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判决汉寿县公安局行政拘留违法,却不撤销拘留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03:33 点击:1512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不服汉寿县公安局的拘留
  诉求:请求湖南省汉寿县公安局自己撤销对徐方民的行政处罚(拘留);或者人民法院重新审理,依法判决撤销行政拘留。
  我不服《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不服行政拘留),不服《(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不服《(2018)湘07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法院判决汉寿县公安局行政处罚(拘留)违法,当然行政处罚就无效,就应该依法撤销。
  事实和理由部分:
  因为王备(女)违法施工强制侵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8日徐方民找开小车的王备协商,王备拒绝,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把徐方民撞了5、6米远,撞人过程中打破了小车玻璃。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处理,18日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没有得逞(晚上12点多放了徐方民),元月22日带徐方民到公安局进行拘留,徐方民不服,办案干警没有对此依法进行复核,违法强行拘留。
  一,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汉寿县人民法院、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都认定汉寿县公安局应该依法进行复核,可是没有进行复核。就属于违反了法定程序,属于重大且明显违法,就依法必须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不应该是只确认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
  二,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1,王备开车撞人,并且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是事实。有证人证言,且当庭作证。
  2,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有汉寿县农业局的回复作证,且法院采信了县农业局的回复。
  3,王备开车撞人时徐自卫本能的打破玻璃,没有违法。
  ······
  这些事实一审案卷和公安局拘留案卷中清清楚楚。
  王备违法承揽农田水利工程、野蛮施工这些案卷里没有,办案干警清清楚楚——歪曲事实,就只有不复核才能拘留徐。
  三,违法庇护县公安局。
  1,一审法院认定:“对重大明显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作出撤销判决,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目的”,是违法的。
  法院认定拘留徐方民这个行政行为违法了,同时又认定此拘留对徐方民不产生实质影响,太荒谬了。
  2,县公安局的复核职责必须依法在拘留前由县公安局履行,一审法院在审理时替公安局履行,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违法行为。
  3,二审把公安局没有进行复核变成了没有递交复核证据——法律有规定没有递交复核证据和没有复核是同样的效果——承担举证不能责任,应该撤销拘留。
  4,对于县公安局递交的证据材料中的弄虚作假、自相矛盾处,一、二审判决书中写“属于瑕疵,不影响其证据效力,不影响对案件的定性,不否认汉寿县公安局办案的合法性”。是违法的。
  四,公安干警反向执法,公平正义、法治法理何在?
  王备野蛮施工、甚至是违法施工,行凶开车撞村民(徐),且杨言要撞死徐,属于实施故意伤人(杀人)的行为,涉嫌杀人(伤人)的违法犯罪(当然我们不追究王备的违法犯罪行为,也许够不上),因为徐没有受伤,行凶者撞人时汽车玻璃在撞人过程中被打破了,就拘留徐——显然属于公安干警反向执法。
  办案干警知道,如果进行复核县公安局就不会同意拘留徐。办案干警为了要拘留徐故意没有复核——公权私用、公权乱用。
  五、我哥哥2020年6月28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室反映和咨询,告知:最好是请求汉寿县公安局自己撤销行政拘留;如不行,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请求指令下级法院重新审理,判决撤销行政拘留。
  哪怕仅仅只有法院、检察院都认定汉寿县公安局程序违法,就应该撤销行政拘留。何况法院还判决了汉寿县公安局行政处罚违法,那么行政拘留就无效,无效的行政拘留就应该依法判决撤销,应该依法撤销。
  附:《(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2018)湘07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2019)湘行申356号行政裁定书》。

  请求人:徐方民
  2020年12月2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05:07
  一审判决书如下:

  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湘0722行初5号
  原告徐方民,男,1979年3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
  委托代理人徐方渔(原告之兄),男,1977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
  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住所地汉寿县龙阳镇体育路。
  法定代表人罗永锋,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劲松,男,1974年9月7日出生,汉族,汉寿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住湖南省汉寿县。
  委托代理人廖伟男,男,1974年11月25日出生,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所长,住湖南省汉寿县。
  第三人王备,女,1969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
  原告徐方民不服被告汉寿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一案,于2018年3月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2018年3月23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王备与案件处理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8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徐方民及其委托代理人徐方渔、被告汉寿县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周劲松、廖伟男、第三人王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2日作出汉公(聂)决字【2018】0094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8年1月18日10时许,徐方民因其伯伯徐代保的田地被占之事,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的村级公路上,拦住在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王备驾驶的“现代”牌轿车,并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徐方民用树枝将王备的轿车前挡风玻璃打坏,损失价值800余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对徐方民作出行政拘留七日的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徐方民诉称,2018年1月18日上午,徐方民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和11组交界处,因王备在此地农村水塘去污工程中强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原告请求王备下车协商,王备没有下车,双方发生言语冲突,王备扬言要撞死原告,同时王备开车撞向原告,撞击过程中原告本能捡起路上的树根打坏其小车挡风玻璃。王接着下车,双方报警。1月19日,原告按派出所办案人员的要求到派出所协商,但王备未到。1月20日,原告之兄徐方渔去汉寿县城向王备表示歉意,王虽未出面,但与其代表人电话进行了协商,表示双方不再计较此事。处罚决定书选择性认定事实,对原告作出处罚。综上,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原告徐方民当庭提交了4组证据:1、证人徐红波当庭作证并出具书面证明1份,用以证明被告提供的询问证人吴冬久、徐代美笔录上体现的时间、地点不真实的事实;2、汉寿县农业局关于徐方渔信息公开申请的回复1份,用以证明被告认定王备系本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是错误的;3、汉寿县农业局关于徐方渔网上诉求的回复1份,用以证明聂家桥乡肖家湖村山塘清淤施工堆放淤泥是事实,原告应找王备协商;4、证明1份,用以证明原告是蜂农,是守法公民。
  被告汉寿县公安局辩称,徐方民于2018年1月18日上午,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的村级公路上,拦住在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王备驾驶的“现代”牌轿车,并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徐方民用树枝将王备的轿车前挡风玻璃打坏,损失价值800余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对徐方民作出行政拘留七日的行政处罚决定。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汉寿县公安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合法的证据共15组: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书,用以证明被告汉寿县公安局有执法主体资格;2、《接报案件登记表》1份,用以证明案件来源;3、《受案登记表》1份,证明案件的来源;4、《徐方民到案经过》1份,证明原告被依法传唤到案进行调查;5、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1份,用以证明被告依程序对原告进行行政处罚的情况;6、《公安行政处罚审批表》1份,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的处罚经过了审核和审批;7、《行政拘留家属通知书》1份,证明被告对原告进行行政拘留处罚采取直接通知的方式通知了原告妻子梁英娟;8、对原告徐方民询问笔录1份,用以证明对原告进行了询问并且证明原告与王备发生口角,打破王备小车玻璃的情况;9、对第三人王备询问笔录1份,用以证明原告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原告将王备小车玻璃打坏的情况;10、对证人吴冬久询问笔录1份,用以证明原告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原告将王备小车玻璃打坏的情况;11、对证人徐万学询问笔录1份,用以证明原告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原告将王备小车玻璃打坏的情况;12、对证人徐红波的询问笔录1份,用以证明原告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原告将王备小车玻璃打坏的情况;13、对证人徐代美的询问笔录1份,用以证明王备按村里协商的意见将淤泥堆放在徐代保田里,原告找王备茬子后将其小车玻璃打坏的情况;14、照片两张,用以证明原告将王备小车挡风玻璃打坏;15、维修结算单1份,用以证明王备小车玻璃损失价值850元。
  第三人王备述称,事发过程与被告答辩状所陈述的事实是一致的。
  第三人王备没有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徐方民对汉寿县公安局所提证据1、3、6、7无异议,对其余证据均提出异议。认为:证据2警情名称说明公安已经先入为主定了案;证据4落款日期是2018年1月18日,但是内容已经写到1月22日的情况,显然到案经过是后来补的;证据10、13不真实,两位证人在笔录体现的时间未去聂家桥派出所;证据5、8、9、11、12、14、1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被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
  汉寿县公安局对徐方民所提证据均提出异议,认为:证据1与事实不符,不符合证据真实性要求;证据2、3、4与本案无关,不符合证据关联性要求。
  第三人王备对原告徐方民所举证据均提异议,认为不符合证据的关联性;对被告汉寿县公安局所举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汉寿县公安局所提交的证据2-6系公安局机关内部附卷文书,该组证据证实被告汉寿县公安局在作出行政处罚过程中证明案件来源及履行了相应的内部审批程序。对于每1起案件根据警情确定名称,是公安机关办案的需要,故对原告对于证据2的异议不予采纳。至于证据4落款时间上确不合常理,但所体现的内容与原告所诉一致,属瑕疵,不影响其证据效力。上述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本院予以采信;原告对证据10、13中询问时间、地点真实性有异议,证人徐红波出具的证言及出庭证实的是自己在这两份笔录体现的时间、地点范围内未看到被询问人。仅此不能证实该两份询问笔录的时间、地点不真实,故本院对原告的异议不予采纳,对该两份证据予以采信;证据8--12虽在徐方民拦在车子前面,王备是一边扬言“轧死你”一边低速往前开还是往后倒车的细节上有出入,但该5份证据均能证实纠纷的起因、发生纠纷时徐方民没有受伤而王备的小车挡风玻璃被徐方民砸坏的事实,不影响处罚决定书对事实的认定及案件的定性,本院予以采信;证据14、15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1,本院不予采信,理由与本院对原告就被告证据10、13所持异议不予采纳的相同,不再赘述;原告提交的证据2、3所载部分内容与本案相关并有其他证据相印证,应予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4所载内容与本案无关联,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1、6、7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证据形式要求且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且被对方当事人所认可,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8年1月18日上午10时许,徐方民以其伯父徐代保田地被占用为由,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的村级公路上,拦在负责本村山塘清淤工程的王备驾驶的“现代”牌轿车前面,要其停车解决问题。王备认为徐方民不应直接找自己而不依,双方发生冲突,徐方民用树根将王备的轿车前挡风玻璃砸坏,损失价值850元。汉寿县公安局接报案后于当日传唤了徐方民、王备,进行了询问,向知情人调查取证。2018年1月22日,汉寿县公安局传唤了徐方民,当日18时,公安民警告知徐方民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其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徐方民作出了陈述和申辩。随后,汉寿县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作出了汉公(聂)决字【2018】0094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徐方民处以行政拘留七日。当即向徐方民宣告、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将徐方民送往汉寿县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已执行完毕)。2018年1月22日18时51分,汉寿县公安局将对徐方民执行行政拘留的情况通知其家属。徐方民不服,遂于2018年3月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告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二、被告处罚程序是否合法。
  关于焦点一,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徐方民以其伯父徐代保田地被占用为由,拦在王备驾驶的轿车前面,要求停车解决问题,王备不依,双方发生冲突。徐方民将王备轿车玻璃砸坏,损失价值850元。上述事实有徐方民、王备的陈述、在场证人证言、案件来源、到案经过等证据予以证实。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关于焦点二,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处罚程序违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有权陈述和申辩。公安机关必须充分听取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的意见,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本案中,汉寿县公安局对徐方民进行行政处罚告知并交代陈述和申辩权,接着对其宣告、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其送往汉寿县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然后将对徐方民执行行政拘留的情况通知其家属,间隔的时间仅为51分钟,且徐方民在被告知时明确表示对处罚决定不服并提出了陈述和申辩,而被告并未依法对其陈述和申辩予以复核。故汉寿县公安局程序违法。
  综上,徐方民毁损王备轿车前挡风玻璃的事实清楚,违反了治安管理的相关规定,应当依法受到处罚,但汉寿县公安局在对徐方民进行政处罚时程序违法。虽然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行为存在未依法对徐方民陈述和申辩予以复核程序违法情形,但行政诉讼过程中已经通过公开开庭审理给予其充分的陈述、申辩权利,经审理后本院认为被诉行政行为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对徐方民实体合法权益不产生实际影响。按照立法本意,对重大明显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作出撤销判决,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目的。这样的结果只能造成程序空转,浪费司法资源、行政资源,对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都是重大损失。故对徐方民要求撤销汉寿县公安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2日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汉寿县公安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高志宏
  审 判 员  廖泓清
  人民陪审员  徐电祥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汪 宇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06:27
  行政起诉状如下:

