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量本纪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29:35 点击:1547 回复:24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楔子

  斗室。

  一位身体瘦小的素衣老者盘坐在黄色的木制圈椅里,他眼窝深陷,面庞上的皱纹沟壑纵横,像千年古树根部行将被风吹落的斑驳的树皮一般,那皱纹仿佛稍稍用手指一碰就会掉下来一圈。

  在他旁边恭恭谨谨的站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衣着华贵的男子。男子垂着双手,纹丝不动,虽然他有意收敛周身的气机,但那偶尔迸出的一点眸光,却不失锐利与威严,不过男子眉梢眼角乃至浑身上下却自有一番飘然出世的洒脱之意,与这斗室的气场相合。

  老者微微睁了一下浑浊的老眼,旋即又闭上,好似大山深处,万仞山峰脚下一汪快要干涸的水潭闪了一点微光。只听他颤巍巍的声音道,“我们这一脉,为了那个使命,自从七百年前那个大阵设立以来,已经等待了足足四个三元九运的年头。今日申时从太微垣溢出了一颗足以启动大阵的飞星,在戌时进入斗宿与天梁星同宫。我们数百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眉目,你也该退出名利场,接替我了。”

  “是!”男子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

  是该他挑起担子的时候了,因为十几年后,注定会有一个人打破所有的平静,而他必须要做他该做的。

打赏

4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30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0:42
  药浴
  公元二OO三年。

  春寒料峭,午后的阳光别有一番温暖。

  阳台上,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仅穿了一件青色单衣,面朝椅背坐着,任由阳光洒在肩头、背脊。

  这里视野开阔,十几层楼的高度,足以让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永远也流不尽的荡荡渭水。

  静谧清凉的景色和背上暖暖的阳光,让他浑身上下钻心的疼痛感缓解了许多。

  他就是陆文霑,瞥了一眼眯着眼睛卧在脚边的金黄色的猫,听着他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念经声音,心头很是平静了,就连袖口和脖颈处漏出来的一片片紫红色的瘀痕好像也轻了不少。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01
  八叔常说,背部是人体的督脉所在,是阳气汇聚的地方,常晒太阳有助于他恢复元气。所以每次为了缓解药浴带来的疼痛他都会来楼顶上晒晒背。

  一阵风拂过他略显单薄的身体,脖颈处漏出一大片深紫色的痕迹,甚是可怖,他没有感到一丝凉意,仍旧沉浸在阳光中,思绪自由自在的随风飘去,神识也一下子回到了五岁的那个下午。

  一位中年人带着个孩童,在院中一个密闭的空荡荡的小木屋里,把草灰装在一个像竹子一样细长的桶子里,再用一层薄薄的膜轻轻盖上,将细管子深深埋入地下,管子上面与地表齐平。

  中年人教的很认真,孩子像是在玩一个新鲜的游戏,有些兴奋。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11
  陕西、河南边界,有一种吕管,形状像竹子又不是竹子,长短粗细有一定的标准,共有十二种,埋在天山的阴谷的地下。由于这十二种管子长短不一,深入地下的长短也不同,而上端则是齐平的,管中充满了芦灰,管口用竹子内的薄膜轻轻贴上,到了冬至一阳生的时候,最长管子中的灰,首先受到地下阳气上升的影响,便喷出管外,同时发出“嗡”的声音,这就叫黄钟之音。然后每一个月有一根管子的灰喷出来,也发出不同的声响。

  这是古时人们确定节气的一种方法,也是为了让小童从小体验节气的原理,中年人带他亲自实验一番。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23
  小木屋外,天气阴沉,朔风逼人。
  小孩儿刚走出木屋,立马扭头把小脸埋在中年人宽大的裤子里,两只小手死死的拽住他的裤边,不敢漏出脸来。

  刚才沉迷在那个小游戏里,小男孩儿手心热乎乎的,忽然被冷风一吹,有些不习惯。

  男子方正坚毅的脸庞上,嘴角微微上扬,伸手摸一下男孩儿的后脑勺儿,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大步朝堂屋的方向走去。

  …………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32
  "嘭---嗡---"一声巨响从院中的屋子内传出。埋入地下的细管内的草灰喷薄而出,经过密闭性极佳的房屋的放大,声响如黄钟大吕般震人心魄。

  洗浴间内。

  盛满了热水的木质澡盆周边被热气腾腾的蒸汽包裹着,一个男童全身浸入其中,露出一个满脸稚气的小脑袋。

  他满面通红,额头上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细细看来,这汗珠绝不是热水气化而成!

  "刷!"小童猛然站起身来,两只小手抓住桶壁,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随身溅出一片片泛着深绿色的热水。

  "啪!啪!"一位面色冷峻的中年人,用鞭子狠狠的摔在小童细弱的胳膊上,两道血痕陡然而起!

  "进去!"中年人语气非常严厉。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41
  男童吓得缩在木桶的角落里,乌黑明亮的眼镜里泛出淡淡泪花,泪花打了个转最终却是没有掉下来。眼中一点祈求的光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竟是不发一声,迅即低下头,静静的看着浴盆里的水。男童的两腮微微鼓起,任凭汗珠颗颗落下。

  "这声响,就是地气上浮所致,也就是六十四卦的地泽临卦,按照紫微斗数,你是土五局,今年五岁,正好大限开始,正是接受药浴锤炼的时机!再疼也要受着,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的…"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往浴盆里又加入了一壶开水!

