效,不予采信。


  洪湖市初级人民法院的庭审竟然是如此的荒唐,简直是拿法律和谭建方的权益当儿戏。

  杜树林、贺广洪安排指使朱国华等非法入侵、驻扎进谭建方的家里22天,谭伟胜被杜树林等非法折腾得精神崩溃后,洪湖市公安局拿出1万元钱给谭伟胜的治疗费用,谭建方写给公安局的条据内容是:“今收到公安局赔偿谭伟胜医药费1万元。”法院庭审人员问公安局出庭人员条据的去处时,公安局的出庭人员说:“条据丢失了。”法院居然采信,认定洪湖市公安局的那1万元是人道主义救助。

  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谭建方的行政诉讼时,台上的法院工作人员是两男一女,洪湖市公安局出庭应诉的是时任纪委书记王茂军。然而,荒唐的是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书上写着法院审判人员是一男二女,洪湖市公安局的应诉人员魔术似的变成了法制科长张芳。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不开庭、不质证,对燕窝镇政府提供的杜树林不是燕窝镇政府的公职人员的假证据采信了。

  这样的一路造假,谭建方怎么能够维权成功?!

  2010年3月16日,郑群辉因非法垄断村里稻谷市场,无辜重殴向外村自主出售丰收稻谷的谭建方和妻子刘雨莲成轻伤被洪湖市检察院逮捕。燕窝镇委书记付勇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连夜派人到洪湖市里找关系为郑群辉“开脱”。第二天,付勇连班也不上了,亲自带领数名镇政府干部到市里找关系为郑群辉“开脱”成功。郑群辉关了15天便免于刑事处罚被释放出来,继续担任挖沟村支部书记。

  2010年4月22日,谭建方的妻子刘雨莲对洪湖市法院一审郑群辉无辜伤害一案免于刑事处罚向洪湖市检察院提请了抗诉。晚上就有几名陌生人非法闯进谭建方的家里威胁谭建方和刘雨莲:“如果你们不迅速到检察院‘撤诉’,你们家的后果不堪设想。”第二天。谭建方到燕窝镇派出所举报此事。燕窝镇派出所所长李紫阳一身正气,非常重视谭建方的举报。可是,就是这样一位派出所长被付勇主张调离燕窝镇派出所。付勇点将涉黑涉恶的贺广洪调到燕窝镇派出所当所长。同时,付勇调来涉黑涉恶的朱国华当镇治安队领导和派出所协警。谭建方遭遇付勇这样的镇委书记,其后果就不言而喻了。

  2014年12月2日,荆州市人民检察院下达《关于谭建方、谭伟胜举报洪湖市公安局贺广洪、朱国华、魏波、曾炜等人涉嫌滥用职权一案》的转办通知书,经洪湖市检察院建议洪湖市公安局对此案立案侦查。但是,洪湖市公安局拒不立案侦查,反而非法将谭建方纳入在逃人员名单。

  谭建方每一次都是遵纪守法举报,依法上访曾经遭遇身份证被洪湖市公安局拉黑时间达半年之久,高速公路上被洪湖市公安局截留。洪湖市公安局多次动用警察围追堵截谭建方的上访。洪湖市公安局调取公路上的监控录像查看谭建方的去向。洪湖市公安局的警察多次深更半夜无故到谭建方的家里以调查别的案件为由骚扰、恐吓谭建方及家人。洪湖市公安人员非法强行查看谭建方的手机通话记录,口头警告谭建方不许外出。针对这些情况,谭建方到洪湖市公安局向领导举报,居然遭到值班公安干警的打骂等。即使上访这般艰辛,谭建方始终没有放弃上访,一直上访到了首都北京市。虽然中央政法委的领导对谭建方的冤案作了批示,湖北省的前省委书记作了批示,但是,洪湖市有关部门一直没有依法调查处理谭建方的冤案,一直没有依法查处相关的责任人。试问:天理还在吗?迟到的正义早已经不是正义了,谭建方在有生之年不能为自己伸张到不是正义的正义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谭建方手机号码:18071286876

  本文作者是中国创新文学网驻荆州市特派作家

  当事人谭建方对写作与发帖负完全的法律责任

  2020年9月17日星期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19 18:44:08
  做广告的来顶帖,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1 09:48:28
  文中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参加审理的二男一女实为三男。在发帖前当事人谭建方已经告诉我了,要我改过来,我检查稿子时查漏了。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3 13:06:37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4 08:29:57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6 08:56:26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7 07:10:06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7 07:10:33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28 15:30:34
作者:月黑风高夜啊 时间:2020-09-29 15:19:04
  此路艰辛坎坷,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感同身受。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09-30 21:37:10
  @月黑风高夜啊 2020-09-29 15:19:04
  此路艰辛坎坷,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感同身受。
  -----------------------------
  感谢月黑凤高夜啊的声援!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10-05 16:52:08
楼主杨远煌 时间:2020-10-05 16:52:25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