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植物园园长制造“盗窃案”致“嫌疑人”成植物人 背后是陕西腐败权力泛滥成灾

楼主:虎山行客 时间:2021-01-15 22:23:43 点击:2884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秦岭国家植物园长制造“盗窃案”致“嫌疑人”成植物人,背后是陕西腐败权力泛滥成灾
  笔者曾以《荒唐的“盗窃案”是秦岭植物园园长打击报复,还是陕西森林公安滥用职权?》为题,曝光陕西秦岭国家植物园园长张秦岭滥用职权导演的“盗窃”冤案,陕西森林公安局一分局、西安市长安区检察院、长安区法院成为冤案制造者的工具,致使“嫌疑人”成了植物人。
  笔者深层了解发现,“嫌疑人”成植物人,纯属陕西腐败权力滥用的牺牲品。
  案情简要回放。
  2018年5月7日,陕西省秦岭国家植物园召开丝路植物展示区工程进度专题会议,会议第三条决定:施工场地内的树木,在设计之外的由规划处发工作联系单与苗圃公司沟通将场地内树木移栽,如超出时限影响工期,施工单位和甲方代表可以就地处理。
  会议纪要会后报秦岭国家植物园园长张秦岭(陕西省林业厅党组成员)。
  会后半月的2018年5月22日8时许,按照会议决定,对需要移植的树木进行挖掘清理。负责此项工作的基地办副主任乔朝林因其他工作未到现场。
  当日晚20时许,树木挖掘清理工作还在继续。保安发现有人挖树,电话层层报告给了园长张秦岭,张秦岭指示保安以有人偷树报警,并提供了楼观台森林派出所所长李震的电话,而不是通过110报警。
  楼观台森林派出所出警后,认为是执行会议决定,不存在盗窃,不予受理。
  当晚,张秦岭通知乔朝林等人到他办公室。乔朝林质问张秦岭,落实会议决定,为什么要报警?愤然将会议纪要摔在张秦岭办公桌上,当着众人的面,张秦岭恼羞成怒,无言以对。
  乔朝林一时的愤慨,殊不知招来的却是杀身之祸。
  2018年6月14日,张秦岭召开园长办公会,对乔朝林等人做出处理决定:免去乔朝林基地办副主任职务,留职查看一年,并处罚金3000元。
  2018年8月23日,乔朝林被传唤到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一分局,并以涉嫌盗窃苗木,仅将乔朝林一人刑事拘留。
  乔朝林之妻黄玲玲收到乔朝林刑拘通知书,发现乔朝林羁押在西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得知乔朝林是因为昏迷才送安康医院救治,便委托律师,以乔朝林2013年曾因脑干出血救治,并患有心脏病(出具了诊断证明、病历)申请取保,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一分局不同意取保。
  2018年9月25日,西安市长安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将乔朝林逮捕。
  2018年10月,陕西省纪委工作人员在周至县公安局集贤派出所民警带领下,陕西省纪委工作人员向黄玲玲出示工作证,并无搜查证,以“乔朝林说其睡觉床挨着的柜子包袱内放了几万元”为由,对乔朝林家搜查,没有搜查到钱。
  随着陕西省纪委介入的搜查,乔朝林“盗窃案”显得扑朔迷离和不伦不类。乔朝林案如果是违纪违法案件,就该由纪检监察查清移送司法,而不是由森林公安查处,更何况乔朝林就一外聘的基地办副主任,陕西省纪委到乔朝林家搜查的仅是“涉案”的几万元钱,陕西省纪委办理乔朝林这样的“大案”让人无法理解。
  失去监督无边无际的纪检权力就这样任性。笔者作为一名陕西省公安厅的民警,刻骨铭心领略了举报腐败,遭陕西省纪委打击报复带来的切肤之痛。
  2019年9月27日、9月29日,乔朝林案在西安市长安区法院两次开庭,罪名是盗窃罪、贪污罪、受贿罪。
  两次庭审黄玲玲都旁听了。庭审中,乔朝林坚称没有贪污受贿一分钱。
  庭审后,乔朝林的律师告诉黄玲玲,乔朝林所谓的贪污罪、受贿罪涉案款的票据证据存放的地方,黄玲玲找到后通过律师提交给了法院,其中33000元给了集贤派出所,用于派出所的建设(照片集贤派出所情况说明)。
  乔朝林所谓的“贪污、受贿”款均有票据证明。所谓的贪污罪、受贿罪显然是权力滥用的欲加之罪。
  乔朝林案开庭6个月(被羁押1年7个多月),因长安区法院迟迟不做出判决,黄玲玲多次质问法官田立,为何对乔朝林案不判决?田立说,这个案子我没法判,判了我就得脱衣服(法袍)。
  2020年3月23日,长安区法院书记员通知黄玲玲,乔朝林因病在西安市521医院做手术,黄玲玲当晚赶到医院,西安市看守所工作人员和长安区法院杨庭长却不让黄玲玲见乔朝林。
  经黄玲玲和西安市看守所、长安区法院多次交涉,半月后的2020年4月,黄玲玲获准见到乔朝林,发现乔朝林生命垂危,已成植物人。
  乔朝林成了植物人,长安区法院便有了乔朝林案开庭至今不判决的借口。
  黄玲玲发现乔朝林头部有明显的伤痕,质疑乔朝林受到殴打导致成了植物人。西安市看守所工作人员却说,是乔朝林摔倒摔伤导致脑干出血成了植物人。
  黄玲玲要求看乔朝林发病时的监控录像,检察院驻所监察开始说有录像,已经拷贝,因为疫情,不能看;疫情缓解后,黄玲玲再次要求看监控录像,驻所监察却说,监控录像只保存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就没有了。
  乔朝林成了植物人的原因,西安市公安局看守所有着永远说不清的谜。
  黄玲玲质疑致乔朝林成植物人背后肯定有隐情,否则,如此重要的证据为何没有固定?
  黄玲玲一直穿梭于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一分局、长安区法院、长安区检察院,有如“祥林嫂”一般为乔朝林讨说法,并向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哭诉反映。
  黄玲玲向陕西省纪委的反映也渺无音讯。
  2020年11月14日,黄玲玲收到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信息:乔朝林案依法中止审理。
  纪委命令于公检法办案的始终,已是屡见不鲜的公开秘密。而纪委工作人员不懂党纪国法,擅长威胁、恐吓、逼供,滋生了无数冤假错案——陕西省纪委驻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就是上述践踏纪检形象的活标本。
  2021年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已经轰轰烈烈拉开序幕,站在政法队伍背后挥舞权力“大棒”的纪检监察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势在必行。否则,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只是扎扎实实走过场罢了。乔朝林冤案昭雪也难于上青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忻韦M0 时间:2021-01-26 14:51:39
  乔朝林在植物园的所作所为,丰功伟绩众所周知,强烈呼吁用最好的医疗手段给乔朝林进行治疗,让朝林同志早日康复接受漫长而公正的审判,同时呼吁有关部门继续开展调查,彻底查清乔朝林涉黑涉恶涉乱,内外勾结周至县黑社会杜亮在植物园谋取非法利益的问题,以及移民搬迁谋取私利,暴力威胁干涉殿镇村换届选举,多次盗窃倒卖园里树苗,威胁施工单位索要财物和工程等等,此办法看病调查两不误,等朝林大病初愈就是彻底还朝林同志清白之日。也是还警察吴永强弘扬维护正义之时。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还有植物园的各位同仁们让我们共同呼吁,还朝林之清白还警察吴永强之正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