  中年男子自说自话,小童兀自不理。男子也不在意,一伸手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玉匣子,从里面双手轻轻的捧出一颗泛着氤氲气体的绿色药草。

  药草有半尺长,浑身墨绿色,就连根部极细极细的根须都一般模样,苍翠欲滴。上部长着三片叶子,每片叶子都有婴儿手掌般大小,叶子下面各有一根坚硬如钢丝的颈与根部相连。这叶子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薄如蝉翼,叶面虽然苍翠,但是每一条脉络都清晰可见。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49
  在靠近浴盆时,这颗药草如要睡醒的小孩子一样自己扭动几下,像是对这水温极其敏感。

  男子坚毅冷厉的眼睛泛出一丝亮光,他看起来对这颗药草很满意。

  男童也被这颗特别的药草吸引住了,他转过头,盯着药草,片刻后,奶声道,"百年伸筋草!"小嘴巴张的圆圆的。

  "是千年伸筋草!"男子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他想不到男童居然在这个年龄叫出了这颗药草的名字,虽然年份不准确,却也非常难得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1:58
  伸筋草被丢入浴盆,男子一翻手又倒入盆中一大包药材和两壶滚烫的开水!

  水雾弥漫在房间的每个角落,男童的两只小手死死扣住盆沿,隐隐能听到木盆被扣的发出吱吱声响。

  男子见小童强忍疼痛,愣是不哼叫一声,也没有站起身来,眼神中流漏出一丝不忍和欣慰!

  这药浴有多疼,他太清楚了。

  "坚持住,孩子!你终究与别人不同!"他心里默念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2:08
  惊蛰日前

  一阵凉风吹过,陆文霑猛然惊醒,多年前第一次洗药浴的情景常常会毫无预兆的蹦出来,不过今天他有一种预感,好像要有什么事情发生,身体才会猛然从沐浴的阳光中接收到这么警觉的信号。

  他抬起头,入鬂长眉下,目若朗星,神采奕奕而内敛,眼神里似凝重饱含忧喜却又激昂而坚定。冠玉一般的面庞下,两片红唇呈河口状,真是难得一见的美陆文霑。

  不远处的渭水河面上,泛出波光道道,像陆文霑刚才的心神闪动,激起绵绵不安的思绪。

  或许真的要发生点什么。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2:18
  像往常一样,他熟练的盘坐在椅子上,含胸拔背,开始回忆上午学习的安星口诀"紫薇逆去宿天机,隔一太阳武曲移。天同隔二廉贞位,空三复见紫薇池……"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功课未完成,任何其他的事情都不能做!"八叔从小耳提面命的话语又一次再耳边响起。

  "天府顺行有太阴,贪狼而后巨门临。"

  "叮铃铃——"

  "随来天相天梁继,七杀空三是破军。"

  "叮铃铃——"

  "呼——"陆文霑长吁一口气,心道"八叔外出很多天了,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个电话比较重要也不一定。"

  "喂!"楼下陆文霑拿起了电话。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39:16
  "哦,是东城那栋写字楼出售约定过户的日子到了,这需要八叔亲自办理,可他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每年冬至过后,八叔都会去那里采药,惊蛰前三天一定会回来,可是明天就是惊蛰了,还没见回来。"

  放下电话,陆文霑有些不安。

  城东的写字楼是他们家最后一栋可以出售的楼宇,再卖的话,就只有这栋他们在住的收租的十六层大楼了。

  三年来,八叔已经卖掉了四座地理位置不错的楼宇,不过这栋住宅楼应该不会卖掉,这是他们生活的主要来源之一,每个月房租也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0:52
  "哦,是东城那栋写字楼出售约定过户的日子到了,这需要八叔亲自办理,可他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每年冬至过后,八叔都会去那里采药,惊蛰前三天一定会回来,可是明天就是惊蛰了,还没见回来。"

  放下电话,陆文霑有些不安。

  城东的写字楼是他们家最后一栋可以出售的楼宇,再卖的话,就只有这栋他们在住的收租的十六层大楼了。

  三年来,八叔已经卖掉了四座地理位置不错的楼宇,不过这栋住宅楼应该不会卖掉,这是他们生活的主要来源之一,每个月房租也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3:23
  尽管如此,自他记事以来,他们的生活都过得十分清苦,他能说的出来的饭食大部分都是,小米粥就咸菜、红豆粥配豆芽、八宝粥搭萝卜丝,诸如此类,总之,基本上全是素基本上都是粥。

  嗯,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

  八叔总是有道理的,陆文霑多少有些埋怨,他坚信八叔是个非常抠门的人。他不能有同龄人那样的口福,尽管长身体的这些日子,八叔也只是允许他偶尔吃一些主食之外的东西。

  吃烦了大米馒头,他毕竟少年心性,多少次偷着出去买零食,就在准备付钱的一刹那,八叔总是及时的出现在他身后。

  比吃不到更可怕的是惩罚。

  惩罚性药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3:36
  每次犯错后,八叔都会给他准备一盆特别的药浴,是他平时药浴时苦痛的十倍百倍都不止。

  前些年,他以为八叔盯他的紧,才总是在违规时被抓,直到前年他才知道八叔有一个特殊的本事,而那个本事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逃开的。

  放弃抵抗,他目前的能力只能放弃抵抗。


  八叔是严厉了些,陆文霑确是知道其中的一片苦心。看着墙上时钟指在晚上九点,八叔却仍然没有回来,陆文霑心中有些焦急。

  忽然他听到门外有几声哐哐的脚步声。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3:47
  "是八叔!"陆文霑赶紧抢去开门。

  "额,胖婶儿啊,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来人是一个租户,就在六楼最边上的一间房子。

  "明天就是惊蛰了,刘八哥应该回来了吧。先前说房租涨三百块,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实在是拿不出来呀!儿子中年病逝,就一个小孙子还要读书。所以我这么晚来打扰就是来求求情,能不能给我们免点儿,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胖婶儿在门口两句话说完,泪珠子跟着滚了下来。

  陆文霑很不忍。八叔的苛刻他虽然知道些却也没有办法。

  "胖婶儿,八叔现在还没有回来,"

  "啊?"