  行政起诉状
  原告:
  徐方民,男,39岁,身份证号430722197903144557,职业是务农养蜂,户口地址是汉寿县聂家桥乡雷家坡村9组,电话18907426781。
  被告:
  汉寿县公安局
  诉讼请求:
  请求法院撤销汉寿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汉公(聂)决字〔2018〕第0094号
  事实和理由:
  事实部分
  2018年元月18日上午徐方民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和11组交界处),因为王备在此地农村水塘去污工程中强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我请求王备下车协商,王备没有下车,发生言语冲突,王备扬言要撞死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撞向我,也许是我命大,也许是王备手下留情,撞击过程中我边躲边本能的捡起路上的树根打坏了王备的小车的挡风玻璃。王备接着下车,双方报警。
  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乡派出所出警,双方当事人和证人都到聂家桥乡派出所,下午做了询问笔录。2018年元月18日晚上徐方民被带到汉寿县公安局(廖伟男所长讲,拘留不拘留由公安局法制办定,如果不拘留徐方民,就会送徐方民回来),元月19日约1点前,廖所长在汉寿县公安局放了我,要求我19日上午到派出所和王备和解,19日上午我到了派出所,王备没有到。
  2018年元月20日(星期六)上午,徐方民的哥哥徐方渔受乡村二级个别领导交谈建议后,到汉寿县向王备表示歉意,王备没有和徐方渔见面,王备方(一位男同志)电话表示:王备是他的工人,是场误会,双方不再计较此事,并请求徐方渔到汉寿县农业局解释情况(局长在批评他们的工程)。元月20日上午,徐方渔向汉寿县农业局一位姓曾的领导解释了,也说明了纠纷和道歉的事还有对方请求解释的事,徐方渔在农业局当场向王备方回了电话告知解释情况,农业局电话中要求王备方运走泥土,农业局表示泥土会运走,还没有竣工(不属于豆腐渣工程),其余的事不属于农业局的职责。
  2018年元月22日,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出示公安局传票,再次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这次拘留了7天。
  为什么元月18日徐方民找王备协商呢?因为元月16日下午,就发生强占农田一事——水塘的泥土强行堆放在农田上,还美其名是加宽农田道路,王备很凶一定要挖掘机强占农田,且拒绝出示施工图纸,村民打了汉寿县县长热线后,肖家湖村刘书记和万主任来处理时,王备承诺负责将堆放在农田里的泥土挖走,恢复徐代保家农田的面积。可是等刘书记万主任一走,王备只要挖掘机做了个样子,没有挖走,承诺是谎言。所以18号遇到王备就找其协商。
  理由部分
  表面上是汉寿公安局依法拘留的徐方民,是法制办决定的,事实上是派出所廖所长枉法、选择性认定事实、歪曲事实造成的,没有依法办案,小题大做(车撞人的事又不理),不平息纠纷,有煽风点火的嫌疑。
  请被告答辩时重点解释几点。
  一,为什么行政处罚决定书不写事实呢?
  1,为什么王备开车扬言要撞死我,并且有开车撞我的行为,不予认可呢?
  元月18号廖所长口头讲过原因,是因为徐方民没有受伤。
  理由不成立。劈开理由成立不成立先不讨论。
  必须把王备开车扬言要撞死我,并且有开车撞我的行为这一事实写进行政处罚决定书。
  2,为什么行政处罚决定书写是我拦王备的车且拦住了呢?
  我是找其协商,因为她两天前承诺了负责将堆放在农田里的泥土挖走没有履行,她欺骗我、欺骗刘书记和万主任。
  车也没有拦住,王备开车撞我的同时我边躲避边阻止才打坏了玻璃,车才住的。
  为什么撞我前她不下车或者停车理论呢?
  3,为什么行政处罚决定书写是发生口角后,我用书枝打玻璃呢?
  一个后字,事实就被派出所改变了。
  发生口角是小事,我不计较,16号吵的凶多了。开车撞人是大事,不拘留我我也不计较了。
  事实是王备不仅没有下车或停车协商,反而开车撞我,撞我的同时打的。
  开车撞我,反而拘留我,我不服。法院是最后声张正义的地方。
  4,为什么行政处罚决定书写的是王备损失价值800余元呢?
  玻璃损失值800余元,撞我呢?难道鼓励项目负责人用和农民吵架甚至是开车撞人的方式来处理项目建设中的纠纷吗?再拘留农民,而后项目就可以违法进行,伤害农民利益。
  王备强占农田,欺骗,拒绝协商,开车撞人时车玻璃受伤,难道是损失吗?
  行凶者的凶器在行凶时被被害人损坏了,不能因为被害人幸运身体没有受伤,就认定行凶者的凶器损坏了是损失,还要求被害人赔偿。
  王备车玻璃故意撞人时坏了,是咎由自取,公案局应该拘留王备,应该扣车和吊销驾驶证。
  二,为什么派出所元月18日晚带我进汉寿县公安局,没有带王备进汉寿县公安局?
  廖所长先入为主的定了案,法制办了解的不是真相。
  三,为什么元月18日到县公安局后,又放了我,过了3天,元月22日再拘留我呢?
  不符合程序,不符合常理。
  四,这3天做了什么?
  我知道的是,徐方渔应乡村领导谈话到汉寿县向王备表示歉意,王备方请求徐方渔向农业局解释,双方谅解了。
  五,王备什么身份?
  虽然我们的集体水塘只有3亩多的面积,可是是汉寿县高标准农田建设中的山塘清淤工程,由黑龙江农垦勘察设计研究院设计。
  王备到底什么身份?项目负责人没有理由强占农田,欺骗,拒绝协商,开车撞人。也没有理由要求拘留我,因为我的哥哥向王备方表示了歉意,并且应王备方请求他向农业局解释了。
  违法办案的是汉寿县公安局派出所。



  2018年3月15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07:35
  一事庭审发言如下:

