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文来揭广东省最大规模自考院校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公开学院的真正面目

楼主:DevilUY 时间:2015-10-05 17:36:00 点击:485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关于院长负责这方面。广外公开自考学院的管理方式是企业式管理,私人投资经营,其广外公开的院长何勇斌不过就是一个头衔,或者是拿着不知道分多少钱的一个头衔,所以大家要多多努力留在211工程学院或者是全省最出名的学校里当个老师混出点名堂,没准老了也能够拿个头衔出去给人家挂挂名顺便赚几个钱。毕竟广外那个院长何勇斌,只要广外公开学院那个学校有啥重大的活动只要过来走走场地,然后逛几圈,装模作样地笑几下或者是讲几句伟大的话,就是完成了一个作为院长的高尚任务啊。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位院长,真实地来说,“广外公开学院”平时管理和学生工作等所有学院的一切相关工作跟他屁事都没关系,毕竟人家的头衔挂在外面可是为N多个学院作为校长,广外公开学院估计他还不知道是哪一间呢,然后真实是投钱下去的那位总经理才是真正管理整个院校的院长!!

  二 关于“广外”品牌效应这方面。要清楚,既然广外公开学院的校长仅仅是特约演员,那就不得不告诉你这一事实,请你知道“广外公开学院”其实是跟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的。这里面不知道为什么两者扯上关系,但是说实在,看看华南理工大学,中山大学(曾经自己申明已经不再办自考培训),广财和华南等这些名校的牌子,哪一个不是被那些想借自考招生狠狠赚一笔的人借来当做招摇撞骗的招牌。虽然广外公开是有这个学校的,也许浩浩荡荡的宣传,还有一系列公关工作和官网所说的有时候确实是真的如此有积极的一面(笔者尚肯定一点),可是当好的方面仅仅占据两成的时候,那就不得不提这个院校背后的种种不可告人的猫腻!!

  广外这个牌子发挥了其名牌效应的市场作用,这样"公开学院”办自考独立办班,他们才能生源滚滚,再借其比华南公开,中大等乱七八糟的自考学校规模宏大的优势,继而貌似成为一家为培养自考生而努力奋斗的规模式的自考院校!不过这里笔者是想请大家记住,他们里面的教师们借助了广外的牌子,构成广外公开”,种种广外活动积极也参加。但是,“请不要把广外与他们“公开学院”紧密联系!!因为品牌是借的走的,但是里面配套设施老师的素质甚至是所有的一切是绝对天差地别,请不要用广外公开学院来侮辱到真正的广外!!以后,请叫“公开学院”!!


  NO,1注意!注意!

  如果广外一位老师级别的人物为你推荐这所自考院校,请你赶快远离他们。毕竟现在人家生活实在是困难,当生活太困难了,或者连他也不知道为何年纪轻轻就成了老师这么伟大的职业。然后作为老师,他的生意就开始了。这里,在自考生这里,这些所谓辅导员老师主任,个个是被生活逼死的忘记了真诚的人。他会自动拥有“老师”资格证,对于广外公开有多美好就说的多美好,毕竟反正当下这个学生报名了之后,他的提成至少有300元,两个就是900元,如果生意好,一天之内往广外公开学院报名如果有5个,哇塞,一天1500元。这生活多么美好,这教师的职位可真是伟大高尚!!而且,笔者估计300元还只是他们里面整个机构雇那些可怜的实习生打电话上网所拉给那些主任老师的生源的价码而已,真正到这些主任老师的手里的价码,可能一个说不定1000元也是有可能的。大家请认真参考这篇文章,关于自考地下招生的文章,我很认真很真实地告诉告诉想要自考的孩子或者为孩子打算自考的家长们,为你去听那些招生机构或者是招生人推荐时候,好歹知道你卖给他们的一个价码(即使是真的可以实现让你想要重新回到学校去学习的心愿)