  胖婶儿沧桑的脸上几道皱纹显得比往日里更深了。浑浊的双眼顿时暗淡了下来。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3:59
  陆文霑很是不忍,"胖婶儿,你的事儿我一定跟八叔好好说说,您放心吧,早点回去歇着。"他看不得人为难。

  胖婶儿千恩万谢的走了。
  陆文霑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唐突,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为胖婶儿争取点儿什么。嗯,就这样,大不了再被惩罚一次!

  墙壁上时针指到了十点方向,滴滴答答的声音,越发让陆文霑心里不安。

  记事以来,这是第一次,八叔在惊蛰节气前出门未归。

  陆文霑打开客厅的电视,胡乱听着节目。他从来没有这么焦躁过。

  "小饼,小饼…"他在叫常常跟自己呆在一起的小猫。几年了,由于自己特殊的生活状态,很难有同龄的朋友,小饼就是他最好的朋友。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4:12
  当时为了收养这只流浪猫,陆文霑第一次跟八叔起了争执。八叔本来不同意的,多一张嘴都是花销。可是陆文霑宁愿拼着受罚也要把小饼留下来,最后八叔才勉强同意。

  小饼就是陆文霑最好的朋友。

  "小饼,小饼……"

  "小饼,小饼……"

  没有应答,没有丝毫动静,陆文霑嗖的从沙发上起身,里外寻找。

  良久,没有小饼的踪影。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4:29
  他记得下午晒太阳的时候还在。后来接了个电话……

  小饼也没影了?


  八叔晚了这么几天还没有回来?小饼也跑的无影无踪?陆文霑心中觉得总有一些异样。

  他去阳台上找,去挨家挨户的询问。

  惊动了很多租户……

  只是这半夜三更如何寻得到。

  那年收养这只猫的时候,八叔怎么也不同意,说是又多了一张嘴,从来不顶嘴的陆文霑第一次跟八叔拧起劲儿来,最后勉强留下了来,取名小饼。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4:39
  陆文霑只是在附近的小学挂了名,很少去学校,平日里八叔规定的需要完成的课业太过另类,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同学朋友。

  小饼就成了他最好的玩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4:52
  八叔根据五日一候,三侯一气,三气一节为标准,要求陆文霑一年二十四个节气中,每一个节气都要进行小药浴,其中八个重要节气的药浴最为重要,药力最重,苦痛也就越烈。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5:16
  而每次药浴过后,小饼都会静静的陪着他,直到他身上的紫痕褪去。

  小饼从来没有离开他身边超过一个下午。

  今天例外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5:25
  亥时。
  一单衣少年拿着拖布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打扰楼道,打扫整栋楼的卫生也是少年的日常任务,不过他一般都是上午功课完成后打扫。

  他一点点的拖动,动作熟练却异常缓慢。像是要把每一粒灰尘都要赶回去睡觉一样。

  忽然,拖把粘在一阶石阶上无论他如何用力竟是纹丝不动。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5:35
  十三四岁的少年,虽然尚未长成,却也有些力气了。

  拖把就像是长在了台阶上。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7:37
  他卯足了劲儿。

  "枯咚!"陆文霑竟然仰面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9:05
  他卯足了劲儿。

  "枯咚!"陆文霑竟然仰面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9:15
  他卯足了劲儿。

  "枯咚!"陆文霑竟然仰面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49:23
  凤入丹山局


  住宅楼外静的出奇,一个人影儿也不见,这栋住宅楼住着百十户人,平日里出出进进很是热闹的,怎么今天一个人也不见?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2:32
  凤入丹山局


  住宅楼外静的出奇,一个人影儿也不见,这栋住宅楼住着百十户人,平日里出出进进很是热闹的,怎么今天一个人也不见?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3:20
  凤入丹山局


  住宅楼外静的出奇,一个人影儿也不见,这栋住宅楼住着百十户人,平日里出出进进很是热闹的,怎么今天一个人也不见?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3:28
  陆文霑发现自己站在自家的这栋楼入口处,除了几声鸟叫虫鸣外,再无声响。远处两株垂柳上柳叶葱翠,在暖风拂动下,来回在空中荡漾。

  难道春日已深?不是惊蛰刚到,还春寒未过么?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3:37
  陆文霑想到小饼丢失,八叔也没有消息,赶紧快步上楼。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3:47
  "喵---"
  十五楼楼梯口。陆文霑听到了好像是小饼的叫声。

  "小饼在这儿!"

  忽然,他抬起的右脚尚未落地,便在空中戛然而止,他好像猛地想起了什么!

  这是十五楼!