  庭审发言词
  汉寿县人民法院、及行政合议庭:
  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下称被告)拘留徐方民一案答辩理由不成立,理由如下:
  一,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在程序上,处理案件形式方面弄虚作假。
  1,徐代美、吴冬久2018年1月18日下午没有到汉寿县聂家桥派出所,被告却提供了徐代美、吴冬久2018年1月18日下午在聂家桥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其询问地点是聂家桥派出所。(注:王备是项目赚钱方,徐代美是村里的书记村长,吴东久是项目的监理人员,此三人所代表的三方在此项目中的利益厉害关系很密切,三方都不同意出示项目图纸和项目施工牌给村民看)。
  2,《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是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做的假。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的落款日期是2018年1月18日,《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里的内容有“2018年1月22日下午2时许我所民警依法将徐方民传唤到案”。
  内容的时间在落款日期的后面第4天,属于时间上自相矛盾。内容上的自相矛盾本文后面会再提及。
  1月18日晚聂家桥派出所已经强制带徐方民到了汉寿县公安局就是要拘留的,没有拘留徐方民,半夜放了徐方民,《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对此只字不提,1月22日突然拘留徐方民。这只说明一点,聂家桥派出所在2018年1月18日晚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拘留徐不符合条件放人后,为了要拘留徐方民,用了3天多时间违法组织材料,其违法组织的材料又是经不起检验的。
  3,2018年1月18日下午徐方民在聂家桥派出所的询问笔录不翼而飞。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有2018年1月18日下午徐方民在聂家桥派出所接受询问的描叙,案卷里却没有其询问笔录。
  《接报案件登记表》中写了2018年1月18日徐方民和王备双方被带至聂家桥派出所接受调查询问,案卷里却没有其询问笔录。
  4,2018年1月18日晚上王备在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不翼而飞。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里面有徐方民和王备二人正在汉寿县公安局依法进行询问的内容。徐方民在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有,可是王备在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不翼而飞。
  其实2018年1月18日晚上聂家桥派出所只带了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徐),我们当时质疑了派出所,并且在常德论坛上公开发表了质疑,我们的起诉状也对此进行了质疑。聂家桥派出所就再次歪曲事实,否认2018年1月18日晚上只带了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的事实,改口讲王备也被带到了汉寿县公安局——在《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里面加了徐方民和王备二人正在汉寿县公安局依法进行询问的内容。
  5,当事人王备身份至今案卷中没有任何证据。
  只是被告在拘留书——汉公(聂)决字〔2018〕第0094号汉寿县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武断的讲,王备是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
  2018年1月20日(星期六)徐方渔到过汉寿县农业局,局领导讲王备和其项目没有关系。
  农业局认可了淤泥堆放在塘下水田的事实,并且当场电话通知了项目负责人要清走(电话不是打给王备的);农业局认可了工程路面松散不平、不紧的事实,解释了是因为项目没有完工——有汉寿县农业局的回复。
  被告案卷中没有王备是项目负责人的任何证据,却在拘留书中讲王备是项目负责人,被告严重违法,歪曲和颠倒了事实。
  6,被告递交的案卷复印件中没有证据目录,这违反了法律规定,方便被告随时增减证据(含询问笔录)。
  二,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在实质上,处理案情事实上弄虚作假。
  被告的答辩状和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内容,也都属于歪曲事实。
  1,被告称王备是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上文有述)。
  这是为了拘留徐方民做的假。派出所要误导公安局领导,认为徐是扰乱水田建设。
  这也许是要拘留徐方民的真正原因,王备是违法借用或者挂靠表面合法的单位,违法承接农业局的农田水塘项目建设,打着建设的旗帜,干的是套国家项目资金的违法勾当——这是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禁止的行为。
  这样才能解释王备,一个女人承接农业局的农田水塘项目建设(国土局的也有),不按图纸施工,发生纠纷敢开车撞人,农业局不认可王备的身份,被告(聂家桥派出所)认可王备是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的身份,却不提供其身份的证据。
  2,被告称,徐方民拦住王备的轿车,并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徐方民打坏轿车玻璃。属于歪曲事实。
  事实是:徐方民拦王备的车,与其协商,王备没有停车,王备扬言要撞死徐的同时做了加油开车撞向徐的行为,徐躲避的同时本能的顺手捡起路上的树根打破了王的小汽车前挡风玻璃,制止了王的开车撞人行为。
  徐找王协商什么呢?协商为什么1月16日王备现场答应由王备把侵占徐代保田地的淤泥处理的表态,16日当时只用挖掘机处理了一部分没有处理完呢?并且是把淤泥挖入水塘。王备不是来搞建设的,是用建设的旗帜来套国家的钱的。
  (1),被告提供的吴冬久(监理)的询问笔录证明:在玻璃被打破前王备的车没有停,王备没有下车。同时也可以辅助证明:徐方民找王备协商,是因为王备先前表过态。
  (2),被告提供的徐红波的询问笔录证明:在玻璃被打破前王备的车没有停,王备没有下车。
  被告提供的徐红波的询问笔录证明:王备扬言要撞死徐方民的同时做了加油开车撞向徐的行为,并且把徐方民撞了4、5米远。
  被告提供的徐红波的询问笔录也可以辅助证明:徐方民找王备协商,是因为王备先前表过态。
  (3),被告提供的徐万学的询问笔录可以辅助证明:王备开车撞徐方民的事实;可以辅助证明:王备开车撞人在先,下车在后;可以辅助证明:打坏玻璃是阻止开车撞人的合法行为。
  请贵院、法官们看询问笔录就清楚了,我不一一例举原文。
  说明一点,案情发生在一个上坡上。王备是上坡开车撞人,可能也有点害怕,加上徐方民的避让和阻止开车撞人行为的合力化解了一次人员伤亡事故。其后王备的车在重力的作用下后退,再后来王备下了车。
  至于徐方民和王备的询问笔录,由于是纠纷双方厉害关系当事人,本发言词不提。
  3,拘留证讲,以上“歪曲”的事实有徐方民的陈述、证人证言、现场照片、王备的陈述等证实。属于虚晃一枪,完全是谎言。
  (1),同上文一样推敲询问笔录,事实是:徐方民拦王备的车,与其协商,王备没有停车,王备扬言要撞死徐的同时做了加油开车撞向徐的行为,徐躲避的同时本能的顺手捡起路上的树根打破了王的小汽车前挡风玻璃,制止了王的开车撞人行为。
  (2)王备是不是项目负责人,不是王备和派出所讲了就是证据。
  派出所没有拿出王备是项目负责人的证据,是编造的谎言。
  农业局的项目施工牌和项目施工说明都可以做为证据。可是这么容易拿来的证据,被告为什么没有提供?因为王备和项目的关系不合法,不能提供,王备是做的违法建设施工行为。
  (3)《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中,徐方民明明提出了陈述和申辩,不接受处罚。
  而且是文字提供了,被告都说谎,讲徐方民证实了自己的违法行为。被告完全颠倒事实了。
  三,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在询问时明显带个人主观意识,先定性后办案,严重违法。
  1,《接报案件登记表》中警情名称一栏,聂家桥派出所写的“故意损坏他人财物”,这是被告的违法办案行为,先违法给案件定了性,也颠倒了事实真相。
  找其协商、开车撞人的行为被派出所主观恶意违法劈开了——事实就完全颠倒了。
  《接报案件登记表》中简要案情及损失情况一栏,明确记录报警内容是发生纠纷,不是故意损坏他人财物。
  报案人电话13203601285是徐方渔号码,也是徐方渔报案的,为什么写的是张秀梅我们不计较。
  《受案登记表》没有写是“故意损坏他人财物”,徐方渔或者张秀梅也没有称是“故意损坏他人财物”,聂家桥派出所将《接报案件登记表》警情名称定为“故意损坏他人财物”是先入为主的给案件定性,违反了公安干警办案规定,是违法的。
  2,询问笔录中,有很多明显的诱导式,先入为主式的提问,目的是要做实徐方民砸玻璃,歪曲事实。
  (1),如对吴冬久的询问全部是诱导式,先入为主式的提问,第一句(除开程序性询问外)就是问,小车玻璃被砸一事你晓得吗?全部都是有关汽车被砸的诱导提问。明明知道了吴冬久是监理,也没有问王备的身份,也没有问王备的项目和吴冬久的监理有没有关联这些必须询问的话题,却在拘留书上写王备是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幸好吴东久没有害徐方民,否则徐方民会被聂家桥派出所整成刑事犯罪。
  (2),如对王备的询问,她讲她是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她讲是徐代美(村里书记)要把淤泥堆到水田里的;她讲徐方民砸玻璃且砸了3、4下;等等她讲的都是事实吗?都是对的吗?
  当然不是。是不是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是不是徐书记要把淤泥堆到水田里的这些农业局的项目施工牌和施工图纸一清二楚。被告不拿农业局的资料作为证据,却相信王备的询问笔录,是违法的。
  (3),如对徐万学的询问也是诱导式,先入为主式的提问,第一句(除开程序性询问外)就是问小车玻璃被砸一事你晓得吗?
  (4),如对徐代美的询问也是诱导式,先入为主式的提问,第一句(除开程序性询问外)就是问小车玻璃被砸一事你晓得吗?
  重复一次,淤泥堆放农业局有项目施工图纸。堆放在徐代保田里和堆放在徐方民田里,还是堆放在张三李四田里没有关系,不能因为是徐代保的田就可以欺负徐代保,可以堆放淤泥。不能因为是徐代保的田徐方民就不能协商和阻止堆放——2018年1月18日晚上,聂家桥派出所把徐方民带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后,徐方渔向农业局反映了,农业局回复不能堆放在水田里,会清走,农业局没有讲因为不是徐方渔的田徐方渔就不能反映。
  被告询问徐代美的笔录,没有询问项目负责人是谁,没有询问有没有施工图纸,重点询问的是不是徐方民的田,好像如果不是徐方民的田就可以堆放一样,就可以违法施工一样。
  被告诱导式,先入为主式的违法询问笔录,也没有问出对徐方民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玻璃)的事实,倒是问出了王备不按施工图纸施工,强行将淤泥堆放在水田里后协商时,涉嫌开车撞人的事实。
  四,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在本案中其他不合法,不合理的地方。
  1,水田侵占纠纷只拘留徐方民一方,另一方还有开车撞人的行为,且扬言要撞死徐方民,却没有责任,不合法,不合情。
  2,1月18日晚上把徐方民带到汉寿县公安局就是拘留的,结果没有拘留,半夜放了,1月22日再把徐带到县公安局拘留,不合法,不合情。
  3,施工方电话请求徐方渔向汉寿县农业局解释,1月20日(星期六)解释了,1月22日拘留徐方民,派出所有扩大矛盾的嫌疑,不合法,不合情。
  综上,仅凭水田纠纷、王备开车撞人且扬言要撞死徐方民、农业局没有认可王备和项目有关系,仅凭被告的诱导式,先入为主式的违法询问笔录,拘留徐方民属于事实不足,而且涉嫌违法用公权力庇护一些违法招揽农业局项目违法施工的人员的违法利益。

  最后罗嗦可能和此案没有关联的一些事实。

  劈开询问笔录派出所弄虚作假不谈,证人的询问笔录清楚的证明:徐方民找王备协商,王备没有停车,徐方民和王备因此发生纠纷,王备开车撞人的过程中,徐方民自卫打破了王备的前挡风玻璃。为什么聂家桥派出所廖所长拿着这样的询问笔录也可以糊弄汉寿县公安局拘留徐方民呢?我们只能思考这应该是廖所长违法办案所为。廖所长为什么要违法办案呢?又怎么做到了违法办案呢?怎么防止执法人员的违法办案呢?比撤销此拘留有意义些。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仅就询问笔录程序上的违法行为在汉寿县公安局举报了聂家桥派出所(廖所长),有一些好的现象发生。也许和此有关系,也许没有关系。
  举报当天汉寿县公安局督查室就电话询问我其举报要达到什么目的,我讲拘留的对和错已经到法院起诉了,由法院依法判决好了,举报有一个目的是:通过举报,使得聂家桥派出所(廖所长)不要再违法拘留类似的“张方民、杨方民、李方民等”村民了,特别是在和农村农民土地有关的项目纠纷上不要违法处理了,一定要依法办案,其行政职能部门会依法处理村民和施工方的纠纷的。
  我们村的土地项目后来至少发生了两起较大的矛盾纠纷,个别施工人员(有位是在县里上班领导的父亲)扬言不拘留村民就不施工了,停了几天工,派出所依法没有拘留人,甚至后来派出所都没有出警,施工纠纷得到了正确理性的处理。这是好现象,说明靠派出所拘留人的处理纠纷方式是一些项目赚钱人做的违法勾当,是行不通的。
  只要派出所依法办案,村民和施工方的纠纷就会在派出所之外的单位得到合法处理;同样,只要派出所之外的单位和个人依法办事,村民和施工方的纠纷就不会弄到派出所用拘留村民的方式来处理。
  愿廖所长今后依法办案。愿所有执法人员依法办案。