  本人提醒注意----------

  1 助学招生混乱,(广外公开学院)以虚假宣传和承诺吸引考生

  报考人数连年减少,使得自考市场的蛋糕越来越小,另一方面,高校数量的增多、自考助学机构的兴办,加剧了自考招生的竞争。申鸣凤在论文《我国高校自考助学质量保障体系研究——问题与对策》中指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约80%的普通高校和一半以上的成人高校参与了助学活动。


  苦读多年,经历高考,人人想读一个大学
  高校下属院系创收的多少,不但是衡量一个院系效益的重要标准,而且与教师收入挂钩。申鸣凤具体介绍了自考创收收入的分配,“在分配的比例中,院系往往得到的是大头,往往能得到学费的50%-80%左右。如全日制助学班学生的学费每年在4000元左右,院系能拿到2000-3000元,以一届招收200个学生计算,一届能创收40-60万,而如果有两届学生,创收将达到百万之巨。”因此,利益驱动导致高校的自考助学沦为商业活动。而招生是助学活动的基础,招生效果的好坏,关系到自考能带来多少创收。正因为如此,很多学校为抢生源无所不用其极,招生乱象丛生。比如,片面夸大办学条件、有意混淆全日制普通高校和自考的概念、承诺考试通过率和发放文凭等。有些学校甚至将自考招生任务承包给社会机构或个人,聘请社会招生人员,承诺给予巨额经济利益回报。

  华商报的报道中提及,“一位多年从事招生工作的人士透露,目前很多高校都开设了继续教育学院,但有些学院,通常会将自考类教育承包给私人老板,老板给学校交钱。承包老板把招生任务转给地下招生团队,承诺招一个学生给多少钱:一般招一个人可拿到3000 元,甚至有的学校可拿到6000元。”而“基本通过招生团队两个月可招到200人左右,多的可以招到800多人”。

  2 、利益驱动下,(广中医暨南大学)号称“联合办学”的大学成招生机构行骗靠山

  高校和社会机构的联合办学,加剧了办学的畸形。

  2013年12月,首都师范大学深陷“学历门”的舆论漩涡,70名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职业培训班学生学历“本科变专科”。光明日报对此进行了详细调查,“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甲方)与东方致远公司(乙方)双方合作办学,签订了《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按照协议,日常管理由公司负责,教学管理由高美中心负责,部分首师大美术学院老师参与授课,另外从其他学校也聘请一些教师。”而“首师大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是一家向社会公众提供美术类职业教育培训服务的专业机构,其性质为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自身并不具备颁发任何性质高校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法定资格。”

  央视曝光自考黑洞

  可见合作办学之混乱,一家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却打着首师大的旗号,并且聘请首师大美术学院的老师授课,而日常管理却由中介公司负责。在纠纷中,校方指责中介公司违规操作,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只是没有尽到监督的责任。但中介公司则叫屈“我们是合作办学,所有的手续都是学校的手续,如果学校不知道有这事,那它出面处理这事干嘛呀,又赔钱又赔款的干嘛呀?”

  高校和社会机构合作办学的乱象不是个例,很多学生会上当受骗,就是看中了社会机构背后所依赖的高校牌子。

  3、然而,抢到生源后敷衍了事,(广外公开学院)教学质量堪忧

  抢到生源、收取高额学费后,助学工作只是敷衍了事。学生们真正进入学校才发现,众多承诺化为泡影。申鸣凤在论文中指出,不论是教师团队还是管理团队,大多不专业,素质参差不齐。而对于教学资源的安排,基本上都是要在满足本科生的需求后再考虑自考生。安排给自考生学习环境和住宿条件很差,很多学校自考生甚至被排挤出校园。他们被安排在校外租用的民房中住宿,在校外租用的教室中上课,根本谈不上利用图书馆、实验实训基地、校园网络等基础设施。


  位于首都师范大学南门外的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 图片来源:新京报
  还是以首都师范大学“学历门”事件为例,与学校签约的中介公司在招生时虚假宣传、违规操作。而涉事学生在即将毕业时才意识到学历承认存在问题,其中一名学生回忆“在学校我们和统招生的待遇不一样,学生证和购买火车票的优惠凭证都没有,住宿是在首师大校本部一个家属院的居民楼,不能在图书馆里借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