  对,十五楼!而传来声音的地方好像是楼道最里面的一间房子,那间房子是禁区!

  为此这层楼入口就有大铁门,也从不出租。

  自他记事起,这里都不许他多走近,那间房子更是不能靠近半步!

  他也不记得多少次自己偷偷的摸到被列为禁区的房间附近时,八叔便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然后赏赐一场痛入骨髓的药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4:01
  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4:07
  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4:30
  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4:39
  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4:47
  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09:55:12
  凤入丹山局
作者:YJT8408 时间:2018-08-10 10:04:55
  已点赞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0:14:24
  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5:08
  "喵,喵---"

  "一定是小饼的叫声!他在那儿!不过奇怪的是小饼好像知道这里是禁区一样,从来不到这附近来,怎么会出现在那个房间?"

  陆文霑决定马上去看看,他甚至想说不定八叔也会在他到达门口的一刹那,神奇的出现在自己身后,想到这儿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楼道里光线偏暗。

  陆文霑的脚步很快。

  "啊"他的嘴微微一张,确实是小饼,不过小饼却搂住一个男人的脖颈,两只爪子放在男人背上,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陆文霑喵喵的叫。

  男子虽然背对着陆文霑,但他仍然可以肯定的做出肯定的判断,这个人就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外出没有按时归来的八叔。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5:18
  八叔是严厉的,是很抠门儿的,甚至是有些不近人情的。

  但是这几天陆文霑年轻的心里却满是担心的牵挂,这几天他好似过了几个月那么长。

  "八叔!"陆文霑声音有点小小的激动,他从未像这次一样感受到失控,感受到八叔或许有一天会不在身边,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如此难熬,好像独自一人驾着一叶扁舟,置身于茫茫无尽的大海波涛之中,随时都会被海水吞没一样。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这处神秘的房间,只见紫色的安全大门除了看上去厚重一些,与普通的房门并无太大区别。只是
  门旁的一副对联吸引了他的注意。

  上联是,凤入千层云。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5:24
  下联是,丹山万里远。

  漆黑的几个大字,力透纸背。这两句倒有些气势,不过横批却有点儿怪----- 东北六丙。

  东北在后天八卦里属艮位,陆文霑忽然想到了奇门遁甲里三奇应克的艮宫,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玄机?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5:39
  还未等他细想这其中的深意,男子抱着小饼头也不回,扳动安全门的把手,“啪!”的一声,神秘房间的门打开了。陆文霑正要看个究竟,忽然听闻一声春雷乍起,从房间里传来,同时绵绵的春雨从门口出飘来,被风吹到脸上。

  八叔不回头,也不回应陆文霑,径自抱着小饼走了进去。陆文霑跟着上前,刚踏入房间一步,春雨骤歇,一阵花香飘来,似麝非麝,从鼻孔传入大脑周身,浑身上下说不尽的舒泰,他赶紧张嘴大口大口的吸气,这种香气他从来没有闻到过......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6:57
  慢慢的,像是上瘾了一般,不由得闭上双眼,放佛置身在绿丛红花之间,一朵朵,一簇簇,间关鸟语,美不胜收。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陆文霑只觉得背部生疼,这才从美梦中悠悠转醒,原来他躺在地上,身下被一块坚硬的小石头咯着。

  起身来,发现自己还是在住宅楼的入口处,他记得刚才分明是在十五楼的那处神秘房间处,这是怎么回事?

  陆文霑再一次走入楼内,要去十五楼看个究竟。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7:03
  “喵--喵--”小饼的叫声传来,好像是十五楼的位置,他加快了脚步。

  进入十五楼不太明亮的楼道内,他就看到了之前看到的景象,八叔抱着小饼,背对着他,在打开那间房子,那副对联也还在。

  “八叔!”陆文霑喊了一声。

  八叔不答,推门进去,他跟着走近。突然,瓢泼大雨从门内倾盆而至,浑身上下湿淋淋的,陆文霑顾不得许多,抬脚跨进房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7:09
  刚走进两步,刚才的倾盆大雨竟然倏忽不见,一道烈烈的阳光直刺双眼,阳光照在身上热辣辣的,他丝毫不敢睁开眼睛。只一瞬间,汗水就湿透了衣衫,房间里热的他喘不过气来。

  陆文霑的脑子一会儿的功夫就好像有些被毒辣的太阳炙烤的空白了,什么都想不起来,脑袋里昏昏沉沉,眼皮上好像是有千斤之重......

  他再次昏了过去。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7:17
  时间不长,陆文霑再一次悠悠转醒,依然是躺在住宅楼的入库处。只是这次他觉得脑袋昏昏沉沉,胀疼莫名。想起方才两次晕倒,隐然觉得这其中定然有古怪。

  “我要去弄个清楚,不知道这古怪是不是八叔设的,到底怎么回事?”

  他急走两步,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一个站不稳,居然跌倒在地上。殊不知,经过两次的昏厥,他已经受了内伤,只是自己尚不知情。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7:23
  刚到十五楼的附近,就有阵阵凉风袭来,秋意逼人。仅仅在甬道边上,陆文霑就看到了八叔已经抱着小饼推门进了房间,比之前的两次速度快了许多。

  他怕房门关上,顾不得身体虚弱,小跑两步冲了过去。

  眼前的情景让陆文霑一阵发懵,只见房间内一片狼藉,古旧的书籍一本本零落地上,房间门窗紧闭,光线明亮,却疾风阵阵,一本有一本的书籍被吹的纸张残损。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7:31
  东边的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看上去极其珍贵的丸散膏丹和众多价值不菲的草药珍品,至于八叔和小饼,哪里有一点儿他们的影子?