  发言人:徐方民

  2018年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08:39
  证据清单及简要说明
  一,徐方民身份证复印件、汉公(聂)决字〔2018〕第0094号汉寿县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各一份。
  证明徐方民在本案的诉讼主体地位。
  二,养蜂证明一份。
  证明徐方民是一名蜂农,是一个安分守法有职业的人。
  三,徐红波的证明一份。
  证明2018年1月18日下午吴冬久、徐代美没有到汉寿县聂家桥派出所;
  证明吴冬久、徐代美的询问笔录是不合法的。
  四,《公安局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复印件一份。
  证明拘留时徐方民就对行政处罚不服;
  证明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答辩状描叙的徐方民也证明自己违法的事实是虚假的。
  五,《接报案件登记表》复印件一份。
  证明被告违法先入为主的定了案情性质事实,再办理的案件,其行为属于违法办案。
  六,汉寿县农业局回复复印件一份。
  证明1,施工时淤泥野蛮堆放水田里是事实,并且农业局要求施工方清走,徐找其协商是对的;
  证明2,山塘清淤是农业局的高标准项目,有项目设计,有施工图纸,有项目负责人,怎么施工以及谁是项目负责人不由询问笔录和被告决定,应该以农业局的项目资料为依据;
  证明3,被告的询问笔录和认定王备是项目负责人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七,《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复印件一份。
  证明1,此说明是被告做的假,其内容和落款日期自相矛盾。
  证明2,徐方民2018年元月18日在聂家桥派出所的询问笔录不翼而飞了。
  证明3,王备在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不翼而飞了。
  八,其余被告递交的违法证据(如询问笔录),对我们有利的我们不再一一递交,因为案件里有。
  劈开询问笔录派出所弄虚作假不谈,证人的询问笔录清楚的证明:徐方民找王备协商,王备没有停车,徐方民和王备因此发生纠纷,王备开车撞人的过程中,徐方民自卫打破了王备的前挡风玻璃。







  提交人:徐方民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09:05
  庭审后的书面强调和补充
  尊敬的汉寿县人民法院和其行政合议庭:
  感谢2018年8月16日下午贵院开庭审理了(2018)湘0722行初5号案,考虑到我们的《行政起诉状》、《庭审发言词》、和庭审时口头讲话有些繁琐复杂,故现在仅就重点强调和补充如下:
  一,被告汉寿县公安局拘留原告程序上的违法。
  1,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
  原告对处罚告知不服,被告没有进行复核,立马就拘留处罚了。没有复核的事实,被告庭审时认可了。
  2,被告作出的《询问笔录》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三十四条,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没有依法对询问进行记录。
  原告在聂家桥乡派出所的询问笔录,案卷里面没有。
  被告在聂家桥派出所对原告进行了询问,也做了笔录,却拒绝交法院。这违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七条,没有将对原告有利的证据一起交法院。
  被告2018年1月18日下午对徐代美和吴冬久的《询问笔录》是假的,因为徐代美和吴冬久当天下午不在询问地点。
  二,被告拘留原告实体上违法。
  1,先入为主的给案件定了原告违法的性质,被告违反了要以事实为依据的办案原则。
  被告的《受案登记表》和《接报案件登记表》矛盾,报案内容和警情名称自相矛盾。
  2,被告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没有客观、没有全面调查证据并核实;也违反了第三十八条,没有调查和案件相关的其他事实,没有调查有没有不予行政处罚的情行。
  王备将施工泥土堆放在塘下水田里的违反施工要求、损害农田和村民的事实没有调查——汉寿县农业局回复证明这是事实,且要求施工方清走,恢复农田原有面积。
  原告找王备协商时,王备开车撞原告的事实没有调查。
  3,被告违法认定王备是项目负责人。
  被告没有调查,没有提供依据,就认定王备是项目负责人,是严重违法的。
  开庭前,农业局出示证明王备不是其项目负责人。
  4,被告违反了询问管理规定第三条,办案人员不得向被询问人泄漏案情或表示对案情的看法。
  所有的询问笔录都是诱导式,向着打破玻璃违法导向。就连询问到了,水田纠纷和开车撞人这两个和玻璃破坏相关联的必须调查清楚的事实,也不进行任何调查——明知不查。
  5,推敲所有《询问笔录》,必定得出水田施工纠纷事实,还有王备开车撞人的事实,被告却得出原告损坏王备的汽车玻璃的事实,前两个事实被告没有得出,岂有此理。
  三,庭审时被告不对的地方。
  1,聂家桥派出所廖伟男所长和本案第三人王备交头接耳。
  2,不能因为原告没有被汽车撞伤,就否认王备的开车撞人行为;不能因为原告没有被汽车撞伤,被告就可以不调查清楚王备开车撞人的事实。
  3,农田被违法施工堆放泥土,和农田是谁的没有关系,法律赋予任何公民都有对违法行为进行监督的权利,何况农田主人委托了原告。
  4,,被告拒绝提供询问视频,证明其证据的正伪。
  在有证据表明被告的询问笔录是假的情况下,被告有视频证据却拒绝提供给法院,请法院依法确认被告询问笔录是假的。
  5,被告庭审现场出现和被告递交法院材料自相矛盾处很多。
  6,被告庭审现场设套子询问证人和原告。
  7,被告庭审现场出现和递交法院材料自相矛盾的讲话。
  8,王备庭审现场出现和《询问笔录》自相矛盾的讲话。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没有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依据以事实为依据的法律原则,没有调查清楚事实的和歪曲事实的行政处罚,当然无效。
  故谨请贵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拘留。
  此
  礼









  徐方民
  2018年8月17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11:46
  一审判决公安局违法,50元诉讼费由汉寿县公安局负担。
  由于没有撤销行政拘留,我们上诉了。我们诉讼请求就是撤销行政拘留。

  上诉状如下: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12:12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徐方民,男,39岁,身份证号430722197903144557,职业是务农养蜂,户口地址是汉寿县聂家桥乡雷家坡村9组,电话18907426781。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住汉寿县龙阳镇体育馆路。
  上诉人不服被上诉人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俗话就是行政拘留),2018年3月19日诉讼到汉寿县人民法院,2018年9月13日作出《(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确定汉寿县公安局行政拘留书违法;案件受理费由汉寿县公安局负担(判决书当天上午送达给我)。可是没有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我不服,故此上诉。
  上诉请求:
  请求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事实部分:
  王备在我们村农村水塘去污工程中强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6日下午在村领导(刘书记和万主任)处理时王备表态由王备负责16日下午把污泥从田里运走(正在用挖掘机清理田里的污泥),可是村领导刚离开,清理工作还没有完,王备就叫挖掘机停止了清理工作,并且把挖掘机拖走了。
  2018年元月18日上午徐方民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和11组交界处),遇到王备,请求王备下车协商水塘去污工程中强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为什么表态后又不清走?王备没有下车,发生言语冲突,王备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撞向我,并且用小汽车把我撞了5、6米远,撞击过程中我边躲边本能的捡起路上的树根打坏了王备的小车的挡风玻璃。事后我哥哥报警。
  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乡派出所出警,2018年元月18日中午,双方当事人和证人都被传唤到聂家桥乡派出所,下午都做了询问笔录。2018年元月18日晚上徐方民被带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徐方民),拘留没有批准,元月19日约1点前,廖所长在汉寿县公安局放了我(我不知道拘留没有批准的原因),要求我19日上午到派出所和王备和解(18日下午在聂家桥派出所和解失败才把我带到公安局企图拘留的,公安局领导依法不拘留我后派出所就再来和解属于不对)——王备开车撞我反被我打破汽车玻璃,派出所要求我赔偿玻璃的和解我坚决不同意,考虑到人家有权有势我同意双方不计较的和解方式,派出所却不同意。19日上午我到了派出所,王备没有到。
  2018年元月20日(星期六)上午,徐方民的哥哥徐方渔受乡村二级个别领导交谈建议后,到汉寿县向王备表示歉意,王备没有和徐方渔见面,王备方(一位男同志)电话表示:王备是他的工人,是场误会,双方不再计较此事,并请求徐方渔到汉寿县农业局解释情况(局长在批评他们的工程)。元月20日上午,徐方渔向汉寿县农业局一位姓曾的领导解释了,也说明了纠纷和道歉的事还有对方请求解释的事,徐方渔在农业局当场向王备方回了电话告知解释情况,农业局电话中要求王备方运走泥土。
  农业局向徐方渔表示:泥土会运走,还没有竣工(不属于豆腐渣工程),其余的事不属于农业局的职责。
  农业局向徐方渔口头强调: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王备和此工程没有任何责任关系,农业局不认识王备(一审开庭前一天,农业局作出了书面《回复》给徐方渔了,文字确定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
  2018年元月22日,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出示公安局传票,再次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这次拘留了7天。
  理由部分:
  一,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歪曲事实、违反法律、且违反法定程序。
  详见一审案卷,含《行政起诉状》、被告的《答辩状》、被告递交的证据、原告的《庭审发言词》、《庭审后的书面强调和补充》、原告递交的证据和其它材料。

  二,一审合议庭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判决书中认定:汉寿县公安局拘留我时没有进行复核,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违反了法定程序。判决书还认定其属于重大明显违法行为。《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违反行政法定程序作出的行政处罚应该依法撤销。
  元月18日,要拘留我时,我就不服;元月22日再要拘留我时,我把不服理由用文字写进了拘留处罚告知书里面,汉寿县公安局(办案干警)没有向局领导反映,没有进行复核,属于违反了必要的法定程序,应该依法撤销行政处罚——就是依法撤销拘留。
  办案干警肯定清楚,当事人不服拘留,就必须向局领导汇报,依法进行复核。办案干警没有汇报徐方民不同意拘留的申辩意见,所以没有依法复核。
  办案干警更清楚:一个扬言要撞死我,并且扬言的同时开车撞向了我,还用小汽车把我撞了5、6米远,撞击过程中我边躲边本能的捡起路上的树根打坏了小车的挡风玻璃,这样的事实领导复核的结果肯定是不会同意只拘留我一人的。所以办案干警没有依法汇报我不同意拘留的申辩意见,所以就没有依法复核。
  办案民警没有依法向局领导汇报,故意违法不进行复核就是为了要歪曲事实,达到拘留徐方民的目的,其它的目的我们不便于分析和推理。
  三,一审合议庭违法干扰行政,越俎代庖。
  一审认定被告没有依法进行复核,违反了法定程序;一审认定公安局属于重大明显违法。同时又认定徐方民在一审行政诉讼中对拘留不服进行了申辩和程序,法院就审理认为行政处理结果并无不当,不支持撤销行政处罚。属于司法干扰行政,合议庭知法犯法。
  拘留前徐方民不服,就必须公安局进行复核,这是法律规定的。否则法院应该依法撤销拘留,这也是法律规定的。
  法院没有权利在拘留徐方民后,庭审时替代公安局进行复核——于法无据。
  何况法院认定的事实都矛盾(本上诉状下文将叙)。
  司法独立,法官和法院独立审理行政案件,也要依法,不得干扰公安局的行政。一审判决表面是干扰行政,实际是违法庇护被告,违法庇护办案干警——和依法治国相悖。
  一审只能依法撤销行政拘留,最多外加令公安局重新对纠纷依法进行行政处理。那么,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和项目没有关系),却指挥施工现场违法施工,还开车撞人,公安局依法会怎么处理,不言而喻。
  四,一审合议庭认定事实错误,甚至有歪曲事实的地方。
  1,被告递交的《接报案件登记表》内容矛盾,我们质疑了,一审不予采纳,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接报案件登记表》的警情名称是故意毁坏他人财物,和《接报案件登记表》的简要案情及损失情况自相矛盾。
  《接报案件登记表》是被告在接到报案时,调查前填写的,其内容和名称不会自相矛盾,必须和报案人描叙的相一致。
  案件的名称必须依据简要案情来确定,简要案情没有体现是毁坏他人财物或者开车撞人,简要案情写的是纠纷,且是徐方民的哥哥报案的,警情名称是故意毁坏他人财物——自相矛盾。
  其实派出所先前是依法依事实办案,《接报案件登记表》的警情名称和内容先前是没有矛盾的。2018年元月18日下午,所长接了几个电话后,就违法办案了,企图违法拘留徐方民,就违法修改了案件名称,却没有把简要案情一起违法修改——露了马脚。
  2,被告的《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我们质疑了,一审认定:只是被告在落款时间上不符合常理,但所体现的内容与原告一致,属瑕疵,不影响其证据效力。其内容的矛盾只字不提,属于一审合议庭违法歪曲事实。
  在庭审现场、在《庭审发言词》中不仅仅只是对公安干警在落款时间上矛盾提出质疑,还提出了内容的矛盾。庭审现场被告代理人认可了其矛盾违法处,第三人也证明了其矛盾。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的内容虚假伪造的事实不少,也矛盾。《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中被告企图否定2018年元月18日晚上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拘留没有通过)的事实;《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中被告文字确定徐方民和王备都分别到了汉寿县聂家桥派出所和汉寿县公安局二个地方依法进行了询问。可是案卷里没有了徐方民到聂家桥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可是案卷里没有了王备到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的内容虚假伪造的事实远远严重于其落款日期的不符合常理。
  依法公安局必须向法院提交2018年1月18日对徐方民在聂家桥派出所进行询问的笔录;依法公安局必须向法院提交王备在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可是这二份询问笔录没有提交。王备庭审时明确了她没有到过汉寿县公安局,就是对公安局虚假伪造事实的有力辅助证明——王备的回答记录到了庭审笔录上了——王备当庭改口说证人是拦她的车和打她的车的主谋,徐方渔要求一审记录,可是没有记录在庭审笔录里面。
  3,被告递交的吴冬久(项目监理)和徐代美(村主任)的询问笔录是公安干警做的假,一审合议庭采信,属于违法。
  证人当庭做证:吴冬久(项目监理)和徐代美(村主任)的询问笔录时间(2018年1月18日下午)和地点(聂家桥派出所),证人此时也在此地没有看到吴东久和徐代美。可是一审认定凭此不能证明询问笔录的时间和地点不真实。
  聂家桥派出所很小,一共才三位干警参与询问,可能共两间询问室,一个大门,询问是二位干警进行的,不是同时询问,时间还有那么长,又是白天,证人没有见到吴东久和徐代美当然充分至少证明询问笔录的时间和地点不真实。
  开庭前,我们向合议庭提出了对此两份询问笔录时间地点的质疑,合议庭要求县公安局对此提供询问视频,因此也要求我们写了一封请求提供视频的申请书——只要被告可以提供2018年元月18日下午吴东久和徐代美到过聂家桥派出所的视频,都行,不一定要求提供询问视频。可是被告没有提供,假的就提供不了,一审判决对此视频只字不提。
  开庭前我们向法院递交了《请求法院传唤证人到庭书》,请求吴东久和徐代美到庭作证,证明吴东久和徐代美2018年元月18日下午没有到过聂家桥派出所。法院没有同意传唤此二位证人到庭,一审判决对此只字不提。
  依据《公安干警办案程序规定》,要有吴东久和徐代美2018年元月18日下午到聂家桥派出所的传唤证,可是案卷里面也没有二位的传唤证。
  证据链可以证明询问笔录的时间和地点不真实。
  其实这两份询问笔录内容可以辅助证明施工强占水田纠纷,派出所违法对此没有调查。
  4,一审判决书认可了,王备扬言撞死我的同时开了车,不确定是往前开还是后退,因为徐方民没有受伤,因为王备的汽车玻璃破裂了,所以公安局的拘留决定对事实的认定及案件的定性是正确的——(我描叙的不贴切,请看一审判决书第6页第一自然段)——合议庭违法了。
  证人当庭作证,王备扬言“撞死你”的同时用车顶了徐方民5、6米远。一审庭审笔录记录了。
  因为徐方民没有受伤,因为王备的汽车玻璃破裂了,就证明公安局的拘留决定对事实的认定及案件的定性是正确的,是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的——属于葫芦僧办糊涂案。
  徐方民没有受伤,只能证明王备的开车撞人违法行为没有造成徐方民受伤的后果。
  王备的汽车玻璃破裂了,是徐方民的自卫行为,是阻止王备开车撞人的自发行为,应该提倡和鼓励。
  撞人时是一个上坡,也许王备没有真的要撞死徐方民,所以徐方民侥幸没有受伤,是个好事。现在成了拘留徐方民的理由,岂有此理。
  抛开是向前开车还是溜坡不提,退一步假设,假设是徐方民故意打玻璃,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公安局必须对徐方民为什么打破玻璃进行调查,公安局询问到了是施工纠纷,询问到了是开车撞人,却没有调查施工纠纷和开车撞人的事实——哪怕是公安局调查后否认撞人也属于调查了,仅凭此就应该撤销行政拘留。一审判决书对此只字不提。
  5,一审法院认可了我们递交的县农业局的二份《回复》,却同时认定拘留徐方民实质是合法的,属于一审矛盾。
  一份《回复》明确了施工强占农田是事实,农业局要求施工方清理;另一份《回复》明确了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
  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字记录王备是项目负责人,法院认可了农业局的《回复》——矛盾。
  案卷和庭审现场,被告没有提供任何有效的王备和项目有关或者是项目负责人的证据,可是拘留证确定王备是项目负责人,仅凭此点,就应该依法撤销拘留。
  为什么王备是又不是项目负责人,我们不对此展开,也许这是拘留徐方民的真正原因。
  一个连项目负责人都故意认定错误的拘留证,其认定的事实和办案程序肯定也是违法的。
  五,一审判决书中“关于焦点一”的文字中,有违背事实,企图误导人们对事实的判断。
  1,公安局的材料是“徐方民因其伯伯徐代保的田地被占之事,在~~”,到判决书就变成了“徐方民以其伯父徐代保田地被占用为由,拦在王备驾驶的轿车前面~~”,典型的无中生有,误导人们的判断——合议庭把文字一修改,意思就完全相反了。
  徐代保是一位70岁的老人,2018年施工侵占水田时只有他一人在家,收晚稻后儿子外出打工了,徐方民是徐代保弟弟的儿子,正好在家养蜜蜂,2018年1月16日村领导处理时王备当场又表态过,王备只是欺骗村领导,2018年1月18日遇见王备后,拦车协商很正常——不拦,她就又跑了。
  当然我们拦她是不对的,因为汉寿县农业局强调了王备和项目没有关系,并且在一审开庭前一天作出了书面回复。问题又来了,依理王备不可能出现在项目施工现场,和王备的纠纷不可能发生,可是王备给人们的感觉就是项目施工承包方一样,并且拘留证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就认定王备是项目负责人,是否牵涉到项目腐败、违法犯罪呢?我们不展开。
  2,判决书第6页认定王备有一边扬言“撞死我”一边开车的行为,判决书“关于焦点一”对事实总结性的认定却对王备开车撞人和扬言撞死人的事实只字不提,属于自相矛盾,属于庇护汉寿县公安局。
  一审合议庭在判决书中的文字违法行为,害苦了我们原告。
  综上,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违反法律规定、违反法律程序,应当依法撤销。
  此致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徐方民
  2018年9月26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13:55
  我们向政府媒体反映公安局拘留违法,法院判决违法。

  汉寿一审法院判决公安局行政拘留违法,却不撤销拘留证
  上诉人徐方民不服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俗话就是行政拘留),2018年3月19日诉讼到汉寿县人民法院,2018年9月13日作出《(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确定汉寿县公安局行政拘留书违法;案件受理费由汉寿县公安局负担。可是没有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我不服,故此上诉。
  请求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事实部分:
  王备在我们村农村水塘去污工程中强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6日下午在村领导(刘书记和万主任)处理时王备表态由王备负责16日下午把污泥从田里运走(正在用挖掘机清理田里的污泥),可是村领导刚离开,清理工作还没有完,王备就叫挖掘机停止了清理工作,并且把挖掘机拖走了。
  2018年元月18日上午徐方民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和11组交界处),遇到王备,请求王备下车协商水塘去污工程中强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为什么表态后又不清走?王备没有下车,发生言语冲突,王备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撞向我,并且用小汽车把我撞了5、6米远,撞击过程中我边躲边本能的捡起路上的树根打坏了王备的小车的挡风玻璃。事后我哥哥报警。
  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乡派出所出警,2018年元月18日中午,双方当事人和证人都被传唤到聂家桥乡派出所,下午都做了询问笔录。2018年元月18日晚上徐方民被带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徐方民),拘留没有批准,半夜放了我。
  2018年元月20日(星期六)上午,徐方民的哥哥徐方渔应施工方电话请求向汉寿县农业局一位姓曾的领导解释了,徐方渔在农业局当场向王备方回了电话告知解释情况,农业局电话中要求施工方运走泥土。
  农业局向徐方渔表示:泥土会运走,还没有竣工(不属于豆腐渣工程),其余的事不属于农业局的职责。
  农业局向徐方渔口头强调: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王备和此工程没有任何责任关系,农业局不认识王备(一审开庭前一天,农业局作出了书面《回复》给徐方渔了,文字确定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
  2018年元月22日,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出示公安局传票,再次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这次拘留了7天。
  理由部分:
  一,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歪曲事实、违反法律、且违反法定程序。
  详见一审案卷,含《行政起诉状》、被告的《答辩状》、被告递交的证据、原告的《庭审发言词》、《庭审后的书面强调和补充》、原告递交的证据和其它材料。