  这房间可是从小被八叔严禁他靠近的禁区,这次他不但闯入,而且还因此一片凌乱,说不得八叔肯定会有一场严厉的处罚了。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声惨烈的猫叫,小饼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一个虎扑姿势,飞扑向他的脸部。陆文霑也是从小被要求练习家传的身法,只是小饼这一扑,他竟然避无可避。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8:09

  小饼只是一只体形普通的猫,但是扑在他身上的一刹那,居然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和重若千钧的力量压下来。

  “咕咚”,陆文霑后脑撞在地上。

  “哎,看来只能等着八叔惩罚了!”心念及此,也不觉得头部疼痛轻重,只是昏昏沉沉的厉害,渐渐的又失去了知觉。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8:18
  羽裂茉甲丹


  温煦的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少年俊秀的白皙的面庞上,他呼吸均匀,睡的很是香甜。小饼抖动了一下浑身金黄色的毛发,轻轻一跃,就立在了少年的枕边。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8:59
  呼噜呼噜的念经声和喵喵的叫声,再加上时不时的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轻挠少年,他终究是被弄醒了。

  陆文霑睁开眼睛,看到是小饼,一把把他抱在身上,一阵亲昵,朗星般的眸子里闪着奕奕的神采。小饼应付了他两下,高傲的离开。

  “快吃饭!”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9:06
  低沉的声音很熟悉,是八叔。

  嗯,八叔回来了,陆文霑飞快的穿衣出了卧房。

  .........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1:19:12
  “那个房间...我...进去了。”陆文霑喝着粥小声说了一句,偷瞄了一眼坐在餐桌旁边,已经快把八宝粥喝完了的八叔。
  八叔也不看他,微微有些发胖的脸上,两鬓间几缕银丝被阳光一照,很有些夺目,陆文霑看着八叔神色间不宜察觉的一些沧桑,想到他多年来一直坚持为了自己的药浴费劲心力,这次出去采药一定经历了更多的艰辛,自己这次竟然闯入了禁区,真是该打该罚。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08:44
  “你睡了三天了,快喝粥,吃饭的时,少说话,凤入丹山局已经不存在了,快吃!”

  “咳!咳咳!!” 八叔说完几声沉重的咳嗽。

  “凤入丹山局?是了,当时房门处有-凤入千层云,丹山万里远的句子,而有一阶楼梯就是局眼。看来房间里一定收藏了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陆文霑嘀咕一声,埋头喝粥。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19:18
  他想起来《二十八宿考》里有这么一段话,地盘的阴气终究都是来源於天上的二十八宿的化气,所以无论风水术还是真奇门阵法都要讲究飞星入斗。是故奇门阳遁地盘干支逆行,阴遁地盘干支顺行!而周易尊阳,以阳为顺,以阴为逆。但是归藏易尚阴,以阴为顺,以阳为逆!是故阴升谓之生,称之为顺生。阳降谓之克,称之为逆克,符合这规矩的才是真奇门,而自明清以後坊间所传的是伪奇门,那这个凤入丹山局应该是按照真奇门布设才对,为何我觉得这楼中的凤入丹山局跟书中所载的原理不一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19:26
  八叔颧高鼻隆,每次端起碗来喝粥的时候,陆文霑都觉得那粥在进入他嘴里之前会粘到鼻子上去。他没有理会陆文霑的的话,也不关心他想到了什么关于那个凤入丹山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19:32
  八叔的粥很快就要喝完了,他却停了下来,扭头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上午九点五十分。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嗽比刚才更重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19:39
  他飞快的从身上摸出一颗丹丸,丹丸呈淡青色,就着碗里的最后一口粥服了下去。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19:47
  那丸丹药陆文霑是认得的,小时候曾经跟八叔一起制作过,名叫羽裂茉甲丹,是用来护住周身十二经脉的灵药,据说是祖传的,从不外传。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19:55
  现在是上午九点五十,也就是巳时,正是脾经当令的时候,此时服药有助于可以在足太阴脾经的运化下更好的发挥丹药的效力。

  难道八叔病了么?怎么会吃这丸丹药,要知道这药虽不是珍稀之物,却很少用到,到底是什么病还需要八叔护住经脉?莫非这次他外出发生了什么不成?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20:07
  陆文霑从小的生活就是药浴,恢复体力,然后背诵各种医卜星象的典籍,如周易归藏、内经、伤寒、温脉条辫、乙巳占等等,虽然不求甚解,却也早已烂熟于心。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20:15
  虽然八叔很少跟他讲解,也不许他深入学习,但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像每次八叔在他准备不听话的时候都能及时的出现在他身后,就跟八叔的六爻起卦本事有关,但是八叔就是不许他学,而且他还知道八叔手上有功夫,他曾亲眼看到八叔轻而易举的收拾过歹人。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20:22
  但是除了药浴和背诵典籍之外,八叔却从不让他学习这些能够实用的东西。

  像八叔这样的人,怎么会需要用羽裂茉甲丹来护住十二经脉?

  另外八叔这次回来,对自己闯入禁区的事情一字未提,若是往日,早就罚的他痛入骨髓了?