  二,一审合议庭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判决书中认定:汉寿县公安局拘留我时没有进行复核,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违反了法定程序。判决书还认定其属于重大明显违法行为。《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违反行政法定程序作出的行政处罚应该依法撤销。
  一个扬言要撞死我,并且扬言的同时开车撞向了我,还用小汽车把我撞了5、6米远,撞击过程中我边躲边本能的捡起路上的树根打坏了小车的挡风玻璃,中断了对方的开车撞人行为,这样的事实领导复核的结果肯定是不会同意只拘留我一人的。
  办案民警没有依法向局领导汇报,故意违法不进行复核就是为了要歪曲事实,达到拘留徐方民的目的,其它的目的我们不便于分析和推理。
  三,一审合议庭违法干扰行政,越俎代庖。
  一审认定被告没有依法进行复核,违反了法定程序;一审认定公安局属于重大明显违法。同时又认定徐方民在一审行政诉讼中对拘留不服进行了申辩和程序,法院就审理认为行政处理结果并无不当,不支持撤销行政处罚。属于司法干扰行政,合议庭知法犯法。
  拘留前徐方民不服,就必须公安局进行复核,这是法律规定的。否则法院应该依法撤销拘留,这也是法律规定的。
  法院没有权利在拘留徐方民后,庭审时替代公安局进行复核——于法无据。
  何况法院认定的事实都矛盾(本上诉状下文将叙)。
  一审判决表面是干扰公安局的行政,实际是违法庇护被告,违法庇护办案干警——和依法治国相悖。
  一审只能依法撤销行政拘留,最多外加令公安局重新对纠纷依法进行行政处理。那么,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和项目没有关系),却指挥施工现场违法施工,还开车撞人,公安局依法会怎么处理,不言而喻。
  四,一审合议庭认定事实错误,甚至有歪曲事实的地方。
  1,被告递交的《接报案件登记表》内容矛盾,我们质疑了,一审不予采纳,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接报案件登记表》的警情名称是故意毁坏他人财物,和《接报案件登记表》的简要案情及损失情况自相矛盾。
  《接报案件登记表》是被告在接到报案时,调查前填写的,其内容和名称不会自相矛盾,必须和报案人描叙的相一致。
  2,被告的《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我们质疑了,一审认定:只是被告在落款时间上不符合常理,但所体现的内容与原告一致,属瑕疵,不影响其证据效力。其内容的矛盾只字不提,属于一审合议庭违法歪曲事实。
  在庭审现场、在《庭审发言词》中不仅仅只是对公安干警在落款时间上矛盾提出质疑,还提出了内容的矛盾。庭审现场被告代理人认可了其矛盾违法处,第三人也证明了其矛盾。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的内容虚假伪造的事实不少,也矛盾。《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中被告企图否认2018年元月18日晚上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拘留没有通过)的事实;《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中被告文字确定徐方民和王备都分别到了汉寿县聂家桥派出所和汉寿县公安局二个地方依法进行了询问。可是案卷里没有了徐方民到聂家桥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可是案卷里没有了王备到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
  《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的内容虚假伪造的事实远远严重于其落款日期的不符合常理。
  依法公安局必须向法院提交2018年1月18日对徐方民在聂家桥派出所进行询问的笔录;依法公安局必须向法院提交王备在汉寿县公安局的询问笔录。可是这二份询问笔录没有提交。王备庭审时明确了她没有到过汉寿县公安局,就是对公安局虚假伪造办案事实的有力辅助证明——王备的回答记录到了庭审笔录上了——王备当庭改口说证人是拦她的车和打她的车的主谋,徐方渔要求一审记录,可是没有记录在庭审笔录里面。
  3,被告递交的吴冬久(项目监理)和徐代美(村主任)的询问笔录是公安干警做的假,一审合议庭采信,属于违法。
  证人当庭做证:吴冬久(项目监理)和徐代美(村主任)的询问笔录时间(2018年1月18日下午)和地点(聂家桥派出所),证人此时也在此地没有看到吴东久和徐代美。可是一审认定凭此不能证明询问笔录的时间和地点不真实。
  开庭前,我们向合议庭提出了对此两份询问笔录时间地点的质疑,合议庭要求县公安局对此提供询问视频,因此也要求我们写了一封请求提供视频的申请书——只要被告可以提供2018年元月18日下午吴东久和徐代美到过聂家桥派出所的视频,都行,不一定要求提供询问视频。可是被告没有提供,假的就提供不了,一审判决对此视频只字不提。
  开庭前我们向法院递交了《请求法院传唤证人到庭书》,请求吴东久和徐代美到庭作证,证明吴东久和徐代美2018年元月18日下午没有到过聂家桥派出所。法院没有同意传唤此二位证人到庭,一审判决对此只字不提。
  依据《公安干警办案程序规定》,要有吴东久和徐代美2018年元月18日下午到聂家桥派出所的传唤证,可是案卷里面也没有二位的传唤证。
  证据链可以证明询问笔录的时间和地点不真实。
  其实这两份询问笔录内容可以辅助证明施工强占水田纠纷,派出所违法对此没有调查。
  4,一审判决书认可了,王备扬言撞死我的同时开了车,不确定是往前开还是后退,因为徐方民没有受伤,因为王备的汽车玻璃破裂了,所以公安局的拘留决定对事实的认定及案件的定性是正确的——(我描叙的不贴切,请看一审判决书第6页第一自然段)——合议庭违法了。
  证人当庭作证,王备扬言“撞死你”的同时用车顶了徐方民5、6米远。一审庭审笔录记录了。
  因为徐方民没有受伤,因为王备的汽车玻璃破裂了,就证明公安局的拘留决定对事实的认定及案件的定性是正确的,是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的——属于葫芦僧办糊涂案。
  徐方民没有受伤,只能证明王备的开车撞人违法行为没有造成徐方民受伤的后果。
  王备的汽车玻璃破裂了,是徐方民的自卫行为,是阻止王备开车撞人的自发行为,应该提倡和鼓励。
  抛开是向前开车还是溜坡不提,退一步假设,假设是徐方民故意打玻璃,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公安局必须对徐方民为什么打破玻璃进行调查,公安局询问到了是施工纠纷,询问到了是开车撞人,却没有调查施工纠纷和开车撞人的事实——哪怕是公安局调查后否认撞人也属于调查了,仅凭此就应该撤销行政拘留。一审判决书对此只字不提。
  5,一审法院认可了我们递交的县农业局作出的二份《回复》,却同时认定拘留徐方民实质是合法的,属于一审矛盾。
  一份《回复》明确了施工强占农田是事实,农业局要求施工方清理;另一份《回复》明确了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
  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字记录王备是项目负责人,法院认可了农业局的《回复》——矛盾。
  案卷和庭审现场,被告没有提供任何有效的王备和项目有关或者是项目负责人的证据,可是拘留证写了王备是项目负责人,仅凭此点,就应该依法撤销拘留。
  为什么王备是又不是项目负责人,我们不对此展开,也许这是拘留徐方民的真正原因。
  一个连项目负责人都故意认定错误的拘留证,其认定的事实和办案程序肯定也是违法的。
  五,一审判决书中“关于焦点一”的文字中,有违背事实,企图误导人们对事实的判断。
  1,公安局的材料是“徐方民因其伯伯徐代保的田地被占之事,在~~”,到判决书就变成了“徐方民以其伯父徐代保田地被占用为由,拦在王备驾驶的轿车前面~~”,典型的无中生有,误导人们的判断——合议庭把文字一修改,意思就完全相反了。
  徐代保是一位70岁的老人,2018年施工侵占水田时只有他一人在家,收晚稻后儿子外出打工了,徐方民是徐代保弟弟的儿子,正好在家养蜜蜂,2018年1月16日村领导处理时王备当场又表态过,王备只是欺骗村领导,2018年1月18日遇见王备后,拦车协商很正常——不拦,她就又跑了。
  当然我们拦她是不对的,因为汉寿县农业局强调了王备和项目没有关系,并且在一审开庭前一天作出了书面回复。问题又来了,依理王备不可能出现在项目施工现场,和王备的纠纷不可能发生,可是王备给人们的感觉就是项目施工承包方一样,并且拘留证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就认定王备是项目负责人,是否牵涉到项目腐败、违法犯罪呢?我们不展开。
  2,判决书第6页认定王备有一边扬言“撞死我”一边开车的行为,判决书“关于焦点一”对事实总结性的认定却对王备开车撞人和扬言撞死人的事实只字不提,属于判决书中自相矛盾,属于庇护汉寿县公安局。
  一审合议庭在判决书中的文字违法行为,害苦了我们原告。
  综上,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违反法律规定、违反法律程序,应当依法撤销。
  此
  礼
  徐方民
  2018年9月2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15:33
  二审没有开庭,判决如下:

  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湘07行终1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方民,男,1979年3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
  委托代理人徐方渔(系徐方民之兄),男,1977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住所地湖南省汉寿县龙阳镇体育路。
  法定代表人罗永锋,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劲松,系汉寿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廖伟男,系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所长,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原审第三人王备,女,1969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
  上诉人徐方民因与被上诉人汉寿县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不服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8年1月18日上午10时许,徐方民以其伯父徐代保田地被占用为由,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的村级公路上,拦在负责本村山塘清淤工程的王备驾驶的“现代”牌轿车前面,要其停车解决问题。王备认为徐方民不应直接找自己,双方发生冲突,徐方民用树根将王备的轿车前挡风玻璃砸坏,损失价值850元。汉寿县公安局接报案后,于当日传唤徐方民、王备进行了询问,向知情人调查取证。2018年1月22日,汉寿县公安局再次传唤徐方民,当日18时,告知徐方民拟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其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徐方民作出了陈述和申辩。随后,汉寿县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作出了汉公(聂)决字[2018]0094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徐方民处以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当即向徐方民宣告、送达处罚决定书,并将徐方民送往汉寿县拘留所执行拘留(已执行完毕)。2018年1月22日18时51分,汉寿县公安局通知徐方民家属其拘留的情况。徐方民不服,于2018年3月19日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汉寿县公安局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二、汉寿县公安局处罚程序是否合法。首先,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徐方民以其伯父徐代保田地被占用为由,拦在王备驾驶的轿车前面,要求停车解决问题,双方发生冲突。徐方民将王备轿车玻璃砸坏,损失价值850元。上述事实有徐方民、王备的陈述、在场证人证言、案件来源、到案经过等证据予以证实。第二,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程序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有权陈述和申辩。公安机关必须充分听取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的意见,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该案中,汉寿县公安局对徐方民进行处罚前告知并交代陈述和申辩权,接着对其宣告、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其送往汉寿县拘留所执行拘留,然后通知徐方民的家属,间隔的时间仅为51分钟,且徐方民在被告知时明确表示对处罚决定不服并提出了陈述和申辩,而汉寿县公安局并未依法对其陈述和申辩予以复核,程序违法。综上,徐方民毁损王备轿车前挡风玻璃的事实清楚,违反治安管理的相关规定,应当依法受到处罚,但汉寿县公安局在对徐方民进行政处罚时程序违法。虽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行为存在未依法对徐方民陈述和申辩予以复核的程序违法情形,但行政诉讼过程中已经通过公开开庭审理给予其充分的陈述、申辩权利,经审理后该院认为被诉行政行为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对徐方民实体合法权益不产生实际影响。按照立法本意,对重大明显违法但对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作出撤销判决,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目的,这样的结果只能造成程序空转,浪费司法资源、行政资源,对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都是重大损失。故对徐方民要求撤销汉寿县公安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确认汉寿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2日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案件受理费50元,由汉寿县公安局负担。
  上诉人徐方民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歪曲事实、违反法律且违反法定程序,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干扰行政、越俎代庖,证据认定不当,事实认定错误,包庇汉寿县公安局,请求撤销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具体包括:1.《接报案件登记表》内容矛盾,徐方民的质证意见原审法院未予采纳;2.《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内容虚假、伪造事实,原审法院认定该说明仅落款时间不符合常理,属瑕疵,不影响证据效力,属歪曲事实;3.吴冬久和徐代美的询问笔录是公安干警造假,原审违法采信,徐方民向原审法院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原审法院未予理睬;4.原审判决认定汉寿县公安局的拘留决定认定事实和案件定性正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5.原审判决认可徐方民提交的《回复》,同时又认定汉寿县公安局拘留徐方民合法,属于矛盾。
  被上诉人汉寿县公安局答辩称:汉寿县公安局对徐方民执行拘留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本院驳回徐方民的不实上诉请求。
  各方当事人原审提交并经庭审质证的证据材料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原审采信的证据材料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可。
  本院另查明,2018年1月18日上午,汉寿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电话,称聂家桥乡肖家湖村三组有人发生纠纷,后纠纷所在地派出所民警即前往现场,将徐方民及王备带至派出所进行调查询问,当日还对纠纷现场村民徐万学、徐红波、吴冬久(工程监理)、村主任徐代美进行了调查询问,拍摄了现场照片。后汉寿县公安局对纠纷进行了协调,未果,即于2018年1月22日对徐方民进行了传唤,并通过电话方式将传唤情况通知徐方民之妻梁英娟,当日还搜集了王备受损车辆维修结算单。
  还查明,汉寿县公安局经调查后认定:2018年1月18日10时许,徐方民因其伯伯徐代保的田地被占之事,在汉寿县聂家桥乡肖家湖村3组(原雷家坡村9组)的村级公路上,拦住在该村进行土地整改的项目负责人王备驾驶的“现代”牌轿车,并与王备发生口角,后徐方民用树枝将王备的轿车前挡风玻璃打坏,损失价值800余元。据此认为徐方民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损毁财物的行为,对其进行处罚。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汉寿县公安局对徐方民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汉寿县公安局认定徐方民拦住王备轿车,与之发生口角后,用树枝将王备轿车前挡风玻璃砸坏,致车辆损失800余元,有徐方民、王备本人陈述、多名在场人员的证人证言、现场照片、受损车辆维修结算单等证据形成证据链,予以佐证。汉寿县公安局据此认定徐方民故意损毁他人财物的违法行为,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作出对徐方民处以拘留七日的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至于汉寿县公安局提供的《接报案件登记表》、《关于徐方民的到案经过情况说明》,虽内容表述有瑕疵,但不影响对案件的定性,也不能据此否认汉寿县公安局办案的合法性。徐方民称其用树枝打王备轿车是因为王备开车撞人,并将其撞开五六米远,因没有提供证据佐证,不予支持。徐方民又称与王备发生纠纷是因王备强占其伯父家良田,故不应对徐方民进行拘留,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汉寿县公安局作出处罚决定的程序问题。汉寿县公安局受理案件后、依法传唤当事人进行调查询问,搜集了相关证据,对案件事实作出了认定,作出处罚决定前告知徐方民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其陈述申辩权,进行了逐级审批,作出处罚决定后依法送达,过程中告知了徐方民家属传唤及拘留情况。但汉寿县公安局没有提供对徐方民的陈述申辩进行复核的证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程序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二)项的规定,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应判决确认违法。
  另外,徐方民称原审法院对其调查取证申请及申请证人出庭未予理会,属程序违法。经查,与事实不符,该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审判决确认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程序违法正确,应予维持。徐方民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徐方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继春
  审判员  唐招军
  审判员  杨名夏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16:51
  我们不服,申请了再审。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徐方民,男,39岁,身份证号430722197903144557,职业是务农养蜂,户口地址是汉寿县聂家桥乡雷家坡村9组,电话18907426781。
  被申请人:汉寿县公安局,住汉寿县龙阳镇体育馆路。
  第三人:王备。
  申请人徐方民因为不服汉寿县公安局拘留一案,不服《(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不服《(2018)湘07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现向贵院提出再审申请。
  请求:
  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和二审判决,依法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事实和理由部分:
  一,事实经过。
  因为王备(女)违法施工强制侵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8日徐方民找开小车的王备协商,王备拒绝,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把徐方民撞了5、6米远,撞人过程中打破了小车玻璃。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处理,18日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没有得逞(晚上12点多放了徐方民),元月22日带徐方民到公安局进行拘留,徐方民不服,办案干警没有对此依法进行复核。
  具体事实详情请调查案卷。
  1,我不服,起诉到汉寿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汉寿公安局程序违法,判决“确认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2日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案件受理费由汉寿县公安局负担,没有撤销拘留。
  2,我不服,上诉到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开庭,维持一审判决。
  二,再审理由。
  1,一审和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一、二审都认定:县公安局拘留徐方民时没有进行复核,故汉寿县公安局程序违法。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徐方民提出对拘留不服的辩驳意见后,复核就是法定程序。《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违反行政法定程序作出的行政处罚应该依法撤销。
  2,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1),王备开车撞人是事实,并且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是在王备开车撞人时打破玻璃的。
  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过程中,没有对王备开车撞人进行任何调查和认定(并且询问笔录中有证人提及到了王备开车撞人),属于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没有客观、没有全面调查证据并且核实,没有调查和案件相关的其它事实,没有调查有没有不予行政处罚的情形。
  一审判决书写:王备是一边扬言“轧死你”一边低速往前开还是往后倒车的细节上有出入~~。一审判决对是否开车撞人没有进行认定或否定。
  二审判决书认定:由于没有提供证据佐证,不予支持徐方民讲的王备开车撞人的事实。
  荒唐,一审开庭时有证人到庭作证王备开车撞人,难道二审没有开庭,就没有查阅一审案卷吗?难道公安局的询问笔录中有人提及了开车撞人法官没有查阅到吗?一定要徐方民被撞伤才能认定王备的开车撞人行为吗?
  (2),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项目施工侵占了农田是事实。
  公安局对王备是项目负责人的认定是没有依据的,一审二审对此没有进行处理——王备是不是项目负责人关系很大,涉及到农田水利建设的腐败违法问题。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采信了汉寿县农业局的两份回复,一份回复证明王备和项目没有合法关系,不是项目负责人;另一份证明施工侵占水田是事实,农业局会处理。二份回复都直接证明公安局拘留徐方民事实没有调查清楚。
  一审采信了农业局的两份回复,却没有作出和回复一致的判决认定,一审法院矛盾。
  二审判决书认可:原审采信的证据材料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认可。同时又认定:徐方民称和王备的纠纷是因王备施工中侵占其伯父的水田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属于二审法院矛盾——糊涂僧办糊涂案。
  3,法院违法庇护汉寿县公安局。
  (1),对于县公安局递交的证据材料中的弄虚作假、自相矛盾处,一、二审判决书中写“属于瑕疵,不影响其证据效力,不影响对案件的定性,不否认汉寿县公安局办案的合法性”。
  荒唐,请贵院调一审和二审阅案件,就明白了。这些证据的自相矛盾可以证明拘留徐方民是违法的,甚至可以作为某些公安干警公权私用、违法帮助汉寿县农田水利建设中的一些腐败分子做违法勾当的线索进行调查(这里不赘述,一审和二审我们书面讲的很仔细)。
  (2),一审认定公安局没有进行复核属于违法,又不撤销行政处罚属于违法失职。
  一审法院理由是“按照立法本意,对重大明显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作出撤销判决,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的目的。这样的结果只能造成程序空转,浪费司法资源、行政资源,对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都是重大损失。这个理由没有法律来源——典型的法院枉法行为,并且此理由的前提也是虚假的。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表示:虽然公安局没有对拘留进行必要的复核,可是一审诉讼中给了徐方民充分的陈述和申辩权,庭审后法院认为拘留行为并没有不当,对徐方民实体权利不产生影响。这属于一审法院对抗《治安管理处罚法》和《行政诉讼法》——表面上是司法干预行政、越俎代庖,事实是庇护汉寿县公安局、庇护其办案干警。
  (3)二审把公安局没有进行复核变成了没有递交复核证据。且歪曲国家法律法规。
  二审判决书最后,把汉寿县公安局没有对徐方民拘留进行复核,变为“汉寿县公案局没有提供对徐方民的程序申辩进行复核的证据,不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程序不当。~~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
  4,一审法院没有把原告递交的材料全部放入案卷,也可能是二审法院违法认定。
  我们向一审法院递交了3份申请证人到庭申请书和1份请求调查取证申请书(询问证人的视频资料),由于一审判决对此只字不提,上诉时我们提及了。二审判决:“经查,与事实不符,该主张不能成立。”
  很明显,一审没有把我们的材料放入案卷。
  综上,一审、二审法院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三)、(四)、(五)项,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向贵院申请再审。

  此致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2019年3月 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18:55
  再审法院支持了一、二审法院。明明我们胜诉了,却没有撤销拘留。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20:11
  我们不服,向检察院申请抗诉。

  行政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徐方民,男,40岁,身份证号430722197903144557,职业是务农养蜂,户口地址是汉寿县聂家桥乡雷家坡村9组,电话18907426781。
  被申请人:汉寿县公安局,住汉寿县龙阳镇体育馆路。
  第三人:王备。
  申请事项:申请人徐方民因为不服汉寿县公安局拘留一案,不服《(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不服《(2018)湘07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特请贵院依法监督,提出抗诉。依法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事实和理由部分:
  事实经过。
  因为王备(女)违法施工强制侵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8日徐方民找开小车的王备协商,王备拒绝,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把徐方民撞了5、6米远,撞人过程中打破了小车玻璃。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处理,18日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没有得逞(晚上12点多放了徐方民),元月22日带徐方民到公安局进行拘留,徐方民不服,办案干警没有对此依法进行复核。
  具体事实详情请调查案卷。

  理由。

  一,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一申、二审和再审都认定汉寿县公安局没有依照法定程序进行复核,就拘留了徐方民,依法就应该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一审认定汉寿县公安局程序违法,判决“确认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2日作出的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案件受理费由汉寿县公安局负担,没有撤销拘留。属于明显违法裁判。

  二,法院认定事实有错误。
  1,王备是否开车撞人一审法院判决书中模棱两可,没有认定,也没有否定。二审法院没有开庭,却作出了和一审法院矛盾的认定——王备没有开车撞人,属于违法裁判。
  2,一审法院判决书中写采信了汉寿县农业局的二份回复,可是判决结果又明显体现的是不采信农业局的回复,属于违法裁判。
  如农业局回复明确王备和项目没有关系,《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又明确王备是项目负责人;回复中表明施工侵占农田是事实,只是没有完工;等属于违法裁判。
  3,二审判决书中把汉寿县公安局的拘留案卷中的矛盾、虚假处,用汉寿县公安局表述有瑕疵一笔带过,明显属于违法裁判。
  如,公安局二份假的询问笔录、矛盾的案卷材料、还有原告一审递交的申请就是戳管这些假材料的申请,案卷中没有了。

  三,法院违法庇护汉寿县公安局。
  一审判决表示,拘留程序中公安局没有依法复核,可是一审程序中法院给了原告陈述和申辩权,属于故意混淆行政和诉讼概念。二审判决中干脆改为公安局没有提供对徐方民的陈述和申辩进行复核的证据,把汉寿县公安局违法拘留,违法剥夺徐方明的陈述和申辩权掩盖为只是没有向法院提供证据了。

  四,公安局没有对徐方民和王备本身的纠纷进行调查和任何认定,违法了。

  仅凭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拘留徐方民时没有复核(故意违法剥夺徐的申辩权),派出所就属于超越职权的乱用职权行为,何况还有公安局派出所调查事实不真实,甚至是为了拘留做假询问笔录等,显然,汉寿县公安局拘留徐方民属于违法行为,应该依法撤销。这里面牵涉的其他情况,不属于我们追究的,我们不敢追究,相信会有追究的部门进行追究的。
  一审、二审法院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三)、(四)、(五)项,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三条特请贵院依法监督,提出抗诉。

  此致
  常德市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2019年10月 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24:56
  不支持抗。

  
  

  三级法院判决我们胜诉,可是违法没有撤销拘留;常德市检察院不支持抗诉。为什么一定要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才能向常德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不能先申请抗诉,也不能向湖南省检察院申请抗诉——意义何在?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28:46
  后来我们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反映,告知最好是由汉寿县公安局自己撤销,否则就只有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湖南省委巡视组来汉寿县了,我们就向省委巡视组反映了。


  我不服汉寿县公安局的拘留
  诉求:请求湖南省汉寿县公安局自己撤销对徐方民的行政处罚(拘留);或者人民法院重新审理,依法判决撤销行政拘留。
  我不服《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不服行政拘留),不服《(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不服《(2018)湘07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法院判决汉寿县公安局行政处罚(拘留)违法,当然行政处罚就无效,就应该依法撤销。
  事实和理由部分:
  因为王备(女)违法施工强制侵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8日徐方民找开小车的王备协商,王备拒绝,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把徐方民撞了5、6米远,撞人过程中打破了小车玻璃。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处理,18日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没有得逞(晚上12点多放了徐方民),元月22日带徐方民到公安局进行拘留,徐方民不服,办案干警没有对此依法进行复核,违法强行拘留。
  一,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汉寿县人民法院、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都认定汉寿县公安局应该依法进行复核,可是没有进行复核。就属于违反了法定程序,属于重大且明显违法,就依法必须撤销《汉公(聂)决字【2018】00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不应该是只确认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
  二,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1,王备开车撞人,并且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是事实。有证人证言,且当庭作证。
  2,王备不是项目负责人有汉寿县农业局的回复作证,且法院采信了县农业局的回复。
  3,王备开车撞人时徐自卫本能的打破玻璃,没有违法。
  ······
  这些事实一审案卷和公安局拘留案卷中清清楚楚。
  王备违法承揽农田水利工程、野蛮施工这些案卷里没有,办案干警清清楚楚——歪曲事实,就只有不复核才能拘留徐。
  三,违法庇护县公安局。
  1,一审法院认定:“对重大明显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作出撤销判决,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目的”,是违法的。
  法院认定拘留徐方民这个行政行为违法了,同时又认定此拘留对徐方民不产生实质影响,太荒谬了。
  2,县公安局的复核职责必须依法在拘留前由县公安局履行,一审法院在审理时替公安局履行,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违法行为。
  3,二审把公安局没有进行复核变成了没有递交复核证据——法律有规定没有递交复核证据和没有复核是同样的效果——承担举证不能责任,应该撤销拘留。
  4,对于县公安局递交的证据材料中的弄虚作假、自相矛盾处,一、二审判决书中写“属于瑕疵,不影响其证据效力,不影响对案件的定性,不否认汉寿县公安局办案的合法性”。是违法的。
  四,公安干警反向执法,公平正义、法治法理何在?
  王备野蛮施工、甚至是违法施工,行凶开车撞村民(徐),且杨言要撞死徐,属于实施故意伤人(杀人)的行为,涉嫌杀人(伤人)的违法犯罪(当然我们不追究王备的违法犯罪行为,也许够不上),因为徐没有受伤,行凶者撞人时汽车玻璃在撞人过程中被打破了,就拘留徐——显然属于公安干警反向执法。
  办案干警知道,如果进行复核县公安局就不会同意拘留徐。办案干警为了要拘留徐故意没有复核——公权私用、公权乱用。
  五、我哥哥2020年6月28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室反映和咨询,告知:最好是请求汉寿县公安局自己撤销行政拘留;如不行,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请求指令下级法院重新审理,判决撤销行政拘留。
  哪怕仅仅只有法院、检察院都认定汉寿县公安局程序违法,就应该撤销行政拘留。何况法院还判决了汉寿县公安局行政处罚违法,那么行政拘留就无效,无效的行政拘留就应该依法判决撤销,应该依法撤销。
  附:《(2018)湘072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2018)湘07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2019)湘行申356号行政裁定书》。

  请求人:徐方民
  2020年12月2日
楼主徐方渔2014 时间:2020-12-27 19:31:21
  然后,回到本帖第一文。

  汉寿县公安局对抗湖南省委第二巡视组
  反映人:徐方民,男,41岁,身份证号430722197903144557。
  被反映人:汉寿县公安局。
  诉求:由于汉寿县公安局用法院的违法判决来维护其违法拘留,对抗巡视组。故请贵巡视组交办政法委,由人民法院重新审理,依法判决撤销汉寿县公安局的行政拘留;或者再督促县公安局依法撤销。
  事实:
  一,因为王备(女)违法施工强制侵占徐代保家庭的农田——把污泥堆放在田里不清理不运走,2018年元月18日徐方民找开小车的王备协商,王备拒绝,扬言要撞死徐方民,扬言的同时王备开车把徐方民撞了5、6米远,撞人过程中打破了小车玻璃。汉寿县公安局聂家桥派出所处理,18日带徐方民到汉寿县公安局准备拘留,没有得逞(晚上12点多放了徐方民),元月22日带徐方民到公安局进行拘留,徐方民不服,办案干警没有对此依法进行复核,违法强行拘留。
  二,我12月2日向贵巡视组递交了《我不服汉寿县公安局的拘留》,以及法院判决书等,12月11日汉寿县公安局信访立案,15日县公安局做出了《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理由:
  一,汉寿县公安局拘留徐方民违法、法院审判违法(详见《我不服汉寿县公安局的拘留》、三级法院判决书、以及法院案卷)。
  二,本次汉寿县公安局信访调查处理违法——完全是糊弄上级。
  1,汉寿县公安局得出“该信访事项应该予以终结”的结论——是批评湖南省委第二巡视把本拘留案交办下来了吗?
  省委巡视组难道不知道涉法涉诉不得信访吗?省委巡视组肯定是审议权衡利弊后才依法交办给县公安局处理的。
  2,《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对徐方民是否违法的行为、是否应该行政拘留这些实质避而不谈——显然对巡视组的交办属于阳奉阴违。
  3,大谈特谈法院的违法判决,用法院的违法判决来维护县公安局的违法拘留,又没有与法院依法沟通,依法听取法院意见——属于对抗巡视组(详见《汉公安信复[2020]012号》)。
  汉寿县公安局不实质调查处理,用法院违法判决来维护拘留,就是对抗巡视组。
  3,《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欺骗的讲我们以公安局没有复核,程序违法为由向汉寿县法院起诉,完全是县公安局歪曲事实,避重就轻——我们的起诉状主要是对公安局实体违法拘留不服,是法院判决的公安局没有复核,程序违法——判决的汉寿县公安局违法。
  仅仅只要汉寿县公安局没有复核,程序违法,就应该撤销行政拘留。何况法院还判决了汉寿县公安局行政处罚违法。
  现在湖南省委第二巡视组交办到汉寿县公安局处理,县公安局用法院的违法判决来维护其违法拘留——属于对抗省委巡视组的行为。

  徐方民
  2020年12月21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