  他相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20:31
  “出什么神!咳嗽几声,吃丸丹药嘛,你快去看看我熬得药,别过火了”八叔故作轻松的说道。不过陆文霑还是从他脸上不宜察觉的戚然之色看出了端倪。八叔越是故作轻松,他心里越是不安。

  确实有一股浓烈的药味,刚才居然没注意到。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21:10

  正在陆文霑要起身的时候,一阵门铃声传来。

  “先去看看是谁?”八叔的声音有点紧张,虽然这紧张的情绪瞬间隐去,陆文霑还是觉察到了。

  八叔这次回来怎么如此奇怪,会是谁来呢,大白天有什么紧张的。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23:34
  ...........

  “哈哈!”两声爽朗的笑声。

  “小陆啊,你八叔在吧?”来人陆文霑认识,是一个月前来找八叔看过病的西城文化局的段局长。他五十多岁的样子,头顶没剩下几根头发了,肥硕的大脑袋,两只眼睛不时闪出老练的光。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2:56
  ...........

  “哈哈!”两声爽朗的笑声。

  “小陆啊,你八叔在吧?”来人陆文霑认识,是一个月前来找八叔看过病的西城文化局的段局长。他五十多岁的样子,头顶没剩下几根头发了,肥硕的大脑袋,两只眼睛不时闪出老练的光。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04
  “这是我让人从南方捎来的一箱水果,味道很不错呦,给你八叔你们尝尝。”段局长满面红光的笑着道。

  “哦,段局长啊,快来里面做。”八叔看到段局长松了一口气,赶紧把他让进来。

  “你这大忙人,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东西呢!”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10
  “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

  “您这是病了?”段局长关切的问。这段局长虽然平日里养尊处优,对八叔很是尊重。

  “没事儿,小毛病”呵呵。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18
  “那也得当回事儿啊,”段局长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话,一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纸袋子,鼓鼓囊囊的,轻轻拍在桌子上。

  那里面满满的都是钞票,陆文霑看了一眼,就匆匆去厨房查看正在煎的药了。

  “陆兄弟,你公开行医,造福百姓真是可惜了。你看我这一身的毛病,看了多少医生吃了多少药,竟不见好。谁想到被你特制的药一阵艾灸,出了一身汗后,居然完全好了,你看我现在生龙活虎啊,觉得跟回到年轻时候一样,每天有使不完的劲儿......”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25
  “咳!咳咳!咳咳!咳咳------!!”八叔又是一阵咳嗽,陆文霑在厨房听到这么重的咳嗽声,心头一紧。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39
  罗垢毒

  送走了段局长后,八叔呆坐在沙发上,他知道这种来感谢他的人,以后都不会再有了,该发生的很快就会发生。想到这儿,看了一眼正在忙着煎药的陆文霑,表情颇有凝重之色,这是他最担心的人,他知道文霑有自己的使命,愿天意吉祥。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46
  厨房里煎的药是用来泡脚的,他怀疑自己可能是中了某中毒,这毒虽然一时还不确定名字,但他相信,这种毒不简单。

  陆文霑端来了一盆热腾腾的洗脚水,然后把药罐里熬的滚烫的药水也倒了进去。药水呈墨绿色,倒入水中被稀释开来。八叔脱掉袜子,两只脚露出一片一片的紫斑,看上去很是吓人。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52
  “八叔,这...”

  “不要紧,我们的独家浴足药水泡完肯定会好的。”八叔看了一眼面露关切的陆文霑,心里暖洋洋的,对这个侄儿,他可以说十几年来付出了所有的心血,看到他这么关心自己,登时觉得无论将来成败如何,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3:58

  “孩子,坐过来。”八叔声音很温和,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

  “八叔...我闯了禁区,还等着你惩罚呢,不然干什么心里都不踏实。”陆文霑喃喃的道。

  “哈哈,傻孩子,这次不会惩罚你了。哎,有些事我也该告诉你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4:05
  多年来,陆文霑的脑子里一直都有很多疑问,比如明明八叔一身的绝学就是不允许他学,只允许背诵经典不许深入研究,还有那个禁区是怎么回事?甚至每年数十次痛入骨髓,如万蚁噬心的药浴到底为了什么?这种种的不解之处,他都一直想问,却始终没有答案。

  因为八叔告诉他,该知道的时候,都会告诉他的。所以他从来不问。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34:11
  八叔的脚深入足浴盆中,那墨绿色的药水像是魔法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入他的两只脚里面。盆里的水,颜色在慢慢的变淡......

  他们的独家配方就是这么神奇。
作者:JIA111111 时间:2018-08-10 12:48:37
  令国人自豪的国旗护卫队,在国庆节的时候,我们留意可以发现,他们从出发的地点到国旗旗杆的距离正好要走96步.(解说员会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2:48:39
  “文霑,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许你跟我学习这一身的医卜星象的功夫么?因为我的这些功夫跟你该学的东西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甚至可能会把你引到岔路上去,你平日里熟读的那些典籍,除了是必须了解的基础知识外,很多都是没有用的,但是你需要了解......”八叔娓娓道来。

  陆文霑认真的听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5:11
  送走了段局长后,八叔呆坐在沙发上,他知道这种来感谢他的人,以后都不会再有了,该发生的很快就会发生。想到这儿,看了一眼正在忙着煎药的陆文霑,表情颇有凝重之色,这是他最担心的人,他知道文霑有自己的使命,愿天意吉祥。

  厨房里煎的药是用来泡脚的,他怀疑自己可能是中了某中毒,这毒虽然一时还不确定名字,但他相信,这种毒不简单。

  陆文霑端来了一盆热腾腾的洗脚水,然后把药罐里熬的滚烫的药水也倒了进去。药水呈墨绿色,倒入水中被稀释开来。八叔脱掉袜子,两只脚露出一片一片的紫斑,看上去很是吓人。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5:20
  “八叔,这...”

  “不要紧,我们的独家浴足药水泡完肯定会好的。”八叔看了一眼面露关切的陆文霑,心里暖洋洋的,对这个侄儿,他可以说十几年来付出了所有的心血,看到他这么关心自己,登时觉得无论将来成败如何,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了。


  “孩子,坐过来。”八叔声音很温和,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

  “八叔...我闯了禁区,还等着你惩罚呢,不然干什么心里都不踏实。”陆文霑喃喃的道。

  “哈哈,傻孩子,这次不会惩罚你了。哎,有些事我也该告诉你了。”

  多年来,陆文霑的脑子里一直都有很多疑问,比如明明八叔一身的绝学就是不允许他学,只允许背诵经典不许深入研究,还有那个禁区是怎么回事?甚至每年数十次痛入骨髓,如万蚁噬心的药浴到底为了什么?这种种的不解之处,他都一直想问,却始终没有答案。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5:27
  因为八叔告诉他,该知道的时候,都会告诉他的。所以他从来不问。

  八叔的脚深入足浴盆中,那墨绿色的药水像是魔法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入他的两只脚里面。盆里的水,颜色在慢慢的变淡......

  他们的独家配方就是这么神奇。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5:35
  “文霑,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许你跟我学习这一身的医卜星象的功夫么?因为我的这些功夫跟你该学的东西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甚至可能会把你引到岔路上去,你平日里熟读的那些典籍,除了是必须了解的基础知识外,很多都是没有用的,但是你需要了解......”八叔娓娓道来。

  陆文霑认真的听着。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5:42
  “在我们这栋住宅楼的东南西北等八个方向,我都设置了特殊的应克之物,他们共同形成了一个后天五行遁局,而那个被设为禁区的房间,里面是凤入丹山局的局眼。你以为我把这栋楼几百间的房子租出去只是为了收取些小小的租金么?不,我需要人气来支撑保护这个局眼。”八叔继续说道。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6:57
  “八个方位中,以东南方的震位、巽位所代表的木行最为要紧,西北的方乾兑其次。任何人只要是冲着我们而来,无论是通过术法推算或者人力查找,都会被这个局给挡回去。这很像奇门遁甲里的遁术,在这个时空点,必然有一件让人们如同遁形一般如入无人之境的事情发生,各种天时地利人和,机缘巧合就是会促成这次事件。”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7:08
  “就好像,本来他们要来找我们这栋楼,只要是我不允许的,本来有两个路口很近,但是他们来的时候正好就是修路和堵车等意外情况,而如果绕路经过其他的路口过来,正好赶上他们的车没油,诸如此类的巧合都会发生。”

  陆文霑知道八叔说的这是基本的遁术的一些原理。

  “不过奇门遁甲并不是随心所欲的,这个大的后天五行遁局只能形成一天12时辰的某些既定格局,而有些年月,甚至整月都不能起作用,各种吉格,九遁,都是天意,人只能迎合顺应。不过有了我设置在禁区里的凤入丹山的小局,就可以逆天而行应克,因为这凤入丹山局里有一件我们祖传的宝贝。”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7:17
  爷俩你一问我一答,时间过的飞快。

  “奇怪---”陆文霑看着足浴盆里的水,低声的惊道。

  他们这种药水一般使用半个小时后,整个盆里的药水原来的颜色就会完全稀释掉。因为《灵枢·五十营》说:“二十八脉……漏水下百刻,以分昼夜……气行十六丈二尺……一周于身,下水二刻。”指的是气血运行一周,需时二刻,一昼一夜为一百刻,则二刻为0.48小时,即28分48秒。

  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可这盆里的药水颜色只有刚开始有些变淡,后来非但没有把药力浸入足内,反而刚开始已经进入脚里的药水也出来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7:25
  这只能说明,他们这个百试百灵的药剂失效了。

  “这是怎么了?”陆文霑惊愕的看着足浴盆,一时难以想通其中的原因。他脑子里飞速的想着所有自己熟悉的典籍,而对于他们的秘方,不只是他,就连八叔也是从来奉为神来之物,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八叔脸色有点惨白,呆呆的望着足浴盆出神,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

  良久,八叔才恢复正常,看到陆文霑正盯着他看,突然间,哈哈一笑,“不要大惊小怪的,我说过我们的药方包括我这一身的医卜星象的功夫,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很,尽管在世人看来已经高深莫测了,这些你早晚都会明白的。”

  其实,八叔心里比之前更加沉重了,他知道很有可能是那种毒现世了。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7:32
  “八叔你看!”陆文霑指着足浴盆道。

  只见八叔脚上的紫斑正在慢慢的变大,而且在向小腿上蔓延。不过只是在脚踝处多了三四片紫斑后,就停了下来。更为严重的是,有一股腥臭的味道从盆里传来。

  “八叔,你别骗我了,毒气没有减弱而且发出了腥臭的味道,只能说明他对这些普通的所谓高明的解药具有报复性的抵抗力!你这次出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肯定知道”陆文霑的声音有些紧张,八叔从来没见他这么失态过,尽管他年龄很小,却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冷静。

  事关八叔这个从小把他带大的唯一的亲人,难免关心则乱。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17:39
  “哎,没事儿的,天要下雨人力怎能勉强?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就好像三年前你非要把这只猫留下来,当时你怎么知道,这一次他救了你一命,不然那个凤入丹山局的杀机,就会把你的生机斩尽!”

  “小饼会死去么”

  “他还有四天。”

  “也是该着,你洗药浴马上就十年了,也基本上到了时候,小饼阴差阳错的为你挡了杀机,虽说破了凤入丹山局,也是到了家传的宝贝出世的时候了,等会儿我就带你去被禁了多年的那个房间!”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5:35:52
  “八叔!!我问你到底你中了什么毒?!”陆文霑紧声的问道。

  ........

  ........


  “是罗垢毒!”八叔声音凝重。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49:46
  参量本纪


  房间里的钟表声滴滴答答,房间里静的好像跟这个世界隔绝了一样。阳光透过窗子,泄了一地。不过,陆文霑觉得这阳光让他感到冷极了。

  罗垢毒,决不简单。

  八叔早已穿上鞋袜,眯着眼,棱角分明的脸庞在阳光下显得很有力量感。

  “孩子,我们跟普通人不属于一个世界,在我们的世界里,普通人的富贵荣辱比云烟还要轻。”他声音极其低沉平静,好像自身所中的罗垢毒,已然是身外之事,完全与他无关一般。

  八叔顿了一下,幽幽的接着道来。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49:55
  罗垢毒,上一次出现是六百年前。

  他的主药是一种生长在东部大洋,深海中寒暖流交汇处,从千百株曼海陀罗花下存活下来的的一缕坚韧的浮萍,通过十二壁挂阵,在夏至后第一个虚日鼠星宿当令日的子时,将五百年以上古墓中的阴气在陀罗星宿的加持下,注入炼制好的丹毒。

  这个丹毒就是母毒,罗垢毒的母毒,被使用者用特殊的功法炼化,历经的二十四节气的洗礼次数越多,威力越大,而且会传染。现代医学根本无法医治,因为他会随着五运六气的变化,四季八节的更替更新升级。

  罗垢毒每经过一个节气就会加重一层,三个节气后如果还没有治疗好,就开始传染。

  “那要怎么才能治疗这种毒呢”陆文霑平静的眼神里有些慌乱。

  “只有六合针法可以解此毒!”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50:05
  “那是什么?”

  “成书于南宋末年的旷世奇书《参量本纪》,里面记载的一种夺天地造化的古道医针法!”

  “《参量本纪》...六合针法?”

  陆文霑长身而立,此时正午的阳光洒在身上,只是稍稍有些暖意,俊秀的面庞上,紧张的神色稍有缓和,毕竟这毒还是可以解的,那套六合针法,他一定要学会。星目闪光,隐隐颇有决然之意。

  “那么八叔你怎么会招惹上罗垢毒这种阴损的毒呢?难道我们有什么仇家?”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50:15
  “或许是造化方的原因.........”

  “造化方?又是什么!”

  “《参量本纪》里记载的一个方子。”

  ......

  ......

  西郊。

  密林吐翠,春鸟飞鸣。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50:27
  西郊。

  密林吐翠,春鸟飞鸣。一条山路蜿蜒而上,山林掩映间,十几栋造型古韵的建筑处落其中。

  巳时已过,窗外一片盎然春色。只是吴院长却焦头烂额,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看到外面太阳已高,转眼又近中午,那偶尔传来的几声春鸟的叫声,让他更加焦恼,仿佛鬓角的银丝瞬间又多了几根。

  他右手习惯性的扶了下金丝眼镜,走到桌前,抄起电话,"刘主任,陆八爷到了么?"

  "那快点吧!"

  放下电话,吴院长缓缓的靠在椅子上,清瘦的面庞上,焦躁之色稍显缓和。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50:38
  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蹭的站起身来,扶了一下眼镜,匆匆朝病房而去。

  这里是本地环境最为优美,费用也是最为昂贵的瑞德私人医院。这里拥有这个时代最为一流的医疗设备,无数珍贵的中西药材,上百名专家级医生坐镇。

  能在这里诊治的无一不是达官显贵,社会名流。不过这次,他们摊上了大麻烦。

  瑞德医院共有三十五套病房,一个星期以来,陆陆续续住进来了三十六个人,连那两套应急病房都占了一个。

  这些病人无一例外都是各行里影响力极大的人,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得了同一种病,令人一筹莫展的是,这病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楼主冲天小饼 时间:2018-08-10 18:50:47
  还有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些人都是他们医院的特别会员,现在已经有流言传开了,他们得的这种怪病,跟这瑞德医院有关。

  可想而知,如若他们不能被尽快治愈,那这宁可信其有的流言足以让这些大人物动怒,到时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前天,医院的老板霍有德已经花重金请了所有能请到的中外名医,用上了所有珍贵的药材,非但不见成效,反而愈加严重,如今他也正在从国外赶过来。

  现在还有最后一线希望,就是陆八爷了,他虽然常年不理医院的事务,却也是这所医院的股东之一,而且霍有德告诉吴院长,这陆八爷可是当真与几个当代国手级别的中医交厚。

  陆八爷这几天刚外出归来。现在只等他把几位国手请来诊看,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